第311章 :我大不大,你不清楚?(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11章 :我大不大,你不清楚?(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乔慕晚庆幸她现在怀着宝宝,不然,依照这个男人之前接吻时,不达到让你上气不接下气的目的,他是一刻都不可能放过自己的。

    用两个小手,气息依旧微喘的推开推开眼前的男人,乔慕晚呶着唇,眉目间,带着娇-媚-柔-软的撒娇去看眼前这个五官料峭似山峰般的男人。

    看这样对自己面目含chun,自己却拿她没辙的小女人,厉祁深忍不住从齿缝间,挤出字。

    “真是要命!”

    他对这个小女人一向没有抵抗力,再加上她这样不怕死的眼神儿勾-引,简直要了他的命一样。

    乔慕晚看厉祁深隐忍着,样子气急败坏,她不禁偷笑。

    两个甜蜜了好一会儿,乔慕晚坐起身,敛住眉目间兴风作浪的讪意,道——

    “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我听说,你被年南辰下了药,差点儿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

    乔慕晚有些明知故问的意思,说到底,她庆幸年南辰那个没脑子的男人下的药不是媚-药,而是迷-药,不然,发生了什么让她懊恼的事情,她真的会追悔莫及。

    被乔慕晚质问着,厉祁深幽黑的剑眉,上挑着。

    “我能做出来对不起你的事情?”

    除了对这个女人之外,厉祁深自认为,没有什么外界的诱-惑,可以击到他的克制力。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乔慕晚不自知的红了脸颊。

    从藤少延和杜欢的话里,她大致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情况是怎样的!

    不过相比较于从他人的嘴巴里得到真实情况,她更想听这个男人告诉自己事情的前因后果是怎样的。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昨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乔慕晚抬着清眸,用一本正经的目光去看眼前的男人。

    厉祁深回望着乔慕晚,眼底流动出微不可见的精芒。

    “是谁和你说和年南辰有关系?”

    从头至尾,他都没有提及到年南辰,再加上藤少延昨晚也不知道年南辰这号人物的存在,只认为一切都是杜欢搞出来的鬼把戏!

    他自然不会认为这些是乔慕晚的猜测,指定是在藤少延之外,有人告诉了她什么!

    “年南辰找你了?”

    厉祁深挑眉,眼底更幽深了一些的质问着。

    被厉祁深过分湛黑的目光,冷凝的落在自己的脸上,乔慕晚舔了舔唇瓣,道——

    “不是年南辰,是年老先生,还有杜欢!”

    她今天来这边,就没打算隐瞒厉祁深什么,年永明来找自己,杜欢也来找自己,这些都是事实,她对他向来没有隐瞒,这些事情,也是如此!

    “年老先生过来找我,和我说你针对厉氏!在杜欢没有找上我之前,我不知道是怎么个情况,所以我觉得这是正常的商业竞争,年老先生有些草木皆兵了。”

    “……”

    “后来,就在我回水榭的路上,杜欢打了电话给我,说昨晚年南辰下了药给你,说是要让另一个女人去勾-引你,不过阴差阳错,就成了她,也就因此,这件事儿成了你针对年氏的导火索,后来年南辰把今天年氏合作项目被撬走和股价狂跌的事情,归咎到了她的身上,让她把这件事儿处理好!”

    听乔慕晚把事情给自己陈述一遍,厉祁深锋朗的眉梢,上扬着。

    “所以你今天来,是做说客?”

    “不是!”

    乔慕晚摇头否定。

    “我很清楚你的为人,你做任何事儿都有你的原则,不管你是有意针对年氏也好,还是无意针对也罢,我知道你不会平白无故做出来什么不讲道理事情!我……只是担心你!”

    乔慕晚的话说完,厉祁深星眸间,不自觉的泛出一抹温柔。

    本来,厉祁深并不想就昨晚的事情和乔慕晚说些什么,为的就是不让她担心,不让她胡思乱想,不想,这个小女人倒是担心起来了自己。

    “年永明没有冤枉我,我确实有意针对年氏!”

    他厉祁深为人向来坦坦荡荡,针对年氏就是针对年氏,他都已经放出话说,和年氏合作的企业永远都别想和厉氏合作,事情都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他没有必要隐瞒些什么!

    对于厉祁深的回应,乔慕晚淡雅的小脸上,不着一丝波澜。

    不管厉祁深是有意还是无意,对她来说,都是客观发生的事情!

    “昨晚年南辰让他女伴拿给你的酒是下了药的,你知道的,对吗?”

    厉祁深何等精明,他能没有任何考量的就喝下那杯年南辰用苦肉计换来的酒,自然是心里已经有了盘算。

    厉祁深没有回答乔慕晚的猜测是对还是不对,只是薄唇微动,眉眼间,云淡风轻——

    “如果没有下药,我和他相安无事,如果下了药,后果,就是今天年氏的情况!”

    厉祁深的回答应了乔慕晚的猜测,果然,这个男人一早就算好了,年南辰要是敢使诈,他就让整个年氏为他幼稚无知的行为负责!

    “你太冒险了!”

    想到年南辰暗中使诈,在厉祁深的酒杯里下药,乔慕晚就生生的在掌心里,捏了一把冷汗。

    要知道,年南辰要是心肠再歹毒些,在厉祁深的酒里下了情-药什么的,这不是要做出来让她心肠寸断的事情吗?

    “你知不知道,想到年南辰那么坏的在你酒里下药,我现在还心有余悸!”

    就算是做任何事情都有十足的把握,也可能闹出来让人措手不及的事情!

    见乔慕晚因为昨晚的事情真的害怕了,厉祁深也觉得他昨晚喝下年南辰的酒,实在是太冒险了。

    “我人,不是好好的出现在你面前么?别想太多!”

    厉祁深伸手,去拥乔慕晚,将她两个小小的肩头儿,在臂弯中收紧。

    “我怎么可能不想?你要是出了事儿,你让我和肚子里的小家伙怎么办?”

    乔慕晚口吻有些埋怨,这个男人虽然一向运筹帷幄惯了,对什么事情的处理都能临危不乱,但是太过自大,终究会有得不偿失的一天。

    见乔慕晚的眼圈,隐隐有泪花在打旋,厉祁深看得出,这次的事情,真的让她担心了!

    “这次的事情是我大意了,别再想了,让它过去吧!”

    说着话,厉祁深抬手,掌心在乔慕晚松软的小脑袋,揉了揉。

    厉祁深的安抚,让乔慕晚渐渐平复下了情绪。

    俄而,乔慕晚抬头,目光顺着厉祁深隐约有青茬儿的下颌看去——

    “今天,年老先生说了一些让我参不透其中含义的话,他说你针对年氏,让我,无论如何都要挽救年氏,不要因为没有挽救年氏,做出来将来会让我后悔的事情!你说,他和我说这话什么意思?”

    到现在,乔慕晚都百思不得其解年永明说这样一番话给自己是什么意思!

    她已经和年家没有任何关系了,年氏的一切更是与她挨不上关系,年永明的话,明显存在歧义。

    但是倘若是他的话里不存在歧义,那么只能证明事情里还有另一层,自己参悟不到的深层意思。

    “还有没有和你说其他的话?”

    不同于乔慕晚两弯细秀黛眉皱紧的样子,厉祁深向来平静、不着一丝波澜的俊脸上,从容不迫、淡定自如。

    “他还说,有些事情,我现在不知道,早晚都会知道!至于其他的话,没有说!”

    年永明对她的态度,说话姿态,还有自己和年南辰结婚、以及和年南辰离婚时的立场,都让乔慕晚琢磨不透。

    就包括时至今日,她依旧能感觉的到他希望自己和年南辰能够重归于好的意思。

    闻言,厉祁深将手合十在鼻梁处,轻刮着。

    见厉祁深也因为年永明对自己说的话陷入了沉思,乔慕晚抿了抿菱唇,继续道——

    “其实,从最开始他让我代替我妹妹嫁给年南辰,我一直都搞不清楚,他到底是想怎样,想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今天的话,更是匪夷所思,让我隐约间总觉得他和我之间,似乎有什么牵扯不断的关系!”

    年南辰和乔茉含的事情,可以说年家和乔家两家人都知晓,甚至,从赵雅兰又是认乔茉含做干女儿,以及对乔茉含的态度,很显然,她认准了乔茉含做她的儿媳妇。

    但就是这样关系的存在,竟然会让年永明在乔家出了债务危机的时候,不惜“趁火打劫”,让自己和年南辰完婚,而非乔茉含。

    这点儿,让乔慕晚一直都匪夷所思着。

    不会有哪个父亲会拿自己孩子的终生幸福开玩笑,让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完全不熟悉、不喜欢的女人做妻子,除非,这里面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而乔慕晚猜不到这里面有什么样不可告人的秘密,让年永明非得认准自己嫁给年南辰,而不是乔茉含嫁给年南辰!

    之前和年南辰结婚的事情,就有困扰乔慕晚好久好久,现在,她都已经和年家断了所有的关系,年永明却还是时不时的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圈子里。

    这次,他更是让自己帮忙处理厉氏针对年氏一事儿,字里行间都信誓旦旦的要求自己务必要帮助年氏,而且这并不是帮助年氏,而是帮助她自己!

    实在是搞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乔慕晚也懒得再去想的时候,脑海中突然不自觉的冒出来一个想法儿。

    然后下意识的,她朱唇轻动,将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想法儿,道出——

    “难道是和我身世有关?”

    她喃喃自语的,等到她有了意识的时候,才愕然觉得,自己的这个猜测很有可能成立。

    厉祁深听到了乔慕晚的喃喃自语,他去看她时,手臂倏地被两个伸过来的小手给抱住了。

    “你说,可不可能和我的身世有关?”

    最近一段时间,乔慕晚莫名的觉得很多人都在就她的事情,或多或少的表现出来惊愕的表情。

    厉锦江、自己昨天在医院帮助的女人,还有一向对自己都行为古怪的年永明!

    越想越是觉得这些突然出现的事情,就好像是在既定的轨道上,冒出来的某些不被人知晓的事情。

    本能的反应,乔慕晚微微瞪大了一圈黑白分明的明眸。

    厉祁深阒黑悠长的眸,视线聚焦到乔慕晚的小脸上,好一会儿,他用骨节雅致的长指,去握她隐约掌心里冒冷汗的小手。

    “胡思乱想什么呢?”

    他声线依旧红酒般醇厚的反问一句,然后拉着她的手,往她的小腹上面移去。

    “怀个孩子而已,怎么让你变得这么敏-感?”

    乔慕晚不想承认是自己敏-感,她真的觉得这些事情,太过匪夷所思!

    但是想到上次厉锦江也是拿异样的目光看自己,自己莫名的胡思乱想了好一阵,乔慕晚也有些拿捏不准,好像……确实是自己怀了宝宝的原因,变得敏-感了起来!

    “我也不想这样!”

    闷闷的说着话,乔慕晚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中钻了钻。

    厉祁深收紧臂弯,把乔慕晚的小身子抱紧。

    过了好一会儿,低沉着嗓音,道——

    “年氏那边,我让他们先喘口气!”

    他就此中断针对年氏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不用!”

    乔慕晚摇头儿否定了,虽然年永明坚持说不让年氏出事儿就是在帮她自己,她也答应了杜欢说帮她把事情处理好,但是事出有因,她知道厉祁深是那种睚眦必报性格的人,让他因为自己的话改变了初衷、改变了原则,她心里隐约会觉得抱歉!

    “既然年永明都说了,就看看他到底想怎样!”

    乔慕晚:“……”

    “再者说了,年氏现在已经溃不成军,针对一个连对手都算不上的企业,对我来说,就是在浪费时间!”

    厉祁深把话说得云淡风轻,一脸的不以为意,散漫而自大!

    见厉祁深好了伤疤忘了疼,明显把昨晚事情给忘却的一干二净的态度,乔慕晚忍不住皱着小鼻子,哼他——

    “总是那么自大,你也不怕哪天自大过了头儿,栽了跟头儿?”

    对于乔慕晚的奚落,厉祁深淡笑的回应她——

    “我大不大,你不清楚?”

    话风明显变了味道,乔慕晚不着任何粉液的面颊上,荡漾起两抹红霞!

    乔慕晚:“……”

    ————————————————————————————————————————————————————

    邵昕然面对康靖辉,两个人之间,有无声的话语,在彼此间传递开。

    打从上次邵昕然在医院门口那里撞到厉祁深、乔慕晚和康靖辉之间的关系,她一直都在明里暗里,有意找康靖辉来往!

    她邵昕然也活了快三十年了,什么事情,一眼就能看清楚情况!

    就像这个康靖辉,她明显察觉到他对乔慕晚有征服的yu-wang,不见得是喜欢乔慕晚,但是对乔慕晚,就是有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zheng-fu欲。

    或许,乔慕晚是厉祁深的女人,而康靖辉会对乔慕晚有这样的yu-wang,无非是想证明,他不比厉祁深差,甚至,如果他能把乔慕晚搞到手,在某些人格魅力方面,他比厉祁深更强!

    而这点儿,对于邵昕然来说,她很需要!

    ————————————————————————————————————————————————————

    厉祁深暂且中断了对年氏的针对,让苟延残喘状况下的年氏,在股市停盘的时候,没有达到崩塌的地步。

    但厉祁深这次专门的针对,还是让年氏在一天之内,成了一盘散沙,各部门闹得人心惶惶,年家的业绩也大受挫折,一天之内,跌到有史以来最低的地步!

    不过还好,厉祁深还是留了一口气给年氏,让年氏可以暂时调养生息。

    只不过,今天厉氏方面已经放了话,敢和年氏有合作的企业,永远别想和厉氏有合作,还是让全盐城的企业草木皆兵,不敢有一家企业,敢和年氏合作。

    年永明暂时松了一口气,不管年氏现在是怎样一片狼藉的状况,只要年氏没有从盐城消失,一切都还是有起死回生的可能!

    毕竟,星星之火还可以燎原,什么事情都没有一定,谁也不能保证受了重创的企业,永远没有翻身的那一天!

    有了这次的事情,年南辰明显收敛了,虽然他不服不忿,但是他没有厉祁深的资本,注定是厉祁深的手下败将,还是让他敢怒不敢言!

    年永明因为这次年氏受了重创的事情,让年南辰好好反省一番!

    毕竟,背后搞个小动作这样的事情都能过引火上身,可见,这是多么没有脑子的行为。

    从年氏出来,年永明松了一口气的同时,拨通了邵昕然的电话号码!

    年永明打电话给邵昕然的时候,邵昕然刚和康靖辉分开。

    接到年永明打来的电话,邵昕然没有做过多的考虑,直接找到了年永明告诉她的位置。

    邵昕然到茶馆的时候,年永明正在一个人兀自品着茶。

    每次,遇到棘手的事情,年永明都会想着来茶馆泡上一壶茶,不光光是因为他喜欢品茶,更是因为在这样幽静的情况下,他总是能够很好的想事情!

    “昕然,叔叔今天打电话让你过来,是有事情要和你说!”

    邵萍是邵昕然的女儿,邵萍患了乳腺癌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会有任何的隐瞒。

    毕竟,要想让邵萍配合治疗,邵昕然这边,要起到重大的作用。

    想到年永明之前就有说过有事情要对自己说,再加上他此刻冷肃凝重的样子,邵昕然不明所以的心里没有底,好像能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发生。

    抿了抿唇,邵昕然压制住自己心里的胡思乱想,尽可能的往好处去想。

    “年叔叔,您说吧,是有什么事情要对我说!”

    邵昕然下意识的捏紧自己的小手,试图用这样的办法儿,让自己心底不至于这样紧张。

    年永明抿了一口茶,他再放下手里的茶盏,抬头去看邵昕然的时候,皱着眉,眼中闪过于心不忍。

    “你妈妈,叔叔要和你说的事情,是关于你妈妈-的!”

    年永明怕邵昕然可能一时间接受不了自己把真相告诉她,就故意顿了顿。

    不想,他这样顿了顿语速的样子,让邵昕然本就忐忑的心脏,好像悬着了一块石头一样的紧绷。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