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4章 :表姐怀孕了,姐夫,你一定很寂-寞吧?(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304章 :表姐怀孕了,姐夫,你一定很寂-寞吧?(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杜欢对于蓝蓝的诧异没有过多的表情反应,好像自己在这之前,已经意识到了蓝蓝会有这样的反应。

    “很诧异我会出现在这儿?”

    杜欢勾着唇,融入黑夜里的笑意,冷得异常寒颤。

    “嗯!”

    没有否决,蓝蓝点了点头儿。

    她确实没有想到杜欢会出现在这里,毕竟,今晚陪年南辰出席慈善晚会的人是她蓝蓝,而不是杜欢。

    “没有什么可诧异的,我是年总的特助,会出现在这里,很正常的嘛!”

    杜欢还在笑着,可眼底的冷意未减。

    蓝蓝有些不懂明明不会出现在这里的杜欢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是赶在了自己要去追厉祁深的时候。

    “年总还在里面!”

    以为杜欢是来找年南辰的,蓝蓝指了指酒店的门,说到。

    “我知道!”

    杜欢答了话,逆着一片忽明忽暗的光影,踱步走近蓝蓝。

    “你今天的任务已经完成了,这是给你的!”

    说着,杜欢将一张卡交给蓝蓝。

    “这里有十万,密码是你身份证的后六位!”

    看着杜欢递上来的卡,蓝蓝直觉性的不想接受。

    莫名所以的,虽然杜欢是她的好友,但是她总觉得杜欢今天的行为举止怪怪的,而究其原因,她还找不到!

    “我还没有帮于总拿下合同,我的任务没有完成!”

    “这样已经可以了!”

    杜欢还在笑,然后伸出手,将银行卡,塞到蓝蓝的手里。

    “如果你嫌十万少,可以和我说,如果不嫌少,你现在就可以走了!”

    手里拿捏着银行卡,蓝蓝莫名的觉得自己拿着的根本就不是银行卡,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待蓝蓝出声想和杜欢说明情况,那边,杜欢已经离开,只留下融入夜色里的背影给她。

    ————————————————————————————————————————————————————

    邵昕然手里的手机抽空,她当即一惊。

    等到她回头去看,迎面迎上来了两个脸上露着极度无耻yin笑的男人。

    看着两个男人不怀好意的笑,邵昕然腾地瞪大了眼睛。

    “你们想干什么?把手机还给我!”

    她义正言辞的说着话,可两个男人根本就不理会她。

    “小美人,刚刚你在台上跳舞的时候,哥哥就已经看上你了!”

    其实这两个人是刚才混进会场里的临时后勤人员,负责一些灯光道具的搬运工作。

    就在刚才的慈善晚会上面,他们两个人注意到了在舞台上面跳舞的邵昕然。

    一时间生了歹念,以至于从会场那里结束工作,就一直在这里等邵昕然。

    “滚开,我不认识你们!”

    邵昕然一把打开男人伸过来的毛手儿,精致的脸上,一脸怒意。

    “不认识没关系啊,和哥哥们交流交流就认识了!”

    说着,两个放-dang笑声的男人,又一次不死心的伸出手,试图去摸邵昕然的脸蛋。

    “滚!”

    被两个让自己作呕的男人对待着,邵昕然嫌恶的往后躲去。

    “小美人躲什么啊?谁不知道干你们这一行早就不干净了,和哥哥我玩一玩也不碍事!”

    邵昕然:“……”

    “实在不行,哥哥有钱,可以给你钱!”

    说着,两个男人也不管邵昕然的意愿,又一次上前逼近她。

    “滚!”

    看着眼前这两个贼眉鼠眼的男人,她心里阵阵恶寒。

    心尖儿发凉的同时,曾经那些不堪忍辱负重的一幕幕,在她的脑海中急速闪过。

    同样相似的场景,同样令她作呕的人……

    不同的,只是她的年龄和人生阅历!

    “滚!”

    邵昕然咆哮一声,跟着,直觉性反应的在周围四下扫着。

    没有见到任何的人影在,她本就乱了的心智,更加的杂乱无章起来!

    耳边,似乎充溢着男人不绝如缕的yin-dang笑声,还有咸猪-手,毛乎乎的往自己这里探来!

    “滚,别靠近我!滚呐!”

    说着话,邵昕然抬手,将自己手里的高跟鞋,不管不顾的掷出。

    两个高跟鞋没有能打到两个男人,但还是让两个男人晃了晃身型,往一旁闪躲去。

    在这个空挡,邵昕然顾不上其他,也不知道这里是哪里,自己又应该逃去哪里,捂着心口,发了疯一样的逃开。

    找不到出路,脑海中挥散不去曾经的一切屈辱记忆,她看到了眼前的一个巷口,直接拐了进去。

    “妈-的,臭-biao-zi!”

    两个男人见邵昕然跑开,嫌恶的吐着吐沫,而后,抬起脚,一路追去。

    邵昕然清楚的记得自己在很久很久之前,久到那段最不愿意想起的记忆,总是那样深刻的窜入她的脑海中!

    邵昕然跑着,很快……可身后那两个男人追得也更猛了起来,而且随着两个男人的大跨步,阵阵惊心的邵昕然,眼见着他们两个人就要追上了自己。

    “啊!”

    邵昕然惊慌失措的一声尖叫,穿着脏了礼服的小身子在脚下踩到了一块石子以后,猛地就倒在了地上那里。

    本就没有了两个高跟鞋,她赤脚踩着石子上,让她整个人摔得阵阵闷疼。

    “唔……”

    膝盖骨处传来剧烈的疼痛传遍邵昕然的全身,连同她的五脏六腑都被摔得生疼!

    “唔……放开我!”

    两个男人走上前来,徒手拎着邵昕然的两只手就把她给拉了起来。

    手臂被崴过去,邵昕然痛苦的皱紧着眉毛。

    “妈-的,臭biao-子,小jian-人,我让你跑,你跑啊,我他-妈-的倒是要看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两个男人揪着邵昕然的头发,嫌恶不已的说着话。

    “滚,放开我,你们知不知道,你们这是在犯罪!”

    邵昕然竭力的开口,义正言辞的凛然口吻,虽然说得强硬,却得不到两个已经着了邪的男人的任何同情。

    “大哥,还没有试过外面,咱们两个就在这里办了这个chou-niang-们,怎么样?”

    被唤作大哥的人一听,当即兴奋的浑身上下像是打了鸡血一样。

    “好啊,就在外面玩玩,老-子还没在巷子里gan过女人呢!”

    说着话,两个贼笑的男人,身子被拖住,把邵昕然的身子拉进到了一个暗仄又狭窄的巷子深处。

    “滚!别碰我,滚开!”

    意识到两个男人要做什么,邵昕然的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不可以,她真的不可以再一次承受八年前那样不堪忍受负重的事情了,那样真的会要了她的命!

    邵昕然还在挣扎,可两个人却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着他们手上的动作。

    在两个男人的生拉硬扯下,邵昕然身上单薄的礼服都被扯了下来。

    脖颈处及胸脯处大片凝华如雪一样的白-皙肌肤呈现出现,直接以一种诱-惑的姿态呈现在了两个男人色-眯-眯的眼神中。

    被这样带有蛊惑力十足的样子深深的吸引着,两个像是jin-yu已久的男人,一下子就露出来了yin-邪的笑容。

    发觉了两个男人的目光变得贪婪了起来,邵昕然惊慌无助的,用着她所有的力气,挣扎着。

    “滚!”

    她怕,真的是怕极了,浑身上下的汗毛都在颤栗。

    没有因为邵昕然的话而退缩,两个男人步步逼近邵昕然。

    尤其是看到邵昕然这样越是惧怕的样子,越会撩-拨起来他们已经愈演愈烈的yu-wang。

    看邵昕然无助无措的样子,他们恨不得直接把她给吃干抹净。

    “撕——”

    破碎的声音在空气中响起,邵昕然直感觉自己的双臂处肌肤一凉。

    看着越来越多的盈白肌肤出现在他们的眼前,两个男人撕扯的动作变得越发粗鲁了起来。

    在邵昕然的尖叫声中,她身上的遮蔽物被尽数撕了个粉碎。

    没有了蔽体的衣物在,邵昕然就像是一只人热宰割的羔羊一样出现在他们两个的眼中。

    随着邵昕然腿部肌肉绷紧,她的纤纤钰腿,被猛地抬高了起来。

    以一种羞耻的样子出现,邵昕然红通通的眼圈里,已经出现了闪烁着的水雾。

    “不要,真的不要,我……我会死的!我真的会死的!”

    无助的摇晃着头,邵昕然整个人的身子惊恐的颤抖着。

    随着邵昕然无力的一声吟哦,被唤作大哥的那个男人粗粝的指腹,狠狠的嵌入了她。

    “啊!”

    破碎的声音响起,邵昕然感受到了一种比杀了她还痛苦的感觉。

    听邵昕然的声音,男人更是兴奋的不行,整个人的情绪都高-涨了起来!

    “是,我的小美人,你会死,你确实会死,是会爽-死!”

    说着话,又是一指,毫不留情的阴狠嵌-入……

    ————————————————————————————————————————————————————

    年南辰自鸣得意的从酒店里出来。

    想到自己的一箭双雕计策,他就高兴的不行。

    厉祁深刚刚喝得酒里被自己下了药,而蓝蓝出去找厉祁深,不出意外,就会发生自己期待的事情!

    而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年南辰一丁点儿也不担心厉祁深会针对他!

    毕竟,蓝蓝出去和他睡,是打着于总的名义,是为了挽救和顶峰的合作,是于总设计安排的,和他年南辰没有任何的关系!

    想到自己不会被厉祁深迁就,还能达到激化厉祁深和乔慕晚之间矛盾的目的,他嘴角勾着的笑,更加的邪痞起来。

    去了停车场那边,他刚准备开车离开,蓦地听到了一声女人破碎的shen-yin声!

    隐约传来的靡靡之声,带着泪腔,年南辰下意识的皱了一下眉!

    想到可能是男女之间的你情我愿,他再抬起头时,敛住的眉峰舒展开来!

    按下车锁,他刚迈开一条腿跨进车里,不绝如缕的女声,再度传来——

    “救命啊!啊……救命!”

    年南辰准备坐入车子里的动作一滞,原本舒展开的眉,又一次拧紧!

    “啊……救命啊,有没有人,救命啊!”

    年南辰听着那样已经喊到嘶哑、喊到破音的声音又一次传来,下意识的迈出已经进去了车里的脚,本能性反应的朝声源处那里,直奔而去!

    ————————————————————————————————————————————————————

    邵昕然觉得她像是要死了一样的承受男人接连好几根手指的作怪,整个人很久不曾被凌侮的地方,此刻涩涩的疼着!

    “大哥,总拿手多没意思啊,上真家伙事儿吧!”

    “行啊,咱们兄弟两个一个前面一个后面!”

    说着,那个被唤作大哥的人,chou出来自己的手,转而把邵昕然的身体,直接往墙上甩去!

    软成一滩烂泥一样的邵昕然,气喘吁吁的扶着墙,整个人的身体,不住的往下蹲去!

    邵昕然想要开口说话,可整个人应该刚刚没了命一样的嘶喊,早就已经哑了嗓音。

    以至于两个男人露出来肮脏又丑陋的东西时,她害怕的除了瞪大眼,什么也做不了!

    “……不!”

    嘴角无力的蠕动,可终究改变不了,她要承受有一番无情的摧残……

    就在她痛心疾首的准备认命时,巷口那里,传来一道男人凌人气势的声音——

    “你们在干什么?”

    ————————————————————————————————————————————————————

    杜欢踩着高跟鞋,步子极具野性的往厉祁深的车那里走。

    察觉到身后有高跟鞋掷地有声的声音,厉祁深走到车前的时候,顿住脚步。

    杜欢没有想到厉祁深突然间顿住了脚步,当即慌乱的要移开步子,闪躲出厉祁深的视线。

    她知道今天自己过来这里是要干什么,定了定神儿,用明艳的笑容,将刚刚的局促不安取而代之。

    “……姐夫!”

    笑着的同时,她娇滴滴的唤了一声厉祁深。

    然后没有注意到厉祁深已经黑下了脸,踩着一动三扭的步子,走到了厉祁深的面前。

    “姐夫!”

    近距离走近厉祁深,杜欢看到了他不是很好看的脸色,就又一次娇滴滴的唤了他一声。

    没有把杜欢起-jian的样子纳入眼底,厉祁深眯了眯狭长的眸。

    “有事?”

    公事公办的从削薄的唇瓣里挤出来两个字。

    “没有什么事儿!我就是看到你了,所以……过来和你打个招呼!”

    说着话,杜欢见厉祁深从始至终都对自己沉着脸,她一时间有些头皮发麻。

    想到自己从来都还没有和厉祁深正式认识过,她紧了紧小手,重新对厉祁深展露笑颜。

    “姐夫,我是慕晚表姐的表妹,我叫杜欢,你应该知道我的吧?”

    听杜欢问自己,厉祁深湛黑的眉眼,不耐烦的在她的脸上扫了一眼,俄而,道——

    “慕晚是乔家父母抱养来的孩子,我想你也知道,慕晚和你没有血缘纽带相连,算什么表姐妹?嗯?”

    语调一如既往的平淡,甚至没有任何的起伏,可就是这样的话,听在杜欢的耳朵里,不舒服的厉害。

    她不傻,自然听得出来厉祁深的话的意思是,乔慕晚不屑于有你这样的表妹。

    一时间,杜欢直感觉自己是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脸上挂不住面子的红了起来。

    厉祁深没有想再理会杜欢,拉开车门,迈开修长的腿,跨进了车里。

    眼见着厉祁深要走,杜欢一个快速反应,想也不想,拉开副驾驶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车厢里突然坐进来了一个除了乔慕晚以外的女人,厉祁深本就又黑又沉的脸,此刻乌云密布一片。

    要知道,他副驾驶舱的位置,向来最忌讳被别人占用。

    “下去!”

    冷着脸,厉祁深不悦的出声。

    “我不……”

    杜欢不依,反驳厉祁深一句。

    “姐夫,我有话和你说,你不要让我下去!”

    说着话,杜欢不管什么脸皮薄厚,直接用两个小手,抱住了厉祁深的手臂。

    “姐夫,我表姐现在怀孕着呢,你是不是特别寂寞?”

    “……”

    “我懂,女人怀孕的这个时期,男人是最寂寞,也是最按捺不住自己的时候,所以姐夫,让我帮你好吗?我不会告诉我表姐的,我也不会介入到你们的生活,我只想帮助你,然后在外人的面前,我会装作和你不认识!姐夫,你让我帮你好不好?”

    杜欢想着自己都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就不管不顾的探着身,把自己的唇,往厉祁深的脸上贴去!

    一个不是自己熟悉味道的女人气息,在自己的鼻息间萦绕,厉祁深所有的耐性,被耗的一丝不剩!

    “滚!”

    厉祁深冷冽的从薄唇间吐出一个字,跟着把车门打开,把杜欢的身体,直接丢了出去!

    “砰!”

    车门被重新合并上的声音传来,声音响度之大,完全能看出来此刻的厉祁深,脾气有多么的差!

    杜欢的身子,羸弱的倒在了地上。

    厉祁深本就是练家子出身,力气自然不小,再加上杜欢恬不知耻的自寻死路,整个人的骨头架儿都被摔的生疼!

    杜欢不甘心自己都已经连脸都不要了还被厉祁深这样对待,踉踉跄跄的站起身,再度不死心的去拉车门。

    轿车的车门没有被拉开,杜欢一再用力拉了好些下都不见车门有被拉开的迹象。

    但车至始至终都没有开走,让杜欢一瘸一歪的去了主驾驶舱那里。

    没有像副驾驶舱一样被上了锁,杜欢很轻松的就拉开了主驾驶舱的车门。

    车门被成功拉开的时候,杜欢有些傻了!

    厉祁深居然将手搭在额上,一副极度不舒服的样子!

    这……

    搞不清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杜欢怔了怔神儿以后,伸手去拉厉祁深搁置上额上面的手臂。

    “……姐夫?姐夫,你没事儿吧?”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