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你真的不打算帮帮我,让它消停下来么?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99章:你真的不打算帮帮我,让它消停下来么?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乔慕晚不想依,虽然不是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只是上次被他碰上了喉咙以后,她对那种事情,实在是有阴影!

    而这次被这个男人这样蛊惑着自己的说着话,乔慕晚本能性的不想依了他的意思!

    毕竟那种事情要你情我愿才好,自己在这样不情愿的情况下被他胁迫着,她真的不想答应。

    “我不想!”

    乔慕晚媚眼-han-,不同意厉祁深要求的哼唧一声。

    “我拿手帮你,好不好?”

    她问着,声音里因为没有消弭的qing-yu,带着迷迷蒙蒙的娇俏之意。

    见乔慕晚理智都不清明了还和自己说她不愿意的话,厉祁深欺近她,把自己鬼斧般的深刻五官,每一处线条都凌厉且倨傲的映入到乔慕晚灿然的明眸中。

    乔慕晚眼见着厉祁深的俊颜在自己的眼中放大,最后贴近自己的耳边,落下一连串的酥-麻……

    “我都用嘴帮了你,出于礼尚往来,你是不是也该用同样的方式帮我?嗯?”

    厉祁深说完话,再离开乔慕晚的时候,她的脸,一直延伸到耳根子和如美瓷一样的脖颈上,全部都布满了可疑的潮红。

    乔慕晚真是要羞死了,这个男人就这样冠冕堂皇的在自己耳边说那样的话,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变得潮动了起来。

    “你看它又开始不听话了,小妖精,你真的不打算帮帮我,让它消停下来么?”

    厉祁深继续死不要脸的问,声线格外的xing-感、惑人……

    被厉祁深的话,蛊惑的头皮发麻,尤其是她耳边刚刚湿湿黏黏的话,让她原本的坚持,在一点儿、一点儿的瓦解。

    在厉祁深又一次有“预谋”之下,又是一指wei-ru,让本就思绪游荡到边缘的乔慕晚,难以自控的吟-哦一声。

    感受让自己热血沸腾的声音,声线入骨般妩媚,厉祁深难以自控的捞着乔慕晚的柳腰!

    “一定要折磨我?”

    他咬牙切齿的说着话,眼神儿深邃的好像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顺着乔慕晚的小脸往下,落在她尚且平坦的小-fu上!

    见厉祁深的目光落在自己的小-fu上,乔慕晚一阵惊心!

    “厉祁深,不可以……”

    她不可以让他不忌讳肚子里的小家伙,就那样乱来的!

    厉祁深见乔慕晚急了,他不语,用深邃的目光,冷鸷如鹰一样的在她的脸颊、小fu之间,来来回回的徘徊……

    乔慕晚见厉祁深完全就是一副人面兽心的样子,真的是担心极了!

    他的物什就那样在自己的手心里像是吹气球一样的不断膨胀,她很清楚再这样继续下去的后果是什么!

    下意识的,她柔柔的动着自己的手指,让那物儿,在自己的虎口处,飞快的运动……

    为了让眼前这个男人不再去想其他的方式对自己,乔慕晚近乎是咬紧唇瓣,抖着胆子,用温柔的拇指,不断的在他柱状物的头儿上,软-软的挤压……

    乔慕晚越发变得娴熟的动作,让厉祁深根本就招架不住,和这个小女人来往久了,他非但不觉得自己会腻了她对自己的动作,相反,他被她撩-拨时,不管怎样,不管如何,他都对她没有抵抗力,完全会在她的一个眼神儿、一个动作下,变得全身血脉贲张……

    乔慕晚还在继续,厉祁深却已经受不了的拉起了她的手!

    突然没有了掌心里的东西,乔慕晚惊颤的抬眸,再撞见厉祁深的眼仁,拧得像是墨一样的漆黑,她顿时心跳如擂。

    他该不是……

    乔慕晚惊心着的时候,乔慕晚倏地一把抱起她的腿弯。

    他刚想把她再继续在桌案上控制个严严实实,乔慕晚却挣扎了起来!

    然后在厉祁深毫无预知下,她直接张开蔷薇色的唇瓣,毫不犹豫的凑近他……

    “嗯……”

    厉祁深不可自控的从喉咙中溢出来一声似享受、似错愕、似舒服的声音!

    本来他是想用眼前小女人莹润的粉雪帮自己出来,不想,她竟然这么识趣!

    乔慕晚真的又惊又怕,生怕厉祁深刚刚不知道节制,对她肚子里的小家伙造成什么伤害。

    顾不上其他,她什么也不管了,直接跳下桌子,尽可能没有任何疑议的服从厉祁深……

    ————————————————————————————————————————————————————

    一开始乔慕晚就决定要让这个男人从自己这里尝到一些甜头儿,所以当她觉得厉祁深快要到了的时候,并没有适时的离开,而是就那样,继续不断的shun-xi,直到达到让眼前这个男人,自尊心得到极大满足的地步……

    当厉祁深彻底出来时,乔慕晚瘫软着小身子,羸弱的像是迎空飞舞的柳条一般,险些跌倒在地。

    厉祁深抱着乔慕晚,拥护住她的身子,让她几乎没有骨头的小身子,软在自己的臂弯中。

    深邃的目光,如鹰一般落在乔慕晚的脸颊上,厉祁深见乔慕晚嘴角顺出来的一丝银丝,他柔和下来目光,拿过一旁的纸巾,准备给乔慕晚擦嘴角。

    “不用!”

    乔慕晚拿开厉祁深的手,伸出fen-红色的小舌头儿,像是小野猫一样,野性又se-qing的舔舐过自己的嘴角,把牵引出来的银丝,卷着舌,带入嘴巴里!

    然后眼神儿娇媚的看着厉祁深的同时,轻动喉咙,咽了下去!

    厉祁深看乔慕晚勾魂的眼神儿,她媚眼如丝的样子,简直把他的呼吸都夺走了!

    呛了呛声音,乔慕晚去看厉祁深,把双手圈住他的脖颈。

    “还和我生气吗?”

    理所当然的,乔慕晚并不知道厉祁深是因为他二叔的事情冷漠,而是听从张婶的话,以为自己不能让他在那种事情上得到满足,所以才黑了脸。

    此刻的厉祁深,虽然对乔慕晚主动的行为,说不上来是怎么一回事儿。

    但是对于乔慕晚刚才的煽风点火,他哪里还有怨气可言,他被她那样对待着,此刻要不是忌惮着她肚子里的小家伙,他铁定是要把她揉进身体里的好好爱抚一番!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红晕未退的小脸,心底一阵悸动的柔软……

    按捺不住血液至今都在飞速流动的冲动,他一手扣着乔慕晚的腰身,一手掌控她的后脑,把她两瓣似胭脂一般名贵的红唇,直接撷取到他薄凉的唇瓣上!

    卷连着两个人的jin-ye,混着腥甜的味道,彼此间,相互shun-xi,纠缠不休……

    ————————————————————————————————————————————————————

    邵昕然诧异的看着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

    她不认识眼前的男人,也不曾见过,她不懂他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什么意思!

    保持优雅的笑,邵昕然看向藤少延,眉波一转!

    “这位先生,你找我有事儿?我们……应该不认识吧?”

    藤少延对于这个优雅又得体的女人,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儿。

    明明是一个很有涵养,有气质的高挑美女,他怎么也想不到她是一个有着蛇蝎般心肠的恶毒女人?

    怂-恿自己的妹妹去闹事儿,让藤家和厉家的关系僵化,甚至就在刚刚,还从自己那个口无遮拦的妹妹的嘴巴里套走消息!

    一时间,藤少延找不到什么词汇来形容眼前的这个女人!

    静静的对视了她看人实在是不讨喜的眼神儿好一会儿,他才想要了“知人知面不知心”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眼前的女人!

    “我们确实不认识!”

    藤少延看了邵昕然好一会儿,才沉吟着出了声。

    邵昕然笑,漂亮的桃花眼中,多了一丝小女人的妩媚神情。

    “既然不认识,先生就不要挡到我的路!”

    她笑着,依旧是得体而美好,不含有任何敌意……

    但就是这样迷人的笑,在藤少延看来,越发的肮脏,且不可直视!

    邵昕然抬脚刚准备走开,藤少延在她的身后,扬起了有些森冷的声音。

    “邵小姐,我们是不认识,但是你和我的妹妹,关系可是匪浅!”

    藤少延提及到了藤雪,让邵昕然下意识的顿住了步子。

    她没有回头儿,却已然知道了藤少延说得人是藤雪!

    见邵昕然顿住步子没有回头儿,藤少延抿了抿削薄的唇。

    将双手抄袋,嘴角轻轻掀动。

    “邵小姐,我只有藤雪这一个妹妹,向来我都g着、惯着我这个妹妹,所以,当外界有人做一些对她不利的事情,我都会第一时间,为她铲除这些不利因素的存在!”

    “……”

    “邵小姐是个聪明人,有些事儿,适可而止,所以我想,邵小姐应该不至于这么不识趣的做出来搬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事情!”

    藤少延虽然没有明确指出来她唆使藤雪做什么事儿,但是邵昕然从他明里暗里的话中,明显听出来了他对自己警告意味的话。

    沉思在藤少延的话语中好一会儿,直到她把紧握的拳头松开,才回头,明灿依旧的笑。

    “我不懂这位先生的话,是什么意思?”

    拿出来揣着明白装糊涂的那一套,邵昕然柔美的弯着嘴角。

    “我和小雪是朋友,不过……我听你这话的意思是,我将小雪往坑里带了了?”

    她质问着,为了显示自己和藤雪之间的友好,她特意唤着藤雪为小雪。

    如果藤少延不知道邵昕然是怎样一个女人,他可能会觉得这个女人,绝对是出自某个名门世家的淑媛。

    只不过,他知道她是怎么样的人,所以,她的一切行为,在他看来,都虚伪、做作,甚至是丑陋不堪……

    “邵小姐有没有将小雪往坑里带,你自己很清楚的,不是吗?”

    藤少延虽然说刚接手藤氏的业务不久,但是在这之前,他可是没少和商场上面的人打交道。

    所以,邵昕然给他拿出来这一套,他必然会以以眼还眼、以牙还牙的对待方式,尽数还给她!

    藤少延的话,让邵昕然瞬间变了脸色,连带着原本含笑的嘴角,也僵硬了下来。

    把邵昕然变化的神情纳入眼底,藤少延紧了紧瞳仁。

    “你喜欢谁,想从谁手里夺走谁,那是你的事儿,别把我那个心思单纯的妹妹拉下水!”

    “……”

    “既然你知道了厉家和藤家的关系,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句,祁深表哥最讨厌戴面具的人了!邵小姐长得也不是见不得人,没有必要带一层虚伪的皮囊视人!”

    藤少延毫不忌讳邵昕然就是一个女人,就那样有什么说什么的将自己的想法儿表达出来!

    “对了还有,你应该还不知道祁深表哥已经有了孩子,还要结婚的事情吧?那我可以把这个消息告诉你,就算是让你省些力气,也少做一些无用功!”

    邵昕然的耳朵里,充溢着藤少延对自己类似于提醒,实则是警告的话,她蹙紧了眉头儿。

    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面对这样一个心肠歹毒女人的必要,藤少延兀自迈开步子,往出口那里走。

    与邵昕然擦肩而过的时候,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顿下了步子!

    “邵小姐,如果不想祁深表哥对你连看都懒得看你一眼,有些事儿,你知道就知道了,但是没有声张开的必要,你懂么?”

    藤少延在指厉家和藤家的关系。

    这层一直被外界所不知的关系,既然两家人都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他自然会提醒邵昕然一下!

    接连被警告离藤雪远点儿,又被提醒自己没有必要在因为厉祁深,和乔慕晚继续斗下去,再加上现在被告知自己不要声张厉家和藤家的关系,邵昕然觉得自己的尊严,完全被藤少延给挑衅了!

    抿紧着唇瓣,她心里极度不悦!

    “你这是在教我做事儿?呵……”

    “算是吧,毕竟我是为了你好!惹火了我没关系,惹火了祁深表哥,后果是怎样的,我不说,你也清楚,不是吗?”

    想来,藤少延也懂了厉祁深那天为什么要抓住藤雪的脖颈,就算是随时能把自己的妹妹掐断了气,也死死的不肯放开!

    原来,厉祁深做这一切,完全是在借刀杀人,给邵昕然,打响一个警示!

    邵昕然听得出来藤少延在指什么,脸色更是难看的厉害!

    下意识的,她本来张开的手指,又一次蜷缩,把自己的指甲,狠狠的嵌入到自己的掌心里!

    藤少延再度深睨了一眼,脸色差到不能再差的邵昕然,做最后陈述性语言的一字一句道——

    “聪明人,懂得的是知难而退,而不是不撞南墙不回头!”

    ——————————————————————————————————————————————————

    乔慕晚被厉祁深要求不能去上班,只得在家里,看他买给自己的书,用来打发无聊的时间。

    乔慕晚正翻阅着育婴手册时,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舒蔓打来了!

    打从上次自己被舒蔓那个小妮子恶搞,乔慕晚已经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她了。

    再加上她一直都没有机会问她,关于她已经有了厉祎铭孩子的事情。

    所以当舒蔓约乔慕晚出来的事情,乔慕晚欣然的答应了下来。

    舒蔓在咖啡馆点了咖啡给自己,而乔慕晚要了一杯温牛奶。

    “慕小晚,我听说你怀孕了,怎么样?什么感觉?我现在觉得你整个人的周身上下都充斥着母性的光辉!”

    听舒蔓说奉承的话给自己听,乔慕晚笑了笑。

    “哪有那么夸张,你自己怀着孕呢,你自己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吗?再说了,你这都做孕妇了,你家的那位华佗,都不知道要提醒你不能喝咖啡的么?”

    乔慕晚一说舒蔓有了身孕,舒蔓当时就诧异的瞪大了眼。

    “我怀孕?你从哪里听来我怀孕的事情了?”

    她真的懵了,她自己有没有怀孕,她自己不比其他任何人都清楚啊!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她怀孕,乔慕晚是怎么知道的?

    顾不上去问乔慕晚是从哪里道听途说了来,听到厉祎铭那个名字,她顿时一阵心里犯膈应!

    “还有啊,我喝咖啡是我的事情,和其他人有个毛线的关系!”

    舒蔓悻悻地说着话,为了凸显她喝咖啡和其他人没有任何的关系,她像模像样的搅动了几下咖啡,然后拿起来,送到自己的嘴边,啜了一口!

    见舒蔓不屑的翻着白眼,乔慕晚眼尖儿的发现了端倪。

    只是还不等她开口问,那边,舒蔓很直截了当的岔开了话题。

    “我说慕小晚,我约你出来是关心你肚子里的孩子,你给我扯其他的破事儿干什么?”

    乔慕晚:“……”

    “不许给我岔开话题,我们继续聊你的事儿!”

    舒蔓实在是不想和乔慕晚多提及厉祎铭那个挨千刀的臭男人,继续就乔慕晚怀孕的事情,逼问着她。

    聊着聊着,两个人的话题,不自觉的就聊到了舒蔓之前送乔慕晚情-趣内-衣的事情上!

    舒蔓不提及还好,一提及,乔慕晚就忍不住来了脾气。

    要知道,那晚,她真的是被她给害惨了!

    想想,她至今都还心有余悸的想着厉祁深占-有自己时的火热场景。

    脸颊,本能性的红了起来,就好像是熟透了的桃子,诱人眼球的勾人!

    “我去,慕小晚,你不至于吧?都有了xing生活,还会脸红!”

    说来,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的敏-感,以至于经常听到厉祁深谈及那样qing-se的字眼,她就会莫名的红了脸。

    “你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性子大大咧咧的啊?”

    乔慕晚白了舒蔓一眼,她知道这个时候舒蔓和厉祎铭的关系紧张化,自己不能提及厉祎铭那个名字来反呛她。

    不然,她绝对笑话她一番!

    “拜托,这种事情,根本就不是性格什么样子决定的好不好?”

    “……”

    “其实我说真的,在g上,我不一定有你行,不然,我怎么看,都觉得你的pi-gu,不是一般的翘啊!连怀了孩子,都依旧翘的不行!”

    舒蔓越说话越下道,让乔慕晚红着脸的同时,眼神儿忍不住埋怨的看着她!

    “你不愿意了?ok,不是你的原因,是你深哥的功夫好,这样可以了吧?”

    乔慕晚:“……”

    “不过我说啊,慕小晚,你穿上我送给你qing-qu-内-衣那晚上,你shuang歪歪了吧!”

    “舒蔓!”

    实在是受不了舒蔓在这样公众场合,也不忘挑-逗自己,乔慕晚咬牙叫了她一声!

    “和我急了?啧啧,小慕晚,你这是在和我欲盖弥彰吗?”

    舒蔓继续说着,乔慕晚却已经受不了!

    “真是服了你了!”

    看舒蔓给自己挤眉弄眼的样子,乔慕晚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必要见一见厉祎铭了,让厉祁深替自己,收拾收拾这个疯疯癫癫的小疯子!

    ——————————————————————————————————————————————————————

    最后在乔慕晚对舒蔓的不予理睬中,舒蔓不再取笑乔慕晚了!

    从咖啡馆出来,乔慕晚让舒蔓带自己去医院做检查。

    为了报刚才舒蔓取笑自己的大仇,乔慕晚特意选择了厉祎铭所在是医院做检查!

    一看乔慕晚来了厉祎铭工作的地方,舒蔓本能性的调头儿要离开,却在被乔慕晚取笑了一番后,她硬着头皮的留了下来。

    甚至为了显示自己不忌讳与厉祁深见面,舒蔓更是理直气壮的说“医院都不是那个王-八犊-子开的,我凭什么要走?要走也是他那个庸医土豆搬家滚球子!”

    气壮山河的说完话,舒蔓就拉着乔慕晚,雄赳赳、气昂昂的进了医院!

    挂了号,乔慕晚在舒蔓的陪同下,去了彩超室。

    不等乔慕晚进彩超室检查,厉祎铭来了这边!

    理所应当的,他来这边的理由是关心自己的准嫂子,还有自己准嫂子肚子里的小侄儿,而不是为了某个毫不相干的人才来了这边!

    厉祎铭上前关心乔慕晚情况的问着她,完全把一旁存在的舒蔓,视为空气一样的对待!

    乔慕晚心不在焉的回答着厉祎铭的话。

    其实她今天临时决定来这边做身体检查,不过就是美其名曰,真正的目的,就是让厉祎铭和舒蔓把关系缓和一下。

    虽然她不知道两个人倒底是谁的原因,谁的错,才闹出来了一大堆的乌龙事件。

    但是她只想他们两个的关系,不至于尴尬的连话都不说!

    厉祎铭还在给乔慕晚侃侃奇谈,那边,舒蔓受不了的在脸上浮现出来了情绪!

    再怎样说,两个人也好过,就这样被厉祎铭当成是空气一样的对待,舒蔓心里实在是不平衡!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