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8章 :不用手,用嘴(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98章 :不用手,用嘴(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想想,张婶就禁不住替乔慕晚觉得惋惜起来。

    张婶的话,让厉祁深下意识的蹙眉,连带着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也黑了下来。

    不等张婶继续说话,厉祁深从沙发中站起来了身躯。

    张婶见厉祁深脸色不好,也知道她说了不该说得话,惹厉祁深不高兴了,赶忙有眼力见的垂下了眸子!

    “我是那种连那种事情都控制不住的人?”

    厉祁深挑眉,口吻寡淡中带着几分凌人的气势!

    张婶一听厉祁深这么说,赶忙发觉了是自己误会了他。

    “呵呵,不是,大少爷哪里是那样不知道洁身自好的人啊!”

    张婶干笑两声,化解了自己言语上面的误会!

    厉祁深见张婶也知道她误会了自己,之前又阴又沉的脸色,也就没有那么难看了!

    “我倒是没有做出格的事情,不过她……”

    厉祁深侧过俊脸,抬起下颌,用下巴点了点正在厨房那里喝水的乔慕晚。

    “最近有点胡思乱想,不是关于我的,是其他的一些事儿!”

    张婶一听厉祁深这么说,瞬间也就明白了,敢情这大少爷是在因为乔慕晚想一些其他的人、其他事儿而不顺气!

    她知道自己伺候的大少爷是什么性子的人,所以关于他对乔慕晚的思维都变得专断独行,也就能理解了!

    张婶咧开嘴笑,然后点头哈腰的笑米米,道——

    “大少爷,我懂了,你放心吧,慕晚那边的思想工作,我帮你做好了!”

    得到了张婶的回答,厉祁深垂了下眼皮,然后转身,上楼。

    ——————————————————————————————————————————————————

    没有回主卧,厉祁深去了书房。

    其实乔慕晚说他二叔看她的目光总是讶异,他不是不知道!

    从上次在聚会上面的表现,他就发现了端倪,只不过,他让人暗自盘查,并没有什么结果!

    指间的烟顺着好看的骨节,缭绕开青白色的烟雾,渐渐镀化了厉祁深一张鬼斧神工的凌厉五官。

    书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乔慕晚端着水果的纤柔的身子,出现在逆着光影的书房门口。

    她刚才在楼下被张婶拉过去说了一些话。

    没有什么细致的内容,差不多是关于自己不能因为怀了孕的关系,不能冷落了厉祁深。

    听张婶这么说,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蹙黛眉。

    她也倒不是冷落了厉祁深,只是她现在怀着孕,做那种事情真的不方便。

    她不是不知道这个男人的yu-wang强,也不是不知道让这个男人忍受禁-yu这样的事情,对这个向来都不会吃亏的男人来说有多么难熬!

    但是自己的怀着孕,要他忍,这是个必经的过程!

    不过张婶的话说得也没有错,自己要在男人这个时候,就是要做到善解人意,多哄哄他就好了!

    房门被推开,乔慕晚明显嗅到了空气中浮动着烟草的味道,虽然不是很浓烈,但是自己连站在门口这里都能闻到,可见,厉祁深抽的烟的支数不再五根之下!

    “怎么在这么待着?”

    乔慕晚拿着水果去了卧室,没有看到厉祁深的存在,就来了这里。

    隐忍着烟草味道的呛人,她拿洗好的水果上前,放到了桌子上!

    “我洗了一些水果!”

    没有去提及自己不让厉祁深抽烟的事情,她规避开了关于自己管他抽烟的事情。

    厉祁深抬眼,看乔慕晚目光柔软的走过来,被烟雾虚化的高深莫测眉眼,不自觉的放柔了下来。

    “怎么过来了这里?”

    厉祁深问着的同时,站起身,走到窗边,拉开窗帘,开了窗户。

    他再回来的时候,走到乔慕晚的身边,拉起她的手就准备往外面走。

    把厉祁深无声无息间给予自己的柔情全部纳入眼底,乔慕晚反握住他的手,顿住了自己的身型。

    见乔慕晚停下步子,厉祁深回头儿。

    “想留下来闻烟味儿?”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话音刚落,乔慕晚原本柔柔的抚着他修长好看的骨节的小手,倏地圈到了他的脖颈上,然后落下软糯的一吻。

    想到张婶给自己说的话,她主动伸出来粉-nen的小香丁,用舌尖儿,旖旎的描绘他薄唇的线条。

    被乔慕晚冷不丁儿的吻了唇,厉祁深有一瞬间的怔忡后,眼底划过一抹微不可见的精芒。

    没有再动,他一副看好戏的姿态等待乔慕晚接下来对自己可能做出来的动作。

    乔慕晚用舌,动作带着小野猫一样的qing-se,像模像样的纠缠了一番。

    只不过,她再怎样缠着眼前这个五官足够深刻凌厉的男人,都不见他有什么反应。

    一时间,乔慕晚有些气急,难道,他真的像张婶说的那样,因为自己不能满足他那种事情、不把他放在心上而生气?

    想到这里,乔慕晚硬着头皮,用并不是很精湛的技巧,用舌尖儿撬开了厉祁深的皓齿,跟着,像是一条-软滑的小泥鳅,她把她的香丁,探进厉祁深的腹地……

    她学着他平时shun-wen自己的样子,装出来一副动作老练的样子缠着他了好一会儿。

    只不过,她再怎样在他的唇颚、齿冠上兴风作浪,眼前这个笔挺身姿的男人都没有反应。

    一时间,乔慕晚怀疑自己是不是用错了办法儿!

    顾不上其他,她卷着他的舌,与自己密不可分的缠在一起,然后极力克制自己心里的不安,把他带入到自己的口腔中……

    总不见厉祁深因为自己的亲吻有什么反应,乔慕晚挫败极了。

    要知道,在之前,自己只要是亲吻了他一下,他就会全身血脉贲张!

    两个扣紧在一起的小手吊在厉祁深的脖颈上,不自觉的,有层层密密涔涔的细汗,在她的掌心里溢出,让她好看的黛眉,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拧到了一起。

    乔慕晚一再尽心尽力的讨好厉祁深,可厉祁深就像是一尊雕塑一样没有任何的反应,让乔慕晚到最后,真的没有力气再继续和这个男人耗下去了。

    没有办法儿,自己这样费力不讨好,任由谁做了,都会气馁。

    她索性,也不再做无用功,将两个悬在厉祁深脖颈上面的小手,准备移开。

    只是不等她的小手,从他的脖颈上面滑落而下,厉祁深倏地一把搂住她的腰身。

    然后刻意控制自己的力气、避开她的小-fu,把她一下子抵到了墙壁上。

    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厉祁深的手指直接落在乔慕晚的翘尖儿上……

    “唔……”

    tun-ban上蓦地一痛,让乔慕晚忍不住从好看唇形的菱唇中,溢出来细碎的一声。

    “想引火上身是不是?”

    他俯着身,凝看乔慕晚淡淡绯红的小脸,咬牙出声的质问。

    天知道该死的,她刚才亲吻他,让他全身的血液,都一阵叫嚣的沸腾。

    本来,他只是抱有好奇心理的想要知道这个小女人会怎样讨好自己,不曾想,她非但没有不知道退缩,反而继续煽风点火、兴风作浪!

    听到厉祁深因为自己动作不娴熟的撩-拨,到最后也缴械投降,乔慕晚扬着小下巴,迎上他阒黑鹰眸的对视。

    “你不是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么?这是怎么了?你岿然不动的内心被动摇了吗?”

    看乔慕晚清秀的面颊映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中,厉祁深抿了抿削薄的唇瓣。

    “如果你现在求我,我可以考虑看在你肚子里的小家伙的面子上绕过你,否则,你怀着孕,我也不可能放过你!”

    乔慕晚本来因为张婶的话,今天也是打算让厉祁深得到一些好处的!

    而他现在这样问她,乔慕晚自然是不会妥协!

    “不放过我?我都没有逃,还会怕了你?”

    她仰着面颊,多情又妩媚的看向厉祁深,如画的眉目间,荡起小妖精一样野-性的嚣张。

    看向来都会学乖的小女人,在这个时候和自己煽风点火,厉祁深雅致骨骼的长指伸出,撷取乔慕晚的小下巴,用两指,把玩儿在他的掌控中!

    “你确定不怕?”

    他的眼仁,如一汪海洋一样的深邃,隐约间,还荡起深邃的悠长……对视厉祁深实在是强势而危险的目光,乔慕晚一时间心里没有底,要知道,厉祁深此刻的表情给自己的讯息有多危险!

    只是……

    “你拿来得那么多话?我都说了我都没有逃!”

    她打开他的手,继续一副小妖精的不羁眉目!

    看乔慕晚还真就是铁定下来了要煽风点火的决心,厉祁深狭长的黑眸,危险的眯了眯。

    在乔慕晚回望他的某一个瞬间,厉祁深倏地俯下身,撅获她的唇瓣,就是一气翻天覆地的勾缠!

    把乔慕晚的两瓣香唇含在唇间,厉祁深强劲儿的shun-xi她。

    “唔……”

    唇齿间漫天卷地的痛袭来,一种近来压抑的qing-yu感在瞬间爆发……

    在厉祁深一气攻城掠池的野蛮攻占下,乔慕晚很快就软-成了一个小虾米一样羸弱的样儿。

    她刚想在他强势而凌人的气势下乖乖就范儿,厉祁深倏地一把抱起她的身体,将她的两个腿弯,掌控在自己的掌心里。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亲吻,吻到大脑里一片空白的状态,在她一阵天旋地转间,整个人的上半身的重心,倏地转移。

    等到她有意识的眨动迷离的杏眼,只见厉祁深扬手,将办公桌上面的文件和她刚刚端进来的水果,稀里哗啦的扫到了地上!

    被各种杂乱的声音充斥在自己的耳边,乔慕晚惊厥的瞪大双眼。

    等到她再去看立在自己被分开的shuang-tui间的男人,她根本就没有看到厉祁深的脸,只有他墨黑的发丝,随着他有些凌乱的气息,隔着单薄的布料,喷洒在她的min-gan地带!

    “厉祁深,你想干什么?”

    双腿被迫在桌案上被分开成“m”型,乔慕晚难受的质问着。

    厉祁深不回答乔慕晚关于自己要干什么的问题,他拉开她的裙裾,推高往上,然后一把扯掉她最后一层遮蔽物的遮掩……

    “厉祁深,你!”

    乔慕晚本以为厉祁深是说笑的,不想他竟然给自己来了真的,不由自主的,她伸出手指,泄愤的指着他。

    “我怀着孕呢!”

    她觉得她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随时走肾的男人,她现在怀着宝宝还不足一个月,是最容易发生滑胎的时间,他要是……

    乔慕晚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似乎自己自己想下去,就成了真事儿!

    “既然知道你自己怀孕,还惹火我?嗯?”

    厉祁深质问着,每一个字眼都好像是从齿缝挤出来一样!

    “还不是你……”

    乔慕晚刚想说还不是你动不动给自己掉脸色,让自己没有办法儿,只得給他点儿甜头儿。

    只不过,她刚想把话点破,突然就想到了这个男人是那种最要面子的男人,要是知道自己是为了曲意迎合他,他可能会更加不悦,乔慕晚赶忙顿住话,没有再说下去。

    “还不是我怎样?”

    厉祁深隐忍着他的动作,咬牙问着。

    乔慕晚见厉祁深的鹰眸中,淬染上了墨染一样的幽黑,凌厉而危险,乔慕晚想到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一再咬唇,最终只得妥协。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她不能让她进去,她本以为,自己亲吻他几下,让他从自己这里尝到点儿甜头儿就好,那曾想,他竟然要不顾及自己肚子里的小家伙,和自己来真的!

    “祁深……你别,我真的错了!”

    乔慕晚求饶着,声音里带着不自知的娇嗔。

    可此刻被yu-wang染上黑眸的厉祁深,根本就听不进去乔慕晚的话。

    “晚了!”

    他恨切的咬出两个字,然后俯身,将自己的俊脸,埋到了乔慕晚的shuang-tui……

    ————————————————————————————————————————————————————

    乔慕晚像是一团烂泥一样不住的绷紧着双腿,到最后,在厉祁深一再娴熟的唇齿攻击下,她竟然将自己最羞见于人的地方,分的更开,以方便,厉祁深舌尖儿和牙齿的进出……

    “唔……”

    乔慕晚还在shen-yin不止,好像,他的she,就像是肉虫子一样在自己那里钻了又钻!

    “还不够?”

    厉祁深看桌案上流淌下来的一大摊水渍,邪魅的勾着唇,危险的笑着!

    乔慕晚本就足够的羞了,此刻厉祁深的话,让她更是羞得不行,恨不得钻个地洞进去,把自己埋得深深的,让谁都看不到自己的存在!

    “要是不够,我们继续!”

    厉祁深俯身,将两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然后把自己邪美的俊逸容颜,向他逼近。

    感受男人雄浑的气息,带着腥甜的yin-mi,过分强烈的充溢在自己的呼吸间,乔慕晚羞得不行!

    “你离我远点儿!”

    他是没有伤到自己,伤到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他针对自己的办法儿,实在是……

    “远点儿?多远?”

    厉祁深质问着,在乔慕晚出其不意下,倏地拨开两瓣娇-nen,蓦地喂入一指……

    “唔……”

    乔慕晚的双腿不自觉的一紧,连带着内里,都致命的吸住……

    “怎么还这么饥-渴?”

    厉祁深见乔慕晚对于自己,还像是一张饥-渴的胃,把自己的手指都能吃穿入腹,他笑得更加风情万种!

    “你……你出去!”

    乔慕晚咬紧唇瓣,两个无力的小手,死死的抓住桌子的边沿。

    只是,就是这样,她根本就摆脱不开这种要命的感觉。

    “我也想出去,但是你不肯!”

    厉祁深强调的说着话,跟着低垂着眸子,把两个人之间此刻的状态看得一清二楚!

    眼仁就好像要冒火一样,他看这个女人把自己吃的这么紧密,他的腰眼儿,阵阵发麻!

    “唔……好难受,厉祁深,你出去好不好?”

    乔慕晚求饶着,虽然他没有用那个动作钻来钻去,但是他这样……她也不好受啊!

    再加上刚才她都不知道自己来了几次gao-chao,此刻自己被他再度这样对待,她觉得自己越发的敏-感了。

    “好!”

    厉祁深没有像之前那样说其他的话,这次,他很痛快的答应了自己。

    只是……厉祁深答应完了她,却没有付诸于行动!

    厉祁深没有离开不说,还俯首,吻上了乔慕晚的唇。

    刚刚厉祁深才吃过她,这会儿他吻了过来,乔慕晚莫名觉得自己有一种“自食其果”的即视感。

    不自觉的,她绯红了滚烫的脸颊……

    避不开,逃不掉,被厉祁深这样亲吻着,乔慕晚竟然不自觉的沉-沦了下来。

    完全忘记了自己还在“吃”着他,两个无力的小手,攀附他的肩胛骨,热切的回吻着他!

    “唔……”

    又是一指,不着痕迹的jin-ru,让乔慕晚下意识的shen-yin出声。

    只是她刚张开嘴巴,声音就堙没在了厉祁深强势的亲吻中!

    一再的上下其手攻击乔慕晚,乔慕晚早就没有了最初的排斥和矜持,除了不忘时刻关心肚子里的小家伙,她一丁点儿也不在乎厉祁深对自己的任何行动和行为……

    所以当厉祁深要求她帮自己出来的时候,她什么也没有想,毫不犹豫的用两个软软的小手,握住了他!

    一声享受的喟叹声,溢出厉祁深涔薄的唇瓣。

    隐忍着这个小女人对自己要命的对待,他竭力隐忍的出声——

    “不用手,小妖精,用嘴!”

    丝毫不觉得自己这样说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厉祁深就那样毫不忌讳的说给乔慕晚听!

    乔慕晚不想依,虽然没有做过那种事情,只是上次被他碰上了喉咙以后,她对那种事情,实在是有阴影!

    “我不想!”

    乔慕晚媚眼-han-chun,不同意厉祁深要求的哼唧一声。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