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来姓乔(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96章 :来姓乔(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乔慕晚刚想开口又一次问厉祁深这个别墅到底是要做什么用的,那边,厉祁深已经从座椅中站起来了身子。

    小手被牵住,厉祁深拉着乔慕晚就往外面走。

    还没有听厉祁深给自己解释那个图纸要用来做什么,就被他牵走,乔慕晚问了他要带自己去哪!

    厉祁深没有回头,直接回了“去吃饭”三个字!

    ———————————————————————————————————————————————————

    藤雪在酒店大闹一气的事情,虽然有了姚芊芊在其中劝说,但她始终还在因为藤嘉闻甩了她一耳光的事情闹脾气。

    “小雪,起来吃饭了,你早饭就没有吃,午饭再不吃,你的胃能受得了吗?”

    于巧眉过来劝藤雪去吃饭,可不管再怎样好说歹说,她就是不依。

    “我不吃!”

    呜哝一声,藤雪拿起被子,自己把自己的小脑袋,直接盖到了被子里。

    “小雪,你这孩子,你这是要干什么啊?”

    看藤雪蜷缩的和个小蚕蛹似的,于巧眉和她抢着被子,试图把她的小脑袋从被子里拿出来!

    可不管于巧眉再怎样说,怎样上手去拉开被子,藤雪就是那样犟着性子不肯答应。

    “我不!”

    她大小姐脾气的摔了一下被子,把自己在被子里,藏得更加的严实。

    见自己的女儿就这样不听话,任由自己把嘴皮子都磨破了也不肯听自己的一句话,于巧眉实在是没辙的厉害。

    “小雪,你能不能别这么任性啊?你爸爸打你固然是不对,但是你一个大小-姐去人家的会亲宴上那么闹,叫什么样子啊?”

    虽然于巧眉这个做母亲的也心疼自己的孩子又是被自己的丈夫甩耳光,又是被厉祁深掐住脖子不放,但是归根到底自己的孩子真的有错,如果她不去闹,不去惹出来那样的笑话,哪里至于让厉家不高兴,也让藤家丢了面子啊!

    于巧眉不说还好,她一说自己父亲因为自己闹了厉祁深和乔慕晚的会亲宴,就甩自己耳光的事情,她心里就委屈的厉害!

    尤其是想到厉祁深动手掐自己脖子的事情,她眼中打旋着的泪花,就那样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

    她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喜欢厉祁深有什么错,他就算是不喜欢自己,也不至于对自己下手,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放吧?

    那个乔慕晚有什么好的,已经和别的男人结过婚了,说白了,就是一个不干净的女人。

    却不想他竟然那样的护着她,而反过来这样的对待自己!

    想着,她藏在被子里的小身子,抖得更加的厉害,尤其是两个小肩膀的耸动,可见她此刻哭得气若游丝!

    于巧眉感觉到了自己的女儿在被子里无声的哭泣着,她的心,也因为藤雪的哭,钝钝的疼着。

    “小雪,我的心肝儿啊,你可别哭了,你这个样子,妈的心里也难受啊!”

    于巧眉说着话,伸手还去掀藤雪的被子。

    可扭着脾气的藤雪,就好像是一头犟-驴,就是死死的压住被子的边缘,不然自己的母亲掀开。

    见自己实在是劝不了藤雪,于巧眉就招呼佣人去给姚芊芊打电话。

    看情况这样,佣人也不敢怠慢,赶紧去给姚芊芊打电话。

    ——————————————————————————————————————————————————

    从外面回来取文件的藤少延,见家里的帮佣去打电话,他走上前去,问——

    “孟妈,你这是给谁打电话啊?”

    “给姚家的姚芊芊小姐,藤雪小姐又闹了,不肯吃饭,还把自己藏在被子里不出来,夫人劝不了藤雪小姐,就让我打电话给芊芊小姐,让芊芊小姐劝劝藤雪小姐!”

    听帮佣说明了情况,藤少延把手里的文件放到了一边。

    “我去看看!”

    说着,藤少延迈开步子,上了楼。

    一进藤雪的房间,藤少延就听到了自己母亲的哭声,如丝如缕的传来。

    下意识的,他皱着眉。

    其实昨天藤雪会去酒店大闹的事情,说来他也觉得蹊跷!

    自从家里知道厉祁深要结婚的事情,几乎是所有人为了不让自己的妹妹再生出来什么不该有的想法儿,一律避而不谈厉祁深,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的妹妹到底是接触了什么样的人,就此知道了厉家和乔家要会亲的事情?

    “妈,我来和小雪说说!”

    说着,藤少延让家里的帮佣搀扶自己的母亲出去。

    没了外人在,藤少延关上了门,走到藤雪的chuang铺前,拉开她的被子。

    拉动了几下被子的一角,藤雪不依不饶的藏着自己不出来。

    “还耍脾气?妈都走了!”

    “那我也不!”

    藤雪在被子里闷闷的出声,跟着把自己藏得更加严实。

    “总在被子里捂着,你能上的来气么?”

    藤少延向来都chong自己的这个妹妹,为了能安抚她的情绪,他耐着心思的哄着。

    “那我也不要出来!”

    其实藤雪自己在被子里闷的也难受,只是一想到自己受到的那些委屈,她还是不想依!

    “小雪,你要是再不打算出来,我可走了,不理你了!”

    藤雪不吭声了,自己在被子里蜷缩的动了几下。

    知道自己的妹妹有些妥协了,也没有最初的固执,藤少延又拉了她的被子几下。

    刚刚把她的小脑袋从被子里释放出来,藤少延没等看到藤雪的脸,就被她又一次盖上了自己。

    “还不出来?”

    藤少延挑了下眉,也有些没了耐心,毕竟自己都这样迁就她了,也顺着她的意思了,但是自己的妹妹还是这样固执己见,估计任由谁,都不会有好脾气待她了!

    “你这是打算让爸来给你道歉?”

    想不到自己的妹妹这么犟还有什么原因,唯一能说得清的原因,就是她还在气父亲甩了她一耳光的事情!

    见藤雪还是不理自己,在被子里翻来覆去有,藤少延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我去给爸打电话!”

    说着,藤少延就起身,往门口那里走。

    “你别,我不用他来!”

    藤雪腾地一下子从chuang上坐起,脸颊泛红的说着气息不稳的话。

    “你别去找他!”

    她又重复了一遍,口吻带着别别扭扭。

    “我不想看到他!”

    又呜哝了一句,藤雪就栽头儿,重新躺回到了枕头上,只不过这次没有再任性的捂被子!

    看自己妹妹的情绪好了些,藤少延走了过来。

    坐在chuang边,他探着头儿看了眼藤雪。

    “不生气了?”

    藤少延问着,藤雪却不语,就好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似的。

    “和我这个做哥哥的,你不至于吧?”

    “怎么不至于?”

    别别扭扭地藤雪,纵然不想说话,还是犟着性子的开了口。

    “他打我的时候,你为什么不拦着?还有我是你妹妹,我被别人掐着脖子的时候,你为什么不帮我?”

    说到底,藤雪对厉祁深心里还是有怨的!

    纵然自己再怎么样做了让他不高兴的事情,他也不应该掐着自己的脖子不放。

    想想,藤雪的心里既难受又委屈……

    被藤雪拿手怼了自己一下自己,藤少延无奈的扶了扶眼镜框。

    “是我不好,所以你就别再生爸和祁深表哥的气了,你把气都迁就到我身上吧!”

    算是安抚自己妹妹小情绪的心理好了,藤少延把所有的矛头儿都揽到了自己的身上!

    藤雪虽然没有消气,但是她也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藤少延对她的好,她也不是看不到!

    “你以为你是谁啊?谁稀罕把气迁就到你身上啊?”

    藤雪嘟了嘟嘴唇,没了刚刚恼火的情绪。

    看藤雪的样子,藤少延轻笑了下。

    “大小姐,是不是该吃饭了?”

    说着,他把放在一边的薏米粥拿了过来!

    “喂我!”

    知道自己的这个哥哥对自己是实打实的好,藤雪暂时不去想那些让自己恼火儿的事儿,一脸神采奕奕的要求着。

    对于自己这个让自己没辙的妹妹,藤少延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你就欺负我吧,看你以后嫁出去了,还有没有能让你欺负!”

    边说着,他舀了粥给藤雪喝!

    看自己的妹妹没了刚才的犟脾气,这会儿和自己还有说有笑的,藤少延抿了抿唇,将粥碗放到一旁的chuang头柜上,坐直了自己的身体。

    “小雪,其实我一直想问你,昨天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拿出来了一脸的严肃,藤少延问着藤雪。

    说来真的是奇怪,自己的妹妹,无端的怎么会套到厉祁深的消息,又怎么会那么准确无误的找到酒店大闹?

    想到可能是有人给自己妹妹告密,他蹙了蹙眉。

    “什么怎么一回事儿?”

    藤雪不是不知道自己的哥哥问的是什么,只不过,她并不想把和邵昕然成了一伙儿的事情告诉他!

    “就是你为什么会喝醉了去祁深表哥的会亲宴上大闹?你知不知道,家里听姑妈打电话过来,我们都大吃了一惊!”

    藤雪怎么会不知道她家人因为自己全员出动!

    “没有为什么,赶巧!”

    藤雪轻描淡写的说着话,尽力保持着自己脸上的表情自然。

    只不过她虽然跋扈嚣张,却不是那种会撒谎的人,就像此刻,她模棱两可的回答着藤少延,让藤少延一眼就发现了她眼底的异样,连带着她的闪烁其词,他都观察的一清二楚!

    “真的是赶巧?”

    藤少延质疑的问了一句,明显是不相信藤雪的话。

    “当然,当然是赶巧,不然我还能主动去找麻烦不成?”

    其实藤少延还想问问她为什么会喝那么多的酒,不过看自己妹妹对自己三缄其口的样子,他也就没有再继续问下去了!

    “那行吧,你不是故意去找麻烦就好!”

    说完话,藤少延也没有再留下,起身,离开了藤雪的房间。

    ——————————————————————————————————————————————————

    厉祁深带乔慕晚去了一家火锅店。

    昨天晚上乔慕晚碎碎叨叨的说馋辣的了,想吃火锅。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根本就不可能不答应她这样小小的要求!

    其实这段时间,乔慕晚为了避免自己呕吐的太过厉害,一直都在忌口吃一些可能引起自己不适的东西。

    好在最近她没有太过反应剧烈的妊娠反应,就耐不住嘴馋,很想吃火锅。

    厉祁深带自己来吃火锅,让乔慕晚身心很是满足。

    手里捏着两只筷子抵在自己的唇上,她眉目清秀的看向眼前让自己觉得怎么看也看不够的男人。

    “我觉得我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银河系,所以这辈子让我遇到了你!”

    虽然不可避免这个男人时不时臭屁的对自己,但是他要是不和自己吹胡子瞪眼的时候,乔慕晚真的能感受他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温柔!

    “吃个饭,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厉祁深不看乔慕晚,兀自看着菜单,薄唇带着温漠的说话。

    看厉祁深不领情的样儿,乔慕晚觉得自己就不应该夸他!

    悻悻地呶了呶唇,她也在菜单上游离目光!

    待服务生离开以后,厉祁深抬眼看乔慕晚。

    “没遇到我知道,你是不是觉得你的世界都是一片灰的?”

    理所当然的,厉祁深自大的认为,乔慕晚有了自己,她的世界才变得生机盎然。

    刚刚自己和他说话,他不理自己,自己这会儿不想说话,他倒是自以为是的说了个没完没了!

    “想多了吧你?”

    乔慕晚“嘁”了一声,天知道,她多想说,遇到你以后,我的世界都特-么-的黑了!

    听到了乔慕晚一声不冷不热的“嘁!”,厉祁深挑了一下眉。

    “嘁什么?你乔慕晚要不是跟了我厉祁深,而是跟了年南辰,你这会儿能吃上火锅?”

    他的口吻狂妄了几分,还带着不屑的冷嗤!

    说着话,厉祁深将手搭成塔状儿,手肘抵在桌案上。

    “不知道感恩的女人,忘了每天晚上我把你伺候的下面不断的热泪盈眶了?”

    几乎是在听完厉祁深说这样话的刹那,乔慕晚就“刷”的一下子红了脸颊。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厉祁深在说那种事儿,只是……能这么一本正经的把那样的话说成是自己“感动”了,才会“热泪盈眶”,她真的……

    乔慕晚抬头,双颊泛红的看着一脸不以为意的男人,想象他刚刚一本正经的说话,脖子和耳根子都跟着发烫了起来!

    “感动归感动,你脸红什么?”

    厉祁深依旧口吻不咸不淡的说着话,冷硬线条的俊脸,丝毫没有因为说了这样不羁的话,影响到他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内敛气质!

    “我去趟洗手间!”

    每次和这个男人交流,自己在语言上都是不占上风的那一个!

    不想自己出丑的样子,更是难看的让厉祁深给瞧了去,她本能性反应的开溜!

    ——————————————————————————————————————————————————

    乔慕晚想着厉祁深没正型的样子,又气又哭笑不得。

    且不说他是一个大公司的总裁,这都要做爸爸的人了,怎么还能说那样qing-se的话?

    脸上飘着的红霞,淡淡的散开了,乔慕晚再拉开门出去洗手间的时候,脸上的不自然好了很多。

    刚出门,她迎面碰上了在这里同样是在这里吃饭的厉锦江!

    只不过不同于她和厉祁深的闲情逸致,厉锦弘是和客户来这边谈生意,因为这次要合作的客户商是外国人,他一直都听说中-国的火锅闻名遐迩,就让厉锦江做东,来了这里吃火锅!

    见到迎面走来的乔慕晚,厉锦弘不可否认的怔忪了一下表情。

    这个乔慕晚五官间,和自己认识的那一个故人,真的有相似的地方,而且可以说是大同小异的相似,尤其是眉目间,怎么看,都神似的惊人!

    知道厉锦江是厉祁深的二叔,可乔慕晚怕厉锦江不记得自己是厉祁深的未婚妻,她就硬着头皮,梗着脖子的和厉锦江打招呼。

    “厉老先生,您好!”

    虽然和厉祁深之间算是有了婚约,但是她总觉得自己出口叫他“二叔”有些别扭。

    再加上厉潇扬的原因,她只想和他简单的打个招呼、说两句话就离开。

    乔慕晚和自己打招呼,让怔忡中的厉锦江收回思绪,笑了下——

    “和祁深来这边吃饭吗?”

    厉锦江记得自己上次和乔慕晚遇见,好像还是在厉潇扬回来的家庭聚餐上。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但是,他记得她,而且印象很深刻的记得她!

    他清楚的记得他曾问过这个女孩子姓什么!

    “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礼貌而有规矩。

    “您也再这边吃饭吗?”

    “嗯,和几个合作商在这边吃饭!”

    说着话,厉锦江用矍铄的目光,不着痕迹的打量了一番乔慕晚的五官。

    “对了,姑娘,我忘了你的名字,你能再告诉我一遍吗?”

    “我叫乔慕晚,乔是乔木的乔,慕是钦慕的慕,晚是夜晚的晚字!”

    怕上了年纪的厉锦江不知道自己名字是哪三个字,她给他解读了一番!

    听了乔慕晚的话,厉锦江意味深长的应了一声。

    “原来是姓乔!”

    乔慕晚有些不解的看着厉锦江,他说这句话时,和之前在聚餐上问自己时,说着话的口吻明显不同,这次,他似乎是有意的拉长“乔”的音节!

    不明所以的,乔慕晚感觉厉锦江好像在沉思些什么,而他在沉思什么,自己不得而知,只不过,她莫名的能感觉到好像与自己身世有息息相关联的一抹意味!

    “你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家里还有什么兄弟姊妹吗?”

    或许是他现在没有什么事儿,也或许是因为她眉目间和佳雅长得有几分相似之处,厉锦江一时间竟然不自觉的好奇起来她是怎样家庭的怎样一个女孩子!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