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你也没少给我找麻烦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90章 :你也没少给我找麻烦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只不过……

    她只是一个女人,一个不应该掺合男人事情的女人!

    更何况,厉祁深是什么性格的人,她又不是不清楚,要知道,如果她要帮,帮得可是一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之前在大学期间和自己有过来往的男人!

    乔慕晚真的不想去插手关于业务上面的事情,不仅仅是因为她帮不到康靖辉,而且她也没有权利、没有资格去插手厉氏的事情。

    再者说了,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好不容易稳定了下来,没有之前那些琐事儿做羁绊,现在,她鸵鸟的心理,真的让她不想节外生枝,也不想惹出来这样不必要的麻烦。

    而且最重要的一点儿,对于康靖辉,乔慕晚真的觉得自己和他之间没有什么可来往的必要!

    “学长,真的很抱歉,这件事儿我帮不到你!”

    乔慕晚又一次坚定自己立场的和康靖辉把话重复了一遍。

    感觉到康靖辉还要给自己打亲情牌的说服自己,她先他一步打消了他的念头儿。

    “学长,如果你实在支撑不起家庭的负担,我可以先借钱给你应急!”

    乔慕晚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康靖辉哪里还有脸让乔慕晚开口去求厉祁深。

    “慕晚,你真的帮不到我吗?”

    康靖辉不死心,又一次问道。

    “帮不到!”

    三个字,语调一如既往的轻柔,却似磐石一般,让人无法撼动她坚定的立场。

    乔慕晚挂断电话的时候,厉祁深下了楼。

    知道他今天公司的事情都没有处理完就来医院陪自己,她看向他,问:“公司的事情都处理好了!”

    “嗯!”厉祁深温漠的应了一声。

    “刚刚在和谁通电话?”

    他下楼的时候,看到了乔慕晚挂断电话,就问了句。

    “没有谁,大学的一个学长!”

    乔慕晚没有任何隐瞒,如实和厉祁深报告着,却没有提到关于康靖辉让自己给厉祁深吹枕边风,把和宏远的合同签下来一事儿。

    “大学的学长?”

    厉祁深倏地顿住脚下的步子,双臂环胸,挑了下眉,好整以暇的问。

    “有问题?”

    知道厉祁深这么质问自己,就是在怀疑自己和康靖辉之间的关系,厉乔慕晚就明知故问的反问了一句。

    “我怎么没听说你还有个大学常联系的学长?”

    “没有常联系,他母亲患病住院了,妹妹在上高中,他没有足够的钱扶持家里,打算和我借一些过去!”

    对厉祁深,乔慕晚不想隐瞒他什么,两个人的关系都这么好了,理应坦诚相待。

    “其实,他今天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也很诧异!”

    见乔慕晚眸光清澈如水的直视自己,没有任何闪烁其词的样子,厉祁深有些黑的脸,渐渐散开了愠怒的戾气。

    “借完钱给他,就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断了关系!”

    自然而然的,厉祁深指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明摆着是说这些还在有意和乔慕晚来往的男人。

    看厉祁深俊脸沉着,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和自己说这样咬牙切齿的话,乔慕晚哑声失笑。

    “好!”

    答了厉祁深的话,他刚毅线条的脸上,才重拾风轻云淡。

    没有刚刚乌云密布的死气沉沉样子,乔慕晚的脸上也绽放出了浅笑。

    “就知道给我找麻烦!”

    不仅仅是这次,厉祁深可没忘,之前几次,这个女人的桃花,开得几乎是自己到一个地方,都烂灿的绽放着。

    能看得出厉祁深平息了那股子无名上窜的火气,乔慕晚呶了呶唇瓣,反驳一句——

    “你给我找的麻烦也不少!”

    见长了本事儿的女人,知道拿话呛自己,厉祁深斜睨了她一眼,不屑的从齿缝间挤出来三个字——

    “没你多!”

    ——————————————————————————————————————————————————

    乔慕晚怀了孕这件事儿,让年南辰心里窝着一股火的难受。

    无心处理公司合同的他,颓废的拿手撑在额上,若有所思的想着他和乔慕晚之间发生的林林种种。

    明明,他后来都已经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试图在和她挽救那段不堪的婚姻,只是他实在是想不通,乔慕晚就这样看不到他的改变,他的好吗?

    越想心里越烦,直到接到了年永明打来的电话。

    年南辰已经有好久一段时间没有回家不说,让年永明很是担心,而且,他还知道了乔慕晚已经怀了孕的消息。

    在这样事情都堆在一起的节骨眼儿上,他同样也扎心的很,几乎是在一-夜间就白了头发。

    不想接自己父亲打来的电话,年南辰直觉性的想要挂断电话。

    “年总,董事长来公司了!”

    年南辰气急败坏的接连挂了年永明三个电话,年永明直接找来了公司这边。

    听杜欢报告自己说自己的父亲来了公司,年南辰眉峰皱的更紧。

    “怎么不接电话?”

    年永明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质问年南辰。

    再怎样说,他是他的儿子,他想要关心他,却被不领情,年永明心里多多少少都有些心灰意冷。

    “在忙!”

    年南辰敷衍的扯了两个字,算是回了自己父亲的质问。

    见自己儿子对自己的态度这般冷淡,年永明有些吃瘪。

    皱了皱眉,他绷着脸,走了过去,在休息区的沙发那边落座。

    没有就刚才年南辰的态度的事情和他计较,年永明清了清嗓子。

    “我这次来是有话要和你说!”

    他之前就有告诉年南辰试图去接近乔慕晚,尽可能的把她追过来,虽然不奏效,但他觉得还是有必要让年南辰试一试。

    “您要说什么?”

    年南辰大致也能猜出来自己父亲这边打得是什么名堂,不过还好,他和他父亲,就乔慕晚一事儿,是站在统一战线上。

    “慕晚怀孕了!”

    年永明的话说完以后,本以为自己的儿子,会大吃一惊,不想他的面色很是平淡,不着一丝惊讶的波澜。

    “我知道!”

    年南辰扯动了唇,却不着痕迹的牵连起来了一抹微不可见的苦涩。

    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会先于自己之前乔慕晚怀孕的事情,年永明怔忪了下表情,沉了沉眸。

    “既然你知道了,那你有什么打算?”

    听自己父亲对自己的询问,年南辰笑了下。

    有什么打算?他应该有什么打算吗?

    再娶?还有把乔慕晚的孩子搞掉到小产的地步?

    感觉到自己儿子的笑森冷异常,年永明眸底变得更沉、更浑浊起来……

    好半晌,他才动了嘴,缓缓出声——

    “女人的妊娠期,也是男人最容易出-轨的时期,所以南辰,爸今天来没别的意思,只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没有放弃慕晚,还想和她有将来,你应该知道要怎么做!”

    几乎是在年永明说完话,年南辰就被自己的父亲给点醒。

    “爸,您是说……”

    年南辰有些怔愣,惊愕间,才蓦地发觉,自己竟然漏掉了这样一个自己见缝插针的好机会。

    “你懂我说的话的意思!”

    年永明没有点明,却在话里话外,已经把他要传递给年南辰的讯息,传递的一清二楚。

    看了眼手上的腕表,他出声——

    “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也好好工作吧!”

    说完话,年永明便离开了年南辰的办公室。

    有了自己父亲话语的点醒,年南辰不再是之前那样一副颓废的状态,反而观之,他捏了捏自己的手指,眼底闪过一抹精芒的光……

    ——————————————————————————————————————————————————

    厉祁深不让乔慕晚去厉氏工作,她只得无所事事的在家读那些孕婴守则。

    眼睛看得有些酸胀的时候,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是康靖辉的手机号!

    看到来电显示,直觉的反应,乔慕晚是不想接!

    “慕晚,你来电话了,怎么不接啊?”

    张婶送来热牛奶给乔慕晚的时候,见她神情有些飞脱,就好心提醒了一句。

    “……我刚刚没有听到!”有些心虚的答复了张婶一句。

    硬着头皮,乔慕晚纵使有千百万个不愿意,还是拿起来了手机,按了接通键。

    “喂,慕晚,你现在方便吗?我母亲的情况突然恶化,如果你不介意,能不能先借我十万块钱,我下个月发了薪水,我就把钱还给你!”

    康靖辉急匆匆的话从电话那边传来,而且听着电话那里有嘈杂的哭音,乔慕晚能察觉到他这会儿应该在医院,而且他母亲的情况,确实棘手,不像是在哐自己。

    “你现在在哪个医院?我马上把钱给你送过去!”

    虽然她不想和康靖辉来往,但是人命关天,她不能因为自己的不情不愿,就罔顾生命。

    乔慕晚挂断了电话,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

    ——————————————————————————————————————————————————

    “慕晚,实在是太谢谢你了!”

    交上了抢救的费用,康靖辉的母亲被推进去抢救室进行抢救。

    “没关系!”

    对于康靖辉看自己时,脸上流露出来的感谢,乔慕晚礼貌中带着疏离的回复到。

    “伯母没有事情就好!”

    她秋水般明灿的眸,翦翦的睫羽,纤长而绵密的眨了眨。

    “时候不早了,我先走了!”

    和康靖辉实在是没有什么好说的,有那么一瞬间,乔慕晚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亲自把钱送来医院这里。

    就算是自己想要帮他,也没必要来医院这里,亲自送钱。

    有些懊悔自己刚刚怎么就善心爆棚来了这里,她不想再多做停留。

    “嗳,慕晚,不急,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叙叙旧,我已经有好些年没有见到你,感觉……似乎有很多话要对你说!”

    康靖辉在对乔慕晚笑着,虽然有些生硬,但是自己见乔慕晚比六年前更加让自己有莫名心悸的感觉,他突然很想和她再多交流一番。

    乔慕晚看康靖辉对自己笑,她有些难为情,向来,她都不是会拒绝人的那一个。

    “不了,我还有事儿!”

    捏了捏自己的挎包,乔慕晚婉拒了康靖辉。

    虽然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当年那个疯狂追求自己的男人,只是岁月的变迁、推移……让乔慕晚再也找不到当年那个康靖辉的影子。

    此刻的男人,不再是那个她觉得很阳光的学长。

    虽然他不变的身高还是那样出众,但是他突出的颧骨,还有眼睛上面的那一副黑色眼镜框,已经变了的发型,乔慕晚实在是陌生。

    一听说乔慕晚有事儿,康靖辉尴尬的笑了两声。

    “那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我打车回去就好!”

    乔慕晚谢绝了康靖辉的好意,“你还是好好照顾阿姨吧!”

    说完话,她不想再和康靖辉有过多的交流,就转身,向电梯口那里走去。

    ——————————————————————————————————————————————————

    乔慕晚刚出医院,康靖辉就追了出来。

    “慕晚,你等等!”

    其实康靖辉也不知道要和乔慕晚说些什么,但是打从心底里,他就是想和她多待一会儿。

    见康靖辉追了过来,乔慕晚皱眉。

    “学长,你回去吧,一会儿阿姨从抢救室出来,还需要你呢!”

    “不急,我妈一时半会儿还不能从手术室里出来!”

    乔慕晚:“……”

    “慕晚,我们找个地方谈一谈吧!”

    乔慕晚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可谈的,可眼前的男人又不是年南辰,她做不到直接就转身离开。

    “不了,我还有事儿!”

    有些受不了康靖辉的“死缠烂打”,她只想快点儿离开这里。

    康靖辉在这边拉着乔慕晚不放之际,那边,从医院里做了腿部复查的邵萍,正好从医院里出来。

    “慕晚,医院附近有一家咖啡馆,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康靖辉的脸上至始至终都挂着笑,虽然不自然,还带着几分尴尬,但是他已经在努力让乔慕晚不排斥自己的存在。

    “学长,我真的有事儿!”

    乔慕晚不好和康靖辉之间拉扯的幅度太大,生怕会让自己肚子里的胎儿受到什么影响。

    就在康靖辉还在锲而不舍的与乔慕晚商量着,要她和自己去咖啡馆那边坐一坐,乔慕晚的手机里,适时的进来了电话。

    “在做什么?”

    电话被接通,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沉稳而低缓的从电话那端传来。

    “我在医院这边!”

    乔慕晚没有去看康靖辉,一门心思都在厉祁深身上的回着他。

    “怎么去了医院?”

    一听说乔慕晚来了医院这里,厉祁深直觉性的拧了下剑眉。

    听出厉祁深的声音带着质疑的拷问,乔慕晚把情况给他说明了一下。

    “你在哪家医院?我去接你!”

    乔慕晚本来还在想不麻烦厉祁深了,自己打车回去就好,但想到康靖辉,她还是如实的把自己现在所处的地址告诉了厉祁深。

    挂断了电话,康靖辉看乔慕晚对着屏幕,莞尔了一下嘴角,他蹙眉。

    “是厉总打来的电话?”

    康靖辉没见过厉祁深,不过想来能让乔慕晚表现出这样小女人柔情的一面,不自觉的,他脸上的线条,紧绷异常。

    “嗯!”

    乔慕晚没有隐瞒,嘴角噙着淡淡的笑,道——

    “他说他马上接我来!”

    一听说厉祁深马上来接乔慕晚,康靖辉本就尴尬的脸上,好不容易强颜欢笑的一抹笑,都变得僵硬起来。

    “呵呵,看来不用我送你了!”

    不知道为什么,康靖辉真的很后悔自己当初没有坚定自己,听了几句风言风语就放弃了乔慕晚。

    “学长,你回去吧!”

    不想厉祁深看到康靖辉出来“送自己”,以免给几个人都造成困扰,她对他又一次说到。

    自知自己这个时候是应该回去,毕竟,任何一个识趣的人都不应该留下来。

    只是,康靖辉实在是好奇厉祁深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竟然能让乔慕晚这般在意、这般迷恋……

    “没关系,我等厉总来再走!”

    康靖辉的话听在乔慕晚的耳朵里,她理所当然的认为是康靖辉还没有放弃要找厉祁深签署宏远公司那个合同案的事情。

    下意识的皱了皱黛眉,乔慕晚有些后悔刚才康靖辉问自己打电话的是不是厉祁深的时候,自己就那样没有多想想的回答了他是厉祁深。

    “学长,他要等一会儿才到,你先回去吧,毕竟让你妹妹一个学生在手术室外守着也让人放不下心!”

    听乔慕晚说厉祁深要过一会人才到,他有蠢蠢欲试的要请乔慕晚去咖啡馆那里坐一坐。

    从来不曾想康靖辉也会这样死缠烂打,乔慕晚有些头疼。

    “学长,你母亲在抢救室抢救,你不在抢救室外守着,这样好吗?”

    她循循善诱着,一再抿紧唇,尽力让自己说有致命性的话语。

    “如果是因为我的出现,让你这样在两边之间难以权衡,那我马上离开!”

    把事情的责任全部都归咎到了自己的身上,乔慕晚说完话,捏紧手里的包,就往医院大门口那里走。

    看乔慕晚要走,康靖辉赶忙追上去。

    邵萍从医院出来,刚出门诊部,就看到了沿着台阶走下去的乔慕晚。

    一眼看去,她的视线,就被乔慕晚的侧脸的样子给吸引住了。

    这……

    记忆倏地倒回,她隐约间想到了那次在药房看到的那个小姑娘。

    “是她!”

    邵萍几乎是在确定了两个人就是同一个人的时候,不再认为上一次是自己出现了幻觉,以至于自己认错了人。

    顾不上其他,她目瞪口呆的看向乔慕晚走步离开的方向,直觉性反应的追了上去。

    “慕晚!”

    康靖辉在乔慕晚身后唤着她,眼见着她走得步子越来越急,他也迈大了自己脚下的步子。

    只是不等他追上乔慕晚,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横在了他的面前……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