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5章 :我不想看到她难做(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85章 :我不想看到她难做(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大嫂,你和我大哥都知道这件事儿,那你们两个人……”

    厉敏没好意思说,既然你们两个人都知道乔慕晚的过去,怎么还让厉祁深和她来往啊?

    这不明摆着,自己的大哥和大嫂已经糊涂了,把厉祁深往火坑里推呢啊!

    能感觉到厉敏的吃惊,也能感受到厉敏对让自己儿子和乔慕晚在一起这件事儿的不赞同,厉老太太面露囧色。

    说到底,依照厉家在盐城的名望,乔慕晚就算是把脑袋给削尖了,也不可能嫁到厉家,再加上她之前有过婚史的事情,厉家如果都能不计前嫌的接受她,指不定要让多少人都觉得厉家不过是做表明功夫罢了,实际就是一个手高眼低、连离异女人都能当宝贝儿娶进门的庸俗家族罢了。

    不光光是厉老太太,一直默不作声的厉锦弘,脸色也是难看的很。

    本来,他觉得乔慕晚当初有过婚姻史的事情没有谁知道,再加上自己的女儿也替乔慕晚向自己澄清了,说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没有发生过任何不正当的关系,只是徒有一纸婚约的名儿罢了,就此,他也就打消了之前对乔慕晚的怀疑态度。

    用一种她有了自己孙子的看法儿,重新审时度势的看待她。

    只不过,纸终究是包不住火的,现在连自己小妹都知道了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他和厉老太太想要就乔慕晚之前结过婚一事儿蒙混过关,似乎不太可能了!

    “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儿的?是潇扬告诉你的?”

    厉锦弘沉住气,尽量都平静的口吻说话。

    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乔慕晚之前的事情会被扒出来,他觉得自己一开始就应该有防备。

    厉敏没有瞒着自己的大哥、大嫂,点了头儿。

    “是潇扬告诉我的!在我来这边之前,我三哥、三嫂也已经知道了,我三嫂为此还打了电话给我,我估计……现在厉家姓氏的近亲,应该都知道了这件事儿!”

    闻言,厉锦弘和厉老太太同时皱起来了眉头儿。

    本以为厉敏喜欢乔慕晚,厉潇扬会因为对乔慕晚的嫉妒,才把乔慕晚之前的事情告诉了自己的妹妹,以达到让自己的妹妹对乔慕晚生厌的目的,不想,厉潇扬那个跋扈的侄女,竟然把这件事儿告诉了所有的厉姓人!

    “真是胡闹!”

    厉锦弘气得不轻,他向来都是那种最要面子的人,厉潇扬把乔慕晚之前的事情曝-光,而他竭力想要把乔慕晚的事情作为一个秘密,这明摆着,厉潇扬这个侄女给自己唱反调,要让自己在厉家人的面前失了面子、没了威信么?

    “大哥,你也别生气,其实我觉得这件事儿,你和大嫂确实要重新审读一番!”

    厉敏承认,她对乔慕晚确确实实有好感,觉得她是一个好姑娘,适合嫁到厉家,做自己侄儿厉祁深的贤内助。

    只是,她在大学期间就有那么多的桃色新闻,还给男人堕过胎,这样一个行为极度不称厉家长儿媳的女人,怎么配嫁到厉家来呢?

    “重新审读一番?小敏,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厉老太太本以为厉敏会是站在他们这边的一个人,但是她让她重新审读,明显是想让自己考虑一下乔慕晚到底适不适合做自己的儿媳。

    自己大嫂情绪激动了起来,厉敏完全看在眼里。

    她也知道她不该管自己大哥家的闲事儿,只不过,她也姓厉,也是厉家的一员,自然是不会让厉家的名儿受到外人的指责,让厉氏的名儿蒙羞。

    “大哥、大嫂,我这人说话直,你们两个也都别挑我的理,我就给你们实话实说,这个慕晚,你们真就不能让她过门。”

    “……”

    “再怎样说,厉家在盐城也是首屈一指的名门大户,你们就算是不顾及其他,也不能让厉家坏了名声!既然你们说你们知道慕晚的事情,那你们应该也知道她之前给男人堕过胎的事情,我不觉得我们厉家要接纳这样一个沾满了风尘的女人过门,做我们厉家的儿媳!”

    厉敏说话不知道藏着掖着,想的就是自己有啥就说啥。

    “不光是我这么看,我三嫂也是这样认为!大嫂,我知道你喜欢慕晚,什么事儿都能迁就着她,但是你不能因为喜欢她,就把厉家至于一个被人唾弃的位置!”

    对厉老太太说完话,厉敏又把头转向了厉锦弘。

    “大哥,你是我们兄弟姊妹间的大哥,在我看来,说话最有权威,做事儿也最有分寸,关于让慕晚和祁深结婚一事儿,我想你应该再好好想想,我虽然是嫁出去了的外人,不便插手你们家的事情,但是我只要还姓厉,我就不会允许让厉家名声受辱,让你在盐城,抬不起来头儿做人!”

    厉敏字字发自肺腑,说得中肯,让厉锦弘也不由得迟疑了起来。

    只是一想到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他还是选择坚定和厉祁深一样的立场!

    “小敏,这件事儿,我和你大嫂再好好的想一想!大哥知道你是为了厉家,为了我和你大嫂好,但是事情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可以选择信潇扬的话,但是别全信,那孩子从遇到慕晚就对她有敌意,你又不是没看出来,所以,在没有确定潇扬所说的话是完全真实之前,我和你大嫂,还有你,我都觉得应该保持一个客观的对待态度!”

    觉得自己大哥的话说得也在理,厉敏虽然强势,却不是不讲道理的人,厉潇扬当初对乔慕晚的针对,她可是完全看在眼里,自己那个跋扈的侄女,可能在其中掺杂了扭曲的因素,也不是不可能!

    “我知道!”

    厉敏点了头儿,然后补充道——

    “其实我也希望我听到的风声是蓄意栽赃,大哥、大嫂,你们两个人还是替祁深,就这件事儿好好地把把关吧!”

    ——————————————————————————————————————————————————

    拿好管妊娠反应剧烈的药,厉祁深牵着乔慕晚出了医院,上车,直奔乔家。

    本以为厉祁深不过是随口说说而已,不想他竟然真的就载自己回了乔家。

    “其实你没必要这么较真,我妈不是已经答应让我留在你那边了么?”

    厉祁深不听乔慕晚吴侬软语的碎碎念,连看都没有看她一眼,在乔家门前,停了车。

    乔家父母一知道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来了这边,赶忙张罗着让厨房加菜。

    梁惠珍知道乔慕晚这是第一次怀孕,没有什么经验,就把她拉去了沙发那里,耐着心思的给她辅导孕期常识。

    “慕晚,你这有多长时间了啊?”

    梁惠珍本来还担心厉家可能会变了卦,不要自己的女儿,不想自己的女儿现在怀了孕,可想而知,自己的女儿加入到乔家,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医生说不到三周!”

    “不到三周的话,那你肚子里的宝宝,还和个小豆粒似的一样大!”

    梁惠珍笑了,然后拿了柳橙给乔慕晚吃。

    又给乔慕晚科普了一下孕期该注意的事宜,谈着谈着,梁惠珍就把话题谈到了关于周末给乔家父母见面的事儿。

    “慕晚,你说关于送给祁深父母的见面礼,我和你爸应该送些什么好呢?”

    她总觉得,自己第一次和厉家的父母见面,在见面礼上自然是不能含糊了,可是人家厉家也不差钱,自己拿的见面礼,指不定人家瞧不上眼。

    想想,她还是觉得让乔慕晚帮自己参量参量比较好。

    之前在车上,乔慕晚就有被李老太问着,周末见面给自己父母什么礼物好一些,这会儿,自己又一次被这样的问题质问着。

    “我也不知道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喜欢什么!”

    乔慕晚如实的回答着,之前她和年南辰结过婚的事情被爆出来,让她一度觉得这周末的见面会被取消。

    好在后来事情有了逆转,成了虚惊一场,才没有让这周末的见面被取消。

    不然,乔慕晚真就打算和自己父母坦白,让他们对自己和厉祁深在一起的事情别抱有什么幻想了。

    “你这孩子,妈上次不是让你留心了么?你怎么没有听呢啊?”

    乔慕晚倒不是没有听,知道那会儿迫在眉睫的状况,让她哪里还有精力顾及这件事儿!

    “那这样,离周末还有两天,你着两天多多留意一下,看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喜欢什么,到时候你打电话告诉我!”

    “好!”

    自己母亲都这么说了,乔慕晚不好拒绝,就点头儿答应了下来。

    “对了妈,就是我怀有身孕这件事儿,怎么会是杜欢告诉您的呢?她是怎么知道我怀孕的?”

    打从自己母亲告诉自己,她是从杜欢那里听说了自己怀孕的消息,她就非常的诧异。

    她已然不记得她有多久没有和杜欢那个表妹联系了,她会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真的出乎她的意料。

    “我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知道的!今天你姨娘和杜欢来家里这边做客,我和你姨娘说了这周末要和祁深父母见面的事儿,她就插了话,说你怀孕了!至于她是怎么知道你怀孕的事情,我没有深问啊!”

    自己母亲的回答,让乔慕晚皱了皱眉。

    自己今天去做身体检查,她竟然就知道了,要知道,知道自己怀孕的人都是厉家的内部人员,她一个和厉家八竿子搭不到的人,她真的想不到她是怎么知道自己怀孕的事情。

    乔慕晚陷入到沉思中,让把她疑惑神情纳入眼底的梁惠珍,好奇的问着——

    “慕晚,怎么了啊?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问题!”

    乔慕晚尴尬的回了一句,整个人的思绪,却并没有因此停滞下来。

    母女二人又闲谈了几句,梁惠珍就带乔慕晚去了餐厅那里。

    等到菜式都上的差不多了,乔慕晚惊愕的发现自己没有看到自己的妹妹。

    “妈,茉含呢?”

    “你妹妹在家待着,说待倦了,要去朋友那边住几天,这会儿在她朋友家呢!”

    梁惠珍不想让乔茉含再去惹事儿,就把她锁在家里这边,只是自己这样一味圈着她,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心里也不好受,索性,在乔茉含提出要去朋友家小住几天的要求,她就让她出去溜达溜达,权当是散散心了!

    乔正天和厉祁深刚刚有去聊关于公司那边的事情,他们两个人下楼的时候,正好看到母女二人在餐厅那边谈笑。

    “正天,祁深,你们下来了啊!”

    闻言,向来寡淡性子的厉祁深,应了一声“嗯”,就坐在了乔慕晚身旁的位置。

    吃着饭,厉祁深不断的问乔慕晚想吃哪个,俨然是把她当做是捧在手心里的宝贝儿一样询问,让小手捏住筷子,略显局促不安的乔慕晚,红了脸颊。

    看两个小年轻之前的互动,坐在餐桌对面的乔正天和梁惠珍相视一笑。

    当帮佣上了鱼汤,梁惠珍建议让乔慕晚喝鱼汤补补身体的时候,厉祁深先她一步开了口。

    “伯母,慕晚现在妊娠反应严重,不能碰荤腥!”

    一听说乔慕晚不能喝鱼汤这样有腥味的东西,梁惠珍脸色有些不自然,毕竟,这个鱼汤是她吩咐厨房,特意给乔慕晚熬得。

    虽然自己的好心,没被领情,梁惠珍有些失落,但没有表现在脸上。

    “呵呵,这样啊,我不知道慕晚妊娠不能接受荤腥的东西!”

    “如果不介意,伯母,麻烦您让帮佣把这个鱼汤拿下去,慕晚第一次怀孕,反应比较敏-感!”

    厉祁深都这么说了,梁惠珍哪里还能让鱼汤继续摆在桌子上。

    当即,她就让帮佣把鱼汤端了下去。

    乔慕晚知道自己的母亲是一片好心,不想自己身边这个男人,就这样冷着脸,把自己母亲的好心付之一炬,她有些埋怨、还有些气恼的看向厉祁深,小手,在桌案下,还扣住厉祁深的手腕,捏了捏。

    不想厉祁深却是一脸的不以为意,把乔慕晚的脸部表情,全部都不看在眼里。

    饭吃到快结束的时候,乔慕晚去了洗手间。

    没有了乔慕晚在,厉祁深动作优雅的放下手里的筷子,抬眼去看乔家的两位长辈。

    见厉祁深停下筷子,乔正天和梁惠珍也没有再动筷,相互诧异的对视了一眼后,看向似乎要有话说的厉祁深。

    深邃的目光,带着某种专注落在两位长辈的脸上,厉祁深薄唇轻动。

    “伯母,刚刚我让帮佣端走那个鱼汤,并不是我有意让您难堪!”

    虽然刚才厉祁深的目光似乎并没有落在梁惠珍的身上,但他洞悉的目光,早就已经把梁惠珍的每一个不自然的表情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我知道您是为了慕晚好,但是她之前已经有好几次因为受不了腥味呕吐,我希望您不要介意我的自作主张!”

    难得厉祁深没有端架子,能这么中肯的说着话。

    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向来习惯了这样公式化的说话,梁惠珍和乔正天怎么听,都觉得严肃的发紧。

    “你看看你这个孩子,伯母知道你是为了慕晚好,伯母没有介意!”

    闻言,厉祁深温漠的点了下头儿,继续道——

    “慕晚现在怀了宝宝,我知道相比较我这个粗心大意的男人照料慕晚,伯母更在行一些,但是慕晚现在是我的未婚妻,是我孩子的母亲,与其麻烦您照料她,我更想自己照料她,就像刚刚,您并不知道她对腥味会有很剧烈的反应,但是我知道!”

    “……”

    “简单来说,我和慕晚来往也有好长一段时间了,对她喜欢什么,厌恶什么,我知晓的一清二楚,所以我希望伯父伯母可以放心的把慕晚交给我!”

    厉祁深都这么说了,乔父和乔母哪里还有不放心的道理啊!

    再说了,乔氏现在的事业这么风生水起,也是多亏了厉祁深的扶持。

    这样一个有担当的男人,能娶了自己的女儿,他们两个不仅不会担心,更会替自己的女儿感到欣慰。

    “祁深,我们对你放心,我们也相信,慕晚跟了你,不会挨欺负,更不会受气!”

    梁惠珍的话,让厉祁深嘴角不着痕迹的笑了下。

    “既然伯母伯母这么相信我,我希望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儿人,也不管会出现什么不利因素的事儿,你们都不要强迫慕晚离开我,做她不愿意做的事情!”

    说这话的事情,厉祁深深邃的瞳仁,凌厉了几分,也幽黑了几分……

    乔父乔母有些没有搞懂厉祁深为什么要这么说,两个人诧异的对视了一眼。

    厉祁深没去看两个人的表情是怎样,继续沉声道——

    “我知道慕晚是你们两位长辈当初从福利院那里领养回来的孩子,似乎从福利院里被领养回来的孩子,都有一颗要报恩的心!”

    “……”

    “慕晚是怎样的人,我很清楚,让她嫁给年南辰,已经足够为难她的了,我希望两位长辈不要再做让慕晚难为的事情!”

    权当他厉祁深多此一举好了,乔慕晚连被谁照顾,在哪里被照顾,都要因为乔家父母的话,犹豫好一番,可想而知,她骨子里的善良,让她根本就做不出来让乔家父母伤心的事情。

    似乎那样违背养父母的意思,她一个被抱养来的孩子,就是不孝顺,不知道知恩图报的表现!

    厉祁深提及了乔慕晚之前嫁给年南辰的事情,让乔父乔母的脸上神色,不好了起来。

    当时的事情,他们两个人都还历历在目,乔慕晚那会儿是怎样一个哭泣、神伤的样子,实在是太让人揪心了。

    但是没有办法儿,为了不让乔氏倒闭,他们两个人还是要让乔慕晚嫁给年南辰,甚至不惜拿她被抱养来的一事儿说话。

    “我尊敬你们两位是慕晚的养父母,但是我现在是她的男人,我不会允许她再次受到类似于被迫嫁给谁这样让她难做的事情!”

    “……”

    “你们两位长辈不要认为我是在因为之前的事儿,向你们两位给慕晚讨债,我只是看慕晚今天因为决定是否要在哪里被照顾的事情难为情,才多说了些!”

    其实不然,厉祁深今天说得这番话,也是有意在含沙射影指某些可能发生的事情。

    虽然自己的父母亲暂时因为乔慕晚怀孕的事情接受了她,但这并不代表还会出现其他的阻碍和羁绊!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