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你怎么和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呢?(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82章 :你怎么和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呢?(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再去看厉祁深深邃的眉眼,正在以一种俯身,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自己,乔慕晚呶了下唇瓣。

    “都要做妈-的人了,怎么还和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呢?”

    厉祁深真是搞不懂乔慕晚一直抓着过去的事情不放,她到底累不累。

    “是啊,慕晚,我和我家老头子都不在意你之前结过婚的事情,你还担心些什么呢?再说了,你结过婚归结过婚,你和你的前夫不是没有发生过关系嘛!”

    厉老太太是昨天打电话给厉晓诺,向厉晓诺报喜乔慕晚已经怀有身孕的事情,才知道乔慕晚之前和她的前夫,别说是没有发生过xing关系,两个人连拉手的时候都没有。

    虽然事情被厉晓诺说得绝对了些,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她坚信乔慕晚之前没有和她的前夫发生过xing关系。

    自己儿子是怎样一个眼高倨傲的人,她这个做妈的再清楚不过了,她的儿子就算是做了小-三,和乔慕晚之间发生了婚-外-情,他还不至于找个不干净的姑娘做情-人。

    由此想来,她相信乔慕晚在自己儿子之前,是干净的。

    厉老太太的话,让乔慕晚怔了怔。

    她从来没有给厉老太太解释过她和年南辰之间的事情,而厉祁深那边,也不曾给厉老太太说明她的情况,厉老夫人到底是怎样知道她的事情的呢?

    还有,她和厉老先生对自己之前结过婚的事情不在意?

    她有些发懵,一时间难以接受这样一百八度大转弯的情况!

    几个人大眼对小眼的时候,厉老太太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厉老太太看了眼电话号码,就起身出去接电话。

    没有了厉老太太在,乔慕晚心中被放大的疑惑,再也难以压制。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对我改变看法儿的事情了?”

    看厉祁深昨天从下班嘴角就一直挂着笑的情况来看,她一早就应该想到,他和厉家老宅那边有了联系。

    厉祁深不语,睨看了乔慕晚一眼,就伸出修长骨节的手指,给自己也舀了鸡汤到汤碗里。

    被厉祁深无视着,乔慕晚抢过他手里的汤碗,放到了桌案上。

    “是你给你父母说了我之前的事情?”

    她握住他的手腕,用不解的讶异眼神儿去看他。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厉老先生和厉老夫人的态度转变怎么会这么快?”

    她之前担心的不行,哪成想,在自己有了身孕的事情被爆出来,事情一下子都变了呢?

    厉祁深黑得能拧出来墨汁的眸,落在乔慕晚的脸上。

    “我时间多的闲得没事儿做了?”

    显然,厉祁深在告诉乔慕晚,他父母知道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并不是他说的。

    “那是怎么一回事儿?”

    “指不定是我爸调查了你,或者,是两个老人之前思想保守,现在思想开放了,想通了,就不在意了!”

    厉祁深不甚在意的说着话,可乔慕晚却不觉得事情会那么简单。

    但是想想,厉老先生会调查自己也未尝不可能。

    “那你是不是很早就知道了你父母对我改变看法儿的事儿?”

    厉祁深没有做声,睨看了一眼乔慕晚,就拿起来汤碗,用瓷勺,心不在焉的舀着。

    看厉祁深不回答自己,一副默认的样子,乔慕晚就知道,这个男人一定一早就知道了。

    他那样头脑精明,什么事怎么可能瞒得住他呢?

    “你既然都知道了,你怎么不告诉我呢?真是的,你这个混蛋,害我白白担心了这么久!”

    说着,乔慕晚伸手,把厉祁深手里的鸡汤,又一次抢了过来。

    “不给你喝,这是对你的惩罚!”

    厉祁深:“……”

    ——————————————————————————————————————————————————

    厉老太太接完厉锦弘打来的电话,她再回到办公室里,正好看到厉祁深和乔慕晚抢汤碗的一幕。

    “你个浑-犊-子,我说你这是干什么啊?”

    厉老太太不悦,走上前,白了自己的儿子一眼。

    “你和你儿子也抢鸡汤,你这个做爸的,怎么就没点儿做爸的样子呢?”

    被厉老太太说着,厉祁深架不住面子。

    没有再去看自己脸色有些差的儿子,厉老太太脸上堆着笑的去看乔慕晚。

    “慕晚,你喜欢喝鸡汤啊?那这样,我天天给你往公司送鸡汤好不好?”

    厉老太太的话一经说出口,那边鼻子不是鼻子、嘴不是嘴的厉祁深,不屑的睨看这对准婆媳一眼。

    “这里是公司,要喝鸡汤也得分分场合,拎清什么是公事儿、什么是私事儿!”

    厉祁深的话一说出来,乔慕晚就知道这个男人是在公报私仇,报自己刚刚没给他喝鸡汤的仇。

    平时,他也没少往办公室这边叫自己,这会儿厉老夫人找自己,他倒是知道拿公事儿压制自己,以达到让自己扎心的效果。

    想想,这个男人有时候还真是和小孩子一样无赖。

    厉祁深这么明显的针对,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你个浑-犊-子,这会儿知道官大一级压死人了是不是?你少给我摆谱,慕晚肚子里现在怀的是你的儿子,你要是再给我拿乔,我就让慕晚肚子里的孩子,等你老了,不养你!”

    厉祁深:“……”

    ———————————————————————————————————————————————————

    厉老太太是那种有了好事儿就藏不住的人。

    很快,厉家老二、老三、厉敏那边,都知道了乔慕晚有了身孕的事情。

    “什么?”

    厉潇扬一听说乔慕晚有了身孕,当即就瞪大了不可思议的眼。

    “潇扬,你这么大惊小怪做什么?”

    尹慧娴不知道厉潇扬有给厉家告密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也不知道她受了乔慕晚的耳光。

    “没……我哪里有大惊小怪啊?”

    厉潇扬眨了眨睫毛,心虚的回着。

    尹慧娴看了眼明显给自己装腔弄事的女儿,她抿了抿唇,没有吱声。

    厉潇扬回到房间,就急不可耐的打了电话给邵昕然。

    “昕然,不好了,乔慕晚那个jian人,她有身孕了,孽种是我堂哥的!”

    厉潇扬的话刚说完,那边是躺在chuang铺里的邵昕然,离开就坐起来了身体。

    “怎么回事儿?她怎么会怀孕呢?”

    邵昕然真的是太惊讶了,这乔慕晚早不怀孕,晚不怀孕,偏偏赶在这个时候怀孕,这是要让她好不容易有了一线希望的计划,再度泡汤吗?

    “我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乔慕晚真的怀孕了!”

    邵昕然慌了神,她好不容易让厉家的两位长辈对乔慕晚有了看法儿,但是她要是怀了孕,厉家的两位长辈本就上了年纪,完全可能会感情用事,因为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对她改变最初的看法儿。

    想想,她一颗心,莫名的乱了起来。

    “昕然,怎么办啊?乔慕晚怀了孕,在我们厉家这样母凭子贵的豪门世家,我大伯父和大伯母一定会对乔慕晚不计前嫌的啊!”

    邵昕然:“……”

    “而且我听说,这周末邀请乔家父母见面的事情,照常进行!可想而知啊,我大伯父和大伯母,真的改变了对乔慕晚的看法儿啊!”

    厉潇扬在电话的那端气得直跺脚,这要是乔慕晚那个jian人真的给她大伯父和大伯母生了一个孙子,这以后,乔慕晚指不定更是神气了,自己想要报她甩自己一个耳光的仇的事情,就会变得难上加难!

    厉潇扬带给自己的讯息,让邵昕然漂亮的桃花眼中,折射出来犀利的微茫。

    该死!

    她都已经把事情做得足够的绝了,这个乔慕晚怎么还会和蟑螂一样的顽强!

    不同于邵昕然的算计,厉潇扬是那种根本就沉不住性子的人。

    “诶呀,昕然,我不甘心了,我真的太不喜欢那个jian女人了,我……我真的好想她死掉啊!”

    厉潇扬抱怨不停,对乔慕晚,她真的是厌烦的不行,如果可以,她真想给她五马分尸,以解自己心头之恨。

    “潇扬,你别先顾着抱怨,我会想办法儿的,你现在只需要安安静静的等我的话就好!”

    “可是,你还能抓住乔慕晚什么把柄吗?那个女人真的是太有手段了,连我们爆出来她之前已婚,在大学有那么多的桃色新闻,她都能躲过一死!”

    “可她终究是人,潇扬,你要知道,只要她乔慕晚是人,就有人性的弱点!”

    “我知道!可是,那儿女人没那么容易被我们抓到她的弱点的!”

    厉潇扬不是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要抓住乔慕晚的弱点谈何容易。

    自己把她之前那么多不堪的事情爆出来,都没有如约干死她,就算是找到了她的弱点,也不见得能再一次干死她。

    “这件事儿就交给我就好,至于你……”

    邵昕然不可能让厉潇扬坐以待毙,她让她静下心来等她的消息,不等同于让她什么事儿也不做。

    她在脑海中思量了一会儿,道——

    “潇扬,你听我说,你就做继续揭发乔慕晚的事情就好!你不是只告诉了你大伯父和大伯母关于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么,现在,你把这个消息,告诉你三叔家,还有你姑妈!”

    明白了邵昕然是什么意思,厉潇扬的嘴角得意的勾起。

    “是让我联合我三叔和我姑妈,一起反对乔慕晚吗?”

    她明知故问一句,带着狡黠。

    “你都已经明白了,还需要反过来问我一句吗?”

    “呵呵,昕然,真有你的!”

    ——————————————————————————————————————————————————

    被乔慕晚重新夺取了厉家父母喜爱的事情,烦的不行。

    邵昕然挂断了电话,恼火的抓着头发。

    该死!

    连把她之前已婚这样不要脸的事情爆出来,都难以捍卫她在厉家两位长辈心里的地位。

    她真的是搞不懂那个女人有哪里好的,让厉祁深痴迷,让厉家父母信任!

    越想越烦,索性,邵昕然换了件短裙,出了门。

    ——————————————————————————————————————————————————

    不知道是出于心理暗示作用,还是怎样,她又一次鬼使神差的来了上次和年南辰遇见的那个酒吧。

    而且,她与年南辰在这个酒吧,又一次不期而遇。

    邵昕然坐在年南辰身边的卡座上,很快就把神志这次还算清醒的年南辰的视线,给吸引了过来。

    看到邵昕然,年南辰虽然没有了当年的冲动,却不可避免的,他还是会有隐隐的心痛,再加上今天没有喝醉酒,他根本就做不到拿酒精来麻痹自己的思绪。

    不由得,心底有些空落落的感觉,抽丝剥茧的缠绕着他。

    “你怎么来了这边?”

    因为之前都是喝醉酒的原因,他不记得她与他在这里遇见过两次。

    “找你来喝酒!”

    邵昕然把话说得理所应当,这一刻,两个人之间不再是昔日的情侣,而是失了真爱的孤独一人,在酒吧这样最容易让人麻痹的地方,相互买醉!

    “找我喝酒?嗟……你这是没喝就已经醉了?还是以为我是厉祁深?”

    年南辰想来自己所处的位置还真是够有趣的。

    自己的妻子,被厉祁深夺走,而自己的初恋情-人,现在爱厉祁深也是爱得死去活来。

    呵……原本属于他年南辰的女人,都倒贴成了厉祁深的女人,不知道的还会以为两个人之间有仇,在女人的问题上,始终达不到共识!

    邵昕然对于年南辰的冷嘲热讽,不以为意的抽动了下嘴角。

    “怎么,我不是乔慕晚,你就不和我喝酒了?”

    邵昕然反将一军,让年南辰的脸色当即不好起来。

    在他年南辰面前,最不应该提及到的名字就是乔慕晚,要知道乔慕晚这个名字,就好像是他心底里的一块疙瘩,提及了,就会让他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湖,泛起层层波澜。

    眼见着年南辰要给自己发火,邵昕然勾唇,妖娆的一笑。

    “同是天涯沦落人,你年南辰和我邵昕然叫什么劲儿?”

    邵昕然见酒保拿了酒给自己,她侧过脸,晃了晃杯里殷红的液体,笑,“好歹我和你也是老相识了,你应该不会介意和我喝一杯酒吧?”

    年南辰看邵昕然在自己面前笑得妖艳的嘴脸,没有做声。

    盯了她半晌,拿起酒杯,与她碰了下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最初的僵硬被打破,两个人之间也因为几杯酒下肚,把最初的排斥,都丢在了九霄云外。

    喝着喝着酒,两个人之间谈话的内容,因为酒精刺激作用的作怪,都变得不再有遮掩。

    “你既然喜欢乔慕晚,怎么能把她让给厉祁深?”

    不好直接说年南辰是个窝囊废,连自己的老婆都看不住,邵昕然虽然喝得有些迷迷瞪瞪,但还是用委婉的口吻说了话。

    “呵……她的心本就不再我身上,她和谁好,我也控制不了!”

    想到自己困不住乔慕晚,年南辰就觉得自己实在是窝囊,就拿起酒杯,又猛地给自己灌了酒。

    “乔慕晚怀孕了!”

    在年南辰滑动喉结喝水时,邵昕然手拄着腮,呜哝一声。

    听说乔慕晚怀了孕,年南辰原本猛地给自己灌酒的动作一滞。

    他顿住喝酒的手,侧头,看了眼邵昕然。

    对视上她的眼,他忽的笑了。

    “呵……怀上了啊?总算怀上了啊,我之前还以为厉祁深不行呢!”

    年南辰故意说着风凉话,似乎这样,自己的心理会平衡一些。

    “再给我倒酒!”

    年南辰把酒杯放到吧台上,让酒吧继续给他倒酒。

    不似刚才,邵昕然把乔慕晚怀孕的事情告诉年南辰以后,他的情绪明显有了改变,就算是他喝了酒,可乔慕晚怀有身孕的事情,还是突突的刺激着他的神经。

    接连七八杯烈酒下肚,年南辰很快就神志不清起来。

    “慕晚……”

    年南辰的头躺到吧台上时,他无力的闭着眼,嘴角流淌着类似于口水的酒渍的同时,含糊不清的唤着乔慕晚的名字。

    “……慕晚,乔慕晚……”

    邵昕然在一边,同样是神志也不怎么清晰了!

    年南辰都会这样情绪低落,她又何尝不是呢?

    她也和酒保要了几杯酒。

    接连给自己灌下了烈酒以后,感受酒水穿肠一般灼烧的感觉,让邵昕然虽然难受,却固执不停地继续给自己灌酒。

    “年南辰,你给我起来!”

    借着上来了酒劲儿,邵昕然抓着年南辰衬衫的脖领,把他从吧台上面拉起。

    年南辰迷迷瞪瞪的被邵昕然拉起,他实在是醉的太厉害,以至于看眼前的小女人,眼前不断的重影。

    “年南辰,你他-妈-的到底还是不是男人?得不到乔慕晚,你他-妈怎么不去强-jian她啊?就算是你得不到她的心,至少你得到了她的人,也值得了啊!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你去强行要了乔慕晚啊?”

    邵昕然上来了酒劲儿,什么都不管不顾的说着话。

    要知道,如果当初他毁了乔慕晚的清白,厉祁深那样有精神和肉-体高度洁-癖的人,怎么可能会和她好上啊?

    说到底,一切都怪年南辰太窝囊,连把乔慕晚给办了勇气都没有!

    被邵昕然刮皮刮脸的说着,年南辰虽然醉的不省人事,但是她的话,还是刺激到了他,把他的耳膜狠狠的凌迟了一顿。

    她说他不敢办了乔慕晚,那就是对他男性尊严的挑战。

    “我办不办了她,和你有什么关系?”

    他没了好脾气,将邵昕然握住他的手,一个反手,变成了他握着他的手腕。

    “我年南辰是他-妈-的办不了她乔慕晚,但是我年南辰能办了你!”

    他咬牙,迷迷瞪瞪的说着话。

    跟着,下一秒,他一切的行为,都受行动的支配。

    年南辰的俊脸欺近邵昕然,动作迅速的咬住她的唇,不是在亲吻,而是在啃噬。

    “唔……”

    邵昕然舌苔一痛,可是烈酒的酒劲儿太大,让她迷迷糊糊的只知道承受年南辰对自己的啃咬,而忘了她此刻的处境都多么的危险……

    至于接下来的事情,一切都变得理所应当起来……

    ————————————————————————————————————————————————

    邵昕然在醒来的时候,看到了和自己睡在同一张chuang上的年南辰。

    没有错愕的惊讶,也没有悔恨到恨不得去撞墙的冲动心理,她一张精致的脸上,表现的异常平静,好像她昨晚在酒吧碰到年南辰,就把这可能发生的事情,计划在了自己的意料之中。

    天还是蒙蒙亮的状态,邵昕然chi-luo着身体,她没有穿衣服,就那样不着寸缕的去了窗边。

    站在三十层高的五星级宾馆,她看着天边,有淡淡的红霞漫过天际,心里很冷。

    在窗边站了好久,直到到了六点钟,她才顶着宿醉的大脑,一手揉着额心,进了浴室。

    在浴室洗好了澡,邵昕然拿着手机,去了外面的客厅。

    转动了几圈手机,她拨了杜欢的电话号码!

    ——————————————————————————————————————————————————

    乔慕晚喝完鸡汤,那边,厉老太太就张罗着带乔慕晚去医院做检查。

    厉祁深以办公的名义不给乔慕晚假,可厉老太太根本不听,直接以自己是皇太后的架势,公然带走了乔慕晚。

    给厉祎铭打了电话,说给乔慕晚安排彩超后,厉老太太伸手抱住乔慕晚的两个小手,笑着。

    “慕晚啊,你父母喜欢什么啊?我这想啊,这周末给你父母见面,给他们买点什么好呢,你这样,一会儿,你和我从医院回来,你陪我去逛逛街,我看看给你父母买些什么东西合适!”

    “厉老夫人,不麻烦了,您就别破费了!”

    乔慕晚替她的父母婉拒着厉老太太。

    她现在能失而复得的得到厉家两位长辈对自己的喜欢就已经是因祸得福了,她要是再让厉家的长辈给自己父母买东西,她心里会过意不去的!

    “破费什么啊?你这孩子啊,我和你父母初次见面,自然是要送见面礼的!”

    厉老太太给乔慕晚循循善诱着,不巧,她的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一看是厉敏打给自己的电话,老太太笑了笑。

    “你看,祁深这个姑妈啊,和我这个老太太一样一样的,就喜欢掺合你们这些年轻人的事儿,这不,我猜啊,小敏这一定是给我打听你肚子里孩子的事情!”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