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1章 :我又没有说只让你生一个(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81章 :我又没有说只让你生一个(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不想再继续这个让自己架不住面子的话题,厉锦弘找了别的话题。

    “别说起来没完没了,去,把电话给我拿来,我给我们家的那个浑-犊-子打个电话!”

    “这都几点了,你给他打电话耽误他休息!”

    厉老太太心疼自己的儿子白天上班,到了晚上得空休息,还得被自己老伴儿给打扰。

    “我说你别跟着乱掺合行不行?他现在要是没休息,在和别的女人乱-搞怎么办?”

    厉老太太:“……”

    “去,把电话给我拿来!”

    觉得自家的老头子说话也在理,这乔慕晚现在有了孩子,铁定是不能做那样的事儿,而在这个时候,男人是最容易出去偷腥。

    “那我去给你拿电话!”

    说着,厉老太太下了chuang,亦步亦趋的去拿电话。

    ——————————————————————————————————————————————————

    一再确定乔慕晚的病耽误这一-夜也没有关系,厉祁深才挂断厉祎铭的电话。

    见去卫生间折腾了好一阵的乔慕晚也没有出来,他盯着卫生间的门,眼神儿多了几分考究。

    把手机放回到矮几上,厉祁深随意的单手抄袋,趿着拖鞋,往卫生间那里走去。

    刚走几步,手机又一次响起。

    厉祁深侧眸,看了眼手机,走了过去。

    看上面显示是厉家老宅那边打来的电话,他蹙眉。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锦弘的一句“浑-犊-子”就从听筒传来。

    “浑-犊-子,你在干什么?你有没有陪乔家那姑娘?”

    实在是好奇自己的父亲,对乔慕晚怎么就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之前对她还是一副你要是敢娶她进门,我就敢和你断绝父子关系的架势。

    这会儿,变幻莫测的性子,让他想不通,更想不明白。

    “我已经按照您的意愿和她断了联系,没有陪她的理由吧?”

    厉祁深轻描淡写、不甚在意的话,让厉锦弘暴跳如雷的对着电话发飙。

    “我他-妈-的啥时候让你和她断了联系?我白天给你打电话的时候,不是还让你给我和她好好地吗?我之前怎么没见你,对我的话,这么服服帖帖的?”

    厉祁深:“……”

    “你个浑-犊-子,我他-妈-的告诉你好话,你怎么不听?我犯糊涂说的话,你倒是记得一清二楚?我……我他-妈-的骂死你得了!”

    自己这个儿子还真是惯会给自己唱反调,之前自己不承认乔慕晚那会儿,他给自己对着干说什么非乔慕晚不娶;这会儿乔慕晚怀了孩子,他可倒好,把自己的未婚妻和儿子晒到一边不管,在外面乱-扯犊-子。

    “你他-妈-的是真要气死我了!”

    厉锦弘气得不行,让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厉老太太,心惊胆战。

    “老头子,这又是怎么了啊?”

    搞不懂他们两个父子怎么搞得和冤家似的,见了面就没有好好说话的时候

    厉锦弘还在气得两个肩膀头儿都在颤抖的骂着厉祁深。

    “浑-犊-子,我他-妈-的让你和乔家那个姑娘好好的,听懂了吗?”

    “您这是又要唱哪出儿?泼出去的水,还能捧回来?”

    厉祁深嘴角微微一笑,带着轻不可见的痞气。

    “捧不回来,你他-妈-的给我滚出厉家!”

    厉锦弘真是给自己家里的三个孩子操碎了心,三个孩子就没有一个让他省心的。

    尤其是现在的厉祁深,能把未婚妻和儿子放在一边不闻不问不说,还在外面乱-搞,他真恨不得一大嘴巴子甩他脸上去,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脸!

    看自家的老头子和自己的儿子,每次通话都这么剑拔弩张,厉老太太赶忙从自己老伴儿的手里拿过来电话。

    “我说你就不能和孩子好好说话啊?就你这样动不动就端架子的德行,哪个孩子愿意听你的话啊?”

    厉老太太白了厉锦弘一眼,然后嘴角含着笑,唤着厉祁深。

    “祁深啊,你干什么呢啊?你和慕晚最近没联系吗?”

    自己母亲中午才见过乔慕晚,她这会儿给自己说关于乔慕晚的事儿,厉祁深真就是想不到自己父母这两尊大佛,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是几个意思。

    “您到底有什么事儿?没什么事儿,我挂了!”

    他没时间听自己父母两个人说模棱两可、十句话没一句是有用的话!

    “嗳,你别挂电话啊!”

    厉老太太有些急,“你别挂电话,我有事儿给你说!”

    厉祁深顿住要挂电话的动作,等着厉老太太接下来的话。

    知道自家的浑-犊-子不是那种吃硬的人,他现在和乔慕晚的关系正出现了裂痕,她只得用软磨的办法儿,撮合两个人重归于好。

    “祁深,你是不是和慕晚不来往了啊?”

    “……”

    “这慕晚孩子人挺好的,再说了,她还是你公司的员工,这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也不能把她给炒了是不是?还有啊,你这之前和慕晚两个人的关系挺好的,怎么你爸那个老糊涂说了糊涂话,你就听他的了呢?那些外面的女人,哪里有慕晚好啊?”

    厉老太太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堆,可这些话,在厉祁深看来,没有一句是有用的。

    “说重点!”

    迟迟等不到乔慕晚从卫生间出来,厉祁深哪里有什么心思听自己母亲说这么多的废话!

    感受到自己儿子的不耐烦,厉老太太面露尴尬。

    看来,自己的软磨,根本就起不到任何的作用。

    再厉祁深又一次要挂断电话,厉老太太也和厉锦弘一样,没了最初的好脾气。

    “我说你个浑-犊-子,这么不耐烦的听我说话,你是不是急着要去和其他的女人乱搞啊?”

    “……”

    “我告诉你,你少给我整出来得了便宜还卖乖的那一套,慕晚怀孕了,孩子是你的,你要是还有点儿良心,就赶紧给我和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女人,把关系给我断了!我肖百惠,不能让我的孙子,有你这样不知深浅的爸!”

    “对,我也不能让我孙子有你这样浑-犊-子的爸!”

    厉老太太和厉锦弘你一言、我一语的从听筒那里传来声音,厉祁深当即错愕的抿紧了薄唇。

    乔慕晚……怀孕了?

    他怔忡着,有些不敢相信!

    但下一秒,他便反应了过来。

    原来,乔慕晚会吐着这样难受,并不是因为胃肠不舒服,而是……害喜!

    厉老太太还在叽里呱啦的说些什么,厉祁深却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了。

    厉老太太那边还没有说完话,厉祁深就已经“啪”的一声挂断了电话。

    ——————————————————————————————————————————————————

    乔慕晚拉开移门,厉祁深也正好走到移门那里。

    不等乔慕晚抬起头,迎上厉祁深的黑眸,她就被他从正面,紧紧的抱住。

    “该死的女人,怀了孕都不知道告诉我,我要是不从我爸妈那边知道,你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嗯?”

    他抱紧着她的肩头儿,有些气,但更多的,是难以言表感受,把他围得紧密、无间隙……

    乔慕晚被紧拥着,小下巴仰高的垫在厉祁深的肩胛上。

    “……你都知道了?”

    她有些诧异,她不过是刚刚才拿验孕棒验完,应该算是刚刚才对自己怀孕的事情得到了证实,不想这个男人竟然这么快的就知道!

    “你说呢?”

    他不悦的一声,其实从前几天她对紫菜蛋花汤有呕吐的表现,他就应该有想到,这个女人就是妊娠反应。

    “多久了?”他问着。

    在他的印象中,他已然不记得哪次没有避孕,让这个女人,成功的有了自己的种子。

    “我不知道!”

    乔慕晚诚实的回答着,“我是因为这两次呕吐,再加上没有来月经,我才怀疑我有了身孕!我也是刚刚用验孕棒检验了,才知道我有了身孕的!”

    “你怀疑你有身孕,你就应该去医院做检查,搞什么幺蛾子告诉我说你的胃肠不好!”

    乔慕晚倒不是想瞒着他,只是碍于现在的情势,如果自己去医院检查,厉祎铭一定会知道,这样下去,厉家的两位老人也会知道。

    她不觉得现在的严峻的情势,自己怀孕的事情,对她来说是有益的!

    让厉家的两位老人知道自己怀了孕,指不定还要搞出来什么事情。

    “我没确定嘛!”

    “没确定也不应该找理由搪塞我,你以为能瞒得了一时,能一直瞒着我吗?”

    “我没想瞒着你!”

    乔慕晚吴侬软语的说着话,然后把自己的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里,蹭了蹭。

    “我刚才出来就想告诉你,谁想,你提前知道了!”

    她说着话,两个小手也把厉祁深抱紧。

    被乔慕晚圈住自己的腰身,厉祁深轻笑了下。

    “不是我提前知道的,是我妈,是她知道你怀孕了,她告诉我的!”

    这一刻,厉祁深不得不承认姜还是老的辣,自己之前就有知道乔慕晚有呕吐的症状,却没有想到她怀孕,自己的母亲只是和她吃了个饭,就知道了她有身孕的事情。

    乔慕晚刚刚被厉祁深抱紧着,没太听清他给自己说的话,这会儿,她才知道他知道自己怀孕,是厉老夫人告诉他的。

    “厉老夫人怎么会知道我怀孕的事情?”

    乔慕晚脑袋有些不灵光,微微抽开一些自己,用不解的讶异目光去看眼前的男人。

    被厉祁深深邃的目光注视了几秒后,她瞬间就明白了。

    原来是自己今天中午和厉老夫人吃饭的时候,就被她发现了端倪。

    本来,她还在想,要问厉祁深,到底要不要隐瞒厉家的两位长辈,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根本就用不着去想这样焦头烂额的事情,自己就算是不说,也不攻自破了!

    淡淡苦涩的哀愁,盖过她如画的黛眉。

    “你说……你父母,会让我留下这个宝宝?”

    把乔慕晚眉心间掩盖不住的一缕惆怅纳入眼底,厉祁深眉梢微微上扬。

    “为什么这么问?”

    “我就是在想,他们本就对我有意见,现在我又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有了宝宝,我真的怕他们……怕他们容不下我的同时,连我肚子里的孩子也……”

    乔慕晚后面说出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甚至到了轻不可闻的状况,以至于最后面的话,含在嗓子里,没有把她猜想到的假设说出来。

    她真的很担心,如果换做是之前,她会觉得厉家的两位长辈能善待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只是现在……

    “你怎么还这么敏-感?”

    厉祁深问着,伸手把乔慕晚给抱在了臂弯中。

    不着一丝青茬儿的下颌抵在她的小脑顶上。

    “怀都怀上了,他们还能让你流掉不成?再说了,你肚子里怀的是他们两个人的孙子,他们两个人还能连他们的孙子都不善待?嗯?”

    他柔声给她说着话,就像是父亲在安慰多愁善感的女儿一般。

    “再说了,还有我在呢,我厉祁深的儿子,是他们谁想碰就能碰的吗?”

    厉祁深不甚在意的说着狷狂的话,而他说了对乔慕晚有了保证的话,也让乔慕晚心里有了底。

    “你怎么就知道是儿子呢?万一是女儿怎么办?”

    乔慕晚呶着唇问着厉祁深,两个小手,圈着他劲腰的力道,也不自觉的加重。

    “女儿怎么了?只要是你生的,是儿子是女儿,我都像对你一样对他们!最好,你生对龙凤胎给我!”

    听厉祁深理所当然的说着这样的话,乔慕晚有些羞。

    “生几个哪里是你说了算的啊?”

    她娇嗔的一句话,让厉祁深轻笑了下。

    “我说生几个就生几个,一次不行,你就多生几次,我又没说只让你生一个!”

    乔慕晚本就因为他的话羞得不行,这会儿,他的话,直接让她脸颊冲血一样的发烫。

    “你讨人厌啊你!”

    抡起粉拳,乔慕晚轻的像是棉花一样,软而无力的落在厉祁深的身上。

    感受乔慕晚小手软-软的落在自己的身上,厉祁深抓住她的手腕,低笑出声。

    “我是你孩子的爸,你确定讨厌我?”

    他嘴角漾着万般风情的问着,跟着,在乔慕晚一个避而不及下,他用掌心扣住她的后脑,将涔薄的唇瓣,带着缠绵的依恋,贴合到她好看的菱唇上……

    ——————————————————————————————————————————————————

    一知道乔慕晚怀了孕,厉老太太这下可真就是闲不住了。

    拿着自己亲自下厨煲好的鸡汤,她在张婶的陪同下,去了厉氏。

    这一知道乔慕晚有了宝宝,张婶也不敢再怠慢。

    之前有乔慕晚照顾厉祁深,她还可以偷个懒,但是现在乔慕晚有了身孕,她哪里还敢偷懒!

    没有直接去找乔慕晚,厉老太太去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儿啊,妈来看你来了!”

    正在办公的厉祁深,听到自己母亲明显带着喜笑盈盈的声音传来,他蹙了下眉,才抬头。

    厉老太太把保温杯放到桌案上,看向厉祁深。

    “祁深啊,你让小陆子去把慕晚找来啊,我给她煲了鸡汤!”

    厉祁深看了眼保温杯,又把视线落在自己母亲一张堆着褶子的笑脸上。

    “现在是上班时间,公司有公司的条例规定,我身为上司,最应该做到公私分明,所以妈,这鸡汤您拿回去吧,别让我为难!”

    厉祁深佯装一副苛刻boss的架势,任由自己母亲好说歹说,就是不答应她,给她找乔慕晚。

    厉老太太见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拿乔,她本来还含笑的脸上,立刻浮现怒意。

    “我说你个浑-犊-子给我拿什么乔?你什么臭屁的德行,我不知道吗?”

    自己虽然不知道自己儿子在公司是怎样一个摆架子的样子,但是他是自己的儿子,她老太太还能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了么!

    “你快点让小陆子把慕晚给我叫来,别说我给你撂脸子!”

    厉老太太摆明自己的态度,一脸的不满意。

    “我还要办公!”

    厉祁深没有多说一句废物,就说了五个字,然后就伸手把刚才放到桌案上面的文件夹拿起。

    一看自己这个臭屁的儿子真是不买自己的账,厉老太太气得不行。

    不得已,她自己上阵。

    “浑犊子,你不给我找是不是?那好,我自己去找!”

    出了门,厉老太太便对门外的陆临川大喊——

    “小陆子,你给我过来!”

    厉祁深:“……”

    ——————————————————————————————————————————————————

    乔慕晚进去厉祁深的时候,刚开门就迎上了厉老太太。

    本来,她以为是厉祁深找自己有工作上面的事情要吩咐,哪成想竟然是厉老夫人找自己。

    “慕晚啊,你来了啊?我老太太给你煲了鸡汤,你来喝啊!”

    她笑着过去拉乔慕晚,脸上真诚的笑,和之前一样的温暖和煦……

    乔慕晚被厉老太太拉着自己,她有些发懵。

    按理说,她知道了自己有身孕,不是因为严声质问自己是怎么回事儿么?然后在一副恶婆婆的架势把自己压去医院那边堕胎吗?

    她刚刚见到厉老太太的第一眼,脑海中冒出的就是这个想法儿。

    只是……

    乔慕晚微凉的小手被厉老太太热乎乎的手拉着,正在她思绪飞脱的想着乱糟糟的事情时,厉老太太突然顿住了脚下的步子。

    “我说你这个孩子,都怀了宝宝,怎么还穿高跟鞋啊?”

    厉老太太不悦的呵斥乔慕晚一声。

    乔慕晚:“……”

    乔慕晚有些怔忡,她敛住情绪去看自己的脚下,看到自己脚下的高跟鞋,她黛眉微微拧紧。

    因为怀了宝宝的原因,她已经换了低矮的粗跟高跟鞋,但不好在上班的时候特立独行,她才没有穿平底鞋,不想这也被厉老太太眼尖的发现了。

    “张婶,你现在去附近的商场给慕晚买一双平底鞋!”

    厉老太太吩咐完张婶去去看乔慕晚。

    “慕晚啊,你的鞋是多少码的啊?”

    虽然乔慕晚一再的拒绝了厉老太太的好意,可是她实在是拗不过厉老太太的好心,只得报出来了自己脚的尺码。

    问到了乔慕晚脚的尺码,厉老太太亦步亦趋的去了厉祁深办公桌前。

    “嗳!”她用手指敲了敲桌案上。

    听到声音,厉祁深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然后不动声色的抬起头。

    其实从乔慕晚刚才进来,他就一直在暗中观察她们准婆媳二人之间的交流。

    “有事儿?”

    他问着,声音沁着寡淡的薄凉。

    “我今天出门没带钱,你给我扯一张支票,我让张婶给慕晚买鞋去!”

    闻言,厉祁深深邃的视线,由自己母亲的脸上,转移到了乔慕晚的脸上。

    乔慕晚局促不安的站在门口那里,她看到厉祁深的眸,与自己对视上,她对他蹙了蹙好看的黛眉。

    她不知道厉家的两位长辈已经对她改变了看法儿,还在无措的给厉祁深求助。

    厉祁深收到乔慕晚发给自己的求助信号,他倒是不以为意。

    虽然厉家在盐城是豪门世家,但同时也是一个较为保守的家族。

    就拿乔慕晚怀孕这件事儿来说,母凭子贵,厉家两位长辈再怎样不能接受她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也不能为此连孙子也不要了。

    相反,他们会学会迁就,因为孙子,迁就乔慕晚!

    厉祁深再把视线落在自己母亲脸上的时候,拿了支票夹和笔给她。

    “要多少,您自己填!”

    ——————————————————————————————————————————————————

    张婶出去给乔慕晚买鞋,厉老太太拉着她去休息区那边喝汤。

    本来厉老太太想给乔慕晚熬鱼汤,想到她上次因为喝鱼汤,害喜严重,就换了鸡汤。

    “来,慕晚,我老太太知道你怀孕了,特意给你熬了鸡汤啊!”

    厉老太太一边舀着鸡汤,一边说话。

    坐在厉老太太的身边,乔慕晚挺她的话,黛眉微微拧着。

    其实她很想问厉老太太,她对自己怀了孩子,有怎样的看法儿!

    乔慕晚接过厉老太太递给自己的汤碗,厉老太太没有管那边一脸臭屁样儿的厉祁深,给乔慕晚做着关于怀孕初期应该注意什么的辅导。

    一门心思都在想着厉老夫人和厉老先生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会持怎样的看法儿,以至于她根本就听不进去厉老太太说得每一个字。

    终究,她按捺不住心里的考量,咬了咬唇瓣,打断厉老太太。

    “厉老夫人,我……”

    实在是难以启齿,但厉老夫人侃侃奇谈的话被自己打断,她再怎样也得继续接下来的话。

    硬着头皮,她舔了舔唇瓣,继续道——

    “其实,您和厉老先生,应该不希望我怀了孩子吧?”

    厉老太太原本神情很正经的在等乔慕晚接下来的话,可她的话说出了来,让她怔了怔。

    “你这孩子说什么呢?我和我家老头子怎么会不希望你怀了孩子呢?”

    要说之前,那也是自家的老头子对乔慕晚有意见,她肖百惠,可从始至终对乔慕晚都没有意见的。

    感觉出来厉老太太对自己说的话有些不愿意了,可乔慕晚并不想因此就终断打探她心底里的疑惑。

    “……我之前,确实结过婚,而且我和厉总有来往的时候,没有和前夫那边断绝关系!”

    她与厉祁深之间是婚内出-轨,搞出来了婚-外-情,这点儿是事实,她否定不了!

    “我知道厉家在盐城的名声怎样,也知道厉家要是娶了我进门,会受到外人怎样的眼光看待,所以我……”

    后面的话,她实在是难以启齿,她想嫁给厉祁深,也想成为厉家的好儿媳。

    但是过往的一切那么不堪,她要是和厉祁深结婚,给厉家带去的只会是外人异样眼光的看待。

    “所以慕晚,你是想告诉我老太太,你要你和你肚子里的孩子没名没分、成为永远见不得光的‘厉家人’?”

    乔慕晚不想,她不想事情成为这个样子。

    但是她连厉老先生那边,都难以说服,让其他的人接受自己,不是更加的难上加难吗?

    “不是!”

    她摇头否定着。

    “厉老夫人,我结过婚,虽然这里面有种种原因,但是我……”

    “我厉祁深这个当事人都没有在意,你在意其他人的眼光干什么?”

    一旁,许久都没有做声的厉祁深,见乔慕晚还在忌讳她结婚的事情,没有按捺住,插了话进来。

    迈着快而不乱的步履,厉祁深走了过来。

    “你到底在担心些什么?我妈都来这边看你了,你还要抓着别人的眼光做什么?”

    他的声音透着些微的不悦,他都已经把话都说得那么清楚、明白了!

    其实厉祁深不知,男人和女人在看待问题上,总是会存在偏差的。

    男人会用理性来处理问题,但是女人,往往都是性情中人,她们感性,喜欢感情用事,别人的一句话、一个眼神儿,都会思量好久。

    乔慕晚的目光落在厉祁深扣着自己肩膀的手上。

    再去看他深邃的眉眼,正在以一种俯身,居高临下的姿态看着自己,她呶了下唇瓣。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