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 :乔慕晚,你再不放开,你永远都别想放开了(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80章 :乔慕晚,你再不放开,你永远都别想放开了(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看了半天都不是厉祎铭推荐给自己的药的牌子,厉祁深蹙眉。

    他就知道,他不应该任由这个小女人自己去给她自己买药。

    “你买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药!”

    对于厉祁深不满的指责,乔慕晚悻悻的呶了呶唇。

    她本来心思就不在买药上,她就是想买验孕棒,买治胃肠病的药,不过是个幌子罢了。

    “我不知道,我就说我胃不舒服,他们就给我拿了这个药!”

    “他们给你拿什么药,你就买什么药,你都不知道要看看?你是有多蠢?”

    厉祁深看着这些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的药,当即就气急败坏的把这些药丢到了垃圾桶里。

    “等我,我出去给你买药!”

    伸手抓过矮几上面的车钥匙,他随手捞了一件外衣,就往玄关那里走。

    “不用了!”

    乔慕晚放下水杯,从沙发中起身去拉厉祁深的手。

    “你不用去了,我没什么事儿的,天已经黑了,太晚了,你别出去了!”

    厉祁深不作声的睨看乔慕晚一眼,堪堪的扯开嘴角。

    “你要是半夜犯病,我可没精力伺候你!”

    虽然他的嘴巴毒,但是乔慕晚还是听得出来,他的言外之意,你要是半夜胃疼怎么办?

    “我不能再胃疼了!”

    她回答着,然后用两个嫩白的小手,在他好看骨节的手指上面,轻轻地摩挲。

    感受自己细柔的指尖儿处,尽是男人手指纹路的干热,她粲然如水的眸,目光带着几分娇柔的落在厉祁深刚毅线条的脸上。

    “你别出去了,好不好?”

    “别给我扯没用的,你犯病,我也跟着遭罪!”

    虽然厉祁深想要铁石心肠的不去管这个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儿的女人,但是他就是该死的硬不下心肠!

    他把他修长骨节的指从乔慕晚的两个小手中抽了出来。

    在厉祁深抬起步子,再准备走开时,乔慕晚又一次从身后抱住了他。

    这一次,抱着的不再是厉祁深的手臂,而是他腰。

    知道这个男人的性子一向孤傲,看他为了自己的身体,不惜利用他的休息时间去给自己买药,乔慕晚心里有说不出的感动。

    只是……他真的不想他为了自己这样麻烦,连得空休息的时间,都放到了自己的身上。

    “你别出去了,我真的没有事儿的!”

    厉祁深:“……”

    “再说了,已经很晚了,这么晚了你一个人出去,你让我待在这么大的房子里,我会害怕的!”

    她本不是那种喜欢撒-娇的女人,只是在她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怀上了宝宝以后,自己对他就产生了莫名的依赖。

    时不时的,她就像是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想要把他抱紧,然后拴在自己能看见他的势力范围之内。

    听乔慕晚在自己耳边说着撒着娇的话,不管她到底是不是害怕,也不管她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厉祁深都觉得自己算是败给这个女人了。

    “那你和我一起去!”

    “我不想出去了!”

    乔慕晚抱着厉祁深不放,说着话的同时,又把他抱得更紧。

    被身后的小女人黏着不放,尤其是她两个小手交叠的放在自己的小腹以上的位置,让他下意识的想要抓住她的小手,往下移送。

    乔慕晚没有发觉到厉祁深的身体变化,把自己的小脑袋,埋在他宽厚的脊背上,继续细语着。

    “你也别出去了,留下来陪我嘛!”

    本就受不了这个小女人把自己抱得这么紧,这会儿她柔蜜的声音,让厉祁深有些克制不住自己的身体本能反应。

    他不想在她身体不舒服的情况下,给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欺负一顿。

    只是这个小女人,真是太会给他找麻烦了。

    “乔慕晚,你再不放开,你永远都别想放开了!”

    他咬牙说着话,带着切齿的意味。

    乔慕晚不知道厉祁深在说她把他撩-拨的来了那个感觉,误以为是他铁下心要给自己出去买药。

    “不要,我不要放开你!”

    厉祁深:“……”

    “我真的没有事儿,你就别处去了!”

    她依旧单纯的说着柔声的话,不想背对着她的男人,此刻冷峻的脸上,削薄的唇瓣,早已经是抿成了一道弧线的涔冷。

    “嗯……”

    乔慕晚的小手被突然抓住,没等她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厉祁深干热的掌心包裹,继而拉着她的小手,在他快速解开皮带和西裤裤链的带领、指引下,直接越过四角短裤的边沿,附上了一块几乎能烤化她小手肌肤的烙铁……

    等到她被厉祁深牵引的有了反应,她才惊厥,自己手里握着的,居然是……

    “厉祁深!”

    乔慕晚直感觉她的小手掌心都要被那滚烫的温度给烫伤了。

    他的物什的温度实在是太高了,自己碰到的时候,她觉得她全身上下的血,都被烫的沸腾了起来。

    “我说了,你要是再不放开,就永远不要放开,小妖精,你自己不想放开,我也没有办法儿!”

    厉祁深说话的同时,拉着她的小手,大刺刺的握住自己,然后在cu-shuo的柱状物上,让她的小掌心飞快的lu-dong起来。

    小手在厉祁深的短裤中,就那样随着他的带动,快而不乱的运动。

    乔慕晚看着四角短裤被不断的ding-gao,再回缩,再ding-gao……那样往复性的动作,让她觉得她的心脏都要悬起来了。

    实在是太羞了,她本能性的要把自己的小手收回!

    可厉祁深根本就不允许她避开自己。

    “不许逃!”

    他抓着她的手腕,掌心间,用了几分力气。

    乔慕晚被厉祁深冷沉的眸注视的同时,眼底渲染了墨一样幽深的呵斥自己,她觉得自己就是作茧自缚。

    这个男人有多么自大,yu-望又有多么的强,她真的是一清二楚。

    自己刚刚不过是搂住他的腰身,不让他离开,就被他抓住自己的小手,做了这样的动作,如果说自己……

    乔慕晚不敢再继续往下想,似乎,自己再往下去想,她连撞墙的心都有了!

    似乎,这样隔着一层布料的运动不太舒服,厉祁深抿了抿唇,抬起另一只手,直接把自己的四角短裤剥下。

    “啊!”

    原本有那一层黑色布料的遮掩,乔慕晚还能勉为其难的承受,他这会儿这样毫无遮拦的把他的物什展现出来,她羞得连睁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明亮的灯光下,水晶灯折射着奢华的光芒,淡淡晕圈的光打下,厉祁深本就雄赳赳、气昂昂的物什,就好像是在和你打招呼一样的探出头儿,搞得乔慕晚就算是闭眼不去看,屏息不去闻,都能感觉到不乖的物什,正在以散发致命的麝香气息,丝丝缕缕的缠绕着自己的呼吸……

    掌心中不乖的东西还在作恶,乔慕晚觉得她的小手都快握不住了。

    没有了短裤做遮掩,厉祁深把乔慕晚的另一只小手也抬高,握住了自己。

    小手被拉起,触及到了一片手心酥-麻的软-毛,乔慕晚有些痒,便承受不住的睁开了眼。

    在看见自己自己的小手碰到了什么的时候,她脸颊立刻渲出了血一样的红。

    看到厉祁深的shu-xi处,自己的两个小手就那样大刺刺的抓着,不仅仅是柱身,自己连他的其他地方也没有放过……

    她羞得不行,两个手,都好像不属于自己了似的。

    可就是这样,厉祁深一丁点儿也没有就此放过乔慕晚,反而,他盯着她淬染上了绯红的小脸,和胭脂一样甜美诱人,他眼底不自觉的荡起一抹微不可见的风情……

    “小慕晚,偷懒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厉祁深在指乔慕晚手上的动作。

    “嗯,再快一点儿!”

    他难耐的从xing-感的喉咙间溢出一声,惹得乔慕晚两条秀美的腿,都不自觉的jia-紧了一下。

    实在是太让人热血沸腾了,惹得她都不自觉的委实想了!

    发觉出了乔慕晚咬牙在隐忍,厉祁深低低的笑了下。

    窄裙的拉链被拉下,乔慕晚几乎是没有意识的被厉祁深就那样单刀直入把手指,沿着丝-袜的末腰,避开di-ku的遮掩,wei-ru了进去——

    “嗯……”

    嘤咛的一声,伴随着乔慕晚双腿下意识的收紧。

    “厉祁深,你干什么?”

    她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用哀怨的眼神儿去看眼前这个不断作怪的男人。

    “你给我忸怩什么?难道你不想?”

    他对她实在是太了解了,这个小女人的每一个脸部的表情变化,他都能清楚的知道传递给自己的讯息是什么意思。

    听厉祁深魅惑的声音,透着几分邪痞的落在自己的耳蜗边,她烧红着耳朵,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

    她是人,是有生-理需-求的人,再加上这个男人对自己min-感点的了解,她真的无地遁寻。

    乔慕晚羞恼的恨不得撞墙的懊悔间,厉祁深已经抓住她的腰身,把她以极快的速度压到了沙发上。

    乔慕晚惊颤的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弹,等到她有意识的去抬头儿,正好迎上厉祁深一双已经染上了情-yu的黑眸。

    她想问他要干什么,可是她太了解他要干什么了,自己要是这样一问,反倒是显得自己欲擒故纵了。

    “百般拦着我,不让我出去给你买药,你要的不就是这个么?”

    乔慕晚:“……”

    “小妖精,别急,我马上满足你!”

    厉祁深自认为自己是那种性子冷静的人,对待什么都谈不上热衷或者着迷。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他对这个女人的身体着迷,对与她做那种事儿,热衷到难以自拔。

    所以,当他被她抱住,被她握住那会儿起,他什么也顾不上去管、管不上去理,连要出门给这个小女人买药的事情都抛到了九霄云外,一门心思的,只想和她完完全全的在一起,感受她赋予自己的热情……

    厉祁深用一条腿压住乔慕晚的双腿,急不可耐的去剥她的衣裳。

    乔慕晚被这样一搞,哪里还有什么所谓的矜持。

    自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虽然她会面露囧色,也会害羞,但是当真真切切和他在一起以后,她真的什么都顾不上去管了!

    只是……

    脑袋里,倏地一个灵光闪现而过,想到自己此刻可能正怀着宝宝,她赶忙把自己的身体,从一个平躺的角度,快速支起来了身体。

    “不要……厉祁深,不要,你不要再继续搞我了!”

    乔慕晚有些急,言语间口不择言。

    厉祁深却不以为意,“我还没搞你呢!”

    说着,他继续手上去剥她衣服的动作。

    “别……你别了!”

    乔慕晚觉得她马上就要被剥光了,再接下来要发生什么、进行什么,她再清楚不过了!

    “这会儿知道给我说别了,之前你合计些什么?”

    厉祁深不甚在意的说着话,修长的指锋,因为乔慕晚最开始对自己的撩-拨,在她白-皙的肌肤上面,划动着圈圈……

    “你混蛋!”

    乔慕晚咬牙泄愤的抬手去打厉祁深。

    她之前不让他出门,是不想他因为自己连得空休息的时间都被占用了,哪成想,他是觉得自己想和他那个,才不想让他离开!

    这个男人真是太欠教训了,得了便宜还卖乖,说得就是他这种男人!

    “那我就继续混蛋下去!”

    把乔慕晚对自己咬牙说的话当成是她在给自己撒娇,厉祁深继续抬手去扯她的丝-袜。

    “不行,厉祁深,我不许你再碰我,你别碰我!”

    越发强烈的感觉,让乔慕晚觉得自己就是有了宝宝。

    而厉祁深这么猴急猴急要做那种事情,让她真的很担忧,他这样做,会不会伤到肚子里的宝宝。

    乔慕晚拿两个小手,牟足劲儿的去推厉祁深的头,把他的头,从自己那里推开。

    厉祁深已经感受到了指下如火的热情再缠着他,只是……乔慕晚在这个节骨眼儿上给他叫停,让他真的不悦极了。

    “你这算是在和我矫情?”

    他问着,嗓音中沁着深邃的黯哑。

    “我没有……”

    她不是不想做,那种事情半路被叫停,不光他不好受,她也不好受!

    只是想到肚子里此刻有一颗小种子在萌芽,她不能不为此考虑一下!

    “我……”

    实在是不好找一个理由来搪塞厉祁深,乔慕晚一再想着理由,吴侬软语的出了声——

    “我肚子疼,好像……要来那个!”

    听乔慕晚找这个理由给自己,厉祁深盯着她黑白分明的眼球,多了几分阴冷的意味。

    直觉性的反应,让他现在就想立刻、马上解开她的di-ku,一看究竟!

    被男人这样的目光,看得心惊胆战,乔慕晚先厉祁深一步把自己的两个小手吊在他的脖颈上,出于安抚他的心理,主动吻了他薄唇。

    “我没有骗你,我好像真的要来那个了!”

    她解释着,可厉祁深并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解释就此作罢,还在用一双黑的能拧出来墨汁一样的眸,盯着她。

    被厉祁深看得浑身起刺,乔慕晚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上了断头台,接受他对自己的问斩一样难受。

    实在是承受不住这样意味不明的目光,她咬了咬唇,最终妥协——

    “我现在就去卫生间看看,要是没有来那个,我……再给你!”

    负气的说完话,乔慕晚推开厉祁深的身躯,小脸红润的进了卫生间。

    ——————————————————————————————————————————————————

    乔慕晚暂时安抚了厉祁深,心里有些忐忑的捏着验孕棒,进了卫生间。

    按照验孕棒上面的使用说明,她小心翼翼的操作步骤。

    待验孕棒上面显示出来醒目的两道红杠,她的心,顿时一片空白。

    身体无力又发虚的倚靠在瓷砖壁上,感受冰凉的瓷砖贴合到自己肌肤上的凉意,她无精打采的从好看的菱唇间,轻吐幽兰!

    有了,自己……真的有了厉祁深的孩子!

    下意识的,乔慕晚抬手,将手指,温柔的附上自己的小腹。

    这里,已经有一粒种子在生根发芽……只是这个孩子的出现,她不知道,会不会和自己一样,是一个不被祝福的生命……

    心里实在是矛盾,她不想这个孩子就那样连这个世界还来不及去看一眼,他的生命就被残忍的剥夺。

    一再捏紧着手指,她决定把自己已经怀了孕的事情告诉厉祁深!

    ——————————————————————————————————————————————————

    “老头子,那这周末给乔家见面的事儿,还推了吗?”

    厉老太太明显感觉到自家的老头子对乔慕晚已经改变了态度,她除了欣慰,心里早已经是乐开了花一样的感受。

    这个节骨眼儿上乔慕晚怀了孕,简直就是在最不有力的情况下,碰上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局面。

    “你是不是傻?”

    听自己老伴儿问自己这么没脑子的问题,厉锦弘抬手,点了她的脑门。

    “我说你们女人就是那种没脑子还喜欢跟着乱掺合的动物,这孩子都有了,你还把周末见面的事情给推了,你是打算让我们厉家的孙子姓别的姓吗?”

    厉锦弘真是想不通自己当年怎么就头脑发热的娶了这个不明事理的老太太。

    她要是不问自己一声,就把电话给乔家打了过去,到时候,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哪里还能有姓厉的可能?

    指不定,自己要抱孙子这件事儿,又泡了汤!

    “我哪里有说要把周末和乔家父母见面的事情给推了啊?”

    厉老太太不悦的白了厉锦弘一眼,跟着,不服不忿的开口。

    “老犊-子,从头到尾,不满意慕晚、张罗着给周末见面事情推了的人一直都是你,和我有什么关系,你给我脑袋上面乱扣什么屎盆子?”

    被厉老太太说着,厉锦弘也没有面子。

    确实,打从厉潇扬来告密以后,一直对乔慕晚有意见的那个人都是自己。

    不想再继续这个让自己架不住面子的话题,厉锦弘找了别的话。

    “别说起来没完没了,去,把电话给我拿来,我给我们家的那个浑-犊-子打个电话!”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