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让我把你捧在手心里(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78章 :让我把你捧在手心里(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乔慕晚把自己的小脑袋,再去往厉祁深的怀里钻。

    “我不要去看医生,你抱抱我嘛,你抱抱我,我就好了!”

    她的声音软糯的就好像是没有骨头的软体动物,丝丝缕缕,表现着小女人的娇嗔。

    几时见过乔慕晚像是一个小孩子一样的赖着自己,厉祁深纵然想带她去看医生,最后也软在了温柔细语里了。

    “又打哪里学来的这一套?”

    厉祁深抬手捏住乔慕晚的小下颌,一双眼,荡漾着别样的风情。

    “我就是想让你抱抱我,哪里有学来这些东西?”

    她是真的想让他抱抱自己,不想厉祁深竟然误会自己是在给他欲擒故纵,想想,乔慕晚说话的口吻,不由得带了埋怨。

    “你要是不想抱我,就算了!”

    说着,她把自己的两个小手从厉祁深的腰身上面拿开。

    精瘦的腰身上面没有当初软-软的感觉,厉祁深把乔慕晚原本准备拿开的小手,重新按回到自己的腰身上。

    “谁说我不想抱你?”

    他问着,长臂就圈住乔慕晚的肩膀,把她按入自己的怀中。

    鼻息间重新撷取这个男人带着淡淡的烟草味的强烈气息,乔慕晚撅了撅小嘴巴。

    “让你抱抱我还那么多的事儿!”

    乔慕晚小女人姿态对拥着自己的男人不满意的哼唧一声,让厉祁深轻笑了下。

    “还笑?”

    她轮着粉拳去打他,然后小脑袋一边钻着一边顶着的往他怀中拱去。

    厉祁深拥着乔慕晚,长指慵柔的伸着,在她的脑袋上,轻揉着。

    好半晌,他出声——

    “你确定不去看医生?我看你胃肠病挺严重的!”

    “我没事儿!”

    乔慕晚摇晃着小脑袋。

    她再抬起头去看厉祁深的时候,双眸熠熠生辉,好像有星子在闪烁一样。

    “季节交替,我在饮食上面没有注意,所以才会胃肠不舒服,你不用担心,我真的没有事儿的!”

    “你闻到、吃到有腥味的东西就会不舒服,和季节交替有什么关系?”

    乔慕晚:“……”

    “你自己的身体,你就不知道上点心儿吗?”

    厉祁深的口吻较之前,严肃了些。

    让把这些话听了去的乔慕晚,蔷薇色的小嘴巴,撅的更高。

    “你要是不想闻医院消毒水的味道,我给老二打电话,让他过来这边给你看看!”

    “不用,我真的没有事儿!”

    乔慕晚迎上厉祁深目光的对视,小手抓着他精瘦的小臂,声音细软的出声。

    她现在越发的觉得自己有了怀孕的征兆,虽然是不确定,但是她月经已经推迟了十天,还有呕吐的症状,这些都完全符合怀孕前期的状况,让她想要否定自己没有怀孕,都不太可能!

    虽然她不介意去做个检查,但是如果她要是怀孕的事情被厉祎铭知道了,那么厉家的两位长辈铁定是要知道的。

    现在他们两位长辈本就对自己有意见,如果自己在这会儿怀了孩子,那么他们指定是不会允许这个孩子留下的。

    实在是矛盾的心理,让乔慕晚鸵鸟心理的不想去医院,更不想找医生给自己诊断。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小题大做啊?我不过就是胃肠不舒服而已!”

    虽然她也知道厉祁深在关心自己,但是现在的事情已经很乱了,再加一个孩子进去,真的会闹得满城风雨的!

    “我一会儿下班去买药,你就不要再担心我了,好不好?”

    乔慕晚一再央求着,漂亮的清眸间,似乎有水波在层层涤荡开一样波纹粼粼……

    看眼前小女人的无辜目光,厉祁深也懒得再去管她。

    绵实的手,从乔慕晚的双手间chou出来,他冷冷的转过身——

    “懒得管你,谁难受谁知道!”

    乔慕晚:“……”

    ————————————————————————————————————————————————

    “真是胡闹!”

    厉老太太刚把乔慕晚怀孕的事情厉锦弘,他当即就把正在看的报纸拍在了桌案上。

    他今早还有打电话告诉自己家的那个浑-犊-子别乱-搞,现在可好,居然把孩子都搞了出来!

    想到今早自己给浑-犊-子打电话时,听到里面的声音,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只不过……

    现在乔慕晚怀了孕,怎么可能还和自己家的那个浑-犊-子做那种事儿?难道说……自家那个犊-子,又有其他的女人了?

    乍想到他今早听到的声音,可能是厉祁深和其他女人搞时候发出来的声音,厉锦弘当即气得拍桌。

    “真是不知道廉耻!”

    显然,这话,厉锦弘是骂自己的儿子!

    “老头子啊,我说你就别气了,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你气也没有用啊!”

    看自己的老伴儿又动怒,厉老太太赶忙上前去规劝。

    “这慕晚怀的是我家祁深的孩子,孩子都有一个月了,咱们也不能让她把孩子流掉是不是?”

    厉锦弘:“……”

    “再说了,或许这就是天命吧,这慕晚啊,注定是我厉家的儿媳妇!”

    厉老太太以为自家老头子还在忌讳乔慕晚的事情,耐着心思的规劝着。

    “胡闹,什么天命不天命的?这事情是怎么一回事儿,你都搞清楚了么?”

    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被厉锦弘的话堵得语塞,确实,她确实是没有搞清楚乔慕晚到底有没有身孕。

    只不过,依照她的经验,再加上老二的诊断,这乔慕晚就是怀孕了啊!

    这点儿,毋庸置疑!

    “你去把电话给我拿来!”

    现在的厉锦弘对乔慕晚没了之前的敌对,甚至,想到自己儿子乱-搞,让她一个姑娘怀着孩子的独守空房,他直觉性反应的想给她讨个公道。

    厉老太太不知道自家老伴儿让自己拿电话要做什么,虽然犹犹豫豫的在猜忌他是不是要调查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厉祁深的,但是她还是慢吞吞的把电话拿了过来。

    厉锦弘一把从一再磨磨蹭蹭的老伴儿的手里抢过手机,斜睨了一眼皱着眉的老太太,他拨了厉祁深的电话。

    电话响了两声,那端,厉祁深随性慵懒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

    “有事儿?”

    依旧是不冷不热的声音,让厉锦弘对于自己这个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儿子,越发的恨不得拿东西砸他,然后把他的脑子砸到老年痴呆的地步,省得他再继续花花肠子的玩世不恭。

    “没有事儿我就不能慰问你厉大总裁了?怎么,合计你自己是国家领导人啊,整天日理万机的啊?”

    厉锦弘的话,明显带着刺。

    这样一个借着整日工作忙的名义,却背地里乱-搞其他女人的浑-犊-子,真就不知道他还懂什么叫廉耻不?

    “没有事儿我挂电话了,这边还有合同要我处理!”

    厉祁深准备挂断电话的前一秒,厉锦弘来了脾气的吼他。

    “你个浑-犊-子,你给我说,你是不是不要那个乔慕晚,又和其他的女人好上了?”

    厉祁深:“……”

    “你还知不知道什么叫脸啊?我让你和那个乔慕晚断了联系,你就断了联系;我让你去他-妈-的吃屎,你去不?”

    厉祁深在另一端皱着剑眉,听自己父亲的话,他眉心,阵阵作痛。

    不过……

    “您不是不希望她成为您的儿媳么?我和她断了联系,不对么?”

    “对你个头儿!我之前怎么没见你这么听话?”

    厉锦弘气得不行,看来,自己的儿子,这个薄情寡义的浑-犊-子,真的就踹了乔慕晚,和其他的女人又乱-搞在了一起!

    厉祁深坐在转椅里,他越发的觉得自己的父亲今天说话,似乎都是站在乔慕晚的立场上,他不由得来了兴致。

    将手里准备处理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他好整以暇的将身躯,昂藏进座椅里。

    “您到底想说什么吧?”

    “你说我想说什么?浑-犊-子,我告诉你,你赶紧把你和其他女人之间那些乱七八糟的关系给我断了!”

    厉祁深:“……”

    “还有,你把乔慕晚给我踹了,你就给我再捧回来,她要是因为你这个浑-犊-子受了伤害,我他-妈-的和你玩命儿!”

    厉祁深:“……”

    ——————————————————————————————————————————————————

    厉锦弘气急败坏的给厉祁深训斥一顿,让听了这话的厉老太太,皱了皱眉。

    自己的儿子,又和乔慕晚以外的女人乱-扯了吗?

    “老头子啊,现在怎么办啊?”

    “我哪知道要怎么办啊?就这事儿,千年难遇!”

    说到底,厉锦弘对自己那个到处拈花惹草的儿子,真的是深恶痛绝。

    之前和乔慕晚这个已婚女性乱-搞,成了名符其实的“小-三”,就足够让他这张老脸挂不住面子的。

    现在可好,给人家姑娘搞怀孕了,他却踹了人家姑娘家的,和别的女人又好上了。

    他厉家和这个浑犊子真的是丢不起这人,他真想学现在的小年轻做个整容手术,省得以后出门,都没脸见人了。

    “可是老头子啊,这慕晚怀了孕,孩子是我们厉家的,我们可不能……”

    “怀都怀上了,我还能让流掉不成?”

    虽然乔慕晚肚子里的孩子,这会儿来得不是时候,但是既然来了,成了厉家骨血地步延续,再怎样说,他也不能铁石心肠的让她流掉!

    “那……慕晚之前的事儿怎么办?”

    厉潇扬指责乔慕晚之前已婚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再加上年永明吹风,把乔慕晚扭曲化,让厉老太太下意识的去试探,想从自己老伴儿口中,探寻一丝讯息。

    “能怎么办?先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呗,其他人不是不知道这事儿吗?”

    “那老头子,你的意思是说,你接受慕晚了?”

    厉老太太的质问,让厉锦弘一怔。

    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改变了对乔慕晚的态度和看法儿,以至于被自己的老伴儿询问着,他才有了反应意识。

    “我有说接受她了吗?”

    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有些发懵,自己的老伴儿都说了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他不是接受了乔慕晚的意思,是什么意思啊?

    “老头子啊,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一个“啊”字还不等说出来,那边,厉锦弘冷冷的来了一声。

    “你不想抱孙子了怎么的?”

    “想啊,怎么不想?”

    厉老太太可是十年前就已经在盼着能抱孙子了,她这都盼了十多年,自己现在都已经如愿了,怎么可能不想啊?

    “那你还那么多废话?”

    厉老太太:“……”

    ——————————————————————————————————————————————————

    厉祁深挂断自己父亲的电话,有些诧异于自己父亲给自己对话时的说辞。

    但仅仅是几秒,他就笑了,深邃的眉目间,荡起风情万种的涟漪。

    回水榭的路上,厉祁深心情很好的放着音乐。

    不同于厉祁深的好心情,乔慕晚因为自己可能已经怀了孕这件事儿,闹得忐忑不安。

    下意识的,小手往自己的小腹那里去摸。

    忽的,小手被抓住,让身心投入去摸自己小腹的乔慕晚,下意识的一个激灵。

    小手被厉祁深抓了过去,他把乔慕晚的小手,移送到嘴角边,吻了吻。

    “我现在得把你捧在手心里!”

    乔慕晚不解厉祁深的话,想把自己的小手抽出来。

    “你说什么呢?”

    “没什么,有人说,我要是不好好待你,要和我拼命!”

    乔慕晚:“……”

    她诧异的听着厉祁深的话。

    他对自己不好,会有人给他拼命?

    这话听了,她怎么感觉怪怪的?

    “躲什么?”

    在乔慕晚准备把小手抽出去的时候,厉祁深把她握地更紧。

    “不是死皮赖脸让我抱你那会儿了?”

    他拿今天乔慕晚让他抱她的话呛她,乔慕晚顿时呶了呶红唇。

    “谁死皮赖脸了?分明是你得了便宜还卖乖!自大狂!”

    乔慕晚嫌恶的白了厉祁深一眼,然后把自己的小手抽了出来。

    听乔慕晚对自己冠上的新名字,心情极好的厉祁深,轻笑了下。

    “你在前面的路口停一下,我去药房买药!”

    ——————————————————————————————————————————————————

    厉祁深在路边停了车,乔慕晚刚下车,他就从车头儿那里绕过来,拉着她的手,往药房里走。

    被厉祁深牵着进了药店,乔慕晚被药店里的人,目光有羡慕、有不屑的注视着,她下意识的就想把自己的小手抽出来。

    “你能不能不要连买个药都拉着我不放?我还能丢了怎么的啊?”

    “你让我抱你的时候,我都没有嫌弃你,这会儿牵你手,你给我拿什么乔?”

    乔慕晚:“……”

    又一次被厉祁深呛得语塞,乔慕晚懒得给他计较。

    自己和他耍嘴皮子上面的功夫,就没有赢过的时候,自讨没趣的事儿,干了一两次就好!

    厉祁深拉着乔慕晚准备去成药区,他手机里进来了电话。

    厉祁深看了眼手机,他再去看乔慕晚的时候,道:“我去接个电话!”

    “嗯!”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厉祁深走开,去了外面接电话,乔慕晚看了看周围的卖药分类区,没有等厉祁深回来,兀自去了药品区。

    先是买了管胃肠的药,乔慕晚在付了款以后,眼神儿小心翼翼的看了眼长身而立站在门外的打电话的男人。

    厉祁深还在打电话,似乎是公司的事情!

    见厉祁深可能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乔慕晚抿了抿唇瓣,硬着头皮,去买了验孕棒!

    手里捏着验孕棒,感受掌心就好像是被烙铁给烫伤了一样的灼热,她蹙眉。

    “你在干嘛?”

    厉祁深的声音从外面传来,让陷入自我世界里的乔慕晚,有些怔忡。

    等到她飞脱的思绪收回,她不做任何思考,赶忙把验孕棒的包装盒,和成药放在一起,把验孕棒藏到袋子的最下面那里。

    “我没做什么,刚刚你出去打电话,我把药买好了!”

    说着,乔慕晚抬手,把手里的药袋,展示了下。

    “你买了什么药?我看看!”

    在带乔慕晚来药房之前,厉祁深特意给厉祎铭打听了胃肠不适用什么西药。

    “不用,药有什么可看的?”

    乔慕晚不想让厉祁深发现自己买了验孕棒的小端倪,赶紧把装着药的医药袋,藏到了身后。

    “你和我闪躲什么?怎么,我看看你买了什么药都不行?”

    倒不是说自己给他看买了什么药不行,是她最开始来药店这边的初衷就是买验孕棒。

    买药,不过是一个幌子而已!

    “又不是你吃药,有什么好看的?”

    乔慕晚反驳着厉祁深,好说歹说,就是不让厉祁深看自己的药袋。

    两个人在这边,你一言、我一语着,在另一个入口那里,邵萍头上裹着纱巾,进了药店。

    乔慕晚坚决不让厉祁深看自己手里的袋子,推搡着他笔挺的身躯,让他离开。

    厉祁深低垂着眸子,眼神儿很沉的盯着乔慕晚。

    大有一副在警告她说,今天不让我看你买了什么药,我和你没完!

    “你因为一个药和我叫什么劲儿啊?走了,我饿了,我要回去吃饭!”

    说着,乔慕晚自己主动去牵厉祁深的手,拉着他往外面走去。

    实在是吸睛的一对男女,厉祁深和乔慕晚登对的站在一起,让药店里的人,纷纷寻着目光去看他们。

    当然,也有只瞄了一眼,就瞬间怔住的邵萍……

    “佳……佳雅?”

    邵萍喃喃自语一声,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怎样,她看刚才那个出门,仅仅给了自己回眸一眼的女孩子,她竟然感觉自己看到了佳雅当年的影子……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