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你要是不信,晚上我们回去可以试一试(1.2万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70章 :你要是不信,晚上我们回去可以试一试(1.2万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乔慕晚不知道,厉祁深为了她不惜让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挑战,这对她来说,是好事儿还是坏事儿。

    要知道,他越是这样对自己,越会让她爱他爱得无法自拔、难以割舍……

    蹙了蹙细秀的眉头儿,乔慕晚把心头儿隐隐浮现的不安敛住,撕开创口贴去贴他受伤的伤口。

    “一会儿洗澡的时候别沾水,不然该感染了!”

    她嘱咐着,再去看厉祁深的时候,看到他的肩胛骨那里有些红肿,不是烫伤,应该是被东西砸了后留下的。

    本就是因为厉祁深受了一耳光,她心里就足够难受,这会儿看到他肩胛骨这边也有些红肿,她心里更是被刀子捅了一样的难受。

    下意识的,乔慕晚伸手去碰厉祁深受伤的肩膀,不等她的手指触及,厉祁深先她一步抓住了她的小手。

    “不碍事!”

    厉祁深平静的出声,然后拿起一旁干净的衬衫穿上。

    “让我看看!”

    乔慕晚反按住厉祁深的手腕,不让他穿衬衫,一心都想着去看他的肩膀处的红肿。

    “有什么可看的?”

    厉祁深拿开乔慕晚的小手,无视她目光中的黯然神伤和淡淡埋怨,兀自系着衬衫的纽扣。

    跟着,他伸手抓过矮几上面的车钥匙,另一只手去牵乔慕晚的手。

    “我带你去吃饭!”

    “你先让我看看你肩膀伤得严重不严重?”

    乔慕晚坐在沙发上面不动,坚持着。

    见手里拉着的人不起来,用一双澄澈的眸看着自己,厉祁深不着痕迹的回望她。

    幽深的眸,凝视乔慕晚小鹿一样水漾的明眸,他的心,不自觉的放柔下来。

    被男人实在是深邃的眸看得自己坚持不下,乔慕晚小手抱住他,摇晃了下。

    “你让我看看!”她又一次强调。

    “有什么可看的?又不是伤了我的第三条腿!”

    乔慕晚明明对他担心的不行,不想厉祁深还是这样一副不以为意,说说话就给自己添堵的样子。

    “受了伤嘴巴还这么毒!”

    她不满意的咕哝一声,放开厉祁深的手,起身去收拾矮几上面的家庭小药箱。

    “你还没吃饭,我先带你去吃饭,回来再收拾!”

    厉祁深去抓乔慕晚的小手,往外拉她。

    被厉祁深拉着自己,乔慕晚的步子有些急的跟上他。

    “家里有食材,在家里做一些就行了!”

    厉祁深不听,坚持着拉乔慕晚出去吃饭。

    拗不过这个受了伤还脾气古怪的男人,乔慕晚只得妥协,亦步亦趋的跟上他。

    —————————————————————————————————————————————————

    在厉家老宅那边吃了瘪的厉潇扬,并没有最开始设想把乔慕晚扳倒以后的轻松,相反,她觉得自己今天这么鲁莽的做出来揭发乔慕晚之前的事情,没有做到最完备的打算,以至于她现在莫名的心烦。

    看自己女儿恹恹不欢的回家,尹慧娴张罗着帮佣洗水果给她。

    厉潇扬没有心情吃水果,说了句“我不吃了”,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回到房间里,厉潇扬打了电话给邵昕然。

    一直在等厉潇扬这边消息的邵昕然根本就没有睡觉,收到厉潇扬打来的电话,她紧紧握了握手机,才接电话。

    “喂,潇扬!”

    “昕然,怎么办?我觉得,我闯了大祸!”

    厉潇扬声音里没有喜悦,反而多了担忧的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说给了邵昕然听,就包括厉祁深挨了耳光的事情也说给了她听。

    一听说厉祁深挨了厉家老爷子一个耳光,邵昕然蹙了蹙眉头儿。

    那个男人那样高傲,挨了一耳光,对他来说,指定是挂不住面子的!

    “……潇扬,你太莽撞了!”

    邵昕然本以为她把乔慕晚的事情告诉厉家的两位长辈就好,哪成想,她竟然惹出来这么大的篓子,让厉祁深挨了一耳光。

    “我也知道,但是当时的情况,我要是不把话说清楚,我大伯父根本不依啊!”

    “……”

    “我现在只担心我堂哥那边,他……他已经和我大伯父杠上了,说非乔慕晚不娶!”

    厉祁深能在那样剑拔弩张的场合下说他非乔慕晚不娶,邵昕然能猜想的到,厉祁深不是在赌气,而是真真切切在告诉他的父母,他这辈子只认准了乔慕晚。

    抿了抿唇,邵昕然一时间竟然不敢确定,她这么盲目的唆-使厉潇扬去厉家老宅那边告密,到底是帮了自己,还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昕然,你说说我该怎么办儿啊?”

    厉潇扬这会儿烦的不行,厉祁深是什么样的性格,她又不是不知道,他最厌恶别人插手他的事情,自己今天做这样拆穿乔慕晚的事情,无疑就是在做让他嫌恶的事情,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让她烦躁的抓着头发,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啊!要不,你明天找时间去给你哥道个歉吧!”

    “可是……我并没有做错什么嘛!”

    厉潇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她拆穿了乔慕晚那个jian人的阴谋诡计,等同于说,她是为厉家除了害。

    可就是自己什么也没有做错,还要去给厉祁深道歉,再怎样说,她也丢不下脸去找他。

    “你是没有做错什么,但是你哥现在喜欢那个乔慕晚,你惹了乔慕晚,不就是等同于惹了乔慕晚嘛!”

    邵昕然听厉潇扬井井有条的分析着,在头脑善辩方面,厉潇扬始终没有邵昕然来的聪明。

    “我知道,但是我要是给我哥道了歉,不就是等于也给乔慕晚那个jian人服了软吗?”

    “没有,你给你哥道歉,只是不想伤了你们堂兄妹的感情,和那个女人有什么关系呢?”

    说着,邵昕然又脑筋一转,来了诡计。

    “潇扬,你听我说,你找时间去给你哥道歉,这没有什么的,你给他道了歉,和那个女人八竿子搭不到边!”

    “……”

    “你今天已经做得很好了,虽然你哥不知道你是为了他、为了厉家好,但是你大伯父和大伯母知道你是为了厉家好啊,他们没有怪你就说明你是对的,你说我说的对吗?”

    厉潇扬听邵昕然的话,闷闷的应了一声“嗯”,她大伯父是没有怪她,但是她大伯母……

    “既然厉家的长辈没有怪你,你只需要再做足功夫让你哥认清乔慕晚是什么样的人就好了!”

    厉潇扬的莽撞行为,已经让厉家两位长辈对乔慕晚产生了反感,这对邵昕然来说,已经算是大功告成了一半,虽然厉祁深的话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说非乔慕晚不娶,但是邵昕然就不信,他会因为一个女人,和自己的父母闹决裂!

    接下来,她只需要搞出来乔慕晚对他不贞-洁的事情就可以了。

    依照像厉祁深那样自命不凡的性格来说,她就不信,乔慕晚如果重新和年南辰搞在一起,他还不会要乔慕晚。

    听邵昕然有条不紊的给自己分析当下情形,厉潇扬心里也就渐渐的平复下来。

    确实,她不需要因为她今天的莽撞行为负责,她是真心实意为了厉家好,如果厉家真的娶进门了乔慕晚这样一个不干净的女人,打脸的可是厉家。

    “嗯,昕然,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我明天找时间就去找我哥!”

    “嗯!”

    挂断厉潇扬的电话,邵昕然的眼底,划过得逞的狡黠。

    拿着倒着红酒的酒杯走到飘窗前,她眼底噙着得意的目光,看向窗外星星点点的星光带。

    饮了一口红酒,一想到乔慕晚马上会从厉祁深未婚妻头衔儿上跌下来,她心情无比的舒畅。

    指尖儿下意识的摩挲着高脚杯的杯肚,一下接着一下,感受指尖下玻璃的光滑,她的心尖儿不自觉徒然的一颤。

    跟着,整个人一个激灵,手里的红酒杯顺势滑落,在她chi-luo的脚下,摔碎成了支离破碎的玻璃碎片。

    “啊!”

    她抓着头发,大叫一声,然后整个人像是受了什么惊吓一样,不断的往后退后着自己的身体。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不要……”

    眼前浮现出来三四个男人丑陋、恶心的猥-琐嘴脸,堆着yin-笑的逼近她。

    “不要过来,我说了不要过来,你们不要过来……”

    邵昕然脑海中出现了幻觉,八年前自己被人强-暴的场景,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滚开,别过来,我说了别过来!”

    她的手抓到了身后的梳妆台,以至于她不管不顾,抓住粉底液、ru液瓶,疯狂的向眼前出现的人影砸去。

    她嘶声的吼着,当年的场景,在她的脑海中如电影画面倒带一样,不断的刺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啊!”

    又是一声破碎的嘶喊,邵昕然眼前蓦地一黑,跟着,整个人倒在了chuang铺上,失去了知觉……

    ——————————————————————————————————————————————————

    厉祁深没有问乔慕晚想吃什么,带她到了一家素菜的餐馆。

    不是那种高档的餐厅,店面不大,里面却是很朴素的中式装修风格,用竹排给阻隔开一个个隔间。

    餐馆里,飘着淡淡檀木的馨香,沁人心脾的好闻。

    晚上的原因,不适应吃油腻的东西,厉祁深要了水饺和两样素食的炒菜。

    “你还想吃些什么?”

    “我不是很想饿,你点吧!”

    看乔慕晚没什么意见,厉祁深挑了下眉,又要了蛋花紫菜汤。

    服务生离开,他们两个在等上菜的时间段里,乔慕晚又一次用殷切的目光去看厉祁深。

    “我已经和你出来吃饭,你让我看看你肩膀上的伤!”

    乔慕晚又一次强调要看,厉祁深原本在看菜单的眸,抬起,依旧沉冷而深邃的落在她的脸上。

    “不耽误做那种事儿,你要是不信,晚上我们回去可以试一试!”

    乔慕晚:“……”

    估计只有这个男人会把自己对他的好,曲解成在担心他手臂用不上力气,做不了那种事儿。

    “我在和你很正经的说话,你能不能别给我添堵?”

    她红着脸,口吻带着淡淡怨怼的出声。

    “我没有很正经的回答你?”

    “你这是在回答我吗?你分明是在给我添堵!”

    “那你希望我怎么回答你?”

    厉祁深反问一句,让乔慕晚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他,不知为何,她怎么听他的话,都觉得别有一番意思!

    见乔慕晚不语,一副小脸发烫的模样,厉祁深将手里的菜单放到一旁,将双手搭成塔状的搁在桌案上。

    “晚上回去,我用实际行动回答你好了!”

    乔慕晚:“……”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话说得脸蛋红得能滴出血,她去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埋怨和心酸。

    她那么担心他,他不以为意就算了,还扯这些话让她难堪,她真是搞不懂这个男人怎么一丁点儿没有受到今天在厉家那边事情的影响,还这么有心情的给自己添堵?

    “受了伤还不老实儿,你怎么就一点儿也不担心今天的事情呢?”

    不想再继续刚刚的话题,她多说一句,无非就是让厉祁深打趣自己罢了。

    “有什么可担心的?”

    厉祁深依旧不以为意,对于今天发生在老宅那边的事情,他丝毫感觉不到压迫感。

    “怎么就没有什么可担心的呢?你父亲让你和我断了来往!”

    后面的话,乔慕晚说得有些无力。

    厉家在盐城是怎样的地位,她再清楚不过了。

    而厉老先生的话,无异于是古代的圣旨,他让厉祁深和自己断了来往,等同于在说他已经不再认可自己。

    一早她就有想过,一入豪门深似海,只是不成想,这样的成败就在旦夕之间。

    “他让断我就要断?”

    厉祁深的目光深邃了几分,看向乔慕晚的眼神儿,多了几分思考和审读。

    听得出来厉祁深的意思是不可能听从他父母的安排,只是……让他在感情的漩涡中挣扎,让他在亲情和爱情中权衡,乔慕晚并不希望他因为自己,违背了亲情。

    “……我不想让你为难!”

    厉家介意自己之前有过婚姻的事情,虽然事出有因,但是有这件事儿存在,厉家的颜面过不去,自己还是不可能被厉家的长辈允许他们走在一起。

    “为难什么?觉得我处理不好这件事儿?”

    乔慕晚倒不是否定他的能力,只是厉家长辈那边态度那样坚定,估计不是他们两个人想要撼动,就可以改变的。

    “当初没有告诉他们,就没怕他们两个人知道!”

    乔慕晚:“……”

    厉祁深将合十的手松开,伸过来,抓住乔慕晚的小手,握在掌心里。

    指尖儿微凉的小手一暖,乔慕晚下意识的抬头去看厉祁深。

    一眼撞进他幽深的黑眸中,她的目光忘了流转,用澄澈明亮的眸,定定的回望着他。

    “放心,我敢让你做我厉祁深的女人,就会给你处理好一切事儿!”

    ——————————————————————————————————————————————————

    “不合胃口?”

    厉祁深替乔慕晚夹了水饺,看她没有动筷,他也放下筷子。

    “不是!”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我不是很饿!”

    受了今天事情的影响,她的心情实在是不好,以至于也没有什么胃口吃饭。

    但不好自己心事重重的样子陪厉祁深吃饭,乔慕晚拿勺子,舀了汤给自己。

    “我喝些汤就好,你吃吧,不用管我!”

    厉祁深没再去强求,重新优雅的拿起筷子,夹水饺吃。

    乔慕晚舀好了汤,刚把碗送到自己面前,她嗅着蛋花紫菜汤里的紫菜腥味,一阵莫名的反胃。

    “唔……”

    她伸手去掩住唇,小脸上脸色有些失常的渗出白。

    低头吃水饺的厉祁深,感觉到乔慕晚这边有情况,直觉性的抬头。

    “怎么了?不舒服?”

    他看乔慕晚脸上失了血色的难受样子,赶忙退开座椅,紧张的来到她面前。

    “不是!”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努力克制胃部不舒服想要呕吐的感觉,开口。

    “是这个蛋花紫菜汤太腥了,我有些受不了!”

    说着,她又要干哕,赶忙抽过一旁的纸巾,快速掩住唇。

    厉祁深皱眉看了眼一旁的蛋花紫菜汤,把碗推到了一旁,叫了服务生。

    “把这碗汤端走倒掉,换一杯温热的杏仁露!”

    “好的,先生!”

    服务生将蛋花紫菜汤端走,又送来了一杯温热的杏仁露过来。

    “喝这个!”

    “嗯!”乔慕晚点了点头儿。

    虽然没有了刚刚的蛋花紫菜汤,但是她的胃还是不舒服。

    “我先去一下洗手间!”

    乔慕晚给厉祁深说完,起身拿着身边的拎包,找出来漱口水,去了洗手间。

    ——————————————————————————————————————————————————

    乔慕晚在洗手间里折腾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呕吐出来什么,只是胃部不断难受的感觉,让她不断的干哕。

    拿漱口水漱了漱口,乔慕晚出去洗手间的时候,碰到了同样从洗手间那里出来的藤少延。

    一看是厉祁深表哥的未婚妻,藤少延扶了扶黑边的眼镜镜框,主动给乔慕晚打招呼。

    “表嫂子,你怎么在这边?和我哥一起来的?”

    看藤少延脸上洋溢着温润的笑,乔慕晚隐忍胃部依旧还是有些不舒服的感觉,对他回以淡淡莞尔的浅笑。

    “嗯,我来这边和他一起吃饭!你也在这边吃饭?”

    “嗯,我奶奶住院的事儿你也知道,我妈在医院那边照顾我奶奶,我爸得空带我和小雪过来这边吃口饭!”

    乔慕晚也不知道怎么的,知道藤少延的奶奶患病住院,就顺嘴问了句。

    “你奶奶现在怎么样了?”

    “我奶奶还好,今天晚上的时候,醒过来了,这会儿在休息!”

    “嗯,老人家没什么事儿就好!”

    藤少延还在给乔慕晚聊着天,不明所以的,他对乔慕晚的印象特别的好,就算是不知道她是厉祁深的未婚妻,在第一次在商场那里和她碰见,他就对她印象极为深刻。

    就像是现在,两个人仅仅是碰面三次,他就特别喜欢和她谈话,哪怕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谈话内容,他也不舍得就这样离开。

    “少延!”

    久久没有等到自己的儿子回来,藤嘉闻过来找他。

    听到自己的父亲唤自己,藤少延对乔慕晚笑了笑。

    “我爸找我来了,可能是催我走!”

    知道自己出来也耽搁了好一会儿,乔慕晚也就没再说些什么,和藤少延摆了摆手,往回走去。

    临转身的时候,她和站在不远处那里的藤嘉闻,浅笑了下视以礼貌,才离开。

    藤少延走过来唤了一声“爸”,藤嘉闻却没有看他,视线寻着乔慕晚离开的方向,久久忘了收回来目光。

    “爸!”

    看自己的父亲走神儿,藤少延又唤了他一声。

    “刚刚和你说话的那个姑娘是谁?”

    藤嘉闻的思绪被收回,他去看自己儿子,目光里多了几分考量的沉声问着。

    知道厉家和藤家之间的关系比较敏-感,藤少延抬手刮了刮鼻头儿,还是坦诚了。

    “她是祁深表哥的未婚妻,我上次在厉二爷那边遇见过她,她今天来这边和祁深表哥吃饭,碰了面,就打了招呼!”

    “祁深的未婚妻?”

    藤嘉闻问着,看着刚刚给自己在某一瞬间有些似曾相识的乔慕晚,他声音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思量。

    “嗯,估计两个人快结婚了吧!”

    藤嘉闻没再顺着藤少延的话问下去,眼底隐隐浮现出思索的沉寂。

    ——————————————————————————————————————————————————

    “什么?你刚刚看到祁深了?”

    一听姚芊芊说厉祁深在这边吃饭,藤雪当即两个眼睛放光。

    “嗯,我刚才看到他在c区那边观景区用餐!”

    “是他一个人吗?还是和客户一起来的?”

    藤雪太兴奋了,以至于完全没有考虑到厉祁深怎么可能和客户来这样家常便饭的餐馆吃饭。

    “他现在是一个人在吃饭,不过好像不是一个人,我看到他对面座位那里,有个女式的拎包!”

    一听说是女式的拎包,藤雪原本还在笑的脸,立刻换了另一副样子。

    “是谁?乔慕晚?还是那个茱莉?”

    “不知道,不过看样子,应该是乔慕晚!”

    乔慕晚,又是这个阴魂不散的乔慕晚!

    藤雪一想到这个像是魔咒一样出现在自己脑海中的名字,她就下意识的捏紧了手指。

    她不喜欢乔慕晚,因为厉祁深,她一丁点儿也不喜欢她。

    眯了眯漂亮的眼睛,藤雪看向姚芊芊。

    “走,我们过去看看!”

    说着,藤雪就让姚芊芊带自己过去。

    “别去了吧,你爸去找你哥,等会儿他们就回来了,你爸要是没看到你在这里,又该和你生气了!”

    “那我也不能不去看祁深啊?”

    在厉祁深的面前,藤雪还知道唤他一声“祁深哥”,这要是不当着厉祁深的面,她直接就亲昵的称呼“祁深”两个字。

    “你带我去嘛,我就看他一眼,看他一眼,我就回来!”

    拗不过藤雪的软磨硬泡,姚芊芊妥协。

    她带藤雪刚到厉祁深的用餐区,那边,乔慕晚正好回来,三个人碰了个面对面。

    看到乔慕晚站在自己的面前,藤雪立刻就脸不是脸,鼻子不是鼻子。

    果然,和厉祁深来吃饭的女人,就是这个不要脸的货!

    她可是没忘,这个乔慕晚,当初就是一个在鼎扬做设计的菜鸟,现在可好,摇身一变成了厉祁深的未婚妻,把自己这个情敌,不费一分一毫就让自己溃不成军。

    嘴角抿了抿,藤雪眼底迸射犀利的目光去看乔慕晚。

    不等她开口说话针对乔慕晚,那边,厉祁深从隔间里出来。

    “回来了?”

    厉祁深完全没有注意到藤雪的存在,过去牵乔慕晚的手。

    看两个人的手紧握在一起,藤雪直感觉自己的双眼被狠狠的刺到了,而且还是那种比烈日更刺眼的光刺伤自己的眼。

    “嗯!”

    乔慕晚敛了敛睫毛回到,因为藤雪的存在,她的神情有些不自然。

    厉祁深牵乔慕晚转身回去的时候,正巧迎上脸不是脸的藤雪。

    没有过多的眉bobo动,他目光凉凉的去看她。

    把厉祁深对待自己和对待乔慕晚的不同神情纳入眼底,藤雪暗自捏了捏手指。

    “祁深哥!”

    她暂且压制下心头儿的不悦,甜甜的唤着厉祁深。

    “嗯!”

    厉祁深温漠的应了一声,脸上依旧没有过多的表情。

    看厉祁深不放开乔慕晚的手,一味的牵着她,藤雪知道,两个人要结婚的名儿,看起来是要坐实了。

    “我还有事儿!”

    厉祁深口吻平淡的出了声,拉着乔慕晚,就进了隔间。

    看厉祁深对自己这么寡淡的离开,藤雪心里不甘心极了。

    凭什么?她乔慕晚凭什么能拥有厉祁深全部的呵护、关心和爱……

    她不服气、不甘心……

    要知道,在乔慕晚之前,原本厉祁深对自己态度还不错的。

    但是打从上次在鼎扬那边的那次事儿以后,她就觉得厉祁深对她简直就是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她不知道厉祁深究竟是因为什么对自己这样,就算是因为那件事儿,也不至于对自己这样不冷不热,如果他生气自己,应该是不搭理自己才对,可是他还和自己说话,这让藤雪费解极了,他对自己这样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小雪,我们先回去吧!”

    “我不要!”

    藤雪打开姚芊芊拉住自己的手,来了脾气的红了眼眶。

    “她乔慕晚凭什么?她不过是个小职员,凭什么飞上枝头变凤凰啊?”

    “小雪,你小点声儿啊!”

    姚芊芊不如藤雪那么做事儿不顾后果,厉祁深和乔慕晚那边离他们就一个竹排做成的墙,根本就不隔音。

    “我不,我不要!”

    藤雪耍着大小姐的脾气,一张脸,浮现出的不甘心,毫无遮掩。

    “小雪,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啊?她乔慕晚现在正是春风得意的时候,你和她顶头对着干,不是让厉祁深对你反感吗?”

    听姚芊芊小声对自己说着话,藤雪也觉得在理,就没有再做声。

    “好了小雪,你别再别扭了,我们不是要联合那个茱莉一起扳倒乔慕晚嘛,等你奶奶身体好了出了院,我们就开始着手准备,嗯?”

    被姚芊芊一再规劝,藤雪也知道,自己这会儿不能鸡蛋去碰石头,厉祁深已经对自己产生反感了,自己要是再去找乔慕晚的麻烦,就是让厉祁深彻底的反感自己。

    一再权衡,她不再去计较,点头应了下来。

    “走吧!”

    姚芊芊拉不死心的藤雪离开,藤雪临走之前,看着隔间那里的门,恶狠狠的瞪着。

    “乔慕晚,我等你身败名裂!”

    ——————————————————————————————————————————————————

    喝了杏仁露以后,乔慕晚胃部不舒服的感觉好了一些。

    回到水榭,她去浴室给厉祁深放水洗澡。

    厉祁深走过去拉正在放水的乔慕晚,把她打横抱回卧室。

    “水还没有放好!”

    “身体不舒服,你就歇着,我洗淋浴就好!”

    “我没事儿,就是那个蛋花紫菜汤的味儿太重了,我有些犯恶心,现在没事儿了!”

    乔慕晚从chuang上坐起来,要去给他放水。

    “老实待着!”

    厉祁深用手按住乔慕晚的肩膀,没有让她乱动。

    “没有你之前,我自己又不是不能洗澡!”

    言外之意,他厉祁深之前没有女人也没有耽误他洗澡,他又不是一个连洗澡都需要女人伺候的男人。

    拗不过厉祁深强势的坚持,乔慕晚只好作罢。

    厉祁深进了浴室,乔慕晚想到厉祁深的肩膀处的伤,她走到客厅那里,拿了管消肿的药和白开水进卧室。

    听着浴室那边有水流的声音,她被今天的事情闹得有些累,就进了羽被里,等厉祁深洗完澡出来。

    待厉祁深从浴室里,乔慕晚已经睡得香甜的睡了过去。

    接着壁灯晕黄的灯光,他看到乔慕晚安静的倩颜,窝在白色的枕头里,披散的黑发,映衬着她本就白-皙的脸颊,像是镀上了一层象牙白一样干净,让他莫名的心尖儿柔软又心悸。

    没有吵醒乔慕晚,厉祁深放轻动作去擦头发儿。

    等他坐到chuang边的时候,看到了chuang头柜上面放着的消肿药和清水,他一向凌厉的黑眸,落下温柔的去看乔慕晚。

    不自觉的,他嘴角噙着一抹风情的轻笑。

    “妖-精!”

    厉祁深抬手,曲着指刮了刮她的鼻头儿,跟着,掀开被子的一角,也躺了进去。

    ————————————————————————————————————————————————

    乔慕晚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已经没了厉祁深的身影。

    她不知道自己昨晚是什么时候睡下的,也不知道厉祁深昨晚是什么时候洗完澡的。

    她有些惊异看到自己身上换下的睡裙,娇-嫩的脸蛋,不自觉的红了。

    打从两个人走在一起以后,张婶就很少来水榭这边,自己的睡裙,自然是厉祁深给自己换的。

    她捞了件外套披在身上,踩着拖鞋出了卧室。

    在别墅外的沙滩那里,乔慕晚碰到了潜水回来的厉祁深。

    “你额头上面的伤不能沾水,你怎么还去潜水啊?”

    她口吻带着埋怨,自己三令五申的告诉他不能碰水,可是他就是和自己唱反调。

    “不碍事!”

    厉祁深继续一副不甚在意姿态的回复着。

    “你怎么样了?胃里还恶心?”

    “不了!”乔慕晚摇头儿,然后走上前,去迎潜水回来的男人。

    厉祁深目光扫了一眼乔慕晚,看到她穿着凉拖鞋不说,小身子就裹了件单薄的外套,他当即皱眉不悦。

    “早上凉,谁让你穿这点儿就出来了?”

    他出口的口吻有些严厉,就好像是在训斥不听话女儿的父亲。

    乔慕晚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凉拖鞋和光-裸在外面的双腿,瞧着双腿上有一层淡淡的粉色小颗粒,她也确实感觉到了凉意。

    “麻烦!”

    厉祁深不悦的出声,跟着伸出双手,把乔慕晚打横抱起,步子快而不急的往别墅里走去。

    ——————————————————————————————————————————————————

    邵昕然醒来的时候,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白墙,隐约间,还有医药水的味道。

    “昕然,你醒了啊?”

    邵萍一看自己的女儿醒了,她原本紧张的脸上,才渐渐沉寂下来担心和顾虑。

    昨晚真的是吓到她了,她本来都已经睡觉了,可是听到自己女儿卧室那里传来破碎的尖叫声,她吓得心脏都要停止了。

    最开始她以为是家里进来了小偷,后来进了邵昕然的房间,她才知道,并不是家里进来了小偷儿,而是自己的女儿昏了过去。

    邵昕然的喉咙有些干-涩,她想开口说话,整个人却提不上来力气。

    有些不太记得昨晚发生了什么,她脑海中支离破碎的片段,隐约间在提醒着她,她昨晚给厉潇扬到了电话,然后从厉潇扬那边知道了乔慕晚之前是个不干净女人的事情被厉家的父母知道了。

    再然后,她十分高兴,就拿着红酒庆祝,走在飘窗那里饮了红酒。

    再然后……

    乍想到自己昨晚抚-摸着高脚杯的杯身,让她想到了之前的不堪事情,她当即就像是疯了一样,赶忙扯开被子,穿着蓝白色的条纹衫,连拖鞋都顾不上穿,踉跄着步子,快速进了病房里的洗手间,把门上了锁。

    “昕然!”

    自己女儿突然像是疯了一样的下chuang,再进去洗手间,让邵萍担心的赶忙跟上去。

    可她上了年纪的原因,终究是不如自己女儿跑得快,她到洗手间门口的时候,邵昕然已经从里面把门给锁上了。

    无视外面自己母亲的声音,邵昕然惨白着一张难看至极的脸,手指颤颤巍巍的往自己衣领那里去伸。

    她手指都在发颤的解开病号服的纽扣,等到胸口前的纽扣被解开,邵昕然看到了自己胸口那里,曾经被水杯玻璃碎片划伤的胸口处,留下可怕又丑陋的结痂。

    虽然结痂的疤痕,被她纹刺的图文给遮掩,但是,那里,至始至终,是她心口残缺的一大块。

    当即,一颗心就像是漂浮在云端一样,承受着从万米高空坠落而下的恐惧,让她无力的顺着眼帘,流下了泪水。

    她胸口上面的疤痕,是当初她被强-bao时,那些暴-徒为了寻求刺-激,在她胸口上划伤。

    当时的她,真的很疼很疼,让她全然没了感觉。

    等到后来她恢复知觉,她看到的是血肉模糊的一片。

    再后来,她出了国,就找了一家刺青店,把自己的疤痕给遮掩住。

    但就算是如此,她依旧也忘不了那个噩梦。

    昨晚,不过是个意外,一个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的意外。

    她仅仅是触及到了玻璃杯,自己竟然就把那些不堪的记忆勾起。

    下意识的,她嘴角苦涩的笑了笑……

    看来,盐城确确实实不适合自己待下去,似乎,自己在这里待下去,就止不住要把曾经那些不堪的记忆,牵连出来……

    ——————————————————————————————————————————————————

    厉潇扬在大堂那里,和前台服务人员,预约了厉祁深。

    “厉小姐,厉总说您可以直接上去找他!”

    “好!”

    厉潇扬对前台服务人员应了一声,乘坐电梯,上了楼。

    到了厉祁深办公室那里,刚准备推门进去的厉潇扬,顿住动作,看向陆临川。

    “我哥今天有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

    厉潇扬这次多了一个心眼儿。

    如果说厉祁深给他们这些员工来了脾气,或者说他今天来上班,脸不是脸的沉着,就说明他在因为昨天的事情还没有消气。

    但是如果厉祁深和平常没有什么区别,她才能确定昨晚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

    “厉总没有什么异常的表现啊!厉小姐为什么这么问?”

    陆临川不解厉潇扬这么问自己是什么意思,就出于好奇的问了问。

    “呵呵,没什么,我就是随便一问!”

    厉潇扬干笑了两声后,推门进去。

    她一入厉祁深办公室的门,就看到了在大班椅中,认真办公的厉祁深。

    不得不说,自己的这个堂哥就是天生能吸引人的料子,就连同他工作是一丝不苟的态度,都会给人无形的压迫力,还有那些致命的吸引力。

    怪不起自己的好闺蜜会对自己的这个堂哥死心蹋地了,她要是和自己这个堂哥之间要是没有血缘的羁绊和牵连,指不定自己碰到他,也会爱得无法自拔。

    “堂哥!”

    知道自己昨天捅了一个大篓子,她软着声音的唤着厉祁深。

    闻声,厉祁深放下手中的签字笔,抬头。

    “有事?”

    他一双黑眸,炯烁的去看厉潇扬,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听不出来任何的情绪。

    “嗯!”

    厉潇扬点了点头儿,扭着腰身走上前去。

    “哥,我今天来是给你道歉的,你因为昨天的事情,一定很生我的气吧?”

    她软着声音,柳絮一般软-绵绵又楚楚可怜。

    昨天厉祁深看自己的目光,和现在根本就不一样,她知道,她的这个堂哥性子阴晴不定,这会儿对你不冷不热,只不过是他在掩饰他的真正情绪罢了。

    “我生什么气?”

    厉祁深把手头儿上的文件放到办公桌上,沉声问着。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