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有我在,别怕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67章:有我在,别怕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今天的她,有意打扮一番,为的就是让年南辰在同样的场合、同样的氛围下,再发疯一次,把自己误认为是乔慕晚,让厉潇扬发现其中的端倪。

    而事情发展,完全顺应了邵昕然一开始的计划。

    她有意的装扮,有意的出现,让迷迷糊糊、神志不清的年南辰,不假思索,当即就伸过来手,按住了她的手腕。

    “你还舍得出现在我面前啊?乔慕晚,你不是没心吗?既然你对我已经无情无义,你为什么还要出现在我面前?你怎么这么下jian!”

    他咬牙说话,甩手就扔开邵昕然的手腕。

    年南辰真是要被这个女人气疯了,明明她对自己表现的那么绝情,却偏偏要过来再度撩-拨他的心。

    他不知道是不是她觉得他太容易被伤害了,所以她才会这么肆无忌惮,欲擒故纵的屡次三番出现在他的面前,来刺激他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那种对乔慕晚又爱又恨的心情,在年南辰的心里杂然交融,真的要把他逼疯了。

    “啊!”

    邵昕然娇柔的呼痛一声,踩着高跟鞋的身体一个趔趄的向地面倒去。

    好在厉潇扬眼疾手快的拉住了她,才使得她没有出丑的跌倒。

    “昕然,你有没有事儿?”

    厉潇扬拉过皱眉咬唇的邵昕然,关切的问着她的情况。

    “没,我没事儿!”

    邵昕然摇摇头,可脸色却是惨淡的白。

    “你怎么没事儿啊?你看看你的脸色这么难看!”

    厉潇扬不知道刚刚邵昕然和身旁这个男人发生了什么事儿,但是自己好闺蜜的脸色这么差,她想也不想,直觉性反应的伸手,怼了年南辰的肩膀。

    “我说你耍什么酒疯?不能喝酒就滚!”

    醉的晕乎乎的年南辰,耳边有女性对自己指责的声音,他摇头晃脑的抬头,一脸的痞气。

    “是你!”

    年南辰抬起头,光线动感的灯光下,厉潇扬看到了年南辰一张在自己记忆中熟悉的脸。

    醉的根本就不省人事,年南辰根本就不知道眼前的女人到底是谁,但隐隐约约间,他似乎感觉到乔慕晚刚刚有在自己身边经过的错觉。

    不做任何思忖,他又把厉潇扬当成是了乔慕晚,想也不想的就把她的手,包裹进了自己的掌心里。

    “蠢女人,该死的女人,我就知道你没有放下我,可是……可是你既然没有放下我,为什么还要离开我?他厉祁深有什么好的,让你就这么死心蹋地的离开我?”

    厉潇扬:“……”

    “该死,你知不知道,看到你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我真想把你从他的手里抢过来,你是我年南辰的女人,乔慕晚,你是我年南辰的女人,你怎么能和其他的男人乱-搞在一起呢?你是不是怪我之前和其他的女人好,所以你故意气我,是不是?”

    厉潇扬一头雾水的听着年南辰对自己说得话。

    厉祁深?乔慕晚?

    这……

    她根本就顾不上自己的手还在被年南辰握紧,就那样大脑不断回响年南辰刚刚对自己说的话。

    年南辰还在抓着厉潇扬的手不放,把自己积压已久的话,都在这样酒后吐真言的情况下,一口气的全部说完。

    他真的是又气又恨,一方面在气乔慕晚对自己的绝情,另一方面他也在气自己没骨气。

    如果他一早知道自己会中了那个女人的毒,也知道她会三心二意的离开自己,他根本就不会想着去惹那个女人。

    只是事已至此,他只恨自己没有先厉祁深一步,占有她!

    厉潇扬几乎是发懵的不断回想着年南辰刚才说给自己的话,等到自己有了反应意识的时候,她的双眼,不自觉的瞪大。

    “……你、你是乔慕晚之前的丈夫?”

    她听年南辰刚刚有说乔慕晚是他年南辰的妻子,现在成了厉祁深的妻子,按照他的话来说,乔慕晚在自己哥哥之前,是有过婚姻史的女人。

    而这个出现在自己眼前,喝得不省人事的男人,就是乔慕晚的前夫!

    “该死,你还知道我年南辰是你的前夫啊?”

    年南辰顺着厉潇扬的话接了一句,让她根本坚信了两个人之前是夫妻的关系。

    怪不得,她记得上次在医院那里,她看到乔慕晚会和这个男人拉拉扯扯,敢情是他们这对离了婚的夫妻,还藕断丝连着呢!

    不由得,她连同上次乔茉含找事儿的事情也想明白了,那个乔茉含分明就是在替乔慕晚出头儿嘛!

    年南辰气不过“乔慕晚”对他的明知故问,抓着厉潇扬的手腕,扣着她的后脑,作势就要吻下去。

    年南辰的唇碰到厉潇扬的时候,在思忖事情的她,当即一个激灵的弹开自己。

    “你干什么?疯男人!”

    厉潇扬哪里有被其男人碰过的时候啊,年南辰对她的触碰,让她当即就像是炸了毛一样的弹开,跟着扬手,不顾及任何后果的甩了年南辰一个耳光。

    她气得不轻,下手的力道,大的很,让年南辰一张脸,立刻就浮现出来了五个醒目又殷红的手指印。

    “南辰!”

    年南辰被打,陪在他身边的杜欢,赶忙上前去看他的情况。

    邵昕然不过是想让厉潇扬也知道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不想年南辰把她误认为是乔慕晚,吻了她。

    “潇扬,你没事儿吧?”

    邵昕然抱住厉潇扬,安抚着。

    “我没事儿!”

    厉潇扬没有去看邵昕然,怒瞪着年南辰一副醉的迷迷瞪瞪的样子,转身离开。

    ——————————————————————————————————————————————————

    邵昕然追着厉潇扬出了酒吧,看她气得不轻,小跑了几步追上去。

    “潇扬,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带你来这里的酒吧,让你平白无故受了欺负!”

    她抱歉的看着厉潇扬,一张在月光清辉下,被映衬着格外白-皙的面颊上,浮现着深切的愧疚。

    “没事儿,这件事儿和你没关,再说了,你也受了欺负不是吗?”

    厉潇扬没有责怪邵昕然,谁也不知道能遇到年南辰那样的疯子,她又怎么能因为年南辰要强吻自己的事情,怪到邵昕然的身上呢!

    厉潇扬深呼吸了一口气,把刚刚的气焰,压下去了一些。

    “昕然,我没事儿,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重大的发现要告诉你!”

    相比较自己手上掌握了乔慕晚曾经有过结婚史的事情,自己被险些强吻了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她手上拿到了十足的证据证明乔慕晚曾经是个不干净的女人,她就不信,依照向来眼光高的厉家,能娶一个不干不净,还有婚姻史的女人进家门。

    “什么重大的发现?”

    邵昕然眨了眨眼皮,不知情的问着厉潇扬。

    她就知道邵昕然什么也没有发觉,就嘴角勾着得意忘形的笑,欺近她。

    “一个能让乔慕晚彻底身败名裂的重大发现!”

    ——————————————————————————————————————————————————

    快要下班的时候,厉老太太因为昨天去了藤家那边,没有吃上和厉祁深、乔慕晚一起的饭,就给厉祁深打了电话,让他们两个人下班后,回来厉家老宅那边吃饭。

    之前要给厉家的那两尊大佛说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还没有说,今天又让两个人回去,自然是一个解释的好机会。

    想想,厉祁深答应了下来。

    他去找乔慕晚,准备告诉她一声,晚上回老宅那边的事情,乔慕晚却临时要回老宅那边一趟。

    “你父母那边有什么事儿?”厉祁深问着,声线平稳。

    “我不知道,不过……我爸让我回去一趟,说好像有人在调查我的事情!”

    一听说有人在调查乔慕晚,厉祁深不着痕迹的蹙了下眉心。

    调查乔慕晚,她有什么好调查的?

    乍想到乔慕晚之前有过婚姻史的事情,他驽黑的剑眉,有了反应的蹙起。

    几乎是不做任何思考,没到下班时间,厉祁深就把乔慕晚拉出了办公楼,开车,直奔乔家。

    到了乔家,乔正天和梁惠珍出门迎上两个人。

    顾不上和自己的父母客套,乔慕晚问了她父母,是什么人调查她,又是关于什么事情?

    她想不到自己会有什么事情让别人调查,但是厉祁深开车时,实在是难看的脸色,让她隐隐间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也不算是调查你,就是给我打听了一些关于你的事情,不过,她们问我的时候,眼神儿有些闪烁,说话有些含糊其辞!”

    乔慕晚一听自己父亲这么说,她下意识的皱着眉。

    “她们说是你的朋友,还拿出来了你们的照片给我看,还有一个姑娘,说是祁深的堂妹!”

    一听说对方自称是厉祁深的堂妹,乔慕晚当即就想到了厉潇扬。

    一旁,一直没有做声的厉祁深,听乔父和乔母两个人的话,他本就涔薄的唇瓣,削薄的抿成一道薄凉的弧形。

    “和我回老宅!”

    厉祁深当机立断,不等乔慕晚和乔正天、梁惠珍把话说完,拉着她的手,就出了乔家的门。

    轿车一路疾驰,厉祁深的骨节都在隐隐泛白的握着方向盘。

    听到有人在调查乔慕晚,他就应该想到调查乔慕晚的人,是贼心不死的邵昕然和自己那个没心眼儿的堂妹。

    乔慕晚不知道厉祁深的脸色为什么会这么难看,虽然她知道是厉潇扬在打听自己的事情,她的脸色也不是很好,但是相比较厉祁深而言,他难看的更甚。

    轿车一路疾驰,车厢内的气氛有些压抑,还有些死寂……

    “……调查我的人,是厉潇扬吗?”

    好半晌,乔慕晚按捺不住心里的猜测,问了出来。

    厉祁深没有回答乔慕晚的话,眼神儿依旧沉得像是一汪海洋一样深邃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不知道过了多久,厉祁深忽的伸过来手,把乔慕晚渗着一层密密涔涔细汗的小手,握紧了掌心里。

    “和我回去老宅那边,不管发生什么事儿,站在我身后,懂?”

    不知道厉祁深为什么会神情这么严肃的给自己说这样的话,乔慕晚皱了皱细眉,点头儿。

    “可是祁深……要发生什么事儿吗?你这样说话,我……很担心!”

    厉潇扬调查自己,她想也想得到,无非就是要知道一些关于自己的事情,比方说出身什么之类的,以此来卡自己和厉祁深在一起。

    只是,这些关乎出身的事情,应该还不至于撼动他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毕竟,厉老太太瞧得上自己的那一天起,她就没有在意过自己的出声,又怎么可能会选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因为厉潇扬对自己的调查,就在乎了自己的出身。

    乔慕晚本来还不以为意这些事情,可转瞬间,自己曾经有过和年南辰的那段婚姻的事情,在自己脑海中一浮现,她顿时就惶恐的睁大了本就明亮的眼。

    “你是说,你堂妹会提前一步揭开我之前有过婚史的事情?”

    如果说自己和厉家的两位长辈坦白,他们可能不会怪罪自己,但是如果,是厉潇扬那边先一步把自己有过婚姻史的事情和厉家人说了,厉家的两位长辈,必然会用另一种眼光看自己。

    这个世界上,最怕的事情就是三人成虎,依照厉潇扬那种跋扈的性子,她要是抓了自己的小尾巴,乔慕晚想也能猜测的到,她一定会闹得满城风雨,尽人皆知。

    想到这里,她本就漂浮状态的心脏,这会儿直接就悬了起来。

    厉祁深就算是此刻没有去看乔慕晚,也能想象的到她的脸色是怎样失血的白、无力……

    绵实力量的掌心,把乔慕晚汗丝渗得更多的小手,包裹在掌心里。

    “有我在,不用怕!”

    他安抚着,声线带着一丝沙哑,却丝毫不影响他一如既往的沉稳、深邃……

    乔慕晚是愿意相信厉祁深的话,有他在,自己不用担心、不用害怕,只是……

    “娶你的是我,不管是什么人、发生什么事儿都拆散不了我们,知道吗?”

    他问着,带着少见的温柔。

    听厉祁深这样的话,相比较心底里的担忧和害怕,乔慕晚更多的是藏匿在眼底里的动容和感动。

    这样一个在她看来,天上太阳一样让自己触手不可及的男人,不知道是怎样出身的自己,怎么能配得上他,又怎么能得到他的喜欢和疼爱呢?

    眼圈莫名地有些红,泪花隐隐在打着旋。

    点着头儿,她咬着唇瓣,把厉祁深干热的掌心,在自己的两个小手里,抱紧。

    “傻丫头!”

    厉祁深抬手,揉了揉乔慕晚脑袋上的头发。

    ————————————————————————————————————————————————

    厉家——

    正在等厉祁深和乔慕晚回来的厉老太太,言笑晏晏的准备着晚餐。

    “小圆啊,你再去厨房煲个美容汤,我家慕晚年轻人,平时工作累,应该注重保养保养!”

    家里的帮佣把厉老太太对自己这个儿媳妇的用心程度全部都看在眼里,不由得几个年纪轻轻的帮佣,都羡慕乔慕晚能有这么好的准婆婆。

    “哦,对了,顺便啊,再炒个腰花!”

    厉老太太笑得合不拢嘴的吩咐着。

    今早她收到了老二发给她的一张微信截图,是自己大儿子朋友圈的动态截图。

    平时自己的儿子不发动态,老太太也就没有关注他,直接给他设置到了权限以外。

    哪成想啊,自己这个臭屁的大儿子,不发动态归不发动态,但是这一发动态啊,直接就是石破天惊。

    只不过,等到她再想进厉祁深的朋友圈里去看动态的时候,她没有看到之前的动态,只看到了一条新的朋友圈动态。

    看着自己的儿子和准儿媳接吻的照片,还配了六个字,“两个人,一辈子!”,老太太更是高兴的不行。

    当机立断,就着今天老二也回来,张罗把厉祁深和乔慕晚也叫回来吃饭。

    晚饭都张罗的差不多了,厉老太太正准备给厉祁深打电话,问问两个人什么时候回来,家里来了厉潇扬。

    打从上次在厉锦江家里,她针对乔慕晚的事情,厉老太太对这个侄女的印象不如最初那么好。

    但也不好因为之前的事情就不待见了她,厉老太太还是笑呵呵的迎上自己的这个侄女。

    “潇扬啊,怎么想着来大伯母家里了呢?”

    “我这不是想大伯母了嘛!”

    厉潇扬把买来的水果递给家里的佣人,笑嘻嘻的上前去抱厉老太太。

    “你这丫头的这张嘴啊,真就是会哄我开心啊!”

    听厉老太太的话,厉潇扬也笑,笑得狡黠、笑得得意……

    她看到了摆放好的餐桌那里,多了碗筷,就问。

    “大伯母,家里今天有客人吗?怎么摆了这么多副碗筷啊?”

    “嗯,你堂哥和你嫂子回来这边,然后你二哥今天也回家了,家里准备吃个团圆饭!”

    说着,厉老太太就张罗着让家里的帮佣再准备一副碗筷给厉潇扬。

    虽然说厉老太太并不是很想留厉潇扬在这里吃饭,但是想到要调解一下乔慕晚和厉潇扬之间的姑嫂关系,厉老太太还是没有把厉潇扬算外人的留她一起在这里吃饭。

    “那就麻烦大伯母了!”

    厉潇扬没有和厉老太太推脱,应了下来。

    “对了大伯母,我大伯父呢?”

    “你大伯父在楼上呢,一会儿能下来!”

    厉老太太闪烁其词的回答着。

    这会儿的楼下,厉锦弘正狠狠的训斥厉祎铭,厉老太太不好意思说自家的老二又捅出篓子了,只好含糊其辞的搪塞过去。

    “哦,这样啊,那我等一下吧,等大伯父下来,我有事儿要和您、还有大伯父说!”

    “有什么事儿要和我们两个老骨头儿说啊?还怎的这么神神秘秘?”

    “呵呵,也不是什么大事儿,就是一些零零散散的小事儿!”

    厉潇扬笑着,故作轻松的说着话。

    “但是吧,这些小事儿可能关乎到您和大伯父的名誉,所以我想了想,我觉得还是告诉你们一声比较好!”

    厉潇扬越说越迷离,让厉老太太一头雾水,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头儿。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