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6章:是你的男性尊严重要,还是我重要?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66章:是你的男性尊严重要,还是我重要?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你答应我要删除的,你怎么不拿手机啊?”

    见厉祁深迟迟没有动作,乔慕晚小手抓着他衣领前襟,问着。

    “我是答应你了,不过我想,如果我要是把那条消息删除,让温司庭他们知道,他们会怎样想我呢?说我是妻管严型,怕老婆?”

    他反问,如画的眉间,漾着万般风情。

    “那你是想不删除吗?”

    “不是不想,是……”厉祁深抬手,故作难为情的刮了刮鼻头儿,“关乎男性尊严!”

    “……”

    “温司庭是什么德行,你又不是不知道?”

    听厉祁深面面俱到的说着话,摆明了是不想删除那条朋友圈动态。

    不好就此让温司庭嘲笑厉祁深,但乔慕晚也是有她自己的坚持。

    “我就问你一句,你到底删不删除?”

    她可是记得厉祁深的微信里有厉老太太和其他厉家长辈的微信号,如果长辈们也看到这条动态,于她来说,以后她再去厉家,都得把脸丢到家里了。

    “……有点儿难做!过段时间吧,等温司庭那群人忘了这个梗儿,我再删除!”

    乔慕晚算是看透了,自己好说歹说,这个男人就是坚持不删除那条羞人的朋友圈动态了。

    不由得,她打从心底里开始埋怨这个男人。

    他哪里是难做啊,就他无歼不商的睿智,怎么可能会想不到发了这条动态,可能会让温司庭那群人嘲笑啊?他这分明是有意而为之!

    不想去理这个压根就是想让自己出丑的男人,乔慕晚站起身就要往外面走。

    “去哪?”

    厉祁深长臂一伸,将欲走的乔慕晚,直接拉了回来,跟着重新按回到自己的臂弯中。

    “你放开我,我不想理你!”

    “至于么,因为一条朋友圈动态就和我生气、不理我?”

    “你说呢?”

    乔慕晚不悦的白了厉祁深一眼,然后抡起小拳头儿就去打他。

    “你这个混蛋,你担心温司庭他们嘲笑你,难道你就不担心我因为这件事儿不理你了么?”

    乔慕晚别别扭扭地说着话,跟着,将身体往一边侧,呜呜哝哝的含糊一句——

    “真是搞不懂,是你的男性尊严重要,还是我重要!”

    她自顾自的把自己心底里想要说出来的话尽数的说出,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说话的口吻多酸,样子有多小女人。

    把乔慕晚的脸部表情,一丝不差的纳入深邃的眼底,厉祁深微不可见的嘴角,上扬着。

    “都重要,不是比较看来,似乎是你更重要一些!”

    说着,厉祁深长臂从乔慕晚的身后圈住她的双手,跟着拥入到自己的怀中。

    “手机给你,自己删!”

    他把手机拿出来给乔慕晚,自顾自将颀长的身躯,慵懒姿态的倚入沙发。

    手里拿着厉祁深的手机,乔慕晚回头看了眼不以为意的男人。

    “你自己删,我不碰你手机!”

    她把手机重新还给厉祁深,在她看来,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她不碰他的手机,尊重他的个人**。

    “你这是不想删了?”

    厉祁深挑眉,问着。

    “不是,我只是不想碰你手机里的东西!”

    她去看他,眼神儿多了几分认真。

    “虽然我们两个人现在好的没有什么可隐瞒的,但是我还是尊重你的个人**!”

    卢梦妍是他的微信好友,可想而知,邵昕然、藤雪她们也有极大的可能存在于他的微信好友里。

    既然这样,自己要是翻了他的微信,当然能看到关于和他那么歆慕者的聊天消息。

    她不想做一个患得患失的女人,但是不可否认,自己心里会起疙瘩,既然如此,还反倒不如眼不见、心不烦!

    “我没有**!”

    他连锁屏密码都没有设置,哪里有什么**可言。

    “我暂时不会删除朋友圈那条动态,你要是这会儿不删,以后别找我抱怨!”

    说着,厉祁深就要把手机收回。

    有些纠结于自己到底该不该碰厉祁深的手机,最终,乔慕晚一再权衡,还是在他收回手机的前一秒,快速反应的抱住了他的手,把手机从厉祁深的手里夺过来。

    划开了手机屏幕,入眼的手机壁纸,让乔慕晚本就澄澈的乌眸,微微瞪大。

    是他们两个人上次潜水上岸以后,接吻拍下的照片,和他朋友圈那条动态的配图一模一样。

    她有些怔忪,像厉祁深这样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也会这么无趣的学那些青年男女高调的把两个人的照片换做手机壁纸,实在是让她有些难以置信。

    “有问题?”

    见乔慕晚侧头问自己,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问。

    “没有!”

    她脸颊有些发烫的回了厉祁深。

    不过就是一张手机壁纸,让她感觉自己就好像是回到了少女那个年纪,初次被男孩子表白后的羞涩。

    乔慕晚快速打开了厉祁深微信,看两个人抱在一起的头像,她脸颊更烫。

    纤柔的手指找到厉祁深的朋友圈,她看到了那条超过一百条评论的动态。

    果然,动态下面的评论,千奇百怪,有祝福的,有歆慕的,当然也有像温司庭那样无病而呻的。

    顾不上去看太多的评论,她当机立断的删除了那条羞人的动态。

    乔慕晚把页面退了出来,刚想把手机还给厉祁深,她突然想去看看厉祁深的手机相册里,到底存了多少关于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

    带着好奇的心理,她又点开了厉祁深的手机相册。

    这一看不要紧,相册里整整二百零四张照片,都是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的照片,或者是她自己被抓拍到的照片。

    看着满屏都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点滴幸福、甜蜜印证……乔慕晚算是明白了,卢梦妍说厉祁深在疯狂虐狗确实没有错。

    如果自己不是当事人,她看到这些照片,估计也会觉得这个男人心理变-态,自己脱单了,就开始疯狂虐周围的单身汪。

    “你是什么时候拍下的这些照片?”

    在她印象中,这个男人不屑拍照。

    但是上次他换微信头像的时候,让她开始怀疑这个男人并不是不屑拍照,只是不想,他这哪里是不屑拍照啊,都和那些自拍狂魔有一拼了。

    “忘了!”

    厉祁深不甚在意的回着话。

    “删完了?”他问,跟着就伸出手,和乔慕晚要手机。

    看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落在自己的眼前,她刚准备把手机还回去时,又突然把手机拿了回来。

    “你等下!”

    她不做思考,又划开了微信界面。

    点进去发动态的页面,她直接拿纤柔的手指,加了几张厉祁深手机相册里的照片,然后在照片上面的文字栏敲下了七个字。

    “两个人,一辈子!”

    把动态发出去了以后,她把手机给了厉祁深。

    “给你手机!”

    她把手机还给厉祁深后,站起身,忽的俯身,将很轻盈的一吻,落在了他削薄的唇上。

    她吻得有些急,让厉祁深有些没反应过来。

    等到他反应过来,落下很轻一吻的乔慕晚,红着脸,出了办公室!

    ————————————————————————————————————————————————

    “哦,好的,大嫂,我知道,那你和大哥,与慕晚父母好好谈谈关于孩子的事情吧!”

    尹慧娴挂断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的时候,厉潇扬正好下楼。

    “妈,是谁打来的电话?是大伯母吗?”

    打从上次邵昕然离开,厉潇扬没有追出去,并且对尹慧娴的话也言听计从,尹慧娴就改变了对自己女儿刚开始爱搭不理的姿态。

    “嗯,是你大伯母打来的电话,说原本准备这周末的家族聚餐推迟到大下周,说她这周要和你大伯父,去会见慕晚的父母,把你堂哥要结婚的事宜定下来!”

    “什么?把他们要结婚的事情定下来?”

    她有些发懵,这个乔慕晚到底是怎么样的来头儿啊?自己那个性子寡淡的堂哥才回国几个月啊,怎么就那么轻而易举的被乔慕晚俘获了心,还这么着急的要结婚?

    “是啊,你堂哥也老大不小的了,今年都三十四岁了,再不结婚,估计你大伯父和大伯母都得赶鸭子上架了!”

    尹慧娴揉了揉额角说着话。

    俄而,想到了什么,她又赶忙睁开眼去看自己的女儿。

    “潇扬,你是不是还在惦记着要你的那个朋友和祁深好啊?我给你说,你不知道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儿,你别给我乱点鸳鸯谱,懂不懂?”

    那个邵昕然的生身父亲是谁,她到现在还没有查出来,但是不排除她的生身父亲就是自己的丈夫。

    当年邵萍和自己的丈夫好过,两个人也在一起过,而且邵昕然和自己丈夫的血型还一样。

    这么多的巧合联系在一起,她一丁点儿也消除不了邵昕然是自己丈夫亲生女儿的可能。

    既然这样,保不齐这个邵昕然和厉祁深之间就是亲堂兄妹的关系,如果两个人之间真的是有这样的关系存在,把他们两个人往一起撮合,岂不是造孽嘛!

    想想,尹慧娴就觉得汗毛孔颤栗,所以不管怎样,她必须要消除自己女儿还想方设法把厉祁深和邵昕然往一起撮合的想法儿。

    厉潇扬不情不愿的听着自己母亲的话,但是她还不能说些什么,有了上次自己母亲对自己那么久的不予理睬,她知道自己要是识相的话,根本就不可能在自己母亲的面前替邵昕然说话。

    “我知道啊,您上次不都给我说了不让我和昕然常来往嘛,您看我最近多乖啊,都没有出门找她,连电话都没有给她打!”

    厉潇扬嘴上说着心口不一的话,看向尹慧娴的目光楚楚可人,让一向都不忍心去呵斥厉潇扬的尹慧娴,软下了眉目。

    ——————————————————————————————————————————————————

    厉潇扬回去到自己的卧室里,离开就变了一副刚刚在楼下的乖巧的嘴脸。

    “乔慕晚,这个阴魂不散的jian人!”

    她骂着,把心里对乔慕晚的不屑,全部都宣泄了出来。

    宣泄不出去自己心里那一口憋着的气,她刚准备打电话给邵昕然的时候,她的手机微信里,进来了一个之前在意大利那里、也对厉祁深暗自爱慕的女人的消息。

    “艾米,你哥要结婚了吗?”

    厉潇扬不知道爱丽丝也喜欢厉祁深,但气不顺的她,想到乔慕晚,横着一张脸,给爱丽丝回了话。

    “是啊,娶了一个jian女人!”

    她毫不介意把自己对这个准嫂子的不屑,说给爱丽丝。

    “那怪不得啊,我看你堂哥今天发了两条微信朋友圈动态,都是在秀恩爱呢!”

    厉潇扬今天一直没有看朋友圈动态,不知道厉祁深高调在微信朋友请里和乔慕晚两个人秀恩爱的事情。

    她本就难看的脸上,此刻眉头儿皱紧,眼底似乎要有火焰喷出来。

    “你截图给我看看!”

    立刻,爱丽丝就发了厉祁深朋友圈的动态截图发给了厉潇扬。

    “之前的一条动态被删除了,但我有留下截图,是关于两个人make-love时,那个jian女人用了情-趣内-衣勾-引你哥!这条动态,是前不久发的!”

    厉潇扬无暇去顾及爱丽丝在说些什么,她一双眼,恨不得钉在手机屏幕上面似的看着那两张截图。

    “该死!”

    厉潇扬咬牙出声,唇瓣都紧抿成了一道线。

    两个人、一辈子!

    呵呵,这还真就是照着往结婚的方向发展了!

    没有再去管爱丽丝,厉潇扬打了电话给邵昕然。

    从昨晚知道乔慕晚曾经有过婚姻史的事情,邵昕然就一直处在一种兴奋的状态中。

    依照厉家在盐城商业界举足若轻的地位,怎么可能会娶一个有过婚姻史的不干净女人进门。

    虽然她后来去找杜欢,想和她求证些什么,杜欢都没有给自己说,不过看她的样子,邵昕然看得出来,乔慕晚的秘密,估计超出她的想象。

    自己突然间就抓住了乔慕晚的把柄儿,让她越发有自信能把乔慕晚从厉祁深未婚妻的头衔儿上拉下来。

    手机里进来了电话,一看是厉潇扬打给自己的电话,她当即就有一种要把这件事儿分享给厉潇扬的冲动,

    电话被接通,她刚唤了一声“潇扬”,那边,厉潇扬的声音,又气又急的传来。

    “昕然,完了,我们完了,彻底完了,我大伯父和大伯母他们已经和乔jian人的父母商量结婚的事情,我堂哥,就要娶那个jian女人做妻子了!我不要,我不要那样没水准的女人做我的嫂子啊!”

    厉潇扬气得不轻,眼眶都隐约有泪花在打旋。

    一听说厉祁深这么快就和乔慕晚定下来了要结婚的事情,邵昕然当即皱眉。

    虽然说她现在已经掌握了乔慕晚之前是个不干净的女人的证据,但是他们两个人这么快的发展,还是让她有些应接不暇。

    捏紧了拿着手机的手,她的唇瓣,同样无法接受这样突然的事情而抿紧成一字型。

    “昕然,你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啊?我真的是不想看到那样的jian女人嫁到厉家,成为我们厉家的儿媳啊!我不喜欢她,我不要她做我的嫂子,我只喜欢你,只想让你做我的嫂子!”

    听厉潇扬事到如今还支持自己的话,邵昕然欣慰极了。

    “我知道!”

    她抿了抿唇,嘴角有些挫败的弯下,“潇扬,谢谢你这么帮我,只不过……呵呵,或许我和你哥注定不能在一起吧!”

    说着话,她做出自己能放下的样子,苦涩的笑了笑。

    “潇扬,我们两个人好久没有去酒吧了,今晚我们两个人去酒吧喝酒吧!”

    邵昕然吸了吸鼻子,不想把自己挫败的样子展现出来,她轻松的说着话。

    知道邵昕然在强装无所谓,也知道这会儿的她最需要有人安慰,厉潇扬没有拒绝,答应了下来。

    ——————————————————————————————————————————————————

    夜幕降临,光线斑驳的酒吧里,靡乱的闪烁着光怪陆离的幻影。

    邵昕然带厉潇扬来了昨晚她来得这个酒吧。

    她听李南说,说年南辰平时喜欢到这个酒吧来喝酒,尤其是乔慕晚和他离婚以后,他来这里酒吧的平率越来越频繁了。

    带着可能会碰到年南辰的心理,她不解思索的就带厉潇扬来了这里。

    而事情也没有让邵昕然失望,她在这里,确实碰到了正在买醉的年南辰。

    而且年南辰身边陪着的,还是杜欢,乔慕晚的表妹。

    昨天杜欢和邵昕然见过面,两个人再度在酒吧里碰见,相互示意的点了一下头儿。

    不好揣度这个邵昕然和年南辰之间到底有没有事儿,杜欢下意识的拿手去抓年南辰的手臂,表现出来她对他的占-有-欲。

    对于杜欢的小动作,邵昕然不以为意,反正她已经不喜欢年南辰了,别说她这会儿抱着年南辰的手,就算是两个人现在在自己的面前颠鸾倒凤,她都不带皱一下眉的。

    她轻笑了下,坐在了年南辰身边的卡座上。

    和昨天一样,她没有去搭理喝得醉眼朦胧的年南辰,和酒保又要了一杯“血腥玛丽”。

    昨晚破碎的片段本就存在于年南辰的记忆里,邵昕然这会儿有意无意的重现昨天的场景,很快就吸引到了旁边年南辰的注意。

    其实,邵昕然今天出门来这里是有意要让厉潇扬也知道乔慕晚的曾经,在厉锦弘和肖百惠的面前,她说不上话,但是不代表厉潇扬也说不上话。

    依照厉潇扬对乔慕晚的讨厌程度,她用将计就计的办法儿,她坚信,以厉潇扬的个性,知道乔慕晚是个曾经有过婚姻史的女人,一定会大闹一番。

    所以,她今天出门,刻意学着乔慕晚平时的穿衣风格和发型,穿了一件雪纺白裙,把头发在肩胛那里梳了个鱼骨辫,为的就是让年南辰再发疯一次,把自己误认为是乔慕晚,让厉潇扬发现其中的端倪。

    而事情的一切发展,都顺应了邵昕然一开始的计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