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sorry,我不应该欺骗你这个良家少-妇!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64章:sorry,我不应该欺骗你这个良家少-妇!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那你倒是和我说嘛,我又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你要看,我还能不穿给你看怎么的啊?”

    乔慕晚清秀的眉眼间,依旧有对厉祁深淡淡的埋怨。

    见乔慕晚黛眉微蹙,她清幽的眉波,娇俏的映在妍丽的五官上,厉祁深抿了抿薄唇。

    “你确定我不用招骗你,你会穿给我看?”

    他反问一句,声音又低又沉,似大提琴琴弦被拨动一般,让乔慕晚羞得不行。

    确实,他不用计骗她,她确实不会答应穿这样羞人的内-衣,给他看。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用手指,重新捏住她圆润弧形的下颌。

    “ok,算是我的错好了,我不应该骗你这个良家少-妇!”

    他沉下声音,竟然温柔的和乔慕晚说话。

    “只是我现在的情况……”

    说到自己作怪的身体,厉祁深的身体不免紧绷,还带着显而易见的尴尬。

    乔慕晚顺着厉祁深的话,寻着他的身体看去,看到他shuo大的物什,着实骇人的映在自己的清眸中,她一面羞得不行,一面想着如果自己真的包裹住了他,自己会是怎样一个痛苦的表情。

    想着,她不自觉的收拢自己的双腿,下意识的想要避开这个男人接下来可能的动作。

    “嗯……”

    乔慕晚突然的动作,让厉祁深下意识的皱眉闷痛一声。

    他本就被她勒得艰涩,这会儿她不配合的收拢,更是让他被她吸的紧致。

    “真是要命!”

    厉祁深咬牙暗咒一句,长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就去吻她的唇。

    他一边把她吻得气息凌乱,一边在她耳边冷沉出声。

    “放松点儿,你现在把我搞得也难受了!”

    乔慕晚不想依,但是她的身体,一再用真实的反应,回应厉祁深。

    感觉她被润滑的稍稍松懈了一些,厉祁深不再思考,抿着薄唇,挤ru一分。

    乔慕晚仰着下颌,无力的细柔出声。

    他真的太……

    “厉祁深,我不要……我不要zuo,你出去,好不好,疼,真的很疼!”

    她的声音带着泪腔,她被他弄得真的好难受,哪怕此刻自己曲意迎合的松懈了一些,但还是涩涩的疼。

    厉祁深双手撑在乔慕晚的两侧,低头看了眼两个人的衔接处,他的眸光,黑得更沉。

    明明已经足够shi-run的了,他不懂,她怎么还会疼?

    “乖一点儿!”

    他轻柔的亲吻她,“我不想弄疼你,所以,宝贝儿,乖一点儿,给我,嗯?”

    说着话,他做足功夫的去哄一再对他说疼的女人。

    感受自己的脖颈、锁骨……被厉祁深耐着心思的去亲吻,乔慕晚咬了咬唇瓣,一再皱眉后,将两个软-软的小手,攀附上了他的肩胛骨,抱住。

    感受小手里尽是男人贲张有力的机理,她微微提起自己的头,把自己埋在厉祁深的脖颈间,贝齿磨了磨唇瓣,然后无比温柔的软语——

    “……我好了,可以了,但是你……轻点儿!”

    闻言,厉祁深黑得能拧出墨一样的鹰隼,带着打量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羞赧无比的小脸上。

    再去看她嫣红的菱唇时,他不由分手的去啄她的唇,“宝贝儿,我只想让你舒服!”

    跟着,他一寸寸温柔的研磨,在乔慕晚不言而喻的紧张、兴奋中……把他彻底吞没……

    ————————————————————————————————————————————————

    邵昕然出了厉家,一路小跑到外面。

    不知道跑了多远,直到她觉得周围没有了熙熙攘攘的嘈杂声和喧嚣,才停下了脚下发软的步子。

    刚刚被尹慧娴那样不留情面的羞辱一番,连带着她的母亲也跟着受了平白无故的污辱,邵昕然直感觉她的尊严,就那样被狠狠的踩在脚下。

    再怎样说,她也是一个高傲的女子,她从来没有被人这般诋毁的对待过,哪怕曾经赵雅兰那样污辱她和她的母亲,她都不曾惧怕的回击了赵雅兰一个耳光。

    只是今天,自己就这个被尹慧娴刮皮刮脸的污辱,自己竟然没有任何回旋的余地。

    越想着自己今天的挫败,她通红的桃花眼里,有泪珠在隐隐打着旋。

    她恨,真的好恨、好恨……

    下意识,她捏紧手指,抿紧唇瓣,不甘心受辱的凌厉目光,在她的眼底,折射而出。

    硬生生的吸了吸鼻子,她用力将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憋回去。

    再三平复下情绪后,她脸上换上了之前的淡然。

    原来,尹慧娴一早就有调查过自己,所以当她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时候,就会那样针对自己,邵昕然也就觉得不奇怪了。

    只是,尹慧娴对自己那样激动的情绪,真的是让她越发的好奇自己母亲与年永明,还有厉锦江,尹慧娴之间是怎样一个错综复杂的关系!

    还有那个佳雅,又是怎样一号人的存在!

    越发难以想得通这几个人之间比声线才乱的关系,她思忖间,手机里进来了电话,是厉潇扬打来的。

    邵昕然被自己的母亲不留情面的污辱,连同她的母亲一并被拿出来羞辱,厉潇扬看得一清二楚,虽然她不清楚这一切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但是邵昕然受了她母亲那样对待的事情,让她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

    刚刚邵昕然离开的时候,她就有想着追出去,不想自己被自己的母亲严声呵斥住,还言辞凿凿的告诫自己,不要再继续和邵昕然来往。

    本来她就和她的母亲关系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地步,她不想再继续恶化她和她母亲的关系,就隐忍下来。

    但是这样,不代表她会就此和邵昕然断了闺蜜的关系。

    邵昕然拿出手机,看到是厉潇扬打来的电话,她长呼吸了一口气,按下接通键。

    “……喂,潇扬!”

    邵昕然已经在竭力在克制自己的声音,但还是不可避免的透着哭过后的沙哑。

    听到邵昕然的声音,完全是哭过后的声音,厉潇扬在电话另一端蹙眉。

    “昕然,你哭了吗?”

    “……没,我没有!”

    邵昕然捏着手机,把自己的情绪尽力敛住,不让自己脆弱的一面,表现出来。

    “昕然,你明明就哭了,你还要骗我?知不知道,我真的很担心你!”

    厉潇扬和邵昕然认识五年了,两个人的关系好的和一个人似的,这会儿邵昕然哭了,厉潇扬的心里也不好受。

    听厉潇扬对自己关心的话,邵昕然也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才好了。

    她知道厉潇扬是真心实意对自己好,只是有些事情,她真的不想让她知道,她有她的小**、小秘密,就像是永远都只配存在于阴暗中,永远都不会被曝光在阳光下一样,她只想让她的那些不可告人的事情,藏匿在永无天日的黑暗中。

    “……潇扬,对不起,我……让你担心我了!”

    “你这和我说得是什么话啊?我们是好闺蜜,我担心你,不是很正常吗?不过,你现在在哪里?有没有回家?”

    厉潇扬关心的问着邵昕然,她不管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要针对邵昕然,但是就冲着两个人之间形影不离的关系,她不会因为自己母亲的存在,而让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产生芥蒂。

    “昕然,今天是我妈不对,她出言有些重,你别放在心上,你知道的,她是因为和我生气,所以才会迁怒了你,我妈最近可能是更年期,情绪不正常,你不要把她对你说得话放在心上!”

    “不会!”

    邵昕然嘴上说着心口不一的话,尹慧娴会针对她,追其根因,和自己母亲必然是少不了关系的。

    但是自己今天去那边为了拿到做dna样本的证据,就算是被她给污辱一番,也是自己自讨没趣,去了她那边就意味着自己要被她污辱。

    不想让厉潇扬因为自己的事情挂心,邵昕然又说了一些不让她担心自己的话。

    两个人又聊了一些这周末一起去逛商场的话,后来,邵昕然以自己母亲着急让自己回家为理由,挂断了电话。

    没有来得及去翻刚才给自己打电话那个人的电话号码,邵昕然敛住自己不在状态的思绪,打车去了医院那边。

    ——————————————————————————————————————

    将厉潇扬刷牙的牙刷交给做dna鉴定的医师后,邵昕然离开医院。

    她刚出门诊部,就接到了刚才那个给她电话的人的电话。

    看了一眼,是她派去调查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是怎样一个关系的调查员,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见没有什么可疑人物的迹象,她按下接听键。

    ——————————————————————————————————————

    光怪陆离的酒吧里,响着呱噪的声音,人潮涌动中,不少都市熟男*,在下班后的夜-生活里,狂肆的宣泄自己的疲倦,让自己在这样人声鼎沸间,找寻到疲劳过后的兴奋、刺激……

    年南辰一个人坐在卡座那里,一手拉着吧台,另一只手拿起酒杯,不断的给自己灌酒。

    自己今天那么主动去找乔慕晚,甚至为了能挽留住他对自己一星半点儿的注意,自己说了那么多连他自己做梦都没有想过的话。

    甚至,就那样,不走脑子的连自己爱她的话,都说给了她听。

    本以为自己已经做得足够多了,就算是暂时挽回不了他们那段破败的婚姻,但是至少能补救一下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也好。

    只是谁能料想,那个绝情的女人,眼里完全没有自己,哪怕就算是自己低声下气,她都不屑丢给自己一个眼神儿。

    越想心里越是烦的厉害,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能这样对他,就连同当初背着自己偷偷离开的邵昕然,都不曾这样把自己不放在眼里,这让他又气又不甘心,就好像,自己胸膛里卡着一股子无名的火,不上不下,让他想要杀人。

    又拿起吧台上面的酒瓶,手指摇摇晃晃的给自己的酒杯里倒酒。

    拿起酒杯,他接连又饮了好几杯,直到酒瓶见了底,他心烦的拉开自己衬衫的纽扣,让自己的胸口处的肌肤暴-露出来。

    “再来一瓶龙舌兰!”

    天蓝色衬衫的袖口被年南辰挽到手肘处,他露着自己的小臂,手指带着不耐烦的敲着吧台。

    酒保看已经喝了两瓶烈酒的男人,还在和自己要酒,他有些难为情。

    “拿酒啊,合计什么呢?是不是以为大爷没钱付款啊?”

    不耐烦的说着话,跟着,年南辰从自己的衣兜里,拿出来一沓子的人民币,甩在吧台上。

    一看年南辰还知道付款,应该是没有醉酒,酒保又拿了一瓶龙舌兰给他。

    年南辰拔-开酒瓶瓶塞继续喝酒的时候,同样是心烦意乱的邵昕然,穿着一件v字领的紧身包臀窄裙,步伐摇曳的走进酒吧。

    她找人调查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是怎样一回事儿的事情,调查员那边给了自己结果。

    只是,事情的调查结果,险些没给她气炸了。

    没有关系!

    这是调查员回给她的话,就这样四个字,险些让她气得把手机给摔了。

    其实也不是没有结果或者怎样,是调查员那边,已经顺藤摸瓜的找寻到了线索,只是,就在被调查事情的至关重要的一点儿时,线索就断了。

    而后,除了关于乔茉含和年南辰之间的关系,和乔家发生过重大的财政危机,以及年永明又找过乔父的事情以外,找寻不到任何关于年南辰和乔慕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好像两个人之间确确实实没有任何的关系。

    只不过,邵昕然并不觉得事情会有这么简单,年南辰能和年永明一起去厉氏找乔慕晚,还险些和厉祁深之间发生冲突,说乔慕晚和年家父子没有任何的关系,不光她不信,估计换了其他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信。

    她不死心,就让调查员那边,把消息为什么会断掉,又深入调查了一番。

    而调查的结果,着实让她惊讶了一下,但仅仅是不消一会儿,她就恢复了如常的状态。

    厉祁深会插手乔慕晚和年南辰的事情,把关于他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关系掐断,早就应该在自己的意料之中,不是吗?

    那个男人把乔慕晚当宝贝儿一样的捧在手掌心里,生怕她会受了伤、挨了欺负,他现在为了保护他心爱的女人,把关于和她有关的*信息都掐断,自己现在想来,这是在正常不过的状况了。

    不会有哪个男人会希望自己的女人受到非议,尤其是厉祁深这样会在不经意间,把你g上天、保护的无微不至的男人,他怎么可能允许关于乔慕晚的话题,存在于大家茶余饭后的谈话中?

    只不过,他越是这样把乔慕晚保护的密不透风,越是让邵昕然怀疑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的关系。

    正常来说,如果没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不会有谁把消息封锁到不着一丝缝隙,很显然,这里面一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所以,厉祁深才会为了保护乔慕晚,而把相关的事情都给封锁了。

    只不过,不管她如何动用金钱去调查这里面有什么猫腻儿,她都没有办法儿得知关于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的一星半点儿的消息,这让她不免心烦极了,以至于想要宣泄。

    踩着一双缀着水钻的银色高跟鞋,邵昕然去了吧台那里。

    酒吧里光线太过昏暗的原因,她没有注意自己身边坐着年南辰,搭着双腿,就坐在了卡座上。

    “一杯血腥玛丽,谢谢!”

    对酒保说着话,邵昕然拨了拨自己披散在肩头儿处的头发儿。

    一股馨香的气息,由邵昕然的发丝处散发出来,让嗅到香气的年南辰,顿住手里拿着酒杯的动作,下意识的瞥过眼,向邵昕然看去。

    看到眼里出现一张自己隐约熟悉的侧脸,他捏着酒杯的手,不自觉的轻颤。

    下意识的摇了摇头儿,年南辰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多了,出现了幻觉,还是怎样,他竟然觉得眼前出现的这个女人,是乔慕晚。

    感觉到旁边似乎有人在看自己,邵昕然下意识的向旁边看去。

    看到身边喝得双眼迷迷瞪瞪的年南辰,她当即一惊。

    自己最近已经足够倒霉的了,不想,自己还真就是祸不单行,连自己来酒吧想要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都会碰到年南辰这个魔头儿。

    瞧见年南辰打量的目光,灼热的在自己的身上似乎要烤出来两个大洞,她抿了抿唇,直觉性的就想拿包走开。

    “小姐,你的血腥玛丽!”

    酒保刚把邵昕然点的“血腥玛丽”放到吧台上,邵昕然就从自己的钱夹里抽出来了两张红色的钞票,拍在了吧台上。

    “不用找了!”

    她不想看到年南辰,一丁点儿也不想。

    说着话,她不做任何思考,拿起拎包,就往外面走去。

    “嗯……”

    只是,她的脚刚下卡座,手腕就被年南辰一把给抓住。

    跟着,他手上的力道一用,就把邵昕然的柳腰,圈在了他的臂弯中。

    邵昕然几乎是没有看清楚年南辰的动作,就把他踉跄的站起身,抱在了怀中。

    “该死的女人,你终究舍得不再对我坐视不理了吗?知不知道,你这个该死的女人,真的是要把我逼疯了,逼死了!该死!”

    年南辰咬牙说着话,两个手臂,圈着邵昕然的肩膀头儿,把她在自己的怀中,抱得更加紧实,无间隙……

    听着年南辰在自己的耳边说着让自己完全听不懂的话,邵昕然蹙紧着眉儿。

    “年南辰,你说什么疯话?我不认识你,你放开我!”

    邵昕然极力与年南辰之间撇开关系,她可是没有忘,自己回来盐城那会儿,被他按在大马路上,狠狠欺负的场景。

    这个男人本就恨自己,他这会儿抱着自己,可能是酒精的刺激,产生了什么幻想,才会没有发疯,但这并不代表,她一会儿会不会发疯。

    想到这里,她用力去推年南辰。

    “你放开我,我说了我不认识你,你听不懂吗?放开我,放开啊!”

    邵昕然用力的挣扎着,可是她孱弱的力道在年南辰这个男人这里,实在是太过微不足道了。

    她根本就挣脱不开年南辰,相反,她越是挣扎,他越是把自己抱得更紧,就好像是他故意在和自己较劲儿一样,不把自己揉进身体里,就誓不罢休。

    “该死的女人,你自己都主动回到我的怀里了,我还能再一次白痴的把你放开吗?”

    年南辰在邵昕然耳边,咬牙切齿的说着话。

    不知道眼前的女人是邵昕然,年南辰把她完全是当做乔慕晚,用力的抱紧着她。

    “嗯……”

    邵昕然的呼吸间,缠着的全部都是烈酒的味道,再加上年南辰用力的拥抱,她觉得自己一时间胸闷的要上不来气来了。

    “年南辰,你放开我,你再不放开我,我可要叫人了!”

    邵昕然皱眉威胁着年南辰,可这对醉了酒的年南辰来说,没有任何的影响。

    看年南辰像是个醉鬼一样,抱着自己不肯松开,忍无可忍的邵昕然,张口就对周围的人,大喊道——

    “来人啊,救……我……”

    不等邵昕然把话说完全了,年南辰直接就把她的嘴巴,在自己的唇舌攻击下,堵了个密不透风。

    “该死的女人,你这张嘴真能聒噪,我是你老公,我怎么对你,都不过分,懂不懂?”

    年南辰像是在呓语一般,竟然无比温柔的说着话。

    跟着,他说完话,又一次附上了邵昕然的唇瓣,把她的唇舌,含着了自己的嘴巴中。

    把邵昕然完全当成了是乔慕晚,年南辰几乎是一刻也不想离开这两瓣让他魂牵梦萦的唇瓣。

    年南辰细细的吻着她的唇,跟着,他用舌头撬开邵昕然贝齿的阻挡,在她的口腔中,纠缠个天翻地覆。

    邵昕然被迫的承受着年南辰对自己的强势进攻。

    她实在是太过厌恶这个男人对自己的触碰了,只是,势单力薄的她,根本就挣脱不开年南辰对她强而有力的亲吻。

    尤其是当年南辰说了那一句“是你老公,我怎么对你,都不过分,懂不懂?”时,她神情怔忪的在想年南辰是在把自己当成了他的老婆了吗?

    只是他结婚的事情,她怎么不知道?还有,他的老婆是谁?她怎么觉得年南辰在想到他的老婆的时候,会那么的痛苦呢?

    就在她失神的想着他的老婆到底是谁的时候,年南辰的长舌,长驱直入,直接纠缠起来了她的舌苔,用狷狂的气息,把她的舌,shun-xi的阵阵酥-麻,就好像是过了电一样。

    邵昕然被亲吻的大脑昏昏沉沉一片混乱之际,她几乎不知道年南辰是什么时候从她的唇瓣上面撤离到了她的耳垂那里。

    “嗯……”

    耳垂被年南辰突然的咬住,邵昕然不可控制的轻颤一下,而接下来的话,更是让她不可置信的大跌眼镜。

    “该死的小妖精,乔慕晚,你知不知道,我是真的爱你,我爱你,真的爱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