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2章:你手不湿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62章:你手不湿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太晚了,别了吧……”

    乔慕晚拒绝着,她不是不想给他,只是两个人一折腾就要耽搁好一阵,再加上这个男人的体力实在是好得不行,想到明天自己还要上班,她直觉性的退缩。

    厉祁深不顾乔慕晚的话,将手反过来握住她的小手。

    牵引她葱白的玉指带到自己的浴巾那里,解开。

    白色的浴巾顺着男人结实的腰际滑落,厉祁深壁垒分明的腰腹,不着一丝赘肉,完美而精瘦。

    “它现在需要你!”

    厉祁深嗓音有些暗淡的扯开嘴角,在这样静寂的夜里,显得格外的性-感。

    乔慕晚澄澈的目光顺着厉祁深手指牵引的地方落下,一眼就看到了他被支撑起来的地方,在黑色的短裤中,带着野兽一样蓄势待发的强劲儿,要命的刺激着自己的视线。

    有些恼人的看着这个男人会有这么迅速的反应,乔慕晚面色带着窘迫的去看他。

    “很晚了!”

    如果说现在时间还早,她给他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已经凌晨一点多了,明早还要上班,这样折腾,劳神劳力不说,还可能耽误到明天的工作。

    “既然你也知道很晚了,就快点儿让它出来,嗯?”

    厉祁深从鼻息间溢出“嗯”,深邃极了。

    乔慕晚还是有些难为情,她就算是不耽误给他,但是她实在是力不从心。

    她犹犹豫豫间,厉祁深又渐渐变得cu-shuo的物什,又一次放大一圈的抵在她的缝隙间。

    只剩下两层单薄的布料做阻碍,不同温度的接触,让乔慕晚不自觉的分泌出羞耻的ye-ti。

    明白过来自己已经被撩-拨的有了反应,她的脸颊,绯红的更甚。

    “厉祁深!”

    乔慕晚干涩的咽了口吐沫,口干舌燥的她,声音变得有些绵延的迤逦。

    “嗯?”

    “……我不想,今天真的太晚了!”

    “你确定不想?”

    厉祁深燃烧火焰的目光,炽热如火的落在了两个人贴合的地方,眼底暗沉一片。

    “……嗯!”

    乔慕晚难耐的忍受着厉祁深和她碰在一起的致命感觉,咬牙出声。

    看乔慕晚把嫣红的唇瓣含在两粒珍珠一样的牙齿间,迷茫的小脸上面写满无措,厉祁深的长指,慵柔的抚了抚她圆润肩头儿的香肩。

    “你不想,可是这东西在我的身上,涨得我难受,怎么办?”

    他问着,声线要命的性-感,也要命的甘醇好听。

    说着话,厉祁深俯身,把头埋到乔慕晚的耳边,气息有些重的出声。

    “小妖精,乖一点儿,帮我把它弄出来!嗯?”

    乔慕晚不依,厉祁深滚烫的热气,就像是一团火一样的包裹着她。

    连带着一向都不老实的下面,也随之一起作怪。

    “厉祁深,你……嗯……”

    厉祁深强势的物什,顺着他长指掀开她di-裤的一角,jin-ru,直接碰到了乔慕晚的温热处。

    被滚烫温度的物什的冲破,她两条腿的根部肉,跟着绷紧。

    “该死!”

    厉祁深咬牙暗咒一句,虽然他只是进去了一点点儿,但就是这一星半点儿的shen-ru,就被乔慕晚guo的严实,让他腰眼跟着一阵发麻。

    乔慕晚凝眉屏息,连呼吸都不敢轻喘的她,感受厉祁深对她的撩拨,她感觉自己似乎shi的更加厉害。

    “厉祁深,你忍一忍,忍一会儿就好了!”

    乔慕晚对他排斥着,两个小手无力的攀附他的肩胛骨,指甲都因为难以忍受的感觉,深深的陷入到了厉祁深的皮肉间。

    “这种事儿是忍就可以的?”

    厉祁深问,声音越发的难耐,不可控制。

    乔慕晚被厉祁深问的说不出来话,她对这种事儿本就不在行,真的就不知道怎样才可以让他消停下来。

    “真就不想给我?”

    厉祁深凝视乔慕晚一张无措的小脸,咬牙噤声。

    乔慕晚渐渐变得眸光迷离的杏眼,看到厉祁深铁青色的俊颜上,脸部线条硬朗、紧绷,她不知如何是好的皱眉。

    一再咬了唇瓣,她俯身,埋在厉祁深的耳边,呼吸有些急促的微喘气息。

    “……我有些累,我不是不想给你,今天真的太晚了,你忍一忍,我明晚再给你,嗯?”

    她说着软话,诱哄着厉祁深,不想厉祁深盯着她的脸的视线,更加的幽深起来。

    “不想做也不是不可以,但至少,你——得让它出来,不然憋着我,难受!”

    听厉祁深这样说,向来不会拒绝人的乔慕晚,口干舌燥的低了低头儿。

    看到他骇人的物什,通身紫红,强劲到两个人哪怕还有一些距离,她都能感受到上面贲张的蓄势待发的爆发劲头儿。

    “……我用手!”

    她干涩着嗓子,皱着眉头,出声。

    “用嘴!”

    厉祁深直接否决她要用手帮自己,口吻理所应当的要求着乔慕晚。

    闻言,乔慕晚红着脸去看厉祁深明明很难受还要和自己挑三拣四的样子,她有那样一瞬间要撂挑子,不管他的死活。

    “你不是很难受吗?怎么还这么多麻烦?”

    “你手不湿!”

    很自然,厉祁深在影射乔慕晚,只有你的嘴巴,才会和下面一样,有温热,有湿润和暖绒的感觉。

    “你……混蛋啊!”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话撩-拨着,她羞得恨不得撞墙去。

    “如果你不想,我们继续做!”

    见厉祁深又一次去撩-拨自己,乔慕晚急得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然后自己全身而退。

    厉祁深察觉到乔慕晚要从自己的身上逃开,他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腕。

    幽深的眸,黑的能沁出墨汁一样的落在她的脸上,沉声道——

    “如果你实在不想,把这套内-衣穿上,指不定我看到你穿这身内-衣,就释放了!”

    厉祁深掬起手指,把一旁那实在是羞人的单薄内-衣拿到乔慕晚的面前,晃了晃。

    乔慕晚看厉祁深又一次把这样连遮脸都遮不住的内-衣拿到自己的面前,还不时的一晃再晃,她当即凝眉。

    “这东西,怎么可能让你出来啊?”

    她硬着头皮出声,说到底,她就是不希望自己受到厉祁深的胁迫,穿了这件儿羞见于人的内-衣。

    “我说能出来就能出来,你要不要试一试,嗯?”

    “不要!”

    想也不想,乔慕晚直接拒绝了厉祁深的这个提议,这个男人是怎样一个得了便宜还卖乖的男人,她实在是太清楚了,他不过就是找了这个烂借口,让自己在他面前穿这件羞-人的*罢了。

    看乔慕晚坚持的样子,厉祁深不着痕迹的抿了抿薄唇。

    “那你就用下面,或者用嘴!”

    给了自己两个选择,每一个都让乔慕晚难做。

    看乔慕晚犹豫不决,厉祁深在她耳边吹气。

    “你不选,我帮你选,嗯?”

    他抬起骨节修长的手指,去拉乔慕晚的di-ku,让还在思忖要如何是好的乔慕晚,当即吓得一个激灵。

    “你干什么?”

    厉祁深对乔慕晚的话视若无睹,继续去剥她单薄的遮蔽物。

    撤下碍事儿的蕾-丝di-ku,他扔到地板上,跟着,作怪的手指,拂过萋萋芳草,在水润的jiao-nen处,拨-开,捻压住……

    本就被厉祁深的动作吓了一跳,这会儿他的行为,更是让乔慕晚大脑皮层急速反应去抓住他作怪的手。

    “厉祁深,你别……”

    她无措极了,明天还要上班,她根本就承受不住这个男人对自己的折腾。

    自己不能用正常的方式帮他,用嘴又太过羞人,一再权衡,她咬牙妥协。

    “我……我穿给你看就是了!”

    她红着脸说完话,从厉祁深的身上下来,捞起那件单薄的黑色内-衣,快去下了g,去了洗浴间。

    看乔慕晚娇俏的身影,手里拿着那件内-衣去了洗浴间,厉祁深的嘴角不着痕迹的勾着一抹笑,纹路很浅,却异常迷人。

    脑海中不自觉的浮现出来乔慕晚穿了这套内-衣的样子,他从g头柜的烟盒里抽出来一支烟,含在性-感的薄唇间,然后好整以暇的等着乔慕晚,该凸凸,该翘翘的身材,完美无瑕疵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

    邵昕然听到门口这边有帮佣唤尹慧娴,她当即怔住身型。

    她已经用最快的速度拿到能做dna样本鉴定的物品,不想,这么短的时间,还是不可避免自己和她碰面。

    尹慧娴揉着太阳xue,整个人明显倦怠的回来家这边。

    刚才她出去就是前几天找人调查邵昕然的事情有了结果。

    这个邵昕然不是别人,正是邵萍的女儿,自己当初的猜测得到了证实,一时间,她心里有说不出来的心烦意乱。

    本来,她就有做好了这个邵昕然是邵萍女儿的打算,但是她看到关于邵昕然白纸黑字的证据,还是忍不住头脑混乱。

    尤其是邵昕然的血型,和自己的丈夫都是b型血,更是让她当时心底有说不出来的凌乱。

    虽然血型不能说明什么至关重要的事儿,自己暂时也不能证明邵昕然就是自己丈夫的女儿,但是已经发生了这么多次的巧合事件,说邵昕然不是自己丈夫的亲生女儿,恐怕说出去,连她自己都不愿意相信。

    尹慧娴摆了摆手,遣退了家里的帮佣,她眉眼间尽是疲倦的去了沙发那里落座。

    “昕然,你怎么不走了啊?”

    从房间里出来,准备下楼去送邵昕然的厉潇扬,看自己的好闺蜜,身型顿在楼梯口那里不再走,她从身后问着。

    厉潇扬的声音,让神情怔忡的邵昕然收回了飞脱的思绪。

    “我……伯母回来了!”

    “我妈回来了?”

    与此同时,听到楼梯口这里有动静,疲倦的尹慧娴抬眸往这边看来。

    她侧眸看到邵昕然出现在自己的家里,刚刚的疲倦迅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眼底倏然浮现出来的一片黯淡无光。

    邵昕然抬眸,赶巧与尹慧娴的目光撞到了一起。

    “妈!”

    感觉到自己母亲看邵昕然的目光不友善,厉潇扬赶紧警觉性的唤了一声。

    尹慧娴冷眼扫了一眼自己这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女儿,随即将目光重新落在邵昕然的脸上。

    “你来我家做什么?”

    散漫的口吻,很显然表现出来了自己对她的不喜欢,以及对她道来的不欢迎。

    “妈,昕然是我让她来的!”

    “我没问你,没你的事儿,你老实儿闭嘴!”

    尹慧娴口吻严厉的说话,目光狠瞪了一眼自己的女儿。

    被自己母亲这样迁怒的对待,厉潇扬不做多想,就想反嘴。

    “潇扬!”

    见厉潇扬情绪激动,邵昕然赶忙一把拉住她。

    对厉潇扬摇了摇头,她蹙着细眉示意她稍安勿躁。

    邵昕然放下拉住厉潇扬手腕的手,抿了抿唇瓣,去看仰头高傲看着自己的尹慧娴。

    “厉夫人,不好意思,我本来是来家里拜见您的,可是我见你没在家,又赶巧我有事儿要离开,不想现在看到了您,我……”

    “不需要,我还没死,还不需要你来拜见!”

    不等邵昕然说完话,尹慧娴就强势的打断了她的话。

    说着话,她又重新坐回到了沙发里,仰着下颌去看邵昕然。

    “既然你有事儿要离开,就赶紧离开,你应该看得出来,这个家不欢迎你!”

    “妈!”

    见自己母亲这样不友善的对待自己的好闺蜜,连她这个旁观者都看不下去了,何况是邵昕然了。

    不假思索,她直觉性替邵昕然反击自己的母亲。

    “妈,这个家里不仅有您,还有我和我爸,您不喜欢昕然,不代表我和我爸不喜欢昕然,您凭什么不让她来这个家,说不欢迎她的话!”

    说到底,邵昕然会过来是因为自己母亲不理自己,她才会想着做这个调解人,如果她不过来这边,这么善意的帮自己,又怎么会受到自己母亲的不友善对待。

    “你这个喝了**汤的混账,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这该是你对一个长辈该有的态度吗?”

    被自己母亲的话震慑着,厉潇扬当即气焰就被压下去了一大截。

    “又不是我事先有错!”

    不死心自己就此服软,她又碎碎叨叨的补了一句。

    没有再去看自己的女儿,尹慧娴双臂环胸,把自己的目光,发狠的落在邵昕然一张变了色的脸上。

    “邵小姐,如果没有什么事儿,请你离开!”

    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邵昕然,直觉得自己被尹慧娴的话狠狠的凌迟了耳膜,她下意识的捏紧手指,抓着手掌心。

    她再抬起头去看尹慧娴的时候,漂亮的桃花眼,眼底也凌厉了几分微茫。

    “厉夫人,我今天来这边是因为我听说您因为潇扬有了我这个干姐姐的事情不理她,本来,我是打算劝服您,让您别和潇扬生气的,不过现在看来,不必了,不会有哪个母亲,会用这样仇人间才会有的态度对自己的女儿,您现在的样子,给我对您的看法儿就是您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你放肆!”

    邵昕然的话,让尹慧娴大发雷霆的站起身。

    她走到邵昕然的面前,眯了眯狭长的凤眼,字字如针锋一样犀利的溢出唇。

    “你说我不配做一个母亲,你母亲就配做一个母亲了吗?”

    “……”

    “一个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愿意说出来的女人,呵……邵昕然,你说我尹慧娴不配做一个母亲,你回家去问问你家里那位,她那位母亲又做得多高大、无私!”

    不知道尹慧娴怎么会知道自己的情况,想到她暗中把自己的事情已经调查了一番,邵昕然本就难看的脸上,更是煞白一片。

    “依照你现在的辈分儿,还不足以在我面前给我评头论足,收起你那套花花肠子,潇扬生性单纯会和你好,对你没有防备之心,但不代表我这个做母亲的也会纵容你带坏我的女儿,在我这个家乱搅合!”

    尹慧娴的话,让邵昕然的脸色难看还不自然起来。

    厉潇扬不了解邵萍和自己父亲之间的关系,自然不知道自己母亲和邵昕然之间的波涛暗涌是什么意思,但是身为当事人的邵昕然和尹慧娴两个人,比谁都清楚这里面暗藏怎样一个玄机。

    “徐妈,送客!”

    尹慧娴不想再看邵昕然,稍稍平复了一下思绪,就让家里的帮佣送客。

    都被尹慧娴这样说了,邵昕然自知自己根本就没有继续留下的必要了,而且,尹慧娴给她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家里,她都一清二楚。

    邵昕然努力平复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脸上表现出来什么异样的捏了捏手指。

    好一会儿,她隐忍了下来,才重新抬起头。

    “不好意思,打扰了!”

    说着,她楚楚动人的无措目光,落在厉潇扬的脸上。

    “潇扬,对不起,我觉得我帮不上什么忙。既然这个家这么不欢迎我,我就先离开了!”

    她手里捏紧着拎包,低着头儿,快速出了厉家。

    ——————————————————————————————————————————————————

    乔慕晚换好了让她咋舌的内-衣,心里着实忐忑的拉开了浴室的移门,走了出去。

    不知道自己穿这身内-衣出去以后,会面对些什么,也不知道厉祁深看到了自己穿这身内-衣,会不会如约的释放出来,她两个小手都紧张的捏在了一起。

    她没敢照镜子看自己穿上这身内-衣会是什么样子,单单只看到这件内-衣,就足够让自己口干舌燥了,她不确定自己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会不会更加的热血沸腾。

    带着紧张、不安,就好像是有小兔子在自己怀里活蹦乱跳的心情,她如同死囚奔赴刑场一样的往卧室里走去。

    厉祁深已经倚在g边,悠哉的抽了两支烟,从不会有这样一刻会让他觉得难耐。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看到已经过去了十分钟,乔慕晚还是没有换好,他有些急不可耐。

    又等了一会儿,直到竖着的耳朵,听到了浴室的移门被再度拉开,他嘴角勾着的那一抹风情万种的笑,放肆的荡漾开来……

    乔慕晚舔了舔粉润色泽的唇瓣,踩着地毯,走去了g边。

    “……我、换好了!”

    她声线紧绷,明显是没有准备好的紧张。

    闻言,厉祁深不动声色的抬起头。

    只是这一抬头,他的目光,就像是钉子一样,直接钉在了乔慕晚的身上。

    纤柔的娇躯上,罩着一件单薄纱织的黑色蕾-丝内-衣,是轻薄而镂空,只有晕圈那里有遮挡以外,周围都是透明的装饰蕾-丝-边。

    内-衣下摆,连带着轻盈的薄纱,盖到柳腰下面一寸的位置,将藏匿在里面的一片风光,欲遮不住,带着让自己想要一探究竟的美感和神秘。

    寻着无限神秘的地带看去,是一条只有零星半点儿布料遮掩的透-明丁-字-裤。

    着实薄的布料,根本就什么也遮掩不住,隐约间,似乎有黑幽蔓延,致命的吸引人的目光。

    莹润的双腿本就白-皙而纤凝,这会儿罩上了一双到腿部的黑色丝-袜,末端还绣着蕾-丝花边。

    露出大腿处一小节的肌肤,使得在黑-丝-袜衬托下的那一节肌肤,更是白的胜雪。

    要命的内-衣本就足够要让厉祁深喷火,这会儿穿在这个小女人的身上,更是让他的眸,直接变得和子夜一样的暗黑、沉冷……

    该死,真是要命!

    忍不住暗咒一句,厉祁深本就贲张物什,这下子,直接成了困兽,好像洪水开闸一样,让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住。

    “……过来!”

    厉祁深哑着声音,让距离自己有一米远的乔慕晚,走到g边来。

    能明显看到厉祁深的目光暗沉,乔慕晚一再舔舐唇瓣去润自己干涸的唇瓣后,才艰涩的迈着步子走上前去。

    到了离厉祁深还有一定距离的位置那里时,乔慕晚眼尖的明显发现了事情不对劲儿的地方。

    厉祁深那里哪里有ruan下去的意思啊,分明是比刚刚更加剑拔弩张。

    瞧着错跟盘旋的青筋,血管都在贲张的涌-动着,她心一惊,承受不住这样的狰狞物,步子下意识的后退。

    只是不等她有反应的逃离开,厉祁深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一个用力,把她重新拉到了g上,跟着,她的身体,直接落在了自己cu-shuo上。

    乔慕晚像是一个受了惊吓的小兔子一样撞进厉祁深的怀中,支起头儿来的她,感受到更加可怜布料的丁-字-裤下,他触碰着自己,脸颊火烧火燎的红、滚烫、炽热……

    透过男人烁而发亮的黑眸看去,乔慕晚在厉祁深黑幽的瞳仁里,看到了自己fang-dang的样子。

    她沐浴过后,半干半湿的头发,如瀑一样的披散在肩头儿,映衬着她干净澄澈的瞳孔,和素净淡雅的五官,格外的清纯,就好像是刚刚大学的学生一样。

    只是,就是这样一个能给人溪水一般纯-洁的自己,身上穿着的内-衣,竟然是这样的不堪入目。

    黑色的蕾-丝内-衣,包裹着她的玲珑,让她本就奥凸有致的部位,凸显的完美无瑕,连带着沟壑,都有了万丈深渊一样的诱-惑力。

    乔慕晚口干舌燥的咽了口唾液,从来没有这样一刻,会让她觉得自己会是一个这样开放的女人。

    脸颊滚烫滚烫的红,比没有穿衣服都让羞涩的感觉,让她想也不想,直接就把头,重新往厉祁深的怀里去埋。

    这一埋不要紧,她细匀的呼吸,带着花瓣一样的馨香,直接喷洒到了厉祁深的小红点儿上,顿时间,对这个女人本就没有抵抗力的男人,瞬间挺-li绽放。

    “咝……”

    感觉身体要爆炸的感觉,让厉祁深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小妖精,你还真是会玩-火啊!”

    厉祁深说着话,根本就承受不住的抬手捏住乔慕晚的小下巴,用两瓣削薄的唇,直接附上。

    承受不住乔慕晚带给自己要命的吸引力,厉祁深的唇,一附上她,瞬间就难以自拔了起来。

    他舔舐着她的唇瓣,沿着她的唇线,精巧的描绘着她的唇形。

    把她两瓣莹润的唇,在自己这里舔舐了一圈,他向来不安分的长舌,沿着乔慕晚两片菱唇的唇缝,越过贝齿的禁锢,直接探到她的檀香小口里。

    厉祁深shun着乔慕晚的每一处,用自己的牙齿,坚-硬的咬住她的唇瓣,用依恋的拉力拖到自己的嘴巴里,拿唇,含住她,不放开。

    “嗯……”

    乔慕晚被厉祁深排山倒海的气势,浓烈的充溢在自己的鼻息间,她觉得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厉祁深给吸走了。

    她有些承受不住,本能反应的想要张口去呼吸,却给了厉祁深更加强势的契机去shun-xi她的舌,吞下她的甘甜的机会。

    厉祁深衔住乔慕晚的舌,反复的包裹,时不时的还带去他的口腔中,浅尝辄止,把她吻得密不透风,严严实实。

    乔慕晚被厉祁深吻得大脑昏昏沉沉,整个人的思绪都是一种放空的状态。

    她找寻不到一个可以支撑自己的支点,只得圈住厉祁深的脖颈,在他的带领下,与他更加不着一丝缝隙的亲吻在一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