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既然你知道我可能误会,为什么还要和他见面?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57章:既然你知道我可能误会,为什么还要和他见面?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年老先生,我要结婚了!”

    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要说这样的一句话,直觉的反应,让她想也没有想就说出口了这句话。

    乔慕晚说完了这句话以后,电话那端还准备劝她和自己见面的年永明,顿时没了声音。

    自己的心思就这样被乔慕晚识破,年永明有说不出的尴尬。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干笑了两声。

    “慕晚,难道就因为你要结婚了,就对我生分了吗?那要是这样,我可伤心了?”

    年永明的说辞,让乔慕晚难为情的厉害。

    本以为自己说自己要结婚,可以很明显的让年永明感觉出来自己并不想和他有来往,不想,他对自己反将一军,倒是显得乔慕晚她自己不知好歹了。

    乔慕晚在电话那一端默不作声,年永明感觉出来自己的话让乔慕晚心软了。

    “慕晚,我不会耽误你太久的时间,就二十分钟,如果你觉得实在是不方便,十分钟也好!”

    “……我没有不方便!”

    实在是不好再拒绝都这样说话的年永明,乔慕晚抿了抿唇,思忖了好一会儿,才答应了下来。

    “那好,你今天下班,我在你公司门口等你,耽误你一小会儿!”

    乔慕晚本想说在公司这边不方便,但想了想,只是一小会儿,她也找不到什么理由搪塞合适,相反,自己有意避开,倒是显得她不坦然。

    挂断年永明的电话,乔慕晚神情若有所思的往座椅的靠背靠去。

    一个早就和自己不存在任何关系的长辈突然找自己,她除了想到年永明有意让自己和年南辰复合之外,她真的想不到他找自己还有什么事儿。

    但是自己在电话里已经说了自己要结婚的话,她不觉得年永明会这么自讨没趣的再撮合她和年南辰。

    思绪有些乱,原本是很轻松的一天,因为年永明的这一个电话,乔慕晚莫名的心烦意乱。

    抬手揉了揉自己的额心,她再松开指的时候,简单收拾了一下桌案上面的东西,拿着拎包,出了设计部。

    —————————————————————————————————————————————————

    乔慕晚去了厉祁深办公室那里。

    见乔慕晚来,正在打电话的厉祁深,对电话那端简单嘱咐了几句后,挂断了电话。

    “怎么过来了?”

    厉祁深将捏着的手机扔到桌上,然后绕过办公桌,双手抄袋的倚在办公桌的边沿,居高俯下看着气色有些差的乔慕晚。

    打从接到年永明的电话,乔慕晚的脸色就不是很好。

    不自然的敛了敛眸,她伸出fen-嫩的小舌,舔舐了几下干涸的唇瓣。

    葱段般纤凝的手指伸出,她拉过厉祁深骨节分明的长指,一边摩挲他漂亮的骨节,颤着声线,嗫嚅出声。

    “你相信我吗?”

    厉祁深微拧了下剑眉,看乔慕晚一副欲言又止的为难样儿,沉声问:“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他没有动,任由乔慕晚滑腻肌肤的指,把自己的手,柔柔的捏住。

    “年永明……刚才给我打电话了!要和我见面!”

    乔慕晚去看厉祁深,清秀的眉目间荡起纠结的不自然。

    她知道她应该坚定自己的立场,拒绝和年永明见面,可是她实在是找不到一个长辈对自己提出的要求。

    厉祁深默不作声的回望着乔慕晚,俊脸淡然从容,眼底没有什么不自然的微光划过,但乔慕晚看得出来,他在等她接下来的话。

    “我……没有拒绝,答应了他,他一会儿就会来,在公司这边!”

    厉祁深依旧不动声色,但是他的狭长的黑眸,因为乔慕晚那一句“我没有拒绝,答应了他!”、凌厉的闪现出一抹危险入骨的冷冽。

    “我不想和你隐瞒我要和他见面的事儿!”

    乔慕晚看不懂厉祁深高深莫测的神情是什么意思,她颤抖了几下睫毛,尽力想要把自己眼底流露出来的不自然都敛住,只是她越是这样,越会莫名的觉得自己心虚。

    下意识的,她把他的长指,在自己的掌心中更加紧实的包裹住。

    能感受到乔慕晚的指尖儿微微轻颤,厉祁深一个反手,把她的指在自己绵实的掌里,握地紧密。

    “为什么觉得我会不相信你?”

    他问着,声线异常低沉,没有情绪。

    乔慕晚再抬头去看厉祁深的时候,他深邃的眸,如子夜一般的沉静,让她一眼就撞了进去。

    “……我怕你会觉得我和年南辰之间没有断清关系,然后误会我对你不是真心的!”

    她是真心喜欢厉祁深,以至于自己近乎到了一种小心翼翼的地步。

    这个男人的占有欲一向自私又霸道、强势且强烈。

    她之前和老同学碰到都会被他误会,这会儿要和离了婚的前夫那边有来往,她心里有压力,怕他会和自己之间产生隔阂。

    厉祁深盯着乔慕晚澄澈的眼,黑白分明的瞳仁不着一丝杂质,很干净、很纯粹,让他的心尖儿处,好像被羽毛拂过一般,牵起一层很轻盈的涟漪……

    “既然你知道我可能误会,为什么还要和他见面?”

    果然,这个男人不希望自己和年家的人有来往。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最不会拒绝人了,我也不想,但是……”

    后面的话,乔慕晚没有再说了,反正说任何的话,都是在找理由。

    “我去给他回电话,说我有事儿!”

    说着,她转身,准备出门。

    小手被厉祁深从她的身后捏住,他把她拉回来,让她把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拉近。

    “一会儿我还有一个合同要签字,会晚十五分钟下班,我给你十五分钟,十五分钟,把你的事儿处理好!”

    她都信他和邵昕然、和卢梦妍、藤雪她们之间没有关系,一个把自己照顾的无微不至的小女人,去见一个长辈,自己没有什么不相信她的理由。

    除了心理有些犯膈应外,他还不至于霸道的把她的私人空间给限制了。

    乔慕晚有些无奈的去看厉祁深,刚刚还一副吊着自己,不许自己和年家人来往的讳莫如深样子,这会儿又松了口。

    “好,十五分钟,我把事情处理好,然后我们一起回去!”

    说着话,她红着脸,欺身去吻厉祁深的脸颊。

    不想,厉祁深突然往她亲吻自己那边侧脸,她蔷薇色的唇瓣,就那样落在了他的嘴角处。

    碰到的不是厉祁深的脸颊,而是他的唇,乔慕晚一时间有些害羞的收回自己。

    腰身被厉祁深扣住,他好看骨节的指,抓了一把她腰间的细肉。

    “嗯……”

    纤腰处一痛,乔慕晚皱眉嘤咛一声,小身子更加娇-软的往他的怀中倒去。

    “年永明要是让你和年南辰破镜重圆,你怎么说?”

    厉祁深贴在乔慕晚的耳边,问着她,口吻平淡,听不出什么情绪。

    乔慕晚再抬起头去看厉祁深的时候,两个软-绵-绵的小手,把他的俊脸托在掌心里,托起。

    “我有喜欢的男人了,他要是让我和年南辰重归于好,不是自讨没趣么?”

    两个原本拖住厉祁深脸颊的手,改为圈住他的脖颈。

    乔慕晚把额头贴到厉祁深的头上,小巧的琼鼻抵着他高蜓的鼻梁,与他气息近乎要交融在一起的出声。

    “再说了,就算是他想让我和年南辰破镜重圆,你会同意吗?”

    听乔慕晚在自己面前这么自信的说着话,厉祁深习惯性紧抿的薄唇,微微上挑。

    “你这是在挑衅我?”

    说着话,他修长的两指,捏住乔慕晚的下颌,直接咬住了她嫣红的唇瓣。

    浅尝辄止了几下,感受她温软的气息,缠在自己舌尖儿处的甜丝般的味道,厉祁深声线变得黯哑。

    “小妖精!”

    他咬牙出声,又一次把她的唇舌,在自己那里纠缠的满满实实。

    ————————————————————————————————————————————————

    乔慕晚下了班,看到了厉氏办公楼前的办公桌那里停着年家的车,她没做思考走了过去。

    只是快要到了车子那边,她停住了脚步。

    来找自己的人根本就不是年永明,而是自己最不想见的年南辰。

    乔慕晚已然不记得自己上一次见到年南辰是什么时候,似乎很久了,久到记忆都已经格式化了。

    她退后两步,下意识的皱眉,捏紧了自己身侧的挎包。

    “你怎么在这里?”

    年永明给自己打电话那会儿,分明说是他要见自己,她不懂,怎么就突然变成了年南辰。

    一时间,她心口犯膈应的难受。

    乔慕晚尖锐质疑的声音,让闻声的年南辰,心里很不舒服。

    自己日思夜想的人现在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却不想她对自己,竟然是这样敌对的姿态。

    乔慕晚四下看了一圈,没有看到年永明,她问:“年老先生呢?”

    乔慕晚至始至终都没有正眼看自己一眼,让年南辰的情绪很低沉,脸色也很难看。

    要知道,在之前,从来没有哪个女人会像她这样不把自己放在眼底,她对自己的态度,完全就是在挑战自己。

    “公司那边有事儿要我爸临时过去处理,他让我过来接你去公司找他!”

    年南辰尽力让自己保持冷静的和乔慕晚对话。

    之前就是因为他的不冷静,狂狷的性格,才造成了两个人关系的奔崩离析。

    自己既然没有放弃她,也决定让她重新认识自己,他就有想过,这个过程会很艰难,毕竟出现裂痕的婚姻,修复起来,不是那么容易。

    “上车吧!”

    说着,年南辰绅士的将车门打开,示意乔慕晚上车。

    “不用了!”

    乔慕晚神情很寡淡的拒绝了年南辰。

    “麻烦你转告年老先生一句,我还有事儿,改日有机会再和他见面!”

    说完话,她转身,脸色很清冷的离开。

    见乔慕晚移开步子,走得那样没有迟疑,年南辰的心脏钝钝的疼。

    他鼓足这么大的勇气来找她,近乎可以说是卸下了他全部的尊严,不想,她对自己的绝情,竟然这样的毫不留情。

    搁置在车门把手上面的手指,下意识的蜷缩捏紧,年南辰骨节泛白,不甘心的痛楚,赤红了他的眼。

    乔慕晚往办公楼那边折回,手腕被年南辰从后面倏地捏住。

    他的长臂一扯,她就被迫正面去直视他。

    “你就这么绝情吗?连多一句话都不想和我说,乔慕晚,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他的声音无力的发紧,他不敢冲乔慕晚大喊,似乎自己大喊,会让两个人之间的裂痕,更加的支离破碎。

    乔慕晚把年南辰眼底的痛楚,瞧进了眼里,下意识的,她皱眉。

    “你觉得我应该把你当成什么?”

    她反问一句,把自己的手从年南辰的手里,挣脱了出来。

    “我不知道你今天为什么会出现,但是不管是年老先生的意思,还是你的意思,我只想说,看到你,我从头到脚感受到的都是恶寒的气息!”

    乔慕晚不去看年南辰,平复了下思绪。

    “以后,这种把我骗出来的低劣手段就不用再用了,你父亲倚老卖老那一套也见好就收,事不过三,我可以容忍你们父子一次、两次,但不是次次都能容忍你们,你们父子二人好自为之!”

    说完,乔慕晚头也不回的走开。

    见乔慕晚又走,年南辰皱着眉,顾不上其他,他大步流星追上乔慕晚,从她身后把她抱住。

    “乔慕晚,你到底是有多狠心?我都放下身段来找你来了,你就不能多和我说一句话吗?你是不是觉得因为我爱上了你,你现在就有反过来伤害我的资本了?”

    年南辰痛心的说着话,可乔慕晚听了,感受到的全部都是入骨般的悚然感。

    如果是之前不认识这个男人,听到这番话,她可能会很感动,指不定还会热泪盈眶,但是现在听他说这样让自己心里起疙瘩的话,乔慕晚除了胃部不舒服,想要呕吐之外,再无其他。

    想想,她还真是觉得好笑,年南辰居然对自己说他爱自己,只是他真的觉得他的爱好廉价,廉价到自己不屑一顾。

    “你今天来这边膈应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放开我!”

    乔慕晚一如既往的清冷,对年南辰,不管怎样,她都表现不出来一丁点儿的好感。

    “我不是来膈应你的,我是真心实意想和你重归于好的!”

    年南辰抱紧乔慕晚不放,把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

    从来没有一个女人会给他这种患得患失的错觉,以至于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活在一个怎样的世界里。

    “可是我不想!”

    乔慕晚用力,把自己从年南辰的紧拥中,把自己的身体挣脱出来。

    她回头去看面色极度难看的年南辰,漂亮的嘴角,轻动。

    “你不知道我要结婚了吗?你和你父亲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的把我骗出来,在这之前我就有告诉你父亲,我要结婚了,现在你说你要和我重归于好,年南辰,你就这么喜欢自讨没趣吗?”

    听乔慕晚那样笃定口吻的告诉自己她要结婚了,年南辰的心,就好像是被刀子疯狂的chou-cha一样,让赤红的鲜血,溅溢一片。

    ——————————————————————————————————————————————————

    这边,年南辰抱住乔慕晚争执不下,让神色恍惚经过厉氏的邵昕然,把不远处的景象,瞧了个一清二楚。

    她刚刚去医院那边做了dna鉴定,为了寻求一个真相,她近乎是耗尽了力气的去医院那边做了这个鉴定。

    回去家里的路上,正好赶上下班的高峰期,想到自己可能会看到厉祁深下班,她特意绕到来了厉氏这边,只为可以看到厉祁深一眼。

    不想,自己没有看到厉祁深,反倒是看了年南辰和乔慕晚在一起拉拉扯扯的一幕。

    之前在医院那边,她就有看到过一次乔慕晚和年南辰走在一起的一幕,只是那会儿她没怎么在意,不想自己今天又一次看到了两个拉拉扯扯在一起的场景。

    而且看情况,两个人之间可以搂抱在一起,关系似乎不一般!

    想着,邵昕然想到了昨天和自己撕扯的乔茉含。

    乔茉含是乔慕晚的亲妹妹,她昨天因为年南辰的事情对自己发飙,想来,有极大的可能,乔茉含是替乔慕晚出气,才会和自己那样情绪失控。

    一时间,邵昕然好奇起来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的关系。

    她虽然想不到两个人之间会是怎样的一种关系,不过能这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拉扯,这关系想必一定不一般。

    拿出手机,她划开照相键,把两个人在一起的样子,抓拍了好些张,甚至有几张,因为角度的问题,竟然拍摄出来了年南辰亲吻乔慕晚的效果。

    ——————————————————————————————————————————————————

    年南辰缠着乔慕晚不放,让乔慕晚生厌的想要甩他耳光。

    “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好好的谈一谈!”

    年南辰坚持着,他觉得乔慕晚对她存在偏见,两个人之间有误会,他要把两个人之间的误会解除的干干净净,不然依照现在这样对峙不下的关系,他们两个人就算是碰了面,也只会是剑拔弩张,永远不会有冰释前嫌的一天。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可谈的!”

    再也不会有任何交织的两个人,谈什么?谈他们的过去?

    “乔慕晚!”

    乔慕晚对自己顽固不化的样子,让年南辰忍不住的提高了声音。

    “知不知道,我有很多话要对你说,你对我存在误会,我不想让你误会我,不想让我们之间的关系继续这样的僵持下去!所以,你给我时间,让我们两个人把话谈开,好不好?”

    乔慕晚不想听,他的话,于她是过耳的垃圾,她真的不想听。

    “我和你之间没有误会,也没有任何可谈的,所以,你省省时间,把你这些想谈的话,说给想听你说话的女人!”

    乔慕晚说话清清冷冷,一向最不会说绝情话的她,对他,完全拿不出她的善解人意和耐心。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