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我只是说让你放开我一些,又不是不让你抱我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45章:我只是说让你放开我一些,又不是不让你抱我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乔慕晚摇了摇头,否决了厉祁深的猜测。

    “没有,没有人找我麻烦,我就是……有些不舒服而已!”

    说着,她回抱住厉祁深,将小脑袋埋在他的颈窝里,嗅着他周身上下,让自己心安的气息。

    边盯着她恹恹不欢的样子,他问着。

    “哪里不舒服?”

    修长骨节的手指探上她的额头,触着她的温度。

    乔慕晚倒也不是不舒服,就是听了藤少延把藤家和厉家的关系说了一下以后,她莫名的心里不适,而这种感觉,她还说不清楚。

    见乔慕晚温顺的像是一只小猫咪一样的趴在自己的肩胛骨处、不语,他又问:“来那个了?”

    “没有,我没有来那个!”

    她否决了厉祁深的猜测,用两个小手把他的肩胛骨紧紧的抱住。

    察觉出乔慕晚的情绪有些古怪,厉祁深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儿,语调故作轻松的开了口。

    “赖上我了?嗯?”

    他口吻中带着淡淡的揶揄,听得乔慕晚努了努小嘴巴。

    她是赖上他了,而且是那种难以自拔的赖上了他。

    “让我抱你一会儿还要欺负我一下,你怎么这么坏?”

    不满的说着话,她忽的侧过小脑袋,用珍珠粒一样纤细的贝齿,咬了一下厉祁深的喉管。

    厉祁深:“……”

    厉祁深的喉结不自觉的耸动了下,有一丝难耐的感觉窜流而过。

    不是那种疼痛的感觉传来,而是湿-濡的酥-麻-感,像是细微的电流一样,顺着他的神经传到他的大脑皮层。

    不等乔慕晚从厉祁深的喉管处松口,她刚移开一下自己的小脸,厉祁深忽的俯下身,咬住了她圆润的耳垂。

    “嗯……”

    乔慕晚嘤咛一声,小身体又一次软成一团棉花一样的倒回到了厉祁深的怀中。

    “不是不舒服么?还有精力挑衅我,嗯?”

    厉祁深的声音沁着黯哑,他被乔慕晚这样对待,能自持力很好的把持住自己,对他来说,真的是太难得了。

    磁性声线的迷人声音滑落,他的手,带着让人挣脱不开的力道,按在了乔慕晚的腰身上。

    乔慕晚俯趴在他的怀中,听着他性-感的声音,小脸微红。

    随着他遒劲儿的力道把自己抱得密不透风,她动弹不了一分一毫。

    这样的姿势有些难受,乔慕晚吴侬软语的出声,“太紧了,你放开我一些!”

    她央求着,带着不自知的撒娇。

    “不舒服都还能挑衅我,我要是放开你,你还能做出来什么事儿?嗯?”

    他可是没有忘了这个小女人那次揪着自己的两个蛋不放,现在她连抱着自己,都会咬自己的喉管,指不定放开了她,她会做的更过分。

    乔慕晚被厉祁深的话说的脸蛋火烧火燎的发烫,清丽的面颊,恨不得滴出血来。

    每次,她想要反击他一下,结果都会是自己作茧自缚。

    明知道自己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却还是忍不住想要回击他一下。

    “你放开我一些吧,我不和你闹了!”

    自己败下阵来,她怎么还会不死心的继续挑衅他呢?

    厉祁深不为所动,乔慕晚再怎样强调要他放开她,他都没有放开她的意思。

    “凭什么你说不闹就不闹?”

    他问着,伸手,绵实的掌心落在她被布料包裹的翘尖儿上,力道不轻不重的nie了下。

    突然的刺-ji感沿着尾椎骨处蔓延开,乔慕晚不自觉的颤抖低吟一声。

    “你能不能不这么无赖?”

    她用力支起身体,将自己与厉祁深之间拉开一些距离。

    厉祁深深邃目光的眼,对视上乔慕晚一双澄澈明亮的乌眸,瞧着她眼底隐隐约约有委屈的微光,折射而出,他看她的目光,又冷沉了几分。

    两个人就着这样的动作僵持着,好半晌,他才微微放开乔慕晚的玲珑小身体。

    “再用这样无辜的眼神儿看着我,我吞了你!”

    他咬牙出声,跟着,将自己托在她tun-ban上面的掌心移开。

    厉祁深放开乔慕晚,刚从g上准备站起身,乔慕晚快速的圈住他的肩胛骨,把他笔挺的身体,重新按回到自己的眼前。

    然后,小脑袋往他怀里钻。

    “我只是说让你放开我一些,又不是不让你抱我,更没有让你走!”

    她闷闷的说声,口吻带着撒娇,尤其是说着后面的话,小女人极了。

    耳边萦绕着小女人的温柔细语,厉祁深挑了下眉。

    “磨人精!”

    “那也只磨你!”

    学着他之前对自己说话时强词夺理的样子,乔慕晚俯首在他的肩胛骨处,回着他。

    难得厉祁深这次没觉得乔慕晚是在挑衅他,他不自觉的勾唇,锋朗的眉目间,荡起万般风情的涟漪。

    过了好一会儿,乔慕晚觉得自己情绪平复了下来,就从厉祁深的怀中,探出了小脑袋。

    “好了?”

    见乔慕晚不似刚才那边恹恹不欢,厉祁深问着。

    “嗯!”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我好多了!”

    其实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听了藤少延的话,自己突然就有了这样莫名其妙的心里压迫的负担。

    想来,可能是自己最近没有休息好,她也就释然了。

    “我们下去吧,不然大家该着急了!”

    对于楼下的人会不会等急,他倒是不甚在意。

    “你确定一会儿不会再磨人?”

    被他讥诮的话嘲讽着自己,乔慕晚抡起小手,打了他一下。

    “我哪有磨人?我刚刚是真的不舒服!”

    看矢口否认的小女人,把刚刚抱住自己、不让自己离开的撒娇样子完全给忘了,厉祁深觉得自己有必要提醒她一下。

    “不是刚才抱着我不放那会儿了?”

    说着话,他抬手捏了捏她似乎能捏出水来的小脸。

    感受指腹下细滑如丝绸一般的感觉,他又落下一个板栗到她光洁的额头上。

    “妖精!”

    乔慕晚:“……”

    “你在这里再待会,我让佣人拿杯果汁给你!”

    厉祁深站起身,颀长的身躯,消失在门口那里。

    ————————————————————————————————————————————————

    厉祁深吩咐佣人那杯鲜榨的橙汁送来客房这边后,就转身往客房那里折回。

    他刚将手搭在门把手儿上,不等拧锁,那边,一道清丽的女音,带着几分绵延的娇羞,传了过来。

    “……祁深!”

    邵昕然唤着他,声音小心翼翼。

    闻声,厉祁深抬起炯烁的眸,视线意味深长的落在不远处的邵昕然那里。

    见厉祁深难得没有拔腿走开,而是停下了步子,邵昕然两手提着裙摆,眼神儿迷离,隐隐泛着水雾的走来。

    越接近厉祁深的时候,她脚下的步子越是放慢,但最后,她咬紧着唇瓣,低着头,每一步都好像是走在刀刃上一样如履薄冰、小心翼翼……

    把邵昕然忐忑不安的样子全部纳入眼底,厉祁深不动声色的收回放在门把手儿上面的手,然后好整以暇的将手抄袋。

    邵昕然站在厉祁深的面前,一再咬唇,好半晌儿,还怯怯的抬起头,用一双水雾弥漫的眸,楚楚可人的看向他。

    “……我今天的出现,是不是惹你不高兴了?”

    她捏紧着手指,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小孩一样的无措。

    “潇扬说让我来这边聚餐,她并没有说今天是你们的家族聚餐,我不知道你的家人都在这边!”

    把邵昕然唯唯诺诺的样子尽数收入到眼底,厉祁深没有做声,一双蕴藏无限幽深的眸,意味晦暗不明的盯着她。

    被这样的目光看得不自然,邵昕然读不懂他看向自己的目光是什么意思,两弯纤长的睫毛,受惊似的颤抖着。

    眉头皱的更紧,邵昕然不敢去看厉祁深,似乎自己怎么看他,都会被他迫人、惹人深思的目光看到无地遁寻。

    “……我知道我今天不该不通过你,就主动去认识厉老夫人,你……不要生我气了,好不好?”

    她软着声音,每一个字都像是棉花一样的软-绵无力。

    “我没有生你的气!”

    好一会儿,厉祁深才掀动唇,出声。

    他的语调轻不可闻,听不出来他有什么情绪的起伏。

    邵昕然抬起有泪雾闪烁的眸,无辜的看向厉祁深,然后唇瓣喃喃道——

    “……祁深!”

    边唤着他的名字,她试探性的伸手去触碰他另一只没有抄袋的手。

    不等她接近他,厉祁深低垂着眸,声音在她的头顶上传来。

    “哭了?”

    邵昕然僵住要去拉他手的动作,然后收回手,抬头去看他。

    没有消弭眼眶中的晶莹,她的声音略带泪腔。

    “我今天惹你和厉老夫人不高兴了,所以我……”

    后面的话,她说不出来,取而代之的,是绵长不断的抽噎声。

    把邵昕然的每一个表情都纳入眼底,厉祁深神情高远,一副让人看不出他所想的姿态。

    “我妈没在意,我也没在意,你不需要这样!”

    “可是我……”

    她还想和厉祁深说点儿什么,不想厉祁深自己开了口。

    “你这么聪明,应该看得出来,打我妈的主意行不通!”

    邵昕然:“……”

    邵昕然怔忡住,脸上的表情很怪异,要不是化妆师刚刚给她重新补妆,加厚了一层底妆,她面颊渗出惨淡的白的样子,一定暴露无遗。

    她僵硬住身体的时候,佣人拿着鲜榨的橙汁上来。

    厉祁深从佣人手里拿过橙汁,睨看了眼近乎是石化状态的邵昕然。

    “男人多的是,你没必要浪费自己的时间和精力,守着有守门员的球不放!”

    说完话,厉祁深就将手放到门把手儿上。

    见厉祁深要离开,邵昕然赶忙把自己的两个手都附在了他的手背上。

    厉祁深睨着她放在自己手背上面的手,然后沿着她luo-lu在外的两个手臂,将冷沉的视线,落在她的脸上。

    “拿开!”

    没有提高声音,确实商量余地的两个字,带着命令的口吻。

    没有放开厉祁深手的意思,邵昕然眼睛定定的盯着他不近人情的眉眼。

    “我怎么不知道你为一个女人能放下身段的亲力亲为?”

    看着厉祁深手里拿着的那杯橙汁,邵昕然勾唇苦笑着。

    在她的记忆里,这个男人冷若冰霜,纵然是会和你说话,也带着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疏离,只是为何,他全部的在意、全部的关心都给了那个女人,而不是自己?

    她不甘心,不相信……

    心底漫过无尽的凄凉、有嫉妒到抓狂的不甘,在她的眼底,急速闪过……

    “这是我的事儿,你和我之间的关系,还没到能管我事情的地步!”

    厉祁深声音冷漠,近乎冰点的温度。

    盯着他看自己的眉眼,永远不会有看乔慕晚时的柔情,她喉咙紧涩的厉害。

    附在厉祁深手背上的两个小手不自觉的加紧力道。

    “我……不觉得她比我强,你为什么眼里有她,而没有我?”

    “……”

    “厉祁深,五年的时间,你应该知道,我喜欢你,而且是那种发疯、无可救药的喜欢你!可是……可是你为什么吝啬的连一个眼神儿都不肯给我?”

    邵昕然承受不住心底里漫天卷地的痛楚,徒然拔高声音。

    这个世界上,最苦的莫过于单相思,她病态的喜欢着他,得不到他的回应就算了,为什么要让他和其他女人相好的一幕幕场景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她也是人,有情感,心也是肉长的,她喜欢他,他却不喜欢她,已然让她的心,伤痕累累。

    可是她都已经这样了,他怎么还会那么残忍的在她伤口上面撒盐?

    邵昕然拔高的声音,让厉祁深下意识的蹙眉。

    “拿开手,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三遍!”

    “我不……”

    邵昕然反其道而行,把他的手握地更紧。

    “你不喜欢我,就算是要我输,也要让我输得心服口服不是吗?我要知道你为什么会把你全部的在意和关心都给了她乔慕晚,而不是我邵昕然?”

    “我妈都那样看你了,你还输得不够心服口服吗?”

    厉祁深反问一句。

    连他母亲那样对她从未见过面的女人,都表现不出超越对乔慕晚的喜欢,同样,他也觉得这个女人有乔慕晚在自己心里的地位重要。

    厉祁深的反问,让邵昕然眉头儿皱的更紧,跟着,放在他手背上面的手,无力的滑落。

    他、他的母亲都表现不出对自己的喜欢,自己手上没有一个和乔慕晚对抗的有力支撑,她自知,自己已经不战而败。

    只是……她真的很在意他、真的很不甘心!

    没有多看邵昕然一眼的意思,厉祁深抬手拧开了门把手儿。

    邵昕然见厉祁深要进去,她不死心的捏紧手指,任由指甲嵌-入到自己的皮肉里。

    “我不会让自己输得这么不甘心,我一定要把你夺回来!”

    对邵昕然的话置若罔闻,厉祁深回应她的,只有门板被合上的声音。

    恢复平静的走廊里,已然没有了厉祁深存在的气息。

    邵昕然手脚冰凉的站在铺着厚重地毯的地板上,眼神儿死水般的呆滞,仿若要石化了一般。

    她至始至终都没有把抠进掌心的手指松开,就那样,任由道道醒目的殷红,刺眼的落在自己白嫩的掌心间。

    好久,她才敛住呆滞的神情,眼底重拾几近癫狂的固执……

    ————————————————————————————————————————————————

    厉祁深拿着橙汁进客房的时候,乔慕晚担忧的盯着他。

    刚刚门外的事情,仅仅是隔了一道门板,她怎么可能听不到。

    只不过客房这边的隔音效果很好,她并没有很好的听到他和邵昕然之间的对话,只是隐约间听到有邵昕然的声音,带着偏执的语调。

    厉祁深将橙汁放在了g头柜那里,过去圈住乔慕晚的肩膀,收拢在自己的臂弯中。

    “不是让你休息会儿么,怎么起来了?”

    “我睡不着!”

    乔慕晚摇晃着手,然后自顾自的把小脑袋往他的怀中钻了钻,抱住了他的腰。

    看着怀中的女人和自己腻腻歪歪的样儿,厉祁深捣乱她头发的揉着她的脑顶。

    一扫刚刚和邵昕然对视的不悦,他口吻轻快的逗-弄她。

    “怎么和个孩子似的长不大?”

    “哪有啊?我不就是抱你一会儿吗?你要是不想我抱你,我不抱你就是了!”

    说着,乔慕晚作势就想起身。

    “没说不让你抱我,你想怎样都行!”

    刚才他和邵昕然在外面的事情,他能看出来乔慕晚知道,只是她不说,他自然也不会去提。

    一个对他们两个人来说没有任何存在价值的人,压根就没有什么去提及的必要。

    “那你还说我像个孩子?”

    乔慕晚用小脑袋在他的怀中,撒娇的拱了拱,让把她小女人极了的样子完全都纳入到眼底的厉祁深,轻笑了下。

    两个人有腻了一会儿,乔慕晚问了他,他们两个是不是该下楼了。

    从她被厉老太太不依不饶的送上楼到现在,两个人已经在这里耽搁了好一会儿。

    乔慕晚不想其他人说出来她的什么不是,她想多和厉家这边的亲属,多多交流一下。

    “等有人上来找我们两个,再下去也不迟!”

    说着,厉祁深把橙汁拿了过来。

    “喝点果汁!”

    乔慕晚想和厉祁深再强调一遍他们两个人该下楼了,却在看见他盯着自己的高深眉眼后,把话生生的憋了回去。

    接过厉祁深递过来的橙汁,乔慕晚双手捧着杯身,小啄了一口。

    “喝完果汁,我们再下去!”

    头顶上传来好听的男音,乔慕晚捧着橙汁一边喝着,一边点了头儿。

    ————————————————————————————————————————————————

    厉祁深和乔慕晚出了客房的时候,听到二楼拐角的书房那里,透过虚掩的门缝,有此起彼伏的两道声音,争执着。

    “我不……我不要听你,凭什么你让我和谁好,我就得和谁好,我不要,不要!”

    厉潇扬和厉锦江争执着,声音亢奋而急速,带着隐约的吼。

    “什么叫我让你和谁好,你就得和谁好?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也不看看你多少了?二十八了,你以为你还是小孩子吗?你自己不找男朋友,我这个做父亲的,给你找了男朋友,有错吗?”

    拿不下和藤氏的合作案,不得已,厉锦江打起了让自家女儿厉潇扬和藤少延交往,日后两家再结为姻亲的打算。

    只是厉潇扬根本就不依,她不要听从自己父母的安排,说让自己和谁好,自己就得和谁好。

    她有自己的主见,有自己的主意,她就算是要交往自己男朋友,也要自己心甘情愿的交往,而不是这样做一个无力反抗的鱼肉一样,任由自己的父亲,把自己钉在砧板上,然后自己无力反抗。

    “你没错,我也不要和藤少延好!”

    厉潇扬喜欢温司庭,打从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了温司庭,只不过近些年来,她总是会听到关于温司庭的花边新闻,出于负气的心理,她一直都不敢放下身段的去联系他。

    但是这并不代表她不喜欢温司庭,也不代表她就此要听从自己父亲的安排,和那个藤少延好。

    “你不想和人家,你以为他就想和你好吗?知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看上你还两说呢?”

    “既然这样,你又何必乱点鸳鸯谱?他不想和我好,正好我也不想和他好,你也就别浪费心思了,把不想要在一起的两个人往一起绑!”

    厉潇扬顾不上去尊重自己的父亲,连和厉锦江说话,都在用“你”这样平辈间的直译称呼。

    “你……”

    厉锦江气得不轻,豪门间的商业联姻也不是没有过的事情,只是,他真是想不到自己的这个女儿这样冥顽不灵,根本就不听自己的话。

    听到楼上这边有争执不下的声音,尹慧娴掩人耳目,不想让更多的人知道,就赶忙溜进了书房里,然后把门,快速的上了锁。

    “我说你们父女二人想干什么?这吵吵嚷嚷些什么啊?楼下还那么多的客人在,你们两个就不能等人都走了再嚷吗?”

    一天之内,自己先是被自己的母亲给训斥,这会儿又被自己的父亲逼着和藤少延交往,厉潇扬心里委屈的不行。

    她红了眼眶,用异样的目光,带着埋怨的看着自己的父母。

    向来,她都觉得自己的父母最疼自己、最爱自己了,只要自己想要什么,他们能做到的,都会毫不保留的给自己。

    只是,现在自己父母对于自己的存在是那么的可笑。

    曾经那些他们对自己的好早已不复存在,所剩下的,只有对自己的训斥、要求和命令……

    厉锦江正在气头儿,看自己女儿红了眼眶的样子,他不想说什么妥协的话安慰自己的女儿。

    倒是歇了气的尹慧娴,心疼自己的女儿,皱着眉上前去拉厉潇扬的手。

    “潇扬,你也老大不小了,能不能别总和小孩子似的这么任性?”

    “我哪有任性?”

    厉潇扬甩开尹慧娴的手,声音发哑。

    “你们两个,一个因为外人来训斥我,一个现在莫名其妙的让我和藤少延交往,我就问你们,你们两个是我的亲生父母吗?哪有你们这样的父母,要这么逼自己的孩子?”

    一听说自己的丈夫要让自己的女儿和藤少延交往,尹慧娴皱紧了眉。

    自己丈夫安得什么心思,尹慧娴这个贤内助怎么会不知道,只是,她真是没想到自己的丈夫为了拿下这个项目,还真就是不舍得孩子套不住狼了!

    “潇扬,你爸逗你呢,他和我这么爱你,怎么可能会让你和不喜欢的人交往呢!”

    尹慧娴安慰着厉潇扬,抬手就去擦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眼泪瓣儿。

    “那你们还逼我?我有做错什么吗,要让你们两个人这样逼我?”

    她一向都习惯了被惯在手掌心里,自然是不愿意承受这样的对待。

    “没有没有,我们两个都没有这样对你!”

    做母亲的,向来都是情感细腻的那一个,看自己的女儿哭得泣不成声,她不忍心刺激她,安抚性的开了口。

    “别哭了潇扬,你的妆一会儿都花了!”

    “我能不哭吗?你们两个现在没有了之前那样爱我,我感觉你们就像不要我了一样!”

    “怎么会呢?别哭了,乖别哭了!”

    尹慧娴一边安抚着厉潇扬,一边不住的给厉锦江递眼神儿。

    厉锦江没有消气,却也知道自己不能把事情闹大,不然老大、老三、老四家那三家,都得看自己的笑话。

    “你的朋友还在呢,你先去找昕然,我和你爸再谈谈,乖,妈是站在你这边的,你别哭了啊!”

    尹慧娴自然是不会把邵昕然连名带姓的都提及,就提了她的名,没有提邵昕然的姓。

    有了自己母亲的承诺,厉潇扬的委屈,也渐渐的消弭了下来。

    又耸了耸几下肩膀,她撅着嘴巴看了眼自己的父亲,又看了一眼自己的母亲,才出了书房。

    ————————————————————————————————————————————————

    厉潇扬从书房里出来,就一路小跑回到自己的房间那里。

    把这一切都听在耳里、看在眼中的乔慕晚,看着厉潇扬跑开的身影,不自觉的蹙了蹙黛眉。

    当初乔正天要她和年南辰好那会儿,自己差不多也是这般境地。

    只不过不同的是,她连反抗都不会反抗,而且自己的母亲,也没有出来帮自己说一句话。

    那时她的处境真的是如履薄冰,比厉潇扬悲惨多了。

    突然又碰上这样和自己有差不多相似经历的一幕,她不由得感伤的想到了自己。

    察觉出乔慕晚心事重重的不自然,厉祁深将手落在她的肩膀上。

    和她在一起久了,他自然能看的出来她在想之前那些不堪的过往。

    “走吧!”

    “嗯!”

    乔慕晚也不想在这里继续抚今思昔,她点了点头儿,就随厉祁深下了楼。

    ————————————————————————————————————————————————

    “慕晚,好了吗?”

    厉老太太看乔慕晚下楼,就赶忙迎了上去。

    其实厉老太太一早是有私心的,她看乔慕晚心不在焉的样子,再联想到她前不久被邵昕然和厉潇扬挑衅了的事儿,就想着找借口,把她和那些个不怀好意的女人隔离开。

    她就找了一个蹩脚的理由,把自己的儿子也喊上,去楼上客房那里守着他。

    厉祁深一早就洞察到了自己母亲的意思,就顺了她的意思,陪乔慕晚去楼上待着。

    “我说准嫂子啊,我妈对你可是比我都上心啊,真是让我嫉妒啊!”

    刚处理完手上case的厉晓诺,来了这边看到的第一眼不是自己的母亲和自己嘘寒问暖,而是和自己的这个准嫂子打听东、打听西的,这样的场景,让她忍不住打趣自己的这个准嫂子。

    “晓诺,你说你吃慕晚的醋干嘛啊?你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吗?嫁出去的姑娘就是泼出去的水,你这以后嫁了人,你妈还能指望上你吗?我大嫂她自然是要指望她的儿媳啊!”

    厉敏走上来加话,让一家人的气氛,瞬间就好了起来。

    见自己的亲妹妹,佯装生气的样子,厉祁深单手抄袋,另一个手毫不忌讳的护着乔慕晚。

    “不用这个不服不忿的样子看她,有什么不满,你有能耐冲我来!”

    听自己大哥不咸不淡的口吻,厉晓诺明知道他是故意挑-唆自己,可是自己听他这样散漫的口吻,自己真的很想痛扁他一顿。

    “要是觉得我欺负了你,你可以把你家那个找来,我让你们两个针对我一个!”

    厉晓诺原本撅着小嘴巴,因为厉祁深突然把自己的小秘密给曝光了出来,她一下子就急着跳了脚。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