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这个女人,会不会和我哥以外的男人纠缠不清?(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40章 :这个女人,会不会和我哥以外的男人纠缠不清?(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是这样啊!”

    厉老太太没有多想,只当是两个人之间不打不相识,就赶忙给两个介绍对方。

    “潇扬啊,你不是让我给你介绍你准嫂子么,哝,这是慕晚,你堂哥的女朋友!”

    厉老太太挽过乔慕晚的手,拉着她走上前。

    “慕晚,这是祁深他二叔的女儿,叫潇扬,前几天从意大利那边回来的!”

    “呀,这就是我堂哥的女朋友啊?”

    听完厉老太太介绍,厉潇扬一惊一乍的出声。

    跟着,她就上前拉住乔慕晚的手,“原来是准嫂子啊,不好意思,我刚才不知道你是我哥的女朋友,你别再在意哦!”

    边说着,她眼底讪讪的划过狡黠。

    “准嫂子,我刚刚真的不是有意给你掉脸色的,这都是误会,你可得给我作证,不能随意诬赖我刚刚对你有任何的不敬,不然我大伯母和我堂哥,指不定怎么看我呢!”

    厉潇扬都这么说了,乔慕晚又怎么可能从中煽风点火。

    再说了,出于厉祁深面子的考虑,别说今天厉潇扬只是给她气受,就算是打了她,她也不可能和厉潇扬起争执,让厉老先生和厉老太太的脸上没光彩。

    只不过,厉潇扬刚刚的话,打从心底里让她不舒服。

    “不会!”

    乔慕晚看厉潇扬的时候,对她莞尔,明眸间,是温柔的澄澈、水粲。

    “你都说了是误会,我怎么可能会诬陷你呢?再说了,你都叫了我一声准嫂子,我还能和自己的小姑计较不成!”

    就当她这会儿厚着脸皮,自己给自己冠上厉祁深未婚妻的头衔而好了。

    果然,乔慕晚的话一经说出口,厉潇扬原本还透着狡黠笑意的脸上,瞬间僵硬住了,尤其是瞧见她对自己浅笑的样子,更是让她觉得刺眼的很,就好像是她在有意和自己挑衅一样。

    我还能和自己的小姑计较不成!

    这句话,怎么听了去,厉潇扬的心里都犯恶心,要不是碍于厉老太太在这里,她指不定要多不屑的反击眼前这个笑得碍眼的女人。

    “是啊,潇扬,你嫂子这人好着呢!”

    厉老太太不知道在这之前,两个之间有过不愉快,自然是看不出来两个之间的波涛暗涌。

    说着,厉老太太笑意洋洋的贴在厉潇扬的耳畔边,低语道:“你这也不想想,能把你哥那个脾气制-服的服帖的,你嫂子这人得多好!”

    “呵呵,是吗?”

    厉潇扬笑着问着话,眼底的光,却极度犀利的盯在乔慕晚的脸上。

    “那看来,我还真就是要和我的这个‘准嫂子’好好的接触接触才是!”

    “这都是一家子人了,你们这些小年轻之间,当然要好好的接触接触才是!”

    厉老太太心思单纯,当然读不出来厉潇扬的话语里带着针锋。

    厉潇扬本就气得不行,不想这厉老太太还大刺刺的一气撮合他们之间有来往。

    不好将自己的不满写在脸上,她用力的让自己保持得体的微笑。

    “嗯,好,我会和准嫂子之间好好来往着!”

    说着话,她说自己要去找自己的好朋友,就借故离开了。

    厉潇扬离开以后,厉老太太赶忙就把乔慕晚的双手,握到了自己的手里。

    “慕晚啊,受气了吗?”

    乔慕晚:“……”

    不想自己和厉潇扬之间发生的不愉快还是被厉老太太给发现了,她一度想要保持淡然的清秀面颊上,不禁浮现囧状儿。

    “你甭理老二家的这个小丫头片子,她就是让她爸妈惯的!她可能是看你长得比她好看,她心里嫉妒!”

    乔慕晚原本很差的心情,因为厉老太太的话,瞬间烟消云散。

    忍俊不禁的勾着唇,点点桃花般明灿的笑意,盈盈的漾在她的面颊上。

    看乔慕晚笑了,厉老太太也瞬间就脸上笑出了褶子。

    “我家慕晚长得就是好,我老太太怎么看怎么喜欢!”

    被厉老太太一再夸着自己的话弄到脸颊滚烫,乔慕晚有些尴尬,但更多的是突然升腾在自己心中的愧疚。

    她之前有过婚姻的事情,到现在都还在瞒着厉老太太,对于这样一个打从心底里对自己好的老人家,她心里有说不出的内疚与抱歉。

    ——————————————————————————————————————————————

    厉潇扬吃了瘪,越想乔慕晚对自己说那样盛气凌人的话,她就恨不得撕烂她刺眼的嘴脸。

    她还真就是奇了怪了,邵昕然那么好的女人,厉祁深不喜欢,怎么就偏偏喜欢了一个那么没品味、没格调的女人?

    想着厉老太太围着乔慕晚团团转的样子,她不得不怀疑这个女人的手段有多高明,连一向最会溜须拍马的自己都自愧不如。

    捏紧着手指,纤长的指甲都陷入到了皮肉间,她都索然不知,只有无穷无尽的愠怒,满满的充溢在她的感官世界中。

    邵昕然理好了情绪从洗手间那里出来,迎面看到了在洗手间外,被气得团团转的厉潇扬。

    “潇扬?”

    没想到厉潇扬会出现在这里,她有些诧异。

    厉潇扬抬头看到邵昕然,就步子又快又急的走了上去。

    “怎么了?”

    看厉潇扬带着情绪的样子,她问着。

    “还能怎么,我见到我哥那位传说中的女朋友了!”

    对于厉潇扬看到乔慕晚的事情,邵昕然倒是没怎么觉得新奇,不过看她的样子,倒是让她觉得,厉潇扬应该是和乔慕晚发生了不愉快。

    “真是气死我了,你都不知道那个女人有多么不可理喻,真是看我哥喜欢她了,有放肆的资本了,才那么肆无忌惮的不把我放在眼里!”

    她一向都是被父母当宝贝儿一样呵护对待的小公主,几时受过这样被人不待见不说,还反唇相讥的怨气啊。

    就包括她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都没有让人瞧不上,这会儿自己就这样让乔慕晚不拿自己当回事儿,她当时真就想不计后果的和她撕破脸。

    自己前不久才受了乔慕晚的反击,这会儿看厉潇扬也吃了瘪,邵昕然当即和她就有了惺惺相惜的感觉。

    她伸手握住厉潇扬的手,收在掌心里,安抚着。

    “你别生气了,虽然我没有见过那个女人,不过你没有必要和那样的女人生气啊,再说了,有你哥在中间,你就算是再怎么不喜欢她,也得忍不是吗?”

    她知道她得顾及厉祁深,所以不好和乔慕晚撕破脸,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应该受这个窝囊气。

    “我真不想忍!”

    她实话实说着自己心里真实的想法儿。

    “反正,我现在就等着我哥腻了她,然后把她当破烂儿一样的甩手丢掉!”

    厉潇扬鼓着腮帮子,双臂环胸,气鼓鼓的说着话。

    边说着,她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现过之前她去医院看邵萍时,碰到的一幕。

    “怎么了?”

    发觉厉潇扬瞪大双眼,面部表情有些僵硬的样子,邵昕然的手搭在她的肩膀头儿上,问着。

    “没怎么,我就是……”

    厉潇扬看向邵昕然,把话说了一半后,就拉起她的手,往外面走去。

    “走,你和我走一趟!”

    ——————————————————————————————————————————————

    乔慕晚随厉老太太回去客厅那里的时候,家里的几个男士都不在明面上,只有厉家的媳妇、小姑和几个儿媳在。

    “大嫂,你这是带慕晚去了哪里啊?”

    瞧着厉老太太和乔慕晚回来,厉敏问着。

    “呵呵,我刚才让慕晚陪我去洗手间了!”厉老太太笑着回着话。

    她刚让乔慕晚陪自己在沙发那里坐下,那边,厉敏就拿了一个精致包装的盒子走过来,坐在了她们两个人的身边。

    “慕晚呐,这是我这个做姑妈的,送你的一份见面礼,你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厉敏和乔慕晚见了面以后,就让自己的儿子崔鸿远和女儿崔昭溪去就近的店里买了一条碎点的钻石项链给她。

    没想到厉祁深这个姑妈对自己这么好,乔慕晚有些难为情的看了眼厉老太太。

    厉老太太收到乔慕晚递给自己的眼神儿,她笑着点了点头儿,示意她收下来。

    “谢谢崔夫人!”乔慕晚接过礼盒,礼貌的谢谢厉敏。

    “嗳,你说说你这个孩子,都收了我的礼物,还和我这么客套,快叫我一声姑姑!”

    被厉敏要求着,乔慕晚打心底里不好意思,虽然说她现在和厉祁深之间关系好的已经不存在任何的疑议,但是厉祁深到现在一句喜欢自己的话也没有给自己说,也没有和自己提及和一句要和自己结婚的事情。

    这八字还没有一撇呢,要她就这样堂而皇之的唤厉敏一声“姑姑”,这让她实在是难以启齿。

    看出乔慕晚的犹疑,厉老太太用手肘怼了怼乔慕晚。

    被厉老太太和厉敏前后夹攻着,乔慕晚手捏着礼盒,顺着两个长辈的意思,柔婉的出声——

    “谢谢姑妈!”

    “这才对嘛!”

    乔慕晚唤了厉敏以后,客厅里的气氛,分外的融洽起来。

    墙体拐角处的一隅那里,厉潇扬拉着邵昕然,目光看到客厅这边的一幕后,她不屑的出声。

    “看到了吗?就那个女人,乔慕晚,我哥看上的女人!”

    邵昕然怎么可能不认识乔慕晚,就算是厉潇扬不说,就算是乔慕晚化成灰,她也认得出那个女人是乔慕晚。

    “真是不知道我哥到底是怎么想的啊,这个女人有哪里好的呢,居然能看上她?”

    听厉潇扬不屑的说着贬低乔慕晚的话,邵昕然不禁心里苦笑。

    她也觉得乔慕晚样样不如自己,可就是这样,厉祁深喜欢的女人也是她乔慕晚,而不是她邵昕然。

    “可能……她是特别的吧!”

    她和厉祁深认识五年,都不曾见厉祁深承认过哪个女人,现在他肯承认这个乔慕晚,还肯把她介绍给她的家人,可想而知,她对他来说是特别的、与众不同的。

    听得出邵昕然的话是在强装无所谓,厉潇扬瘪了瘪嘴。

    看了客厅那边的情节好一会儿,厉潇扬拿手肘碰了碰邵昕然。

    “你好好看看那个女的!”

    不解厉潇扬为什么要自己好好看看乔慕晚,她蹙眉疑惑。

    “你不觉得她看起来很熟悉吗?”

    邵昕然:“……”

    “上次在医院那里,就萍姨出事儿那回儿,她……那会儿是不是和一个男人揪扯在一起?”

    厉潇扬不认识年南辰,不过她可是清清楚楚的记得当时医院走廊那里,有一对男女在拉拉扯扯。

    其实她上次在厉氏那里见到乔慕晚的时候,就隐约觉得她给自己的感觉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到过一样。

    只不过那会儿她没有想起来,今天她脑海中突然蹿出来当天那个场景,一下子,就把乔慕晚的身影和那天那个女人的身影那个,交叠在了一起。

    被厉潇扬一提醒,邵昕然也记起来了那天的事情。

    不过,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有点儿瓜葛,有什么不对劲儿的么?

    她想不通这里有什么玄机,倒是贼兮兮的厉潇扬直接一语中的。

    “你说,这个女人,会不会和我哥以外的男人纠缠不清?嗯?”

    邵昕然:“……”

    “我觉得我要是扒一扒这个女人,指不定会有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你说呢,嗯?”

    ——————————————————————————————————————————————

    厉祁深高深的眉目落在了藤少延的身上,点了点头儿后,又看向厉锦江。

    看得出厉祁深的目光,深意颇浓,厉锦江不免有些尴尬。

    他今天找藤少延来这边,本就是准备借助自己大嫂那边和藤家的关系,把这次生意谈妥。

    有些自己的小心思儿被厉祁深看透的样子,他囧然笑着,跟着就招呼两个人进屋。

    厉锦弘和厉锦涛两个人都酷爱钓鱼,见厉锦江家有鱼竿,两个人就催着厉锦涛的儿子厉烁载着两个人去附近的河边钓鱼。

    没有了厉锦弘在,厉锦江只能寄希望于厉祁深,让自己的这个侄儿替自己说上几句话,把和藤氏的这个合同拿下来。

    只不过,厉祁深的脾气难搞是出了名的。

    进了屋,藤少延看到坐在沙发那里和侄媳妇聊天的厉老太太,就上前打招呼。

    “姑妈!”

    一听有人唤自己,肖百惠抬起了头,看到藤少延,她有些尴尬的笑了。

    “是少延啊!”

    肖百惠和藤少延的奶奶藤肖兰芬之间是姑侄的关系,不过尽管有这层关系的存在,也和两家之间血缘的牵连,沾不到边儿。

    藤少延的父亲藤嘉闻是过世的藤父和前妻的孩子,与肖兰芬之间没有任何的关系,间接的,和厉老太太这边,也除了名义上面的关系外,没有任何血缘的羁绊。

    对于藤家那边,厉老太太至始至终都是有些不自在。

    虽然说两家关系很好,甚至为了巩固两家公司利益的最大化,两家人之间没少拿孩子的事情说要联姻,但是在明面上,厉老太太并不是很希望两家之间的这层关系被外人知道。

    当初自己的小姑妈肖兰芬嫁给去世的藤父那会儿,完全就是扮演一个小-三的角色,为此都把厉老太太的爷爷气得心脏病突发住了医院,就包括肖家老爷子和肖兰芬断了父女关系都没有阻碍的了她嫁给藤父的事实儿。

    就这样,肖兰芬和肖家的关系一度白热化,时至今日,厉老太太都不愿过多的去提及这些事儿。

    但是藤嘉闻和厉锦弘是打小就在一起玩的发小,渐渐抛除掉了肖兰芬的影响,平时在公众场合和藤家那边的人碰见,两家只当是世交的关系来往,无关亲情。

    没有外人在的时候,两家人才可能这样心平气和的用名义上亲属的关系来交往。

    有些没有料想到藤少延怎么就来了这边,厉老太太撇下几个侄媳妇,站起身,走到了一隅,拉过他,问着。

    藤少延没有隐瞒厉老太太,就把厉锦江可能要借助她这层关系,拿下一个和藤氏的合作案的事情告诉了她。

    没想到自己的这个小叔子还有这样的花花肠子,厉老太太皱了皱眉。

    “呵呵,不过姑父不在,我想厉家二老爷可能会打我表哥的主意吧!”

    “我家祁深要是知道他有这样的花花肠子,不可能买他的账!”

    闻言,藤少延笑了笑。

    厉祁深的名儿,他当然听过,他本就不想和厉锦江合作,正愁这边利用厉老太太这层关系,自己不好推脱,现在有了厉祁深横在中间,只要他不肯帮厉锦江,这个合作案,还是一样拿不下来。

    两个人又谈了几句,厉老太太听到不远处洗手间那里似乎有动静儿,就嘱咐藤少延回去客厅那里,自己往洗手间那里去了。

    ——————————————————————————————————————————————

    “祁深啊,二叔有点儿要找你帮忙!”

    厉锦江不好把要和藤氏合作的事情说得太过明了,一再迂回的试探着厉祁深。

    不想,厉祁深从始至终,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上面,都没有什么情绪的浮动,好像厉锦江再怎么样和自己交涉,都油盐不进。

    有些挫败于自己拿自己的这个侄儿就是没辙,厉锦江最后只得作罢,等厉锦弘回来,再寄希望于自己大哥的身上。

    见厉锦江不再说了,张罗着要自己作陪,留下来和藤少延一起饮茶,他开了口——

    “二叔要是没有什么事儿,我就先离开了!”

    醇厚的声音落下,说完话,厉祁深就迈开平稳的步履,下了楼。

    楼下,客厅这边,一堆人围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谈着话,好不热闹。

    “慕晚啊,你和祁深也得抓点紧了啊!现在我家小熙怀了孕,我三嫂家的佳思生了娃,你可不能让祁深这个做大哥的落在几个弟弟妹妹的后面啊!”

    厉敏逗着乔慕晚,她的脸上写满了着急做姑奶奶的表情。

    “是啊,慕晚,你得准备准备和祁深的事儿了,你看看你的准婆婆,都急成什么样子了,她可是一老早之前就张罗着要抱孙子了的!”

    厉敏说完话,老三家的媳妇徐雯华就附和着自己的小姑,一起逗着乔慕晚。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