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8章:他说,我爱你!(1.1万字,为月票加更!)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38章:他说,我爱你!(1.1万字,为月票加更!)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嗯……我难受!”

    乔慕晚摇晃着头儿,声音无限柔媚,让这些靡靡之声落在厉祁深的耳中后,瞬间荷尔蒙激发。

    “你快点吧,我……真的好难受!”

    她一再绞着,虽然用不上力气,却让她如同车碾一样的虚脱。

    一再听着乔慕晚软-糯的声音,厉祁深狭长的眸,瞳仁不自觉的瑟缩。

    “嗯……”

    无限娇-媚的声音溢出,乔慕晚的身体承受不住的弯成了一道弧形。

    她向下弯曲着身体,虽然无法从正面看到他的面部表情,不过乔慕晚可以想象他此刻的面容上,是怎样的铁青色。

    这个男人一向自大,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说出来自己很难受的话,这分明就是在变相质疑他把自己“伺候”的不舒服!

    果然,乔慕晚刚肩头儿微颤的想到自己的话、使得自己刺激到了厉祁深,那边,厉祁深从她弯曲的身型那里,一把就抓起来了她的柳腰,让她与他壁垒分明的小fu,更加完美的切合在一起。

    “划拉!”一声,落地窗的移门被拉开,乔慕晚根本就没有看清楚厉祁深的动作,自己就被他从身后抱住,用推-移的姿-势,九浅一shen导入的同时,推送到了露天阳台那里。

    夜晚,风丝微凉,伴着咸涩的海风,吹拂过乔慕晚的面颊,让思绪不清明的她,火热的理智,渐渐地被沉寂下来。

    不似刚刚在室内那样神志不清,这会儿迎着海风的她,理智冷静下来后,把厉祁深与自己之间连在一起的样子,瞧了个一清二楚。

    “嗯……”

    冷不丁的受到一下重击,乔慕晚的身体,下塌成一道柔美的弧度,在空中落下。

    直感觉自己的小fu要和肢体脱节了,她赶忙抱住眼前的乳-白色护栏,让自己的身体,不至于跌落而下。

    身后,厉祁深两眼在黑暗中,如鹰隼般犀利,狭长的黑眸间,折射出危险的精芒。

    契合她的腰身,他咬牙问:“还难受?”

    听得出他的声音有多难耐,可乔慕晚也不好受的厉害。

    尤其是在这样空旷的环境中,就着海浪拍打岸边的声音,她竟然能听到自己软糯、绵长的声音,是那么的yin-mi。

    红着热度滚烫的脸颊,她抑制不住的shen-yin,再加上附近有海港的原因,在夜赖下,不住响起的汽笛声,一种过分刺激到狠狠蛰刺她神经的感觉,让她直感觉,有一种被窥-视的强烈即视感。

    再加上附近鳞次栉比着几座海景别墅,乔慕晚更是紧张又害羞的闭眼绞着自己,试图用这样眼不见为净的方式,消除自己内心里那份不安与忐忑。

    乔慕晚咬唇不语,一副隐忍的样子,让厉祁深本就晦暗的眸光,变了色。

    抑制不住的出声,乔慕晚捏着手指,因为后面的冲-撞,她快要连护栏都抓不住了。

    厉祁深还在继续他的动作,越是见只有月光和星光笼罩下,乔慕晚光洁的皮肤下,落下一层赏心悦目的象牙白,他收紧腰身,发力……

    乔慕晚想要出声说自己“好难受!”,可是一想到自己再这样挑战厉祁深,指不定他今天一晚上都不会放过自己。

    承受不住,她两粒洁白的牙齿,无法忍受的放开唇,然后任由细柔的声音,如丝如缕的溢出自己的唇瓣。

    听乔慕晚的声音,厉祁深无法控制。

    海风还在阵阵吹拂,附近闪烁的灯光,摇曳出妖冶之姿,落下斑驳的一地幻影。

    终究,在一阵急速的摩擦下,厉祁深和乔慕晚一起到了巅峰,与之而来,厉祁深she了为乔慕晚隐忍已久的白-zhuo。

    完事儿后,厉祁深没有立刻离开,让自己依旧紧密无间隙的停留在乔慕晚那里。

    “我真的好累!”

    乔慕晚布满细汗的身体,软-软的靠在厉祁深的怀中。

    她真的快要没力气了,浑身上下的骨头儿感觉都被车碾压了一样的脱节。

    “还难受?”

    厉祁深从身后抱着乔慕晚,附在她的耳边,问着。

    “嗯……不了、不难受了!”

    胸口的朵颐被掌控的变换着形状,她难耐的低吟着的同时,说着心里不愿意承认、身体却表达她真实想法儿的话。

    乔慕晚没有再否决,很诚实的回答自己,让刚刚因为不消一刻就she了的男人,俊脸上消弭了黑线。

    “你早就该和我这么诚实!”

    厉祁深低迷的说着话,随之,细碎的吻,落在她圆润的肩膀上面。

    “我没有和你不诚实,哪有你这么欺负人的臭男人啊?”

    乔慕晚没有力气去打他,却忍不住抱怨他怪自己让他早she了的事儿。

    那种事情,本就是他自己身体控制的事情,和她有什么关系,就算是她不小心儿碰了他,也不都是她的错,是他自己没有控制住他自己。

    “你就该被我欺负!”

    对于乔慕晚对自己的抱怨,厉祁深理直气壮的回着她。

    “真是欠你的!”

    乔慕晚哼唧着,自己又是给他做牛排,又是给他买西装,结果,自己非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还被他狠狠的“欺负”了一顿。

    对于乔慕晚此刻小女人极了的抱怨声,厉祁深难得轻笑了下。

    很少有这样他面容和煦的时候,乔慕晚虽然没有看到厉祁深的脸上是怎样的表情,不过想到他能笑,应该是释放完了,心情应该不错。

    “我要洗澡!”

    之前是自己一再处于弱势,难得他没有沉着脸,乔慕晚娇嗔的要求着。

    “现在都开始使唤我了?”

    “是你该补偿我的!”

    乔慕晚侧过小脸,白了一眼五官在夜色中被映衬着格外迷人的男人。

    明明他刚刚的做法儿很过分,甚至把自己推出来阳台这里做这样面红耳赤的事情,可是她打从心底里怨不起来他。

    不想就这样灭了自己心里腾升起来的火焰,乔慕晚两个小手,伸到身后,顺着他壁垒分明的小fu向下,大刺刺的挑战着他……

    “咝……”

    厉祁深声音带颤的发出一声,然后一把抓住了乔慕晚两个作怪的小手。

    “还惹我?”

    “让你欺负我,是你应得的!”

    说完话,乔慕晚一脸傲娇劲儿的绷直身体。

    “我要去洗澡!”

    她又重复了一遍,是命令的口吻。

    这次,厉祁深没有继续和乔慕晚闹,吻了吻她小巧的耳垂后,声线透着磁性的答应了下来。

    “好!”

    ——————————————————————————————————————————————

    厉祁深洗完澡,围了条浴巾,就出了浴室。

    刚刚他抱浑身无力的乔慕晚抱去浴室那里时,借着自己还有醒酒的理由,要厚着脸皮的和乔慕晚一起洗澡。

    虽然乔慕晚虚脱的没有力气,但是她忌惮着自己和这个如狼似虎的男人一起睡觉,指不定要发生什么事儿。

    隐忍着身体上面黏滋滋的感觉,她拒绝了厉祁深。

    不想,厉祁深厚着脸皮的直接跨进浴缸中,以对立的姿态,与乔慕晚分坐两边。

    看着与自己面对面的男人,乔慕晚羞得不肯洗澡,想要逃出去,厉祁深却一把拉住了她。

    被按回到浴缸里,乔慕晚挣脱不得,再加上身体上面实在是没有力气的原因,她没有再挣扎,任由厉祁深撩起水,落在她的身体上。

    拿过精油,厉祁深滴了几滴精油到浴缸中,耐着心思,他手指慵柔的为乔慕晚清洗身上的每一处。

    当他游弋的手,触及到了乔慕晚的股间,她推开他的手,拒绝着。

    虽然臂弯中的小女人在拒绝着,但是厉祁深并不想就此作罢,便继续他为她清洗的动作,手指变得如同画笔一样,带着魔力……

    乔慕晚想要拒绝,却抵不过他的撩-拨,索性,她绷紧着身体,随意厉祁深恣意妄为。

    不想,自己的纵容,就是要这个永远不知道安分的男人得寸进尺。

    发觉出厉祁深的身体变了温度,她的股间被di住一个硬硬的物什,一种不好的感觉油然而生。

    低下头,在净澈的水波间,乔慕晚看到了那埋在黑sen林里的cu-shuo,有和自己叫嚣的架势,她当即就懵了。

    她就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的不排斥,就是纵虎归山,任由他在自己这里恣意妄为。

    打那儿以后,乔慕晚不再用厉祁深帮自己洗澡,她红着脸,用无力的小手推开厉祁深,让厉祁深出了浴室。

    也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擦枪走火,厉祁深难得没有顺着他自己的意思,好心的放过了乔慕晚。

    ——————————————————————————————————————————————

    乔慕晚还在浴室里洗澡,厉祁深点了支烟,走到窗边,迎着夜风,心不在焉的吸了一口。

    窗外,几缕昏黄的灯光,颤颤巍巍的绽放点点星光,成了一条美丽的灯光带。

    香烟猩红的烟头儿在男人修长的骨节间燃烧着,厉祁深想着事情,就没管指间的烟。

    等到他收回意识,他捻灭了快要燃烧到指尖儿处的香烟到烟灰缸里。

    抬手抓了抓又黑又硬的黑发,他转身,走到地毯那里,拾起扔在地上的西装。

    将白色的浴巾丢在g上,厉祁深将乔慕晚买回来的西装,套在了自己的身躯上。

    站在试衣镜前,他定定的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眉目间不自觉的荡起一抹万般风情的涟漪。

    又在衣柜那里翻出来了乔慕晚买给自己的那条领带圈在脖子上,打好了领带,他本就迷人的五官上,连他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嘴角何时微微上翘了起来。

    将西装脱下后,他重新围上浴巾进了浴室那里。

    拉开浴室的移门,他看到面颊被水汽蒸的微微绯红的小女人,此刻湿着头发儿,扬着素白的面颊,红唇微启的枕在浴缸的边缘小憩。

    瞧着睡得甘甜的小女人,厉祁深没有做声,不动声色的走到了浴缸的边缘。

    抬手,拨开黏在她额心处的发丝,厉祁深盯着她妍丽的五官,想到她给自己买了西装、做了牛排,精心准备了烛光晚餐,他不自觉的俯身,在她光洁的额头上面,落下一枚淡淡的吻。

    轻柔的吻落在,他伸手探-ru到浴缸中,用手臂的遒劲力道,将她的柳腰托起。

    他已经动作很轻了,可还是惊扰到了睡得极度不安稳的小女人。

    “嗯……”

    乔慕晚嘤咛一声,她两排扇子一样绵密的睫羽睁开,迷迷糊糊间,看到了一张鬼斧神工的俊脸,每一处都完美到无可挑剔的呈现在自己的眼中,她不自觉的唤了一声。

    “嗯,祁深……”

    听她对自己软糯的轻唤,厉祁深眉眼更加深邃起来。

    “回房睡,在这里睡容易着凉!”

    “嗯!”

    乔慕晚迷迷瞪瞪的点了点头儿,然后接着厉祁深收紧自己腰身的力道,她下意识的圈住了他的脖颈。

    厉祁深抱着她,出了浴室,走路的过程中,乔慕晚埋在他的心口处,喃喃一声。

    “祁深……”

    “嗯?”他用鼻息间的声音回着她。

    唤了一句后,乔慕晚就没有再做声,厉祁深低垂着眸子一看,见她又一次憨憨的睡了过去。

    可能是刚刚做梦梦到了自己,她才会不自觉的呓语一声,厉祁深抬手勾了勾她的小鼻子。

    “磨人精!”

    ——————————————————————————————————————————————

    把乔慕晚抱回到了房间里,给她简单的擦干净了身体以后,就将她放到g铺上,给她盖了薄被。

    晕黄的壁灯下,乔慕晚一张精致五官的小脸上,每一处都完美、净透的呈现在一双冷沉的眸子。

    越看这样一张小脸,厉祁深心底里的某一根弦,越是被触动到深处。

    不自觉的俯首,他探着鼻息,落在她还是湿漉漉的发丝间。

    嗅着她发丝间,特有的女儿香,在这样一个迷-qing的夜色间,他高-挺的鼻梁,触了触她的发丝,然后,用依恋,吻了吻她的发丝。

    随之,轻柔的吻,由发丝处移动,一寸、一寸的在她的发丝处蔓延开……

    当他的薄唇,贴到她的贝耳处,不自知的从xing-感的唇瓣间,悠悠轻吐——

    “我爱你!”

    ——————————————————————————————————————————————

    邵昕然一整夜都没有睡好,想着自己母亲的事情,她的思绪乱成了一团麻绳。

    她实在是搞不懂,自己的母亲到底要和自己隐瞒些什么,又为什么要对自己隐瞒,她的事情,就真的有那么见不得人吗?

    之前,她一直都秉承着,自己的母亲要是不说,她就不会问这样的心理姿态对待她们母女之间的关系。

    毕竟,谁都有自己的**,谁都有自己的私人空间,她尊重她母亲的个人**,所以从来不会乱打听、乱问。

    不过现在,她根本就不想再继续像现在这样坐以待毙。

    之前,她不觉得自己的母亲有什么秘密隐瞒着自己,不过现在看来,自己母亲的秘密,似乎多得超出自己的想象,而且她的秘密,似乎都能牵扯出点儿什么事儿来。

    “昕然,你怎么了?我看你怎么这么没有精气神儿?”

    去了厉潇扬那边,厉潇扬见邵昕然一副郁郁寡欢、心不在焉的样子,关切的问着。

    “没怎么,就是昨晚没有休息好!”

    邵昕然轻描淡写的回着话,都说家丑不可外扬,厉潇扬虽然是她的好闺蜜,但是不代表她会毫不保留的把自己母亲和形形色-色-男人走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厉潇扬。

    而且,事情她还没有搞清楚是怎样一回事儿,她自然是不会妄加臆断。

    邵昕然说她没有休息好,厉潇扬很自然想到了昨晚她的不对劲儿举动,先是有东西掉在地上,而后是她匆匆忙忙的挂断了自己的电话。

    虽然说自己不该这么多疑的管她的事儿,但是出于关心,厉潇扬真的很想知道邵昕然到底怎么了。

    “真的吗?昕然,你有什么事儿,都告诉我好不好?我虽然可能帮不上你,但是你好歹有个可以说心里话的人陪着你也好,不是吗?”

    邵昕然笑着摇了摇头儿,“没有,我没有什么事儿发生,真的是我昨晚没有休息好!”

    出于对厉潇扬的感激,邵昕然抱住了她。

    “谢谢你潇扬,不过我真的没有事情,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我当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你的啊!我们是好闺蜜,自然是会无话不谈的,嗯?”

    看着邵昕然对视自己的真切眉眼,厉潇扬点了点头儿。

    “你没事儿就好,我可不想我的干姐姐,有什么烦心事儿烦着她!”

    厉潇扬说完,两个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好了,我妈还在家里等我们两个,我们快点儿回去吧!”

    “好!”

    ——————————————————————————————————————————————

    乔慕晚穿戴好,从洗手间那里出来的时候,厉祁深已经握在沙发那边,百无聊赖的盯着电视机等她。

    厉祁深今天没有穿西装,很随意的穿着黑色的休闲裤和黑色的马甲衫,搭配着一件简洁的白衬衫。

    难得看到这个男人有这么简约却不失凌厉气场的打扮,乔慕晚走上前去。

    “都收拾好了?”

    厉祁深手捏着遥控器,抬头问穿着一件白色欧根纱“a字”裙的乔慕晚。

    这是前几天,他买给她的裙子。

    “嗯!”

    乔慕晚拢了拢鬓角的碎发,点头儿。

    闻言,厉祁深站起身,拿起矮几上面的车钥匙,就准备出门。

    他刚迈开腿,乔慕晚忽的一把拉住了他的手指。

    厉祁深回头儿,看了眼五官印着阳光中,被映衬着格外明灿的小女人。

    “我给你买的衣服,你试了吗?”

    她问着,带着两层含义,她一方面想要知道她买给他的西装合适或者不合适,另一方面也想知道,他到底喜欢不喜欢自己买给他的西装。

    厉祁深深邃的眉眼,落在乔慕晚净白的小脸上,盯了会,回道——

    “只是一个家族聚餐,不适合穿的太严谨!”

    厉祁深刚回自己的时候,乔慕晚还没怎么明白是怎么个意思,回味儿过来后,就深谙他说给自己的话是什么意思了。

    不自觉的,她干净的脸上,浮现出了浅浅的笑颜。

    她小手,软-软的握着他的指,然后踮起脚尖儿,吻了他的脸颊。

    “很高兴你能喜欢!”

    看着对自己莞尔,笑靥明艳的小女人,厉祁深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眉目间,也牵连起来了万般风情。

    ——————————————————————————————————————————————

    去了厉家那边,厉祁深和乔慕晚登对的一进门,厉老太太当即就一张老脸,笑出来了道道褶子。

    难得看到这样让自己期待已久的场景,昨晚厉祁深挂断自己电话的事情,被大刺刺的厉老太太,瞬间忘了个一干二净。

    满心欢喜的看着郎才女貌的儿子和准儿媳,厉老太太赶忙招呼家里的帮佣上水果。

    看着忙得马首是瞻的老伴儿,坐在沙发那里看报纸的厉锦弘,不以为意的抽-动着嘴角。

    “你一个老太太跟着瞎咋呼和什么劲儿,也不看看自己笑得多丑!”

    白了一眼向来对自己都没有好态度的老头子,“看你报纸得了,我笑得多丑,也比你那张谁欠了你几百万的老脸,看着强!”

    厉老太太不服不忿的反击着自己的老伴儿。

    再转身去面对乔慕晚的时候,脸上的笑意,有增无减。

    对于这对在这个年纪其乐融融的老夫妻,她笑了笑。

    要知道,这样的场景,是她在年家、在乔家,无论如何也看不到的。

    乔慕晚淡笑着,却不料收到了厉老头子瞥过来一眼。

    被这个不怒自威的眼神儿看得有些发愣,她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自己竟然忘了和他打招呼。

    “厉老先生!”

    被看得心虚,她赶忙补充到。

    看乔慕晚对自己颌首问好,厉锦弘原本拉长的老脸,才缓和了下来。

    爱搭不理的应了一声,他就继续看自己的报纸。

    “老-犊-子!”

    厉老太太不满意自己老伴儿对准儿媳的态度,碎碎叨叨的骂了一句。

    “慕晚,你别在意,我家那头犟驴就那样,一张别人欠了他几百万的臭脸!”

    听厉老太太骂自己的老伴儿,乔慕晚微笑着摇了摇头儿。

    对于厉老太太,她真是喜欢的不行,对于自己的老伴儿、儿子,她连骂人都是那么的可爱。

    自己的母亲粘着乔慕晚不放,厉祁深对自己的母亲,忍不住挑了下眉。

    就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察觉出了厉祁深的目光在往自己这边看,乔慕晚直觉性的抬头去看,果然,看到了一脸从容的男人,用一种堪堪的目光,睨看着自己和厉老太太。

    和乔慕晚对视上,下一秒,厉祁深就佯装无所谓的别开了眼。

    “慕晚呐,我还没有换衣服,走,你上楼帮我看看,我穿哪件衣服合适!”

    厉老太太唤着乔慕晚,乔慕晚的思绪被拉回后,点了头儿。

    “好!”

    厉老太太拉着乔慕晚上了楼,客厅沙发那边,厉锦弘不屑的声音又一次扬起。

    “换个衣服整的和总-统宣誓似的,从昨天就开始忙,也不知道这么大岁数的人了,得意个什么劲儿!”

    说完话,厉锦弘放下报纸,站起来了身。

    “祁深,爸今天穿的这身衣服怎么样?”

    厉祁深:“……”

    ——————————————————————————————————————————————

    厉祎铭今天有台手术要做,厉晓诺今天也有个case要跟进,两个就给家里打了电话,说晚些再去二叔那边。

    对于厉祎铭和厉晓诺这两个让自己不省心的孩子,厉老太太爱理不理的说了一句“嗯!”

    反正他们两个人现在也没有个对象,自己这张老脸和他们丢不起,晚些到就晚些到吧!

    坐在去厉锦江家的车里,厉祁深开着车,乔慕晚坐在副驾驶那里,厉锦弘和肖百惠坐在后座那里。

    去厉锦江有一段路程,向来都闲不下来的厉老太太得意洋洋的欣赏着自己今天的穿戴。

    不过她老王卖瓜自卖自夸的作秀,只有乔慕晚一个人买账的应和着她自己,厉祁深开车不语,厉锦弘则是时不时的丢过来一个不屑的眼神儿。

    但就是这样,厉老太太也没有就此气馁。

    自己的老伴儿和儿子不理会自己,她照样能自娱自乐、自嗨到爆!

    “北京的金山上,光芒照四方,毛-主-席就是金色的太阳,多么温暖,多么慈祥……”

    一首《在北京的金山上》,让安静的车厢里,立刻就变了画风。

    厉老太太自顾自的唱着,厉锦弘受不了的让厉祁深停车,说什么“不让你妈下车,就我下车!”

    向来都不想卷入到这对老夫妻之间,厉祁深停下车,一脸不以为意的扯开嘴角。

    “你们两个可以划拳,看看谁输了就谁下车!”

    对于这个能怂-恿自己父母划拳的男人,乔慕晚皱着细眉,忍不住给了厉祁深一个眼神儿。

    不想,厉祁深根本就不在意,还来了句,“要是觉得一局不公平,你们两个可以三局两胜制!”

    看着厉祁深完全就是火上浇油的架势,乔慕晚跟着干着急。

    倒是后车座的一对老夫妻,听了自己儿子的话以后,两个人竟然都安安静静的闭上了嘴巴,谁也不再吱声了。

    “非得要赶我下车,我不唱了还不行啊?”

    听自己老伴儿妥协下来的声音,厉锦弘瞥了她一眼。

    “没有外人在,你随便咋呼,这有外人在,你就不能给儿子留点儿面子吗?”

    厉锦弘没有说自己老伴儿是“神经病”这样过激的话,碍于乔慕晚也在,他可不想自己的老伴儿让人家姑娘以为她是一个神经病的婆婆。

    “慕晚不是外人!”

    知道厉锦弘是好意提醒自己,厉老太太也就没有那么气了。

    “那你也给我注意点儿形象,都是要当婆婆、也马上要当***人了,怎么和个老顽童似的,不知道给你的儿媳和孙子们做个榜样啊?”

    厉祁深:“……”

    乔慕晚:“……”

    这下,无语的不光光是厉老太太,还有厉祁深和乔慕晚。

    ——————————————————————————————————————————————

    厉锦江早上临时去公司那边处理一个需要马上签约的合同,邵昕然去了厉潇扬的家里,只看到了招待自己的尹慧娴。

    打开门,尹慧娴看到自己女儿身边的邵昕然,她神情蓦地一怔,很显然,对于邵昕然的出现,她有些诧异。

    发觉出了自己母亲落在自己好友身上的目光有些古怪,厉潇扬挑了下眉。

    “妈,您怎么了啊?”

    说着,她就抱住邵昕然的手臂,和自己的母亲介绍她。

    “妈,这是昕然,邵昕然,我之前和你说过的,我的好闺蜜!”

    姓“邵”?

    尹慧娴本就足够诧异这张恍惚间让自己觉得哪里神似的脸,一听说她的姓氏,她更是神情怪异。

    不过在交际场合应付多年,尹慧娴哪里会失态于人前。

    “呵呵,昕然啊,你好,我是潇扬的妈妈,叫我慧姨就好!”

    她笑着,由内而外,让邵昕然看了就觉得舒服。

    “慧姨您好,我是潇扬的好友,我叫邵昕然,很高兴认识您!”

    说着话,她将买来的礼物,递了上去。

    “诶呀,你说说你这个孩子,来就来呗,还买什么东西啊,这么破费!”

    “不打紧的,我第一次来看您和叔叔,自然是要买些东西的!”

    邵昕然也发觉出了尹慧娴的异样,不过她觉得可能是自己来的太早,有些冒昧,就没有深究,笑着进了屋。

    ———————————————————————————————————————————————

    被厉老头子说了一番后,厉老太太就像是秋后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下来。

    不过没一会儿,她又重拾战斗力的呜呜泱泱起来。

    “慕晚啊,你不知道,我前段时间要做那个网红啊,现在做网红,听说挣钱还能出名,我就想着想着的要做网红啊,我把设备啥的都买好了!”

    实在是诧异于厉老太太怎么这么会赶时髦,连做网红这样的事情都要跟风随大流,乔慕晚有些无奈的笑着。

    自己的老伴儿好不容易安静了一会儿,这会儿又破马张飞起来,厉锦弘不悦的瞪了她一眼。

    “就你还想做网红?也不看看你那张老脸能不能让观众倒胃口!”

    自己老伴儿前段时间死乞白赖的要做网红,为此,厉锦弘特意去查了一下,看看这个网红到底是什么名堂。

    不想自己查了以后,直接认为自己的老伴儿要去做网红,简直就是毁三观。

    人家那些网红,年家轻轻、会玩会闹不说,最关键人家都是什么锥子脸、蛇精脸。

    就自己老伴儿那张脸,别说是做网红,就连网管,网咖那边都不会用她。

    “你还好意思说,要不是你,我现在指不定已经红遍互联网了!”

    说到厉锦弘不允许自己做网红这件事儿,厉老太太到现在还来气呢。

    “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自己要做就做呗,我还耽误了你咋的?”

    厉锦弘反唇相讥,厉老太太却除了骂他是“老-犊-子”以外,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他是没耽误她,可是却威胁她说和她分房睡。

    两个人老夫老妻快四十年来,从来都没有分房睡过,因为自己要做网红这件事儿就要和自己分房睡,厉老太太自然是不依。

    最后,她只得忍痛割爱,不做网红,继续围着自己的这个老伴儿转来转去。

    ———————————————————————————————————————————————

    邵昕然和厉潇扬都化好了妆,穿着同一款的抹胸礼服,从后面看去,身材大同小异的两个人,让人看了,根本就分不清两个人谁是谁,反而,两个之间的样子,就是亲姐妹的姿态。

    尹慧娴从试衣镜里看着邵昕然,思绪不禁飞脱。

    她越看邵昕然越像邵萍,一种忐忑不安的感觉,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长得像不说,还都是姓邵,这个世界上,哪里会有这么多相像的地方啊!

    尹慧娴从来就不相信什么相似的东西,她向来信得都是命运这张网,会把那些久别重逢的人,再度捆绑到一起。

    捏了捏手指,很显然,她在想,要怎样把邵昕然的家庭信息,逼问出来。

    一时间,她竟然有些懊悔自己之前没有找自己的女儿,把这一切提前打了预防针。

    “妈,您看我穿这件裙子好看吗?”

    厉潇扬扯着裙摆,踩着高跟鞋就向尹慧娴跑过来。

    自己怀中落入自己女儿的身体,尹慧娴收回思绪,慈爱的笑着。

    “好看,我家潇扬啊,穿什么都好看!”

    自己的女儿,当然是怎么看都好看了。

    她慈祥的抚摸着厉潇扬的脑顶,厉潇扬腻腻的窝在她的怀中笑着。

    眼角的余光,睨看到邵昕然看着自己和自己的母亲,厉潇扬仰起头,问——

    “妈,我大伯父和我大伯母他们什么时候过来啊?”

    有些不解自己的女儿什么时候在意上了厉锦弘夫妻两个人,但是她还是答了话。

    “快了,昨天你大伯母打电话给我的时候,说今天上午十点就到!”

    “那我祁深堂哥他们也会一起来吧?”

    用了“他们”一词,很显然,厉潇扬把厉祎铭和厉晓诺也包括了进来。

    “嗯,是,他们家里的人会一起来!”

    得到了自己母亲给自己的答复,厉潇扬对邵昕然狡黠的一笑。

    收回她对自己不怀好意,带着淡淡揶揄的笑,邵昕然瞬间红了脸颊。

    ———————————————————————————————————————————————

    厉锦弘他们下车到了厉锦江家的时候,厉锦涛和厉敏也都带着家人来了这边。

    厉家几个兄弟之间的关系向来处的都不错,就包含几个妯娌小姑之间,也时常来往,还经常三三五五的聚在一起打麻将、出去旅游、聊天什么的。

    “大哥、大嫂,你们都来了啊?”

    上来打招呼的是厉敏,她是厉家几个兄弟姐妹中最小的一个,几个兄弟都很照顾她,但是她并没有因为几个兄长的照顾就一副千金大小姐的姿态,相反,她自己本身就是个女强人,很有巾帼不让须眉的架势。

    “姑妈!”

    厉敏走过来,厉祁深问着好。

    “嗳,这祁深,真是越发的一表人才了啊!”

    厉敏由衷的赞叹着,厉祁深现在把自己父亲留下来的公司打理的这么井井有条,她自然是要替离世的父亲,因为有这样年少英才的孙儿感到欣慰了。

    说话间,厉敏的目光不经意间的一瞥,视线正好落在了乔慕晚的脸上。

    一早,她就有听自己的大嫂说厉祁深现在有了对象,不出意外,这位,因为就是传说中,自己侄儿的对象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