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 :舒不舒服?(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37章 :舒不舒服?(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就像是找到了某种精神寄托的依靠一样,邵萍快步走到了矮几那里,颤抖着手指,速度极快的拿起了手机。

    而结果也没有让她失望,是厉锦江打来的电话,在这样的一个寂静无人的夜里,他打了电话给自己。

    有说不清的复杂感觉充溢在她的每一根神经上,狠狠的蛰刺着她,屏住呼吸,她接了电话。

    电话被接通,里面,厉锦江的声音传来。

    “休息了吗?我这个时间给你打电话,有没有打扰到你?”

    自己盼星星、盼月亮一样的等,等到了厉锦江打电话给自己,邵萍怎么可能会觉得打扰到自己。

    “没……我还没有休息!”

    她的声线微微有些颤抖,很显然,她还没有从那种不真实到如同梦境一样的感觉中反应过来,一时间,让她克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你……这么晚,还没有休息?”

    邵萍说完话,没有得到厉锦江的回答。

    随之而来的就是两个人之间,陷入到了一种谁也不再说话的僵硬氛围中。

    好半晌,厉锦江才轻动唇。

    “你到阳台这里来!”

    按照厉锦江说的,邵萍重新折回到阳台那边。

    “往下看!”

    邵萍开窗,拿着手机贴在耳边,向下看。

    一眼,就看到了厉锦江的脸,落在光线忽明忽暗的一片不清晰的光影间。

    ——————————————————————————————————————————————

    邵萍披了件外衣下楼,站在缓步台上,见鬓角多了银发的厉锦江,她眼底飞逝而过一抹复杂。

    稳定下自己的情绪,邵萍下了缓步台。

    “这么晚了,怎么过来了?”

    打从两个人上次在水果摊那里遇见后,她住院这段时间里,一直都等着他能来医院这边,可一直都没有等到他来,就包括自己都出了院,也没有等到他来。

    不禁,她想到了今天自己在半路那里遇到的那辆奥迪车。

    “才忙完,没有什么事儿,就过来了!”

    厉锦江指间夹着烟,回了邵萍后,吸了一口。

    “那你还不赶紧回去休息!”

    厉锦江这次是自己一个人开车来的,没有让司机跟着。

    一方面是不想让其他人知道他和邵萍之间有牵扯不断的关系,另一方面,这个时间,夜深人静时,他就算是来了这边,也不会撞到谁,会少了那么多的闲言碎语。

    “不打紧,我还不累!”

    厉锦江回了邵萍的话,就让她和自己进车里。

    邵萍没有迟疑,点了点头儿后,就随他坐进了车里。

    ——————————————————————————————————————————————

    睡得迷迷瞪瞪的邵昕然,被厉潇扬打来的电话惊醒。

    没有看是谁打来的电话,邵昕然半睡半醒就接了电话。

    “喂!”

    “昕然,你总算是接电话了,我最近忙忘了,才想起来,我专门为我们两个人定制的礼服,你的那一套,我忘了给你送过去!”

    “哦!”

    邵昕然这段时间又是忙着演出,又是忙着跑医院,难得她母亲出了院,她这会儿睡得真酣甜,以至于对于厉潇扬的话,她含糊不清的回着。

    “怎么办啊,我明天给你送过去,还是你过来取啊?”

    厉潇扬看着摆在自己屋子里的两件白色无袖礼服,她手抚着裙摆处活泼的蕾-丝-边,问着。

    “怎么都可以!”

    邵昕然坐起来了身体,用手抓了抓头发,睡意醒了些。

    “那你来我家这边吧,我明天还要化妆什么的,赶时间!”

    “嗯,行,我明天去找你!”

    想到明天的聚餐,邵昕然醒的差不多了。

    其实说到只有她这一个外人存在的聚餐,对邵昕然来说,还是有心理挑战的,但是想着这是一个自己认识厉祁深亲属的机会,她自然是要抓住,不能轻易放过任何一个和厉家人有接触的机会。

    “那你早点儿过来吧,我让化妆师给你也化个彩妆!”

    “嗯,行!”

    说着话,邵昕然下chuang,拿起放在梳妆台那里的水杯,走到窗前,咀了一口。

    今晚的月色很好,墨色的夜空下,不着一丝岚云,烁亮的明月,抬眼就能看清。

    拉开窗帘,她手拿着水杯和厉潇扬说着话。

    被这通电话一扰,她没了睡意,目光四下游离的和厉潇扬随意的聊着。

    “我爸答应了我说会认你做干女儿,这样一来,你就是我的干姐姐了,你到时候想来我家这边,想见我堂哥,都水到渠成了,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了!”

    听厉潇扬提及厉祁深,邵昕然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虽然说她会因为厉祁深表现出羞赧,但是打从心底里,她还是很感谢厉潇扬,毕竟,这给她创造了一个和厉家人来往的便捷条件。

    见邵昕然好一阵没有说话,厉潇扬知道,她一定是害羞了,便忍不住继续打趣她。

    “你害羞了啊?哈哈,你都多大的人了啊,整的好像第一次喜欢男人似的!”

    “说的你好像喜欢过很多男人似的!”

    邵昕然反了厉潇扬一句,随之,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笑出了声。

    “我虽然没有喜欢过很多的男人,但也没有像你一样这么害羞啊!”

    厉潇扬继续挑-逗着邵昕然,每次她和邵昕然提及厉祁深的时候,她都会表现出来窘迫的样子,这让厉潇扬早已成了一种取笑她的嗜好。

    “你就往死里取笑我吧,等你哪天碰到喜欢的男人,指不定你比我还害羞!”

    邵昕然说着话,见楼下那里有车光,她就拿水杯一边饮着水,一边往楼下那里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她瞬间瞪大双眼。

    水杯在她的掌心中滑落而下,在铺着地毯的地板上,发出闷重的声音。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楼下那里,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面对面而立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

    她实在是搞不清楚自己母亲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先是有年永明,现在又冒出来了这个男人,而且自己的生身父亲,她到现在都还不知道是谁!

    她真的无法想象,自己的母亲,到底和多少个男人之间有来往。

    一时间,她有些懵,种种凌乱线团纠缠在一起的感觉,使得她的神经被勒紧着,让她无法正常思考。

    “昕然,你怎么了啊?”

    厉潇扬从电话的另一端那里,明显发现了邵昕然的异样,那有东西掉落在地的声音,显然不会是空xue来风。

    “没……没事儿,我就是……”

    邵昕然磕磕巴巴的说不出来一个所以然,她现在整个人的脑海中,思绪被自己母亲和那个男人牢牢占据着,她根本就没有办法儿,泰然自若的回到厉潇扬对自己关心的发问。

    “那个,潇扬,我这边临时有点儿事儿,我一会儿再打电话给你!”

    急急忙忙的说完话以后,邵昕然丢下手机,顾不上水杯掉落在地毯上,水渍濡湿了地毯一大片,她头脑发胀的拧开房门,出了房间。

    邵昕然先是以极快的速度去了自己母亲的房间那里。

    她情愿相信是自己看错了,把那个和自己母亲长相神似的女人误认为是自己的母亲。

    可是她自欺欺人的猜想,根本就站不住脚。

    空无一人的房间里,chuang铺上丢着羽绒被,没有那双拖鞋的存在。

    邵昕然抿唇关上房门后,快速去了阳台那里。

    在自己房间那里的阳台去看,视角不是很好,光线也不是很清明的原因,邵昕然还偏执的认为,那个女人不是自己的母亲,不过,她现在站在阳台这里往下看,自己仅存的那一丝侥幸,也瞬间成了泡影。

    那个出现在楼下,和一个陌生男人面对面而立的女人,不是别人,就是自己的母亲。

    而且现在视线呈亮,视角广阔的原因,她连同那个男人的面孔五官,都看得一清二楚。

    那是一张有过风霜历练的沧桑面容,不过,即使那个男人的脸上有皱纹满布,也似乎不影响他不怒自威,让人景仰的凌人气质,哪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也能让邵昕然很清晰的感受到。

    是谁?这个男人是谁?和自己母亲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越发的不敢想象自己母亲到底有多少秘密是自己不知道的,她两道眉都打结的皱在了一起。

    楼下那里,邵萍没有注意到楼下那里,自己和厉锦江走在一起的场景,完全纳入到了自己女儿的眼里,她随厉锦江,进了车里。

    随着自己的母亲随着那个陌生男人进去了车里,邵昕然整个人,瞬间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样,身体忍不住打了个晃。

    如果说她还知道自己母亲和年永明之间是怎样一种关系还好,这个男人的存在,完全是自己始料未及的。

    而且,看自己母亲能在这么晚,还下楼见这个男人,俨然就是想避开自己、避开其他人的耳目。

    越发的敢肯定自己的母亲和这个男人之间的关系匪浅,邵昕然捏了捏手指。

    ——————————————————————————————————————————————

    坐在厉锦江的车里,邵萍和他都保持了好一阵的沉默。

    上次两个人在水果摊那里不期而遇后,彼此间都诧异的很,毕竟,两个人之间似乎已经有二十几年都没有见过面了。

    碍于那天实在是天晚的原因,两个人没有说几句话就分开了,难得今天两个人都有时间,不用像那天慌慌张张,可不过两个人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所处的境地,比那天不期而遇还尴尬。

    好久,厉锦江率先开口,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僵硬不语的尴尬状态。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

    “前段时间回来的,回来这边原本打算小住几天,不过……我现在打算在这边长住!”

    邵昕然说要留在盐城这边,虽然邵萍心里有千百万个不愿意留在盐城这边,但是她也不好因为自己的原因,强求自己的女儿也跟着自己离开。

    索性,她就硬着头皮留下来。

    而且,她已经在国外那里躲着、藏着那么久了,有些债,终究是要偿还了,根本就不是她用逃避的办法儿就能解决的。

    听邵萍说要留在盐城这边,厉锦江没有什么情绪的反应。

    刚说了两句话,两个人之间又没了继续往下聊下去的话题。

    倒是邵萍,捏了捏手指后,张了口。

    “我前几天去了福利院那里,福利院那边……听说早就不开了!”

    邵萍提及到福利院那边,厉锦江的脸,当即就变了色。

    好在夜晚的原因,光线不清明,让邵萍并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我出国以后,你还有去福利院那边吗?”

    不禁,邵萍把尘封了二十几年的事情,又回想了一遍。

    这次,她碰到厉锦江以后,想得不是和他叙旧,也不是问他这些年过得好不好,而是满脑子里想的都是要找厉锦江,把当年自己送去福利院那里的那个孩子的情况,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

    邵萍神情恍惚的回去楼上,满脑子里想的都是厉锦江给自己的答复。

    他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去了哪里,也不知道那个孩子到现在是生是死。

    这让邵萍瞬间有了一种大海捞针一样的无力感。

    那个孩子,现在不知所踪,想想,她的心里,就充满了无垠的愧疚……

    一心都在想曾经那些过往的事情,以至于她进去公寓那里的时候,看到捧着水杯碎片去厨房那里的邵昕然时,神情怔忡了下。

    “昕然?你怎么还没有睡?”

    她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到现在还没有睡下,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女儿能在半夜三更的时候,拿着摔坏的水杯的玻璃碎片,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对视上自己的母亲,母女之间的眼神儿都很古怪。

    “我刚刚睡觉的时候,不小心儿把chuang头柜上面的水杯打翻了,我起来收拾水杯碎片!”

    水杯材质很好的原因,再加上是掉在地毯上,只有水杯的边角处碎了一些残角。

    不过,为了堵上自己的母亲,问她这个时间去了哪里,她有意拿水杯被打翻这件事儿,小题大做。

    邵昕然目光诚挚的看着自己的母亲,不加一丝虚晃。

    “妈,这么晚了,您下楼了吗?”

    她目光无害的在邵萍的身上扫了一圈后,又问:“妈,您干什么去了啊?”

    被自己的女儿问着,邵萍本就不是很好的面色,不自然的厉害。

    “呵,我睡不着觉,就下楼转了转!”

    她干笑着,用这样的笑,掩盖自己的心虚。

    “这么晚,你自己一个人吗?”

    邵昕然的一问,让邵萍努力保持平静的面容上,笑脸一僵。

    虽然自己的女儿没有直接说什么,但是她的话语中,影射出来给自己的意思,就是你是不是和其他人在一起。

    有些不确定自己的女儿是知道了些什么才这么问自己,还是出于对自己的关心,才这么问了自己。

    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邵萍在心里告诉自己,一定是自己想多了。

    脸上重拾笑,她回道。

    “当然啊,不是我一个人还会有谁陪我啊?”

    邵昕然已经一再影射,可自己母亲丝毫没有透露任何信息给自己的意思,她自知,自己母亲要是不想给自己说些什么,自己再怎样深究,也问不出来个所以然。

    索性,她也就不继续问下去,保不齐自己哪句话没有走心,还反而让自己母亲起疑。

    “那您下次要是再想下楼转转,就叫上我,毕竟您的腿脚刚刚好,您一个人出去,终究不方便!”

    “嗯,好,下次妈要是再睡不着要出去,一定叫你!”

    邵昕然点了点头儿,然后,捧着手里碎掉的水杯,去了厨房那里。

    看自己女儿的身影在自己的视线中,渐渐的远离,邵萍因为对她一再隐瞒,愧疚的埋低了头儿。

    ——————————————————————————————————————————————

    被厉祁深一再的缠着,乔慕晚早就没了最初对他排斥的矜持,自己主动去抱着他的脖颈,送上自己香艳的红唇。

    向来都拒绝不了乔慕晚对自己的主动,厉祁深抓住她的腿弯,扣紧她的腰身,一边吻着她的唇,一边把两个人之间镶-嵌的更加紧密、无间隙……

    细碎的声音,不绝如缕的溢出乔慕晚的唇瓣,让如同音符一样的每一声,都要命一样的萦绕在空气中。

    不需要任何的情-趣助兴,这个女人的声音,就是最强劲儿的药剂,让厉祁深一度失控,根本就把持不住他自己。

    “嗯……”

    乔慕晚咬紧着唇,清秀的小脸上布满细汗,被厉祁深撑-开、灌ru……她的脸上写满了茫然,可掩盖不住那种让人热血沸腾的美感和妩媚,要命一样的蛊惑着厉祁深的瞳仁。

    越发的觉得这个小女人就是专门克自己的妖精,厉祁深眉眼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把着乔慕晚的柳腰,把她软若无骨一样的身体,移送到了窗边那里。

    一路的推移,没有chou离的刺-激感,让乔慕晚觉得那物,更加的强shuo、有力……而且去的更shen。

    到了窗边那里,二楼高的位置,乔慕晚的小身子都搭在了落地窗上面。

    “嗯,好难受……”

    她伏贴在落地窗的玻璃上面,整个人都像是一个面团一样的难耐的承受着厉祁深从她身后喂ru的盈实。

    听乔慕晚说她难受,厉祁深俯身,吻了吻她圆润的肩头儿。

    “你确实是难受,而不是舒服?嗯?”

    他拖长声音尾线的问着乔慕晚,让乔慕晚羞愧的死咬着唇瓣。

    见乔慕晚不语,厉祁深借着自己还没有醒酒的名义,导入自己……

    乔慕晚承受不住的嘤咛一声,被蛮横的冲击着自己的jiao-nen,她觉得自己的身体都要爆炸了,尤其是他实在是太懂她的敏-感,太懂她的脆弱,把她弄得忍不住娇喘连连。

    “舒不舒服?嗯?”

    他在她耳边,喷着灼热的气息,问着。

    被这样挑-逗的话语,弄得自己泛滥成灾,乔慕晚想要推开厉祁深,自己却两个手都像是棉花一样,实在是无力。

    “说话,舒不舒服?嗯?”

    他又一次强调的问到,然后将两个手,从乔慕晚的腋下穿过,掌控住她的朵颐。

    自己的身体贴在凉凉的玻璃上面,正面,是清凉的感觉,身后,却是一块烙铁一样温度的人墙,把自己堵得密不透风。

    只觉得自己置身于冰-火两重天之间,乔慕晚夹在中,真的是太难受了。

    对面,是海风阵阵的大海,虽然鲜有人在,但是不远处忽明忽暗、灯光时而闪烁的灯塔,让敏-感的乔慕晚,只觉得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现在的这个姿势,就是在被人监-视。

    “厉祁深,你怎么还没好啊?”

    刚才,他还因为自己不经意间碰了他,瞬间就she了,可这会儿,自己都已经到了一次gao-chao,他还没有she,这让乔慕晚真的难做极了。

    果然,这个男人,不能被质疑能力,不然,后果真的不堪设想。

    “乖,别咬这么紧!”

    厉祁深shunxi着乔慕晚的耳垂,在她的耳边,诱-骗着。

    “想要我出来,自己动,嗯?”

    说着,厉祁深把着她的腰身,就要移回到chuang边那里,让她qi在自己身上,自己动。

    可哪成想,乔慕晚根本就不依顺他。

    “我不要!”

    她严词拒绝着厉祁深,之前有几次,情到深处的时候,她会不顾及形象的、像是疯了一样的qi在他的身上,用这样的体位,产生高速的摩擦,让两个之间快速的到达巅峰。

    只是,每次这样过后,她整个人都像是散了架一样的难受,整个人身体上面的无力,和被车子从头到尾碾压过一样的虚脱。

    自己明天还要找厉老太太去参加厉家的聚餐,她要是因为今晚的剧烈运动,在明天出了丑,指不定自己到时候要有多尴尬。

    她不想让自己处境尴尬,所以,她不想听从他的安排。

    不想乔慕晚真的就不答应自己的要求,厉祁深一身深谙的眸中,折射出危险的精芒。

    乔慕晚还在勒紧着他,让他冷不丁的倒吸一口气。

    “不肯?”

    “嗯,我不要……好难受、好累哦……”

    她摇晃着头儿,声音无限柔-媚,让这些靡靡之声落在厉祁深的耳中后,瞬间荷尔蒙激发。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