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我在做什么,你不清楚?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34章:我在做什么,你不清楚?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混蛋,你是不是喝醉了酒,就想耍酒疯啊?”

    乔慕晚红着脸,用两个光洁的小脚,交替换着去踢着厉祁深。

    刚刚他让自己给他脱西裤,就已经足够过分的了,这会儿他又借机揩油,乔慕晚心里想,自己要是让他得了逞,指不定以后要怎样欺负自己。

    厉祁深反手抓住和自己挣扎的乔慕晚,两个小手被反背到身后,跳脚的小女人,被迫挺着小胸脯,迎上一双晦暗鹰眸的注视。

    “让你笑话我!”

    人在酒精的刺激下,本就容易达到巅峰,但是刚刚自己仅仅是一瞬间就she了,这对厉祁深来说,简直要命。

    纵然是she了,时间也不应该这么短,这么短对他来说,完全可以被这个误会成自己有了早-泄的先兆。

    而且乔慕晚刚刚那一句“你不是挺能耐的吗?现在这个样子算什么?”,更是如同火上浇油,让他的男性尊严,承受当头棒喝一样的打击。

    “我哪有笑话你?”

    乔慕晚现在觉得自己就算是有嘴也说不清楚了,有了上次自己对他的质疑、被他狠狠的“惩罚”了一番以后,她哪里还敢质疑他的能力啊?

    她根本就想不懂自己到底是哪句话没有说对,让他觉得自己误会了他的能力。

    “你能不能不要这个样子,放开我!”

    自己的小胸脯一再的向前拱着,让本就不算小的胸型轮廓,像是两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样,此刻有在一双沉暗眸底,放肆盛开的意思。

    越见这两朵颐的美好,厉祁深的目光就变得炙热起来。

    “嗯……”

    乔慕晚忍不住颤抖一声,觉得那放肆扩大的物什,如同索命一样的置于自己的股间,热度滚烫的几乎要把自己的肌肤烫伤。

    “你别……”

    她现在手臂上还是没有处理的白-浊,干涸的星星点点,乍眼的落在她凝脂般滑腻的肌肤上面。

    厉祁深喂着自己,从正面置于乔慕晚的jiao-nen处,他没有动,可近到没有空隙的触碰,让哪怕有单薄布料的阻隔,依旧能让乔慕晚感受上面贲张的cu-shuo和力量。

    本来,一次好好的烛光晚餐,因为他在外喝了酒被告催了不说,连给他换装,自己也得由着他的性子,任由他耍酒疯的要求自己做为他脱裤子、换裤子这样过分的要求。

    现在,因为他自己没有控制住的秒she,都要被他不讲道理的怪罪到自己的身上,乔慕晚恼火的想要抬手去打他。

    “你shi了!”

    借着酒劲儿,厉祁深感受到自己的fen-shen上面,贴合在她的di-ku上,落下濡湿,他滑动xing-感的喉结,声音黯哑的出了声。

    其实就算是厉祁深不说,乔慕晚自己也知道自己因为他对自己的触碰,让自己有了情-动的反应。

    红着脸,自己被他弄得早就没了最初的矜持,只是,她还不得不隐忍着越来越激烈的反应,以此来反击这个男人对自己显示出的狂妄、自大……

    “你放开我!”

    她的声音明显没了最初的耐性,细听了去,还带着几分愠怒。

    “质疑我的能力以后,就想给我撇清关系,小慕晚,你至少也得‘安慰’我一下受伤的心,再让我放开你才对!”

    厉祁深带着酒气的气息,灼热的喷洒在乔慕晚的耳部,让她忍受不住耳根子处酥酥-麻麻、似乎有电流流淌而过一样的搔-痒感,四肢百骸的窜到全身各处。

    “唔……”

    一声轻颤中,乔慕晚的贝耳,被坚硬的牙齿衔住,然后又被薄刃的双唇,紧-guo进去。

    淡淡的酒香,混着他专属的独特气息,无孔不入的落在乔慕晚的鼻息间,让她有那样一瞬,不想再去做无谓的挣扎,就那样由着身体的本真反应,和他完完全全的结-合在一起……

    厉祁深还在缠着乔慕晚的耳部轮廓那里,作怪的舌,灵活的落在乔慕晚的耳道处,惊得她一向敏-感的耳朵,泛起一层粉色的小颗粒。

    撕——

    衣料破碎的声音,在空气中浮动开,已经布上了粉红色的肌肤上面,绽放的小颗粒,每一颗都能撩-拨起人性心底里的悸动。

    “都shi成这样了,还和我矫情?嗯?”

    厉祁深作怪的手,指锋捻着乔慕晚,让她本就湿润一大片的di-ku,此刻形成一个不规则的圆形。

    “没……我……嗯……”

    哼哼唧唧的声音,细碎的吟哦出乔慕晚的唇瓣,让一度陷入到她贝齿间的唇,再次释放出来的时候,红艳艳的两瓣。

    厉祁深看的乔慕晚的表情,自己难耐的无法忍受。

    他今天和肖总间的应酬,本来挺重要,因为这个小女人说做了牛排,在家等自己,他想也没有想的就回来这边。

    回来后,瞧见这个小女人搞了烛光晚餐,还买了西装给自己,第一个反应就是,不管自己今天多累,都要好好的“奖励”这个小女人一番。

    只不过有些好笑,she得实在是太早了,以至于让他额际层层冒黑线。

    “又大了不少!”

    掌心落在她完美弧形的朵颐上面,指尖儿不自觉的捻了几下后,立刻就有两抹艳丽的红缨绽放。

    通体都在发烫,不光光是身体在这一刻沦陷了,在黄昏不明的光线中,乔慕晚凝看厉祁深那一张过分完美的脸颊,自己的心,也不自觉的无法自拔。

    带着心底里强烈念头儿的悸动,乔慕晚人不可忍,抱住他的肩胛骨,踮起脚,作势就准备去亲吻他薄冷的唇瓣。

    只是不等她触碰到他的两瓣薄唇,被丢在一旁的手机,不合时宜的响起了声音。

    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乔慕晚准备去亲吻厉祁深的动作一滞。

    乔慕晚将视线落在手机上,看着闪烁的屏幕,她作势就想去接。

    厉祁深拉住她,一双幽深到能沁出来墨汁的眸,给了她一个不用去理会的眼神儿。

    “我先接电话!”

    “你确定要先接电话?”

    说话间,厉祁深将乔慕晚的底ku剥落了下来。

    下面一凉,乔慕晚没看明白怎么一回事儿,便知道自己此刻已经走光了,没有遮挡的jiao-nen,已经不着寸缕的落在一双暗沉的黑眸中。

    脚踝被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握住,跟着抬高,乔慕晚的底-ku就那样大刺刺的被厉祁深用指尖儿挑高,拿到她的面前。

    “都shi成这样样子了,你现在还有心思去接电话?嗯?”

    很显然,厉祁深在影射乔慕晚,你现在应该做的,是和我完完全全的结-合在一起,而不是见鬼的去接电话。

    被厉祁深的话,说的脸颊滚烫滚烫的红着,乔慕晚羞得恨不得扒开一道地缝,让自己钻进去。

    手机铃声,还在不停震动的响起,厉祁深却丝毫不受影响的想要去抓乔慕晚的手腕。

    “……你先让我接电话!”

    这个时间能打电话过来,指定是有事情,不然谁也不会闲到在别人准备睡觉的时候,打电话过来。

    “我没有不让你接电话!”

    和乔慕晚的这一番折腾,再加上手机铃声,不断冲击自己耳膜的声声作响,厉祁深的酒,早就醒的差不多了。

    乔慕晚对于厉祁深的话,无从反驳的张着小嘴巴。

    他是没有不让自己去接电话,但是就这样一再在自己的身体上面煽风点火,很显然就是不想让自己好好的接电话。

    “你别再摸了!”

    乔慕晚双腿有些打颤,承受不住这样的无力感,她绷紧着神经,出口的声音,就好像丝线一样软糯沙哑,可能随时都迸裂开的发声。

    “嗯!”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微微点头儿应了声,可手,却没有按照他答应乔慕晚的话那样移开。

    见厉祁深没有拿开他的手的意思,乔慕晚咬唇、急了……

    “厉祁深,你说了要拿开手的,你怎么可以言而无信?”

    “我没有说不拿开!”

    说着话,他五官透着邪魅的俊颜,每一次都刀裁般完美的向乔慕晚欺近。

    “这不是在做前-戏呢嘛!”

    厉祁深把话说得理所应当,好像就这样口无遮拦的说着情-色的话,也丝毫不影响,他早就已经融入到骨子里的优雅、矜贵……

    他还在探-ru,乔慕晚却早早的就缴械投降,pen薄而出的水渍,让她羞涩的一再chou-chu内里。

    “你拿开,你不能说话不算数!”

    乔慕晚这次的话说完了以后,厉祁深真就拿走了自己。

    只不过自己拿走了手指后,换了自己的另一个家伙事儿。

    突然被喂ru一个硕da,哪怕仅仅是一个头儿,也乔慕晚觉得自己的身体,瞬间被撑开……

    “厉祁深,你……”

    乔慕晚羞得脸颊不断的滴血,好像要是没有脸皮的遮掩,她滚烫的血,铁定是要低落下来的。

    “按你说的,我拿开了!”

    厉祁深张扬又邪痞的说着话,一张深刻线条的俊脸,倨傲的落下不羁的乖僻。

    “那你现在做什么呢?”

    他是把手拿开了,可现在的行为,比刚刚用手更过分,不是吗?

    “我做什么呢?你不知道?”

    说着话,厉祁深听自己的顶端,磨蹭着她的口。

    “嗯……”

    不可控制的从唇际间,溢出淡淡的吟-哦声。

    “感受到了我在做什么了吗?如果没感受到,我可以让你更深刻的感受一下!”

    话毕,厉祁深的劲瘦的腰身,挑着、刺着……

    被注满,胀开的感觉,狠狠的凌迟着乔慕晚的每一根神经。

    旁边的手机铃声,还在声声作响着,自己就这样狼狈的被这个男人欺负着,她觉得自己真的是要疯了!

    “还要接电话吗?嗯?”

    厉祁深的尾音,从鼻息间发出,声调邪魅十足。

    被厉祁深的话,和没有停下来意思的手机铃声双重刺激着,乔慕晚爆红着耳根子,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嗯……”

    在乔慕晚的颤抖声音中,厉祁深把着她纤柔的柳腰,移到了她手机所在的位置那里。

    没有离开乔慕晚,移动时,所产生的刺-激感,让乔慕晚放lang形骸的shen-yin着。

    实在是觉得自己的声音,真的是太过妩媚、撩人,乔慕晚感觉将手指送到自己的唇间,咬出手指,以此来抑制自己的发声。

    瞧着乔慕晚快要迷失自己的样子,厉祁深幽深的眸,视线又冷沉了几分以后,把她喂得更加严实、紧致……

    承受不住这样的感觉,实在是要命一样的让她浑身上下的细胞都为之颤抖,乔慕晚放置在唇间的指,根本就阻挡不了,她藏匿在喉咙间的声音。

    又隐忍了一会儿,实在是忍受不住,她只得用尽力气捏紧手指,让自己不要发出那样羞耻的声音。

    或许,她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明明已经不排斥厉祁深对自己做出来的任何侵略行为,却总是会不由自主的展现出来一种欲拒还迎的美感,让主导这一切的男人,忍不住要把这个小女人给折腾散架。

    乔慕晚用尽力气的咬唇,让自己雪白的内里也不由自主的死死的绞尽着。

    突然被勒紧着,排斥在外的感觉,让厉祁深脖颈间的青筋,一突一突的往外贲张。

    明知道自己收jin自己,可能会让厉祁深的动作变得更狂野、更粗暴、更加没有温柔可言,可乔慕晚还是凭着身体的本真反应,不断的收jin自己,让四面八方聚集来的嫩rou,试图阻挡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入侵。

    明显感觉到乔慕晚对自己的行为,是在排斥自己,厉祁深的额际间,忍不住沁出汗珠。

    一旁的手机,还在响着,可厉祁深的精力重心根本就不在手机那里。

    “别咬这么jin,我动不了了!”

    他暂且还不想伤害她,伤害了她,对他没有什么好处,指不定自己还有因此jin-yu。

    厉祁深蛊惑的气息,声线绵密,紧密无间的缠绕着乔慕晚,让她就算是不想绞jin自己,也不自觉的更紧zhi起来。

    被手机铃声还在刺激着自己的听觉,乔慕晚气息不稳的圈着厉祁深的肩胛骨,声线绵长、旖旎……

    “你……慢点儿,我先接电话!”

    被这个男人这样对待着自己,乔慕晚到现在都不知道电话是谁打来了。

    但想想,能这个时间打来了电话,一定是重要的事情,是重要的人打来的。

    “嗯……”

    厉祁深答应了乔慕晚,自己然后缓了下来,置在她那里,没有再动。

    难得厉祁深能这么守信用,而且好一阵他都没有再乱来,乔慕晚就平复下不安的心里,拿起手机,去看屏幕。

    手机屏幕上面,弹跳出来的是厉老太太打来的电话。

    乔慕晚没有想到打电话给自己的是厉老太太,一时间,脸颊又重拾被火烧火燎的感觉。

    她觉得自己此刻的境地真的是太尴尬了,厉老太太此刻打电话给自己,而自己此刻在和她的儿子做那样羞人的事情。

    越想着,她越是觉得她和厉祁深之间现在这种连在一起的姿态,大有一副被厉老太太视监的即视感,而且这种即视感,很强烈。

    如果可以,乔慕晚真的不想接下这通电话,但是电话是厉老太太打来的不说,自己还这么久没有接下电话,如果再不接,依照厉老太太的个性,指不定会闹出来什么样的事情。

    定了定神儿,乔慕晚深呼吸一口气以后,按下了接通键。

    电话刚被接通,里面,厉老太太焦急的声音就传来——

    “我说慕晚啊,你怎么才接电话啊?你可把我这把老骨头儿给急死了!”

    听得出来厉老太太着急的声音,乔慕晚自责的咬紧唇瓣。

    “对不起,厉老夫人……我、让你担心了!”

    她的身体上,还贴着一个不同于自己身体温度的男人,此刻听得厉老太太的声音,她屏息,丝毫不敢发生什么乱七八糟,让厉老太太起疑的声音。

    “嗳,这有什么可对不起的,你没有事儿,比什么都强啊!”

    好在乔慕晚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不然,依照现在的情形,如果乔慕晚自己这个准儿媳出现什么事儿,她老太太铁定离抱孙子的日子,会越来越远的。

    “慕晚,你在干什么啊?怎么才接电话啊?”

    回过味儿来,厉老太太问着她。

    虽然老太太之前自己儿子和乔慕晚好上了的事情,但是对于两个人现在已经*,没日没夜的搞在一起的事情,她还索然不知。

    自然,她不会想到,此刻自己的准儿媳,jiao-nen处那里,正cha着自己儿子的小弟。

    “我……”

    乔慕晚实在是不想给厉老太太再说谎,但是眼下这样的情况,她根本就不可能实打实的说出口。

    “……我刚刚在洗澡,手机调了静音,在充电,我没有听到!”

    乔慕晚梗着脖子,红着脸,扯着慌。

    为了尽力让自己的口吻和思绪都是平常状态,乔慕晚放松自己,让自己悬着心,往下沉……

    “嗯……”

    然后就是乔慕晚这样不经意间放松的一个动作,让一直都没有再动的物什,此刻以重现满血复活的姿态,生生的喂了进去。

    一声难耐的吟哦声音溢出,乔慕晚当即就有了一种要自断舌根儿的冲动。

    自己纵然再怎样无法忍受,也不应该在自己和厉老太太通话的空挡间,发出这么羞耻的声音。

    电话另一端的厉老太太,听到乔慕晚一声实在是不对劲儿的声音,她赶忙就绷紧了神经。

    “怎么了啊,慕晚?”

    被厉老太太真真切切的听去了自己刚刚的声音,乔慕晚捏着手机的小手,都不由自主的的握紧着。

    这要让她如何回答厉老太太,继续扯谎,还是和她说实话?

    总觉得,自己不管是继续扯谎还是和她说实话,害羞和内疚的那一个人都会是自己。

    这样答也不是、不答也不是的处境,让乔慕晚尴尬极了。

    投入无门,乔慕晚抬起头,都含羞还带着温怒的目光,埋怨的看着刚刚作怪,让自己出丑的男人。

    本来,他答应了自己不会动,谁曾想,她竟然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给自己添堵。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