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1章 :我家祁深还真就是知道心疼人儿(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31章 :我家祁深还真就是知道心疼人儿(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被甩耳光,虽然说少不了一块肉,但是那是对人尊严、人格的轻视,自己活得可以没有尊严,没有自我,但是她不愿意自己的女儿和自己一样。

    能看的出来邵萍是真的很在意自己女儿被污辱的事情,年永明皱了皱眉头儿。

    “这件事儿,是我没有处理好,让你们母女吃了苦!”

    年永明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只能用这样安抚的话,暂且抚平她们母女心底里的创伤罢了。

    “都过去了,我不想再提了!”

    邵萍让自己尽量用淡然的口吻回复着年永明。

    她仰面长吁了一口气后,淡淡的扯开唇。

    “以后,我们两个人还是保持一段距离吧!这些事儿都是上辈子人的恩恩怨怨,我们的孩子,没有必要为我们上一代人的恩恩怨怨买账!”

    听邵萍的话,年永明心里也不好受的厉害。

    他不想让邵家的母女二人受到伤害,但是赵雅兰那边的事情,他确实不好处理。

    “萍萍,你别这样,一切都是有解决的办法儿,我也不想让孩子们受到伤害,所以,我们再从长计议这件事儿!”

    很自然,他觉得邵萍是在给自己施压,要自己和赵雅兰离婚。

    “不用,我们两个人的情况,我们两个比谁都清楚,不是吗?我们两个还是先保持一段距离吧!”邵萍又一次强调道。

    “我今天出院,昕然去办理出院手续了,没什么事儿,你就先离开吧,如果以后你有什么事儿找我,别再去我家里那边了,你给我打电话,我出来就好!”

    年永明:“……”

    他听得出来,邵萍在和自己拉开距离。

    “昕然要在盐城这边留下,你总出现在我那边,对你我,对孩子的影响都不好,我不想再看见我的孩子,因为我的事情受到牵连,所以,永明,你体谅我一下吧!”

    听邵萍的话,年永明也不好再继续说些什么,皱了皱眉,妥协了下来。

    “那你今天出院,我送你们母女两个回去!”

    邵萍没有就年永明要送自己回去的事情推脱,点头儿,应允了下来。

    ———————————————————————————————————————————————

    邵昕然不知道自己的母亲和年永明之间谈了些什么,但是两个人脸色都不是很好,让她隐约间感受到了发生微妙变化的讯息传来。

    她虽然不懂他们那代人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是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其中必然是有赵雅兰的关系。

    “妈,年叔叔,你们两个人一会儿想吃些什么?我去买!”

    坐在年永明的车上,邵昕然从副驾驶那里回头,问着后车座的两个人。

    “不用,妈不想吃什么!”

    有了邵萍对自己一再中肯说出口的话,年永明不好死皮赖脸的留在邵萍公寓那里吃饭。

    “不用了昕然,叔叔一会儿还有应酬,下次吧,下次有机会去你家,再麻烦你给叔叔买!”

    年永明说着话,眉目间还是一如既往的慈祥、和善……若是不用心去观察,根本就发现不出他变了色彩的眼底是一片死水般的灰色。

    “嗯……那好吧,等您下次来,我再买给您!”

    话题点儿就这样断了下来,邵昕然也就没有再继续其他的话题。

    打开了车里的音乐,有淙淙如流水一般的声音,曲韵萦回的飘荡在车厢中。

    邵萍打从见了厉锦江以后,心绪有些乱,再加上后来赵雅兰一事儿的影响,她总是皱着眉头儿,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

    就包括现在,车厢里放着音乐,她的目光也落在窗外那里,一副思绪飞脱的心不在焉样儿。

    轿车在马路上行驶着,车子拐过一个交通岗路口时,她蓦地眼前一亮。

    一辆黑色的奥迪a8驶过,从降下的后车窗那里,她看到了厉锦江的脸。

    尽管只是一个侧脸,只是一个瞬间,邵萍都刹那间就变了一个人似的。

    “停车!”

    听到邵萍突然叫了停车,司机一个始料未及,刹了闸。

    突然的刹车,产生惯性,让年永明和邵昕然都一个措手不及的向前面震了一下身体。

    待车子稳稳的停下来以后,邵萍下车,疯了一样的天旋地转找了那辆自己刚刚看到的车,只是她不管怎样找,视线就像是凝固了一样的定格在刚刚的那个交通路口那里,她也没有再看到了刚刚那辆让自己隐约间就好像是产生了错觉的轿车。

    不会是她看错了,刚刚那个人一定是厉锦江,一定是她心心念念,想要见到的厉锦江。

    找不到刚刚那辆车的踪影,自己又不好意思打电话给厉锦江,邵萍本就破裂的心脏处,在好不容易结痂的心口那里,又一次裂开了一道口子。

    “萍萍,怎么了,你在找什么?”

    年永明下了车,问着她。

    “没……”

    对于年永明的质问,邵萍直觉性的否定。

    尽管自己眼底流露出来的情绪已经泄漏了她的小心思儿,但是她还在佯装没有任何事儿发生的样子。

    扑捉到邵萍眼底闪过的不自然,听得她对自己否认的话,年永明也不好再继续问下去。

    “妈,您怎么了啊?怎么突然叫停了车子?”

    邵昕然不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揉了几下子因为突然刹车撞到了的小腿后,就下了车。

    “没……没什么!”

    不管是对年永明,还是对自己的女儿,邵萍都急于否认。

    “走吧,没什么事儿,时间不早了,我们回去吧!”

    邵萍不自然的僵笑着嘴角,然后上了车。

    邵昕然和年永明之间相互对视了一眼,虽然他们两个人都不解邵萍到底怎么了,但她不想说,他们两个谁也不好问下去。

    ——————————————————————————————————————————————

    快要下班的时候,厉老太太打了电话给乔慕晚。

    果然,厉祁深的话,在说了以后的两个小时以后,就得到了应验。

    “慕晚啊,你干啥呢啊?”

    厉老太太喜笑盈盈的话音,从电话的另一端那里传来。

    一想到乔慕晚就快成了自己的大儿媳妇,老太太握着电话的手,都在兴奋的颤抖。

    听到厉老太太的声音,乔慕晚微微顿了下整理手稿的动作。

    “厉老夫人,我现在在整理今天画的手稿!”

    说话间,她换了手去接电话。

    “你怎么这么忙啊,是不是祁深那浑-犊-子给你增加工作量啊?”

    乔慕晚:“……”

    “我得和那个浑-犊-子谈一谈了,他给那些员工什么的增加工作量就算了,他怎么连自己人都还这么压-榨啊?他是不是脑子锈逗了啊,怎么都不知道心疼你啊?这个浑-犊-子啊!”

    厉老太太骂骂咧咧,一想到乔慕晚被自己的儿子压-榨着,她就打心底里不顺气。

    听厉老太太把厉祁深当成是十恶不赦的罪大恶极之人一样怒骂着,乔慕晚有些哭笑不得。

    “没有,厉老夫人,厉总对我很好!”

    又是陪自己去买菜,又是给自己买衣服,纵然他对自己的脾气再怎样的不好,乔慕晚都觉得这样已经很好了。

    “这也叫对你好?哪有这样压制自己老婆工作的啊?你这还没有过门呢,你这要是过门以后,那个浑-犊-子指不定要多过分呢!”

    听厉老太太提了自己过门的事情,乔慕晚不禁红了脸颊。

    “我真得给那个浑-犊-子,好好的谈一谈了,哪有他这样的男人啊!”

    说着,厉老太太作势就招呼家里的管家去车库那里提车。

    被厉老太太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势恫吓到,乔慕晚赶忙替厉祁深澄清。

    “厉老夫人,厉总没有给我增加工作量,他……对我真的很好!”

    像是怕厉老太太一个激动就来了厉氏这边,乔慕晚又补充着——

    “厉总今天……还给我买了衣服,衣服的款式很好看,我很喜欢!”

    乔慕晚话音落下,电话那端静默了几秒以后,厉老太太重拾兴奋的愉悦声。

    “诶呀,我家的祁深开窍了啊,都知道给你买衣服了,还真是体贴啊!”

    厉老太太的话,让乔慕晚有种自嚼舌根的感觉。

    她本是无心说这样的话,不想自己为了让厉老太太消除疑虑,竟然让自己陷入到了一种脸颊滚烫的境地。

    “慕晚啊,看来我家祁深还真是个知道心疼人的,你算是赚到宝儿了啊!”

    厉老太太笑得开怀,让下了楼的厉锦弘,下意识的挑起了一边的眉头儿。

    一般情况下,能让自己老伴儿笑得这么没心没肺的事情,他用脚后跟想都知道是家里几个孩子的终身大事儿。

    “笑得满脸褶子还笑,可怕别人不知道你快七十岁了!”

    厉锦弘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话,让那边侃侃而谈的厉老太太,不悦的递过来一个眼神儿。

    “我啥样怎么的,你还想和我离婚,和隔壁的王寡妇好了咋的?”

    厉老太太碎了厉锦弘一句话后,继续和乔慕晚聊着话。

    刚刚还在把自己儿子一句一个“浑-犊-子”的骂着,这会儿又把自己的儿子,恨不得捧上天一样的夸耀着,乔慕晚一时间都有些跟不上这样耍活宝一样的厉老太太。

    “对了慕晚啊,这周日,咱们厉家这边聚餐,你就和祁深一起来吧!”

    厉老太太把话兜了一个大弯儿以后,才回到正常的轨道上面。

    没想到厉祁深的话,真的就得到了应验,他说厉老夫人会打电话给自己,自己还真就收到了她打来的电话,谈话的内容,也丝毫不差的涉及到了周末聚餐的事情。

    “慕晚啊,你知道的,咱们厉家这边,兄弟姊妹多,祁深他爸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难得这周末老二家的潇扬回国,要宴请大家,这么热闹的聚会,你可得来参加啊!”

    厉老太太要把乔慕晚拉来一起参加周末的聚餐,目的再明显不过,她不光光是为了要把她是厉祁深未婚妻的身份给坐实,更是要把自己和厉锦弘的老脸,驳回来一个面子。

    这老三家的孩子都已经娶妻生子,老四家的孩子也都有了女朋友,自己和厉锦弘,比他们几个都能生,结果三个孩子,没有一个有正经八百的交往对象。

    难得这次厉祁深有了目标,也有了自己和乔慕晚两个人正在交往、要结婚的嘘头儿,厉老太太自然是要大肆渲染一番,让其他几个兄弟姊妹都知道,她家的孩子也要结婚了。

    乔慕晚之前就有答应了厉祁深会去参加周末的聚餐,自然,她不会驳了厉老太太的面子。

    “嗯,厉老夫人,周末的聚餐,我……会和厉总一起去的!”

    “怎么还叫厉总?这么生疏啊!”

    乔慕晚:“……”

    “该改了称呼,叫‘祁深’,这才能显得亲切!”

    厉老太太本就高兴于乔慕晚这周末会来参加厉家的家族聚餐,这会儿想象着乔慕晚吴侬软语的唤着自己的儿子为“祁深”,她一张脸,都写满了不自禁的愉悦。

    尴尬于这样的称呼只能在她和厉祁深两个人之间,这会儿自己被厉老太太要求着,乔慕晚难为情极了。

    好在,这个时候有人喊乔慕晚要图纸,使得她巧妙的岔开了这个话题。

    “厉老夫人,我先递给同事一下图纸,您稍等一下!”

    再回来拿起手机,厉老太太忘了继续这个话题,乔慕晚自然也不会去提。

    又碎碎叨叨的和乔慕晚说了几句话,厉老太太赶时间催促自己的二儿子和小女儿,能把交往的对象带回来参加周末的家族聚餐,一再叮嘱了乔慕晚周末聚餐的时间后,挂断了电话。

    ———————————————————————————————————————————————

    藤少延和藤雪回到家里的时候,藤嘉闻正在和妻子于巧眉说着周末要去厉家聚餐的事情。

    本来,藤家和厉锦弘家里的关系要好一些,和厉锦江那边,只能算得上是深谙对方,并没有到了那种像和厉锦弘一样的关系,让两家可能成为姻亲的地步。

    “要我说,还是别去了吧,这也不是厉锦弘家的事情!”

    于巧眉在一旁说着话,给藤嘉闻拿不下决定的样子,提供意见。

    “确实,这是与厉锦弘那边没有关系,但是厉锦江请了我,我不去,这样好吗?”

    藤嘉闻不傻,他当然清楚厉锦江这次让他参加什么周末的聚餐,无非是为了自己手里的一个项目的合作。

    他本不中意和厉锦江之间的合作,不过厉锦江噱头儿来的声势过猛,甚至为了能见上自己一面,把本来是厉家的家族聚餐,都硬生生的有意把自己拉进来。

    为的也不过是让自己看在厉锦弘的面子,卖给他厉锦江一个面子,把这次的合作案,定了下来。

    “爸、妈,怎么了?”

    藤少延一进门,就听到自己的父母,氛围凝重的谈着某些重要的话题。

    “没怎么,就是爸今天收到了厉家那边寄给我的邀请函,让我周末去厉家那边聚餐!”

    藤少延现在是藤家产业的总经理,更是这次厉锦江想要拿下藤氏这个项目的全权负责人。

    他多多少少知道一些厉锦江要和藤氏合作的事情,自然深谙其中的厉锦江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倒是浑然不知的藤雪,一听到“厉家”两个字,她直觉性的就上前夺过藤嘉闻手里的邀请函。

    “给我看看!”

    本以为是厉祁深家里那边寄来的邀请函,藤雪带着雀跃的心理打开。

    不过看完了邀请函的内容以后,整个人瞬间像是被泼了一盆冷水一样。

    “怎么是厉锦江家寄来的邀请函?这和我们家有什么关系?”

    藤家和厉锦弘家关系一直都很不错,至于厉锦江,两家人的关系,可以说是八竿子搭不到。

    藤雪不知道这里面是怎么一回事儿,但她的话,还是让藤嘉闻和藤少延,都皱了下眉头儿。

    “爸,这件事儿,您再和奶奶商量一下吧!”

    藤少延口吻中肯建议着自己的父亲。

    “嗯,我和妈说一下!”

    ——————————————————————————————————————————————

    下了班,在车上,乔慕晚把厉老太太给自己打了电话的事情告诉了厉祁深。

    厉祁深一早就有料想到,自己的母亲会打电话给乔慕晚,对于她告诉自己母亲打了电话给她,他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俊朗容颜上,是雷打不动的从容。

    “我答应了厉老夫人,我周末会去!”

    “嗯!”

    厉祁深应了声,视线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路况。

    “你给我说一下你的叔叔和姑妈都是什么样儿的人!”

    乔慕晚不想失态于人前,自然要把这些预防针的事情,都准备好。

    “他们什么样的人,和你有什么关系,你又不和他们过日子!”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回答着乔慕晚,对于她这种杞人忧天的行为,他不甚在意。

    “我是不和他们过日子,但是他们是你父母的弟妹妯娌,我不想留下什么不好的印象给他们!”

    乔慕晚此刻顾及的不光光是她的面子,还是厉祁深、厉老先生和厉老太太的面子。

    她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家的千金小姐,虽然学识不差,但是很少出席这样的家族聚餐场合,自然要注意一下。

    厉祁深堪堪的丢过来一个眼神儿给乔慕晚,而后,将目光,冷涔的落在前方。

    “你跟着我妈就行!”

    厉祁深一点儿也不担心乔慕晚会和厉家的人处不好关系,就算是厉家人对她有颇词,依照自己母亲的那种性格,怎么可能会让自己的准儿媳受到欺负。

    指不定,乔慕晚要是受到欺负,自己的母亲能当场和他们干起来。

    厉祁深随意给自己答复一句,乔慕晚略带娇嗔的样子,看着他——

    “为什么不让我跟着你?就算是出现状况,有你给我解围,不是更好么?”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视线更深邃的落在了她的脸上——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