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9章 :看起来没什么事儿,不耽误我亲你(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9章 :看起来没什么事儿,不耽误我亲你(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在还没有确定厉潇扬是否是站在邵昕然那边之前,厉祁深绝对不会让乔慕晚受到任何的伤害。

    所以,拿温司庭来镇压自己的这个堂妹,再合适不过。

    被厉祁深一说,厉潇扬窘迫的厉害。

    心思没有那么复杂,她自然看不出来厉祁深是在有意岔开话题,相反,她误以为厉祁深就是在取笑自己。

    “我没有不好意思打电话给他,我和他之间没有什么的!”

    厉潇扬犟嘴的撇清她和温司庭之间的关系,可话被她说得心虚的厉害,到最后,声音细弱蚊蝇。

    厉祁深不语,目光淡然,一瞬不瞬的落在自己堂妹的脸上。

    可就是这样没有任何杀伤力的目光,让厉潇扬觉得目光如炬,就好像自己要被自己的堂哥,落在在自己的脸上的目光,生生的焙烤出两个大洞。

    本就承受不住因为提及了温司庭以后,脸颊翻滚热浪阵阵的感觉,再加上厉祁深现在看自己的目光,厉潇扬蹙了蹙眉,跟着,站起来了身。

    “哥,我才想起来我妈今天要我和她逛街,我先离开了,有时间再和你联系吧!”

    有丝落荒而逃的意思,厉潇扬目光闪烁的说完话以后,“噔噔噔”的踩着高跟鞋,往门口那里走去。

    刚准备拉开走,厉潇扬脑海中不自觉的闪过乔慕晚的身影。

    不确定那抹身影的女人,和厉祁深之间到底是不是自己想得那种关系,她定了定神儿。

    “对了哥,周末的家庭聚餐,一定要把准嫂子带来哦!你现在不肯给我看,到时候,你可不能再继续敷衍我了!”

    用考量的目光看向厉祁深,厉潇扬小狡黠心理的想要从他眼底,看出点情绪的起伏。

    不想,自己什么也没有探究出来不说,又一次被厉祁深给呛住了。

    “还有十分钟,温大少爷就会到,依照你现在欲留不留的状态,不出意外,你到楼下的时候,应该能看到他!”

    厉潇扬:“……”

    ——————————————————————————————————————————————

    乔慕晚心里隐约不适的回去设计部那里。

    接了水,喝了口,才稳定下来心神儿。

    应该是自己会意错了才对,一个不认识自己的人,何来对自己的针对呢?一定是自己刚刚错认了那个女子对自己的眼神儿。

    “你看啊,茱莉怎么这么厉害啊,脚伤刚刚好,舞蹈能跳的依旧这么好,这要是没有脚伤这件事儿,指不定要多么的精彩绝伦!”

    平时没有工作的时候,设计部的人,在梁秋月的带领下,一个个的都开始热衷于八卦的事情。

    不光光是女性,有了邵昕然的存在,几个男同事,也开始时不时的拿着杂志,高谈论阔起来。

    昨晚看了邵昕然的登台表演以后,几个把邵昕然当成是梦中情-人对待的男同事,趁着工作不忙,赶紧拿出来议论一番。

    乔慕晚在一旁听得几个同事窃窃私语关于邵昕然的事情,虽然事情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她难免心里有疙瘩一突一突的往外凸起。

    她觉得自己就是那种明知道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没有任何关系、却还忍不住会去在意听到关于她的消息。

    “一个个的不工作,胡扯些什么八卦?”

    梁秋月上前扯过几个男同事手中的杂志,一看是邵昕然的头版头条,她不屑的瘪了瘪嘴。

    “是不是都觉得工作太少了,还是觉得我这个做部长对你们来说没有魄力,一个个的都不务正业了,啊?”

    梁秋月虎着脸,将杂志卷成卷轴儿,挨个咋了几个员工的头儿。

    “还不麻利的去工作,都想扣工资,还是怎么的?”

    听自家部长四两拔千斤起来的话,一个个都耷拉着脑袋,灰溜溜的去工作。

    见几个部员都听话的去工作,梁秋月翻看了几眼杂志,看上面都是关于邵昕然的大篇幅报道和写真照片,她直接就把杂志,丢去了垃圾桶里!

    ——————————————————————————————————————————————

    厉潇扬走了以后,厉祁深继续工作,中途,他发了微信消息给乔慕晚。

    “中午午休的时候,来地下停车场找我!”

    心不在焉的勾画着图纸,乔慕晚看到手机在桌面上振动,她点开了微信的页面。

    是厉祁深发来的消息,她看着消息,盯了好半晌,才回了话。

    “好!”

    放下手机,乔慕晚将手机的屏幕那面,正对自己,有一丝小心思的想要第一时间收到厉祁深发来的消息。

    埋头勾画着图纸,像是生怕错过了些什么似的,她时不时的抬头去看手机屏幕。

    可等了许久,也不见手机屏幕又一次亮起。

    又是好一会儿过去,还是收不到厉祁深发给自己的微信消息,乔慕晚一时间没有了工作心思。

    索性,她拿起手机,点开微信。

    视线就像是定格了似的落在厉祁深发给自己的那条微信消息上,她一时间忘了移开目光。

    有些按捺不住自己期许的心理,在这一刻化为了泡影,乔慕晚点开表情栏,硬着头皮,发了一个“亲亲”的表情过去。

    明明没有什么,她给舒蔓发微信的时候也时常发“亲亲”的表情,可不同的是,她给厉祁深发了这个表情,有些迷惘的心慌意乱感,充溢着她的感官世界。

    有些后悔自己不动大脑的发了这个表情过去,如果厉祁深继续不搭理自己,岂不是自己自讨没趣么?

    想着,乔慕晚就想把消息给撤回,可事怨人为,发出的消息超过两分钟,她根本就撤销不了。

    厉祁深没有回乔慕晚,过了三四分钟也没有回复她,一时间,一种石沉大海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厚着脸皮找寻到的一丝希望,都彻底的幻灭了。

    盯着屏幕上,那个“亲亲”的小黄豆粒表情,她越发的觉得,自己手里的手机,是一块滚烫的烙铁,熨帖着她的掌心。

    不想再去看手机,她刚准备把手机关掉,蓦地发现厉祁深原本是他身型背影的微信头像,不知道是在什么时候,换成了她和他在一起相拥而眠的头像。

    有一丝诧异,还有一丝难以相信,乔慕晚微蹙了下黛眉后,将头像放下。

    头像放大后,她清楚的看清了那张图片。

    照片中,晕黄的灯光下,厉祁深圈着乔慕晚的肩头儿,将她抱得盈实,营造出一种异样和美、温馨的场面。

    厉祁深削薄的唇瓣,贴在乔慕晚的前额处,从图片的角度看去,他吻着她,好像周围的一切都成了灰白色。

    有些不敢相信像厉祁深这样陈年都是一种冷沉脸容的男人,也会玩自拍这种东西,乔慕晚不自觉的勾唇莞尔。

    刚刚厉祁深不给自己回复微信消息的小情绪,不知何时已经消弭不见,她再定睛去看两个人紧拥的照片,心里充溢着满满的幸福。

    ——————————————————————————————————————————————

    午休时间,乔慕晚去了停车场那里。

    在停车场那里,她看到了已经坐在车里,半降下车窗,露出一张鬼斧神工俊脸的男人

    有了刚刚看到厉祁深微信头像的事情影响,她至今心里都是满满的幸福感。

    嘴角不自知的泛起明灿的笑,乔慕晚走上前,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她刚坐进车里,厉祁深就捏着她的小下巴,让她正视自己。

    小下颌被捏住,乔慕晚有丝不解的看向他。

    “张嘴!”

    厉祁深声音大提琴琴弦般沉稳的波动而出,乔慕晚没做什么思考,乖乖的张开了嘴巴。

    她以张开嘴巴,厉祁深就用手指捏住了她的两腮。

    “唔……”

    乔慕晚被捏的两腮有些疼,她想要出声制止厉祁深捏着自己两腮的动作,却在意识到他在检查自己伤到的口腔内膜后,乖乖的一动不动。

    “其实我没有什么事儿的!”

    牙齿咬破口腔内膜的事情,吃饭的时候时不时的就会发生,乔慕晚那会儿不过是赌气厉祁深对自己的不友善对待,才就此来了小情绪罢了。

    不想,这个男人比她这个当事人还上心。

    “没有什么事儿还哭鼻子?”

    厉祁深眸光带着轻蔑的看了乔慕晚一眼,他为人一向自大,自然不会把乔慕晚哭鼻子的事情,看成是因为自己提了年南辰。

    厉祁深的反唇相讥,让乔慕晚语塞的竟然找不到任何一个可以回嘴的词汇。

    她不愿意多说一句关于年南辰的事情,自己不会拿年南辰回呛厉祁深,只得保持沉默不语的状态。

    别别扭扭的瘪了瘪小嘴后,乔慕晚忽的冲厉祁深伸手。

    “把你手机给我!”

    厉祁深发动引擎,将轿车往闸口那里驶去,听到乔慕晚的话,他讪讪的递过来一个眼神儿。

    而后,继续将目光落锁到前方的路况上。

    见厉祁深不搭理自己,乔慕晚也没有要求看他手机的时候。

    双手带着小傲娇的抱着双臂,问:“说吧,你微信头像是什么时候偷-拍的?”

    她要看他手机,倒也没有什么,无非是为了看他到底私藏了多少他们两个人的照片。

    对于乔慕晚的质问,厉祁深保持缄默态度的对她不予理睬。

    目不转睛的注视前方的路况,厉祁深慢条不紊的开着车。

    厉祁深对自己的不予理睬,让乔慕晚直觉性的心里不舒服,自己本来是抱着对他严刑逼供一番的架势问着他,他却一声不吭的与自己对薄公堂。

    无奈,没了厉祁深的回答,乔慕晚也不好再继续这样无趣的话题,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终究是自己一个人自吹自擂的舞台。

    前方路口正好是红灯,厉祁深将车停下来,骨节分明的长指敲着键盘,等着绿灯。

    “怎么不问了?”

    厉祁深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话,让目光流连在窗外那里的乔慕晚,撅了撅小嘴巴。

    “你也不理我,我干嘛自讨无趣?”

    “我那会儿不想回答你!”

    “哦!”乔慕晚拉成声音,不冷不热的哼唧了一声。

    “不好意思,我这会儿不想问了!”

    厉祁深:“……”

    ——————————————————————————————————————————————

    厉祁深觉得这个小女人就是成心和自己较劲儿,听乔慕晚唧唧歪歪的话,他二话没说,拉过她的小脑袋,不顾及她前不久受了伤的口腔内膜,对着她软-糯的双唇,就是一阵急促、慌乱的狂吻。

    刻意避开自己牙齿对乔慕晚的触碰,厉祁深用长舌和两瓣薄唇,照样给她吻得气喘吁吁。

    唇瓣带着缠-绵的拉力,上上下下的shun-xi她的唇瓣,而后,长舌单刀直入,在她唇颚上面扫了一圈后,在她的口腔中,探寻她的小香丁。

    “唔……”

    在乔慕晚的一声颤抖嘤咛声中,他密不透风的衔住了她的舌。

    纠缠着乔慕晚,厉祁深恣意的搅动着两个人的口水,像是浪花拍岸一般,牵连起阵阵“滋滋”的声音。

    乔慕晚被亲吻到两颊绯红,单薄的呼吸,让她脑袋里不断的缺氧。

    红灯变黄灯,再到绿灯的时候,厉祁深放开了气若游丝的乔慕晚。

    重新获得了呼吸了权利,乔慕晚就像是一只受了惊的小鹿,抚着小胸口喘息。

    “看起来没什么事儿,不耽误我亲你!”

    厉祁深口吻不咸不淡的说着话,眼底,明显有揶揄,飞逝而过。

    乔慕晚明白过来厉祁深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忸怩的揉着唇瓣。

    “混蛋!”

    “混蛋是什么蛋,能捏么?”

    厉祁深带着散漫的口吻,语气轻悦的回问着声音闷闷的乔慕晚。

    听出来厉祁深的话是在影射自己捏他蛋蛋的事情,乔慕晚脸红的说不上来一句话。

    ——————————————————————————————————————————————

    考虑到乔慕晚的情况,他又给乔慕晚要了白粥作为午餐,不过这次的白粥里,加了麦片。

    乔慕晚虽然知道厉祁深是为了自己好,但她实在是不想吃这些没有味道的东西。

    “你就知道压-榨我,现在连三餐都要让我喝粥了么?”

    “不想喝?”

    “嗯!”乔慕晚点头儿,“这些东西没有味道!”

    她如实的回答着,口腔内膜破了本来也不是什么大事儿,现在在这个男人这里,豆大的事儿,都让他搞得和总-统宣誓似的。

    “那就不喝了!”

    难得厉祁深这次没有唱反调,乔慕晚嘴角淡笑了下。

    她刚想说一句“你真好!”,不想永远都会给自己添堵的男人,冷不丁的冒出来一句让自己哑口无言的话。

    “继续饿着吧!”

    乔慕晚:“……”

    ————————————————————————————————————————————

    吃完味如嚼蜡的午餐,乔慕晚坐在厉祁深的轿车上,见他没有将车开回公司那边,而且往市中心那边驶去,她问——

    “不回公司吗?你要带我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

    轿车往市中心的商业广场那边驶去,厉祁深泊好车,带乔慕晚到了奢侈品的购买区。

    看厉祁深带自己来了奢侈品的购买专区,她捏住他的手指,顿住步子。

    “干什么?”

    厉祁深回头,看乔慕晚,问着。

    “你带我来这边做什么?”

    “你说呢?”

    厉祁深口吻淡泊的回着自己,乔慕晚有些难为情的皱起细眉。

    “我不缺衣服!”

    来这边,她自然知道厉祁深要给自己买衣服,不过她不缺衣服,也不想他大手大脚的给自己花钱。

    对于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目光悠长的睨看了她一眼。

    “你那些衣服,质量太次,撕几下就坏!”

    乔慕晚:“……”

    “这次给你换套质量好的,省得撕几下就成布片!”

    有那么一瞬间,乔慕晚想接话说“你怎么不说是你自己如狼似虎的原因呢?”

    哪里是衣服的质量不好的原因,再好的布料,也扛不住这个男人手劲儿的大力啊。

    ——————————————————————————————————————————————

    到了channel店,厉祁深把乔慕晚直接推给导购员。

    自知自己再怎样别别扭扭的不用他给自己买衣服,也不过是矫情,索性,她也就和厉祁深不再客气。

    选了一件对开襟的白色齐膝的连身百褶裙,圆领的设计风格,很好的展现出她性-感的锁骨,大片凝白的肌肤。

    前开襟处,有圆润的小珍珠,连着缎丝勾勒出她美好的粉雪弧度。

    抹过腋下一寸的袖口,将她莹润的两个玉臂,藕断般美好的展现着。

    没有穿着丝袜的双腿,在淡淡光线的反射下,白得乍眼,就好像牛奶一般,顺滑的让人想要上前抚摸一番。

    披散着发丝,看着站在试衣镜前,美得就好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的一样的乔慕晚,厉祁深向来不显山、不露水的俊脸上,依旧从容的没有一丝起伏的波澜。

    看不出厉祁深的眼中是喜悦还是怎样的情绪,乔慕晚皱了下细眉。

    她刚想开口说这件不合适,想要换一件,厉祁深走到收银台那里,直接将一张金卡,递了上去。

    “开票吧,就这件!”

    ——————————————————————————————————————————————

    乔慕晚知道自己身上这件裙子价值不菲,但是她不知道自己身上这件裙子到底价值多少,耐不住好奇心理的一再作怪,她偷偷的问了导购员价格。

    知道这件裙子的价格时,她不禁瞠目。

    有些后悔自己不顾及后果的拿了这条裙子,乔慕晚搅了搅手指后,对厉祁深开口——

    “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去趟卫生间!”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