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7章 :你还不是一样被我搞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7章 :你还不是一样被我搞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乔慕晚去了厉祁深办公室那里,一进门,她就闻到了办公室里,飘着一阵鱼片粥的味道,很香,直接就刺激到了自己的味蕾儿。

    她寻着味道去找鱼片粥的位置在哪里,没有看到鱼片粥不说,自己的视线,直接就撞到了一汪深不见底的黑潭里。

    “不是要工作?这会儿忙完了,舍得过来了?”

    厉祁深手里拿着签字笔,松散着衬衫的领口,样子闲散的问着乔慕晚,口气带着不善。

    看坐在转椅里的男人,俊绝的五官,在外面光线的投射下,变得越发的立体,惑人……她清秀的目光,变得柔情似水。

    “闻到了鱼片粥的味道,我就算再忙也要来啊!”

    以往,乔慕晚自认为自己是那种恬淡的性格,哪怕谈恋爱了,也不会像那些热恋中的小姑娘一样的红脸或者撒娇,不想自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久了,自己都已经二十六岁的年纪了,竟然也会不自知的和他撒娇,甚至说话带着俏皮。

    乔慕晚对厉祁深娇憨又绚烂的笑着,一时间,她明灿的眸间,荡漾起桃花盛开盛放时的璀璨精芒。

    看乔慕晚憨憨的样子,像是没长大的小孩子一样落在自己的瞳仁上,他不禁冷嗤。

    他怎么不知道这个女人,什么时候成了吃货?

    没有将厉祁深对自己的不屑纳入眼底儿,乔慕晚走到了厉祁深的办公桌前,支着两个手肘在桌案上,然后托着小腮儿问他——

    “我都闻到鱼片粥的味道了,你不打算给我吃吗?”

    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来上班,她都没有进食,本来是打算早上吃早餐的,但因为自己昨晚“加班”到那么晚,实在是太累了,以至于她把吃早餐的时间都奉献给了睡眠,现在,她只得空着肚子来上班。

    听乔慕晚问自己,厉祁深放下手中的签字笔,然后倾过来昂藏在转移中的身躯,将双手搭成塔状的支在桌案上。

    两个对视着,厉祁深一双深邃如鹰的黑眸,目光冷沉,瞳仁惹人深思的落在乔慕晚的脸颊上,让迎上他迫人目光注视的乔慕晚,下意识的蹙了蹙眉心。

    “你干嘛又用这种眼神儿看我?”

    这种让她再过熟悉的眼神儿,是她和他关系还不熟悉时见过的,这会儿,他又用这样的眼神儿看自己,乔慕晚直觉性的觉得心慌意乱,一种初遇时,小鹿在心里活蹦乱跳的感觉,席卷了她的感官世界。

    两排纤长绵密的睫毛,忍不住颤了颤。

    厉祁深不语,伸手,抓住乔慕晚的小手,包裹进掌心里。

    被干热的热源落在自己自己的肌肤上面,乔慕晚刚刚被厉祁深盯着时的古怪,被掌心温暖的幸福所取代。

    “我在问你,刚刚干嘛又用这种眼神儿看我?”

    没有将自己的小手从男人温热的掌心包裹中抽出来,乔慕晚垂眸看了眼两个人掌心衔接处,问他。

    “不许我看你?”厉祁深反问一句。

    乔慕晚:“……”

    “不让我这么看你,要我怎么看你?还是你觉得,我们的之间的交流,不需要眼神儿,换另一种方法儿也能进行?”

    厉祁深用漫不经心的口吻,说着另一番能影射某些让乔慕晚红了脸的话。

    说到两个人之间的交流,乔慕晚不禁想到了昨晚自己捏住厉祁深老二时的景象。

    她不知道厉祁深是故意的还是怎样的,她总觉得他就是在影射自己昨晚的事情。

    梗着脖子,乔慕晚红着脸反驳,“其他方法儿当然也能进行,又没有谁规定一定要眼神儿交流!”

    “是吗?”

    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出声,像是大提琴的琴弦一样沉稳有力。

    “那你倒是说说,还有什么其他的交流方法儿,我们晚上试一试!”

    说说话,厉祁深就扯上一些让乔慕晚面红耳赤的话题,就好像是存心要让乔慕晚窘迫、让她难堪一样。

    相比较乔慕晚脸红的和煮沸了的开水一样,厉祁深倒是淡然很多,不着一丝波澜的脸上,是雷打不动的从容。

    “你存心的吧?哪有你这样故意搞我的?”

    她刚刚粗略的画了图纸以后,就来了这边,不想,自己来找他,就是让他来给自己添堵的。

    “什么存心不存心的我是不知道,反正我是要搞你就是了!”

    乔慕晚被他的话,说的脸颊滚烫滚烫的红着,就好像自己要是没有职业妆的淡淡遮掩,她现在的脸,能红到滴血。

    她想要把小手从厉祁深的手里拿出来,厉祁深却捏紧她不放。

    挣脱不开,乔慕晚忿忿不平的瞅着他。

    “我要出去工作了!”

    两个人没说几句话,乔慕晚就要出去工作,厉祁深挑了下剑眉。

    “工作比我重要?”

    “当然,工作能给我开工资!”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本就菲薄的唇瓣,抿紧成了一道弧线。

    本来被握住的手指,突然没了干热的力量,她略带诧异的看着瞬间就黑了脸的男人。

    该来脾气的人,应该是她乔慕晚才对吧?

    见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指,重新拿起签字笔,一副要办公的姿态,乔慕晚眼疾手快的抓住他的手指,收入到自己的掌心里。

    自己的手指被抓住,厉祁深抬起湛黑的眸,迎上乔慕晚的眸。

    “你不是要去办公,还留下?”

    问着她,深邃的眼神儿落在了乔慕晚抓住自己手指的手背儿上。

    “你和我生什么气啊?你明明都占到了便宜,还拉长个脸!”

    厉祁深:“……”

    乔慕晚见厉祁深不语,绕过办公桌,将身体倚在桌案边沿,没有放开的意思的抓着他的手。

    “我工作没做完就来找你,你还这样对我!”

    乔慕晚语气略带责备的说着话,白-皙肌肤的小手,顺着他好看的指骨,摩挲他的长指。

    厉祁深不语,任由乔慕晚抚着自己的手指。

    “你还不和我说话吗?你要是不和我说话,我可出去工作了!”

    见看都不稀罕看自己一眼的男人,脸色寡淡的将视线落在工作的文件上,乔慕晚不免心里不好受,她都软下来态度的对他,他还是对自己爱搭不理的。

    见自己一再不被待见下,乔慕晚也来了小情绪,松开了厉祁深的手指,她绕过办公桌就往外面走去。

    “真是的,什么男人嘛!”

    边走着,她呜呜哝哝的说了一声,不想自己含糊不清的话,竟然被厉祁深扑捉到了。

    “说什么呢?”

    厉祁深站起身,然后速度极快的抓住乔慕晚的手,把欲走的小女人,从后面拉住。

    “没说什么!”

    乔慕晚梗着脖子不去看厉祁深,语调闷闷。

    乔慕晚不肯看自己,还一副对自己散漫的样子,厉祁深剑眉蹙了下。

    “欠搞了?”

    他闲置的手,掌心绵实的落在了乔慕晚的翘尖儿上,隔着布料,力道不知轻重的nie着。

    “嗯……”

    乔慕晚从红唇间,溢出一声细碎的嘤咛,让本就娇里娇气的声音中沁着娇-媚的慵懒。

    对于这种鸵鸟心理的小女人,厉祁深将指锋,顺着她裹着玻璃丝-袜的腿部,沿着窄裙的裙裾划去……

    玻璃丝-袜的滑腻触感,让他指腹下,落下一连串暧-昧的休止符。

    “你是不是欠搞了?”

    在掌心的一阵松软融化下,厉祁深的声音明显变得低沉、深邃起来。

    被厉祁深又是言语刺激,又是动作怪癖的缠着自己,乔慕晚绷着双腿,用贝齿咬紧着唇瓣,以此来隐忍厉祁深的动作。

    感觉到厉祁深的动作越发的过分起来,乔慕晚哼唧一声。

    “你还不是一样被我搞!”

    语气明显不服气他对自己的强势,乔慕晚想到自己昨晚险些捏爆他的蛋蛋,挑衅性的开了口,回击着对自己一句话不和就动手动脚的男人。

    “你再说一遍!”

    厉祁深咬牙出声,一张俊脸脸黑得更甚,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乌云密布。

    乔慕晚原本还雄赳赳、气昂昂的架势,因为厉祁深将“你再说一遍!”这五个字咬牙切齿说出口,她瞬间就像是一只斗败的公鸡一样,蔫了下来。

    但不想自己就此在厉祁深面前没了骨气,她还是不死心的嘀咕了一句。

    “自大的男人!”

    “又嘀嘀咕咕的说什么呢?嗯?”

    厉祁深将手,置在了乔慕晚裙摆tun线的缝合处,大有一副要拉下她窄裙拉链的架势。

    “没说什么!”

    乔慕晚急于否认,跟着就将手放到了他大手的手背儿上。

    “我真的没有说什么!”

    乔慕晚又解释一遍,见厉祁深依旧没有缓和脸色,一双深眸,继续用考究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脸上,她颤若寒蝉。

    厉祁深没有再动他的手,眼睛里迸射出来的深邃视线,却没有从她身上移开的意思。

    乔慕晚把厉祁深的手从自己的翘尖儿处移开。

    “我真的没有说什么,你就不能不这样的看着我吗?……祁深?嗯?”

    她服软的说着话,甚至为了让厉祁深的脸色不再那么臭,硬着头皮的唤了他一句“祁深!”

    果然,有了那一句声音软糯的“祁深”,厉祁深原本难看的脸色上面的乌云,消弭了一大半。

    知道自己那一句“祁深”起了作用,乔慕晚用两个小手,移到厉祁深的肩胛骨上面,圈着他的脖子。

    “你怎么就这么喜欢给我添堵?”然后还得我自己圆滑的哄着你!

    后面的一句话,乔慕晚说在了自己的心里。

    厉祁深不语,目光高深的看着仰头看自己的小女人。

    又是这种眼神儿,两个人都认识了这么久,乔慕晚觉得他看自己的眼神儿,一直都这么的深邃、冷沉、高深莫测……

    看着不懂风趣的男人,性情阴晴不定的吊儿郎当样儿,乔慕晚拿开自己的手。

    要么不是拿这种眼神儿看自己,要么就是不说话,她真是觉得自己就是欠他的,以至于他对自己都这副不温不火的态度,自己还耐着心思的去哄他。

    只是不等她把手移开,厉祁深用手扯住她的手腕,让她继续将小手搭在自己的肩胛骨上。

    两个小手被迫抱着他的脖子,乔慕晚皱紧着细眉的去看厉祁深。

    她刚抬高小下巴,唇就被清冽的薄唇,封住了全部的气息。

    “嗯……”

    乔慕晚颤抖的嘤咛一声。

    自己突然被厉祁深吻住自己,她没有反应过来,颤抖了几下纤长的睫毛以后,将两个藕段儿般的玉臂,吊在了厉祁深的脖颈上,不顾及这里是办公室的尴尬,热切的回吻他的唇。

    厉祁深的舌,刷过乔慕晚的每一处,抵着她的贝齿,ci-牙齿的禁锢,衔住她毫无防备的香丁,带着依恋的拉力拉去自己那边,忘我的shun-xi着。

    舌苔阵阵酥麻的感觉,似乎有电流流过一样,让乔慕晚踮着脚的去攀附厉祁深的脖颈。

    被亲吻快要喘不过气,乔慕晚想要逃,厉祁深却咬住她,不给她任何闪躲的可能。

    唇颚被舔舐着,牙龈处,都是搅弄在一起的芳香汁液。

    昏昏沉沉的无力感,让乔慕晚一再用鼻息,急速的进出清新的空气。

    纠缠了好一阵过后,厉祁深才放开软成皮球一样的乔慕晚。

    “过来吃饭!”

    厉祁深走到办公桌那里,拿出来保温杯,把鱼片粥和几样小菜,逐一摆在桌案上。

    “……我不吃了!”

    本来乔慕晚挺饿的,却被他一气亲吻后,没了什么吃鱼片粥的力气。

    厉祁深抬起头,看脸颊绯红的乔慕晚,语气不咸不淡的问:“还和我闹情绪?”

    乔慕晚:“……”

    乔慕晚一阵无语,明明闹情绪的是他才对,她哪来有闹情绪啊?

    拗不过厉祁深深邃目光的打量,乔慕晚咬了几下唇,抚着胸口微喘着呼吸,脚下发软的走向办公桌那里走去。

    “你从哪来买来的鱼片粥?”

    闻着香味弥漫的鱼片粥,她瞬间重拾饥肠辘辘的状态。

    厉祁深有份文件落在了家里,刚刚回去取的时候,碰到了把熬好的鱼片粥送去水榭那边的母亲。

    厉老太太让厉祁深趁热把粥喝了,想到没有吃早餐的乔慕晚,厉祁深拒绝在家里吃粥,让张婶弄了几样小菜,就把鱼片粥的保温杯带去了公司那边。

    “让你吃饭就吃饭,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乔慕晚:“……”

    ——————————————————————————————————————————————

    喝着粥,有一丝鱼肉的腥咸,让因为刚才亲吻,不小心伤到了口腔黏膜的乔慕晚,下意识的嘤咛一声。

    “嗯!”

    放下勺子,她用手指,抵在蜇麻的腮边。

    厉祁深抬头,见乔慕晚的样子,也放下勺子。

    “别告诉我,喝粥,你也能咬到舌头儿!”

    “不是!”

    乔慕晚吸着冷气的回答着,“是我口腔内膜破了,蛰到了!”

    听乔慕晚说是口腔内膜破了,厉祁深看了她一眼后,重新拿起勺子,一边舀着粥一边口吻不咸不淡的出声。

    “你还能干点儿什么,喝个粥都破事儿一堆!”

    厉祁深对自己的数落,让乔慕晚不悦的皱眉,“还不是怨你,你都不问我是怎么伤到口腔内膜,你就怪我!”

    她口吻娇嗔的反驳一声,带着浓浓的埋怨。

    “怨我什么?”厉祁深挑眉问着。

    “你说怨你什么?”乔慕晚揉着脸腮,反问厉祁深。

    “你就不能不拿这样的办法儿对付我吗?每次气不顺就……”

    后面的话,乔慕晚有些说不出口,总觉得自己要是说了出去,感觉怪怪的。

    “真是一点儿都没有新意!”

    呜呜哝哝的又补了一句,乔慕晚拿过一旁储物台上面的小镜子,查看自己口腔里的情况。

    厉祁深有些没太听明白乔慕晚的话的意思,等他回味儿过来,眼底不自觉的划过万般风情的涟漪。

    迈着步履走上前,厉祁深拿过乔慕晚的手腕,捏在掌心里,用风情万种的目光,带着似笑非笑的微光,落在她的脸上。

    “要什么新意?对付你有用就行!还有,你要是觉得我没有新意,我可以抽时间研究一下几个新姿势,然后晚上我们试一试,你看怎么样?”

    自己现在的样子这么狼狈了,还要听厉祁深说这样不着调儿的话,乔慕晚本能性的凝眉。

    “你一定要欺负我,让我无地自容,你才开心吗?”

    乔慕晚声音闷闷的,还带着一丝的沙哑。

    “我怎么会碰上你这样的男人啊!”

    她吸着鼻子,样子楚楚动人。

    闻言,厉祁深挑眉,“怎么,碰上我怎么了?你受委屈了?”

    “你说呢?”

    白天在公司上班,晚上去他别墅那边加班,时不时的还闹出来一个比一个强悍的情敌来挑拨离间,乔慕晚真的觉得自己不仅委屈,还觉得,自己的这一辈子都毁了!

    “所以你现在想告诉我,你后悔碰到我,让自己丢了年少奶奶的位置?怎么,现在还想着年南辰?”

    说完话,想到这个可能成立的假设,厉祁深自己就黑了脸。

    “你提他做什么?”

    乔慕晚拍开厉祁深按住自己手腕的手,白了一眼黑着脸的男人。

    “不是你自己说的,碰到我以后受了委屈!”

    很自然的,厉祁深一根筋的认为,乔慕晚如果没有碰到自己,指不定现在还是年南辰的妻子,然后原本是和他在一起的春-宵时光,全部都属于年南辰。

    觉得厉祁深就是在给自己添堵,她都这个样子了,狼狈的无地自容,他还有拿年南辰来膈应自己。

    不想理这个无理也能辩出来三分理的男人,乔慕晚拿开自己的手就想走。

    厉祁深重新抓住乔慕晚的手腕,把她抵在了门板上。

    “你还想怎样?”

    迎上厉祁深目光的打量,她声音闷闷的,带着情绪,语调小女人极了。

    “我想怎样,还是你想怎样?提个年南辰,你就受不了了?”

    厉祁深一向都是个占有yu极强的男人,其他的事情,他可能不在意,但是关于乔慕晚的事情,少有情绪流露出来的他,也不免会情绪化。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