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和我一起叫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6章 :和我一起叫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潇扬,你怎么在这里?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

    讶异于自己女儿的存在,厉锦江的脸色,明显不好起来,有那么一丝不确定,让他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否听到了自己的谈话,亦或者说,他不确定,自己的女儿到底待了多久,又把自己的谈话内容,听去了多少。

    “没……我就是渴了,出来喝水,然后听到阳台这边有声音,我以为是家里进来了小偷呢,没想到是您在打电话!”

    厉潇扬解释着,明明自己没有什么,却把话说得闪烁其词。

    室内没有看着灯的原因,光线很暗,但就是这样,厉锦江还是看到了自己女儿眼底闪烁出来的不安。

    直觉的反应告诉他,自己的女儿对自己说了谎。

    “爸,您这么晚怎么还不睡?在给谁打电话,连灯都不开?”

    厉潇扬问着,手握着拖布把儿的指,不自觉的加重了捏紧的力道。

    “没谁,一个生意上面的客户,公司有批货,临时出现了点问题!”

    厉锦江口吻平淡的解释着,“我怕打扰到你妈和你休息,就没开灯!”

    对于这个解释,厉潇扬没有做多想,相反,她还觉得自己的这个父亲很贴心,懂得不让自己的妻女被打扰到休息。

    “爸,公司上面的事情,我虽然不懂,但是我还是希望您也别太操劳,您也上了年纪,工作上面的事儿能让别人做,您就尽量别跟着忙了!”

    她笑着,带着孩子气的娇憨。

    “嗯!”厉锦江应了声,却没有笑,眉峰,至始至终都没有松开的拧紧着。

    “时候不早了,早点去睡吧!”

    “嗯,您也早点休息,爸!”

    “好!”

    ——————————————————————————————————————————————

    乔慕晚软-成一团烂泥一样的倒在地板上。

    气若游丝的她,仰躺在地板上,红唇微启,有气息,又短促又极快的溢出唇瓣。

    就好像是身处在极地高原一样,她的呼吸不均匀,让她迫切的想要把氧气吸入肺中,以此来维持自己的生命体质。

    厉祁深没有因为到了极致将自己退出来,反而用笔挺的身躯,依旧颀长的贴合乔慕晚,然后将贴合在她后腰处的壁垒,完美的切合她的腰身,让衔接处,紧密的没有任何间隙。

    刚刚的每一个场景都疯狂到极致,尤其是在浴缸里,那要命的体位,让乔慕晚不断的弓着身体,活像个小虾米一样难以承受。

    到最后,一层白浊,过分yin-mi的飘在水面上。

    没有因为就此的释放而满足,厉祁深拉着乔慕晚的身体,把她压在墙壁上,就是一顿炙热的亲吻。

    他口中的白酒的辛辣味道没有散去,刺激着乔慕晚的味蕾儿,让她有些厌恶,却在吻的一点儿、一点儿蚕食中,她竟然不再反抗,反而有点儿喜欢酒香的味道。

    以至于在厉祁深抽离开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时,乔慕晚自己主动吻了上去。

    看着对自己主动献吻的女人,厉祁深嘴角带着玩味儿的勾起唇。

    “不是不想和我接吻么?这会儿怎么这么热情?”

    他问着她,最后,没有把持住自己,对乔慕晚,又是一气昏天黑时的强势吞没。

    乔慕晚抱住厉祁深的脖颈,被他爱的殷实,她自己找寻支点儿的摆正让她舒服的体位,却不想被他触及到了一个致命的ruan区。

    乔慕晚嘤咛着,无限旖旎,让已然到了那个位置的男人,用一种戏谑的姿态,不断的冲击那块ruan-rou。

    “反正只叫给我一个人听,你可以叫的更lang一点儿!”

    厉祁深蛊惑着乔慕晚,俯低着头,咬住她的雪顶的红缨。

    更加难耐的细碎吟-哦,如同迎风摇摆的柳枝一样,滑动出绮丽的律动。

    乔慕晚咬紧着唇,因为厉祁深的一再挑-唆,心里不免有些闹着小情绪。

    “嗯……”

    一声低颤的声音从厉祁深的喉咙里溢出,他放开嘴角,垂眸去看让自己被刺激到的物什。

    幽深的眸,在看见乔慕晚软的像是没有骨头的小手,抓住自己的gao-wan,他黑墨般的眸,沁出墨汁的同时,唇瓣和喉结都变得难耐的成了紧绷状儿。

    “该死的妖精,你是打哪里学来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厉祁深咬着牙,壁垒分明的腹肌,更好的衔住乔慕晚。

    他真是没有想到,这个女人真是太能煽风点火了,居然来用这一套报复自己。

    乔慕晚不可抑止的shen-yin出声,披散的发丝,在空气中,摇晃出来香-艳的波浪。

    她让他“轻点儿!”,他却像是听到她的话似的,眼仁盯着她陷入到qing-yu深渊中的一副lang-dang样子,与她的哀求,反其道而行的抓紧她的柳腰。

    乔慕晚被他喂得盈满,忍不住去挑战他,继续手中掌心和指尖儿捏-压的力道。

    “嗯……”

    厉祁深闷闷的出声,带着凌乱的气息。

    “你叫的还不是一样的lang!”

    乔慕晚反驳着厉祁深,回头看他的目光,充满了小豹子般不肯屈服的倔强。

    “一定要挑衅我?”他问,喉结难耐的一再的耸动。

    乔慕晚不语,小手却放松下来了力道。

    “嗯……”这次,发出难耐声音的人是乔慕晚。

    听得乔慕晚变得气息凌乱的声音,像是小猫咪一样,厉祁深堪堪的扯动嘴角。

    “我们两个谁叫的更浪?嗯?”

    他气息臻狂,长臂穿过乔慕晚的腋下,圈紧她的玲珑。

    “说吧,打哪里学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来折磨我?”

    “没有!我没有!我哪里学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乔慕晚回答的很快,脸颊上面的爆红,让她想到刚刚的事情,忍不住有种咬舌自尽的羞涩感。

    见乔慕晚不肯和自己乖乖就范儿,厉祁深也拿出来了他那一套“惩罚”这个不乖的小女人的报复办法儿。

    “不肯说?那就和我一起叫!”

    语音落,更加臻狂的景象,过分纷-mi的上演着……

    从浴室到卧室,牵连的一大片旖旎景象,没有因为任何东西事物所打扰到,以至于两个人都忘了吃宵夜的事情。

    厉祁深长臂抱着乔慕晚,用涔薄的唇瓣,一点儿、一点儿的吻着她圆润的香肩儿、肌肤凝脂般滑腻的雪背……

    就像是爱不够这个小女人事情,厉祁深原本沉睡下去的物什,重新有了焕发活力的架势。

    “要不要继续和我一起叫?嗯?”

    他气息依旧有些紊乱的问着,被汗丝打湿的墨发,此刻因为凌乱而变得张狂。

    “不要……我好累!”

    乔慕晚拒绝着,直感觉浑身上下都汗涔涔感觉的她,就好像是要摧枯拉朽一样,整个人无力的厉害。

    “不是质疑我会早衰那会儿了?嗯?”

    厉祁深故意贴在乔慕晚的耳蜗边,问着。

    一边问着,他一边缓慢的ru-dong早已有了复苏架势的老二。

    gao-chao的余温未退,被厉祁深磨蹭着内里,乔慕晚依旧能感觉到有激-情的水花,还在不眠不休的极致绽放。

    “你别闹了,我真的很累,明天还得上班呢,你就放过我吧!”

    最后一句话,让乔慕晚说的声线松软,就好像是棉花糖一样,轻不可闻,可又带着极致求饶时的致命性-感。

    听得那一声让自己身体变得越发紧绷的低吟声,厉祁深用长臂,力道遒劲儿的抱着她。

    “叫我一声!”

    “什么?”

    “叫我一声,我就放过你!”

    厉祁深眼底带着似笑非笑的涟漪,荡着妖孽般魅惑的波纹。

    听得出来厉祁深实在用讪笑的揶揄姿态对待自己,乔慕晚哼哼唧唧的不想从了他,却耐不过身体上面的无力疲倦感,轻轻地掀动朱唇,唤了他。

    “……祁深,嗯……我好累!”

    “还质疑我早衰?”

    厉祁深眼底划过得意的意兴阑珊,趁着乔慕晚现在意识变得迷离,他继续追问着。

    乔慕晚摇晃着头儿,她哪里还敢质疑他的能力,就算是她现在想要挑战他,也得分一分时候。

    得逞的看着乔慕晚的缴械投降,厉祁深又无赖的出声。

    “再叫我一次!”

    “嗯……祁深……”

    ———————————————————————————————————————————————

    厉祁深给乔慕晚处理好下面,酒意也就差不多都醒了。

    看着在没了g单的g铺中,倏地酣畅的乔慕晚,厉祁深去了浴室。

    洗好了澡,他围着浴巾出来,在乱成一片的地毯上,找到了自己的手机。

    随意划开手机屏幕,看着上面的未接电话,他剑眉不自觉的轻挑了下。

    过了会儿,他拨了一个号。

    ————————————————————————————————————————————

    藤雪“啪”的一声,将大海偷-拍回来的照片甩在桌案上,一张瓷娃娃一样精致的脸蛋,瞬间扭曲。

    那个茱莉,还真就是来者不善。

    虽然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还不至于像姚芊芊说得那么不堪,但是她喜欢厉祁深,还不惜从意大利那里追来盐城这边,再怎么说,这对藤雪的挑衅,也无疑是最大的。

    之前的一个乔慕晚就足够让她劳心劳神的了,这会儿这个不知道比乔慕晚强硬多少倍的竞争对手,完全是让自己进入全程紧急备战状态。

    看到藤雪的不服不忿,姚芊芊走上来,拉着她的手,安抚她情绪的让她坐下。

    “小雪,你现在生气又有什么用啊?你应该想一想要怎样把厉祁深从那个茱莉的手中抢过来才对!”

    最开始,姚芊芊单纯的认为像邵昕然这样在圈子里有一定名气的女人,一定是靠了关系,用身体博取了上位的机会,而这个给了她上位机会的金主就是厉祁深。

    不过后来随着调查,她才知道,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似乎没有什么关系,是邵昕然自己一厢情愿的喜欢厉祁深。

    尽管这一切都是邵昕然自作多情,但是姚芊芊并不觉得这是一件好事儿或者怎样,毕竟,这个女人,在意大利那会儿就和厉祁深认识。

    说白了,在厉祁深在国外生活的这些年里,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人有邵昕然,有这样一段过往的经历存在,在她看来,对藤雪和厉祁深在一起,有一定的压力。

    “抢?我是想抢,但是怎么抢?这种事儿是说抢就能抢的吗?”

    藤雪比姚芊芊激愤多了,再怎样说,她作为喜欢厉祁深的众多女人之一,当然会很介意他们两个人之间有过去、有回忆!

    而且,邵昕然比自己优秀,相貌、各方面才能都比自己强,这些硬伤,不是她所能忽视的。

    相比较斗乔慕晚那样没有家庭背景、没有一技之长的女人,对付邵昕然,无疑是难上加上。

    “为什么不是说抢就能抢的?你把事情未免想得也太过复杂了吧?”

    不同于藤雪现在一副杞人忧天的样子,姚芊芊拉过她,握住她的手。

    “小雪,你现在听我说,很认真的听我说,等我把这些话都说完了,你再发表你的意见,可以不?”

    她安抚着大小姐脾气的藤雪,语气中肯。

    打小,藤雪就和姚芊芊在一起玩,可以说,藤雪对她给自己的指导和建议,几乎没有怎么反对过,这次也是一样,她很愿意听姚芊芊说给自己的话。

    “你说吧,我先不发表意见!”

    见妥协下来的藤雪,确实不再闹情绪,姚芊芊凑近她。

    “其实,这么和你说吧,虽然茱莉是横在你和厉祁深走在一起的一个大的阻碍,但是你别忘了,现在和厉祁深走在一起的女人还是乔慕晚,而不是茱莉!”

    藤雪:“……”

    “茱莉对你有威胁,但是乔慕晚对你没有威胁啊!你为什么不考虑一下将这两者联系在一起来看问题,看看结果对你来说,有没有什么帮助?嗯?”

    听姚芊芊这么一说,藤雪也瞬间像是明白过来了什么事情。

    “你是说……”

    “嗯!”姚芊芊点了头儿。

    “没错,我就是要让你挑起乔慕晚和茱莉之间的战争,你喜欢厉祁深不是吗?当然了,她们两个人也喜欢厉祁深。一个是厉祁深现任的女人,一个是有绝对竞争实力的强者,让她们两个人因为厉祁深斗得鱼死网破,争的头破血流,你说最后获利的是谁?”

    姚芊芊都把话说到了这个份儿上,藤雪要是再不明白,可就真是豪门里养着的一个花瓶了。

    “你是想让我看鹬蚌相争,然后我尽收渔翁得利?”

    姚芊芊没有回答藤雪,却勾唇笑了,很狡黠,带着狡诈的精芒……

    “真有你的啊!这种闹得她们两个人两败俱伤的办法儿,估计也就你这个军师能想到!”

    藤雪用手肘怼了姚芊芊,眼底一闪而过得逞的锋芒……

    ——————————————————————————————————————————————————

    乔慕晚再醒来去上班时,整个人没有力气的很。

    总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团棉花似的,ruan-绵-绵的飘在半空中,不知道哪里才是能让自己落地的地方。

    “乔工,今天精神状态不错啊!面色红润、如沐春风!”

    梁秋月拍了乔慕晚的肩膀,嬉笑的说着话,她的话语,明显在影射出乔慕晚昨晚被自家的大boss好好爱抚一番过后的样子,实在是人比花娇。

    乔慕晚有些没有听出来梁秋月含沙射影的话是什么意思,她出于本能的反应,摆了摆小手。

    “哪里啊,我今天根本就不在状态,估计上午的图纸都画不出来了!”

    乔慕晚实话实说,她真的没有力气工作,又何谈精神状态不错,甚至是什么见鬼的面色红润、如沐春风。

    她昨晚掉进了狼窟里,险些连骨头渣儿都没有剩下。

    “呵呵,没事儿,你画不出来也没事儿,只要厉总不开口说扣你工资,我绝对不会对你说一个斥责的字!”

    梁秋月笑得格外狡黠,让一向热衷于八卦的她,忍不住笑弯了眼睛。

    梁秋月是和自己一起从鼎扬那边过来厉氏总部这边的,乔慕晚自知,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事情,根本就不可能瞒住她什么,而且,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也不觉得自己再需要隐瞒些什么。

    自己之前已婚,就和厉祁深纠-缠不清,那会儿,让厉祁深做了那么长一段时间的“小-三”,乔慕晚都觉得自己对不起他,现如今,两个人连家长都见了,要是在继续这样别别扭扭的否决什么,隐瞒什么,她都会觉得自己活得矫情。

    前脚儿,梁秋月刚刚逗完乔慕晚,后脚儿,陆临川就进了设计部,找到她。

    “乔工!”

    陆临川只是简单的唤了乔慕晚一句,然后就一句话没说,只给了她一个会意的眼神儿。

    接到陆临川递来给自己的眼神儿,乔慕晚深知,陆临川就算是不说些什么,不给自己摆什么手势儿,只需要给自己一个眼神儿的传递,她就能知道是谁找自己。

    “我现在在工作,可能抽不开身,还麻烦陆助理帮我回一下!”

    乔慕晚无奈的耸了耸肩儿,样子中,带着俏皮。

    “啊?乔工,你可别给我找麻烦啊!”

    看乔慕晚煞有其事的样子,陆临川立刻脸色不自然起来。

    憋了好一会儿,他出声——

    “乔工,你可别逗我了,那位……啥性格你又不是不知道,你不镇住那位,指不定我马上就被炒鱿鱼了!”

    看着一脸无奈状儿的陆临川,乔慕晚也不好意思再继续逗他。

    莞尔笑着,“我一会儿过去!”

    ————————————————————————————————————————————————

    乔慕晚去了厉祁深办公室那里,一进门,她就闻到了办公室里,飘着一阵鱼片粥的味道,很香,直接就刺激到了自己的味蕾儿。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