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2章 :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下午,厉祁深打来电话要送自己和乔茉含回去,乔慕晚想着他的事情也挺多,就拒绝了他的好意,不想,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支会自己一声的来了医院这边接自己。

    而现在,他更是破天荒的送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准备今晚的饭菜。

    “工作上面的事情永远忙不完!”

    厉祁深将车转了个弯,随意的扯动嘴角。

    “是这个菜市场?”放缓车速,他问。

    “嗯,是这个!”

    临近晚饭时间,来往的车流人量有些多,厉祁深将轿车开到了一处闲置的位置那里。

    轿车停了下来,考虑到厉祁深一下午都在工作的缘故,乔慕晚没有让他下车,想让他在车里等自己。

    没有听进去乔慕晚的话,厉祁深穿着神色的衬衫,半挽着袖口,露出一小节精瘦的手臂,下了车。

    “从哪个档口进?”

    将车上了锁,厉祁深问着。

    意识到厉祁深要和自己一起去买菜,她指了指离他们最近的一个档口,“这个就好!”

    ——————————————————————————————————————————————

    “你平时有没有什么喜欢吃的菜?”

    乔慕晚出来买菜之前,梁惠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买厉祁深爱吃的菜,今天是他第一次在家里吃饭,她生怕招待不周。

    虽然两个人在一起也有好久一段时间了,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不在少数,但是她确确实实拿捏不准他的喜好。

    在家里那会儿,张婶做什么,他就吃什么,出去吃饭也是,对点菜从来都是没有意见那种人,一时间,她还真就不知道买些什么为好,只得问他。

    “你看着买就行,不用管我!”

    乔慕晚在挑选西兰花,听厉祁深回答的不甚在意,她看向他。

    “你第一次在我家这边吃饭,我允许你开口提要求!”

    厉祁深漫不经心的看了她一眼,转过身,扯开话题,“还要买什么?”

    乔慕晚没有答他的话,亦步亦趋的跟上他,问:“你倒是告诉我一下,你想要吃什么啊!”

    厉祁深往前走着,没理乔慕晚。

    “你要是不说,我就随便选了!”

    她拉住厉祁深,眸间有清丽的微光折射出来。

    站在一个卖蒜的摊位前,厉祁深垂眸深睨了眼乔慕晚,半晌后,他随手拿过几头蒜丢给了售货员。

    “这个,我吃这个,你做吧,我看你能做出来什么花样儿!”

    乔慕晚:“……”

    ——————————————————————————————————————————————

    乔慕晚觉得厉祁深一定是故意的,拿了几头蒜给自己,这要她怎么做菜。

    付了钱,乔慕晚将买好的蒜,放到厉祁深的手里,“你自己拿着!”

    她往前走,在一个卖菜的摊位前,碰到了她和年南辰结婚之前,经常来这边摊位买菜的老大娘。

    “这不是慕晚吗?”

    老大娘率先认出来了乔慕晚,和她打着招呼。

    听到有人唤自己,乔慕晚往摊位这边看了看看,一看是之前自己常来这里买鲜蘑的卖菜王大娘,她莞尔:“王大娘!”

    走了过去,她问:“王大娘,您之前不是在e区那边卖菜吗?怎么现在在c区这边了?”

    两个人随意的聊了聊,王大娘对乔慕晚展现慈祥的笑,一张脸上面,满是慈爱的褶皱。

    “你这次是和老公一起回的娘家吗?”

    王大娘不知道乔慕晚已经离婚的事儿,但是知道她和年南辰结婚的事情,她当时还说:“都没有听说你交男朋友,这会儿都结婚了啊?”

    不知道自己该用怎样的一个词语来形容她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老公自然不是,但家丑不可外扬,自己和年南辰离婚的事情,她也不便对王大娘作出什么说明。

    赶巧,厉祁深迈着平稳的步履跟了上来。

    将那几头蒜的拎带塞进乔慕晚的掌心里,厉祁深收回手,随意抄袋。

    “几头蒜还让我拿着,现在的女人都这么骄纵么?”

    他凉凉的说着话,让这话听进去了耳朵里的乔慕晚,细眉轻皱。

    有那么一瞬,她想把蒜丢回给他,然后也学着他对自己说话的态度和语气,说一句:“你自己要买的东西,你自己不拿着,还要让我自己拿着吗?”

    把这一切都看到眼里的王大娘,见了与乔慕晚并身而立的厉祁深,两个人一副登对的郎才女貌的样儿,她笑弯了嘴角。

    “慕晚,这是你老公吗?和你还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乔慕晚因为厉祁深的事情,明显表现出来的不满,因为王大娘的一句,自己的脸上,不自觉的泛起来红晕。

    倒是厉祁深,听到王大娘这么一说,眼底不自觉的闪过似笑非笑的微光。

    “是慕晚啊,你什么时候回来这边的啊?”

    王大娘的儿子王建刚把储存在仓库里的箱子摆放好,一回来这边,就碰到了乔慕晚。

    王建拂手擦了擦额上的汗,对乔慕晚笑着,目光落到厉祁深的身上后,问道。

    这位是你老公吗?”

    王建和乔慕晚是小学同学,很小的时候,他就对性子温婉的乔慕晚,表现出了喜欢,虽然少不经事,那会儿也懵懵懂懂,但是他就是喜欢找她说话,让她给自己辅导作业题。

    后来上了初中,两个人去了不同的学校,就少了联系,直到后来乔慕晚每次大学放假回家时,常来这边买鲜蘑,她才知道这家小摊位,是自己小学同学父母经营商铺。

    王建突然熟络的和乔慕晚说话,让站在她身边的厉祁深,不自觉的就黑了脸。

    几乎是在王建问了自己是不是乔慕晚老公的瞬间,厉祁深就将手从裤袋里抽了出来,然后搭在她的肩膀头儿上。

    “是,我是她的老公!”

    回答的很干脆,可把这话听进了耳朵里的乔慕晚,直觉的听出来了他语调的声音。

    王建和王大娘都不知道年南辰长什么样子,自然是把厉祁深和乔慕晚的老公化为等号。

    “是这样啊,你好啊,我是慕晚的小学同学,我叫王建!”

    对于厉祁深周身上下散发出来的凛然气场和逼人气势,王建虽然莫名的恐惧,但还是临危不乱的伸出手,要和厉祁深招呼一下。

    毕竟,能娶到乔慕晚,在他看来,这个人为人处事的作风要优于他人不说,人格魅力,自然也是高胜一筹。

    厉祁深身高实在是太过高挑的原因,面对比自己挨了小半个头儿的王建,他垂眸看了眼,没有伸手回应他的意思。

    气氛一时间不免有些尴尬,让肩头儿被厉祁深控制在他臂弯中的乔慕晚,难免觉得窘迫。

    她能看的出来,这个男人又在误以为自己和王建有什么。

    咬了咬唇后,她推开厉祁深,面色极度不自然的笑,“王建,你现在怎么样?我听说你要结婚了!”

    乔慕晚有意胡诌,权当她挂羊头卖狗肉好了,对于厉祁深这种性子阴晴不定的男人,她只能用这样的办法儿,消除他的疑虑。

    王建听乔慕晚的话,有些诧异,他现在连女朋友都没有交往,哪里要结婚啊!

    误以为乔慕晚是在问自己半年前交往那个,和自己都订了婚,后来却分手了的女朋友,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儿。

    “别提了,已经和我分手了,我现在没有女朋友,单身汉一个!”

    王大娘不大懂他们年轻人的世界,但听自己的儿子说他现在没有女朋友,是单身汉一个人,忍不住插了嘴。

    “慕晚呐,你有没有什么认识的同学啊,要是有和王建年龄相仿的姑娘,可以给我家王建介绍介绍啊!”

    一听说王大娘要自己给王建介绍女朋友,乔慕晚本能的想要拒绝,但看着王大娘递给自己殷切的眼神儿,她还是略带别扭的应答了下来。

    “那我帮您和王建看看,要是有合适的,我通知您!”

    ——————————————————————————————————————————————

    王大娘对于乔慕晚,就算是没有自个儿子的存在,也喜欢的很,以至于乔慕晚离开的时候,拿了今早上货的野山蘑给她。

    坐在回乔家的路上,乔慕晚算计着今天买的菜,都可以做那些菜。

    “王大娘拿给我的蘑菇,回去可以炖鸡,不过时间似乎不太够!”

    乔慕晚之前呜呜哝哝的说着做什么菜,厉祁深都没有做声,她突然说了王大娘,厉祁深冷不丁的来了声——

    “我还真是小看了你,你这连牵红绳的事儿都能接,干脆去开个婚介所得了,还省了我给你开工资!”

    厉祁深不咸不淡的说着话,明显有情绪参杂在里面,但还听不出来是怎样一种情绪。

    “你生气了?”

    乔慕晚不再弄手里的购物袋,眸光楚楚动人的看向开车的厉祁深。

    刚刚在王大娘摊位那会儿,他的脸色就不是有很好,尤其是王建给自己拿野山菇的时候,一再的和自己推搡,更是让他俊脸黑了个彻底。

    她当时没怎么注意,觉得这样同学之间送些东西很正常,但是她接了蘑菇后,明显发现了厉祁深面容的寡淡,虽然他没有说些什么,但是他就是那样一个就算不说些什么,也能给你足够压力的人。

    没有回答乔慕晚自己到底有没有生气,继续一个说话语气。

    “你要是没有给你那个见鬼的小学同学找到女朋友怎么办?打算自己和他好?然后做个卖菜的老板娘?”

    “你胡诌什么呢?”

    越发的觉得厉祁深的话是在挖苦自己,乔慕晚拧了拧眉。

    沉默了半晌,她忽的倾身,用小手抱住了厉祁深的胳臂。

    “你是不是吃醋了?我和他就是小学同学,他不是我的追求者!”

    王建没有追求过自己,就偶尔找自己问问作业题而已,而且两个人那会儿都是小屁孩,哪里懂那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追不追求你,和我有什么关系?”

    厉祁深真就是觉得这个女人的本事儿,颠覆自己的想象。

    去趟4s店碰到情敌的事情,还没有消化完了,这会儿买个菜,又碰到了一个乱七八糟的男人,他还真就是不敢想象如果自己没有跟她来买菜,这个女人是不是现在就已经和那个小商贩看对了眼儿、好上了,成了个卖菜的老板娘。

    “你还说你没有吃醋,你现在说话的语气,分明就是在吃醋!”

    她去抚摸他骨节完美的手指,厉祁深却冷声冷气的让她拿开。

    “开车呢,拿开!”

    “不拿!”乔慕晚用小手抓紧了厉祁深的骨节,然后俯身,不自觉的吻了吻他的骨节。

    “没事乱来什么情绪啊,我都被你骗到了手,你还乱发脾气!”

    她越发的学会迁就他,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是在爱情中迷失了心智。

    将小脑袋往他的肩膀头儿上面靠了靠,“我刚刚买了牛脊骨肉,明天周末,张婶不在,我给你做牛排!”

    她柔声细语的说着话,让黑脸状态的男人,不自觉的散开了脸上的乌云密布。

    “还有空给我做牛排?不给你的同学介绍女朋友了,还是说,你打算自己和他好,自己省了事儿?”

    听厉祁深依旧在说挖苦自己的话,乔慕晚撅着小嘴巴。

    “你真的舍得让我和王建好吗?”

    “不舍得!”

    “那你还一个劲儿的说风凉话?”

    厉祁深:“……”

    ——————————————————————————————————————————————

    年南辰眼神儿里布满着血丝坐在车里。

    昨天乔慕晚对他口吻不友善的说完话,他在医院这边,一直不知道心里带着某种寄托的思绪留在这里,直到晚上,家里那边来了电话,问他怎么还没有回家,他才木讷的收回思绪,回了家。

    以至于,他从昨天下午一直等到晚上十多点钟,都没有等来乔慕晚从医院中出来。

    不知道自己是着了什么魔怔,年南辰今天刚处理完公司的业务,就来了医院这边,就像是在整装待发一样等乔慕晚。

    明明自己停车的位置,能够足够显眼的看到医院那里的进出口,可是他蹲点儿那么久,也没有看到乔慕晚的存在。

    他想下车去找乔慕晚,又怕乔慕晚不肯理自己。

    在男性尊严与心理悸动间,徘徊不前,他躁动的厉害。

    心绪乱成了一团麻绳,年南辰在车厢里接连吸了五六盒的香烟,让整个车厢里,尽是呛人的味道。

    眸底猩红一片的四下扫了一圈,年南辰在轿车后视镜那里,看到了邵昕然的身影,在往外面走去,他本就不友善的眸子,迸射出来犀利的眸光。

    心口处,有堵塞的感觉泛滥成灾。

    他活这么久以来,在女人之间,很少有措不棘手的时候,现如今,自己这辈子,和自己纠缠最多的三个女人,都在这家医院里,他一时间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亦或者说,如果邵昕然,和乔慕晚、乔茉含碰见了,又会怎样?

    他痴痴的自嘲着,然后不经意的一瞬间,他看到了自己父亲的身影,步伐蹒跚的往医院那里走去。

    虽然年永明低着头,有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但是身为他的儿子,他怎么样,也不可能认不出自己的父亲。

    能猜想的到,自己父亲来这边,是因为邵萍,不免他替自己的母亲有些抱不平,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他骨节突出、泛白……

    拿出手机,他拨了电话给自己的母亲!

    ——————————————————————————————————————————————

    邵昕然不相信年永明给自己的解释,他那个轻描淡写的模样,分明就是有意隐瞒自己某些东西,但是,自己已经得到了他的一个解答,再继续深究下去,倒是显得自己不可理喻。

    一再权衡,她捏着买回来的餐饭的拎带,去了她母亲的病房。

    邵萍回来病房,就让自己的女儿招呼年永明和她们母女二人一起吃饭。

    没有婉拒这对母女,年永明坐了下来,他刚动筷,手机这边来了电话。

    是赵雅兰打给自己的。

    这个时间,她打了电话给自己,年永明直觉性的皱起眉。

    但是自己要是不接赵雅兰这个电话,反倒是有了欲盖弥彰的意味。

    对邵萍说了句“我去接个电话!”,就拿着手机出了病房。

    来到外面,年永明接了电话,刚按下接听键,里面,赵雅兰劈头盖脸的斥责声就传来。

    听着自己妻子绘声绘色的说自己出去偷-腥又怎样,年永明心里不快。

    “你能不能不要整日胡思乱想?我说了,你要是觉得你受不了我,我可以和你离婚!”

    又一次听到年永明说和自己离婚,赵雅兰炸了毛一样的不依不饶。

    听到自己妻子让自己头疼的声音,年永明要挂断电话。

    “年永明,你最好给我放聪明点儿,你现在不马上给我滚回来,我立刻让年氏的全体员工和管理层人员,知道你在外面乱-搞的事儿!”

    赵雅兰不是威胁他,他有这个本事儿,只是她现在的心不在公司的事情上,就没有怎样关注那边的事情。

    听赵雅兰把自己逼得没有办法儿,年永明恼火归恼火,还真就是怕赵雅兰撕破脸,把这些藏匿在阴影下面的事情曝-光开。

    当年,她连找人把邵萍强bao的事情都做得出来,她把自己的事情,捅漏了,也未尝不可能。

    “行了,我知道了,我马上回去!”

    他不耐烦的答应了赵雅兰。

    挂断电话后,年永明僵硬着身体的站在原地那里,久久忘了有反应。

    像是石化了一样站在原地那里好一会儿,半晌,他才收回情绪,然后重新折回到病房那里。

    ——————————————————————————————————————————————

    厉锦江回了家里,整个人不再状态的厉害。

    “回来了?”

    尹慧娴接过厉锦江的外衣挂在衣架上,然后拿了拖鞋给他。

    看着自己丈夫抬手揉着眉心的样子,尹慧娴忍不住碎叨了句——

    “又喝了不少酒,是不是?医生都说了你胃肠不好,你就不能少喝点酒吗?”

    她虽然嘟囔着,但还是转身进了厨房,贤惠的为厉锦江煮着醒酒茶。

    “又麻烦你了!”

    看着尹慧娴在冰箱里拿食材,坐在沙发中喝着水的厉锦江,出声。

    “什么麻烦不麻烦的,你对你自己身体上点心儿,少让我跟着着急,比什么都强!”

    尹慧娴回了话,而后,进了厨房,打开燃气灶。

    今天厉锦江碰到了邵萍的缘故,心绪有些乱,平时他回家的时候,尹慧娴也是给自己煮醒酒茶,照顾自己或者是怎样,但是却从来没有和她说过一句“麻烦你了!”、“谢谢你了!”这类的话。

    透过半毛玻璃瓶,看着在厨房里忙忙碌碌的妻子,厉锦江不自觉的捏了捏。

    情绪稍稍平复了些以后,才出声,“对了,潇扬呢?我买了榴莲给她,还买了车厘子给你!”

    “你还知道潇扬啊?你也不看看你回来这都几点了,潇扬早就睡下了!”

    尹慧娴端了醒酒茶给厉锦江,转身进厨房收拾厨台时,厉锦江让她把车厘子洗了来吃。

    “潇扬都睡下了,等她明天睡醒了,我们三口人一起吃吧!”

    “你去洗吧,明天我再去买回来就是了!我现在想吃点儿车厘子,去洗吧!”

    拗不过突然想要吃车厘子的丈夫,尹慧娴进了厨房,将车厘子放进小箩筐里。

    当她刚准备把小箩筐放在水龙头下来的时候,她在车厘子间,看到了两张收据单。

    自己的丈夫明明只买了一份车厘子,怎么会出现两个账目收据单,不免,尹慧娴有些诧异。

    “老公,你买了两份车厘子吗?”

    她扯脖子问着,目光在两张收据单上面,一再的查看。

    不是营业员开错了单子,这两份车厘子都不是一个重量,很明显是两份,而且开票的时间就是脚前脚后,很明显,这是一起买的。

    喝着醒酒茶的厉锦江有些诧异,就问了尹慧娴到底怎么了。

    一听说,是营业员开出来了两张收据单,他当时一愣,随即又很快的反应了过来。

    “啊,是那个谁,老王,我司机,他要给他妻女也买点车厘子回家,我就一起付了帐!”

    厉锦江故作淡然的解释道。

    没有男人都有着自己的小秘密,厉锦江也是如此,他不想让尹慧娴知道自己和邵萍碰面的事儿,自然是会百般隐瞒。

    听自己丈夫这么说,尹慧娴的疑虑,也就跟着消失不见了。

    “对了,老公,周末家族聚餐的事情,我已经都通知好了,老大、老三、老四那边都会来人,你把周末的应酬什么的都推了吧,你可别在潇扬回国,家族聚餐这个节骨眼儿上,搞出来了什么事儿!”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