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1章 :你也没少给我搞出来乱七八糟的男人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1章 :你也没少给我搞出来乱七八糟的男人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厉祁深对邵昕然随意的应了一下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堪堪的扯动菲薄的嘴角。

    “一直忘了向你介绍,乔慕晚,我爱人!”

    两个人的手指还扣在一起,厉祁深再自然不过的向邵昕然介绍着乔慕晚。

    乔慕晚被厉祁深握紧在掌心中,她似乎通过触觉都能感受到他掌心上面的纹路。

    邵昕然的目光落在两个人交叠的手指处,很明显,厉祁深在给自己一个晴天霹雳的警示。

    看到完美切合在一起的两个人,那般美好,她本就笑得极度僵硬的嘴角,这下,尴尬的没了一丝泛起的痕迹。

    好半晌,她都石化的僵硬着自己的身体,就好像周身上下的血液,不会流淌了一样,让她一再的觉得,自己出现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就是一场滑稽可笑的笑话。

    三个人就那样分立在两边,厉祁深只是语言简短的向邵昕然介绍了乔慕晚,没有想要把邵昕然引见给乔慕晚的意思。

    气氛尴尬的很,谁也没有再说话,周遭的空气,都像是凝聚了一样。

    “麻烦让一下!”

    有其他人过来乘电梯,让思绪不知道飞脱到哪里的邵昕然,有了一丝反应的让开位置。

    很自然的,厉祁深牵着乔慕晚的手,出了电梯。

    “如果没有什么事儿,我们先离开了!”

    磁性声线的男人,语气客套,带着明显疏离的出声。

    “呃……,好我才想起来,我也要下楼帮我母亲买午餐!”

    有丝落荒而逃的意思,邵昕然继续尴尬的赔笑着,然后随口说了句“有时间再聊!”,就脸色极度不自然、迫切的挤进去了电梯。

    ——————————————————————————————————————————————

    电梯门合并上,厉祁深拉着乔慕晚往乔茉含的病房那里走去。

    乔慕晚却突然来了情绪,提着餐盒,站在原地那里,不走了。

    没有拉动乔慕晚的迹象,厉祁深回头看她。

    “你到底和她是什么关系?她都能‘祁深’、‘祁深’这么热乎的叫着你!”

    乔慕晚不是不信任厉祁深,只是真的很介意邵昕然这样唤他。

    不想厉祁深觉得自己小肚鸡肠,但是她又不想就此罢了,忍不住又碎碎念了一句,“那明明是该我这么叫的!”

    自己今早在高速的内里摩擦下,不自觉的唤了厉祁深那一句“祁深!”,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因为kuai-gan的来袭,失了理智和意识,才说了那两个字。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自己唤了他一句以后,就理所当然的认为,“祁深”两个字就应该是她专属的,除了她,还有厉老夫人,其他的女人都不能这么唤,尤其是那些莺莺燕燕的女人们。

    前面的话,厉祁深都听得真真切切,但是她后面的话,因为声音实在是细柔,他听得不是很清楚。

    “你不叫,还不许别人叫了?”

    “我哪有不叫啊?”

    想都没有想,乔慕晚出于本能的反应,直接反驳出声,让目光看向她的厉祁深,眼底闪过一抹意兴阑珊的讪意。

    “现在叫一声!”

    他眸底荡起风情万种,睨看乔慕晚的鹰眸,透着坏坏的涟漪。

    本来乔慕晚因为邵昕然唤他“祁深”这件事儿,自己心里不得劲儿的很,可厉祁深这边非但不懂得站在自己立场上看问题不说,还反过来揶揄自己,不由得,她又气又恼。

    乔慕晚想走,厉祁深拉住了她。

    “走什么?”

    很自然的,他把乔慕晚写在脸上的神情,定义为害羞!

    自己很窘迫,乔慕晚只觉得自己处在一个泥沼一样的境地里,自己不管是碰到怎样的一种状况,都会顺着厉祁深的话往下走,然后不自觉的就陷入到一个自己云里雾里走进的地带。

    她去推他,小手有些使不上来力气,“你放开我吧,茉含还没有吃饭呢!”

    “不急,先叫我一声再说!”

    同样都是“祁深”两个字,被不同的两个女人叫,落在他的耳中,就是两番不同的味道。

    乔慕晚不想叫,自己还不好意思在医院这样的公众场合,和这个男人太过明显的拉拉扯扯。

    没有人经过走廊这里,厉祁深把乔慕晚压在了墙壁上,抓着她乱动的小手,自己向她清秀的倩颜,欺了欺。

    “我觉得,你似乎更喜欢gao-chao的时候这么唤我!”

    被说的脸颊滚烫,乔慕晚不想理他。

    厉祁深离她更近了,不自觉的伸出长舌,舔了乔慕晚的耳垂。

    直感觉酥-麻遍及全身,乔慕晚本能性的闪躲。

    太过了解这个小女人每次闪躲自己的每一个细节,他追逐着,倏然咬住了她圆润的耳垂。

    “嗯……”乔慕晚嘤咛一声,“厉祁深,你别闹了!”

    连一个称呼,这个男人都会这么固执的和自己较真儿,乔慕晚难为情的很。

    “叫错了!”

    厉祁深的舌,往乔慕晚的耳蜗处探去,带着某种撩-拨的意思,他顺着耳道滑ru……

    突然的动作,让乔慕晚一向敏-感的耳部,耳根子处爆红。

    全身上下全部的燠热都往她脖子以上的部位流窜去,乔慕晚双腿都忍不住轻颤。

    幸亏这会儿赶上午休,没有医护人员和患者家属路过,不然她一定会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办法儿见人。

    绕不开厉祁深蛮横的攻势,乔慕晚两个肩头儿不断地轻颤,终于在身体快要软成了一汪水之前,她理智微薄的叫了让厉祁深心悸的两个字。

    “嗯……祁深……”

    被这两个字,蔓延至自己的全部中枢神经,厉祁深忍不住贲张他全身的细胞。

    “再叫一遍!”

    他咬牙命令,眼底的目光,明显变了色。

    “嗯,祁深……”

    尾音带着无限旖旎,让厉祁深按捺不住的撷取乔慕晚的ruan唇,用狷狂的气息,横扫她的每一处。

    唇齿间的呼吸被封住,她被动的承受了几下,就禁不住身体本能需求的去回吻厉祁深。

    乔慕晚手里提着的饭盒,被厉祁深取下丢在一边,拉起她的两个手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乔慕晚软软的小手,圈着厉祁深的肩胛骨,因为舌苔处的阵阵酥-麻席卷,她整个人无力的发紧,只得接住厉祁深的力量,来支撑自己软-绵绵的小身体。

    搅动着彼此的津ye,厉祁深主导的引-诱着乔慕晚,本就抗拒不了这个男人给自己的感觉,她不自觉的去咬厉祁深的唇,动作青涩的shun-xi了几下后,就撬开厉祁深的牙齿,在他的口腔中,自己迷惘的找寻他的she。

    厉祁深有意挑-逗乔慕晚,每当她要找到自己的时候,他就避开她。

    接连重复了好几次这个动作,乔慕晚已然把他的每一处,都用小香丁,芳汁甘甜的扫了一遍。

    被她抓到自己的时候,厉祁深没有再去躲,带着依恋的拉力卷起她,让两个人的she,就像是在嬉戏一样追赶彼此。

    乔慕晚细长的睫毛,落下两排扇子似的剪影,随着有电流划过一样的感觉流窜,她无助的颤抖着睫毛。

    两个人的气息都变得凌乱起来,尤其是乔慕晚,一张脸,脸颊是火烧火燎的绯红。

    她顾不上这里是公众场合,被厉祁深一带,自己已然忘了这一切。

    后知后觉才有了意识,自己竟然就在这样的情况下,和他接吻。

    一直都觉得自己脸皮薄儿,不会做出来那样出格的事情,却不知自己墨守成规的清规戒律,在这个男人这里,都让自己忘了坚守。

    这个男人,还当真是她的劫……

    “我和她什么关系也没有!”

    她?

    厉祁深冷不丁的来了一句,乔慕晚就算是自己的意识再怎样迷离,也知道他说的“她”指的是谁。

    眯成了一道漂亮弧度的杏眼,睫毛纤软的颤了颤,而后,乔慕晚带着呓语一般的吴侬软语,细柔道——

    “我知道!”

    她知道厉祁深和邵昕然之间没有什么,之前有藤雪,还有卢梦妍的出现,那会儿她不知道事情是怎样一会儿,误会了他。

    现在又出来一个扰乱他们两个人感情的女人,她要是误会了厉祁深,不是在给自己找气受,和自己怄气么!

    她虽然会依赖他,会不自知的和他撒娇,也会忍不住胡思乱想,但是,他说他和其他那些没有女人没有关系,她就信他和那些女人没有关系,更不会误会他和那些女人有关系。

    他们之间没有误会,什么人的出现,什么事情的阻碍,都不会成为她误会他和其他女人纠缠不清的理由。

    厉祁深有些诧异的挑眉。

    俊朗的五官,剑眉蹙起的样子落在乔慕晚的眼中,她负气的撅了撅小嘴巴。

    “没事儿给我搞出来这些莺莺燕燕,你是故意的吧?”

    自己和他认识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可自己碰上的竞争者,却不下少数。

    厉祁深没有回答乔慕晚的话,轻笑了下,抬手去揉她的小脑袋。

    半晌,语气轻快的说道:“你也没少给我搞出来乱七八糟的男人!”

    乔慕晚:“……”

    ——————————————————————————————————————————————

    邵昕然进了电梯,整个人心不在焉。

    下了楼,她的心情也没有怎么好,就好像是堵了一团棉花一样,不上不下的卡在她的心口处,让她难受的每一条神经,都乱成麻绳一样的拧紧。

    现在厉祁深当着自己的面儿,都能这么坦然的承认乔慕晚。

    她不是非得赢,但是她觉得自己就算是输,也要输得漂亮,只是她输得根本就是漂不漂亮的问题,而是自己还没有和乔慕晚斗,自己就已经输的一塌涂地了。

    捏紧着手指,她不服输,而且对方还是一个样样不如自己的女人,如果自己连这样的女人,都礼让三分,那她,不需要别人瞧不起自己,她自己都瞧不起她自己。

    好一会儿,她才平复下来了情绪。

    重新舒张开自己的手指,想到还没有吃午餐的母亲,邵昕然去外面买饭。

    走到医院门口那里,她在附近的临时停车坪那里,看到了一辆让自己觉得再熟悉不过的轿车。

    觉得轿车的主人好像是自己认识的某一个故友,她用打量的眼神儿,小心翼翼的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顺着降下一些车窗那里看去,她定睛一瞧,竟然看到了年南辰。

    年南辰骨节泛白的搭在方向盘上面,一双浮动猩红的眸眼处,周遭有青筋,一突一突的往外蹦动着。

    由于距离的原因,邵昕然看不清年南辰的脸部是怎样的神情变化,但是她大致也看得出来,他似乎有情绪,在隐隐的压抑着。

    有些搞不懂年南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很自然的,她不会觉得年南辰是因为自己来了这里。

    去了医院门卫那里问了警卫,在警卫的打量注视下,她有些诧异的得知,年南辰的车,昨天下午就一直出现在这里,到了晚上十点钟才走,然后今天是刚刚开来这里不久。

    听警卫这么说,邵昕然大致能猜测到,年南辰应该是处理好了公司的事情以后,来了这边。

    不过,她实在是好奇,会是怎样的人,能让年南辰这样心不在焉。

    一心想着年南辰的事情,直到她手机里进来了电话,才收回来了思绪。

    是演出主办方那边打来的电话,要她下午去试装,今晚上八点钟,有她在市中心的演出。

    挂断电话,将手机收回到挎包中,她再度定睛看了一眼年南辰那边,出了医院的大门。

    ——————————————————————————————————————————————

    邵萍恹恹不欢的坐在病g上,想到昨晚见到了厉锦江,两个人说了一些体己的话,她的心很乱。

    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她都没有与厉锦江联系,现在重新遇见,没有故人重遇的热泪盈眶,但是想到当年的事情,心情不免有暌违的感觉,漫卷她的感官世界。

    她思绪凌乱之际,病房的门,被人从外面推开。

    邵萍诧异的将目光落在门口那里,在门口那里,她看到了年永明风尘仆仆的沧桑面容。

    “……永明?”

    她被年南辰的车所惊吓,自己不小心跌伤的事情没有告诉年永明,所以对于年永明的出来,她有些错愕。

    “是昕然告诉我!”年永明淡淡的应声。

    和邵萍认识了这么些年,年永明自然是知道邵萍不喜欢给人添麻烦的性格。

    今天他去她家里找她,被告知没有在家,打了电话,是关机状态,他就打了电话给邵昕然。

    不同于邵萍,邵昕然是那种一心都想着自己母亲的人,虽然她不知道自己母亲和年永明之间是不是真爱,但是两个人之间无话不谈,她自然是不介意让年永明来陪自己的母亲做伴。

    “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你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还得我打电话问,才知道你出了车祸!”

    年永明有些责备她的意思,虽然害她住院的人是自己的儿子,但是这也没有什么的,她根本就没有必要隐瞒些什么。

    “呵呵,不碍事儿的!”

    不想让年永明担心,邵萍随意的搭着话。

    两个人随意聊了一会儿,邵萍想去卫生间,腿脚还不是很不方便的原因,她要叫医护人员进来。

    “我扶你过去吧!”

    没有让邵萍去叫医护,年永明把邵萍从g上扶起。

    “我都说了不用你来,你来了也帮不上什么忙!”

    邵萍自己走路能走了,就是弯身小解的时候不便,男女性别有别的缘故,年永明也不能跟着邵萍进女卫生间去。

    “那我去找人!”

    留邵萍一个人在卫生间外面等待,年永明去找医护人员。

    叫了医护人员去卫生间那边,他刚准备尾随医护过去,旁边病房的门被打开,披散着青丝、穿着对开襟一步窄裙的乔慕晚正巧拿着乔茉含吃完饭的餐盒出来。

    许久不见的公媳两个人碰了面,两个人的神情都不免有些怔忡。

    尤其是年永明,他有好长一段时间,每天都在联系乔慕晚,避嫌的缘故,乔慕晚很少接他的电话,只有那么一两次,还是她没有注意是谁打来的电话。

    久而久之,知道乔慕晚不能和年南辰复婚的原因,他也就不再去打扰乔慕晚。

    只是没有想到,时隔多日,两个人竟然在这里,在这种情况下遇见。

    有些诧异乔慕晚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这边,年永明直觉性的关心。

    “慕晚,你怎么在医院这边?生病了?”

    一如既往一样的慈祥,对乔慕晚,年永明不管她现在是不是自己的儿媳,也不管她用什么样的态度对自己这个老头子,他都是长辈慈善的面容对她嘘寒问暖。

    在自己神情不自然的怔忪中反应了过来,乔慕晚颤抖了几下睫毛,答道:“不是我,是茉含,茉含……她出了点儿精神类疾病,住院了!”

    对于年永明,她不想有什么隐瞒,毕竟乔茉含会有今天,她觉得和眼前这个长辈脱不了干系。

    一开始就是他要自己嫁给年南辰,才肯帮助乔氏,换句话说,等同于年南辰和自己妹妹这段感情,是被年永明给终结的。

    一听说乔茉含住院了,年永明蹙眉。

    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里面的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事情的始作俑者就是他,不会有谁清楚比他更清楚,为了挽住乔慕晚和自己儿子这段婚姻,他下了多大的血本儿,不惜连自己的孙儿都赶尽杀绝。

    “茉含那孩子怎么样?”

    他忍不住心里的愧疚之情,问道。

    “不是很好,我这边一直在瞒着爸妈!”

    这几天,她怕乔茉含的情绪再有什么不稳定,一再商榷后,决定要乔茉含在医院这边留院观察几天。

    而她做了这个决定,就意味着她必须瞒着家里那边,但是这种事情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她准备今天下午,就让乔茉含出院。

    听说乔茉含的情况不是很好,年永明的眉,皱的更紧。

    “我在医院这边认识一些专家,回头儿,我和他们联系一下,看看茉含的事儿,能不能帮上忙!”

    乔慕晚并不需要年永明的帮忙,但人家长辈关心着自己的妹妹,她也不好言语太过决绝的拒绝他。

    对年永明礼貌的道了声“谢谢!”,让目不转睛盯着她看的年永明,心里有些感伤。

    虽然乔慕晚对自己依旧礼貌,但是早就已经没有了以往那样和自己的熟稔,相反,他觉得两个人之间开始变得陌生、生疏……

    “年老先生,我还有些事情!”

    她并没有问年永明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这边,如果是之前,她碰到他,一定会关心的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这边,但是现在心境不同了,心态也今时不同往日,不管是不是她在意厉祁深那边的原因,她都不想再和年家车上关系。

    年永明还想和乔慕晚再说些什么,可话却难以说出口。

    嘴角苦涩的笑着,跟着,说了句“嗯,去吧!”

    乔慕晚前脚刚抬步离开,后脚,邵昕然就走了上来。

    “年叔叔,您认识那个女人?”

    邵昕然问的很急,失态的样子,没了之前乖乖女的优雅。

    她刚刚买饭回来,不想自己刚下电梯,竟然碰到了年永明和乔慕晚在一起谈话的画面。

    直觉性的反应,让她脑海中有了一个清晰的认知——年永明和乔慕晚认识,而且看年永明眼底流露出来的神情,两个人不仅仅是认识这么简单的关系。

    对于邵昕然的询问,年永明很随意的答了句,“慕晚吗?她是我商业合作伙伴的女儿,之前见过几次,在这里看到了,就聊了几句!”

    他轻描淡写的应着,显然并不想把乔慕晚曾经是自己的儿媳,是年南辰妻子的事实道出。

    年永明已经给了自己一个解释,邵昕然也不好再深究下去,只是,他的回答,她并不是很满意。

    隐约间,她还是觉得自己刚刚那个冒出来的想法儿,不会是自己随意的臆断。

    ————————————————————————————————————————————

    送了乔茉含回家,看着一并跟来的厉祁深,梁惠珍当即就忙着要做菜,让厉祁深和乔慕晚都在家里吃晚饭。

    乔慕晚本以为厉祁深会以工作忙或者其他的理由搪塞过去,不想他竟然答应了下来。

    “你的工作忙完了吗?”

    乔慕晚坐在副驾驶那里,问着开车的厉祁深。

    刚刚在医院那里给乔茉含送了午饭以后,他接了一个电话后,去了公司。

    下午,她接到了厉祁深打来的电话,当他说开车来医院接自己送自己妹妹回家的时候,想到厉氏的事情很多的缘故,她本能性的拒绝了他的好意,说自己打车回去就好。

    不想,这个男人还是没有支会自己一声的来了医院这边接自己。

    而现在,他更是破天荒的和自己去菜市场买菜,准备今晚的饭菜。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