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0章 :你躲得现在,躲得了今晚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220章 :你躲得现在,躲得了今晚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这样一个在她十四岁就印在了她脑海中的名字,几乎可以说是成了她不可能去抹去的名字,哪怕她狠下心来剜割,都不可能把这个名字,从自己的脑袋中,彻彻底底的挖除掉。

    有些人、有些事儿的存在,注定是难以忘记的,哪怕是入骨的痛,也忘不掉。

    就像现在,乔茉含一想到年南辰,就忍不住想到今天她碰到的场景。

    或许,她和年南辰这段感情,怨不了乔慕晚,也怨不了她自己,就算是没有乔慕晚的存在,就算是自己没有用他的发小借机刺激他,他也会和其他女人纠缠在一起,最后抛下自己。

    只是,她终究是有不甘心,八年的感情付出,结局却这么的可笑,可笑到明知道年南辰是一个渣到骨子里的男人,依旧忍不住去想他,想和他在一起的曾经,想和他冰释前嫌以后的将来。

    “我……”乔茉含的声音艰涩,在出国与不出国之间做着权衡的决定。

    出国,意味着她就此要放下盐城这边的一切,与曾经那些美好的、不堪的记忆说再见。

    她不甘心,不甘心就这样做与年南辰这段感情的失败者。

    捏紧着被子的一角,她一再捏住掌心,抿了抿唇后,她垂下眼帘,做出了让她不知道到底是对还是错的决定。

    “我……不出国!”

    话音低落的时候,她明显得到的不是轻松,是一种连她自己都说不清的复杂感觉。

    虽然她明知道和年南辰之间不再可能,也知道自己的留下,无非就是自取其辱,也无非是哭着看人家笑。

    只是,她因为年南辰,付出了那么多。感情,青春……女人所拥有的一切,最珍贵的一切,她都奉献给了年南辰。

    凭什么她要痛心痛肺的远走他乡,让他继续过逍遥快乐的日子,她不甘心就此罢了,她过得不快乐,自然也希望看到年南辰过得不快乐。

    女人是也是有自尊心的动物,不是她们自私自利或者怎样,而是在不平等的天平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她们自然是学会了保护自己,学会了长出伶牙利齿,做出反抗。

    乔茉含就是这样想的,而且她并不觉得自己出了国,就会忘记国内的一切,与其一个人去国外疗伤,舔舐自己的伤口,留在国内反击年南辰,对她来说,还有生活下去的意思。

    乔茉含会做出这个临时改变的主意,乔慕晚并没有过多的反应,似乎,她会改变主意,早就在自己的意料之中。

    乔慕晚没有给自己的决定做出来一个回答,乔茉含不知道自己选得这条路,到底是对还是不对,毕竟有她自己的主观因素在里面,自然会偏激。

    “……我、这个选择,是不是很傻?”

    乔茉含问着乔慕晚,声音很软-糯。

    她不知道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开始学会在意乔慕晚的看法儿,也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学会了征求她的意见。

    乔茉含问着自己,口吻带着征求的意味,让乔慕晚一时间觉得这个向来跋扈的妹妹,也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碰到问题,还是会想着询问家人的意见。

    乔慕晚摇了摇头儿,然后莞尔,淡淡的笑,如樱花般柔美的落在她清秀的面颊上面。

    她压下窄裙的边沿,坐在了g边,目光浅淡的看向自己面前失了红润的妹妹。

    “没有什么的,选择这种东西本来就很难权衡,至于你说的傻……你有你的傻,我有我的傻,我们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傻!这是你的缺点儿,也是你难能可贵的优点儿。”

    她不是看不出来乔茉含是在说她自己因为年南辰才会这么傻,不过,她并不认为这有什么,虽然坚持了不该坚持的人,坚持了不该坚持的事儿,但至少经历了,就不该有什么后悔可言。

    乔茉含看着乔慕晚,因为看到她实在是澄澈的目光,自己凌乱成了麻绳一样的糟糕心情,得到了舒缓。

    明知道自己留下来,搞不好就是让自己久病成医的伤痕,化脓感染,但是她就是想,哪怕这样的伤疤跟随她一生,对她来说也是一种人生的历练。

    躲避,不是办法儿,追求幸福,是她拥有的权利。

    有些承受不住自己一直以来对乔慕晚的误会,她倏地一把抱住了乔慕晚。

    突然冷不丁的被自己这个妹妹从小到大第一次抱住,乔慕晚有些错愕。

    “姐,我错了,其实你才是真心实意对我好的,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之前不该这么对你的!”

    乔茉含哭了,因为愧疚,她流下来了很真实、很珍贵的泪水……

    ————————————————————————————————————————————————

    乔慕晚从病房里出来,眼眶有些微红,厉祁深见了,皱眉。

    “没出息!”

    他堪堪的扯着唇,睨看了一眼乔慕晚后,收回目光。

    对于厉祁深对自己的这副态度,乔慕晚懒得计较,虽然她和乔茉含这对姐妹,之前的关系不是很好,但是今天两个人说开了,误会的心结儿,也就解开了,自己自然很舒心。

    乔慕晚背着小手,仰着小下巴的站在厉祁深面前,出声:“我饿了!”

    说的有些趾高气扬,语调带着不自知的撒娇。

    她昨晚从厉家出来到现在,除了中间吃了两块迷你蛋糕裹腹,都没有怎么吃饭,这会儿自然是饿得饥肠辘辘。

    “你饿了和我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你没关系?”

    乔慕晚反问一句,要不是昨晚到今天早晨,他都不给她时间,让她没空吃饭,这会儿,她至于饿得身体虚脱无力吗?

    “那你倒是说说,和我有什么关系?”

    厉祁深将手抄袋,一副闲适的样子。

    被他反将一军的话,问的有些不自在,乔慕晚纵然怨他,也不好意思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说是因为他压-榨自己,自己才会饥肠辘辘。

    “你不饿吗?”她问。

    厉祁深不语,眸光带着高深看来她一眼后,不再去看她。

    等不到厉祁深的一句作答,他漫不经心的样子,让乔慕晚撅了撅小嘴巴。

    “那我自己去吃饭!”

    说着,她抬腿就往电梯那里走去。

    只是等她刚下电梯键,走了进去,一道笔挺身姿的身影,落下伟岸的轮廓,尾随着她,进了电梯。

    乔慕晚直觉性的回头看去,看到了一脸无害的厉祁深,单手撑在电梯壁扶手上,颀长的身躯倚靠着电梯壁。

    她看他时,电梯门合上,只有他们两个人存在的空间,气氛有些微妙。

    “不是说不来吗?”

    看着五官凌厉,每一处都刀裁般完美的脸部轮廓的男人,乔慕晚问,语气不是很和善。

    “我有说不来?”

    刚刚他确实没有说来与不来,但是看他刚刚给自己的表情,分明就是不想来。

    白了一眼专门挑自己说话漏洞的男人,乔慕晚背对着拉开与他之间的距离,刻意不去理他。

    电梯中,没有其他人,看对自己爱搭不理的乔慕晚,厉祁深目光沉了沉,伸手去抓她的手腕。

    “你干嘛?”

    乔慕晚闪躲着,把厉祁深当瘟疫一样看待。

    没有抓到乔慕晚的手腕,厉祁深难免脸黑了下来,随着乔慕晚往一旁移开自己的身体,他的脸,更是拉的老长。

    八楼高的楼层,电梯很快就到了一层那里。

    乔慕晚先走了出去,本以为厉祁深会跟自己出来,可等她出了住院部,也没有看到身后有那抹挺拔身躯的尾随。

    她忸怩的三步一回头儿,也没有看到厉祁深,心里莫名的有些小失落。

    又往外面走了一段路,依旧没有看到厉祁深,她小情绪的不再去理那个男人。

    ———————————————————————————————————————————————

    找了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只有她一个吃饭,难免形单影只,乔慕晚随意的点了一份套餐。

    她点完餐,刚准备付钱,一只骨节分明的手指将几张百元的红色钞票,洋洋洒洒搁置在收银台上。

    “要一份和她一样的套餐,另外,加一份雪蛤西兰花、冬瓜鸭肉,还有一杯热牛奶!”

    乔慕晚寻着骨节劲瘦的手看去,正好看到厉祁深垂眸翻着皮夹。

    “好的,先生!”

    对于这种出手阔气,一看就是富家出身的公子哥,收银员甜美的笑着。

    看到合上皮夹的厉祁深,乔慕晚有些不满的皱眉,“你跟来干嘛?”

    问他的话,明显是在责备他的意思。

    厉祁深默不作声,给了乔慕晚一个眼神儿。

    收到厉祁深的眼神儿,完全是在质问自己“这里有写着只有你乔慕晚能来,我厉祁深不能来的牌子?”

    乔慕晚细眉皱的更加紧实,她忍不住问,“你又点那些东西做什么?套餐里面已经有好几样小菜了!”

    明显是在怨厉祁深不知道节俭,点了那么多东西,如果吃不了,不是浪费嘛。

    “不做什么,给你吃!”

    难得厉祁深这次开了口,可他的话,却让乔慕晚不解的将细眉打成结。

    “什么意思,为什么是给我吃的?我不喜欢吃这些东西的!”

    不屑的看了一眼和自己据理力争的乔慕晚,厉祁深凉凉的将目光看向别处。

    “你昨晚太累了,给你补补!”

    乔慕晚:“……”

    说完,厉祁深迈开平稳的步履,找了窗边的一个位置,向那里走去。

    ——————————————————————————————————————————————

    “爸,您什么时候回来啊?我这都回国两天了,才看到您一眼!”

    厉潇扬躺在g上,拿着手机捏着耳边,对着电话那端的厉锦江,口吻撒娇的说着话。

    听着自己女儿软-绵绵的声音,厉锦江在另一端,笑了笑。

    “爸这不是忙吗?过一会儿就回去了!”

    电话里,明显有应酬时的声音,很是杂乱的传来。

    厉潇扬不是那种不懂事儿的女孩子,虽然心里不快,但还是作罢。

    “嗯,那好吧!爸,您身体不好,少喝点儿酒,还有,一定要司机亲自开车送你回来,晚上车流量大,您别自己开车回来!”

    听着自己女儿对自己关心的话,厉锦江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好!”

    “爸一会儿回去给你买榴莲!”

    想到自己的女儿打小就喜欢吃榴莲,厉锦江又补充道。

    “爸,我就知道您对我最好了!我爱您,也爱妈!”

    厉潇扬兴奋的说着话,“那我不打扰您应酬了,我先挂电话了!您早点回来,我等您回来再睡觉!”

    挂断了电话,另一端不再有自己女儿的声音,厉锦江本能的轻皱了一下眉。

    看了看时间,他继续交际。

    应酬完,已经晚上十一点多了,厉锦江下了楼,有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候。

    “厉董,要回家吗?”

    “嗯,不过先去找一家水果店,我买点水果以后再回去!”

    厉锦江坐在车厢后座那里,闭目休憩,抬手揉着太阳xue。

    ——————————————————————————————————————————————

    司机找了一家还在营业的水果摊,本来司机要下车替厉锦江去买水果,厉锦江婉拒了他。

    “没事儿,我自己去吧,顺便醒醒酒,你在车上等我就行!”

    司机没有和厉锦江推脱,将车停在不碍事儿的路边以后,在车上等厉锦江。

    夜晚,还是有一丝凉凉的风丝吹拂而过,厉锦江一下车,就迎上一阵习习晚风,酒,也跟着醒了一些。

    走到水果摊那里,他让卖货员挑了榴莲给自己,看到不远处那里买的车厘子,想到家里的尹慧娴平时喜欢吃,他又往卖车厘子的摊位走去。

    他刚准备问价格,耳边,传来一道女音。

    “这车厘子怎么卖的啊?”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今晚应酬的时候喝的酒太多的原因,厉锦江一时间竟然觉得自己耳边传来的这道声音,熟悉的很。

    出于本能的直觉反应,他回头,看到邵萍的时候,整个人的酒,醒了一大半。

    他神情有着怔忡,也有些古怪的看着邵萍,摇了摇头儿,他再定睛一看,真的是邵萍。

    厉锦江往自己这边看,邵萍直觉性的迎上,看到眼前出现的男人,她的心脏,不由得“咯噔!”一颤。

    邵萍没有想到,这个时间,就因为自己的女儿平时喜欢吃车厘子,她想让自己的女儿来医院这边的时候能吃到车厘子,就趁着自己女儿离开以后,出来买了车厘子的机缘巧合下,自己竟然阴差阳错的碰到了厉锦江。

    ——————————————————————————————————————————————

    乔慕晚后知后觉才知道,厉祁深点的那些东西,对女人都有滋阴的作用,说白了,就是那种事情以后,吃这些,对女人有好处。

    因为知道了这些厉祁深点得东西是为了给自己大补,乔慕晚动着筷,却至始至终都没有吃那几样东西。

    他吃的很少,明明不是拿餐刀餐叉在吃饭,却让人看了后,有了一种他在吃西餐时的错觉。

    “怎么不吃?”厉祁深动作优雅的放下筷子,看着餐桌上面,至始至终都没有被碰过的盘盘碟碟,问道。

    “……我、不是很喜欢吃这些!”

    觉得这些菜,虽然色泽都很不错,但是就是莫名的觉得怪异,总觉得厉祁深是因为戏谑自己,才点了这些东西。

    厉祁深盯了一眼只顾着维系自己那份套餐的乔慕晚,拿起筷子,夹了鸭肉给她。

    “多多少少吃一些,那种事情消耗体力!”

    乔慕晚:“……”

    “当然,你也可以为今晚做储蓄的力量准备!”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在这样的公众场合,瞬间就不自觉的红了脸。

    有那样脑抽的一瞬,她很想质问他,“你不是说今晚可以罢工吗?”,但碍于这里是公众场合,她自己脸皮也薄的原因,这句话,她终究没有说出口。

    乔慕晚脸颊红得几乎要滴出血的样子落在厉祁深的眼底,他看她看自己时,那种细眉都皱在一起的神态,嘴角带着揶揄的深意,笑了笑。

    “不用这么诧异的看着我,我临时决定的,要你今晚加班!”

    乔慕晚:“……”

    ————————————————————————————————————————————

    懒得理会厉祁深那种永远有给自己逼到恨不得扒开一道地缝钻进去的男人,乔慕晚拿着给乔茉含从餐馆里打包回来的午餐,折回医院那里。

    在电梯里,厉祁深伸手拉住了乔慕晚,乔慕晚想躲,厉祁深直接就把她按在电梯壁上。

    “躲,你接着躲,你躲得了现在,躲得了今晚吗?”

    厉祁深影射出来今晚势必要发生的一个事实,乔慕晚好不容易退下去的滚滚火热,又一次爬上脸颊。

    “谁躲了?”

    她梗着脖子出声,对于厉祁深,她倒不是生气或者是怎样,反正那项消耗卡路里的运动,她早就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是,她对于他太过直白的话,还是有点儿不适应。

    厉祁深深邃的目光,专注、有神的落在她的脸上,看她悻悻地样子,俊脸往她那里,倏地一倾。

    乔慕晚有些措手不及,她直觉性的皱眉,缩着小脖子。

    “还躲?”

    厉祁深磁性声线的声音,在她的耳边传来,有蛊惑她身心的男性气息,太过强烈的缠绕在她的鼻息间。

    乔慕晚想反嘴说自己没躲,但自己的话,与事实相悖,不免有些站不住脚,索性,她没有出声。

    挺了挺自己小脖子,乔慕晚蓦地将自己的唇,落在了厉祁深的脸颊上。

    软-软的触觉让厉祁深一怔,不由得看向乔慕晚的眼神儿有一丝古怪。

    乔慕晚红着脸,抽离自己的时候,窘迫的不想去看厉祁深看自己的眼神儿。

    被刚刚蜻蜓点水的一吻,弄得自己心里直痒痒,厉祁深忍不住想到今早乔慕晚唤自己的那一声“祁深!”。

    他倏地抓住乔慕晚的手腕,强势逼到,“再亲一下!”

    再显而易见不过的强迫,让乔慕晚忸怩的不想顺从。

    “不要!”

    这个男人就是一头狼,吃到一点儿甜头儿,就想着继续为非作歹。

    两个人根本就不像是成年人,反而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嬉闹着。

    电梯到了八楼,电梯门被打开的时候,厉祁深伟岸颀长的身体,都把乔慕晚一抹娇小的身躯,从上到下,笼罩个彻底。

    忘了这里是电梯里的缘故,乔慕晚察觉到电梯外面有人,不由得羞得不行的去推厉祁深。

    “好了,别闹了!”

    她两个小手,刚将厉祁深的身躯拨开,看到站在电梯外面的人时,诧异、蔓延她的眼底……

    ——————————————————————————————————————————————

    站在电梯外面的邵昕然,看到从那一抹挺括的身躯中钻出来的小身影是乔慕晚时,自己的心尖儿处忍不住一个轻颤。

    有那样一瞬,她无比的希望,将乔慕晚身体压在电梯壁上面的男人不是厉祁深,这样,乔慕晚是个生活不检点儿的dang妇的名儿,就坐实了下来。

    不过,这只是她的臆想罢了!

    厉祁深察觉到乔慕晚有些木然,随着她看向外面。

    看到邵昕然,他并没有什么情绪,或者是和往常不同的神情挂在脸上。

    毕竟,昨晚,他就已经碰到了邵昕然。

    看到厉祁深倨傲的五官,每一处都给自己心悸的感觉,她僵硬着嘴角,尴尬的打着招呼。

    “……祁、深!”

    邵昕然尽力的让自己保持自然,在乔慕晚面前,她不允许自己再一次败给她,就算是她可以输,但是她也要求自己,一定要自己输得漂亮。

    看着邵昕然着实惊艳的五官面容,听着她那一句自己无论多么别扭都不肯叫出口的“祁深!”,让邵昕然叫的那么自然,乔慕晚不禁,心里有种酸溜溜的感觉。

    她本就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大度的女人,甚至可以用小心眼儿来形容。

    这会儿,自己喜欢的男人的名字,在另一个女人的嘴巴中,被唤的这般轻车熟路,她很是不开心。

    站在乔慕晚身边的厉祁深,虽然没有正面去看她,但是眼角的余光,已然将她的每一个神情变化,都一丝一毫不差的纳入眼底。

    他将自己垂落的掌心张开,包裹处乔慕晚紧合的手指,然后从她的五指间穿cha,与的手指,完美的扣在了一起。

    突然的动作,让乔慕晚忍不住抬头看了眼厉祁深,看他如常的神色,心里酸涩的感觉,被一阵暖融融的暖流所取代。

    他对邵昕然随意的应了一下声,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堪堪的扯动菲薄的嘴角。

    “一直忘了向你介绍,这是乔慕晚,我爱人!”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