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我更想吃你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92章:我更想吃你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找不到厉祁深话语中的一个缺口去反驳他的话,乔慕晚窘迫的咬紧唇瓣。

    “我……先去看我父亲,如果回来赶趟的话,我再去你那边!”

    不得已,她只得妥协。

    原本看向乔慕晚咄咄逼人的目光,渐渐地软了下来,厉祁深目光不自觉的放出柔和的光线。

    “我送你们母女三人过去!”

    说着,厉祁深从沙发中站起倨傲的身躯,迈开平稳的步履,拉着乔慕晚就往外面走去。

    ————————————————————————————————————————

    乔茉含和梁惠珍坐在厉祁深轿车的后座那里,乔慕晚则是坐在与厉祁深并立的副驾驶舱那里。

    后座那里,梁惠珍目光透过后视镜打量着目不转睛开车的厉祁深。

    看着深邃容颜的男人,五官凌厉,每一处都像是刀裁般俊朗,尤其是一双湛黑的眸,鹰隼般锋锐,好像探测仪一般可以洞悉你的全部心理活动,她笑了笑。

    明明乔慕晚和乔茉含都是自己的孩子,可是今后的人生却大相径庭。

    很多时候,她也觉得上天是公平的,乔慕晚小时候没有父母的呵护和陪伴,长大了却有这样一个优秀的男人作陪在她的身边,时时刻刻在乎她,呵护她。

    再看看自己的另一个女儿,打小就拥有最好的一切,经过这一遭之后,明显不再有往日的高傲。

    暗自叹了叹气,梁惠珍拂手包裹住乔茉含的手。

    若有所思想着自己的事情,自己手上忽然一暖,乔茉含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落在自己母亲的脸上。

    没有吱声,母女二人手手相握,用眼神儿间交流了一下。

    “乔伯母,我看您还没有吃晚餐,我先带你们母女三人去吃晚餐,回头儿我们再去见乔伯父,您看怎样?” 

    开着车,厉祁深自顾自的出声。

    闻声,在场的母女三人都怔了怔,尤其是始料未及的乔慕晚,用一种近乎是错愕的神情看向厉祁深。

    他为了让自己今晚去他那边,明明是分秒必争,这会儿怎么还主动开口带自己母亲,自己和自己的妹妹去吃饭,她一时间不解。

    “不用了!”

    怔忪了下神情,梁惠珍笑着回复厉祁深。

    “我和茉含下午那会儿简单吃了些,倒是慕晚还没有吃。祁深,等下你把我和茉含留医院那里就行,你带慕晚去吃晚饭吧!” 

    梁惠珍的话,让乔慕晚透过后视镜看了眼自己的母亲,在看到她给自己瞟了一个眼神儿,她难为情的红了脸。

    “……我不饿!” 

    乔慕晚刚出声,正好收到厉祁深丢过来一计目光深意不明的眼神儿。

    似嫌弃,似不屑,又好似在质问自己,狡辩什么,该来的,你躲得了吗?

    脸色窘迫的更加厉害,要不是夜幕渐黑,她一张小脸,有一大半陷入到光圈不明的黑色剪影中,自己羞赧的样子,一定一丝不差的被车里的几个人看得一清二楚。

    ————————————————————————————————————————

    轿车驶到医院那里,母女三人一起上了楼,厉祁深临时接到一个电话,去洗手间那边接电话。

    入了房间,乔正天正在看公司的文件。

    一看自己的丈夫现在身子骨还没养好,就在工作,梁惠珍抢过他手里的文件,丢在一旁的g头柜上。

    “你这病还没好就看文件,能吃得消吗?”

    不悦的白了一眼自己的丈夫,梁惠珍递给乔慕晚一个小箩筐,让她去洗点儿带来的水果。

    “有什么吃不消的啊?这点儿小病都算不了什么,都是你们不让我出院!哎,我这一天天在医院里圈着,要是再不给我找点事情做,我这整个人都要憋发霉了!”

    乔正天说着话,语调中带着些许的埋怨。

    “那你也不能这么要强啊,祁深那边不是帮你处理了公司的事情,你还这么拼命做什么?”

    搞不懂自家的老头子一把年纪还亲力亲为,梁惠珍皱了皱眉。

    “怎么能不要强啊,祁深帮我处理公司的事情,那是看在慕晚的面子上,这要是哪天两个人分手,我这不还是得自己料理公司的事情!”

    乔慕晚不在这里,乔正天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虽然现在厉祁深在帮自己料理公司那边的事情,但是终究是看在自己女儿的面子上。

    之前年家那边也是看在乔慕晚是年家的儿媳才帮助乔氏的,但是两家之间一旦没有了一纸婚书作为姻亲,年南辰不还是一样的撤资,说让乔氏在旦夕间停产倒闭,就在旦夕间让乔氏停产倒闭。

    最复杂的莫过于豪门间的是非恩怨,说撕破脸,那只是一念之间的事情。

    作为盐城数一数二的名门大户,厉家那边的关系更是要比年家复杂不知道多少倍。

    虽然现在厉祁深对自己的女儿保留有好感,但是这新鲜劲儿一过,又怎么可能会管乔氏的死活呢?

    再怎样,乔正天也不太相信厉家会迎娶一个有过离婚史的女人过门,尽管两个人现在的关系好的让自己能看到两个人的未来,但是很多事情,他必须要放长远目标,做到未雨绸缪。

    所以,自己现在亲力亲为的处理公司的事情,不过是不想有一天真发生厉祁深不要乔慕晚的事情,自己也不至于败得一塌涂地。

    闻言,梁惠珍只觉得自己的丈夫是在杞人忧天。

    “我看呐,你就是年纪大了,开始杞人忧天了,我们母女三个人今天过来这边,就是祁深送我来的,人家中途还问我要不要先去吃晚饭!你看看人家祁深想得这么周到,对我们家慕晚这么好,怎么可能和她分手?再者说了,你以为这哪个男人都和年家那位一样啊!”

    想得年南辰,梁惠珍就不屑的撇了撇嘴角。

    本来,她对年南辰还算有好感,但是经过这样一系列事情之后,她对年南辰没有了任何好感,好感度直线降低。

    突然提及到年南辰,病房里的气氛一下子就莫名的僵硬了。

    看着自己口无遮拦的妻子,乔正天蹙了蹙眉。

    毕竟自己的小女儿孩子这里,这样堂而皇之的提及到年南辰,就是在往自己女儿好不容易好了的心口上面,撒了一把盐。

    意识到自己可能说错了些什么,看到自己站在一旁的小女儿埋低着小脑袋,梁惠珍才反应过来,自己竟然在不知不觉间提了一个最不应该提及的人。

    “茉含,那个,妈不是……”

    “没关系!”

    乔茉含口吻很淡的阻断了自己母亲想要和自己解释的话。

    虽然她自认为自己已经做足了忘记年南辰的准备,但是听到这么名字的时候,还是不自觉的心里起疙瘩。

    脸上努力扬着笑,乔茉含尽力让自己保持冷静。

    看自己孩子在强颜欢笑,梁惠珍心里不好受的厉害。

    但也不好说出来些什么,她只好把乔茉含拉到乔正天的身边,把乔茉含要出国的事儿,作为岔开话题的理由。

    ————————————————————————————————————————

    乔慕晚拿着洗好的红提,刚走出洗手间,碰到了打完电话的厉祁深。

    “你怎么在这里?”

    本以为乔慕晚在病房那边,看到从洗手间出来的她,厉祁深问道。

    “这个!”

    乔慕晚举起手里的小箩筐,乌眸澄澈又干净看向他。

    “我妈买的红提,让我来这边洗了!”

    说着,她往嘴巴里丢了一颗红提。

    “嗯,很好吃,你要不要吃一个!”

    乔慕晚举高手,将一颗红提送到厉祁深的嘴边。

    看了眼柔白的手指间,拿着一个果肉鲜红的红提,厉祁深挑了下眉。

    “相比较吃红提,我更想吃你!”

    状似闲适的单手cha兜,厉祁深一双深不见底的眸,用一种淬染上墨汁一般的幽黑,盯在乔慕晚的小脸上。

    小嘴巴里原本咀嚼红提的动作一滞,乔慕晚红唇微启的看着厉祁深。

    收到他眉眼中似笑非笑的深意后,她直感觉自己有一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爱吃不吃!”

    将手中拿着的红提送入自己的嘴巴里,上一个红提没咽下去,接着又喂入一个红提。

    懒得去理恨不得化身为狼把自己吃得连骨头渣都不剩下的男人,乔慕晚红着脸,一边咀嚼红提,一边往病房那边走去。

    看不买自己账的小女人,越过自己往病房那边走去,厉祁深俊眉上挑。

    没有做声,他跟上乔慕晚,随着她伸手去开门,颀长的身躯也一并闪进了病房。

    正在谈话的乔家三口人,看到门口那里厉祁深和乔慕晚默契的出现在一起,怔愣了一下后,纷纷都笑了笑。

    “祁深也来了啊!”

    瞧见厉祁深,乔正天唤着他。

    上次自己在病房里和他聊了很多,发现这个一向被认为很难接触的厉家大少爷,厉氏的首席总裁,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难接触,虽然寡言少语,但是对自己还算不错,而且听自己妻子的话,对他的家人都是实打实的好。

    “乔伯父!”

    厉祁深口吻还是有些生硬,但较之前,改善了很多。

    之前厉祁深一直在唤乔正天为“乔老先生!”,他自己叫的别扭,乔正天听得也别扭,就听从乔正天的意思,唤他“伯父!”

    ————————————————————————————————————————

    乔正天的一家人都在医院这边,随意的扯着家常,为了让两个女儿关系改善,他刻意用两个手,分别握住两个女儿的手后,又把她们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了一起。

    心想着自己也要出国,乔茉含也不想父母担心,就对乔慕晚,口吻生硬的说了句“对不起!”

    虽然一句“对不起”对于她带给乔慕晚的伤害带不去任何的弥补,但是乔慕晚并没有在意,相反,觉得这一句来之不易的对不起,让她很欣慰。

    姐妹二人冰释前嫌的抱着一起,乔正天和梁惠珍都有感动的泪光,隐隐约约在眼眶中闪烁。

    最好不过的就是自己的家人能过得开开心心,没有任何隔阂。

    厉祁深捏着手机再回到病房,正巧看到乔慕晚和乔茉含抱在一起的场景。

    看到厉祁深回来,乔慕晚有些羞赧的放开自己的妹妹。

    她很少有情感流露的时候,自己这样因为亲情流露出来了动容,让乔慕晚有些尴尬,就好像自己是一个特别感性的人,不会掩盖自己的情绪。

    厉祁深今天一再接了好几个电话,考虑到厉祁深可能有事儿,梁惠珍没有让他在医院这边多花费时间逗留。

    厉祁深也没有推让,礼貌又谦逊的说了句“我送你们回去!”

    “不用不用,我和茉含在这里再陪陪我家老头子!你把慕晚送回她朋友那边就好!”

    听得出自己母亲有意要自己和厉祁深多一些独处的时间,乔慕晚当即就绯红了双颊。

    “……我再陪爸一会儿!”

    想到自己要去厉祁深那边,她有些忸怩,虽然本能的反应让她不拒绝,但是想到今天自己被他撩-拨的险些沦陷,自己的小心思就是不想让他一再得逞。

    “你又不是茉含要出国了,你想来陪你爸,什么时候都可以,去,回去吧,你明天不是还得上班!”

    梁惠珍虎着脸,白了眼无动于衷的女儿。

    听自己母亲一再说辞,乔慕晚蹙了蹙细眉后,只得默认的点了点头儿。

    ————————————————————————————————————————

    坐在厉祁深的轿车上,面色有些沉的男人,不咸不淡的扯开薄唇。

    “不是要留下,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主意了?”

    对于这个小女人险些不讲信用的行为,厉祁深不满的厉害。

    听得出厉祁深的话,带着尖酸的意味,乔慕晚随口道:“你是想我现在下车?”

    “谁要你下车了?”

    乔慕晚:“……”

    “真搞不懂那些追你的男生是不是眼瞎,能喜欢你这样变脸比翻书都快的女人!”

    厉祁深咬牙出声,俊脸隐约间,有黑线突突的往外冒。

    听厉祁深的话,乔慕晚想要反驳出声。

    可反应他话中的意思后,忍不住笑出了声。

    他说追自己的男生眼睛都瞎,她不知道这里面算不算包括他!

    “笑什么?”

    现在都已经快晚上十点钟了,自己因为这个别扭的女人忍了这么久,她居然还能笑出声来,厉祁深问她的话,声音越发的不悦。

    “没什么!”

    乔慕晚莞尔,没有将这个男人口不择言下连自己也骂的事情说给他听!

    斜睨了一眼到现在还笑意点点的女人,厉祁深薄唇,涔薄的抿紧。

    “让你笑,一会儿在g上,有你哭的!”

    乔慕晚:“……”

    ————————————————————————————————————————————

    轿车平稳的行驶在公路上,厉祁深目不转睛的盯着前方的路况,心里不自觉的想到一会儿要怎样收拾这个欠收拾的女人。

    “我到现在还没有吃饭!”

    自己去了乔家那边,后来又去医院,到现在,自己也没有吃饭。

    想到一会儿还要做那种消耗体力的事情,她莫名的心慌意乱。

    厉祁深深邃的眸子,往乔慕晚这边看了看。

    “我也没吃!”

    “那我们先去吃饭吧!”

    “不去!”

    厉祁深斩钉截铁的拒绝了乔慕晚,然后自己目光聚焦的落在前方的路况上面。

    “反正一会儿有你让我吃,我又饿不到!”

    自己和厉祁深之间,永远都是嘴笨的那一个,和他,自己不管说些什么,永远都占不到上风。

    索性,乔慕晚也不再做声,别别扭扭的将小脑袋歪在一侧,然后气鼓鼓着小脸,一副用冷战的姿态和厉祁深抗议他不带自己去吃饭。

    “和我说话!”

    “什么?”

    车厢里气氛有些闷,厉祁深扯开唇,要乔慕晚和自己聊天。

    “你和我回家,预备怎么和我父母相处?”

    厉祁深冷不丁抛出来这样一个问题,乔慕晚皱了皱细秀的小眉头儿。

    “我还没有想好!”

    她诚实的回答道,要自己该怎样和厉家两位长辈解释自己曾经有过婚姻的事情,她一直都不觉得怎么说都不妥当,而且厉老夫人很早之前就认识自己,那会儿自己还没有和年南辰离婚,而且那会儿,自己四两拔千斤的说自己没有结婚,没有男朋友。

    她一开始真的没有想过自己会和厉祁深发展到这步,以至于根本就没有考虑过后面的事情。

    现在想来,自己应该做好事先打算的。

    “你整天在想些什么?”

    之前厉祁深不去在意交往女朋友的事情也就那么回事儿了,但是自己碰到这个女人以后,不得不想以后的事情了。

    而且自己按照自己母亲的话来说,自己也老大不小的了,他都已经三十四岁了,早就应该成家立业了。

    厉祁深出口的口吻有些强势,颇有一番老师训斥没有认真完成作业的学生的意思。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

    将澄澈如水的目光从窗外那边收回,在昏暗不明的光线下,乔慕晚看向厉祁深。

    “你帮我想想,我该怎么说!”

    “不帮!”

    厉祁深严词拒绝乔慕晚。

    对他,乔慕晚不上心的态度,让他一丁点儿也不想帮他。

    “自己惹得事儿,自己处理!”

    厉祁深对自己这样子的态度,让乔慕晚不想去理他。

    发展到今天这样的地步,又不是她一个人的错误,他不肯帮自己,就是要让自己出丑。

    出于这样的心理,乔慕晚将头又望向窗外,大有一副,我宁可看外面的霓虹灯,也不看你厉祁深的意思。

    车厢里的气氛,又一次陷入一种尴尬的情况,厉祁深剑眉不自觉的蹙起。

    “说话!”

    “不说,没力气了!”

    自己没有吃饭,根本就没有力气了,她才不要和这个惯会让自己出丑的男人说话。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