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要不要帮我?(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74章 :要不要帮我?(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细碎的吟-哦溢出,乔慕晚不自觉的去咬厉祁深的肩胛骨。

    突然被咬住,肩胛处一痛,厉祁深火热的理智,被倏地一蛰。

    他抬手去捏乔慕晚紧合牙齿的双腮,将自己的皮肉,从她的齿间解救出来。

    “下面的嘴不饶人,上面的嘴,也要要了我的命吗?”

    黯哑的声音,性-感的磁性,随着他的臻狂,如同一场拒绝不了的情-潮,疯狂到极致。

    眸色渐沉,难以掩盖的火焰,野火燎原般的架势,迅速横扫一切。

    厉祁深给自己的危险信号,让乔慕晚心脏如同擂鼓大作。

    两个小手,无力的像是随时都会软化掉的棉花一样抵在男人的心口处。

    “……我累了!”

    乔慕晚气吐幽兰,细微的喘息,薄雾般迷人的溢出艳丽的红唇。

    香汗顺着她的额角滑落,打湿她滑润的发丝。

    乌黑的青丝缠在她白净的面颊,嫣红的唇瓣上,让本就媚气横生的小女人,像是活生生的一朵毒-罂-粟,让人欲罢不能,疯狂的沉溺在不见底的深渊。

    黑的发亮的眸,像是危险的豹子,盯着乔慕晚檀香小口,往外面吞吐细匀的呼吸,眼仁都狂执的瑟缩到了一起。

    “可是小乖,我还没有好!”

    艰涩的蠕-动性-感的喉结,厉祁深仰高的下颌处,有汗珠延展而下,然后滴在乔慕晚的肌肤上,顺着沟壑,往下滚落,落进暗处……

    听着厉祁深的话,乔慕晚的目光不由自主的寻去。

    看到依旧剑拔弩张的物什,她生生咽了口唾液。

    “要帮我么?”

    厉祁深在乔慕晚的耳边诱-骗着,又低又沉的声音,和大提琴似的,拨弄出律动音符的弦音。

    乔慕晚想要拒绝,可言而无信的男人,根本就不想听到她给自己的回答。

    不管她帮,或者不帮,他都会强迫她帮自己的。

    问她一句,不过是想试探她。

    不等乔慕晚出声,厉祁深有力的手臂,直接托起她覆上一层薄薄汗丝的雪背。

    越发难以控制的嘤咛声溢出,乔慕晚揪紧身下的chuang单,将她小脸上面的无措,绽放到了让男人越陷越深的境地。

    “真是要命,看你一眼,都让我ying的难受!”

    顾不上去考虑乔慕晚的感受,厉祁深盯着她绯红的面颊,眼中的暗色,如黑夜一般,越来越浓重。

    撑起放在乔慕晚头侧的两个手,在乔慕晚误以为他要离开时,他又一次把她爱得紧密。

    没有准备好就迎上,乔慕晚本能的把厉祁深抱得更紧。

    绯色的一幕幕,流溢出不可控的攀高温度,让云里雾里状态下的乔慕晚,一度已经自己死掉了。

    突然从天堂落在地狱,再重新回到天堂的感觉,让她觉得自己就好像是一个皮球一样,一直在一种悬空的状态,索然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方向。

    没完没了的jiao-huan,连带着从纱窗中吹拂进来的晚风,都变得格外温柔……

    ————————————————————————————————————————

    年南辰心烦意乱,将车开到了江边。

    和乔慕晚离婚已经过去了八个小时,这个八个小时,对他来说,是从未有过的煎熬。

    本来,在这段婚姻中,自认为最放的开的那个人是他,可是当真的离了婚以后,放不开的那个人居然是他自己。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在意,开始变得在乎,甚至在不知不觉间,任由那个名字,刻进自己的生命中。

    没有穿外衣,年南辰只着了暗蓝色条纹的衬衫,站在有习习晚风吹过的江边,任由墨一样的夜色,将他的发丝吹乱,将他整个人与夜色融为一体。

    心不在焉的点燃烟,猩红的火光,在他的指间燃烧。

    年南辰抬手抓了抓头发,想要尽力将盘踞在胸口处至今都没有散开的郁结消散开,但结果不太尽如人意。

    捻灭手里的烟蒂,他赤红一双在夜色中变得血冷的眸,眺望远方的一切。

    有不甘,有懊恼,有悔恨,有各种灰暗的词汇,不断的在他的脑海中,反复出现。

    捏紧手抓住江边的护栏,他突出的骨节,都泛着白。

    “乔慕晚!”

    颤抖声线,他不自觉的出声低喃这三个字。

    一直以来,他对她的称呼,一向都不尊重,不在乎,时不时还带着贬低,污辱……

    现在念来她的名字,竟然让他觉得好听又陌生。

    他想不通让他们这段徒有其名的婚姻走到尽头到底是谁的原因,但是他此刻嫉妒厉祁深,嫉妒到发疯。

    他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她,以为自己没了她也不会怎样。

    只是现在,心脏某处,莫名有了个缺口,让他连喘息都变得艰涩,困难……

    —————————————————————————————————————————

    在江边站到麻木的地步,直到手机里进了电话,年南辰才有了反应。

    开车回到家里,难得家里没有鸡飞狗跳的吵闹声,不绝于耳的灌入自己的鼓膜。

    年南辰解开衬衫上面的两粒纽扣,上了楼。

    书房的门是虚掩的,透过光亮洒到缝隙里,年南辰看到自己的父亲,此刻颓废的像是个摧朽拉枯的老人,神情倦怠的坐在转椅里。

    气氛压抑的厉害,连带着年南辰的叩门声,听起来都变得怪异的毛骨悚然。

    年南辰进了门,唤了声“爸!”

    一直以来,他和乔慕晚这段有其名而无其实的婚姻,最为在意的那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他能想象,自己和乔慕晚离了婚,自己的父亲这边,是最难以释怀的。

    闻声,年永明掀了掀眼皮,有血丝在苍老的眸中闪烁而出。

    今天知道自己的儿子和乔慕晚离了婚,年永明说不心痛,完全是在自欺欺人。

    一直以来,他都在为自己的儿子维持这段和乔慕晚之间无关爱情的婚约,可到头来,他用尽心机,还是没能好好的维系他们两个的婚姻。

    “坐吧!”

    年永明轻启无力的唇,声音带着很明显的失落情绪。

    年南辰没有坐下的意思,看了眼自己的父亲,伸手抄袋,然后垂眸。

    “爸,我已经和她离婚了!”

    他自知自己和乔慕晚这段维系的婚姻,如果自己不能感化乔慕晚的心,他们两个人之间早晚是要离婚的。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的快,更没有想到,乔慕晚与自己离婚,厉祁深会主动出击帮她。

    在盐城,没有厉家人做不到的事情,厉祁深肯出手帮乔慕晚,这个婚,真就应了那一句,他不想离,也得离。

    想到厉祁深推波助澜的作用,他放在口袋里的手,不自觉的捏紧成拳头儿。

    自己儿子主动告诉了自己这个在自己意料之中的事实,年永明原本的不愿意相信,甚至仅留存下来的一丝念想儿,让他一度觉得这是一个虚幻的梦,只是现在,自己儿子的话,无疑是沾了盐水的皮鞭,将自己最后的这一丝念想,都击了个粉碎、彻底……

    伸手摸到了桌案上的烟斗,年永明往里面放了烟丝,然后将烟嘴含在唇中,点燃。

    年永明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抽烟了,今天因为自己儿子和乔慕晚离了婚的原因,重新抽烟。

    看到自己父亲将老旧的烟斗拿出来,年南辰蹙了蹙眉心。

    “你就没有挽留她么?”

    吸了口烟斗里的烟,年永明在虚幻的烟雾阻隔中,开了口。

    如果说自己的儿子之前对乔慕晚没有感情,但是现在,他看得出来,自己的儿子对她动了情,而自己的儿子,目前好像还是一种索然不知的状态。

    年永明的话,让年南辰喉咙发紧的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

    挽留?呵……之前他恨不得赶她走,怎么可能挽留她?

    再说了,她现在找了个比自己牛掰不知道多少倍的男人,就算是自己挽留她,她的心,自己根本就挽留不住。

    年南辰默不作声,让年永明身子往后靠了靠。

    他就知道,自己的儿子压根和自己就是一个脾气,根本就不可能去挽留自己真正在意的人和东西。

    闭上了眼,年永明飞脱的思绪,不知道游离到了多远久之前。

    颤抖着的手指,让他扣住座椅扶手,一再捏住自己几乎要握不住的手。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再睁开眼时,眼仁中,恢复了矍铄的眸光。

    “你,去一趟乔家吧!”

    ————————————————————————————————————————

    说到再去乔家,年南辰心理终究是有一定的压力。

    因为乔茉含的事情,梁惠珍压根不待见他。

    虽然事情不怪他,孩子不是他的,但是不会有哪个做父母的,会看着自己的孩子受委屈。

    好歹自己的女儿和年南辰在一起过,不堪僧面看佛面,他对自己女儿这么绝情,甚至是不闻不问,造成自己女儿现在一种半痴半傻的状态,她这个做母亲的,做不到像乔正天那么大度,还能对年南辰笑脸相迎。

    年南辰一进家门,梁惠珍横了他一眼,直接转身上了楼去看自己的女儿。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到现在都还没有忘了年南辰,她保不准年南辰的出现,会不会让不在精神状态的女儿,受到什么刺-激。

    梁惠珍对自己的不待见,让年南辰直感觉自己碰了一鼻子的灰。

    好在乔正天在商场待了很多年,早就把喜怒哀乐都惯于掩盖住。

    “南辰来了啊,来,坐吧!”

    乔家并不知道乔慕晚已经离了婚的事情,听年南辰一说,乔正天先是怔愣了一下,但随即就恢复了正常。

    他一直都是知道乔慕晚这个女儿,虽然表面上温温婉婉,对自己和梁惠珍言听计从,但是他明白乔慕晚骨子里的小倔强,小偏执,一旦爆发,她就不会任由任何人,任何事阻碍她的行为,她的决定。

    听完年南辰把和乔慕晚离婚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说完,他没有什么过多的反应,但是当听到年南辰说希望自己劝劝乔慕晚,为了年家和乔家声誉着想,不要和自己离婚的话,乔正天忍不住用目光打量了一番年南辰。

    矍铄的目光,变得炯炯有神,尤其是迎上年南辰的眼睛时,乔正天目不转睛的盯着他。

    “南辰,你说,为了年家和乔家的声誉着想不想和慕晚离婚,我听这话,里面怎么有了另一番的含义?”

    虽然年南辰没有提及他现在对乔慕晚是怎样的感情,但是乔正天作为过来人,他从年南辰的话里,还是听出来了他现在对乔慕晚已经是三百六十度大转弯的态度。

    甚至,他以年家和乔家为幌子的话,听在他这个做父亲的耳朵里,有几分可笑的意思。

    自己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自己虽然否决不了他在商业上的强硬手腕,也否决不了他可能会比年永明把年氏治理的更好。

    但是就他现在先毁了自己的二女儿,现在又反过来对自己的大女儿百般挽回,让他这个年近花甲的老人儿,对他有说不出来的厌恶。

    虽然他做不到像自己的妻子一样把自己的嫌恶摆在脸上,但是他先后染指自己的两个女儿,真的让他这个做父亲的厌恶至极。

    还没有认清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乔慕晚这个事实,乔正天的话,让年南辰还在解释。

    “爸,乔氏现在本就存在债务危机,可以说,我和慕晚的婚姻,是维系乔氏正常运作的根本,如果慕晚和我离了婚,不仅仅是对年家的声誉有影响,对乔氏以后的恢复也有很大的阻碍!”

    乔氏方面,现在还会有企业原有和他们合作,很大程度上,都是年氏在中间做帮衬。

    如果没了年家在里面做接应,乔氏的状态会变得更加的如履薄冰。

    乔氏,又一次听到年家人把乔氏搬出来做挡箭牌。

    之前乔慕晚要离婚那会儿,年永明拿乔氏威胁自己,乔茉含怀孕那会儿,年永明还是拿乔氏威胁自己。

    现在大女儿离了婚,二女儿变得疯疯癫癫,他们乔家已经是一片混沌的状态,还被用公司作为相要挟的筹码,乔正天垂放在体侧的手,都不自觉的捏紧。

    自己的两个孩子都过得这么不幸福,自己要公司最后又能怎样。

    经过这件商业联姻的事情,乔正天真的看透了很多的事儿。

    没有什么事情,会比让自己的两个孩子,让自己和自己的爱人过得幸福更重要了。

    让公司做大、做强,做得风生水起,不过是为了撑了面子,让乔家在盐城有地位罢了。

    但是就是这样,就算乔氏搞得再大,再强,自己的家人都过得不幸福,又能有什么用呢!

    乔正天收敛住情绪,再抬起眼时,他笑了笑。

    “南辰,你现在还叫我一声‘爸’,有些不妥,毕竟慕晚已经和你离了婚!”

    年南辰:“……”

    没有料到乔正天会开口说出来这样的话,年南辰怔了怔。

    “南辰,既然慕晚都已经和你离婚了,那就代表慕晚和你、和年家再有任何瓜葛了。我虽然是慕晚的父亲,但是慕晚毕竟有她自己的决定,我这个做父亲的,不好从中阻拦,而且……”

    乔正天威严的直了直腰板,继续道:“乔氏现在的情况,你也能知道,已经是无力回天的状况,年氏再怎么帮衬,乔氏也不可能再继续维持下去!”

    “之前有慕晚和你的婚姻做维系,现在你们离了婚,说句难听的,你们年家也不能再继续帮乔氏,既然这样,我也就不奢求了!乔氏以后会怎样发展,我就听天由命好了,至于你和慕晚的事儿,慕晚自己不肯和你复合,我们乔家这边也爱莫能助!”

    乔正天虽然说话的口吻委婉,但是字里行间流露出来不屑管你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本就没有从梁惠珍那里讨到甜头儿,现在再听乔正天的话,年南辰直感觉自己今天来这里,就是自讨没趣。

    他本就是个不会收敛住自己情绪的人,因为乔正天的话,他已经在努力隐忍自己的情绪。

    在快要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之前,年南辰站起了了身,说了句“打扰了”,便往门边走去。

    只是他刚走到玄关那里,二楼楼梯口那里,传来乔茉含的声音。

    “南辰,是你吗?是你来了吗?”

    抑制不住像是小鹿一样欢快的声音,乔茉含赤着脚,手里抱着个枕头儿,“噔噔噔”的跑下楼。

    看着自己疯疯癫癫的女儿跑下楼,乔正天当即就黑了一张脸。

    拉不住自己的女儿,梁惠珍也跟着干着急的跑下楼。

    刚刚她本来是去看着自己的女儿,怕自己的女儿因为年南辰的到来会发生什么事儿,只是自己去洗手间一趟,回来就不见了自己女儿的踪影。

    乔茉含一路小跑到年南辰那里,一脸嬉笑的抱住了他。

    “南辰,是你吗?真的是你吗?你终究来看我吗?你知不知道,没有你在,我一个真的好孤独,好寂-寞呢!”

    乔茉含撅着小嘴,樱唇一张一合间,眼眶隐隐有委屈的泪花要闪烁而出。

    看着眼前面色极度苍白的乔茉含,年南辰莫名的有些烦。

    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这个女人改变了态度,改变了看法儿,改变了一切的一切。

    “南辰,你看啊,这是我们的孩子,你看他长得像不像你,尤其是眼睛和鼻子这里,我觉得和你像极了!”

    乔茉含指着自己手里的枕头儿,傻乎乎的开着口。

    因为乔茉含的话,年南辰一再的皱眉。

    他不知道乔茉含是真傻还是假傻。

    孩子不是他的,这个女人现在在自己面前装疯卖傻,让他觉得做作极了。

    乔正天的话还在自己的耳边盘旋着,年南辰本就气不顺,再被乔茉含这么一闹,他直接没好气的拨开她。

    “疯了就去疯人院,在这里五迷三道,恶心谁呢?”

    一听年南辰的话,乔茉含当即就嚎啕大哭了起来。

    “你说我,你居然这么说我,哇唔……”

    乔茉含不依不饶的哭出声,让紧随而来的梁惠珍,心肝都因为她的哭声,颤了颤。

    这是自己的亲生女儿,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就算乔茉含再怎样做了不自重的事情,她这个做母亲的,也至始至终都不忍心责备她。

    “年南辰,你这是什么态度?你就算是不喜欢茉含了,也不至于现在这样对她吧?你要是还有良心,你就摸摸你的心窝子,想想茉含会变成今天这个样子,到底是因为什么!”

    梁惠珍对年南辰不友善的吼道,跟着把自己受了伤痛的女儿,抱入了臂弯中。

    “茉含不哭,走,和妈上楼去!”

    她不想自己的女儿再继续受到年南辰的刺-激,拉着乔茉含就往楼上走。

    好不容易见到了年南辰,乔茉含根本就不配合梁惠珍。

    “不,我要听他和我把话说明白,我不相信他变了,他怎么可以这么对我啊,他之前对我那么好,那么喜欢我,我不相信他现在对我这个样子!”

    乔茉含哭得气若游丝,让梁惠珍一时间也不敢确定自己的孩子到底是真傻,还是在装疯卖傻。

    听乔茉含的哭声,听得心烦意乱,乔正天虽然也不忍心呵斥自己的孩子,但现在这样丢人现眼的事情,他不想再看见。

    “还闹什么?还不和你妈滚回楼上去!”

    发生未婚先孕的事情,孩子还来路不明,任由谁知道,都会耻笑他乔正天教女无方,才闹出来这样丢尽颜面的事情。

    “我不……”

    乔茉含反击出声,她现在完全想不通年南辰对她的的态度转变到底是怎样一回事儿。

    她虽然任性,虽然跋扈,但是自己就这样被当成是破鞋一样丢开,她委屈,她不甘心。

    听着乔家三口人,你一言、我一语,心情不好的年南辰,懒得听他们三个人的附和。

    没有离开时和长辈打招呼的热忱,也没有将目光落在乔茉含的身上。

    年南辰拉开房门,直接就走了出去。

    房门被打开,他刚迈开脚步,正好碰到了迎面正在抬手准备叩门的乔慕晚。

    许是没有想到乔慕晚会在这个时候回来这里,年南辰看到她时的神情有些古怪。

    从昨天她从民政局离开以后,自己就没有看到过她。

    他与她离婚,就包括上法庭做家暴宣判,他都全程没有看到她,而且昨天给她打电话,电话都一直是无人接听的状态,现在突然看到这个女人,他有些不太相信自己的眼睛。

    同样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里遇到年南辰,乔慕晚的神情微微有些错愕,但定了定神儿以后,清秀的小脸便恢复淡淡的无所谓。

    反正自己对这个男人本就没有感情,现在两个人已经离了婚,他们之间更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关系可言。

    嘴角莞尔的勾着浅笑,她目光平视,没有看年南辰的意思,径直往屋里走去。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