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荡-妇的名儿,我要你坐实(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71章 :荡-妇的名儿,我要你坐实(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为乔家,她已经做得足够多了,甚至,险些断送了自己的幸福。

    “傻孩子啊,和南辰在一起痛苦,就要离婚啊?你有没有想过你父母的感受啊?”

    在乔慕晚一再坚持离婚的立场上,年永明惯用的伎俩,就是把乔慕晚的父母搬出来,一个养女的身份,再怎样不顾及自己的感受,但是对她的养父母,他笃定,她狠不下来心肠。

     年永明突然把乔家父母搬了出来,乔慕晚当即就蹙起黛眉。

    乔家对她有养育之恩,年永明抓住的,确确实实是她的一根软肋,她做不到把这根软肋拔除。

    捏了捏自己的手指,乔慕晚努力深呼吸了几口气。

    再轻启唇瓣时,倩颜一片淡然。

    “为乔家,我……已经做得足够多了,您可能会觉得我自私,为了自己,不顾及你们这些做家长的感受,但是爸,这段婚姻,我维持的有多艰难,您很清楚,不是么?”

    出于尊重,乔慕晚还是唤了年永明“爸”,但心里,因为之前他对自己威胁说为年家生个孩子,对他所有的敬爱,全部都消失不见。

    听得出乔慕晚话中的坚持,年永明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慕晚,你说你要离婚,但是这件事儿,其中牵扯的太多,你还年轻,不能意气用事!”

    乔慕晚:“……”

    “这样,你先回来家里,离婚的事儿,咱们从长计议,年家和乔家在盐城都是有头有脸的家族,你就算是想要离婚,也要想一下我和你爸爸的老脸往哪里放,是不是?”

    年永明循循善诱着,每一句话都不忘提醒乔慕晚说乔家和年家之间还有利益往来。

    一再听年永明把乔家、把自己的养父母搬出来,乔慕晚嘴角漾起苦涩涟漪的纹路。

    因为乔家,她现在已经没了自我,失去了太多太多,她不知道自己到底还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继续维持这段有其名而无其实的婚姻。

    平复下思绪,乔慕晚清秀的小脸上重拾冷静。

    “爸,我就是考虑到了两家的颜面才选择了离婚,您……应该知道我做了对不起南辰的事情!”

    年永明:“……”

    说出口的话就是泼出去的水,事已至此,乔慕晚深呼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用平淡的口吻,和年永明对话。

    “过多的话,我不想说,在这段徒有光鲜外表的婚姻中,我不想再继续挣扎,我和南辰离婚,对谁都好,介于我是过错方,我愿意净身出户!”

    从来没有这样一刻,可以让她如此放纵的不去顾及任何人的感受,一意孤行的做自己自认为是对的事情。

    乔慕晚越发肯定的话,让年永明苍老的身体,都跟着轻颤起来。

    “爸,谢谢您一直拿我当您的亲女儿来看待,但是,我希望我活得可以不要这么累,不管您当初要我代替我妹妹嫁到年家到底是什么目的,我现在只想自己可以过得简简单单。”

    清清丽丽的声音通过听筒那边传来,年永明悬浮状态的心脏,彻底沉了。

    他费尽心机要乔慕晚嫁到年家,甚至为了拆散自己的儿子和乔茉含,不惜害死自己的孙儿,到头儿来,还是没有留得住她。

    不知道自己还能再说些什么,才能改变乔慕晚的决定,年永明沉寂片刻,不死心的再度开口。

    “慕晚,和我这个老头子再见一面以后,你再决定要不要离婚,你看这样行不行?”

    年永明说出口的话,完全是商量的口吻,听得乔慕晚也心里不好受。

    她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尤其是对老人,她真的狠不下心。

    但是事情发展到现在到现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她真的不想让自己好不容易坚定下来要的一件事儿,再度化成泡影。

    “我离完婚,再去见您!”

    彻彻底底不给年永明任何希望,乔慕晚字字珠玑。

    ————————————————————————————————————

    乔慕晚不想要年家的一分钱,没有让厉晓诺帮自己处理离婚官司,签了离婚协议书,在民政局确认离婚,不等年南辰来民政局,就打算离开的这里。

    不想让离婚这件事儿影响到自己,哪怕厉祁深给她足够时间让她去处理离婚的事情,但是乔慕晚还是坚持去上班。

    “准嫂子,这里的事情,我来处理就行了,我看你状态不是很好,你就别去上班了,还是回家休息吧!”

    厉晓诺见乔慕晚心不在焉,再加上她昨晚没有休息好的原因,她算是替自己的大哥照顾这个未来的嫂子。

    “没关系,我自己调整一下就好!”乔慕晚淡淡的笑着。

     “晓诺,这些事儿,麻烦你了!”

    “你这么说可是和我见外了,你的事儿,就是我哥的事儿啊,我哥吩咐我帮你处理离婚的事儿,我哪敢怠慢啊!”

    想到自己那个一锥子下去,都扎不出个屁来的大哥,她盘算着帮乔慕晚处理好离婚的事情以后,和他狠狠的要一笔律师费。

    又提及到厉祁深,乔慕晚怔了怔,随即莞尔,“那就替我谢谢厉总!”

    听乔慕晚还客套的一口一个“厉总”,厉晓诺无奈,边摇头、边笑了笑。

    ————————————————————————————————————

    乔慕晚从民政局出来,刚准备离开,年南辰的轿车,突然横在她的面前。

    横飞过来的轿车,像是一匹豹子,乔慕晚赶忙顿住脚步。

    等到车子停下来,车窗也跟着降下来,乔慕晚蹙紧细眉。

    她不想见到年南辰,一丁点儿也不想,却不想,自己还是要面对他。

    年南辰甩上车门,穿着深蓝色西装,挺拔的身子,明显气不顺的向乔慕晚走来。

    从他知道那组大尺度的艳-照以后,整个人完全是一种气势逼人的冰冷状态。

     想到她背叛自己,在婚内与其他男人发生了苟且的事情,盘踞在胸腔中的怒火,就没有任何散开的意思。

    年南辰走上前,一把就扯住乔慕晚的手腕。

    “嗯……”

    骨骼蓦地钝痛,疼得乔慕晚本能的出声。

    “年南辰,你做什么?放开我!”

    这样在民政局前被年南辰压住手腕,乔慕晚本能的冷言出声。

    她没有力气和他挣扎,而且在民政局这样公众场合,她也不想让来来往往的人指手画脚。

    现在只等年南辰在离婚协议书上面签字,两个人之间夫妻的关系就可以解除了,就此以后,两个人之间再也没有关系。

    看一脸无辜的乔慕晚,对自己出声,让自己放开她,年南辰本就铁青色的脸,冷峻的可怕。

    “放开你?你凭什么要我放开你?”

    每一个字,都恨不得从嘴巴里嚼碎了似的说出口。

    和这个近乎是病态的男人耗不起,乔慕晚清秀的小脸拧紧到一起。

    “别告诉我你不知道我们今天离婚!”

    乔慕晚用力甩了一下,将自己被捏红的手腕,从年南辰的掌心中,抽了出来。

    “我的代理律师还在等你,你尽快签署离婚协议书,这样对你我都好!”

    没去管自己已经开始红肿的手腕,乔慕晚语气清冷。

    年南辰本就赤红了的眼,因为乔慕晚的话,近乎能滴出血来。

    “谁说我要签署离婚协议书?”

    他狂肆的吼了一声,丝毫不顾及自己这样没有形象的行为,会让年家就此蒙羞。

    “你不想离婚还想怎样?”

    年南辰:“……”

    “年南辰,想爬上你chuang的女人,想做年家少奶奶的女人比比皆是,你何苦缠着我不放?我和你之间没有感情,什么也没有,离婚对谁都好,不是么?”

    对于这样一个自负的男人,乔慕晚没有一丝一毫的留念,从一开始,他们之间就注定是永远不会有什么来往的关系,现在,只是为这样的关系,提起做了一个了断。

    年南辰脸色冷沉到完全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征兆,随时随地都会有掀起狂风巨浪。

    “唔……”

    手腕被年南辰重新钳住住,乔慕晚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不管自己的行为举止会不会伤害到她,年南辰一味的凭着自己的感觉,抓住乔慕晚的手腕,直接往民政局那里拖去。

    本来还在民政局这里等年南辰的厉晓诺,看到年南辰拽着乔慕晚往里面走来,她赶忙走了上去。

    她答应了厉祁深会帮乔慕晚处理好她离婚的事情,就一定会尽她可能,把乔慕晚保护好。

    “你放开她!”

    厉晓诺横在年南辰的面前,完全没了对乔慕晚时的明眸如睐。

    年南辰扫了一眼横在自己面前的厉晓诺,忍不住抽了抽嘴角。

    “呵,厉祁深是有多放不下你,居然让他的亲妹妹做你的代理律师!”

    嗜血的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脸上,嘴角的笑,要多冷就有多冷。

    被年南辰一路连拉带扯,乔慕晚隽秀的小脸,也浮现出一层薄怒,尤其是一双水漾明灿的双眸,眼仁沁着冷漠。

    “放开我!”

    不想和年南辰这个男人没完没了,乔慕晚出口的语气,也不友善起来。

    没有听乔慕晚的话,年南辰捏住她手腕的力道更大。

    本就因为之前被他粗重的力道捏红,这下子直接肿了起来。

    “啪!”

    见不得乔慕晚受欺负,厉晓诺不客气的把离婚协议书甩在他脸上。

    “年南辰,慕晚是我哥的女人,是我的准嫂子,我这个做小姑的,帮她处理离婚,有什么不妥的么?”

    厉晓诺双臂环胸,冷冷的抽动嘴角。

    “本来我不想接受这个case,不过现在看来,我接对了,让慕晚和你这样的男人继续过日子,纯属糟-践她!”

    拿出在法庭上辩护的干练与强势,她一双眼,冷得如同刀刃,毫不规避的对年南辰流露出不屑与傲慢。

    伸手,拿笔尖儿指了指年南辰握住乔慕晚的手腕。

    “拿开你的手,然后,签字!”

    将笔一并丢给他,厉晓诺上前抓过乔慕晚,把她护在自己的身边。

    看出言维护乔慕晚的厉晓诺,年南辰本就愤然燃烧的火焰,炙热的能毁灭一切。

    再将目光落在自己手里的离婚协议书上,年南辰狭长的眸子,危险的眯成一道缝。

    “撕拉!”

    在乔慕晚与厉晓诺面前,年南辰将手中的离婚协议书,直接撕成碎片。

    漫天白雪一样的碎片,洋洋洒洒的落下,将年南辰一张脸,在白色纸片中,虚化的如同病态的魔鬼。

    “想离婚?呵……乔慕晚,你想摆脱我和厉祁深双宿双飞是吗?我偏不让!”

    眼球狷狂的几乎要弹出眼眶,年南辰拿出一个信封,跟着,打开,从里面取出来一叠艳-照。

    “看看这表情,真逍魂呐,让人看了,都忍不住会硬!”

    一抹猩红的目光,盯着照片乔慕晚肉紧的一张脸,恨不得撕碎她的重新,在心中交汇。

    不知道年南辰拿出来的照片是什么,但是他捏着照片的手,不经意间的一闪,让乔慕晚看清楚了照片中是两具极致jiao-huan的身影,勾魂摄魄的聚焦了她全部的理智。

    那是……

    一时间不敢相信那是自己的艳-照,乔慕晚原本还带着淡淡红晕的面颊,一点儿、一点儿的沁出来失血的苍白。

    不等她空白一片的大脑,反应过来,年南辰直接将手里的一叠艳照,毫不留情的甩上她的脸上。

    白-皙的面颊处一痛,乔慕晚直感觉眼前,好像有无数把刀子,生生的划过。

    “乔慕晚,你别妄想离婚!”

    每一个字都被年南辰嚼碎了似的溢出唇,跟着他残忍的伸出手,一把掐住了乔慕晚的粉颈。

    怒红着眼,他恨不得掐死她。

    “荡-妇的名儿,我要你坐实!”

    突然被扼住喉咙的感觉,让乔慕晚直感觉呼吸间的气息变得稀薄起来。

    有苦涩的泪水,沿着她的眼角滑落,流进她的发丝间。

    蜷缩垂在体侧的小手,她牟足劲儿,猛地一把推开年南辰。

    隐忍喉管处火辣辣的感觉,翻江倒海一样的难受,乔慕晚灿然的目光,直逼年南辰。

    “你就是一个疯子!”

    将不争气的泪水,努力憋回去,乔慕晚乌黑的明眸,眸波轻轻流转一圈,不再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她直接转身就走。

    ——————————————————————————————————————

    心里有说不出的委屈,她不知道年南辰是从哪里搞来了那些艳-照,但想到那些过分yin-luan的照片,她心里有说不出的难受。

    如果这些照片一旦散播出去,不管是真实的还是合成的,对她,对厉祁深来说,都是毁灭性的打击。

    分不清是年南辰有意为之,还是自己受到了谁的嫁祸陷害,乔慕晚现在很想见到厉祁深,很想、很想……

    低着头,她步子变得越来越快的往外面走。

    不冷静的沉寂到大脑一片混沌状态中,以至于自己撞到了一堵人墙,都后知后觉。

    怀中撞进来一个小身子,厉祁深垂下眸子,将目光落在乔慕晚一双红通通眼眶的小脸上。

    看到乔慕晚一脸委屈样儿,他锋锐的剑眉,本能的蹙起。

    “谁欺负你了?”

    扯开冷唇,厉祁深压得很低、很沉的声音,在乔慕晚的脑顶上传开。

    过分熟悉的声音,声线沁着磁性而魔魅。

    乔慕晚看清眼前的人是谁,控制不住的情绪,就像是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忍不住将小脑袋往厉祁深的怀中埋去,额头抵在他的肩胛上,蹭着。

    乔慕晚不语,只是一味的在他白衬衫上面抹眼泪。

    被乔慕晚突然变得小女人温柔似水的动作,弄得俊容微怔。

    厉祁深手搭在乔慕晚瘦小的肩膀上,没有拉开她,而且圈住了她。

    过了会儿,见乔慕晚的情绪好了些,他重新敛眸,视线落在她的小脸上。

    “出什么事儿?”

    厉祁深不问还好,这一问,眼眶又有些开始泛起湿-意。

    小手没有放开厉祁深的意思,她加重了圈住他腰身的力道。

    小身子往他的怀中,又缩了缩。

    “你怎么才来?”

    颇带责怪的口吻,闷闷的。

    “到底怎么了?”

    厉祁深没有从乔慕晚的肩头处收回手,目光冷沉的问着她。

    说不出心里的委屈与别扭,乔慕晚抱住他腰身的十指,往一起绞着。

    良久,才忸怩的从嘴巴中挤出话。

    “我……婚没离成!”

    ——————————————————————————————————————

    “不签,今天你别想离开!”

    厉晓诺一早就有想过年南辰可能会撕毁离婚协议书,便在之前打印了十份同样的离婚协议做准备。

    她就不信,年南辰能有时间和她耗下去。

    厉晓诺双腿,姿势优雅的交叠在一起,一双薄刃似的眸,视线落在年南辰的脸上。

    坐在厉晓诺的对面,年南辰的眸,几乎能喷出火来。

    他一早就知道厉家家个个都难对付,不想她一个黄毛丫头也这般犀利。

    “呵,就这么迫不及待给你哥找嫂子吗?他厉祁深是他-妈-的找不到女人了吗?这么喜欢捡我年南辰的破-鞋!”

    年南辰不是一个喜欢把情绪藏住的人,对乔慕晚和厉祁深恨得牙痒痒的样儿,全部都表现在了脸上。

    “呵,别张口就破鞋破鞋的说着,你穿的破鞋还少吗?”

    虽然厉晓诺对年家没有什么了解,但是为了乔慕晚这次的离婚,她特意去科普了一下年南辰的资料。

    得知年南辰的个人信息以后,除了公交车,厉晓诺都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样的词汇形容他好了。

    着厉晓诺妍丽的五官,却能说出这样刻薄犀利的话,年南辰本就难看的脸色,一副吃瘪状儿。

    厉晓诺又丢过来一个离婚协议书,不客气的丢在年南辰的面前。

    “签字,年南辰这三个字,不需要我教你写吧?”

    没有商量的余地,她把字眼都咬的冷冽无比。

    盯着厉晓诺一张让他有恨不得撕烂冲动的脸,年南辰拿起桌案上的离婚协议书,又一次撕了个粉碎。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