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真接我来了?(7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69章 :真接我来了?(7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君九龄犯罪心理:罪与罚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对于乔茉含对自己的指控,年南辰只是用目光冷冷的盯着脸色气得煞白的女人。

    “没有承认你肚子里的野-种是我的种,我就不是人了?”

    乔茉含:“……”

    “乔茉含,就算你要找人戴这个绿-帽-子,也不该是我年南辰,懂?”

    “你……”

    乔茉含气得浑身都跟着颤抖。

    她跟过谁,她自己心知肚明。

    无措中夹着不甘心的目光,用一种带着陌生的态度去看眼前这个让自己爱了不知道多少个日夜的男人。

    就是这样一个让她失去自我的男人,现在对自己,变得让她不熟悉、不再认识。

    就像是突然被什么东西狠狠的卡住了喉咙似的,乔茉含难受的一时间无法呼吸。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去看年南辰的幽怨目光,随着眼皮的合上,消失不见。

    “你走吧!”

    乔茉含不想见他,一丁点儿也不想再去见他。

    这样一个对她不再存有任何相信的男人,哪怕不求他爱自己,却悲哀的连他的一个同情的目光都不给自己。

    既然这样,她还在期待些什么呢?

    听乔茉含赶自己走的话,年南辰不动声色的将手抄袋。

    跟着,将一份报告单,以抛物线的弧度,丢在chuang上。

    “不用和我这样心不甘、情不愿的,这是你流-产后,院方提供出来的报告,你看完就知道,你到底怀的是不是我年南辰的孩子!”

    丢下话,年南辰转过身子,一个想要留下的念想都没有,拔开步子就往外面走去。

    年南辰离开以后,乔茉含睁开眼,手指尖儿颤颤巍巍的拿过丢在chuang铺上面的化验报告。

    在看到上面的血型对比,整个人如同五雷轰顶,瞬间石化。

    ————————————————————————————————————————

    从医院出来,乔慕晚接到厉祁深打给她的电话。

    平复下自己至今都还盘踞在自己心窝处的火气,一再确认自己接电话以后不会暴-露出任何自己的情绪,她才接通了电话。

    “怎么才接电话?”

    厉祁深不悦的声音,从另一端传来。

    “我在等车,路边的车声大,没有听到!”

    确实听到乔慕晚这边时不时有车子鸣笛的声音传来,厉祁深腾起的火焰,渐渐平复了下来。

    “在哪等车?”

    耳边突然传来车声,乔慕晚一时间没有听清。

    “你说什么?我刚刚没有听清!”

    “我问你在哪等车?”

    厉祁深重复一遍,出口的声音颇有几分咬牙的意味。

    “市中心医院南门这里!”

    没有多说一句话,厉祁深丢下“等着!”两个字,挂断了电话。

    电话被厉祁深挂断,乔慕晚抿唇看了看已经黑了下去的屏幕,没有过多的神情变化,轻蹙了下细眉,主动退后了步子。

    看厉祁深的车子停到自己面前时,乔慕晚走上前。

    “真接我来了?”

    能让厉*oss在百忙之中接自己,乔慕晚颇有些意外。

    厉祁深一张在降下车窗中,被映衬的线条格外冷硬的俊脸,微微侧了过来,给了乔慕晚一个“废话”的眼神儿。

    “磨蹭什么?不知道我现在违规停车呢吗?上车!”

    看了眼摆在前方告示牌上的禁止停车标志,乔慕晚没有再迟疑,坐在了副驾驶中。

    轿车缓慢滑入车流中,厉祁深随意扯开嘴角搭话。

    “来医院做什么?”

    侧过头,他目光打量的扫了一圈乔慕晚。

    “不是我!”

    误以为自己生了病,乔慕晚解释到,“是我妹妹,她……从楼梯上跌下来,流-产了!”

    “年南辰的?”

    “我不知道是不是他的,我妹妹说是他的,但是检验结果,和年南辰的血型不匹配!”

    听耳边的温柔软语,厉祁深没有出声接她的话,而且目光冷沉的盯着前方。

    不知道厉祁深要带自己去哪,乔慕晚看了眼眼神专注的男人,开了口。

    “你要带我去哪里?”

    “和年南辰说周一去民政局离婚的事儿了吗?”

    厉祁深突然侧过脸,对视上乔慕晚的目光。

    “……说了,不过,他似乎不想离婚!”

    想到年南辰一双嗜血的眸子,恨不得把自己生吞活剥,乔慕晚下意识的抓紧了手里的包带。

    “他不想离就不离了?他似乎高看了自己!”

    “所以,你会帮我的,对不对?”

    乔慕晚将手突然抱住了厉祁深的小臂,用一双澄澈的目光,看向近在咫尺的男人。

    小臂处搭上一双柔柔的小手,厉祁深将目光从小臂那里,转到乔慕晚的小脸上。

    “我帮你,你是不是该回报我些什么?”

    乔慕晚:“……”

    “等价交换而已,我是个生意人,没有利益可赚的生意,我不会做!”

    闻言,乔慕晚清秀面容的脸上,表情有些僵硬。

    她再怎样不懂“等价交换”是什么意思,她也能知道这个男人要的是什么。

    抿了抿嘴角,她松开抱住厉祁深的手,抓起包包去打他。

    “你就知道欺负我,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臭男人!”

    ——————————————————————————————————————

    厉祁深和乔慕晚去了文都酒店,在一个包房里,看到了厉晓诺。

    突然看到了厉晓诺,还是和厉祁深一起来了这里,乔慕晚心里多多少少都不自在。

    她虽然不懂厉祁深把自己叫来这里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是两个人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还牵手,让谁看了都会不免猜疑,尤其厉晓诺还是厉家人,乔慕晚不敢保证她会不会把她和厉祁深现在走在一起的事情告诉厉老太太。

    下意识的,乔慕晚出于本能反应去扯自己的小手,却不想,她越动,厉祁深抓得越紧,没有任何要放开她的意思。

    看着两个人抬杠的行为,平时少有言笑的厉晓诺,不由得笑了笑。

    她几时见过自己大哥这样幼稚的行为。

    “你们两个人也别推来推去了,准嫂子,都写你脸上了!”

    厉晓诺不说还好,一句“准嫂子”让乔慕晚有说不出的窘迫。

    ——————————————————————————————————————

    厉祁深叫厉晓诺来,是为了处理乔慕晚周一离婚的事儿。

    有自己妹妹做代理律师,厉祁深一点儿也不担心乔慕晚离婚的事儿。

    中途,乔慕晚和厉晓诺去了洗手间。

    两个人站在洗手池旁洗手,厉晓诺看镜子中的乔慕晚,嘴角一直挂着笑。

    “离婚以后有什么打算?有没有考虑要接纳我哥?”

    一整天都漫不经心状态的乔慕晚,听了厉晓诺的话,她抬眼去看她。

    随即,莞尔浅笑,纹路有些苦涩,“我不知道!”

    厉家在盐城的地位,举足若轻,几乎可以说能带动盐城房地产、园林艺术产业的命脉。

    然而,厉祁深这样一个名门之后,会和一个离婚的女人走在一起,任由谁听了,都会耻笑他、耻笑厉家。

    她就算再怎样奋不顾身的想要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横在她面前的沟壑,又何止是几道那么简单。

    相比较和年南辰离婚来说,和厉祁深走在一起,更难。

    厉晓诺虽然初涉职场,但惯于窥探人心理的她,看出来了乔慕晚的不自然。

    她刚想开口说些什么,乔慕晚先她一步开了口。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只想和年南辰离婚!”

    乔慕晚敛住情绪,再看厉晓诺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平静。

    将手放在烘干机下,手被烘干了以后,厉晓诺抓住乔慕晚的双手。

    “我哥不会在意其他人的看法儿的!”

    乔慕晚:“……”

    “如果我哥确定要和你在一起的,就算前面千难万阻,他也丝毫不会在意的!”

    厉晓诺的话让乔慕晚心头儿处,蓦地一凛。

    ————————————————————————————————————————

    再回到包房的时候,正好碰到捏着手机从外面回来的厉祁深。

    乔慕晚迎上厉祁深深邃的目光,一眼就沦陷了自己目光全部的聚焦点。

    看着四目相对的两个人,厉晓诺在一旁悄无声息地勾唇,跟着,回包房拿了自己的挎包和一些文件。

    “准嫂子,你离婚的事情包在我身上吧!”

    说着,厉晓诺调皮的向厉祁深挤了挤眼。

    “我先走了,唔,就不打扰你们的二人世界了!”

    厉晓诺离开,没有了外人在,乔慕晚的心却没有如期平复下来。

    尤其是厉晓诺对她说出来的话,让她的脑海中,至今都在回味这些话。

    “在想什么?”

    头顶上,低沉的嗓音,带着磁性传来,乔慕晚抬眼去看厉祁深。

    “……没什么!”她有些心虚的应到。

    能看得出来乔慕晚有意闪躲自己的问题,但厉祁深并没有打算拆穿她。

    推开门,厉祁深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进去。

    再走出来,他拿了自己的西装外衣和乔慕晚的东西。

    “走吧!”

    “还去哪?”

    乔慕晚本能的问出声。

    厉祁深却压根没有回答她的意思。

    伸出手,穿插-ru她的五指,扣住她的掌心,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去。

    ————————————————————————————————————————

    厉祁深在他的家那里停了车。

    下了车,进了别墅,他很自然的命令乔慕晚。

    “我饿了,给我煮吃的!”

    将外套丢在沙发上,厉祁深坐了下来,拿起水杯,兀自蠕动喉结,喝着水。

    没有觉得自己对乔慕晚这般说话有什么不妥,厉祁深出口的口吻和丈夫要求妻子无异。

    闻言,乔慕晚怔忪了几下。

    刚刚在酒店那里点了那么多东西,他都没动筷,现在回了家,让自己给他煮食物,她不解。

    “冰箱里有食材,你看着弄,弄好了记得叫我!”

    说着,厉祁深从沙发中站起身,去了浴室。

    有些摸不清这个男人让自己煮食物给他到底要怎样,乔慕晚虽然不情不愿,但还是咬了咬唇,转身进了厨房。

    厉祁深穿着浴袍从浴室出来,乔慕晚正好也做好了白粥。

    晚上消化不良的原因,她没有想要做其他,简单煮了一些粥给他。

    出于考虑安神的作用,乔慕晚在粥里加了些燕麦。

    最近厉祁深多应酬的原因,时不时就胃痛,以至于他现在对酒桌上面的菜式,提不起任何兴趣。

    顺着发梢还在滴水的男人,颀长的身躯,双臂环胸的倚在门口边,看乔慕晚在厨房里不断忙来忙去的身影,没有吱声,无意识的放柔目光去看她。

    盛好了粥,乔慕晚转身,看到了一双眸烁而发亮的男人,目光正在以一种考究的神情,盯着自己。

    “粥煮好了,你来吃吧!”

    将粥放在桌上,她转身又进了厨房。

    “等下!”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的手腕,将她按在门边。

    “再去拿副碗筷,和我一起吃!”

    ————————————————————————————————————————

    吃完了粥,已经是晚上十点钟了。

    乔慕晚和厉祁深打了声招呼,就要离开。

    厉祁深却在玄关那里拉住了她,“太晚了,留下吧!”

    乔慕晚迎上厉祁深目光的对视,听他说要自己留下的话,她怎么听怎么都觉得别有一番意味。

    “不了,让蔓蔓一个人在家,我……不太放心!”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的目光,深邃了几分。

    被男人眸光看得有些不自在,尤其是两个人越来越难以控制的关系,她总是不自觉的心慌意乱。

    抿了抿嘴角,她反握住他的手,扯着他修长的手指,包裹在掌心中。

    “蔓蔓最近感冒了,我要回去照顾她!”

    目光太过澄澈,就像是水一样,流溢粲然的目光,黑白分明的眼仁更是干净无暇。

    盯着乔慕晚水漾的明眸,厉祁深默不作声,良久才堪堪扯动了下嘴角。

    “我送你!”

    “不用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

    厉祁深没有听乔慕晚的话,“等着!”。

    丢下话,他转身上了楼。

    再下楼时,厉祁深以穿戴整齐,白衣黑裤衬得他笔挺的身姿,俊美的如同天神。

    抓过矮几上的车钥匙,拉着她,出了门。

    ——————————————————————————————————

    轿车停在乔慕晚的公寓楼下,乔慕晚侧过小脸,看了眼俊脸在一片晕黄灯光中被映衬的格外棱角深邃的男人。

    “你回去的时候,注意点安全!”

    说着,她伸手去拉车门。

    只是不等她拉开车门,厉祁深遒劲力道的手,按住她的肩,把她又拉回到了车座上。

    掌心扣住她的肩膀,厉祁深把她的小脑袋,埋在自己的胸前。

    刚刚洗过澡的原因,乔慕晚明显闻到男人身上沐浴液的味道。

    “别动!”

    手指捏住她的小肩膀,厉祁深把她搂得紧密无缝隙。

    一种恨不得把她揉-进体内的力道,让乔慕晚有些承受不住的咬唇。

    她刚想开口,善意的提醒他一句“时间不早了!”

    却听到头顶有男人咬牙的声音溢出,“真想给你揣衣兜里带走!”

    乔慕晚:“……”

    ————————————————————————————————————

    乔慕晚被厉祁深搂得肩膀都酸麻,他才放她下车。

    夜晚,微微有起伏的风丝,带着清凉,丝丝缕缕的缠绕开来。

    厉祁深动作利落流畅的甩上车门,站在与乔慕晚距离不远的位置那里。

    黑曜石般烁亮的眸,在夜色中,暗如子夜。

    乔慕晚看着与自己对视的男人,捏了捏小手。

    不知道是他没有走的原因,还是自己不舍先上去,她就那样定定的看着厉祁深,没有要上楼的意思。

    看出一双晶亮的眸,带着某种难舍难分的情绪,在看着自己,厉祁深扯了扯嘴角。

    “上去吧!”

    “嗯!”

    乔慕晚本能的应声,脚下却迟迟没有动作。

    终于,她按捺住心里的那份不自然,转了身,只是还不等迈开步子,又倏地转过身。

    踩着步子,她走到厉祁深的面前,踮起脚,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一吻。

    突然被这个小女人吻了脸颊,厉祁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等到他再去看乔慕晚的时候,只见她轻轻动了动唇。

    “你回去小心点儿!”

    嘱咐完,乔慕晚红着脸,转身,步子有些急、还有些乱的上了楼。

    ——————————————————————————————————

    乔慕晚回到公寓的时候,舒蔓正大张四肢,鼻孔里塞着两团卫生纸,穿着单薄的睡裙躺在地板上。

    “蔓蔓?”

    因为自己主动吻了厉祁深的缘故,乔慕晚到现在都还心慌意乱。

    但看到舒蔓似乎病得有些厉害的样子,她惊心的走上前。

    “蔓蔓,你怎么了?感冒还没有好么?”

    这个小妮子非得在从健身房回来以后,洗什么见鬼的凉水澡,以至于现在和病秧子似的浑身无力、难受。

    “唔……本来已经好了,但是现在……貌似更严重了!”

    舒蔓本来头昏脑涨,整个人一整天都恹恹不欢。

    好不容易身体好了些,她就打算去窗边吹吹凉,让自己清醒清醒。

    可是这一吹凉不要紧,正好撞到了乔慕晚踮脚去亲厉祁深的一幕。

    这一看,直接让她这个至今都没有个正经八百男朋友的舒蔓,直接大脑一阵冲血。

    甚至当她移开目光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流了鼻血。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看了什么毛-片,见到了多么热血沸腾的场景。

    听舒蔓说她的病更严重了,乔慕晚跟着着急起来。

    “那我们赶紧去看医生!”

    舒蔓是自己从小玩到大的挚友,听说她生病,乔慕晚也跟着提心吊胆。

    她蹲下身子,作势去扶起舒蔓,也被舒蔓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慕小晚,你都不问我为什么病情更严重了么?”

    舒蔓的质问,让乔慕晚目光不解的盯着她。

    “还不都是你这个坠入爱河中的可怕女人害得啊!”

    想到自己因为她吻了厉祁深而流鼻血,舒蔓不依不饶的哼唧出声。

    “慕小晚,你现在都这么主动了吗?和男人在一起的时候,你到底知不知道要矜持啊?”

    舒蔓从地上支起来了身子,以一个不断恋爱的老手儿似的架势,给乔慕晚上课。

    “我给你讲啊,慕小晚,你就算对厉祁深那个极品男人把持不住,你也不能倒贴他,你得和他玩若即若离、患得患失的战术,你这么主动,你会死的很惨的,懂不懂?”

    舒蔓抬起手,不断的去点乔慕晚的小脑袋。

    “就他那种成熟型男人,最会让你这样的女人上当了,你这个没脑子的女人,居然还自己主动去吻他,你可愁死我了啊你!”

    舒蔓大哈喇似的训斥乔慕晚,不断比划手的样子,配合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

    大致听出来了舒蔓的话是什么意思,乔慕晚拧了拧细秀的眉。

    “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我……我没有不矜持!”

    乔慕晚说起话来,明显的心虚。

    想到刚刚自己主动吻了厉祁深的动作,确确实实是她情不自禁,但是她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的小动作,竟然被舒蔓给逮了个正着儿。

    “你就继续糊弄我吧!你脸都红了!”

    虽然舒蔓的感冒没有彻底的好,但是乔慕晚面色的不自然,还是被她看了个清清楚楚。

    脸颊明显变得火辣辣的感觉,让乔慕晚无从辩驳,索性,她也就不再继续狡辩。

    “随便你怎么想吧!”

    乔慕晚越过舒蔓,去矮几那里拿了药。

    “有没有吃药?”

    “让你这么一闹,哪是吃感冒药就能好的啊?”

    舒蔓不悦的白了乔慕晚一眼,要不是让她撞到了刚刚的一幕,她现在指不定有多生龙活虎。

    “你还说这件事儿?”

    就像是被舒蔓抓到了小尾巴似的,乔慕晚不断的跳脚。

    “懒得管你!”

    乔慕晚放在手里的药盒,横了舒蔓一眼,趿着拖鞋,就往洗漱间走去。

    看着乔慕晚小女人的样子,舒蔓也不由得被逗笑了。

    “嗳,慕小晚,我发现你被深哥滋润的够可以啊,啧啧,胸大了,屁-股也翘了!”

    舒蔓贼兮兮的话,让乔慕晚直接丢过来她的睡裙。

    “女神经,我看你吃药吃多了吧!”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