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一个是我女人,一个是我朋友,有可比性吗?(5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65章 :一个是我女人,一个是我朋友,有可比性吗?(5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厉总他……之前没有女朋友吗?”

    一个三十几岁的男人,不管从哪方面看,都是盐城黄金级单身汉,这样一个男人,如果说他之前和女人之间没有来往,乔慕晚不大会相信。

    发觉自己问这个问题可能有些突兀,乔慕晚颤了颤两排扇影一样纤长的睫毛,又换了一种询问方式。

    “我是意思就是,厉总……他很优秀,而且盐城的名门淑媛那么多,就没有让他喜欢的吗?”

    越问,话语越难以说清,颇有几分现任女友,打听男友前女友消息的意思。

    张婶是过来人,乔慕晚对自家先生在意的表现,她看得一清二楚。

    笑了笑,她回道:“乔小姐,我在这里做家政的时间也有些年头儿了,可以说是看着厉先生长大的,你呀,还真就是我见厉先生第一个带回家的姑娘!”

    虽然厉祁深在国外待了很些年,张婶不了解他在国外怎样,但是这个家,确实是除了厉家人之外,乔慕晚是厉祁深带回来的第一个外人。

    张婶的话,乔慕晚有些不信,毕竟厉祁深在她看来,就是那种拈花惹草的男人,不然身边怎么会又是藤雪,又是卢梦妍围绕着他呢。

    而且这是她知道的两个女人,在她不知道之外,指不定厉祁深还有多少女人呢!

    能看出乔慕晚的不自信,张婶又慈祥的笑着。

    “乔小姐,不是我这个老婆子多嘴,我能看得出来你对厉先生是特殊的,这么说吧,虽然还不能确定厉先生已经爱上你了,但是至少他是喜欢你的!”

    张婶的话,让乔慕晚心尖儿处,颤了颤。

    “我照顾厉先生以来,还没见他对哪个姑娘这样上心!”

    千叮咛、万嘱咐要让乔慕晚喝了牛奶再休息,虽然是个小细节,但是足以见得他对乔慕晚的关心。

    听张婶的话,乔慕晚本就乱糟糟的心,现在已经方寸大乱。

    “我这个老婆子就是见不得你们年轻人因为感情的事儿纠结,我看呐,你和厉先生都喜欢对方!”

    就像是突然被拆穿了心事儿,乔慕晚的脸不自然的红了起来。

    看眼前这个姑娘羞赧的样儿,张婶又笑了笑。

    看样子,这厉老太太现在不用再担心自己儿子,继续打光棍了!

    ————————————————————————————————————————

    厉祁深回公司以后,让陆临川约了代先生。

    今天投标的事儿,代先生也着实不解,本以为这次非厉氏中标不可,却不想厉氏中途居然宣布退出此次投标。

    代先生从厉氏离开时,厉祁深在走廊里碰到了面色不自然的卢梦妍。

    “祁深,我听说这次投标案失标了?”

    闻声,厉祁深抬眼睨着面容精致的卢梦妍,俄而,他将手随意抄袋,眼底掠过一抹精芒。

    “你从哪里听说失标了?”

    这次投标的事儿除了他、乔慕晚、陆临川和两个厉氏的高层知道之外,无人知晓,他还真就好奇卢梦妍是从哪里知道这次的投标案,厉氏失了标。

    厉祁深的发问,让卢梦妍一怔。

    随即,她嘴角尴尬的勾起,尽力让自己表现的淡然。

    “这件事儿,很多人都知道了啊!”

    “是吗?”

    厉祁深嘴角噙着笑,慑人的冷冽弧度,风情万种。

    “嗯!”

    卢梦妍重重点头儿,生怕厉祁深不信任自己。

    “祁深,其实失标的事儿也不能怪乔工,她毕竟人还年轻,经验少!”

    卢梦妍替乔慕晚辩解,完全是部长在替部员开脱的姿态。

    闻言,厉祁深没有做声,嘴角的笑意未减,却不达眼底。

    有些摸不清厉祁深的笑是几个意思,卢梦妍打心底里发憷。

    毕竟,一个能掌控厉氏这么大企业的总裁,城府和权术,不是她能琢磨清楚的。

    搅了搅手指,她故作淡定的继续说道。

    “祁深,我看刚刚代先生来了,如果我们能补上这次的投标,我愿意自告奋勇,接手这次的图稿!”

    卢梦妍本是好心,想要一展自己的才能,却不想厉祁深寡淡的神情,依旧如常的淡若清风。

    “不用!”

    语气不轻不重的两个字,拒绝的意味,再明显不过。

    “相比较让你接手竞标图纸的重新设计,我更希望看到你帮我把造谣这次失标的罪魁祸首抓出来,毕竟,投标现场,会出现和厉氏一样的展示图纸,太匪夷所思了,不是么?”

    厉祁深没有任何拔高语调的话,却让卢梦妍一张花容月貌的脸,瞬间失了色,若不是职业妆的遮掩,她脸色苍白如鬼的样子,一定丝毫不差的落在厉祁深的眼中。

    “我……我不知道谁造谣的,但是如果你想知道是谁大肆宣传这件事儿,我……会帮你调查的!”

    卢梦妍职业性的笑着,说话的时候明显闪烁其词,一双不断往四处看去的目光,出卖了她对厉祁深目光对视的忌惮。

    一再似笑非笑的嘴角,让厉祁深锋锐的剑眉,都扬起了俊朗。

    “那我,静候你佳音!”

    ————————————————————————————————————————

    厉祁深回别墅的时候,乔慕晚已经睡醒了过来。

    看眼前的小女人状态恢复的不错,他把她送回舒蔓那里。

    临下车的时候,厉祁深拽住了乔慕晚的手腕。

    “三天,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之内,做出来一份比之前那份更出色的图稿!”

    代先生最后敲定合作企业,于这周五公布,等同于说,还有三天的时间让厉氏挽回这次的投标。

    因为这次图稿被盗用的事情,乔慕晚一直耿耿于怀,哪怕厉祁深没有怨她,她自己心里也盘踞郁结的气。

    “好!”

    回答的肯定而笃然,她不会让任何人瞧不起自己。

    迎上自己的目光,厉祁深盯着乔慕晚澄澈的眼仁,抓住她手腕的力道,不自觉的加重。

    “不许再给我丢脸!”

    他不是在以厉氏的名义命令她,而是以他厉祁深的名义。

    张婶对自己说出口的话,至今都还在她的脑海中萦绕。

    现在自己这么坦然的面对他,竟然不再像之前那般不安。

    “你对我这么好,我怎么舍得给你丢脸!”

    连失去至少五百万收益的投标案他都没有怨她,她又怎么可能再让他失了这次的标。

    没想到乔慕晚会对自己说这样的话,厉祁深挑了挑眉梢。

    “既然不舍得给我丢脸,下次就给我长点心儿,别谁给你一个蜜枣,就忘了她之前甩你耳光的事儿!”

    颇带几分咬牙的口吻,意在指卢梦妍的意图,再明显不过。

    其实不用厉祁深说,乔慕晚也能猜得到这次自己劳动成果被盗用是谁的杰作。

    “那你会不会因为我而怪她?”

    如果说自己之前没有摸清楚自己对这个男人是怎样的感情还好,但是自己一旦确定对他是怎样的情感以后,就不得不在意那些和他走得近的女人。

    而且,她还有种想要知道自己和卢梦妍之间,他更在意谁的冲动感,不断的刺-激她的神经。

    厉祁深湛黑的目光落在乔慕晚一张脸上,因为夜幕渐沉的原因,她清秀的小脸,在昏黄的灯光下,留下一层薄薄的剪影。

    不回答她的质问,只是一味的盯着她,乔慕晚蹙了蹙眉心。

    她一向都承受不住这个男人太过专注、冷沉的目光,这次也是一样,被他盯了十几秒之后,自己思维和心绪就乱了节奏。

    下意识的别开眼,她刚想将目光往别处看去,厉祁深掬起长指,挑住了她的下颌。

    “又吃醋?”

    乔慕晚:“……”

    她不知道自己哪个表情不对劲儿,竟然会有让厉祁深觉得自己嫉妒卢梦妍。

    “我没有,我只是觉得,她和你认识很多年,你……会更在意她!”

    “还说没吃醋?”

    乔慕晚听得一头雾水,不断的蹙紧眉心。

    她不认为是自己在吃醋,于公,虽然是卢梦妍的做法儿不对,但是于私,卢梦妍是他在国外就认识的朋友,在他那里的地位自然不一般。

    “你不要和我闪烁其词,我在很认真的问你!”

    “我没有很认真的回答你么?”

    乔慕晚不觉得他有回答自己,相反,他总是用有歧义的口吻质问自己。

    知道自己再怎么白问,也不可能会从厉祁深的嘴巴中问出来什么有答案的话,索性,乔慕晚也不再做声。

    车厢里的气氛有些僵,厉祁深想要凝视乔慕晚正面,可乔慕晚偏偏侧过脸,将圆润线条的小脸,呈现在男人的眼仁上。

    自己渐渐纾解了心里莫名的气,捏了捏手里的包带,她伸手去拉车门。

    只是她刚一只脚着地,捏住她手腕的力道,便加重的传来,然后沿着她神经的脉络,反射到大脑皮层。

    “一个是我女人,一个是我朋友,有可比性吗?”

    厉祁深突然出声的话,让乔慕晚顿住身型。

    她回头看他时,只见他沉寂的目光,过于专注、深邃,一颗心又在无规律的乱跳。

    厉祁深伸出另一只手,将她的小身子拉过,跟着,将车门重新关上。

    乔慕晚被迫面对厉祁深,她干净无暇的小脸,与男人冷峻的脸之间,只有几公分的距离。

    “总问这么幼稚的问题,不觉得无趣吗?”

    低沉的嗓音,染上淡淡的磁性,每一个字从这个男人的嘴巴里说出来都要命的好听。

    “我……就是觉得她可能是太在乎你了!”

    女人都是嫉妒心的动物,她会对自己搞这些背后小动作,乔慕晚能想到她是因为厉祁深,才会针对自己。

    厉祁深眼底因为乔慕晚的话,微闪精芒,但是很快就掠过。

    “只要你比她更在乎我,就不会有心理负担了!”

    厉祁深专挑乔慕晚话语里的漏洞,一双幽黑的眸,自始至终都不曾从乔慕晚的脸上移开。

    贝齿死咬住唇瓣,两个人之间带有暧-昧气息的感觉,连对话,都让乔慕晚闪躲不开。

    “我……我要下车了!”

    有些不敢再继续和这个男人待下去了,似乎自己再多和他待一秒钟,自己就会丢盔弃甲。

    厉祁深没有再继续纠缠乔慕晚,任由她下了车。

    乔慕晚脚落地,她刚想合上车门,又顿住了动作。

    转过身,她手撑在车门上,隽秀的小脸,迎上厉祁深目光的打量。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说完话,乔慕晚见厉祁深俊颜没有什么表情,她又补充一句。

    “我……会和年南辰尽快离婚!”

    话音低落,乔慕晚有种心慌意乱的感觉,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和厉祁深突然说这样一句话,但是她开口说话,没经过大脑的一瞬间并不觉得自己的这句话多余。

    后知后觉,才发觉自己给了这个男人一个怎样的讯息。

    但话说了出去,就是泼出去的水,她根本就收不回来。

    抿了抿唇,她放在车门上的手,也不自觉的捏紧。

    厉祁深至始至终都没有应声,乔慕晚觉得自己的处境似乎有些尴尬,不自然说了句“我上去了!”以后,落荒而逃一样的离开。

    看着眼前的小身子,在自己视线中渐行渐远,厉祁深狭长的瞳仁,目光定格了她纤细的身影。

    ——————————————————————————————————————

    不想自己再一次失了这次失而复得的机会,乔慕晚对这次图稿的设计,比上一次更认真。

    而且,为了完美每一处,她几乎是不舍昼夜的赶稿,连舒蔓都受不了她这个熬夜的工作狂魔了。

    “我说慕小晚,你是疯了吧?你就算不希望你未来老公失了这次的中标,也不至于这么卖力吧?”

    乔慕晚听不进去舒蔓的碎碎叨叨,将自己桌案的咖啡杯,往她面前推了推。

    “去帮我泡杯咖啡!”

    乔慕晚连头都不抬就命令舒蔓,舒蔓皱了皱嘴巴。

    “慕小晚,你就算是要做总裁夫人了,也不用这么亲力亲为吧?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厉祁深谈一谈了,他这么压-榨你,都不会心疼吗?”

    舒蔓带有一语双关的意思开了口。

    之前晚上不让乔慕晚回来这里,等同于让她上夜班,现在不让她上夜班了,在家里,还不让乔慕晚好好的休息,舒蔓都替乔慕晚抱不平了。

    这次乔慕晚不能再忽视舒蔓的话,抬起了头儿。

    “不过是让你帮我泡杯咖啡,哪那么多的话?”

    乔慕晚开口,完全没有发觉,在不知不觉间,自己说话的口吻,竟然和厉祁深如出一辙。

    无奈的看着乔慕晚,舒蔓摇了摇头儿。

    “真是欠你的!”

    丢下话,舒蔓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的去了厨房。

    ————————————————————————————————————————

    接连赶稿三天,乔慕晚如愿以偿的设计出在她认为比之前更出色的图稿。

    约了代先生,乔慕晚拿着重新设计好的图纸去了文都酒店。

    流畅的介绍厉氏图稿的设计理念,她将自己匠心独运的设计,每一处都超完美的展现以后,代先生不由得拍手赞许。

    乔慕晚介绍完手里的设计稿以后,代先生还玩-味儿的问乔慕晚“有没有来我公司工作的想法儿,我付你两倍的工资!”

    却不想,不等乔慕晚开口答复代先生,一道魅惑的声音,沁着几分邪痞的传来。

    “代总,挖墙脚这样的事儿,不大好吧?”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