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为年家生一个孩子(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59章 :为年家生一个孩子(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吃在首尔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薄韧儿的唇,恣意的品尝让他爱不释手的软-糯,心尖儿处缓缓流过某种悸动的感觉。

    按住乔慕晚的肩头儿,厉祁深描绘过她的唇齿轮廓,然后大力衔住,用一种不舍的依恋拉力,吮着她。

    突然被主导住自己的理智,乔慕晚黛眉拧紧在一起。

    从来都抗拒不了这个男人,她刚开始还在抗拒,在厉祁深的几下撩-拨下,她心惊胆战的心弦,由紧致绷紧的状态,放松下来,然后任由他寓所欲求。

    不舍与眼前女人分开,厉祁深与她的距离更近,近到两个人的呼吸都缠在了一起。

    不知道旖旎了多久的缠-绵,直到乔慕晚换不来气,厉祁深才放开她了。

    乔慕晚轻启红唇,有失了喘息规律的呼吸,溢出她的唇瓣。

    厉祁深拂手,用带有薄茧的粗粝指腹轻轻地擦拭过她的唇,将上面牵引出的银丝,轻抹掉。

    “真是要命!”

    他至始至终不相信什么见鬼的一物降一物,可是碰到这个女人以后,他不得不改变自己最初那些见鬼的认知。

    很多时候,他自认为再清晰不过的理智,因为她的几句话都会变得错乱、崩溃……

    刚刚灵魂都要被吸走的感觉,让乔慕晚眼角微微闪烁出淡淡的泪珠,晶莹无比的呈现在她的眼中。

    厉祁深的指,由她的红唇,划过脸庞,沿着她小脸下颌处的弧度,蜿蜒走过,最后落在她对开襟白裙上面的纽扣衔接处。

    “这件裙子不错!”

    男人说话的同时,挺括的身躯,向她欺近,“有种让我想把它撕碎的冲动!”

    乔慕晚:“……”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红了脸。

    眉心微拧,她抬手去打他的胸口,“臭-流-氓!”

    怎么听都有娇嗔的语调的声音,让厉祁深指尖儿一捻。

    “前不久还叫我祁深,这会儿就翻脸不认人了?嗯?”

    越说,乔慕晚的脸越红。

    “拿开!”

    掌控的感觉,让她身体有些发胀。

    拨开厉祁深的手,乔慕晚刻意用两个小手抱住手臂。

    “你到底送不送我回去?不送我回去,我自己打车回去!”

    眼角的余光瞟了眼红艳艳唇瓣的女人,厉祁深没有做声,悻悻地收回手,兀自发动了引擎。

    ————————————————————————————————————

    把乔慕晚送回舒蔓那里的时候,已经是傍晚时分。

    夕阳的余光,渲染夏日的半边天,成片的火烧云,将天空映衬的绮丽非常。

    停下车,厉祁深侧眸去看乔慕晚的时候,她的小脸正迎着丝丝缕缕的惊艳光芒。

    本就白-皙完美的巴掌大的小脸,因为光线如同一层金丝的照耀,坐在副驾驶车座上的女人,美得让人心悸,美得夺人呼吸。

    几乎是一瞬间,厉祁深心里某处未曾触及的ruan-qu,有被羽毛轻轻扫过的感觉。

    菲薄的唇,岑冷的抿紧,厉祁深忽的拉过乔慕晚的小臂,又一次以吻封唇。

    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儿就被厉祁深han住两瓣唇,厉祁深慵柔的按住她的肩膀,加深两个人之间的距离。

    太过惹人沉醉的感觉,像是天空的彩霞一样绚烂,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

    直到乔慕晚手机响起嗡嗡嗡的振动声,两个思绪飞脱的人儿,才蓦地僵硬住动作,停了下来。

    一再被眼前的男人亲吻自己,乔慕晚微喘气息的推开厉祁深,然后摸出来手机。

    看到手机上面的来电显示,她心弦蓦地一紧,连带着原本不清明的思绪,也瞬间冷静了下来。

    捏住手机的小手,不免有一层薄薄的汗丝,沁在掌心间,让她蜷缩的指,变得无力起来。

    胸口还在微微起伏惊喘的呼吸,因为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她的视线都聚焦不到一起。

    厉祁深看出乔慕晚看手机时表现出来的忐忑,淬染黑幽的眸,深邃似海。

    他就算不去抢乔慕晚的手机,也能知道是谁来的电话。

    “接吧,你没做错什么,不需要有任何心理负担!”

    厉祁深拉过乔慕晚的左手,紧裹在他的掌心中,与她十指相扣、掌心相对。

    收到厉祁深投给自己的坚定眼神儿,乔慕晚原本拉满了弓弦的紧绷感,也一点儿、一点儿的消弭开。

    菱唇又抿了几下,她点了点头儿,接下手机——

    ————————————————————————————————————

    乔慕晚回到年家的时候,客厅里狼藉一片。

    隐隐约约,她从楼上的书房那里,还能听到有赵雅兰的咆哮声音,歇斯底里的传来。

    刚刚她接到年永明的电话,莫名的有心虚的感觉,哪怕厉祁深一再安抚她,她心底里还是有不安的疙瘩,在起伏。

    越过可能会扎到脚的玻璃碎片走上楼,乔慕晚在缓步台那里,听到家里的李婶唤了声“年少爷!”

    乔慕晚回头看去,一眼,年南辰穿着蓝色斜纹衬衫,身姿挺拔的出现在门口那里。

    迎上乔慕晚的目光,年南辰看到了她的存在。

    打从上次听这个女人说和自己离婚,他们两个人也有两天没联系了。

    年南辰仅仅在乔慕晚的身上停留了几秒以后,就将目光落在了李婶的身上。

    “怎么回事儿?”

    ————————————————————————————————————————

    乔慕晚和年南辰一前一后上楼,通过书房虚掩的门缝,两个人听到了里面传来的谈话声。

    “年永明,我赵雅兰用得着埋汰那个jian人吗?她都背着年家人,和厉家的大少爷扯上了,你要让我家南辰戴绿-帽-子戴到什么时候?”

    赵雅兰情绪激动无比,今天她撞见乔慕晚和厉家老太太在一起吃饭,再加上听王太太说乔慕晚是厉家的准儿媳,她人都要气爆了。

    她一早就不得意这个娶进门的儿媳妇,她现在还背着年家人,在外面和其他男人扯上了,这样让年家蒙羞,让自己儿子当活-王-八的事情,任由哪个做母亲的都不能接受。

    听着自己妻子尖酸刻薄的话,满满都是对乔慕晚的不屑,年永明一再的蹙眉。

    “慕晚不是那样的孩子!”

    乔慕晚之前在外面住的时候,他有提醒过她,她当时给自己的答复是不会做让年家蒙羞的事情。

    他相信乔慕晚不是那种会乱-搞的孩子。

    “不是那样的孩子?呵……你年永明就是被灌了*汤,居然猪油蒙了心的让那种女人嫁到年家,你是不是觉得把这个家逼到妻离子散,你才能满意啊?”

    年永明:“……”

    “我今天和王太太亲眼看到乔慕晚和厉家的老太太在一起吃饭的,知不知道,乔慕晚和厉家的大少爷扯上了,你选中的好儿媳和厉氏的总裁扯上了,这下子,你该满意了,你这个好儿媳吊着我家南辰不放不说,还给你傍上了盐城最牛bi的企业总裁,这下子,你年永明的事业更得如鱼得水了!”

    赵雅兰不屑的讥诮出声,整个人对乔慕晚的不屑,溢于言表。

    自己妻子越发过分的话,年永明威严的出声制止,“够了,你说话真是越来越过分了!”

    稍稍平复了下因为赵雅兰而起伏的情绪,年永明抬眼看向自己的妻子。

    “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我已经叫慕晚回来,等她回来以后,我会问清楚的,但是你要是恶意诬蔑慕晚,赵雅兰,别说我这个做丈夫的对你不客气!”

    从乔慕晚与年南辰结婚以来,自己妻子对乔慕晚的排斥,年永明全部都看在眼中,他平时只是不想说这些事儿罢了,但是自己妻子的行为举止真的是太过分了。

    “呵……你就惯着吧,等到哪天年家在盐城抬不起头,你年永明就等着把肠子悔断吧!”

    书房里,年永明夫妻一个语锋犀利,一个声音威严的对峙间,书房外,蓦地传来响脆的耳光声。

    听到书房中自己父母间的对话,怒不可遏的年南辰甩手,抽了乔慕晚一个耳光。

    “你这个dang-fu!”

    恨不得把话嚼碎了似的出声,年南辰染上猩红的眼,阴骘而狠戾。

    他掐住乔慕晚的脖颈,将乔慕晚的身子固定在墙壁上。

    “该死的,你真以为我年南辰的绿-帽-子是你乔慕晚可以随便戴的吗?”

    他真的是要气疯了,原来她这么着急和自己离婚,是因为已经和厉祁深好上了,所以才这么迫不及待想要逃离自己,然后和那个男人走在一起。

    脖颈被扼住,乔慕晚立刻呼吸困难起来,一呼一吸间,尽是让她眉心痛苦拧紧的扭曲表情。

    乔慕晚动着自己的两个小手去挣脱年南辰,却被他反手加重力道,捏的更紧。

    “呵……都和厉祁深的母亲见面了啊,还在一起,看来她很喜欢你嘛!乔慕晚,厉老太太知不知道你还没有离婚?嗯?”

    年南辰怒极反笑,似火的眸,好像能喷出烈焰一样,将乔慕晚焚烧个片甲不留。

    被粗重的力道捏到眼角有泪花在闪烁,乔慕晚心中就像是被无垠的海水包裹住,然后咸涩的让她整个人随着波动的暗涌,一点儿、一点儿的坠入到深不见底的大海深处。

    听到走廊里有声音,闻声的年永明和赵雅兰赶了出来。

    在看到年南辰恨不得掐死乔慕晚的样子,年永明厉声开口,“南辰,你这是做什么?放开慕晚!”

    突然加入的威严声音,让年南辰似血猩红的眼,转过,看向自己的父母。

    脖颈上面力道的减轻,让乔慕晚本能的退开自己的身体,然后像是重新获得呼吸似的,不断的喘息。

    因为气血不畅,她的小脸上明显浮现出来红晕。

    掌心间的充-实感消失,年南辰再度眸光阴厉的看向乔慕晚。

    他想要再去掐乔慕晚的时候,年永明沉着脸,叫住了自己的儿子。

    “不分青红皂白就误会慕晚,你闹够了吧?”

    这个家里,对乔慕晚好的一直都是年永明,哪怕自己妻儿两个人都不屑于他,他也对乔慕晚实打实的好。

    自己丈夫不帮自己儿子这个受害者,还偏帮乔慕晚这个不守妇道的儿媳,赵雅兰不服不忿的走上前叫嚣。

    “年永明,不分青红皂白的人是你才对吧?你不让他和茉含在一起就算了,还过来因为这个不守妇道的女人,说南辰的不是,南辰哪里做错了,让他娶了这个丧门星的儿媳,你有没有想过南辰的感受!”

    赵雅兰越说越趾高气扬,因为站住理儿的原因,她看乔慕晚的目光,越发的傲慢。

    “我不管,你年永明不拿南辰当儿子,我赵雅兰就他这一个儿子,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受欺负,所以我必须让他和这个jian-人离婚,明天是周一,我明天就让他们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我不允许这样的女人,再给我的儿子戴-绿-帽-子!”

    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说的刻薄犀利,赵雅兰恨不得生吞活剥了乔慕晚。

    自己妻子让自己儿子和乔慕晚离婚的话,让年永明不悦的皱紧眉。

    从乔慕晚嫁到年家,他就没打算要两个人离婚。

    只是还不等年永明开口说话,一脸怒气横生的年南辰开了口。

    “谁说我要和她离婚?”

    年南辰的突然发声,让赵雅兰错愕不解的看向自己的儿子。

    “……南辰,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

    年南辰看了眼自己的母亲,转而将目光落在乔慕晚的身上。

    “想和厉祁深双宿双飞是吗?乔慕晚,我年南辰不离这个婚,我看你怎么和厉祁深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如果你不介意背负dang-fu的名儿,那你他妈-的就挂着我年南辰妻子一辈子的头衔儿,做厉祁深见不得光的情-人!”

    年南辰阴骘的说完话,头也不回的转身,下楼,然后摔门离开……

    ——————————————————————————————————————

    乔慕晚被年永明叫去了书房,在狼藉一片的房间里,乔慕晚站在办公桌的对面,不住的绞着自己的手指。

    “坐吧!”

    年永明兀自给自己倒了一盏茶,开了口。

    面对这个对自己真心好的公公,乔慕晚深知,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

    没有坐下的意思,她看向年永明的目光里,满含内疚、抱歉。

    “……爸,对不起!”

    乔慕晚喉咙发紧的开了口,如果说在这段与年南辰无关爱情的婚姻中,她最对不起的人是谁,她一定回答是年永明。

    听乔慕晚开口给自己说对不起,年永明端起茶盏的动作一滞。

    但眸底的错愕,稍纵即逝。

    “为什么这么说?”

    年永明恢复常态,口吻很淡的问道。

    不想再继续隐瞒下去自己发生了婚内出-轨的事实,她抿了抿唇瓣,开了口。

    “爸,妈没有诬蔑我,我……确实和厉家人走在一起!”

    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话有任何的情绪波动,年永明依旧面容平静。

    “和厉家人走在一起也不能代表什么,你是人,有交友的权利,更何况,你能和厉家人走在一起,我这个做公公的,替你开心还来不及呢!”

    没想到年永明会这样说话,乔慕晚心里难做极了。

    “爸,事情不是您想的这样,我……”

    说到自己和厉祁深在一起发生了不正当的行为,乔慕晚终究还是脸皮薄,不好说出口。

    一再舔着唇瓣,她换了种说话的方式,“爸,事情是我做错在先,我会和南辰离婚,因为我是过错方,我可以净身出户!”

    不用说自己和厉祁深发生了xing关系,自己有错在先,就足以说明一切了。

    乔慕晚坚持离婚的话,听在年永明的耳中,他一再平静的眸底,终于掀起了起伏的波澜。

    “错误可以改,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还年轻,爸可以理解你犯错!”

    没想到年永明居然可以这样迁就自己,乔慕晚心里难做极了。

    如果他打自己几下,骂自己几句都好,但是他这样能原谅自己的行为,让她心底更加无措,不安。

    “慕晚,爸知道你是个好孩子,不然也不会让你嫁给南辰。南辰这个孩子不坏,就是脾气什么的不太好,爸觉得你们小夫妻两个人缺少交流,你们两个人应该多多交流,这样才能消除你们之间的隔阂!”

    拿出来大家长的架势,年永明梳理自己儿子和儿媳之间的关系。

    “这样吧慕晚,你搬回来住吧,这样也少了那些流言蜚语!”

    听到年永明说要自己搬回来住,乔慕晚本能的想要开口拒绝。

    “爸知道你担心你婆婆那边,你放心,你婆婆那边,我替你处理!”

    把乔慕晚一切担心的障碍都扫除的干干净净,乔慕晚话到嘴边,就那样生硬的僵住。

    本以为,自己坦诚了自己婚内出-轨的事情,就能获得自由的权利,却不想事情变得越发的步履维艰。

    “爸,我一定要离婚的,这件事儿我想了很久,我……我不想过得这么累!”

    无关爱情的婚姻,她要付出很大的精力去承受。

    自己腮边的酥-麻感,现在还作痛的蛰着她的每一根神经。

    她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不管她离了婚以后,自己会面对什么,她一丁点儿不想再让自己难受。

    乔慕晚的坚持,让年永明拧了拧眉头儿。

    之前乔慕晚也说过要离婚,只是那时没这么强烈,他也就没怎么当回事儿,现在乔慕晚这样坚持,年永明一时间也无措。

    “慕晚,你这么坚持离婚,是因为厉家的大少爷?”

    之前,他没怎么在意自己这个儿媳在外面会不会和其他的男人走在一起。

    现在有了厉祁深的存在,他不得不担忧起来。

    厉家不同于其他的名门世家,它在盐城举足若轻的地位,不是年家可以匹敌的。

    如果事情真的是因为厉家的大少爷对乔慕晚上了心,那么他能想到,如果厉祁深出手帮乔氏,他想要再控制乔氏,几乎是不再可能的。

    没想到年永明能突然提及到厉祁深,乔慕晚说不忐忑,完全是不可能的。

    那个名字对她来说是敏-感的,敏-感到一提及,她的心里,就会不受控制的掀起波澜。

    不知道怎么回答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现在所处的感情关系,乔慕晚一再捏紧自己的小手。

    再抬起眼看向年永明的时候,她清秀的小脸上,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爸,我想和南辰离婚的事情,和他没关,我只是不想自己活得再这么累,我妹妹因为我和南辰结婚的事情,整个人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疾病。如果不是我嫁给了南辰,她不至于出现病症,说到底,我心里过意不去!”

    “……”

    “经过这段时间的考虑,我……想得很清楚,我要和南辰离婚,这样对我们谁都好,如果我和南辰离婚,让您不想再继续帮助乔氏,爸,我不会怨您的!”

    乔慕晚嘴上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早就是不安取代了一切。

    她在赌,赌年永明不会因为自己和年南辰离婚的事儿,而不帮乔氏。

    没想到乔慕晚下定了决心,像头犟驴,怎么拉都拉不回来,年永明矍铄的眸底,飞速闪过精芒。

    “慕晚,你和南辰结婚以来,爸就没想过要你们离婚,虽然让你和南辰结婚,是我帮乔氏的筹码,但是慕晚,爸不会因为你和南辰离婚,就不帮乔氏!”

    没想到年永明能这样开明大度的说出这样的话,乔慕晚原本紧绷的心弦,渐渐的松懈了下来。

    只是还不等她彻彻底底的放松下来,年永明接下来说出口的话,犹如晴天霹雳。

    “但是慕晚,爸有个要求,是我能够无限趋帮助乔氏的底限,那就是,你得为年家生个孩子,我才会同意你离婚!”

    ————————————————————————————————————

    夜色,绯靡而绚烂,五光十色的灯光,交替闪烁在酒吧里。

    这是乔慕晚又一次在酒吧买醉。

    她不是一个喜欢寻求刺-激的女孩子,也不是一个喜欢放-纵的女孩子,只是最近那些让她喘不过气来的欺压,让她整个人活得比死都累。

    拿起酒瓶,乔慕晚一杯接着一杯的往杯里给自己灌酒,整个人就像是刚刚失恋了似的,想要用一醉解千愁的办法儿借酒消愁。

    知道乔慕晚在酒吧买醉,原本准备睡下的舒蔓,换了身衣服,就急匆匆的赶来了酒吧这里。

    酒吧本就不是什么好地方,鱼龙混杂着各式各样的人,她不敢保证自己这个单纯的好闺蜜会不会出什么事儿,她来了酒吧这里就想拉她走。

    “唔……蔓蔓,你别拉我,让我喝死在这里吧!”

    乔慕晚心里苦极了,原本以为年永明是真真切切对她好的人,所以什么时候都会站在她的立场上为她想问题,只是没想到的,现在,为了不让自己离婚,他居然要自己为年南辰生孩子。

    想不通,搞不懂,乔慕晚心里就像是吃了苦胆,很难受、很难受。

    看乔慕晚一副烂泥扶不上墙的颓废样儿,舒蔓气呼呼的按住她的两个肩膀,摇晃着她的身子。

    “慕小晚,你又怎么的了吗?你看看你自己把你自己作践成什么样子了啊?”

    对于自己这个好朋友,舒蔓打心底里心疼她。

    打小就被抱养来的不说,连同结婚,都是为了乔家的利益才嫁到年家的,嫁到年家以后,还过不上舒心的日子,每天都要承受婆婆的刁蛮对待,丈夫的不予理睬。

    舒蔓替自己的好友不值极了,她一直都怂-恿乔慕晚离婚,可是怂-恿了这么久,也不见年家那边放个屁出来。

    乔慕晚眼角有泪花在飞速的闪烁着,然后整个人呜呜囔囔的说着话。

    看着自己还有一副不争气,只知道借酒消愁的样儿,舒蔓又气又心疼。

    “慕小晚,你给我说,你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年南辰又欺负你了,还是说是赵雅兰欺负你了,来,你给我说,我帮你出气!”

    舒蔓一副要替乔慕晚出口恶气的架势。

    “呜……蔓蔓,我心里苦,真的很苦!”

    要她给年南辰生孩子,那简直和杀了她无异。

    她本就失去了自我,现在连离婚都这么身不由己,她已经说不上来自己心里的感觉是怎样的了。

    “你心里苦,你倒是给我说啊,到底怎么了啊?是不是年南辰又欺负你了?”

    “呜呜……不是,不是年南辰,这次是我公公,我想要和年南辰离婚,但是他给我说,如果我要离婚,就为年家生个孩子!蔓蔓,你知道的,我不能给年家生孩子,那样我情愿死!”

    乔慕晚满口都是醉酒后的醉意,连说起话来,舌头都有些发ying起来。

    虽然乔慕晚说话支支吾吾,语序也不是很清晰,但是舒蔓大致也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没想到年永明那么过分,本以为乔慕晚嫁到年家以后,年永明是对她是实打实的好,是一个慈祥和蔼的长辈,却不想,为了不让乔慕晚和年南辰离婚,居然连这样下-三-滥的借口,都能说得出来。

    能体会出乔慕晚的心里是有多么的痛苦,舒蔓也跟着皱起了眉头儿。

    “真是的,这年家人都是什么狗东西啊,连这样的话也能说得出来!”

    越发替自己这个好闺蜜觉得不值,舒蔓直接两手叉腰。

    “慕小晚,你听我的,你把这些事儿都告诉厉祁深,你让他替你出头儿,我就不信,有他替你撑腰,年家人还能再说出来一个不字儿!”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