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我回去刷牙了(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55章 :我回去刷牙了(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活色生枭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扯掉了有片片激-qing水-渍的chuang单,他拥着她睡了一-夜。

    本来乔慕晚是打算回去的,但是自己实在是太累了,最后也无力和厉祁深去挣扎什么,沉沉的睡了过去。

    就好像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依稀间听到耳边有温柔的声音再唤着她。

    但是她看不清那个人的脸,只是那个人的身影,让她觉得熟悉,就好像一直在她的世界里,从来没有离开过。

    场景再度转换,年南辰的脸出现在了她的梦境中。

    一张恨不得掐死她的狰狞的面容,逼近她,让她莫名的害怕,然后后退身子。

    直到耳边传来了一道红酒般醇厚的声音,在告诉她“不要怕!”,她才顿住了步子。

    下意识的回过头,厉祁深站在她身后,拥住她的双肩。

    “所有的事都有我,不要怕,你只需要站在我身后就行!”

    听到男人莫名让自己心安的话,乔慕晚本能的退在他的身后,然后将他当成是保护伞一样,chong溺在他给予自己的呵护中。

    “乔慕晚,你这个荡-妇!”

    年南辰低吼的咆哮声,让乔慕晚大梦初醒般从厉祁深的保护中,辗转清醒。

    “做恶梦了?”

    耳边传来沙哑声线的声音,乔慕晚心弦发颤的抬起头,迎上了男人湛黑的眸光。

    两个人之间都没有穿衣服,彼此间再真实不过的身体接触,让额角挂着汗丝的小女人,莫名的心慌。

    没有过多去回想刚刚的梦,不自觉的,她的记忆被拉回昨晚一幕幕激qing的片段中。

    想到两个人昨晚几乎是没有片刻分离的场景,她至今都觉得下面的痛,真实又清晰。

    厉祁深拂手,将黏在乔慕晚红唇上的发丝,捋在耳后。

    修长的指,带着指腹上的粗粝摩挲而过,痒痒的,她一下子就抓住了他的手。

    “我……”

    乔慕晚的声音有些哑,说出口的话,也有些力不从心,尤其是看到男人的眸,她的心跳乱了节奏。

    一再舔了唇瓣,她才出声。

    “我……该走了!”

    她掀开被子,作势就要下chuang,却在踢动脚的时候,不自觉的碰到了男人双腿间的位置。

    不同温度的物什,让乔慕晚本就微红的脸颊,在晨曦的朝阳中,更加艳丽。

    手腕被抓住,乔慕晚的小身子,被厉祁深重新拉回到他的胸膛上。

    “天还早,再睡会儿!”

    厉祁深头有些疼,抬手揉了揉眉心。

    昨晚太过放纵,他不记得释放了几次,也不记得自己变换了多少个姿势,只是那种极致的依恋拉力,让他一秒也不想离开这个女人。

    小脑袋重新埋首在男人的胸膛上,有沉稳的心跳,让她狂肆跳动的心跳,在沉寂一段时间后,竟然出乎意料的与厉祁深保持一致。

    “你放开我,我要起来了!”

    昨晚太过放纵的片段,让乔慕晚一时间还没办法接受。

    她从不知道,自己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全部的矜持都遗消殆尽。

    按住乔慕晚的雪背,厉祁深没有要放开她的意思。

    “别闹,再睡会儿!”

    和这个女人,他总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纵-欲,很多时候,他都在想,自己早晚都得死在这个女人的身上。

    “你放开我,我要起来了!”

    不仅仅是因为她有早起的习惯,更是因为和这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候,她总是心慌意乱,没有办法正常思考了。

    拗不过乔慕晚,厉祁深只好松开了臂弯中的小女人。

    只是他一松开,就后悔了。

    “唔……”

    乔慕晚不等双腿着地,厉祁深拉过她的身子,直接反客为主,把她压在身下。

    然后迅速的找到她的唇瓣,附了上去。

    突然被封住唇,火热攀高的温度,再度席卷一切,乔慕晚心慌的厉害。

    两个人在关系不清不楚下,一再发生关系,她乱极了。

    她不喜欢自己不自重的任由这个男人从自己身上寓所欲求,但是她抗拒不了这样感觉,一种要命的感觉。

    “真是要命,早晚死你手里!”

    厉祁深咬牙控制自己,在崩溃的边沿,他勉强压下蠢蠢yu动的火焰。

    能感受到厉祁深的变化,她眉头拧的更紧。

    厉祁深抽身时,乔慕晚如释重负的长吁一口气。

    她不敢再继续在这里待下去,拿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离开。

    ——————————————————————————————————————

    乔慕晚回家洗漱,又换了身衣服,在舒蔓一顿诧异的眸光注视下,吞了两粒紧急避-孕-药,然后才离开,去了公司。

    头有些疼,她也懂,她和厉祁深再怎样也没有结果,这样一再发生xing关系,不过只会加重他们两个人之间关系的恶化。

    浑浑噩噩过了一上午,中午的时候,年家那边打来了电话。

    本以为打电话给自己是年永明,却不想居然是年南辰。

    乔慕晚不知道自己把年南辰的手机号拉黑,接到他的电话时有些诧异。

    电话被接起,她本来想挂掉,但是通了他的电话,她根本就挂不了。

    硬着头皮听年南辰的声音,她拿着手机的手一再握紧。

    “我们见一面,我是很诚心的想要和你谈一谈!”

    虽然乔慕晚不想见年南辰,但她也确实想和他好好的谈一谈。

    她不想再继续这样的生活了,不管年南辰是否真心想要和她重新开始,她都不要再继续这样可笑关系的来往。

    她和这个男人之间没有感情,自然也谈不上能好好的在一起生活。

    下了班,乔慕晚去了年南辰说得咖啡馆。

    坐在馥郁气息的咖啡馆中,年南辰拿勺子搅了搅咖啡,主动开口打破了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

    “最近你在干嘛?”

    像是聊家常一样的打听乔慕晚的情况,两个人突然间心平气和的谈话,他的声音有些僵硬,显然,他不曾想过两个人之间能有这样安静相互对视的时刻。

    乔慕晚抬眼看了一眼年南辰,没有说话。

    “你今天找我来,到底是什么事儿?”

    不光是年南辰觉得两个人之间这样的对峙有些压抑,乔慕晚也有同样的感觉。

    乔慕晚公式化的声音,让年南辰很多想要问出口的话,生生的卡在喉咙里了。

    “你什么时候把我手机号拉黑的?”

    给她打电话,被告知一直是关机状态,正常人的手机怎么可能会是一直关机,年南辰再没脑子,也能知道他的手机号被乔慕晚给拉黑了。

    而且上次那两条莫名其妙的短信,让他至今都没有将盘踞在心口处郁结的气,排遣开。

    乔慕晚看了眼年南辰,微拧眉心。

    “我没有将你的手机号拉黑!”

    她虽然不想接年南辰的电话,但是还不至于将他的手机号给拉黑,她再讨厌他,也做不出来那么幼稚的事情。

    “是吗?那你看看你的黑名单里,有没有有我的手机号?”

    男人都是要尊严的动物,乔慕晚把他手机号拉了黑,现在还不承认,年南辰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厉害。

    再怎样说,乔慕晚这样的行为,都让他的男性尊严大受打击。

    变得和厉祁深越发难以处理的关系,让她根本就不知道如何是好。

    如果是以往,他会毫不犹豫和这个女人,雷吼几声。

    但是现在,他都没有发觉自己是在什么时候,发生了这样潜移默化的变化,竟然不忍心和这个女人扯嗓子大喊。

    乔慕晚没有动,任由年南辰用眸光盯着自己。

    “你和厉祁深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这个问题,盘绕在他的脑海中已久,厉祁深对乔慕晚的态度,作为男人,他再清楚不过那代表的是什么。

    “你和他上chuang了,是不是?”

    就像是被拆穿了自己一层虚伪的外衣似的,乔慕晚细眉拧紧。

    “你来这里,就是想和我说这个的?”

    年南辰:“……”

    “如果你说完了,那我来说!”

    舌尖儿舔了舔略微干涸的唇瓣,她看向他,“我们什么时候能离婚?”

    不假思索的问出声,这个问题,乔慕晚想了很久,她不想和他再继续这样可笑的关系,她要离婚,而且是尽快的离婚。

    她现在不管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年南辰的,也不管自己和他离婚以后,乔氏的债务危机要何去何从,她想要自由,不要再继续被一纸婚约束缚她。

    而且,她现在和厉祁深关系走得那么近,婚内出-轨这样千夫所指、万人唾弃的指责,她承受不起。

    慕晚的话,让年南辰眉峰打成了结。

    “就这么想和我离婚?”

    “是!”

    乔慕晚回答的干脆利落,斩钉截铁。

    她想和他离婚,从定下婚期开始,她就想和他离婚。

    没有商量的口吻,让年南辰不自觉的蜷缩手指。

    “我不会和你离婚,也不可能让你和厉祁深双宿双飞,我要用婚姻的名义,束缚你一辈子,要你永远都逃不出去!”

    “你……”

    没想到年南辰能说出来这样的话,乔慕晚真心觉得这个男人病态,他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窗边,年南辰与乔慕晚对峙间,藤雪和姚芊芊两个人进了咖啡馆。

    藤雪刚准备选上二楼选一个合适的位置,姚芊芊忽的抓住了她的手臂。

    “小雪,你看那里,那个是不是那个叫乔慕晚的jian人?”

    闻声,藤雪寻着姚芊芊的目光看去,她看到了玉白面颊的乔慕晚,对面坐着一个长相着实不错的男人。

    “那个男人是谁?”

    看到年南辰,藤雪似乎有些记忆,但又记不起那个男人是谁。

    “谁知道是不是那个jian人又找的小白脸?”

    姚芊芊双手环胸,不屑的发声。

    “祁深应该不知道这个女人,这么不检点吧!”

    乔慕晚在鼎扬入职那会儿,写得是未婚,自然而然的,大家伙都以为乔慕晚是未婚,甚至都以为她连男朋友都没有。

    “应该不知道,不然依照厉祁深那个高傲的性子,怎么可能会正眼看这个女人!”

    姚芊芊越发嫌恶乔慕晚的样子溢于言表,一双秀气的黛眉,透着浓浓的鄙夷。

    “说得也是,这样的女人,就是个公交车,指不定在祁深之外,找了多少的男人!”

    在藤雪和姚芊芊唾弃的看着乔慕晚和年南辰的时候,坐在座椅中的年南辰,忽的起身,然后扣住乔慕晚的下颌,猛地落下狷狂的吻。

    两个人突然激吻的行为,让藤雪不由得掩唇大惊。

    “这……”

    “小雪,快,快拍照,然后给厉祁深拿去看!”

    听着姚芊芊在一旁吹捧着,藤雪愣了愣之后,赶忙拿出手机,飞速的按下拍摄键,为了体现乔慕晚和年南辰接吻的场面激烈,她还拍摄了一段视频。

    年南辰松开乔慕晚的时候,藤雪已经满意的收回手机。

    没有什么心思再继续喝咖啡,两个人相互对视,贼兮兮的笑了笑以后,离开了咖啡馆。

    唇瓣上被碾-压过的厌恶气息,让乔慕晚黛眉都要蹙到了一起。

    紧了紧小手,她敛住情绪,然后伸手,拿过一旁的纸巾,不住的擦着自己的唇瓣。

    “我就当被疯狗咬了一口!”

    乔慕晚丢下手里的纸巾,然后站起身,拿起挎包,头也不回的转身离开。

    ——————————————————————————————————————

    藤雪拿着乔慕晚和年南辰激-吻的照片和视频去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祁深哥,我有东西要拿给你看!”

    藤雪甜甜的笑着,说着,她将手机递了过去。

    本以为厉祁深看到自己手机上的东西会大发雷霆,或者变了脸色,亦或是怎样,但是他淡然从容的俊脸上,没有任何的神情反应,好像藤雪拿来的东西,对自己来说,没有什么意义。

    “你拿这个给我,想和我说明什么?”

    没想到厉祁深对于这段视频和这些照片是这样冷漠的态度,藤雪直感觉自己自作聪明的挨了厉祁深给自己的一耳光。

    脸色泛起红润,藤雪觉得自己此刻的境地,实在是尴尬。

    在厉祁深眸光一再沉冷的注视下,藤雪有些承受不住,只好悻悻的离开了他的办公室。

    藤雪走过,厉祁深在烟雾虚化中的俊脸,线条紧绷而冷冽。

    眯了眯狭长的眸,危险的目光,迸射而出。

    ————————————————————————————————————

    藤雪今天来厉氏就是自讨没趣,因为厉祁深的态度,她整个人状态都不是很好。

    正好碰到从洗手间回来的乔慕晚,藤雪原本挫败的神情,瞬间就和打了鸡血似的。

    “呵……”

    听到有不屑的声音,带着挑衅的意味,乔慕晚抬眼,正好看到了藤雪。

    蹙了蹙眉,因为之前的事儿,她和藤雪之间至始至终都有心结儿,卡在两个人中间。

    不想和藤雪说话,但迎面碰上了,她也不好扭头转身,而且她对自己带着敌意,她能看的出来。

    看到藤雪向自己走来,乔慕晚在原地顿住步子。

    “哟,慕晚升了啊?从鼎扬调来厉氏了,你好本事儿啊!”

    再明显不过的讥诮,让乔慕晚抿了抿嘴角。

    一瞬后,她扬起了一抹绝美的笑。

    “你这是来恭喜我的?”

    都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乔慕晚的样子,让藤雪根本说不出什么刻薄的话。

    “是啊,当然是恭喜你,毕竟这样步步高升的手腕,不是谁都能有的!我还真就是好奇,你到底是如何做到周-旋于这么多的男人中间,还能这么迎刃有余?”

    傲慢的扬起嘴角,想到乔慕晚前脚和厉祁深好,后脚又和其他的男人好上,她越发鄙夷的盯着眼前的女人。

    乔慕晚对藤雪保持淡淡的笑,但眼仁是冰一般的冷漠。

    “你说的很对,这样的手腕不是谁都能有的,所以,你永远不能让厉祁深多看你一眼,因为你没有我的手腕!”

    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说出来这样有挑衅意味的话,以往,她都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现在面对这个喜欢厉祁深的女人,她竟然无意识的说了这样刻薄的话。

    就像是上次对待许薇薇也是一样,她不知道自己都是在什么时候长出来了獠牙。

    “你……”

    能听出来乔慕晚话语里的意思,藤雪瞬间就狰狞了一张脸。

    不想再去理会这个女人,乔慕晚抬脚,越过她,往办公室折回。

    被这样对待着,藤雪高傲的大小姐脾气,瞬间就涌了上来。

    “嗯……”

    手腕倏然被拧住,乔慕晚的身子,被藤雪猛地按在了墙壁上。

    一直以来,因为厉祁深的事情,她都憋着一口气,今天被乔慕晚这样对待,她怒火中烧。

    “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自己都和别的男人在一起厮-混,还好意思继续缠着祁深,你的脸呢?真不知道现在的世道是怎么了,jian人都要骑我头上来了!”

    藤雪的眼仁冒出火,恨不得将乔慕晚燃烧个粉碎。

    不惧怕的迎上藤雪的目光,她同样没有从那次被藤雪下药的事情中纾解开。

    “你自己做的那些事儿,不该让我骑吗?”

    “你……”

    没想到乔慕晚拿之前的事儿堵她,藤雪气得一张精致的脸,都狰狞的拧在了一起。

    “你在干嘛?”

    忽的,从设计部走出来的卢梦妍,正好碰到了乔慕晚被藤雪按在墙壁上,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她想也没有想的走上前去调解。

    乔慕晚是她设计部的人,在外人的眼里,她这个做部长的怎么都应该保护自己手下的职员。

    因为乔慕晚的话,藤雪气得浑身轻颤。

    作为大小姐的她,几时受过这样的欺负,承受不住乔慕晚的反击,她抬手就要甩乔慕晚的耳光。

    只是她刚出手就被卢梦妍给拦住,跟着,她一耳光甩在了卢梦妍的脸上。

    “啪!”

    响脆的耳光声在走廊里显得格外清晰。

    藤雪耳光落下的时候,卢梦妍一个重心不稳,向地面上跌去。

    “嗯……”

    脸上火辣辣的痛,和脚踝扭伤的疼痛感同时传来,卢梦妍痛得一顿倒吸冷气。

    没有想到卢梦妍居然替自己挨了一耳光,乔慕晚的眸光错愕不已。

    走廊这边有嘈杂的声音,闻声的厉祁深,从办公室出来,看到在场的三个女人,眉心紧了紧。

    ——————————————————————————————————

    藤雪在厉氏闹事儿,自然没有脸再继续面对厉祁深,只得灰溜溜的离开。

    卢梦妍脚踝处的骨节错位,医生为她做接骨治疗,乔慕晚在外面等着。

    她至今都还没有从卢梦妍替自己挨了一耳光中反应过来。

    本来,她以为卢梦妍应该是讨厌自己,但是今天的事情,让她觉得自己有些小肚鸡肠。

    心里不免愧疚,她一再的咬唇。

    或许是自己太不理智,对卢梦妍有误会。

    额心有些疼,她拂手揉了揉。

    放下手,她再抬眼时,厉祁深指间夹着烟,身姿笔挺的站在自己的面前。

    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站起身,赶忙向厉祁深询问卢梦妍的事情。

    “她怎么样?没有事情吧?”

    厉祁深不语,用湛黑的瞳仁,渲染上漫天卷地黑色的看向乔慕晚。

    被这个男人淬染上冷意的眸盯着不自在,她堪堪的别开眼。

    她没有做错什么事儿,这个男人用这样的目光看向自己,她能想到他应该是因为卢梦妍的事情,在和自己生气。

    退后一步,她垂下眸子,抿了抿菱唇。

    “我不是有意要和藤雪起争执的,也不是故意要让卢部长受伤的,如果……你因为卢部长的事情在生气,我向你道歉!”

    她一直都知道厉祁深和卢梦妍的关系不是一般的好,毕竟两个人之前在国外就认识,这是她比不了的关系。

    乔慕晚怯怯敛眸,不看自己的样子,让厉祁深湛黑的眸,凝集的气息更加危险。

    “唔……”

    在乔慕晚一声轻颤下,她被厉祁深扯住,直接往安全通道里拉去。

    “砰!”

    安全通道的门被合并上,乔慕晚的小身子,被厉祁深直接像是揉皮球似的,抵在墙壁上。

    后脊背一痛,乔慕晚抬眼,不解的迎上这个男人太过冰冷的目光注视。

    “厉祁深,你想干嘛?”

    她不是故意让卢梦妍受伤的,他至于生这么大的气吗?

    想到这个男人因为卢梦妍有这么大的情绪反应,乔慕晚心里不舒服极了。

    没有去管乔慕晚心里是怎么想的,厉祁深按住她的肩膀,手指不自觉的用力。

    感觉自己的皮肉都要被这个男人捏碎了,乔慕晚本能的蹙眉。

    “厉祁深,你放开我,很疼的!”

    乔慕晚的眉都要打成结,本以为自己已经熟悉他性子的阴晴不定,却不想面对他的时候,自己还是难捱他的对待。

    无视乔慕晚皱紧的黛眉,他低眉看她一张脸。

    “年南辰吻你了?”

    厉祁深沉着脸,问出口的话恨不得嚼碎了似的。

    后知后觉才发觉,自己竟然不愿意相信那段见鬼的视频和那几张照片。

    原本还心里极度不舒坦的乔慕晚,怔了怔后,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别扭什么。

    不自觉的拉住了他的手,她竟然有一种想要哄他的冲动。

    “我回去刷牙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解释这样一句话,但是她就是不想这个男人误会自己。

    并没有因为乔慕晚的话疏开眉心,厉祁深继续扳着一张脸。

    “他吻你,为什么不反抗?”

    “我反抗了,但是没挣开!”

    乔慕晚继续解释道,本来这种事情,她不需要和这个男人解释,但是她就是不明所以的想要解释。

    “我找他是因为离婚的事儿!”

    连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为什么要不走脑的和他说自己找年南辰到底是因为什么!

    本来她还想和这个男人拉开距离,但是现在,自己竟然主动和他走近。

    甚至自己和他有误会,自己竟然会主动开口去调解。

    “所以,你想告诉我,婚没离成,还被他强吻了?嗯?”

    被厉祁深的话问得更加无地自容,乔慕晚埋低着小脑袋,像是个斗败的公鸡。

    乔慕晚不语,更是让厉祁深火大。

    “没脑子是不是?”

    修长的指,在她的脑门上点着,责备的口吻,让她嘟了嘟嘴唇。

    “我下次不会再找他去了!”

    “还有下次?”

    被厉祁深提高了声调的声音质问着,乔慕晚一个劲儿的摇头。

    “没有下次,这次是最后一次!”

    “你的话可信吗?”

    听着这个男人不信任自己的反问,乔慕晚目光带着淡淡的委屈看向他。

    “你还不是一样莫名其妙的发脾气,你说,你是不是因为卢梦妍的事儿在怪我?”

    乔慕晚哼哼唧唧的说着话,抡起小手,打着他的胸口。

    卢梦妍刚刚在厉氏跌倒那会儿,还不是这个男人给她扶起来的,然后又因为她不能走路,一路给她抱下楼的。

    想着,她心里多多少少也起疙瘩。

    女人本来就是敏-感的群体,再加上她对厉祁深特殊的感觉,他对其他女人好,她也是有善妒的心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