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你就是喜欢上厉祁深了(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53章 :你就是喜欢上厉祁深了(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超神当铺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为什么找他?他不是你男人吗?你不是都和他发生xing关系了!”

    “咳咳……”

    舒蔓的话,让乔慕晚直接从嗓子眼里呛出来水。

    “你怎么这么大的反应?让你男人帮你处理问题,你太激动了是吗?”

    舒蔓挑眉贼笑着,她就知道自己这个闺蜜,就是一个表里不一的人,明明都和那个厉祁深好上了,还总装出来一副不以为意的样子!

    “我和你说正经的呢,慕小晚,你要是把你的事儿告诉他,他一定会帮你的,而且,指不定你和年南辰离婚,你就和那个厉祁深结婚了呢!”

    舒蔓越来越异想天开的话,让乔慕晚一再咬住唇瓣。

    她比谁都渴望和厉祁深拉开关系,哪怕是她对他在不知不觉间有了特殊的感情,她也希望自己和他拉开关系,那样只能让她仰望的男人,她不敢奢求。

    只是,舒蔓的一再说这样的话,刻意拉近她和厉祁深的关系,她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

    “我和他……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啊?”

    乔慕晚脸色的不自然,全部映入舒蔓的眼见,她下意识的蹙眉。

    “你不是都和他在一起了,而且他貌似也很喜欢你,你为什么和他不可能啊?难不成,你是喜欢上了年南辰?”

    “怎么可能啊?”

    “那你就和那个厉祁深在一起,比年南辰高,比年南辰帅,比年南辰有钱,男人有的他都有,男人没有的,他还是有,这样的男人,你为啥不要啊?”

    舒蔓越说越激动,看着一表人才的厉祁深,她都差点心动了。

    “你不懂的!”

    乔慕晚紧咬了几下唇瓣,有些人就像是天上的星星,她够不到的!

    “我看你就是瞎担心吧?我就问你,你喜不喜欢他?嗯?”

    舒蔓像是心理医生一样给乔慕晚上课。

    看着自己眼前双手叉腰的舒蔓,问一个让自己措手不及的问题,她也不知道该怎样回答。

    虽然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上了厉祁深,但是有一点,她很肯定,对厉祁深,与对其他男人,她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说白了,厉祁深是给她特殊感觉的男人!

    乔慕晚犹犹豫豫的性子,让舒蔓一再的皱眉。

    “好了,你不用说了,也不用解释了,我知道,你喜欢上他了!”

    “我没……”

    “别否认!”

    乔慕晚的话被舒蔓打断。

    “慕小晚,你就是喜欢上他了,你现在不过是在担心你还没有离婚,和他在一起,会承受不住大家伙的议论,是不是?”

    舒蔓一语道破,乔慕晚默然。

    “你看吧,我就知道,你喜欢上他了!”

    乔慕晚眉头皱的更紧,如果说她真的喜欢上了厉祁深,她知道,这对她来说,将会是一场不可预知的浩劫!

    ————————————————————————————————————

    下周一就要交与代先生的设计手稿,乔慕晚一直都很忙。

    顾不上去理会卢梦妍对她时不时的挑衅,她整个人的精力重心都放在了图纸上。

    其他的员工都下了班,为了赶图纸,乔慕晚还在公司,一人加班。

    本来梁秋月怕乔慕晚自己会太无聊,打算留下来陪她。

    但是乔慕晚一再婉拒,她只好回去。

    就在乔慕晚头疼的画图纸时,一杯凉咖啡放在了她的办公桌前。

    “再急,也不至于连饭都顾不上吃!”

    好听的男音,很低很沉的传来。

    乔慕晚抬头,看到厉祁深白衣黑裤,长身而立在她办公桌旁边,手里与他身份不搭的拿着两个便当盒。

    打从上次舒蔓说了自己喜欢这个男人以后,乔慕晚看厉祁深的眸光总是带着闪躲的意味。

    就像是自己越看他,越会应了舒蔓的话,自己在不知不觉间,喜欢上了他。

    颤了颤纤长的睫毛,乔慕晚刻意敛下眸,不去看厉祁深。

    “我……想早点把图纸赶出来!”

    “所以宁可身子累垮?”

    难道厉祁深今天说话不带刺,乔慕晚一时间还难以接受。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晚上的原因,她怎么听,怎么觉得厉祁深的话是在关心她!

    “我没事的,我只忙这几天而已!”

    对视了一眼厉祁深,她又别开了眸,现在看他一眼,她都会加快心跳速度。

    恍恍惚惚的,她总觉得自己和这个男人,好像关系越发的难以扯清楚了!

    乔慕晚眸光微闪,像是在逃避什么事儿的样子,尽数落在厉祁深的眼中。

    没有吱声,他将从外面买回来的东西,放在了乔慕晚的桌子上。

    “先吃东西吧,不填饱肚子,哪有精力工作?”

    越发的觉得今晚的厉祁深,要命的迷人,乔慕晚的掌心都蒙上了一层薄薄的汗丝!

    找不到拒绝这个男人好意的理由,乔慕晚说了声“谢谢”,然后拿了一份便当。

    打开便当盒,里面是金枪鱼寿司。

    有些诧异厉祁深会买寿司给自己,她抬眼,不解的看他。

    “你们女人不是都喜欢吃这个么?”

    说得好像一副很了解女人的样子,乔慕晚蹙了蹙眉心。

    “不用多想,你是我第一个买饭的女人!”

    说着,厉祁深坐在了她办公桌的一边,修长的指,拿起另一份便当盒。

    同处一个房间,一张桌吃饭,虽然之前两个人一起吃了早餐,但是她还是不自在。

    “我没吃过这个,你喂我一个!”

    乔慕晚手里举着寿司的动作一滞,眸光落在了他一张俊绝的脸上。

    “你……不是有自己的晚饭吗?”

    看到厉祁深便当盒里是白米饭和两个简单的菜样,她随口应和着。

    “可是我没吃过你这个!”

    说到他没吃过寿司,其他人可能不信,但是他真的没有吃过寿司。

    “慕晚对你也是这样的感觉,所以,我觉得你们很适合离婚!”

    厉祁深眯了眯被烟雾虚化的眉眼,俊脸一派冷然。

    “你……”

    年南辰瞳仁瑟缩,厉祁深对他一再激化的态度,让他蜷缩的掌心,指尖儿都在发颤。

    烟燃到一大半,厉祁深将剩下的烟丢在地上,捻灭,然后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轿车扬长而去,年南辰的身子像是僵硬了似的。

    久久站在原位置的他,整个人的脑袋里,飘荡的都是厉祁深临走时,丢给他的那句话。

    “别再找她麻烦,如果我想插手你们离婚的事儿,谁也阻止不了!”

    ——————————————————————————————————

    “你们让我出去!”

    “啪!”

    乔父一耳光甩在乔茉含的脸上,让她孱弱的身子,打了个趔趄。

    倒在chuang上的乔茉含,脸上顿时就浮现出来五个殷红的手指印。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乔家的脸都让你丢光了,你知不知道?”

    乔父眼仁猩红的说着话。

    刚刚在年家的时候,事情被揭发,乔正天这张老脸,在那里都待不下去了。

    手捂着脸,乔茉含承受不住的哭出声。

    赶忙赶上楼来的乔母,听到父女二人对峙的声音,一颗心都悬了起来。

    “正天,你这是干啥啊?”

    梁惠珍一直都是慈母的形象,不管怎样,她也见不得自己的女儿受了一耳光。

    看着护着乔茉含的乔母,乔正天恨铁不成钢的捏住拳头。

    他在盐城这边打拼了那么多年,不管怎么说,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自己家门不幸,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的颜面,多多少少都挂不住。

    “我干啥?你看看,这都是你惯的!现在怀了孕,生父还身份不明,你要我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那这也怪不了茉含啊,早知道年南辰是那样的男人,茉含怎么可能会跟他好!而且,造成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清楚吗?你要是不让慕晚嫁给年南辰,茉含至于现在这样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吗?”

    虽然乔母也怨自己的孩子不自重,但是她还做不出像乔父那样扇打自己孩子的行为。

    乔茉含怎么说也是她身上掉下去的肉,不管她犯了多大的错误,她都舍不得去责备她。

    听着乔母的话,乔父也同样痛心,自己的孩子今天会这样,他是脱不了责任的。

    如果当初嫁到年家的是乔茉含,而不是乔慕晚,事情也许就不会这么棘手了,而且不是自己利益熏心,不想家族企业没落,他也不至于现在让自己的两个孩子都不幸福。

    皱紧着眉,乔正天的痛苦神情,不溢于言表。

    再摊开捏紧的拳,他颤抖着手指,指向乔茉含。

    “这些天,你不许再出去,老老实实的在家给我待着,等我联系好医院那边,你就去给把孩子流掉!”

    “我不!”

    听到乔父说要自己去把孩子给流掉,哭得泣不成声的乔茉含,拔高了声调。

    “孩子是年南辰,不是其他男人,我就和他好过,孩子是他的!”

    虽然她用年南辰的发小刺激年南辰,但是她只和年南辰好过,她和年南辰的发小根本就没有发生xing关系。

    “你还要闹到什么时候?人家都拿检验报告到你面前了,你还要狡赖不成?”

    乔父又气又恼,悲愤的指着乔茉含。

    人家都把证据摆在自己的面前,他刚刚从年家回来那会儿,整个人都灰溜溜的,连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本来,他是打算因为乔茉含怀孕的事情,和年家好好的说一说,让乔慕晚和年南辰离婚,但是现在,因为乔茉含的孩子不是年南辰的,他们乔家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只得像是斗败的公鸡一样离开。

    “但是我就和年南辰好过,那份检验报告,一定是年南辰为了甩了我,故意杜撰的!”

    “你看你自己都说了年南辰是为了甩了你!”

    乔父痛心极了,自己的女儿不争气,让自己都抬不起头儿来。

    “你到底是喝了什么*汤,怎么现在这么不长脸啊?不管那份检验报告是不是年南辰编出来的,年南辰都已经不稀罕要你了,你到底还要闹到什么时候啊?”

    乔父的话,让乔茉含心底里的最后一丝火光,都幻化成了灰烬。

    是啊,年南辰现在已经不喜欢她了,她现在所做的一切,不过是自顾自的往南墙撞!

    乔茉含心里凄然的落泪,一颗心,就像是针扎了似的绞痛。

    “我会在最短时间里安排你做人-流,这个孩子,留不得!”

    “我不要!”

    乔茉含激烈的反击出声,不管年南辰现在和她好还是不好,这个孩子,不是其他男人的,这个孩子一定是年南辰的!

    “你还想怎样啊?你一定要我这张老脸在盐城挂不住,你才满意吗?”

    “孩子是年南辰的,我只和他好过,这个孩子怎么可能不是他的?我不管他到底还喜不喜欢我,孩子就是他的,这个狡辩不了!”

    乔茉含反击出声,声线都颤抖了起来。

    “我不会把孩子做掉的,如果我把孩子做掉了,你们都会相信那份报告,而不是相信我!”

    乔茉含捏紧着手,刚刚在年家的时候,她因为那份横空降临的报告,整个人都傻了。

    现在反应过来,她才知道,自己因为那份压根就是杜撰的报告,被大家伙换了一个对待的眼光。

    她不相信那份检验报告,她只和年南辰好过,孩子一定是他!

    “那份报告真实与否,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吗?年南辰不要你了,不喜欢你了,你到底懂不懂?”

    因为这个不争气的女儿,乔父都要气出心脏病了。

    乔茉含泫然啜泣,一句“年南辰不要你了,不喜欢你了”,让她痛得心里说不出来话。

    手抚在心口处,她泪眼婆娑的看向自己的父亲。

    “喜不喜欢我是他的事儿,但是孩子是我,我就是要生下来!”

    “你……”

    乔父和自己这个犟脾气的女儿没辙,气得指着乔茉含的手,直哆嗦!

    对视自己女儿一双坚定的眸,乔正天坚持自己最初的决定,这个孩子必须拿掉,他不会因为那会检验报告真实性的与否,让自己的女儿未婚先与。

    “这件事儿没得商量,孩子必须拿掉,这段时间,你老实的在家里给我待着,等我联系好医院,就把孩子拿掉!”

    说着,乔父都将目光落在了自己妻子同样难看的脸上。

    “还不走,就是你一直惯着,才出了今天的事儿!”

    梁惠珍被指责的说不出来任何一句话,看了眼自己的女儿,她不忍心的起身,往门口走去。

    “这段时间,你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你别想着再逃出去,也别想着和年南辰,和其他人联系!啥时候,你把你肚子里的孽种拿掉了,我再放你出去!”

    “你们这是要逼死我!”

    乔茉含反击出声,她已经足够命苦的了,自己的爱情,自己捍卫不了,反过来还要被大家伙误会着,这样的事儿,对她来说,一丁点儿也不公平!

    “那你就死,省得再继续给我丢人现眼!”

    乔父没有商量的话,让乔茉含泪水,哗哗哗的往下流!

    “砰!”

    没有再去纠缠没完的女儿,乔正天直接拿房门回应乔茉含。

    ————————————————————————————————————

    回到公寓,舒蔓顶着两个熊猫眼,明显是没睡好的看向出现在玄关的乔慕晚。

    “蔓蔓,你怎么了?没睡好吗?”

    换下鞋子,她上前打量舒蔓。

    “啊啊啊啊啊啊啊!”

    舒蔓扯着头发,抓狂的大叫。

    “慕小晚,你知不知道?年南辰那个欠扁没够的家伙,昨晚居然和我磨叽到十一点多!我说了你不在家,他偏偏不信,我让他给你打电话,他还说什么我就是故意哐他!”

    乔慕晚:“……”

    “我昨天要是不让他把家里翻个底朝天,再故意打电话报警赶他走,他指不定现在还在家里!”

    一听说年南辰又来了这里,乔慕晚皱了皱眉。

    她昨晚被赵雅兰甩了一个耳光,后面的事情,她完全不知道,年南辰来找自己,让她诧异又费解。

    “他没给我打电话!”

    她手机昨天一天都是开机状态,她压根就没有收到年南辰给自己打的电话。

    “对啊,那个天杀的,不肯给你打电话,疯子似的在我这里胡闹,我真是要让他逼疯了!”

    听着舒蔓的话,乔慕晚越发的难以相信。

    年南辰怎么可能不给自己打电话,一味的来舒蔓这里闹呢!

    “不好意思啊,蔓蔓,我又给你添麻烦了!”

    她在舒蔓这里住,就够给她添麻烦的了,年南辰那个痞货,总来闹事儿,乔慕晚打心里抱歉。

    “没事没事,你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不是怨你或者怎样,我就是觉得那个痞货,真是欠扁啊!”

    舒蔓伸着懒腰,显然还没有补好觉!

    “慕小晚,要我说,你就和年南辰离婚,省得那个痞货每天都像是神经病似的,天天找你的麻烦!”

    舒蔓提到她和年南辰离婚的事情,乔慕晚眉头紧了紧。

    本来,乔茉含怀孕的事情,可以让她和年南辰成功离婚,只是现在,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还是不是年南辰的种,她想要离婚,根本就不可能。

    “蔓蔓,我……和年南辰可能一时半会儿都离不了婚!”

    “怎么了?”

    听得出来乔慕晚语气中的垂头丧气,舒蔓的睡意明显醒了一大半。

    “到底怎么了,慕小晚?出什么事儿了吗?”

    舒蔓虽然平时大大咧咧的,但是她看得出来,乔慕晚一定是出了什么事儿,不然她不可能会是现在这样这副表情。

    “我之前不是和你说乔茉含怀了孕,孩子是年南辰的么,现在……乔茉含肚子里的孩子不是年南辰的了,也就是说,我不能拿乔茉含怀孕的事情做借口,提出和年南辰留念的请求!”

    “乔茉含怀的孩子不是年南辰的?我的乖乖啊,她到底和多少个男人乱-搞啊?”

    发觉自己偏离了话题的中心点,舒蔓又换了一张一本正经的脸。

    “那你咋办?你不打算和年南辰离婚了吗?”

    “怎么不打算啊,我只是现在找不到离婚的理由啊。你知道的,乔氏现在还没有度过债务危机,我暂时还不能离婚的!”

    很多时候,舒蔓也气,自己的好闺蜜就这样浪费她的青春,浪费她的爱情在一个渣男的身上,但是还无能为力,为了家族的利益,为了乔家对她的养育之恩,她还得硬着头皮和渣男结成夫妻。

    “慕小晚,我才想起来一件事儿啊,你家里有债务危机,你家里为什么一定要靠年家啊?我觉得,唔……就那个鼎扬的总裁,如果他帮你的话,别说你家是债务危机,就算是被其他企业吞并了,他也有能耐买回来!”

    乍听到舒蔓提到厉祁深,乔慕晚僵了僵身子。

    “我……我为什么要找他帮我啊?”

    拿起了矮几上面的水杯,乔慕晚故意掩住眉心间的闪烁其词。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