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 :真是要命,真想和你一直到死(4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49章 :真是要命,真想和你一直到死(4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将年南辰的手机号拉黑,厉祁深又在乔慕晚手机通讯录上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号,然后没做任何思考,他果断的将“厉总”两个字换成了“亲爱的”。

    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杰作,他勾唇将手机号放在了矮几上,转身上了楼。

    ————————————————————————————————

    回了房间,借着墙壁上忽明忽暗的灯光,厉祁深看到一张沉静的睡颜,安安静静的闭合双眼。

    乔慕晚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披散着柔柔的发丝,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的被褥中,被凸显的格外明媚。

    尤其是一双红唇微启,有细匀的呼吸,轻轻地溢出,让站在门边的男人,眸光不自觉的放柔。

    走上前,厉祁深看到乔慕晚轻合眼仁的睫毛,颤了颤,留下两排扇子一样的剪影。

    凝着眼前小女人过分干净的眼仁,厉祁深心尖儿某处,有羽毛拂过的感觉,轻轻地撩过。

    几乎是不做思考,他修长的指,掀开了被子的一角,跟着,颀长的身躯钻进了被子里。

    长臂一伸,厉祁深将乔慕晚的小身子给捞了过来。

    掌心握住她的肩膀和腰身,他把她按在了自己的怀中。

    轻柔的吻,如同蜻蜓点水一般落在乔慕晚的额头上,然后厉祁深扬起头,拿下巴抵在怀中女人的头顶上,安心的合上眼。

    ——————————————————————————————————

    乔慕晚再醒来的时候,是因为膨胀的热度抵住她,让她误以为做了春-梦才醒了过来。

    等到她有意识的清醒过来,发现自己确确实实是被背后的男人,以身体紧密贴合的姿态,用修长的腿挤-开了她的双腿。

    “醒了?”

    因为早晨,还是刚刚蒙蒙亮的缘故,厉祁深的声音格外的性-感,就像是涂了蜜一样,让人听了去,莫名的会在心里回荡。

    “你……干嘛?”

    她能感受到抵在自己腰身上面的热度,几乎要融化了她的肌肤,莫名所以的,她有些兴奋,还有些惶恐。

    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竟然让自己会有这么矛盾又羞耻的感觉。

    “你没感觉到?”

    厉祁深附在乔慕晚的耳畔,说着痴喃的话。

    “它在为你兴奋!”

    说话的同时,厉祁深动了动,让乔慕晚直感觉中枢神经都泛起一阵酥-麻的感觉。

    “唔,你……不是说不碰我的吗?”

    乔慕晚觉得自己一定是疯了,明明这样带有挑-逗的行为,是这个男人在撩-拨自己,但是她就是感觉到有羞耻的体ye流出。

    “我有说过?”

    这次,厉祁深直接耍起无赖来,然后将自己置于她的gu间。

    “你……”

    “其实我昨晚就进去了,唔……不过怕打扰到你休息,我没动!”

    听到厉祁深无耻的话,乔慕晚羞愤难当。

    “你……走开!”

    乔慕晚一动不敢动,生怕自己的动,会让这个男人变得更加的张狂。

    毕竟这个男人的yu-望,她再清楚不过了。

    “怎么走开?都嵌在一起了?嗯?”

    厉祁深变得更加无赖,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一本正经的话,让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要如何做才好。

    “我……我不行,我最近几天是危险期!”

    她不能总让这个男人乱来,虽然在这个男人的面前,她总是会不自觉的意乱-情迷,甚至沦陷心智的任由这个男人对自己欲索欲求,但是骨子里一直都保守的她,绝对不可能允许两个人之间的最后一层防线被打破。

    她不能为他生孩子,不管怎样,她不允许因为这个男人,连自己最后的一丝理智都消耗殆尽。

    “所以,你要我半途而废?”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在那种事情上突然被叫停,对男人来说,最容易伤身。

    “但是……我真的不行!厉祁深,我求求你了,你别乱来,你这个样子,我真的很难做!”

    她承认自己抗拒不了这个男人给予自己的一切,不管是他的话,还是他的行为,她都在潜移默化中,不知不觉的接受。

    “我不介意你用上面的嘴!”

    “你……你流-氓!”

    明目张胆的说羞耻的话,乔慕晚压根就做不到和他一样的坦然。

    “你不喜欢?”

    厉祁深卷起乔慕晚的一缕发丝,在指间欢快的打着圈圈。

    是他一再的调教这个小女人,对于她的敏-感,他在清楚不过。

    很多时候,轻轻地撷取她的一缕发丝,就会让她像是小白兔一样的缩着小身子。

    “你别再闹了!”

    她不同于这个男人的从容,这样在自己婚内就乱-gao的行为,对她来说,无异于是心灵上的鞭挞,精神上的凌迟。

    “我戴tao子,上次在超市买了,所以给我,嗯?”

    乔慕晚:“……”

    她的脸红到爆,恨不得滴出血来。

    在乔慕晚羞赧间,厉祁深已经拮据的占-有她。

    “你……”

    “我忍不了了!”

    不顾乔慕晚是否能承受,厉祁深不语,直接走肾!

    ————————————————————————————————————————

    “起开,神经病!”

    乔慕晚抬脚,将在自己眼前似笑非笑的男人,往chuang下踢去。

    厉祁深一个避而不及,伟岸的身躯,在地板上发出了闷重的一声。

    跟着,坏心的男人伸出长臂,一把拉过乔慕晚,将她随自己往地上带去。

    “唔……”

    乔慕晚倒地时,与厉祁深连在一起的碰到了一个生疏的地方。

    感觉扎到自己心尖儿感觉,就像是触了电,她贝齿死死的咬住唇,却抵不住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声音。

    从不知这个女人这么要命,厉祁深一秒钟都不想和她分开。

    又是几个死命折腾的大起大落,不知道过了多久,两个人才到了极致。

    厉祁深抱着乔慕晚,修长的指,轻轻地蹭过她后背上面的一层细汗。

    “真是要命,真想和你一直到死!”

    仰着美丽粉颈的乔慕晚,有发丝粘合在她红润的樱唇上,让轻启唇瓣的女人,就像是毒罂粟一样致命。

    厉祁深的吻,一点儿、一点儿的吻过乔慕晚,最后落在她的红唇上。

    又是好一阵的缠-绵,好不容易得到了放松的男人,又一次复苏。

    “小妖-精,你是打算榨-干我吗?”

    根本就不再有力气说话的乔慕晚,只是一再的吞吐着细匀有些急促的呼吸,样子娇-媚的让人心尖儿都是不住圈起的涟漪。

    厉祁深修长的指,挑起乔慕晚的下颌,淬染上了幽深的眸,端详她白-皙干净的小脸,他如同魔鬼一样的心,都要因为这个女人,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

    “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周末,不用上班,所以你就要一直折磨我?嗯?”

    说话间,厉祁深又给了乔慕晚极致的爱……

    牵连未停歇休止符的抵死jiao-huan,渲染出一室旖旎的风景。

    ——————————————————————————————————————

    乔慕晚累得睡了过去,可厉祁深却轻飘飘的,像是没事人似的去找温司庭。

    “呦呵,你这是有女人滋润了吗?”

    看着厉祁深一副不再是欲求不满的样儿,温司庭坏坏的笑着。

    坐在了厉祁深的身边,他骚里骚-气的身躯,像是发了情似的往旷世黑脸冰山的男人身上靠去。

    身上像是粘了一个狗皮膏药似的,厉祁深侧过脸,冷睨了一眼穿着花里胡哨衬衫的温司庭。

    “所以我打算不要你了,你自由了!”

    一句含沙射影的话,让温司庭挑眉讪笑。

    “是,我可以堂堂正正的做男人了!”

    现在厉祁深不要他,他是弯的事实,就此成了过去式。

    温司庭的话,让厉祁深勾了勾嘴角,不达眼底的轻蔑,溢于言表。

    “我说你这笑是几个意思?”

    “我只是觉得你这身衣服和你很配,不用谁帮你斧正,你也是弯的!”

    厉祁深毒舌的话,让本还在摆着风-骚姿势的温司庭,差点没呛出来一口血。

    “我说你懂什么,这叫潮流,你没看现在的都这么穿吗?”

    温司庭不悦的白了厉祁深一眼,跟着,不稀罕搭理他,兀自拿起酒杯,仰头喝了下去。

    他本来心情还算不错,因为厉祁深的话,他险些没气得吐血。

    接连喝了三四杯烈酒,他才压住了心里的火气。

    “说吧,约宝宝出来干什么?”

    温司庭约pao的大好时光,都因为这个男人取消了不说,再加上他言语对自己的讥诮,他恨不得喷这个毒舌男人一脸盐汽水。

    “没什么,有点小事儿需要你帮忙!”

    “能让你厉*oss找上门,能是小事儿?”

    温司庭不屑的挑眉,恨不得拿眼皮夹死厉祁深的目光,满满都是咬牙切齿的意味。

    “你对我来说,只有帮我处理小事儿的价值!”

    温司庭:“……”

    ————————————————————————————————————

    厉祁深从温司庭那里出来,在车上打了电话给乔慕晚。

    他让张婶在家里看着乔慕晚,不出意外,她应该不会逃了才是。

    电话响了两声,刚刚睡醒的乔慕晚,诧异的看了眼手机屏幕上面的“亲爱的”三个字,她怎么不记得自己把谁的通讯记录换成了这个。

    想了想,她误以为是舒蔓那个大大咧咧的疯丫头改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嘴角勾起了明灿的笑,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喂,蔓蔓!”

    乔慕晚柔柔的声音通过听筒传来,正在开车的厉祁深,瞬间就黑了脸。

    捏了捏手里的手机,良久,他才出声:“是我!”

    乔慕晚:“……”

    ————————————————————————————————————

    厉祁深回了家,看到已经穿戴整齐的乔慕晚,站在门口那里。

    以为这个男人是要送自己回去,她下了台阶。

    坐在车里的时候,乔慕晚还没有从这个男人把自己手机通讯录备注改为“亲爱的”这三个字中反应过来。

    “你……什么时候改了我的手机通讯录备注?”

    她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改了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备注,而其他人也不可能这么无聊的改自己的手机通讯录备注,除了这个男人,她想不到谁还会做出来这么恶作剧的事情。

    只是她想不通的是,这个男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目不转睛盯着前方路况的厉祁深没有做声,兀自开着车。

    得不到眼前这个男人的回答,乔慕晚感觉自己的存在有些尴尬。

    一再咬了唇瓣,她又横下心,开了口。

    “我把备注改了回来,可能是我之前把蔓蔓……”

    蓦地,厉祁深一计不悦的眼神儿投了过来。

    “改什么了?”

    虽然他不满意乔慕晚改了他“亲爱的”这三个字的备注,但是如果这个小女人换了“老公”、“爱人”什么的,他不会介意。

    “我改成了……厉总!”

    乔慕晚的话一经说出口,厉祁深直接就抢过她手里的手机。

    “喂,你干嘛?”

    看着厉祁深不知道在她的手机上做什么,乔慕晚蹙眉。

    放低了车速,厉祁深在乔慕晚的手机通讯录中翻阅着。

    在找到自己的手机号码时,他发现备注确实换了。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