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 :只有我才能欺负你(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48章 :只有我才能欺负你(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盛世芳华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犯罪心理:罪与罚吃在首尔活色生枭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逃避的心理,让乔慕晚跑得有些急,以至于在跑过一个路口的交通岗时,她都没有注意到旁边转弯驶过的一辆轿车。

    “嘀——”

    轿车鸣笛的声音,在寂静的夜,显得格外清晰的传来。

    突然的鸣笛声,让乔慕晚本能的顿住了步子,跟着,大脑里一片空白。

    在她有意识的时候,轿车冲她根本就来不及刹车开来。

    千钧一发之际,一只突然横出来的手臂,猛地拉住了她。

    带着她纤柔的小身子一个旋转,乔慕晚的小脑袋埋在了一个给她十足安全感的胸口上。

    惊颤未定,她嗅到自己的鼻息间,尽是让她熟悉又稳重的味道。

    在厉祁深的臂弯中抬起头,她看到了忽明忽暗灯光下,男人鬼斧神工的俊脸,脸部线条硬朗又锋锐的呈现在乔慕晚湛清的眸光中。

    身着白衬衫的厉祁深,因为刚刚惊魂一刻,他菲薄的唇,轻启,有些粗重的喘息,随着他胸口的起伏溢出。

    敛住情绪,他垂眸看向臂弯中的小女人。

    晕黄路灯的光线下,他迎上了乔慕晚一双微微潮红的眼。

    本以为她是因为险些被车子撞到,太过惊恐才流露出来了这样的目光。

    “有没有事儿?”

    双手把住乔慕晚两个削瘦的肩头儿,厉祁深的眸光不住的在她的小脸上流连。

    刚刚他开车路过这里,在等红绿灯的时候,看到一抹让她熟悉的身影,没了命一样的在大街上乱跑,厉祁深没有做任何的考虑,从车上下了车,几个箭步走来,在她险些撞到车子的千钧一发之际,拉住了她。

    乔慕晚不语,有泪水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似的,不住的往下流。

    以为她是受了惊,厉祁深剑眉微蹙,又重复问了一遍。

    “有没有事儿?嗯?”

    心里难受的厉害,因为这个男人的出现,还有关心的声音,她就像是找到了一个可以任由自己情绪发-泄的出口一样,蓦地埋在了厉祁深的怀中。

    然后像是个受了伤的孩子一样,嚎啕大哭。

    怀中的小女人,声音如诉如泣的传来,厉祁深罡气十足的眉心蹙得更紧。

    跟着,湛清的下颌抵在她的小脑袋上,加重收拢臂弯中小女人身体的力道,紧紧的抱住她。

    “好了,别哭了,没事儿了!”

    ——————————————————————————————————————

    厉祁深想要带乔慕晚去医院,确定她没有事儿。

    但是赖皮的小女人,蹲在马路边,拿双臂抱住自己的身体,一动不动。

    厉祁深站着看她太累,索性蹲下身子,将打量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脸上。

    看着眼圈依旧是红通通的小女人,他一直蹙着的眉心,没有舒展开。

    和这个僵着性子的小女人耗不起,厉祁深伸手,扯住她的小手腕,拉她起来。

    “你先走吧,我没事儿!”

    乔慕晚不起来,将自己缩的像是小刺猬一样蹲在地上,声音有些沙哑的开了口。

    “到底怎么了?”

    知道她不是因为受了惊吓而哭,厉祁深今晚问了她不下五次“到底怎么了?”。

    摇晃着小脑袋,乔慕晚和前几次一样,一味的说“没事儿!”。

    看着怅然若失的女人,像是丢了魂似的,还和自己佯装没事儿,厉祁深语气带着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没事哭什么?奔丧吗?”

    他本就不是什么有耐性的男人,这个女人一副驴脾气的倔強样儿,将他的耐心都耗磨光了。

    能听出来厉祁深的语气夹杂着不悦,没有力气的乔慕晚根本就不想说话。

    刚刚路灯的光线不清明,这会儿有经过的轿车开过,厉祁深看到她的左脸颊上,明显有红肿的痕迹。

    深邃的眸,瞳仁缩紧,他一把将乔慕晚从地上拉起。

    乔慕晚身体抵在了公交车站牌上,厉祁深两指捏住她的下巴,查看她脸上的伤。

    “谁弄的?”

    平淡不惊的语气,很冷,好像乔慕晚周围的空气,因为他的话,都凝结成了小冰晶。

    略带薄茧的粗粝指腹蹭过,乔慕晚疼得倒吸一口冷气。

    “唔……疼!”

    “知道疼还不和我说实话?”

    厉祁深将话恨不得嚼碎了似的。

    和这个不紧不慢的女人,他真是没辙。

    “年南辰打的?”

    克制自己情绪,厉祁深扳高她的下颌,强迫她的视线迎上自己。

    男人过分幽黑的眸,烁而发亮,就像是昂藏在黑暗中的锋锐刀子,眸光凛冽、飒然……

    承受不住这个男人像是黑洞一样能吞噬自己的目光,她轻启双唇。

    “……不是!”

    “那是谁?”

    厉祁深的眸,因为夜色太黑的缘故,淬染上了子夜一样的墨色。

    “谁也不是!”

    乔慕晚鸵鸟的否定,她现在和年南辰已经离不了婚了,自己和这个男人再像是小孩子一样的诉苦,指不定会让她和年南辰离婚,变得寸步难行。

    眼前不肯和自己说实话的女人,让厉祁深眉头蹙的更紧。

    “嗯……”

    下颌处加重的痛,让乔慕晚倒吸口冷气。

    “厉祁深,你就别管我的事儿,我……我不想给你带去麻烦,也不想因为你的加入,让我和年南辰……”

    “我没嫌你麻烦!”

    乔慕晚:“……”

    “你已经惹了我,给我带来了麻烦,现在想和我瞥关系,已经晚了,懂吗?小慕晚!”

    厉祁深的声音带着磁性,声线魔魅的像是涂了蜂蜜的刀子,好听又致命。

    “我……可是我不想这样!”

    “我们已经这样了,躲不掉的,懂吗?”

    厉祁深目不转睛的盯着乔慕晚,把话说得理所应当。

    太过沉静的眸和过分冷静的话,让不知道如何是好的乔慕晚,一再的咬紧唇瓣。

    很多时候,她都矛盾的厉害,自己和这个男人的关系越是白热化,她越是想要抽离,可结果,自己和他之间,关系非但没能如愿的解开,反而愈演愈烈。

    避开自己的小脑袋,她不敢去正视男人的眸,没有被他这样看着自己,她都会丢盔弃甲的缴械投降。

    乔慕晚的闪躲,让厉祁深薄唇抿了抿。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能打你,你要是不能反击,就告诉我,有我在,不会有人能欺负你,懂?”

    有一种人,他不会对你说什么动-情的情-话,却在不经意间流溢出来的关心,和言语的霸道,让你的心尖儿,就像是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拂过一样,落下层层涟漪。

    这样一个男人,在你最孤立无援的时候说了这样的话,任由多么铁石心肠的人,也甘愿化成了潺潺溪流。

    吸了吸鼻子,乔慕晚努力将不争气的泪水,在薄凉的夜色中,兀自往肚子里下咽。

    “你不欺负我,我就谢天谢地了!”

    乔慕晚语气带着几分娇-嗔开了口。

    面对这个男人,她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和他说话的时候,自己就是一个需要呵护的小女人。

    软-软的小手在他的胸口上触了触,小脑袋也不自觉的在他的肩胛上蹭了蹭。

    柔-软的感觉,让厉祁深的目光不由自主的放柔。

    “我欺负你天经地义!”

    “你……”

    厉祁深强势的口吻,让乔慕晚语塞。

    她不想理他,伸出手去推他,却被他反手抓住了两个小手。

    “再吃哑巴亏,打电话给我,我的女人,不需要受委屈,明白了吗?”

    不知道是不是这个男人天生就是自己的克星,他的话,竟然让乔慕晚不自觉的点了点头儿。

    舒心的松了一口盘踞在胸口处郁结的气,他圈住乔慕晚的肩膀,拥住她。

    绰绰约约的光线打下,拉长了两个人相互紧抱时落下的两抹交叠的影子……

    ——————————————————————————————————

    厉祁深没有载乔慕晚回舒蔓那里,而是开车带她回了家。

    入了这个男人的家,乔慕晚多多少少还是心有余悸,毕竟上次她为了躲避年南辰,来了他家,险些被他吃干抹净。

    “我……我能不能……”

    乔慕晚绞紧自己的两个小手,心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忐忑,缠绕着她。

    厉祁深回眸看了眼站在玄关处的小女人,一边松散衬衫的扣子,开了口。

    “你想多一个人担心你的脸?”

    在冰箱里拿了瓶冰水,厉祁深扬着脸,滑动性-感的喉结。

    厉祁深的话,让乔慕晚想要离开的念头被打消。

    她确确实实不想让舒蔓担心自己,毕竟舒蔓是个说风就是雨的人,如果她知道自己的脸是被赵雅兰刮伤的,依照她十足火爆的脾气,指不定为了替自己出头儿,去年家找赵雅兰。

    想了想,乔慕晚脱了鞋子,僵硬着身子,走了进去。

    厉祁深拿了一杯水给她,“等我!”。

    凉凉的丢下两个字,厉祁深将水杯放在矮几上,转身上了楼。

    再下楼时,他手里多了一个药箱。

    “过来坐!”

    厉祁深指了指自己身边的位置,让离自己大老远的女人,用一种诧异的眸光看着自己。

    “看什么?你想自己的脸肿的和猪头似的?”

    厉祁深语气有几分恶劣,这个女人对自己的抗拒,让他不悦。

    挪着自己的小身子,她蹭了好久才坐在了厉祁深的身边。

    “其实……唔……”

    不等乔慕晚出声,厉祁深将包着冰块的毛巾,贴上了她的脸。

    “我看你就是欠教训没够!”

    语气生硬逼人,乔慕晚对他不肯乖乖就范的举止,让他不自觉的加重了力道。

    “厉祁深,你到底在干嘛啊?很痛……”

    这个男人不分轻重的给自己冰敷,比不管她,还让她疼。

    “老实儿点!”

    乔慕晚疼得像是被踩了尾巴的小猫的跳脚行为,让厉祁深冷斥她一声。

    她不知道这个男人是故意的还是怎样,他那一句“只有我才能欺负你!”,在她这里果然得到了应验。

    折腾了好一会儿,厉祁深才放开她。

    虽然这个男人的动作粗鲁,但她脸上确实消了肿。

    “今晚好好休息一-夜,明天就能好!”

    厉祁深收拾了药箱,去了楼上。

    再下来的时候,手里一应俱全的拿了浴袍和换洗的衣服。

    “去洗澡,然后早点睡!”

    厉祁深没有什么过分要求的话,让乔慕晚不由得蹙了蹙眉。

    本来她以为自己来了他家,会被他折腾个半死,或者是这一-夜都别想睡了,或者怎样,却不想,他看自己的眸光那么平淡,和之前那种如火的目光相比,真的是太过和善。

    不知道自己心慌意乱的在期待什么,待厉祁深的身影折回楼上,在楼梯口那里消失时,她一时间竟然有些感觉空落落的。

    就像是自己满心期许什么愿望,落了空。

    烦躁的抓了抓头发儿,乔慕晚觉得她一定是今天太累了,以至于自己才会胡思乱想。

    ————————————————————————————————————

    厉祁深从楼上下来,到矮几那里拿自己的水杯。

    正好看到乔慕晚的手机在矮几上“嗡嗡嗡”的振动。

    不假思索的拿起手机,厉祁深看了眼屏幕上面的电话,果断将手机按了拒接键。

    将手机捏在掌心他,他拿起水杯刚想喝水,手机又“嗡嗡嗡”的振动起来。

    这次不是打电话,是短信。

    “慕晚,你在哪?我来舒蔓这里找你,她说你没回来。我承认这一切都是我不好,让你受了委屈。但是我现在真的想通了,我要让你重新认识我,我代替我妈向你道歉,我希望你别介意。不管你怎么不想接我的电话,我希望你能给我回个短信,让我知道你现在是安全的,可以吗?”

    年南辰的语气明显放柔下来,和之前那个张狂桀骜的年南辰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狭长的黑眸,眼仁蓦地缩紧,尤其是看到那句“但是我现在真的想通了,我要让你重新认识我!”的时候,厉祁深的眸,近乎能拧出来墨。

    菲薄的唇抿了抿,他修长的指,在上面敲下了一连串的字。

    “你想没想通是你自己的事儿,我本来就不喜欢你,你这样缠着我有意思吗?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不想和你好?因为我有喜欢的男人了,他比你帅,比你有钱,而且比你对我好,我现在只想和他在一起,你留着你的真心给其他女人吧,我不稀罕!”

    一再确定自己的话能让年南辰男人自尊心受挫,厉祁深才按下了发送键。

    等到消息确认发送出去,他涔薄的嘴角,不由自主的荡起一抹涟漪。

    不想年南辰再来打扰乔慕晚,厉祁深索性将乔慕晚的手机关了机,然后丢在了矮几下面的抽屉里。

    ————————————————————————————————————

    乔慕晚洗完澡出来,厉祁深正在沙发中心不在焉的看财经新闻。

    洗过澡的男人,胸部健而不硕的机理,线条匀称分明的分布在两侧,为本就要命的男人,镀上了一层邪魅的暗影。

    看着美如画的男人,与黑色的沙发相得益彰的相互融合,乔慕晚莫名的喉咙发紧。

    她知道自己今晚铁定要睡在这里了,但是她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其他的事情发生。

    “洗好了?”

    厉祁深抬眸看到头发湿漉漉的小女人,两颊微微泛红,活像个出浴的美人一样站在自己几步之遥的地方,他深邃的眸底,稍纵即逝一抹不清不楚的眸光。

    乔慕晚点了点头儿,然后垂下眸,没在看他。

    “你今晚睡我房间!”

    “呃?不用了!”乔慕晚想也没有想就拒绝到。

    让她睡在他的房间,怎么听都有一种暧-昧、又说不清的怪异感觉。

    厉祁深掀了掀眼皮看向一脸不自然神情的乔慕晚。

    “我晚上要办公,不一定几点睡,还可能不睡,客房chuang板硬,你睡着可能不舒服!”

    听这个男人算是为自己着想的话,她咬了咬唇。

    “可是你还是要睡的啊,我们这样我不方便,所以,我……我还是睡客房吧!”

    “有什么不方便的?”

    厉祁深一句话堵得乔慕晚哑口无言。

    他们两个睡都睡过了,该碰的、不该碰的,他没一处落下的,不会有谁比他更方便的了。

    乔慕晚不语,一副小脸越来越红的样子,让厉祁深的眸色,沉了沉。

    “你安心睡吧,我今晚不会碰你,我办完工,就在书房睡!”

    说着,厉祁深从沙发中站起了身。

    怕乔慕晚发现她手机不见了,他搂着她的肩,往楼上带去。

    “时候不早了,早点睡!”

    ————————————————————————————————————

    将乔慕晚安置完,厉祁深去了书房。

    避开了那个敏-感的小女人,他拿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在一呼一吸间全部都是厉祁深味道的房间里待着,乔慕晚说不清自己是怎样一个感受。

    上次来他家,自己没有睡,而是一再和厉老太太折腾,所以根本就没能像现在这样毫无戒心的躺在属于他的chuang上。

    松软的黑色被褥,尽是厉祁深成熟的男性气息,不刺鼻、不浓烈,反而让人莫名的心安。

    有了和这个男人之间的林林种种关系,乔慕晚越发不敢去揣测两个人之间这样的关系算什么!

    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喜欢上了这个男人,但是莫名的,只要自己身边缠绕着这个男人的气息,她就会很安心。

    或许她的骨子里已经让她承认了自己对这个男人的喜欢,但是扁鸭子嘴的她,还是不想承认这个事实。

    在有这个男人的chuang铺上睡不着,索性,她闲得无聊的把两个人从遇见到现在的全部经过都想了一圈。

    不知不觉间,她发觉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竟然有了那么多的回忆。

    心尖儿处,有羽毛拂过的感觉,撩起层层酥-麻的涟漪,一时间让她自认为沉寂的心扉,有些不能平静。

    厉祁深、厉祁深、厉祁深……

    莫名所以的,这个名字,就像是钉在了她的脑海中似的,不断的徘徊。

    ——————————————————————————————————————

    厉祁深处理完手上的事儿,去楼下拿了乔慕晚的手机。

    刚开机,立刻就有年南辰的未接电话和短信进来。

    不再同于之前对乔慕晚维和的态度,年南辰再回复她短信时的语气,明显冷硬下来。

    看着年南辰自持是乔慕晚的丈夫,对她一顿不友善的态度,厉祁深湛黑的瞳仁,渲染出料峭的冷意。

    修长的指,键盘上飞速的敲下字。

    将短信发送成功以后,厉祁深把短信全部都删除,然后连带着年南辰的手机号都被他加入了黑名单。

    又在乔慕晚手机通讯录上面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号,没做任何思考,他果断的将“厉总”两个字换成了“亲爱的”。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