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 :你比我还不冷静(5千字,加更)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45章 :你比我还不冷静(5千字,加更)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车门拉不开,乔慕晚用了几下力,可车子的门,还是没有任何能打开的意思。

    通过后视镜看到乔慕晚咬着唇去开门,陆临川难为情的开口。

    “那个……乔工,你别开了,厉总不吱声,我……不敢给你开门啊!”

    依照厉祁深阴晴不定的性子,陆临川可不想在自家总裁那里,一而再、再而三的吃瘪。

    陆临川的话,让乔慕晚顿住手里的动作,然后整个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似的靠在车座上。

    ————————————————————————————————

    警车开走,一再喧闹的公寓楼,再度恢复了安静。

    厉祁深丢掉手里的烟蒂,往车这边走来。

    车门被拉开,乔慕晚立刻就像是重新获得空气一样从车子里探出身子。

    只是还不等她站稳脚,厉祁深遒劲力道的手臂,收拢住她的腰身,按住了她。

    “嗯……”

    小脑袋磕在了男人肩胛骨上面,乔慕晚闷痛一声。

    她刚支起身子揉了揉额头,只见陆临川在厉祁深冷冷的命令声中,将轿车调转了方向。

    而她,在不知不觉间,已经被厉祁深带去了公寓楼那里。

    等到她反映过劲儿的时候,人已经置身楼道里。

    不知道是不是感应灯坏了,黑魆魆的楼道里,伸手不见五指,乔慕晚完全是一种和盲人无异的状态。

    下意识,她本能反应的抱住了厉祁深的手臂。

    只是她的手在空间里一划,没有抱到厉祁深的手臂,而是小手,不自觉的在男人的胸口上一划,然后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的抓了一把男人的茱萸。

    “嗯……”

    胸部,不仅仅是女人的敏-感点,男人也不例外。

    乔慕晚软-软的小手按住厉祁深的时候,他不自觉的舒服喟叹一声。

    感觉自己似乎碰了什么不该碰的东西,乔慕晚的小手,掌心都是发烫。

    她慌乱之下,想要拿开自己的小手,厉祁深倏地一下子扣住了她的手腕,跟着往下,罩上了一个让人心跳加速的地方。

    “厉祁深,你……”

    前不久她碰了的地方,她就算是再单纯,也不可能不知道自己碰了哪里。

    “……嗯,你还欠我!”

    厉祁深的声音有些低迷,牵动着某种涟漪,致命的蛊惑着乔慕晚的耳膜。

    她知道厉祁深说的“欠他”是什么意思,小脸“刷”的一下子就烧红。

    要不是光线不明,她此刻窘迫的样子,一定丝毫不差的落在厉祁深的眼中。

    “你……你别这样!”

    “欠我,要及时还!”

    厉祁深的声音越来越深邃,因为空间的黑暗,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撒旦对你诱-骗的危险气息。

    乔慕晚羞得不行,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下意识的,乔慕晚跺着脚,试图让楼道里的感应灯亮起来。

    “唔……”

    感应灯没有如约的亮起来,乔慕晚的贝耳却在暗中,被厉祁深准确无误的找到。

    “小慕晚,你越来越不乖了!”

    低低的声音,好听的要命,不自觉的,乔慕晚脸红心跳,心脏弹跳的速度都在下意识的加快。

    身体就像是触了电似的绷紧着,有那么一瞬间,乔慕晚开始怀疑这个男人报警的目的到底是因为什么!

    明明自己出现就可以解决的问题,这个男人为什么要突然的报警?而且自己好闺蜜被请去警察局喝茶做笔录,更是让她越发肯定这个男人跟自己回来,目的不纯。

    想明白了这一切,乔慕晚真心觉得这个男人无耻的要命。

    “你起开,别碰我!”

    “明明是你碰我!”厉祁深无耻的出声。

    “你……”

    全身都有些发软,乔慕晚想要闪躲,却根本就躲不开这种要命的感觉。

    “乖一点儿,我已经忍了一个晚上!”

    厉祁深今天去应付客户,喝了酒,人喝了酒以后,在那方面的渴求,本就比平时来得汹涌,所以,他现在身体都在发烫的感觉,让他支起小帐篷那里,ying的难受。

    能感受到这个男人确实在忍,乔慕晚也跟着口干舌燥起来,连同原本gan-se的身体,也不自觉的泛起潮意。

    “你别这样,冷静点!”

    微薄的理智,让乔慕晚还在和厉祁深做着最后的抵抗,但她的无力,早就让她缴械投降。

    她也不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到底是怎样的感情,面对她时,她会紧张,会羞赧,看到他和其他的女人走近时,她会莫名的有情绪。

    而在他的撩-拨下,她所有的理智都会瓦解,然后自己缴械投降,连自己都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错,会那样不由自由的迎合这个男人。

    “你比我还不冷静!”

    黑暗中,厉祁深不安分的触及,让他隔着布料,感受到这个女人,比他还高涨的热情。

    一句让乔慕晚有反应的话,让她越发难以控制自己的情感。

    “你……你别闹了!”

    努力并上自己,排除厉祁深最自己的撩-拨,但是根本就听不进去她话的男人,兀自喂入。

    乔慕晚面部表情在暗中一紧,身子就像是满弦的弓箭,绷得板板正正。

    “厉祁深,你坏……”

    乔慕晚想要让这个男人离开,但自己不自觉的收fu,让厉祁深的头皮都在发麻。

    乔慕晚的声音里带着泪腔,活像自己被这个男人给欺负了似的。

    听着让厉祁深越发难忍的声音,他在暗中,准确无误的找到了她的唇。

    乔慕晚含羞的声音被吞没,柔柔的声音,化作最致命的药剂。

    回到公寓里时,两个人身上的衣物都所剩无几,几乎是没有做任何考虑,进门靠在墙壁上面的两个人,就旖旎的抱在了一起。

    不断攀高温度的室内,在玄关那里,错叠交织无限风光的画面。

    再进到公寓里时,乔慕晚已经是chi呈的状态。

    夜色,太过撩-人,致命的缠-绵,无休无止……

    ————————————————————————————————————

    乔正天找到年永明的时候,两个都年过六旬的老人儿,银发都梳的一丝不苟的坐在沙发里。

    没有外人在,只有他们两个人在品茶。

    “亲家公,这是前不久我从一个故友那里得到的武夷山大红袍,据说是为中-央准备的那六棵茶树上真品,你试一试!”

    年永明倒了一杯茶给乔正天,矍铄的眸,没有任何情绪的起伏。

    哪怕他料到了乔正天来找自己是有事情要说,年永明也一副面无表情的姿态。

    乔正天哪里有什么心思和他品茶,讨论什么茶道,他现在因为乔茉含的事儿,都要愁死了。

    但不想自己不识抬举,失态于人前,他还是端起了茶盏,轻缀了一口茶。

    “味道是不错,到底是真品,名不虚传!”

    乔正天的赞叹不绝于口,跟着,又抿了一口茶水。

    年永明笑了笑,也端起茶盏,抿了口茶。

    气氛很融洽,乔正天不想虚张声势,直接道出他这次来这里的目的。

    “亲家公,不瞒你说,我今天来这里还真就不是和你品茶,我是有事儿要和你商量!”

    乔正天的话,让年永明的脸上依旧没有什么反应。

    他喝了口茶,然后抬眸,看向乔正天,“南辰现在和慕晚的感情很好,我们做长辈的,也不需要那么操心!”

    年永明直接道出乔正天可能要和自己谈话的主题。

    年永明这一说不要紧,乔正天本就难看的脸色,这下子变得更甚。

    “亲家公,南辰和慕晚的感情好不好,咱们做老人的,都看得一清二楚,当初我狠心棒打鸳鸯拆散南辰和茉含,为的也是企业的利益,这点儿,你也清楚!”

    “但是现在,我觉得……我这么做,实在毁掉他们三个年轻人的幸福啊!这南辰和茉含本就是一对,我这个做父亲的为了公司,把自己两个女儿的幸福都给出卖了,我这心里过意不去啊!”

    乔正天的话说得很中肯,他这本就后继无人,只有两个女儿,所以再怎么说,两个女儿的幸福,都比公司来的重要。

    “所以亲家公,你今天来这里是想和我说让慕晚和南辰离婚,然后和茉含结婚吗?你知道的,我不可能同意慕晚和南辰离婚!”

    一直以来,年永明都认准了乔慕晚这个儿媳妇,所以不管发生什么事儿,她和自己儿子的婚姻会如何发展,他都不会允许两个人离婚的。

    “可是,茉含怀孕了,孩子是南辰的!”

    乔正天本就是当初为了企业的利益找上年家的,所以在年永明的面前,他语气上多多少少都提不起力度。

    乔正天的话,让年永明拿茶盏的动作一滞,跟着,有一丝不清不明的光,飞速闪过他眼底。

    再抬起头时,年永明的脸上,取而代之的是淡然。

    “孩子可以做掉,你不是也不希望茉含在盐城抬不起头来做人吗?”

    没想到年永明这么狠心,乔正天真的觉得自己和年永明在这件事儿的问题上,永远达不成共识。

    “亲家公,那是一条命,是你们年家的骨血!”

    “我只承认慕晚生的孩子是年家的骨血,其他女人怀的都不是,也不配你!”

    乔正天:“……”

    “你应该知道,在茉含之前,已经有女人为南辰堕过胎!”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乔正天算是彻底懂得了这句话的意思。

    他们乔氏现在受控于年家,是靠年家才得以支撑维持,没有年家,乔氏在盐城根本就不会存在。

    越想,乔正天的心里越不是个滋味,他不想自己的女儿成为残花败柳,但年永明太过果断的态度,他根本就反击不来。

    一时间还找不到其他可以让自己依靠的大企业,乔正天一再权衡,只得咬紧牙,将这些不痛快,统统的压下。

    ————————————————————————————————————

    喝得烂醉如泥的年南辰,在舒蔓笔录的一再挑-唆下,被按照社区管理处罚条例,予以警告,并处于罚金的处理结果。

    虽然罚金不多,但是能让年南辰吃瘪一次,舒蔓自然是心里畅快的不行。

    不过让舒蔓意想不到的是,这不过是一个小到和鸡-毛蒜皮一样的小事儿,居然能请得动律政新秀厉晓诺来替她做担保人。

    昨晚接到了厉祁深电话的厉晓诺,正在看卷宗,要处理一件她最近接手的强jian案,却听到自己的大哥说,让自己去警局处理她准嫂子被骚-扰的事儿,她几乎是片刻没有耽误,就去了警局那里。

    不过去了警局以后,她不免有些失落,让她保释的并不是乔慕晚,而是舒蔓,有些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厉晓诺疑惑着。

    直到舒蔓语气不友善的说了句“你哥护犊-子,为了保护慕小晚,把我弄进来了!”,厉晓诺才恍然大悟。

    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大哥腹黑还闷-骚,但是这样让别人背黑锅的事儿,被他玩得迎刃有余,厉晓诺也不得不佩服自己大哥厚脸皮的劲儿。

    ——————————————————————————————————————

    乔慕晚再醒来时,身体上虚脱的无力感,简直让她发疯。

    本来昨晚她是百般拒绝的,可是这一再拒绝,还是让两个人滚到了chuang,然后,昼夜不息的他耕耘,她浇水。

    “起来!”

    乔慕晚不满的哼唧出声,拿开了厉祁深不规矩伸来的手。

    “忘了你昨晚那么起劲儿了,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

    厉祁深不顾乔慕晚的反对,自顾自的nian住一抹红缨。

    “你有病!”

    乔慕晚羞得离开,却无法否认,他昨晚带给自己的美妙感觉。

    那种感觉,让她一再的沉醉,在不知不觉间,自己主动的缠着他。

    乔慕晚不悦的出声,并没有让厉祁深生气,他反而低低的笑出了声。

    “还疼吗?”

    昨晚她一再的说疼,不住的和自己求饶,但厉祁深并不打算放开她。

    这个女人就像是上瘾的毒药,不碰还要,一碰就一发不可收拾。

    “我不是有意要弄疼你的!”

    厉祁深无赖的说着话,但是他确确实实不是有意要弄疼她的,怪只能怪他太大,或者怪她太jin。

    “起开,别碰我,我要洗漱去了!”

    从昨天就开始折腾,她这一天一-夜都没有消停下来,整个人现在还有一口气在,乔慕晚都觉得自己就是一个女超人。

    没有因为乔慕晚小手的胡乱鼓捣而生气,厉祁深吻了吻她白-皙肌肤的肩膀,痴喃的低语:“一起!”

    ———————————————————————————————————————

    “厉祁深,你干嘛呀?”

    刷个牙,厉祁深也不老实儿,他抢过乔慕晚手里的牙刷,丝毫不介意的给自己刷牙,然后晕染着口齿间的泡沫,压住乔慕晚的身子在瓷砖壁上,用上次帮她“刷牙”的方式,又一次帮她“刷牙!”。

    本还是相互间用泡沫晕开,虽然泡沫的沾染,厉祁深薄韧儿的唇,包裹住乔慕晚。

    有泡沫顺着两个人的嘴角下-流,让两个人的下巴那里都是泡沫。

    不知道两个人缠了多久,才刷好牙。

    洗漱过后,乔慕晚去房间里换衣服,厉祁深则是在洗澡。

    房间的门忘了锁,乔慕晚刚脱下衣服,厉祁深腰间围着个浴巾就破门而入。

    “厉祁深,你……”

    “我没有内-裤穿了,昨天在超市那里购物时,我买了内-裤,你帮我找出来!”

    理所当然的口吻,在厉祁深看来,一丁点儿也不别扭,却让双手护住身子的乔慕晚,臊红了脸。

    “杵在那里做什么啊?帮我找内-裤啊?”

    迟迟没有反应的小女人,让厉祁深不悦的出声。

    “那个……你……能不能先出去?”

    一再咬住唇瓣,乔慕晚才出了声,她现在上半身chi-luo的样子,真的是太羞人了,她感觉她的脸,现在就像是煮沸了的开水。

    察觉出来了乔慕晚的羞涩,厉祁深嘴角噙着一抹似笑非笑的弧度。

    “当什么?你哪里我没看过?嗯?”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