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就算对我朝思暮想,也不至于睡不着觉吧?(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36章 :就算对我朝思暮想,也不至于睡不着觉吧?(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超神当铺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微蹙了下眉,乔慕晚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反应强烈。

    厉祁深不经意间的别过眸,将视线不着痕迹的落在了一张素净的小脸上。

    四目相对的刹那,乔慕晚几乎是本能的垂下眸子,努力装出来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祁深,你在看什么?”

    来往的人渐渐的散去,卢梦妍寻着厉祁深的视线看去,问道。

    并没有看到什么异常的地方,她不解。

    “没什么!”收回视线,厉祁深淡淡的应声,然后,抬手看了看腕表。

    “我先去工作!”

    说着,他转身离开。

    ————————————————————————————————————

    “乔工,厉总说,让你一会儿和他去见一个客户!”

    陆临川来了设计部,走到乔慕晚那里。

    在画图纸的乔慕晚闻声,下意识的抬起眸,用不解的眸光看向陆临川。

    “呃……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客户,你准备一下吧!”

    不知道是不是被自家总裁“折磨”的太狠的缘故,陆临川连看都不敢多看乔慕晚一眼。

    几乎是转达了上司的意思,陆临川就出了设计部。

    ————————————

    “乔工,你要出去吗?”

    做不到像梁秋月一样叫乔慕晚为“慕晚”,卢梦妍客气的唤着她“乔工!”

    “嗯,厉总让我去和他见一个客户!”

    “见客户?”

    卢梦妍狐疑的看了乔慕晚一眼。

    是什么样的客户,厉祁深居然会找乔慕晚出去?连她这个设计部部长都不通知!

    “嗯,我也不太知道是什么客户!卢部长,我先走了,如果有什么图纸,需要我修改,就放到我办公桌上吧,我回来修改!”

    大致收拾了一下,乔慕晚拿起挎包出了办公室。

    刚走出办公室,她看到了站在电梯门口那里的厉祁深和陆临川。

    乔慕晚有些着急的走来,厉祁深微微侧过俊脸,看了眼有些毛躁的小女人,没有做声,只是脸色有些差。

    “乔工!”

    陆临川唤了一声乔慕晚,然后就避到了一侧。

    自家总裁阴晴不定的性子,他算是尝试到了,所以乔慕晚,他不敢惹,指不定,自家总裁再“折腾”他一顿,那可就是不是脚底起水泡那么简单的事情了。

    能察觉出来厉祁深的脸,有些沉,乔慕晚因为自己迟到的缘故,脸上有愧疚浮现。

    “……等很久了吧?”

    努力将昨晚的荒唐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乔慕晚尽量让自己的语气不疾不徐。

    没有搭理乔慕晚,单手插兜的厉祁深,只是丢过来一个冷冷的眼神儿。

    直到电梯重新升了上来,他才收回目光,进了电梯。

    厉祁深先进了电梯,然后,努力忽视掉自己心里莫名的感觉的乔慕晚,跟着厉祁深进了电梯。

    “那个……厉总,我才想起来,我忘了拿公文包,您和乔工先下去,我去取公文包!”

    作为一个“合格”的助理,陆临川很懂得什么时候该装傻。

    “嗯!”

    得到厉祁深的应允,他就像是鞋底抹了油似的,一溜烟的走开了。

    看到陆临川离开,乔慕晚心里本就莫名的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但也不好表现出来什么异样,她努力抑制自己心里不得劲儿的感觉。

    电梯门被合并上,只有两个人存在的电梯里,气氛尴尬的厉害。

    就好像周遭的空气都凝固住了似的,乔慕晚的小身子紧紧的贴合着电梯壁,一句话也说不上来。

    “昨晚没睡觉?”

    厉祁深看到乔慕晚的两个熊猫眼,明知故问道。

    看着近在咫尺的男人,用一本正经的语气,明知故问的问自己,她气得胸腔中立刻有一团火气,被引燃了似的蹭蹭蹭往上冒。

    又想到他早上了卢梦妍在一起登对站立的样儿,心里烦躁的感觉更加的强烈起来。

    “被神经病莫名入了公寓,哪个正常人还能有心思睡觉!”

    乔慕晚凉凉的说着话,然后看都不稀罕看他一眼的别过头儿。

    被乔慕晚不止一次把自己说成是“神经病!”,厉祁深本就阴沉沉的脸,立刻黑了下来。

    “嗯……”

    身子倏地被压在了电梯壁上,跟着,乔慕晚的两个小手像是被定住了似的压在她的头两侧。

    “厉祁深,你干什么?”

    手腕被扯得生疼,乔慕晚本来整整齐齐的工作装,衬衫和外面的半袖小西装,都褶皱了起来。

    淬染上幽黑的眸,带着某种暗藏的深意,厉祁深将眸光,落在了她的脸上。

    有些人的眸光,就像是x光线,哪怕你不说话,他静静的盯着你,都能给你看到没了底气。

    电梯在急速的下降,但厉祁深没有丝毫要放开乔慕晚的意思。

    一双遒劲儿力道的手,钳住乔慕晚的双手,颀长的身躯压着她,让乔慕晚直感觉自己呼吸间,缠绕开的都是厉祁深清冽的气息。

    电梯将到一层,在听到“叮——”的一声刹那间,厉祁深忽的伸出来长臂,将电梯重新合上。

    “厉祁深,你……”

    电梯逆向行驶,从下往上去。

    “厉祁深,你到底想怎样啊?不是说去见客户吗?你把我堵在这里算怎么回事儿啊?”

    这部电梯是总裁的专属电梯,说白了,这部电梯,除了厉祁深以外,不会有其他任何人进来。

    如果这个男人胡来,或者搞出来些什么名堂,她完全反抗不了。

    “反正也晚了,也不差这十分八分了!”

    “你……”

    和这个男人实在是没辙,就像昨晚被他强迫自己给他洗内-裤,她除了服从,根本就别无他法儿。

    被这个男人压着自己的动作,弄得自己实在是不舒服,乔慕晚别别扭扭地拧动着自己的小手。

    “厉祁深,你放开我!”

    无视乔慕晚挣扎的动作,厉祁深的眸,烁而发亮。

    就在他向她欺近俊脸的时候,乔慕晚堪堪的别开眼。

    “你别过分,这里是公司!”

    她要急哭了,这个男人永远不会尊重自己的行为,让她心里窝火又难受,还委屈的厉害。

    “用得着对我这么朝思暮想吗?连觉都不睡了!”

    乔慕晚 :“……”

    一头雾水的乔慕晚,还没有搞清楚这个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时,他已经放开了她。

    支起身子,一身修身西装的男人,兀自将手抄袋,依旧一副优雅的从容。

    后知后觉的乔慕晚,愣了好久才明白了厉祁深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没有对你朝思暮想!”

    乔慕晚羞恼的反驳一句,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的嘟嘟囔囔声是有多么的无力。

    没有因为乔慕晚细如蚊蝇的嘟囔声恼火,厉祁深冷冷的瞥了一眼乔慕晚。

    “女人都像你这样口是心非吗?”

    乔慕晚:“……”

    ————————————————————————————————

    不知道折腾了多久,乔慕晚才和厉祁深去了一家酒店。

    在酒店的包房里,他们遇到了这次要见的客户。

    “抱歉,代先生,让您久等了!”

    厉祁深会晚到的原因,他本人和乔慕晚再清楚不过。

    “没关系,我也是刚到!”

    两个握了手,厉祁深在商场上谈判时的从容姿态,客套却带着几分冷漠的疏离。

    “这位是厉氏的首席设计师乔慕晚!”

    向代先生引见了乔慕晚,乔慕晚礼貌的颌首。

    “代先生,您好!”

    虽然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她还是用她之前学过的一些商务礼仪知识,礼貌的和代先生问好。

    代先生能和盐城的大企业厉氏合作,心里自是欢喜的不行,所以,他连看乔慕晚的时候,眼中都是带着笑意。

    这次厉祁深会带乔慕晚来这里,完全是为了要她着手设计和代先生合作时,关于图纸的设计。

    虽然搞不懂厉祁深这么做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能将这样的担子让她承担,乔慕晚知道这个分量有多重。

    ————————————————————————————————————————————

    和代先生洽谈好,再吃饭,已经是晚上八点钟。

    天边被黑色渲染一片,掩盖住了褪去的彩霞和夕阳。

    不善于交际,也不善于参与这些商务洽谈,乔慕晚在用餐那会儿,找了借口去了洗手间那里磨蹭了好久,再回去时,晚餐差不多要结束了。

    看着举起高脚杯,还在和代先生喝酒的厉祁深,乔慕晚下意识蹙了蹙眉。

    “你……为什么要将你和代先生合作的图纸,交给我处理?”

    乔慕晚想不通这个男人将这么大的任务给自己一个职场菜鸟的具体原因是什么?毕竟,这样的事情一旦出了差错,她可是有一百颗脑袋,也弥补不上这个出现的差池!

    车窗外,光怪陆离的霓虹灯,五光十色的透过玻璃窗打下,绰绰约约的光线落下,让厉祁深本就刚毅线条的轮廓,被映衬的格外深邃。

    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厉祁深的头,有着作痛,额角突突的泛着疼。

    手撑在额角上,他一只手随意的搁置在腿上,一只手骨节分明的揉着额心。

    忽明忽暗的光,勾勒男人深刻五官的同时,留下淡淡的剪影,让本就吸引人的男人,就像是致命的毒药一样,哪怕明知会死亡,也想要凑上前去。

    “头很痛?”

    寻着不是很明亮的光线看去,乔慕晚看着厉祁深轻合双眸,指腹轻轻揉着他额心的动作,她忍不住关心的问道。

    “嗯!”厉祁深淡淡的应了一声,眸没有睁开。

    “我看你喝了不少的酒,要是难受……你先躺下来休息一下!”

    乔慕晚声音不知道是不是特别轻柔的原因,她今天说这话的时候,整个人格外的温柔,就好像一个贤惠的小妻子,在照顾自己的丈夫一样。

    厉祁深忽的睁开了眼,在乔慕晚一个措不及防下,握住了她的手腕,跟着,用一双深邃的眸,就像是染上了墨汁一样的色彩,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的脾气不好的厉害,却不想他这让人摸不准的脾气,让她根本就防不住。

    “你……不是头很难受吗?”

    乔慕晚别别扭扭地开了口,因为这个男人突然盯着自己的原因,她的脸有些红。

    没有因为这个女人的话有什么眼神儿的变化,厉祁深继续用一双透视仪一样的眸,蕴藏某种深意的盯着她一双哪怕在不明不暗光线都一样粲然的明眸。

    良久的注视,让乔慕晚也不由自主的因为这个男人过于深邃的眸所吸引。

    与厉祁深的目光交汇在一起,两个人静静对视的姿态,让两个人细匀的呼吸都缠在了一起。

    在乔慕晚过于用心和厉祁深对视下,他忽的俯首,擒住了她一双一张一合,泛着桃红色的菱唇。

    突然的亲吻,带着酒气,和淡淡的烟草香,味道奇怪却不难闻的落在了她的唇瓣上,她下意识的蹙眉,但没有推开。

    不知道是不是夜色太过旖旎的原因,在色彩斑斓的光线笼罩中,两个人唇齿间的温度不断的被攀高。

    一开始,乔慕晚还是拒绝的,可到了最后,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两个小手那么的无力。

    推不开眼前的男人,在逐渐曼妙的亲吻中,她渐渐的也失去了理智的向下沉-沦。

    双唇被包裹住的感觉,让乔慕晚轻合上了忽闪忽闪睫毛的眼。

    然后连她自己都没有意识的将手吊在了男人的脖子上。

    身子因为厉祁深侧过来的原因,乔慕晚的后脊背往下弯去。

    直到她的小脑袋碰到了凉凉的皮革,才下意识的有了反应。

    倏地睁开了眼,她愕然发现自己和厉祁深居然以这样的姿势缠在一起。

    一时间有些羞,但不断攀高温度的唇齿间,依旧有没有退散她涣散理智的感觉充溢在她的脑海中。

    乔慕晚突然心不在焉的样子,让吻得如火如荼的厉祁深,不满意的抓住了她的小手。

    跟着,早已经滑-动的she,灵活的缠绕乔慕晚,反反复复的撷取津ye。

    不知道是不是厉祁深太过娴熟的本领,乔慕晚只是被他shun-xi了几下,自己就头脑崩溃的回应他。

    除了厉祁深,乔慕晚并没有和某个男人之间有过这样太过深ru的行为,她只能凭借着感觉,用自己生涩的动作,衔住他的纠-缠。

    有些粗重的气息缠绕着他们两个人,连带着温度都不由自由的攀高,哪怕是夏家的原因,车厢里开着空调,也抵抗不住这种有心里往外散发出来的热。

    “别了!”

    有些承受这样随时都会让她彻底沦陷的可能,乔慕晚在理智彻底崩溃的一瞬间,用两个小手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拉开。

    本就偷-食了禁-果的两个人,在酒精的意乱-情迷之下,两个人都有些不受控制。

    想到前面还有一个开车的陆临川,虽然有降下的隔板隔住了他们两个人,但是刚刚的事情,乔慕晚不敢确定陆临川有没有知道。

    坐直了身子,乔慕晚理了理自己制-服的领口和前襟那里。

    等到她一再深呼吸,差不多捋顺了情绪时,她看见厉祁深侧着身子,只着了一个白衬衫,继续揉着他发疼的额心,乔慕晚舔了舔刚刚被他吻过的唇瓣。

    “你……还是躺下来休息一下吧!”

    乔慕晚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哪根弦没有搭对,居然要这么好心的让自己男人躺下来,枕在自己的腿上。

    要知道,就在二十个小时之前,他可是用尽手段的要自己帮他洗内-裤。

    枕在了乔慕晚的腿上,厉祁深莫名的舒心了下来,连吞吐间的呼吸,都细匀而有规律。

    “以前,应对这些应酬,你也喝这么多酒吗?”

    虽然是乔家的长女,但一直都不曾过深接触这些商业合作谈判的乔慕晚,根本就不知道他们这是合作商每次达成协议的时候,都会喝很多酒。

    没有吱声,松开了前襟处两个纽扣的厉祁深,一条修长的腿半曲,一条腿踩在地上,手臂搁在额头上,似乎头疼的有些厉害。

    “下次别和这么多酒了!”

    乔慕晚忍不住像是个管教在外喝酒老公的小妻子,嘴巴碎碎叨叨的呜哝着。

    不由得,她想到了那次他也是喝醉酒出现在自己公寓里的情节。

    “不是有你吗?”

    乔慕晚思绪飞脱想不久前事情的时候,厉祁深忽的开了口。

    男人突然开了口,让乔慕晚一个不防备的心脏“咯噔”一颤。

    “你……什么时候醒的?”

    乔慕晚的脸颊有些发烫,她本来以为这个男人依旧睡了,却不想……

    “我刚刚的话,你都听到了?”

    “嗯!”

    依旧没有睁开眼,厉祁深随意的应了一声。

    “你……”

    乔慕晚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是气还是恼,回想起自己刚刚说出口的话,她才蓦地发现,自己刚刚的碎碎念就像是个结了婚的小媳妇一样,碎碎叨叨的说着宿醉不归的丈夫。

    “那你刚刚怎么不说话?”

    乔慕晚额角的经络,突突的跳着。

    “没什么好说的!”

    厉祁深一会一句,还模棱两可的回答,让乔慕晚眉心微蹙。

    说不上来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羞赧,她作势就要把枕在自己腿上的厉祁深给推开。

    “别动!”

    厉祁深抓住乔慕晚两个胡乱推着自己脑袋的小手,然后将头重新枕在了乔慕晚的腿上。

    “我头还痛呢!”

    不知道自己是该和厉祁深发火还是怎样,乔慕晚想要把他推开,还忍不下心。

    贝齿咬住唇瓣,犹犹豫豫间,她一时间没了主意。

    两个小手被厉祁深抓住,拉到了他的头两侧。

    “帮我揉揉!”

    厉祁深的语气中带着明显的酒气,虽然辛辣,但只要是从这个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乔慕晚都莫名的觉得不恶心。

    乔慕晚有千百万个不愿意给这个男人揉额角。

    在半推半搡间,她还是妥协了下来。

    柔-柔的手指,纤细如玉,每每轻轻的旋动一下,厉祁深皱紧的眉峰,都会舒展开来一点儿、一点儿。

    ————————————————————————————————————————

    下了车,晚风有些凉。

    因为厉祁深头疼的原因,乔慕晚本来是让他在车里休息的,但是这个男人执拗的非得要送她。

    没有穿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衬衫的男人,在习习的晚风中,他的墨发,张扬的和夜色几乎融为了一体。

    厉祁深一手抄袋,另一只手,指间夹着烟,幽深的视线,静静的凝着乔慕晚一张在光线下显得越发干净透明的小脸。

    “你……回家的时候让佣人给你煮些解酒茶!”

    临近上楼的时候,乔慕晚一再捏住手里的挎包,开了口。

    厉祁深没有应声,平静的看了眼乔慕晚。

    自己好心替这个男人着想,却没有得到他的任何一句回应,乔慕晚的脸上多多少少都有些难堪。

    贝齿细细的咬了唇,厉祁深给她的反应,让她觉得自己就是自讨没趣。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