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小慕晚,乱吃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31章 :小慕晚,乱吃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令乔慕晚阵阵作呕的感觉,让她大脑皮层反射性的厌恶年南辰对自己的侵犯。

    年南辰蛮横的动作越来越强烈,恣意妄为的探入,越发的贪婪起来。

    承受不住这样让她无异于让她煎熬的感觉。

    忽的,乔慕晚的心一横,对着年南辰的舌,贝齿猛地咬了下去……

    伴随着年南辰的一声闷痛,很快,腥咸的味道刺-激人味蕾的蔓延开。

    趁着年南辰不在状态,乔慕晚蓦地一把推开他,跟着,整个人厌恶的跑去洗手间那里呕吐。

    这样一个吻过不计其数女人的男人吻自己,让她恶心的厉害。

    整个人的胃部都由内往外冒着酸水。

    拿旁边的一次性纸杯一再漱口,然后再用纸巾擦嘴,直到乔慕晚觉得自己的嘴巴里属于年南辰的异味彻彻底底的消失,她才出了洗手间。

    “慕晚,怎么了啊?”

    刚刚听到楼下这里有动静,年永明从书房里出来,碰到的是自己的儿子,大力把门板给合并上的声音。

    看着鬓角有银丝的年永明匆匆赶来,手撑住阵阵作痛额角的乔慕晚,心里很是不舒服。

    让这个对自己真心好的老人儿担心自己,她心里怎么也说不过去。

    “爸,我没事儿,就是……就是胃不太舒服!”

    乔慕晚三缄其口,没有说自己和年南辰之间的事情。

    看着乔慕晚清秀的小脸微微泛白,年永明也没有多说什么,本来他是想让他们小夫妻两个人磨合磨合感情,却不想两个人之间还是没能坐下来好好的谈一谈。

    “那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了,爸,我休息一下就好!”

    “又怎么了啊?”

    赵雅兰不悦的声音从楼梯口那里传来,跟着,年永明刚准备上前搀扶乔慕晚的举止,被赵雅兰捕了个正着。

    乔慕晚抬眼的瞬间,对视上了赵雅兰恨不得吃了她的目光,她下意识的皱了下眉。

    “呦呵,当我是死了吗?”

    尖锐的声音,不满的哼唧出来。

    难怪说这个老不死的一直要让乔慕晚嫁到年家,原来是为了他自己!

    能听得出来赵雅兰话语中的不屑,乔慕晚一句辩解的话都说不出来。

    “雅兰,你过分了!”

    年永明也不止一次听到这样的话,他自然是知道自己妻子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过分?年永明,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说,你让她嫁进年家到底是因为什么?”

    手指着乔慕晚,赵雅兰凸出的颧骨,都连带着肉在一坠一坠的颤抖着。

    听着自己的公公婆婆你一言、我一句,乔慕晚细秀的眉都打成了结。

    从一开始,她就怀疑本应该是自己妹妹嫁来年家这里,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自己,她不解,因为想不到有什么理由会让双方的父母这么做,她也就没有继续深究下去,不过今天听自己婆婆这么说,这里面确确实实有其他的原由。

    乔慕晚刚想插话说些什么,年永明面色很难看的走上前去。

    “赵雅兰,你疯闹什么?还不快住口!”

    冷声呵斥着自己的妻子,赵雅兰也不服不忿的叫嚣起来。

    直到一声突兀的耳光声,在空气中浮动开,赵雅兰才闭上了嘴巴。

    “赵雅兰,管好你的嘴,别再让我听到你再说什么污辱慕晚的话!”

    年永明气得面色极度难看,胸口也剧烈的上下起伏。

    被自己的丈夫甩了一耳光,赵雅兰眼仁更像是冒火一样。

    “年永明,你敢打我?”

    早年赵雅兰在盐城也是出了名的跋扈,因为乔慕晚,自己受了年永明一耳光,她心里自然不服不忿。

    将目光由年永明的脸,转移到了乔慕晚的脸上,赵雅兰的眸,眯了眯,眼神儿恨不得把乔慕晚给千刀万剐!

    眼见着赵雅兰要将怒气撒在乔慕晚的身上,年永明一把扯住了她的胳膊。

    “赵雅兰,你闹够了没?不把这个家闹得鸡飞狗跳,你不能消停是不是?”

    说着,年永明拎着赵雅兰,对厨房那里忙前忙后的李婶,开了口:“李婶,把夫人请上楼去!”

    一场没有战火的硝烟平息下来,乔慕晚心里百般不是滋味。

    她一直都不愿意回到年家的理由,真的是再简单不过了,不管她做什么、没做什么,只要她的身影出现在年家,就免不了会出现一场口角上的争执。

    年永明从楼上下来,楼上房间里,依旧传来赵雅兰把房间里东西砸碎和她破口大骂的声音。

    “慕晚呐,刚才让你受委屈了!”

    年永明的声音依旧温润,像是和慈祥的大家长,安慰着乔慕晚。

    “没事的爸,是我给家里添麻烦了!”

    虽然她没有将表情什么的表现在脸上,但她心里终究不好受。

    “爸,如果没什么事儿,我先回去了!”

    这里,如果可以不来,她比谁都希望可以不来。

    “我让司机送你吧!”

    看着转身欲走的乔慕晚,年永明开了口。

    “不用了,爸,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

    不想去麻烦年永明,乔慕晚谢绝了他的好意。

    “我送你回去!”

    楼梯口,年南辰的声音传来。

    乔慕晚抬头,对视上换了一套衣服的年南辰,她本能的蹙起了眉。

    不等乔慕晚开口说些什么,年南辰下了楼,兀自拉着她的手,就像是没有闹过情绪的小夫妻,旁若无人的将她带出了年家。

    ————————————————————————————————————————

    虽然不情不愿,乔慕晚还是坐在了年南辰车子的副驾驶里。

    轿车平稳的向舒蔓公寓那里驶去,两个人谁也没有和谁说话,乔慕晚侧过头,目光清冷的落在车窗外。

    每次回年家,她觉得自己都打了一场仗,而打仗的结果,就是她身心俱疲,这次也不例外。

    没有过多的去想年南辰吻了自己的事儿,乔慕晚一心想到的都是年永明刚刚和赵雅兰的对话。

    原来自己嫁到年家,真的是有其他的原由。

    闭上了眼,她很累,不想再去想其他的事情。

    中途,年南辰的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眼来电显示,将手机直接丢在了工作台上。

    没一会儿,手机再度“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听到手机震动的声音,乔慕晚侧头看了眼目光盯着前方路况的男人。

    工作台上面的手机还在不停地响着,乔慕晚清楚的看到了屏幕上是乔茉含的来电显示。

    心里没有过多的情绪掺杂进来,她和年南辰之间本来就没有感情,对于他和其他女人之间的来往,她没有什么好在意的。

    “想接就接,不用在意我的存在!”

    说话间,乔慕晚将头,重新转了过去。

    年南辰没有应声,继续开着车。

    车内的气氛越来越压抑,乔慕晚感觉自己都有些上不来气。

    降下了车窗,窗外,已经是夜幕降临、繁灯闪耀。

    五光十色的霓虹灯耀亮一片,将盐城照亮,仿若白昼一般。

    忽的,年南辰突然将车子停在了路边。

    不解他为什么要突然停车,乔慕晚转过头去看他。

    “在车里等我一下!”

    说话间,年南辰已经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等到他再回来时,手里捧着个便当盒。

    “这是什么?”

    年南辰递过来的便当盒,让乔慕晚蹙了蹙眉。

    “松糕!”

    乔慕晚:“……”

    “你不是还没吃饭,松糕是这家店的特色,你试一试!”

    年南辰突然的举动,让乔慕晚一时间不敢相信这个俊颜落在霓虹灯下的男人,是自己认识的男人。

    捏了捏自己的包带,她看向他:“我……不饿!”

    不知道这个男人安得什么心,她不想接受。

    “怕我下毒?”乔慕晚排斥他的样子落在他的眼中,年南辰挑了挑眉。

    “那倒不是!”

    乔慕晚凝眉,这个男人太过奇怪的行为让她一时间拿捏不准该用什么样的态度对他。

    在年南辰的一再注视下,她双手接过年南辰手里的便当盒,说了句“谢谢!”,却没有打开。

    ——————————————————————————————————————

    车子继续行驶在马路上,很快就到了舒蔓的公寓楼下。

    年南辰的转变,让乔慕晚一时间无所适从。

    她刚想拉门下车,年南辰忽的伸过来了手,捏住了她的手腕。

    回眸的瞬间,对视上了男人目不转睛的眸。

    “试着接受我,行不行?”

    年南辰的眸,盯住乔慕晚,眼神儿无比认真。

    手腕上被捏住的感觉清晰的传来,她蹙了蹙眉。

    或许是对这个男人的定义一直都是渣中极品,他突然间的转变,让她完全没有做好接受的准备!

    捏了捏小手,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我和外面那些女人的关系都已经断干净了!”

    年南辰的话刚说出口,他放在车头的手机,就嗡嗡嗡的响了起来。

    是乔茉含打来的电话。

    看到了屏幕上显示的手机号码和名字,乔慕晚一时间觉得这个男人是自己给自己甩了一耳光。

    我和外面那些女人的关系都已经断干净了!

    这样叫断干净了?

    乔慕晚甩开了年南辰的手,样子有些冷。

    “年南辰,饭可以多吃,话不能乱说,断不断干净,不是你自己一厢情愿说了算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慕晚去拉车门。

    临下车前,她说了句“她一整晚都在给你打电话,如果你不想她再发生第二次割腕的事儿,最好把电话接了!”

    说完话,乔慕晚没有再继续做任何的停留,转身上了楼。

    一再“嗡嗡嗡”作响的手机,让年南辰烦的厉害。

    没有去管不断作响的手机,他摸出来一根烟,点燃。

    青白色的烟雾缭绕,让他一张脸,虚化在层层缠绕的雾霭中。

    没有去抽烟,年南辰任由烟兀自的燃烧着。

    眯了眯狭长的眼,待一大截烟灰要掉落,火星要烧到了他的手,他才收回了思绪,跟着,将轿车调转了头。

    车子驶出,年南辰完全没有注意到,在他不远处的停车位那里,一辆夺人眼球的阿斯顿马丁,车型流畅的停在那里。

    ————————————————————————————————————————————

    乔慕晚往楼上走去,等到她要到了公寓门口时才发现自己一再想要留下给年南辰的便当盒,被她给带了上来。

    抿了抿唇,她没有将便当盒丢掉,开了门,拿了进去。

    没太发觉房间里有什么异样,折腾了一天的乔慕晚,准备先舒舒服服的洗个澡再去吃饭。

    拿着换洗的衣服,她进了浴室。

    一整天的忙忙碌碌,在花洒的冲刷下,她微微的放松下来。

    迎着花洒的水,乔慕晚扬着白-皙的面,将好看的眉眼眯起,任由温暖的水,打湿她的身子。

    水珠汇集成水流流下,在浴室半毛玻璃的映衬下,她纤凝的身子,每一处都完美无瑕的呈现出来。

    乔慕晚一直都不是那种看了会给你惊艳感觉的小女人,她属于那种温和型,让你越看越喜欢的类型,尤其是一双粲然的眸子,美得不可方物。

    两个小手绕在脖子上,难得这样舒心的感觉,让她暂时忘了今天的不快乐。

    忽的,半毛玻璃的浴室门被一股力道,“划拉”一声拉开。

    跟着,骨节分明的五指搁置在拉门上。

    乔慕晚心弦一紧,本能的转身。

    感觉有一道身躯出现在门口那里,她瑟瑟的揉了揉眼。

    等到定睛一看,厉祁深穿着白衣黑裤,挽着衬衫,露出一小节精瘦手臂的身躯,不真实的像是从梦里走来一样。

    “你……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摇晃着头,确定眼前出现的男人确确实实的是厉祁深,她本能的护住自己的身子。

    抱紧手臂的女人,顾得了上面,顾不了下面。

    她护住上面,男人灼热的眸,顺着她身型的曲线,落在了让他有反应的禁-地。

    就像是沾染了露珠的芳草,萋萋一片的附在森林中。

    发觉了男人游-离的目光,乔慕晚瞬间羞得小脸能滴出血来。

    快速的用手护住自己,她怎么都觉得自己出现在这个男人眼前的样子,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

    没有乔慕晚像乔慕晚那样表现的如此强烈,厉祁深冷峻的脸上,依旧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从容。

    被男人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起了刺似的。

    承受不住男人灼热的眸光,乔慕晚贝齿死死的咬住牙,跟着转过身,将后背和粉-嫩的tun,对向男人。

    “厉祁深,你能不能先出去?”

    她真想不明白这个男人是怎样进来这里的,他已经把这个家的钥匙重新送回物业那里了,怎么还能这样来去自如?

    “为什么要出去?”

    厉祁深掀动薄唇,不疾不徐的问到。

    “你哪里是我没看过的?嗯?”

    被男人的话说得更羞,乔慕晚无所适从的咬住菱唇。

    背对着男人的乔慕晚,根本就没有察觉到男人已经迈开修长的腿走了进来。

    因为公寓里没有男士拖鞋的缘故,厉祁深直接穿着皮鞋,进了浴室。

    身后没有声音,乔慕晚误以为是厉祁深已经离开了,没有多想,她怔怔的转过身去。

    看到男人一张深刻五官的脸,每一处都棱角分明的落在自己的眼中,乔慕晚水粲的明眸,有羞赧的泪光乍现。

    “厉祁深,你……你流-氓!”

    一向都清规戒律,过着保守生活的乔慕晚,几时这样chi-luo的出现在男人的面前,她真的快要羞死了。

    “我还没做什么,你就说我流-氓?嗯?”

    厉祁深俊朗的五官向乔慕晚欺了欺。

    清澈的瞳仁中,落下男人俊朗的五官,厉祁深锋锐的剑眉,眉梢似笑非笑向上微挑着。

    今天这个小妮子不明所以的和自己发脾气,也不给自己解释清楚,让他一下午都不再工作状态。

    脸红得更甚,小脸还微微泛湿的乔慕晚,不想和这个男人再多说一句话,不管说什么,难堪的那个人,始终都是她。

    手抓住想要离开的乔慕晚,厉祁深将她的身子,抵在了瓷砖壁上。

    “厉祁深,你……你放开我!”

    乔慕晚的两个小手都被男人拉扯着,身无寸缕的她,完全是赤-裸-裸的状态。

    “你还没说我怎么流-氓你了?”

    就这个问题,厉祁深似乎要和乔慕晚杠上。

    乔慕晚不语,只是一再的脸颊发烫。

    侧过小脸不看自己的女人,让厉祁深抬起手,nie了nie她的翘尖儿。

    一声酥入骨髓的娇-媚,宛转的像是小鸟一样传来。

    “这样?还是说……这样?”

    转移的动作,拂过萋萋之地,浅尝辄止的探ru。

    “厉祁深,你……”被钳制的四肢动弹不得,乔慕晚彻底看清了这个男人的本质。

    “厉祁深,你别这样!”

    “你先给我说一下,‘既然你自己已经有了心仪的对象,就自己找厉老夫人把话说明白,省得我夹在你们中间难做!’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说话间,厉祁深俯下身,俊颜欺近乔慕晚,似有似无的气息,划过她红通通的脸颊。

    被这样似有似无的动作,抚到全身的汗毛孔都在颤栗,乔慕晚感觉自己像是过电了一样。

    “厉祁深,你神经病!你不是早就和卢部长好上了嘛,既然这样你就自己和厉老夫人把话说明白了!”

    受不了这样的挑-逗,乔慕晚带着情绪的开了口。

    他明明中午就找了卢梦妍去吃饭,而且两个人之间还有说有笑的,连厉老太太都知道了两个人之间的事情,既然这样,就不要把她夹在中间难做人。

    “你从哪里听说我和她好上了?”

    “她都冲你笑了,你们中午还一起去吃饭了,这样不叫好上了,那叫什么?”

    手腕被这个男人拧得生疼,乔慕晚越说越委屈,整个人的眼眶都红了起来。

    最近的她,实在是太容易情绪化了,尤其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感觉自己都要被他给逼疯了。

    幽深的眸,冷冷的注视着乔慕晚的眼睛。

    不知过了多久,乔慕晚承受不住这个男人的眸光,堪堪的别开了眼。

    乔慕晚侧过小脸的瞬间,厉祁深蓦地俯身,吻上了她白-皙的锁骨。

    突然的吻,让乔慕晚一时间难以承受。

    没有去管乔慕晚能不能接受自己这样的动作,他一连串湿-热的吻落下。

    “厉祁深,你……”

    乔慕晚本来还在反抗,最后却不受控制的变成了缴械的投降。

    她张开嘴,喘着有些急促的呼吸,无法压制想要出声的感觉,狠狠的刺-激着她的每一条神经。

    当皮带金属扣崩落的声音传来,乔慕晚惊颤的瞪大了眼。

    “厉祁深,你……你能不能不这样?”

    乔慕晚全身都在发烫,忽闪忽闪的睫毛上,是没有散去的雾气。

    “小慕晚,乱吃醋,可不是什么好习惯。”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