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那次意外,真就叫我很意外(3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22章 :那次意外,真就叫我很意外(3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一句“我不能离婚!”让厉祁深头脑发胀。

    该死,他真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怎么想的,事情都已经到了今天这步田地,她居然见鬼的还说不能离婚。

    捞起她纤柔的腰肢,厉祁深泄愤的衔住她的贝耳,带着惩罚她的念头儿,激起层层旖-旎。

    小身子蓦地一颤,乔慕晚直感觉自己全身上下都被一种浪潮翻涌的感觉紧紧的包裹住。

    “不能离婚的理由是什么?”

    厉祁深声音低哑的问着意识含糊不清的乔慕晚。

    因为这个小女人让他发疯的感觉,他一时间有点儿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

    贝齿死死的咬住唇瓣,因为身体产生让她羞耻的反应,乔慕晚整个人就像是丢盔弃甲一样的化成一滩水。

    “不说?”

    力道不轻不重的落在她的翘尖儿上,惊起一连串暧-昧的休止符。

    细碎的声音从乔慕晚的鼻息间溢出,她的四肢近乎要吊在男人的身上了。

    黑曜石般烁亮的眸,查了一圈周围的环境,看到阳台那里,通透的玻璃几乎是视线开放的能看到对面居民楼的一切情况。

    低垂着眸,厉祁深看了眼气喘吁吁的乔慕晚,跟着,他轻轻按了按她的背,乔慕晚一下子就软在了他的怀中。

    自然而然的,乔慕晚一大片旖旎的景色都落在了厉祁深的胸口上。

    又想到上次舒蔓的突然回来,打扰了他的好事儿,厉祁深抱着乔慕晚的身子又走到玄关处那里,给防盗门上了反锁。

    大脑里阵阵缺氧的乔慕晚,看到厉祁深将门反锁上,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她的心底,一寸一寸的蔓延开……

    “厉祁深,你干嘛?”

    有时候,她真的觉得这个男人就是一头发-情的兽,和自己打从上次有了肌肤之亲以后,总是想尽办法儿的和自己搞出来点事儿来。

    对乔慕晚的话置若罔闻,厉祁深猛地一下子就按住了她的身子,将她软-软的小身子,当成是一团小棉花似的,直接抵压在门板上。

    在乔慕晚没有看清他的动作时,他俯下身,吻住了她。

    四片唇瓣贴合上的瞬间,厉祁深就不可控制的加重了力道。

    以往,自己不去想生-理上发-泄的问题,他一直以来打光棍的生涯也就这么过去就算了。

    现在,不经意的碰了这个女人,就像是在不经意下尝试了禁-果,来势汹汹的生-理需求,根本就无法满足他。

    身体ying邦邦的厉害,厉祁深恨不得把这个女人拆穿入腹一样的吸纳进他的身体里。

    乔慕晚本就涣散的理智,突袭的感觉让她根本就无法承受。

    吴侬软语的嘤咛一声,厉祁深的心,都因为这个女人的声音,心驰神往。

    无法再去承受老二一直和他叫嚣的感觉,搂抱住乔慕晚腰肢的手指,滑落她睡裙的肩带,从上到下,剥落而下。

    盈白的身子,在灯光下泛着晶莹剔透的色泽,每一处都精雕细琢一般的肌肤,像是初生的婴儿一般蛊惑着他的眼球。

    很多时候,厉祁深也觉得自己像是动物到了交-配的时节,每次看到这个女人一双黑白分明的杏眼,就像是会说话一样的泛着水光,他的老二总是探出头,让他ying的不行。

    乔慕晚从来没有这样的窘迫过,明明自己羞得厉害,身子却不和她意志相符合的违背她。

    “厉祁深,你放开我!”

    这样的样子太暧-昧,太撩-人,也太容易让她沉沦。

    她不知道是这个男人的手腕太娴熟,还是她骨子里本身就是这样一个lang-dang的女人。

    反应还是那么的强烈,她羞得脸颊上面的红晕,无限的扩大、延展……

    听不到乔慕晚反抗的声音,厉祁深没有放开她,反而手托着她的腿弯,把着她腰,一路纠-缠到房间里。

    乔慕晚身子被重重的甩在chuang铺上,整个人就像是受惊的小鹿一样抬起眼。

    迷离的目光看到厉祁深正在剥落他的衣衫,将他完美比例的身躯,一点儿、一点儿的袒-露出来,乔慕晚的大脑“嗡!”的一下子炸开。

    “厉祁深,你要干嘛?你别过分!”

    乔慕晚难以置信的瞪大眼,如果说之前在客房那一次,是两个人都被下了药;然后在她房间那次是他喝醉了酒。

    那么这一次,在他们两个人都意识清醒下发生了这样的事儿,她不能接受,也找不到任何一个理由去客观看待他们两个之间这样的姿态。

    对乔慕晚的话置若罔闻,厉祁深兀自将自己好到完美的身型,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

    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的身型和身材好的诱-人,比那么男模儿都带有you惑力。

    精瘦的身躯上,匀称而分明的机理,线条冷硬而奥凸有致,人鱼线往下,黑色的四角短裤,昂藏不住的轮廓,蓄势待发。

    看到让自己脸红心跳的物什,乔慕晚生生的咽了口唾液。

    “厉祁深,你神经病!”

    乔慕晚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在发烫,这样的感觉太难受,太难熬,就像是把她放在大蒸笼里,让她上不来气儿。

    “我是病得不轻,你们女人有生理痛是不是?唔……我也有生理痛,这种病,医生都治不好!”

    厉祁深觉得他得了一种怪病,这种病需要用阴阳结合、天人合一的办法儿才能解除。

    搞不清这个男人的话是什么意思,但她看到似乎要撑破四角短裤的物什,她吓得不断蜷缩着自己的身子。

    “厉祁深,你别再闹了!”

    舒蔓没有在家,她突然间有了一种引狼入室的感觉。

    “我……我不辞职了,你别胡来!”

    乔慕晚心慌意乱,两个白-皙的小手里,不断的沁出汗丝。

    看着像是个小白兔似的护住自己的小女人,厉祁深俯下身子,将两个手撑在chuang边,用审度的目光,深邃又高深的睨着眼前小女人脸上的每一个神情的变化。

    “不辞职是对的!”

    除了他,任何理由都不应该成为她辞职的理由。

    无辜的眸子,粲然如水的盯着自己,厉祁深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着。

    有一种女人,天生就能勾-引住男人,哪怕不需要用什么解数,只需要一个眼神儿,就能让你心猿意马!

    被厉祁深带有某种深意的眸光看得浑身不自在,乔慕晚贝齿死死的咬出唇。

    她纤凝的手指扯过一旁的薄毯,试图遮挡住自己的身子,却不想先她一步发现她行为的男人,已经将她身上那块滑不可稽的薄毯,掀开到了一侧。

    “挡什么?这么美的身子,挡住不觉得可惜了吗?”

    “你……”

    乔慕晚羞得朱唇都陷入到了齿缝间,这个男人的劣性,看来并不是因为他喝了酒的原因,他本身就是这样一个言语不羁的男人。

    “你到底想怎么样啊?我离不离婚和你有什么关系?”

    “怎么和我没关系?你是我的女人!”

    一句“你是我的女人!”,让乔慕晚心如击鼓,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脸不红、心不跳的说出两个人之间这样只会加深彼此间误会的话?

    “我们之前那次是意外,不能作数!”

    “意外?那那次‘意外’还真就叫我很意外!”

    乔慕晚:“……”

    想不到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想的,乔慕晚一张绯红的小脸,都能滴出血来。

    “你和我那次发生意外,你应该知道我不是处-女,我的第一次给了别人,所以……”

    “如果你的第一次给了我呢?”

    被这个女人提到两个人的第一次,厉祁深暗沉的眸,淬染染上了夜一样的漆黑。

    厉祁深的质问,让乔慕晚瞠目结舌。

    粉-嫩的舌舔了舔水润的唇瓣,乔慕晚轻晃着小脑袋。

    “不……不是你!”

    乔慕晚不知道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谁,但厉祁深这样不着痕迹的一问,她也不再确定自己的第一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女孩子都是这样,对自己的第一次特别的在意,虽然乔慕晚已经是二十六岁的年纪,不再像懵懵懂懂的少女那样无法释怀,但她莫名其妙的失-身于人的事情,终究是她心里的一块疙瘩,让她想要挖除,却还无能为力。

    幽深的眸光,带着高深莫测的深意盯着乔慕晚,厉祁深似乎要将她的小脸,看出来两个大窟窿。

    “是不是我,再和我重新找一下感觉,不就知道了吗?”

    说着,厉祁深颀长的身躯往前一探,长臂直接就扣住了乔慕晚的小脑袋。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