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我是你老公(8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20章 :我是你老公(8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活色生枭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近身特工     “你要是实在不舒服,我……打电话给陆助理,我让他来接你!”

    自己对他做不到坦然,或许,让陆临川来接他,不失为一个很好的主意。

    没有开口应声,也没有开口拒绝,厉祁深继续一副高深莫测的眼神盯着乔慕晚的脸颊。

    被两道x光线一样的眸光看的自己越发的不自然起来,要不是因为夜色太黑的缘故,她坚信,自己的窘迫一样被他看得清清楚楚。

    看不懂他的眸光到底是怎样的深意,乔慕晚捏了捏衣角。

    她刚想开口再说些什么,厉祁深已经转了身。

    黑色轿车掉头离开,乔慕晚怔呆的看着远去的轿车。

    ——————————————————————————————————

    夜色太暗,乔慕晚阵阵睡意袭来,她打了个哈欠,转身上了楼。

    一进门,她就迎上舒蔓一副考究的眼神儿。

    “呔,慕小晚,你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什么时候和鼎扬的大老板好上了?唔……顺便回答一下,你打算什么时候和年南辰离婚,然后投入到这个极品男人的怀抱中?”

    舒蔓一会儿双手叉腰,一会儿手抵着下巴,俨然在说评书的架势。

    自己朋友不着调的话,当即就迎上了乔慕晚的一记白眼

    “我哪有和他好上,他喝醉了!”乔慕晚边说着,边换了鞋子进屋。

    “他是我上司,身为员工,照顾一下上司,不正常吗?”

    “身为员工,照顾一下上司确实正常,但是这照顾到了私人卧室里,唔……还是那样姿势,啧啧,慕小晚,你确定你是在照顾你上司,而不是趁机揩油?用另一种方式‘照顾’他?”

    舒蔓揶揄乔慕晚,故意咬重了“照顾”两个字。

    舒蔓越来越不正经的话,让乔慕晚理都不想理她。

    “嗳,慕小晚,你别躲我啊!”

    舒蔓像是一条小尾巴似的跟上乔慕晚,因为家里突然出现了一个男人的原因,她半醉半醒的意识,也瞬间清醒了过来。

    “慕小晚,你是不是因为我突然回家,打扰到了你的好事儿,所以你和我生气了啊?我给你讲,我不是有意的,我要是知道你往家里领了男人,我明天、后天、大后天、大大后天不回来都行!”

    乔慕晚:“……”

    “慕小晚,感情的事儿,你不用给我装腔势,我能看出来,你喜欢上他了!”

    舒蔓抵住了乔慕晚意欲关上的门,舔了舔唇瓣,贼兮兮的笑着。

    “我没……”

    “不用急于反驳,你都送人家下楼了,还磨蹭了那么久,明眼人都能看出来怎么回事儿!”

    舒蔓比网络写手都丰富的想象力,让乔慕晚直接去关门。

    “大姐,十二点了,我明天还要上班!”

    乔慕晚的不耐烦中带着娇-嗔的倦怠语气,让舒蔓向她吐了吐舌头儿。

    “你不承认是不是?那就是他看上你了,不然怎么会找上门了呢!”

    这次,乔慕晚直接用“睡觉”两个字回应舒蔓,跟着,门板被合上、上锁的声音传来。

    ————————————————————————————————

    被无异于上战场作战一样的折腾,乔慕晚一整晚都没有睡好。

    脑袋有些晕,一上午都让她在半睡半醒的状态下工作。

    好不容易画好了图纸,乔慕晚脚下有些发飘的去了厉祁深的办公室。

    不过接到陆临川给自己的消息是厉祁深还没有来上班。

    想到他昨晚喝了那么多酒来找自己,他没有来公司也算正常。

    长吁了一口气,自己不用去面对这个男人,心理上的紧张,自然而然的懈怠了下来。

    临近快要下班的时候,乔正天打了电话给乔慕晚。

    和人事部主管提前请了一个小时的假,乔慕晚打车去了乔家。

    一进门,她就迎上了自己父亲的扯开嘴角的慈祥小脸。

    “慕晚,回来了啊!”

    她不想让家人知道自己和年南辰的关系不好,也不想碰到自己的妹妹,所以,她很少有回乔家的时候。

    “爸!”

    乔慕晚轻声唤着乔正天的时候,梁惠珍从厨房里端着洗好的水果走了出来。

    “慕晚回来了啊!”

    迎上自己母亲同样含笑的嘴角,她礼貌的颌首。

    “妈!”

    梁惠珍去厨房里做乔慕晚喜欢的菜,乔正天则是把乔慕晚叫去了客厅那边。

    “慕晚,爸听说你在鼎扬工作?”

    抿了口手里的茶,乔正天口气中,听不出有什么情绪的开了口。

    “嗯,我上学那会儿学的是艺术设计,赶上了鼎扬招聘员工,我就去应聘了!”

    没有隐瞒自己父亲的意思,既然自己父亲都主动开口问了自己关于自己工作的事情,她知道自己父亲一定是知道了自己在鼎扬工作这件事儿。

    自己女儿的坦然,让乔正天矍铄的眸底飞快的闪过了什么不清明的眸光。

    “慕晚,如果爸让你辞了鼎扬的工作,来乔氏上班,你答应吗?”

    乔慕晚:“……”

    乔氏一直都是做机械制造方面的工作,和设计方面根本就没有什么可衔接的地方,自己父亲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要自己来乔氏上班,乔慕晚不解。

    看出来了自己女儿蹙眉的动作,乔正天解释道:“慕晚,其实不瞒你说,乔氏目前有一个机械方面的大项目,正在打算招聘几名机械设计师,既然你学的是设计,爸也就省了去找其他的设计师,正好用你来填补家用,而且,其他人办事儿,爸还不放心,你来完成这个项目的设计,爸放心!”

    乔正天字里行间透露出来的信息,让乔慕晚眉头儿皱的更紧。

    “爸,我学的是艺术设计,机械方面,我……我恐怕不能胜任!”

    且不说她现在没完成鼎扬那边的设计就辞职有什么不妥,她根本就不能胜任乔氏的这个工作。

    机械设计,她完全没有概念,让她一个生手儿去完成一个不曾涉足的工作,她自己本身都没有底气。

    “什么东西,谁都不是一生下来就会的,你打小就聪明,爸知道你只要跟着其他人学学,应该就可以和其他设计师持一个工作水平!”

    乔正天好说歹说,乔慕晚终究是神情不自然。

    “爸,您……是不是听别人说什么了?”

    很早之前,乔慕晚就有想过去乔氏工作,为的就是不做一个坐吃山空的人,不过那会儿,乔正天根本就不让她涉足,而现如今自己父亲主动开了口,让自己去乔氏工作,乔慕晚自然能想到这里面一定是有什么缘由。

    乔慕晚的发问,让乔正天拿着茶杯的手,顿了顿。

    “为什么这么问?”

    忽视掉自己眼底的不自然,在商场上几经风雨的乔正天,面色恢复了常态。

    “年南辰找过您了,对不对?”

    乔慕晚没做多想,自然而然的想到了年南辰。

    如果不是他找过了自己的父亲,她想不到还会有谁会做出来连自己工作都要限制的事情。

    被乔慕晚猜测到了他让她辞职的原由,乔正天抿了抿唇。

    他刚想开口说“没有!”,乔慕晚已经从沙发中站起了身。

    “爸,他是不是又拿公司的事儿威胁您了?”

    该死!

    想到年南辰一再用乔氏的事儿找她父亲和她的麻烦,乔慕晚蜷缩自己的手指,下意识的握紧成拳头儿。

    “慕晚,这些都是没有的事儿!”

    乔正天想要替年南辰解释,乔慕晚却完全听不进去他的话。

    “嗳,慕晚,怎么了?”

    看到突然走到玄关那里,换着鞋子的乔慕晚,从厨房里出来的梁惠珍,叫住了她。

    “没事儿,妈!”换着鞋子,乔慕晚真的觉得自己要被年南辰过分的行径逼疯了。

    有什么事儿,他找自己的麻烦就算了,他又找上自己家人的麻烦,这简直太过分了。

    “慕晚,你干嘛去?”

    看着一向让他自认为很稳重的女儿这么着急的离开,乔正天皱着眉,从客厅走来门口这里。

    听得到自己父亲的声音透着几分威严,乔慕晚舔了舔唇瓣。

    “爸,事情不是这样一再迁就就能解决的,我……我觉得我有必要和年南辰好好谈谈!”

    她能想得到年南辰在怀疑自己和厉祁深之间的关系,虽然她和厉祁深两个人之间确实也是关系不明不白,但是这些事儿,他们三个字之间知道就好,干嘛还要告诉她的亲人,他是觉得不让自己难堪,不让自己亲人跟着担心,他心里不痛快吗?

    “不许去!”

    乔正天口吻严肃,完全是一家之主不允许违背的语气。

    “爸,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们总这样迁就年南辰,会形成恶性循环!而且爸,就算现在乔氏有了债务危机,我们要靠年家的支撑才能继续下去,但这不代表我们乔家要没有尊严的受他年南辰颐使气指!”

    乔慕晚性格、脾气一向温和,她今天因为年南辰的举动,真的气得不轻。

    乔正天还想再开口说些什么,乔慕晚已经开了门,离开了乔家。

    ——————————————————————————————————

    打了电话给年南辰的助理,乔慕晚打车直接去了斯诺克会所。

    在305房间,她看到了正在桌案上,专注打斯诺克的年南辰。

    房间很大,里面一应俱全的排列着沙发和红酒架。

    浓重雾霭缭绕间,她看到了房间里有其他几个休闲装的男人,应该是年南辰的朋友。

    看到推门而入的乔慕晚,参加过年南辰婚礼的朋友,认出来乔慕晚。

    “辰少,嫂子来了!”

    一个打小和年南辰玩到大的发小李南开了口,拿下巴指了指门口那里。

    闻声,年南辰抬起头,掀了掀眼皮看向乔慕晚。

    看到出现在自己眼中的乔慕晚,黑白分明的眼睛里带着怒意,年南辰不为所动,低下头儿,继续打他的斯诺克。

    年南辰没有将自己放在眼中的不羁被乔慕晚看得清清楚楚、透透彻彻,碍于年南辰的朋友都在这里,她终究是压下了自己的火气。

    “年南辰,我在外面等你!”

    关上门,乔慕晚走了出去。

    ————————————————————————————————

    在外面等了好久,直到夜色黑,年南辰才和几个朋友从里面出来。

    “李南,在这附近定个ktv包间,咱们去唱歌!”

    年南辰散落着胸口的几个扣子,松松垮垮,一副痞痞的姿态。

    出了门,李南几个人看到了还在走廊那里等待年南辰的乔慕晚,几个人之间相互使了一个眼神儿。

    “那个辰少,我妈说今天给我相亲,要我早点儿回去!”

    李南开了口,其他几个发小也都跟着开了口。

    一个个都有充分离开的理由,年南辰原本还勾着笑的脸,瞬间冷了下来。

    今天喝了不少酒的原因,他的情绪起伏的有点儿快。

    “都有事儿是不是?”年南辰的语气明显不悦起来,阴沉的脸,勉强的敛住怒意。

    年南辰身为几个发小里说一不二的老大,突然的不悦,让几个人面色都有些不自然。

    “你们有事儿就先走吧!”

    良久的僵持,直到乔慕晚加了话进来,才打破了僵局。

    看着面色清清丽丽的乔慕晚,李南几个人一边欠身叫着嫂子,一边恨不得脚底抹油的离开。

    淡淡的应了一声,乔慕晚嘴角勾着莞尔的笑。

    “你们要是有事儿就先走,我照顾南辰就好!”

    有些表面工作,在其他人的面前还是有必要装一下,虽然乔慕晚和年南辰之间没有感情,但是装腔作势这样的事儿,在外人的面前,还是要做出来点儿样子。

    乔慕晚再度以他们嫂子的身份开了口,几个人连声说了“谢谢嫂子!”后,一个个都跟着离开。

    待走廊不再有其他人在时,年南辰鄙夷的勾了勾唇。

    “到底是婊-子,演技果真不一般!”

    在外人面前表现出来一副好妻子的形象,年南辰都要因为这个女人精湛的演技而拍手叫好了。

    没有将年南辰的话纳入耳底,乔慕晚拿出了手机。

    “打电话给乔茉含还是杜欢,或者是你的某一个情-妇!”

    “乔慕晚,你他妈-的啥意思?”

    乔慕晚秀气的小脸没有因为年南辰对自己的污言碎语而生气,随手按下了杜欢的手机号。

    电话“嘟嘟”的响了两声以后,杜欢柔柔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来。

    “喂!”

    “宁山路79号这里,305房间,你来接年南辰!”

    乔慕晚说话丝毫没有拖泥带水,留下了地址以后,不等杜欢再多说些什么,她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一会儿杜欢就会来接你!”

    将手机捏在手心里,乔慕晚抬头看向脸色黑的骇人的年南辰。

    “现在我们说一下我们之间的事儿!”

    没有惧怕年南辰随时都会发飙的样子,乔慕晚主动开了口。

    “年南辰,你不用再去找我家人的麻烦,也不用再拿公司业务上面的事儿来威胁我家人和我,你有什么不满,都冲我来就好,找我家人的麻烦,你不是男人!”

    没有从年南辰找自己家人的麻烦中反应过劲儿,乔慕晚口气一本正经,努力在抑制自己的情绪的和他交谈。

    乔慕晚的话,让年南辰本就难看的脸,此刻就像是狂风大作一般。

    紧了紧自己放在裤兜里的手,良久,他竟然轻声的笑了出来。

    “呵……乔慕晚,你这算是做贼心虚?”晃了晃头,年南辰桀骜的样儿,不羁、不驯……

    “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什么?呵……说你yin-dang啊!”年南辰从裤兜里伸出手,主动要去勾乔慕晚的下颌,却被她闪躲开。

    不满乔慕晚连找上来自己都还是一副贞-洁烈女的姿态,年南辰瞳仁下意识的拧紧。

    “乔慕晚,你他妈-的要是没有做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会怕我告诉你父母?”

    “……”

    “乔慕晚,你要是识趣就从鼎扬辞职,不辞职,就说明你和厉祁深有jian情,舍不得和他分开!”

    咆哮出了声,跟着,年南辰笑得更惑魅起来。

    “呵,以工作的名义乱-搞,乔慕晚,真想不到你这么不要脸!来,给我说说,他在办公桌上干过你没?”

    继续一副皮笑肉不笑的说着话,年南辰的眼仁,冷的像冰。

    “年南辰,你以为谁都和你的想法儿一样龌-龊吗?告诉你,我在这个节骨眼儿上辞职,才是真正的做贼心虚!”

    如果她现在选择从鼎扬辞职,自己就算是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也不攻自破。

    她做不到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让她自己和自己的言语相悖,她做不到。

    乔慕晚的话,让年南辰阴沉沉的眸子,泛起了血丝。

    死死的盯着她这一张勾-引男人的脸,年南辰现在只想撕烂她,让她再也没有给自己戴绿-帽子的机会。

    “嗯……”

    在乔慕晚的一声轻颤下,年南辰死死的抓住了她的手腕。

    “不肯辞职是吗?”

    想到这个女人为了坚持和厉祁深走在一起,不惜违背自己的意思,他的双眼,红的骇人。

    “年南辰,你以为没了厉祁深,我就不会再去勾-引其他的男人了吗?你未免把我想得太简单了!”

    “该死!”

    乔慕晚的话彻底的惹怒了年南辰,将她的身子猛地往墙壁上一推,年南辰扬起手,作势就往乔慕晚的脸上甩去。

    乔慕晚不惧怕的迎上他阴森目光的眼,抿着唇瓣,黑白分明的眼仁不怕死的瞪着他。

    掌风在空中划下弧度,乔慕晚本以为年南辰的一耳光让她避而不及,却不想他的手,转移了方向,死死的扣住了她的脖子。

    脖颈上面传来的痛,让她下意识的蹙起了眉。

    “真想撕烂你这个不要脸的jian人!”

    我就不会再去勾-引其他的男人了吗?

    这句话,无异于在挑战他的男性尊严。

    加重掌心间的力道,年南辰阴凄的目光,骤然转冷的盯住她。

    呼吸变得困难,似乎有蔓藤缠-绕在脖颈上的感觉,让乔慕晚下意识的蹙起眉。

    不想和这个男人求饶,她冷冷的勾着自己的嘴角。

    “年南辰,你就是一个自负的男人!”

    乔慕晚一再挑高两个人之间对抗的话语,让年南辰的手腕,更重的陷下力道。

    直到杜欢穿着一件紫色的连衣裙走来,年南辰才逐渐平息自己眼里的怒火,将乔慕晚像是丢垃圾一样的往一旁甩去。

    喉咙里似乎有火在灼烧一样的火辣辣的疼痛感,让乔慕晚不断的喘着粗气。

    承受不住自己刚刚险些被年南辰掐断脖子一样的疼痛感,她的眼角,微微有晶莹的泪雾在闪烁。

    杜欢走上前圈住年南辰的手臂,看了看地上的乔慕晚,她又看了看怒火未消的年南辰,刚想问他“为什么发这么大火?”,只见年南辰抬起手,恶狠狠的指着乔慕晚。

    “你最好放聪明些,自己主动辞职,再惹我,我直接将投放到乔氏上面的资金,全部撤回!”

    狂妄的撂下狠话,年南辰转而扣住杜欢的腰身,一边rou着她的翘尖儿,一边往外面走去,好像刚刚那个大发雷霆的男人不是他年南辰。

    ——————————————————————————————————————

    承受不住年南辰一再拿乔氏打压自己,乔慕晚再怎样,也做不到因为自己的私人事情,放任乔氏毁于一旦。

    蹑手蹑脚的拿着辞职信去了人事部。

    想到自己的突然辞职,乔慕晚说不清自己心底里是怎样一个复杂的感受。

    不仅仅鼎扬是她第一份工作的公司,也不仅仅是因为鼎扬的员工让她都很融洽的相处,更是因为有了一个厉祁深的存在。

    怕是这个男人的存在,要自己这辈子也都忘不了吧!

    深呼吸了一口气,乔慕晚进了人事部。

    一听说乔慕晚要来辞职,人事部主管不敢相信的扶了扶自己的眼眶。

    “那个……乔工,你被应聘到公司的时候,是厉总亲自甄选的,你辞职,要经过厉总才比较好吧!”

    人事部主管的话让乔慕晚蹙眉,“不用了,反正只是一个辞职而已,厉总挺忙的,就不用通知他了!”

    敛住了自己带着虚伪皮囊的笑,乔慕晚出了鼎扬。

    神情明显变得恹恹不欢,乔慕晚回到舒蔓公寓那里,自己没有什么心情吃饭,换了身睡裙,就倒在chuang上休息。

    晚上八点左右,舒蔓发来了短信给乔慕晚,说自己和朋友去了韩国济州岛玩,让她好好照顾自己。

    被短信吵醒,乔慕晚也没有什么再睡觉的心思,下了chuang,她去厨房那里做了两样小菜,自己兀自吃着。

    自己一个人吃的也没有什么心情,再加上今天莫名的有些烦躁,简单吃了一口饭,洗了澡以后,她再度躺到chuang上,像是个小蚕蛹一样蜷缩成一团。

    直到又有电话打进来,她努力想要获取的平静,再也无法平静。

    “给我开门!”

    厉祁深低沉的声音,带着某种情绪从电话的另一端传来,乔慕晚当即就加快了心跳,莫名所以的,他前晚和自己那样对峙姿态的样子,又一次悱-恻缠-绵的落在了她的脑海中。

    “我……我没在家,我在外面!”

    舒蔓没有在家,她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她绝对不能让这个男人进来。

    有了上次的教训,她不敢再保证这个男人能不能擦枪走火。

    “是吗?”

    厉祁深口气很轻,却让乔慕晚因为撒谎,心尖儿下意识的发颤。

    “嗯,我……我和朋友在吃饭!”

    乔慕晚很少有撒谎的时候,每次撒谎都是万不得已,而且她之前撒谎都是为了她的亲人着想,不过现在因为这个男人而突然间撒谎,乔慕晚总感觉哪里别别扭扭地。

    “吃的西红柿炒鸡蛋和清炒竹笋吗?”

    乔慕晚:“……”

    厉祁深突然开口说了她今晚吃的两样菜的菜式,乔慕晚一下子就从chuang上坐了起来。

    “厉祁深,你……”

    一时间不敢相信厉祁深已经出现在自己家里这个冒失又唐突的想法儿,乔慕晚掀开薄毯,趿着拖鞋就出了房间。

    一出门,在厨房那里,她果然看到了一抹颀长的身躯,笔挺的恍若神祗般降临。

    男人挺括的身子上,白衣黑裤,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衣着,却将他完美的身型,勾勒的修长又有型。

    听到有拖鞋和地板相互摩擦时产生的声音,厉祁深转过身,一眼就看到了穿着白色睡裙的乔慕晚。

    和前晚看到她时是同一件白色睡裙,而且从他的角度去看,这个女人又没有带胸-罩。

    眸子里下意识的带起了火光,原本在黑幽草丛中趴下的某物,瞬间像是站岗的哨兵,在看见领导来视察以后,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能感觉到自己因为这个女人出现在自己眼前,身体开始变得僵硬,厉祁深下意识的蹙起眉。

    被这个男人落在自己脸上的目光看得浑身不自然,乔慕晚下意识的伸出两个小手,护住自己的身子。

    想到他上次醉意熏熏的说了自己没有戴胸-罩的话,她抱住自己手臂的力道,紧了紧。

    “你……你怎么来了我家?”

    无法相信这个出现在自己面前的男人是真真实实的厉祁深,而不是自己突然间产生的幻觉。

    没有回答乔慕晚对自己的质问,厉祁深继续用一双深沉又冷静的眸,盯着眼前的女人。

    良久的对视,让乔慕晚不堪负重,堪堪的别过了脸。

    “你到底是怎么进来我房间这里的?”

    乔慕晚开口质问间,厉祁深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俯首,他在她的耳边吹了一口热气。

    “想知道?”

    本就因为之前的触碰,让乔慕晚对厉祁深敏感的厉害,这下子,他在自己的耳边吹了口气,就让她莫名的心尖儿发颤。

    “厉祁……嗯……”

    腰身倏地被男人的手臂扣住,乔慕晚下意识的轻颤一声。

    “我找了物业,我说我是你老公,他们就给了我钥匙!”

    乔慕晚:“……”

    之前因为舒蔓是个忘事鬼,经常出门忘了带钥匙,于是她就在物业保管那里放了一把钥匙作为备存,却不想……

    厉祁深魅惑的像是妖孽一样的开口,让乔慕晚的脸颊,当即飞过两抹红晕。

    “厉祁深,你别闹了!”

    乔慕晚因为这个男人说他是自己的老公,整个人不光光是心脏在发颤,连带着身体都颤了颤。

    伸出两个小手,她将小手摊开成掌的去推厉祁深。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