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重新遇到你,我就想像今天这么做了(6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04章 :重新遇到你,我就想像今天这么做了(6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刚刚有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千金小姐过来告诉自己说,在去洗手间的走廊那边有个女人,在找男人,让他过去。

    本来,男人并不是很情愿去做这样的事儿,但那个千金小姐,直接豪爽拿出了一沓子的钞票,让这个男人根本就抗拒不了这样的诱-惑。

    尤其是看到眼前这个女人长得还真就是水灵又干净,就像是没有开过苞的处-子,直接就让他挺枪致敬。

    嫌恶的味道,难闻的充溢在乔慕晚的味蕾里,乔慕晚当即就皱起了好看的眉头儿。

    “……我没病,你走开,别碰我啊!”

    身体上软-绵-绵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乔慕晚仅存的理智在告诉自己,自己一定吃了什么不该吃的东西。

    头脑眩晕起来,她作呕的在男人的臂弯中做着挣扎。

    两个小手,凭着尚且还算清晰的理智,推搡着男人的头,试图用这样的办法来避开这个男人喷洒到自己脸上的恶寒气息。

    ——————————————————————————————————————————

    受了药效的作用,厉祁深额际有些犯晕,抬手揉了揉眉心,却没有如期的舒缓头脑胀痛的不适。

    发觉了身边的厉祁深手撑在太阳穴上,一副不舒服的样子,杜欢刻意倾着身子,向他那边靠了靠。

    “厉总,你怎么了?我看你似乎不舒服啊?”

    抬起手,杜欢作势就要拿小手去攀附男人的小臂。

    蹙紧着眉峰的男人,察觉到杜欢猩红指甲油的手伸了过来,直接站起了身。

    突然头脑炸裂开的感觉,让厉祁深挺括的身子,也跟着一个不稳,

    看到厉祁深有些异样,黄董怔怔的关心着,“厉总,你喝多了吗?”

    眼前的厉祁深晕晕沉沉的样儿,让黄董肥嘟嘟的脸,带着一抹嫌恶。

    头脑胀痛的无力感,涣散他冷静的传来,想到刚刚杜欢嘴角噙着的那抹冷笑,他幽黯眸子,变得越发深邃的起来。

    “厉总,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不知何时,杜欢的手臂,像虎皮膏药似的圈上了厉祁深精瘦的手臂。

    不是他喜欢的女性香水的味道扑鼻而来,厉祁深拧着眉。

    他想把自己的手抽出来,却有些使不上了劲儿。

    “黄董,我看厉总是身体不舒服了,我去送他休息一下吧!”

    杜欢假意的皱着眉,淬染了得意的眸光,飞速的闪过眼底。

    杜欢是黄董看上的女人,一看到她自作主张的要去送厉祁深,黄董当即就不高兴了起来。

    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厉祁深已经从杜欢的手里抽出来了自己的手臂。

    “我没事……黄董,我失陪下!”

    抬手继续揉着额角,厉祁深不稳的身型,有些打晃的往外面走去。

    一向洁身自好的男人,直感觉身体里窜着一团火,强烈的让他想要纾解一番。

    喉咙发紧了咽了口唾液,厉祁深随手拿出手机要打电话给陆临川。

    等到电话被接通的过程是艰辛而漫长的,猝然腾升的熊熊火焰,似乎要焚烧了他的理智,舔着唇,厉祁深空闲下来的手,开始扯着自己的领带,衬衫。

    散开的衬衫口,在头顶灯光的折射下,泛着蜜一样的色泽。

    匀称分明的机理,健而不硕,看上去不着一丝赘肉。

    滑动着性-感的喉结,浑身有些无力的男人,看着前方的视线都有些迷迷糊糊起来。

    不等电话被对方接通,杜欢妖娆的身影,像是一团火一样,又一次缠住了厉祁深。

    “厉总,我看你不舒服的厉害,我扶你去休息吧!”

    怒着娇滴滴的唇,杜欢不安分的手,带着技巧的在厉祁深的身上游-走着。

    本来,她觉得年南辰的身材就好的无可挑剔,可今天碰了这个男人才知道,他何止比年南辰还好啊,简直就极品。

    每一处的肌肉都蓬-勃而有力量,笔挺的西装刀裁般修身的勾勒眼前男人挺拔的身姿,哪怕此刻散开了纽扣、被下了媚-药,也抵挡不住这个男人带给自己无法抗拒的浪-潮。

    就像是抽了大-麻,着了魔似的,杜欢舔-舐着自己的唇瓣,从西裤中抽出男人衬衫的下摆,将自己的指尖儿,往下划去……

    一把抓住杜欢作乱的小手,厉祁深幽黑到发亮的眸子,透着冰冷的打在杜欢的脸上。

    没有说话,厉祁深抿紧着削薄的唇,努力克制体内躁-动的感觉,猛地甩开了杜欢的手。

    “啊唔!”杜欢脚下一个不稳,被男人像是丢垃圾一样的甩在墙壁上。

    吃瘪的皱着眉,她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感。

    厉祁深往洗手间那边走去,电话被掐断,他一手揉着眉心,一手打电话给陆临川。

    心里就像是长了草,抓心挠肝一样的让他的身体不断发紧,尤其是老二,着了火一样的急需找到一个发xie的出口。

    不死心的杜欢,从来没有这样一刻想要和一个男人完完全全的结-合在一起。

    以往,她对年南辰的身子无法抗拒,而如今这个比杂志里的男模都让自己心驰神往的极品男人,简直让她发疯。

    两个小手就像是蔓藤一样从厉祁深的身后绕过,隔着男人西裤的布料,她直接就胆大起来。

    “……厉总,我知道你现在很需要,我……我也很需要!”

    杜欢一副比岛-国片里女人都还有放-纵,浪dang的样儿,yin靡而荒诞。

    她的气息都开始微喘了起来,红艳艳的唇有一下、没一下的往男人的耳畔凑去。

    “滚!”

    从未有过的不耐烦,让厉祁深拿开杜欢的手,将她的身子直接掀到在地。

    太阳穴一跳一跳的发胀,抿了抿菲薄的唇,他浑身都是戾气的继续往洗手间那里走去。

    眼仁开始迷蒙起来,不远处的一声惨叫男音,杀猪一般凄厉的响起,让厉祁深涣散的眸光,聚焦的落在不远处那里。

    乔慕晚两个孱弱的小手抓住男人横过来的咸-猪-手,死死的咬住。

    就算她现在理智再怎样不清晰,她也能知道这个肥猪油的男人要做什么。

    手指被乔慕晚咬的渗出来了血丝,肥猪男当即就横下了一张肉都在颤抖的脸。

    “啪!”一声,清脆声音的耳光,在乔慕晚白希的脸颊上突兀的响起。

    小脸被打得生疼,乔慕晚咬住男人的手,从她的口中滑出。

    “妈-的,臭-婊-子,装什么装啊!”

    荤俗的话语,劈头盖脸的在乔慕晚的耳边刺耳的响起。

    肥猪男倏地抓住她的头发,死死的向外拉扯,疼得乔慕晚的头皮阵阵发麻。

    “唔……”

    仰着面颊绯红的小脸,皱紧着黛眉的乔慕晚,白-皙的腮边上,五个深浅不一的红痕愕然呈现,尤其是腮边不曾散去的,火辣辣的疼痛感直冲她的心窝子,让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惊慌。

    气得到现在都还是郁结状态的男人,见到乔慕晚惊慌恐惧的样子,自己非但没有怜惜她的样子,反倒是因为她一副我见犹怜的样子,疯狂般抽-高的激发了他骨子里那癫狂的兽-性。

    以往玩惯了妖冶的女人,眼前这个学生妹一样干干净净、清清丽丽的女人,就像是花瓣一样,周身散发着迷人的气息,让人看了就想狠狠的蹂-躏。

    “妈-的,小婊-子,给大爷伺候好了,大爷让你舒舒服服的,伺候不好,我他妈-的在这里弄死你!”

    男人依旧恶俗的说着带刺的话,让身体里越发难受的乔慕晚越来越无措。

    身体的反应是那么的真实,只有稀薄的理智还在支撑她。

    无助的眨了眨睫毛,沾染了水雾的眸子,绝望的轻合。

    直到一股强劲儿的蛮力将她以保护的姿态收拢到怀中,乔慕晚才怔忪的张开了眼。

    身子发虚发软的倒在一个沾染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异性怀抱中,不同于其他男人给她作呕的感觉,这个气息,吸入肺部的清爽,让她舒心的想要依靠。

    扬起迷离的杏眼,乔慕晚微喘的气息,迎高的洒在厉祁深的脖颈处。

    寻着男人强劲儿心跳的机理看去,完美弧形的下颌,线条流畅而深邃,突出的性-感喉结,随着他的轻轻滑动,带着致命的诱-惑。

    被猛地揍了一拳的肥猪男,龇牙咧嘴的扬起脸,一眼就看到一道身姿笔挺的男人,将他看上的美人,以保护的姿态护在怀中,他当即就横下了脸。

    他刚想骂骂咧咧的开口,只听男人沉稳中沁着冰冷的声音,料峭的如同寒冬腊月一般的扬起。

    “滚!”

    卷杂着风暴的字眼,阴厉的让肥猪男的心弦颤了颤。

    尤其是对视上男人一双高深莫测眸光的眸,就像是两道x光线一般打下,他的身体如同置身在数九寒冬一样哆嗦着。

    闻声赶忙的保安人员,听到洗手间这里有声音,手提着警棍,走了过来。

    不想惹是生非,肥猪男当即就熄灭了嚣张气焰的火气,灰头土脸的赶忙和厉祁深他们擦了个肩。

    保安走上来一看是厉祁深,当即就恭恭敬敬的唤了声“厉总!”

    厉祁深因为隐忍着身体里的燥热感,额角沁出了一层细密的汗丝,尤其是怀中女人的身子,让他心猿意马的厉害。

    “……把那个男人抓回来!”

    蹙紧着眉,凭着仅存的理智,厉祁深声音有些黯哑的开了口。

    在鼎扬的周年庆酒会上,公司的员工受到外人的侵-犯,这件事儿非同小可。

    接到命令,两个保安应了声,寻着那个肥猪男追了上去。

    头顶的灯光,泛着点点清冷的打下,映衬着两抹紧拥在一起的男女。

    乔慕晚身体发热的厉害,厉祁深也不比她强多少。

    两个人被同时下了药,还真就应了那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

    “……你怎么样?”

    锋锐的剑眉都要打成了结,厉祁深低垂着眼睑,看着臂弯中同样面颊发烫的女人。

    “我……我好热!”

    凭着直觉,微启红唇的乔慕晚,气息淡淡轻喘的说着自己心里的真实感受。

    扬起酡红的小脸看向近在咫尺,五官刚毅而深邃的男人,让她理智不受控制的想要去亲吻他。

    两个小手抱住男人的手臂,她精致的唇瓣,被伸出的纷嫩的小舌头,轻轻地舔舐着,菱唇一张一合间,胸口处积压的火焰有增无减。

    看着面色潮-红的女人,像是盛开的花儿一样娇艳欲滴,厉祁深控制不住的想要狠狠的采-撷一番。

    隐忍着体内,炽热的躁动感像是要将他抽空那样的感受,厉祁深锋朗的眉心间,渗出汗珠。

    “唔……你扶我去休息下!”

    没有过经验的乔慕晚,完全不知道被下了媚-药以后该怎样做,她单纯的以为只要像感冒似的睡一觉就可以了。

    身体同样发热发烫的男人,没有拒绝乔慕晚的要求,相反,淬染上了深邃的眸子里,带着某种深意的火热,让他产生了某种念头儿。

    ————————————————————————————————————————

    厉祁深扶着乔慕晚去了客房那里,抬脚勾上房门,不等他抬手开灯,一个软-软的东西就贴上了自己的唇。

    黑暗中,乔慕晚就像是一条干涸状态下的鱼儿,凭着感觉的在男人的身上汲取水分的滋养。

    不带任何的技巧,乔慕晚青涩的用她唇,一点儿、一点儿的加深、侵入男人的薄唇。

    被厉祁深扶回到房间的过程中,乔慕晚非但没有觉得自己身体里的热源被散开,相反,唇焦口燥的掏空了真气的感觉,直逼她的全部理智,让她全身像是被热火团团围住一样,只剩下一个羞耻的的念头。

    踮起着圆润的小脚,因为和厉祁深之间的身高差距,她双手吊在男人的脖颈上,小脚都要离开了高跟鞋一样的亲吻着眼前这个可以给她纾解燠热的男人。

    软-软的抵在男人的齿冠上,在厉祁深牙齿轻启的瞬间,她滑了进去。

    没有开灯,两个人胡乱的亲吻,在不知不觉间,一起倒在了chuang上。

    “唔……”

    乔慕晚吟哦一声,八爪鱼一样缠在男人身上的身子,没有任何松开的迹象。

    厉祁深摸到chuang头柜儿上的开关,“啪!”的一声,晕黄色的壁灯,开始泛着柔柔碎碎的光线。

    厉祁深将乔慕晚压在身下,莫名流窜在两个人之间的感觉,让他恍惚间找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时,完完全全结-合在一起的悸动。

    受了药效的作用,乔慕晚迷离的明眸间,染上了泛滥的秀-色。

    被火热的波流源源不断的冲击着,她开始有意识、无意识的放-浪形骸的踢动着双腿。

    高跟鞋在乔慕晚的踢动间被丢在chuang下,坦露在外面的白嫩的小脚趾,都开始一根一根的向上翘立起来,两只纤柔的小手也开始胡乱的抱住男人的鹰躯,就好像这是一根救命稻草一样,如果自己不抓紧,就会被火热冲散自己的理智一样。

    口干舌燥的舔着唇,乔慕晚不断的紧拥着厉祁深,让两个人之间的贴合紧密无间。

    同样头脑昏昏沉沉的厉祁深,一早就被这个女人给他折腾的要了他的命,在药效的一再催促下,他根本就无法控制住自己。

    沉冷的眸底腾起了难以掩盖的情-yu,在看到乔慕晚给了他一种难以掩饰的妩-媚气息,厉祁深将唇瓣紧抿成一道弧线,他的眸色更沉、更阴。

    俯下身,两个人的唇瓣像是磁极一样再也难舍难分的贴合在一起。

    蜷缩着娇-躯的乔慕晚,被厉祁深技巧的吻牵引着,她难以抑制的娇-媚呻-吟一声。

    四肢抱住身前的男人,理智全无的乔慕晚,紧紧地抓住厉祁深的衬衫,火热的红唇吻过那湛清的下巴,舔舐着唇瓣,一寸一寸的亲吻着男人刚毅脸部轮廓。

    越来越享受这样曼妙的感觉,乔慕晚最后变得更加大胆起来。

    一股强劲的热浪席卷而来,厉祁深不可控的身子,眸间泛起了低迷的深邃。

    不再满足于唇舌间亲吻的乔慕晚,伸出白-皙的小手,不带任何的技巧,动作生涩的碰了不该碰的柱状物。

    忍无可忍,厉祁深的定力,完全化作了一溜烟儿。

    伸出长指,厉祁深擒住乔慕晚的小下巴,吻了吻她的嘴角。

    “小妖精,就这么迫不及待想要和我重温第一次见面时的接触方式了吗?”

    声音越来越黯哑,紧涩,在阵阵倒吸冷气后,他竟然勾唇笑了笑。

    “我比你更急!在鼎扬重新碰到你那会儿,我就想像今天这么做了!”

    低沉好听的声音落下,乔慕晚也宛转的嘤咛出声,跟着,整个人的身子瘫软的像是一滩烂泥一样的就附了上去。

    隔着衣衫的薄薄布料,女性的柔软紧密的贴合上了男人的胸膛。

    如此暧-昧又极具撩-拨性的动作,让两个人彻底崩塌了理智,谁也不再有冷静可言。

    厉祁深干热的掌心在乔慕晚的雪背上游-移着,力道很重,就像恨不得将这个女人揉-进体内似的。

    感受到了男人慵抚着她的娇躯,力道重的让她蹙眉,忍不住的淡淡噤声。

    “轻点儿……”

    一如初见时那样的声音,让厉祁深的神经被蛰得一突一突的跳着。

    宽厚掌心的温度滚烫的熨帖着乔慕晚的肌肤,令她不由得身体紧绷起来。

    一边需要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安慰,又害怕这样的力道会要了她的命。

    “别紧张,放松……”

    灼热的气息洒在乔慕晚的耳边,厉祁深连哄带骗的安抚着这个实在是敏感的小东西。

    沉稳的声音低落,厉祁深俯首,再次以吻封唇,不同于以往一如往昔的霸道与强势,他温柔的吻着她。

    灵动的缠-绵的与那小巧的丁香纠-缠在一起,邪肆的撷-取悠悠檀口中的香气。

    几乎要把她的灵魂都吸走了,乔慕晚亲昵的回应着这个温和的吻。

    “重一点儿……”

    乔慕晚的话,让厉祁深完全服从。

    逐渐加重的吻,让她感受到了很强烈的满足感,身体上,近乎将她的身体给抽空了的感受,也又一次如狼似虎的突破而来。

    感受着彼此间的柔情蜜意像是层层丝线,缠-绕开来,卧室里的温度不断攀升。

    衣料往下扯的声音,在空气中浮动开,顷刻间,一副女性纤细柔美的躯干,暴-露无遗。

    顺着美好的曲线向下,深邃的眸光流连到了女性的圣地。

    一切的一切在他的眼中彻底的幻灭,只剩下眼前的女人,在叫嚣着他身体最本真的渴望。

    “小妖精,我会让你舒服的!”

    低缓中沁着潮动涟漪的话语落下,厉祁深大手歇斯底里的拉过盈白肌肤的腿弯。

    贝齿咬紧着唇瓣,乔慕晚恐惧又害怕的样子,在她渗着汗丝的小脸上,迷惘的呈现着。

    吻了吻乔慕晚的嘴角,厉祁深狂肆的捞起那抹小身子对着自己,在乔慕晚没有做好完全的准备下,腰身猛地一沉——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