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很好(6千字,吃肉倒计时)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101章 :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很好(6千字,吃肉倒计时)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超神当铺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描着猩红色指甲油的藤雪,拿着手里的一小瓶淡粉色液体,一滴一滴的滴入到水晶杯中。

    姚芊芊看着往红酒里调兑着媚-药的藤雪,忍不住手心捏了一把冷汗。

    “小雪,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这么做有什么不好的,我就不信,厉家在盐城这样的名门大户,肯娶一个声名狼藉的女人进门!”

    一边语气鄙夷的说着话,她的眼仁一边迸射着阴狠的眸光落在了水晶杯中。

    舔了舔唇瓣,姚芊芊想开口劝藤雪,毕竟下媚-药,搞通-歼,拍艳-照的事情是违法犯罪的,弄不好,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很有可能把自己也搭进去。

    “小雪,你也先别太激动,这些事情不过是传言而已,如果厉祁深和那个女人之间没有什么事情,你这么做,不是徒惹厉祁深对你的反感吗?”

    “我也很希望他们两个人之间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刚刚的情况你也看到了!”

    捏紧着手,藤雪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厉老太太像是一个彩蝶似的围着乔慕晚转的景象,那一幕真的是刺眼极了。

    就算是说那个女人和厉祁深之间没有什么事情,就单单从厉老太太的反应来看,她也是把那个女人当成是准儿媳妇来看待。

    “嗯,刚刚的事情我是看到了,但是厉祁深那边不是没有什么反应吗?如果说厉祁深在乎了那个女人,我们再下手也不迟,你就这样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兴师动众的做这些事儿,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操之过急了!”

    “那要是等厉祁深有什么反应,我再下手不是迟了吗?”

    打小就被家人和周围的亲朋好友,众星拱月般的对待着,藤雪无论走到哪里,都是万人瞩目的焦点,只是现在,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乔慕晚的身上,尤其是她一直都想要讨好的厉家人,简直是把乔慕晚捧上天去了。

    “那有什么迟的啊?等我们发现苗头儿再下手,这样更稳操胜券,不是吗?”

    姚芊芊拿下藤雪手里的水晶杯放在一旁,包裹住了藤雪的手。

    “我先去试探一下,如果厉祁深和那个女人之间有什么,我们再直接一不做,二不休!”

    ——————————————————————————————————————

    与藤雪商榷好,姚芊芊踩着12厘米的高跟鞋,扭着水蛇腰,一扭一摆的回到了会场那里。

    从不远处看去,她看到了黑色礼裙的乔慕晚周围,是依旧眉飞色舞的厉老太太。

    “慕晚啊,你说你都二十六岁了,是不是已经有了男朋友啊?”

    肖百惠问及到乔慕晚的年龄时,老太太自己生生的捏了把冷汗。

    这二十六岁,可不是什么小年纪了,想当年她二十六岁那会儿,都和厉锦弘结了婚,怀了厉祁深。

    所以当老太太知道乔慕晚已经二十六岁的时候,她突然间就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我……还没有男朋友!”

    迟疑了一下,乔慕晚虽然心虚,但还是用平静的语气回答到。

    毕竟在她的眼中,年南辰算哪门子的男朋友,又算哪门子的丈夫,提他都觉得作呕,更何况要说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了。

    乔慕晚的回答,让厉老太太悬着的心,就像是大石落地一样,舒下心来。

    “没有男朋友啊!呵呵,那敢情好啊!”

    虽然说乔慕晚已经是二十六岁的年纪,老太太怎么看她,怎么像是二十岁刚出头儿的小姑娘,眉目间清清秀秀、干干净净的样子,就像是刚入学的大学生一样如沐春风。

    “妈,这慕晚都二十六岁了,您还说没有男朋友好,我这才二十五岁,您就像是催命似的让我找男朋友,哎……”

    自己母亲对自己和对乔慕晚不一样的态度,让厉晓诺摇头晃尾的叹了一口气。

    “唔……”

    厉晓诺的话让老太太不悦的用胳臂肘怼了她一下子,翻白眼看她的样子就像是在说,“你不说话,我不会拿你当电线杆子!”

    变脸一样转过脸,老太太对乔慕晚喜笑盈盈的继续念叨着。

    与客户商攀谈的厉祁深,黑眸不经意间的一瞥,忽的就看到了自己母亲,让他头疼的在和乔慕晚聊天。

    指锋揉了揉眉心,他与客户淡淡的说了句“失陪了!”,迈着步子就往乔慕晚那边走去。

    “慕晚啊,有空来家里做客啊,我家老头子也想见见你!”

    厉老太太实在是太热情好客了,让乔慕晚一时间招架不住。

    但不想自己失态于人前,她还是莞尔一笑:“嗯,如果有机会的话,我……”

    “妈,爸刚打来电话,说让您回家!”

    忽的,厉祁深低缓口吻的话加了进来,直接就掐断了自己母亲和乔慕晚之间的对话。

    寻着声音抬头看去,厉祁深笔挺身姿、白衬衫黑西装的样子,直接就落在了乔慕晚的瞳仁里。

    几乎是在看见厉祁深的一瞬间,她的眼仁中立刻就有一种连她自己也没有意识到的眸光在流转。

    没有去看乔慕晚,厉祁深将眸光煞有其事的落在了自己母亲的脸上。

    看着自己儿子一再拉出自家的老头子来唬自己,老太太当即就横下了脸。

    “浑犊-子,你就知道诓我,你爸还能让我回家啊?刚才就是他把我撵出来的!”

    越发不满意自己儿子这副对自己不耐烦的神情,老太太就像是没有吃到糖的小孩子似的露出泫然的神态。

    这样连那些演技派都自愧不如的手腕,肖百惠玩得轻车熟路,让厉祁深的额角,神经一突一突的跳着。

    拿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和短信,厉祁深将自己父亲发来的短信拿给自己的母亲看。

    “爸说他想您了,让您回家陪他!”

    肖百惠一再揉了眼睛,看着手机屏幕上确确实实的写着,“让你妈回家,我想她了,一个在家待得太寂-寞!”的话,她还是有些不相信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

    在自己狐疑的眸光打量下,肖百惠没看到自己的儿子有任何的异样,脸色从容的一如往常,她瘪了瘪嘴。

    和乔慕晚的聊天来日方长,但自己老头子这么开窍的找自己回去可是头一次,老太太不可能不买账。

    和乔慕晚匆匆忙忙的打了声招呼以后,肖百惠转身就离开。

    看到自己母亲离开,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的厉晓诺,对着厉祁深讪笑的竖起了大拇指。

    能把自己助理的手机备注名换成自己的爸爸,这样掉节操的行为,也就她这个大哥能干出来。

    “哥,你这招儿,真高!”

    能看得出来自己的大哥是奔着乔慕晚来的,厉晓诺可做不到像自己的母亲那样不识趣的做一个灯泡。

    对乔慕晚带着深意的一笑,厉晓诺跟着也出了会场。

    没有了厉家人的存在,乔慕晚像是刚应付了一件措手不及的难题一样的长吁了一口气。

    可抬眼的瞬间,看到厉祁深的存在时,她又重新的绷紧了脊背。

    要知道,这个男人,比十个厉老夫人都让她招架不住。

    总感觉自己再看这个男人的时候,有着说不出的尴尬和别扭。

    连她自己也说不出来是哪里出了错,居然会脸颊发烫的想到那些不堪的事情。

    身体似乎有一阵电流酥-麻的蹿过,垂下眸,抿了抿唇,她捏了捏手里的高脚杯。

    “厉总,我……先失陪了!”

    急于脱身,乔慕晚礼貌的开了口,转身就落荒而逃一样的离开。

    “……我妈没有吓到你吧?”

    自己母亲离开的时候,厉祁深明显感觉到她松了一口气。

    连他这个做儿子的都忍受不了自己母亲的絮叨,可想而知,别人面对自己母亲的时候,无异于是煎熬。

    “没……厉老夫人,很和蔼,也很……可爱!”

    在大脑中一再徘徊着,最后才用她毕生所学过的词汇,从牙缝间挤出了“可爱!”那两个字。

    乍听到自己的母亲被人用“可爱”来形容,厉祁深忍不住轻嗤。

    乔慕晚应该是他知道,第一个没有嫌弃他母亲的人!

    “你为什么笑?”

    看出来厉祁深唇角边漾起的不屑笑意,乔慕晚不解的看向他。

    虽然她知道她可能用词不当,但他的这声冷笑,似乎让她也搞不懂了。

    “没什么,既然你不嫌弃她,我觉得……你们之间似乎可以更进一步发展一下关系!”

    听不出厉祁深话语中的深意,但乔慕晚还是规规矩矩的应了声。

    “我不想进一步,我现在和厉老夫人的关系很好!”

    她明白她再进一步和厉老夫人走在一起,就越了矩,不管怎样说,厉老夫人都是她顶头上司的母亲,是她该尊敬的人。

    “不想和她关系更好吗?”

    “……”

    搞不懂厉祁深为什么要围绕着她和他母亲的问题来来回回的绕着,乔慕晚轻蹙了下眉。

    “厉总,我很有自知之明!”

    年南辰虽然说话不中听,但至少说得很中肯。

    厉祁深现在和自己这样暧-昧不清、关系不明的举动和行为,无非就是图个新鲜,就她这样要姿色没姿色,要身段没身段的女人,怎么可能入得了他厉祁深的眼,他不过就是和自己要玩玩而已。

    拿他母亲来套自己的话,不过就是为了看自己出丑,不然她刚刚说他母亲“可爱”那会儿,他怎么会冷笑一声。

    听出来了乔慕晚的话语里带着另一层意思,厉祁深轻挑了下眉。

    “现在才想着自己要有自知之明,乔慕晚,你不觉得晚了点儿吗?”

    勾-引自己上她那会儿,她怎么就不知道自知之明这四个字是怎么写?

    越发的觉得这个女人过河就拆桥的本事儿越来越强,厉祁深真想用第一次和她打交道的方式教教她,“自知之明”这四个字该怎么写!

    “我……我很清楚自己的身份!”

    她是有丈夫的人,哪怕她和年南辰在一起,无关爱情,她也摆脱不了这个事实儿。

    一个年南辰就让她应付不了,这个比年南辰心思沉重十倍的男人,更不是她能染指的。

    “厉总,我能认清自己身份,我希望你也能认清你的身份,自知之明这四个字,不仅仅是用在我的身上,我希望这四个字对你也同样受用!”

    听着乔慕晚越发欠收拾的话,厉祁深俊脸黑了下来。

    “你这算是教我做事儿?”

    如果现在不是在会场里,也没有其他人的存在,他指定狠狠的教训一顿这个欠收拾的女人。

    “这样对我们两个人谁都好!”

    依旧在低垂着眸子,乔慕晚拿捏掌心里高脚杯的手,都沁出了一层薄汗。

    她不看去看眼前这个男人深邃的眸,似乎只要看一眼,她就会被男人眼中带着致命吸引力的黑眸,给牵引住她全部聚焦的眸光。

    “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很好!”

    不咸不淡的从轻启的薄唇间,扯出一句话,让乔慕晚脸色窘迫的更加厉害。

    “你……”

    蓦地抬起头对视上男人深邃的眸,仅仅是一瞬间,她全部的注意力就被这个男人眼底的那一抹幽深所取代。

    太过深沉的眸光,让乔慕晚下意识的别过了眸。

    滚烫的小脸,面色绯红到在这个男人的面前无地遁寻,但碍于这么多人在场,她又不好发作,只得一再的保持冷静。

    一个低头,将眸光落在她的脸上;一个垂眸,将眼前的男人当成是洪水猛兽一样避而不及。

    厉祁深和乔慕晚两人静静的对峙着,在厉祁深说完那一句“我觉得我们两个现在的关系很好!”以后,就没了下文。

    “诶呀!”

    踩着恨天高的姚芊芊,在路过乔慕晚的时候,有意的崴了一下脚,跟着,她手里的红酒,对着乔慕晚的礼裙便洒去。

    一惊一乍的声音,惊扰了两个若有所思的人,待乔慕晚反应过来的时候,姚芊芊故作双眼迷离的走了过来。

    “诶呀,对不起啊,我不是有意的!”

    说着,姚芊芊伸出手就要去碰乔慕晚。

    只是还不等她的手碰到乔慕晚时,厉祁深忽的伸出手横插一杠,将乔慕晚搂在了臂弯中。

    没想到厉祁深在这个时候会出手,姚芊芊抬眼看他时,语气娇嗔的唤了声“祁深哥!”

    不认识眼前这个紫衣纱裙的女人是谁,但看着她一副谄媚姿态的唤着自己,厉祁深下意识的蹙起了眉。

    有了反应的乔慕晚,看到自己胸前被姚芊芊洒下的酒打湿了一大片,她红着脸的挣脱出厉祁深的手臂紧拥。

    “没……没关系!”

    别别扭扭地轻启菱唇,跟着,乔慕晚淡淡的颌首,娇俏的身影向洗手间那里走去。

    ————————————————————————————————————

    被姚芊芊红酒打湿的地方是自己的胸前,乔慕晚根本就不好处理自己胸前的污迹。

    红着脸,她用湿巾擦了擦。

    还好礼裙是黑色的,不至于会让自己有什么过多窘迫的样子。

    深呼吸了一口气,看到镜子连带着脖根子都红透了的自己,乔慕晚拧开水阀,洗了一把脸。

    待脸上的红潮退去,她舔了舔唇瓣,平复思绪的走了出去。

    刚出门,还不等她抬眼,一只横过来的手,直接就按住了她的腰肢、扣住了手腕。

    紧接着一个动作快到让她来不及反应的旋转,她的身子就被带入到了安全通道里。

    脑袋天旋地转的乔慕晚重新被带回到安全通道里,反应过神儿的瞬间,她看到厉祁深将门上了锁,把自己完全当成是困顿之兽一样的困在了安全通道里。

    不同于年南辰满身暴戾的气息,厉祁深身上散发出来的是那种由内而外的内敛气场,强烈的让人心悸。

    如果说年南辰是一头随时随地都会发-情的种-马,那么厉祁深就是一头蓄势待发的豹子,比年南辰都会带给你,让你措手不及的致命一击。

    门被上了锁的声音落下,厉祁深笔挺卓尔的身姿转了过来,让到现在还没有摸清头脑的乔慕晚不由得一怔。

    这样男人,一直在洗手间外等自己?

    想到这样一个西装俊朗的男人,就像是变-态似的,猥-琐的出现在洗手间门口那里,她拧起了眉心。

    不给乔慕晚过多胡思乱想的时间,他勾住她的下颌,俯首就吻了下去。

    蛮横的侵-入,碾-过嫣红的唇瓣,厉祁深眸光暗沉的吸-吮着乔慕晚的同时,牵引处激-情的银丝。

    不在满足想要狠狠教训这个女人一顿的yu望,厉祁深将乔慕晚的身子压在墙上,让她整个人架空的悬浮在他与墙壁之间。

    “该死的女人,你真是太欠教训了!”

    要她和他见鬼的保持距离,懂得分寸是吗?

    他厉祁深可不懂得分寸是什么概念,不过他可以让她好好的感受一下他的尺寸!

    胸前蓦地一痛,乔慕晚颤抖的嘤咛出来。

    “厉祁深……你干什么?别……别过分!”

    明显感受到这个男人拉开她的裙裾,上瘾一样的拂过她的肌肤,乔慕晚强烈的抵触着这个男人。

    “你不是要我有自知之明吗?我的自知之明就是好好的教训一番你这个不乖的女人!”

    倏地衔住她的贝耳,灵动的打着圈。

    感受乔慕晚身体的每一处都软的像是一团棉花一样落在他的心窝子里,厉祁深托起了她的翘尖儿。

    被突然架起了身子,乔慕晚一个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伸出手就抱住了男人的脖子。

    没有意识的反应,让厉祁深俯首,衔住了一大块朵颐。

    身体上产生落差的感觉越发的强烈了起来,乔慕晚根本就承受不住。

    “滚开啊,厉祁深!”

    没有被这样对待过,乔慕晚颤抖到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栗。

    因为恐惧,有惊蛰的泪水,顺着她的眼帘打下,落下一圈美丽的水润。

    落下惧怕的泪水,乔慕晚的小身子抖得更加厉害。

    兀自做着自己喜欢的事儿,在电石火花间,感受到乔慕晚的身子就像是被风雨打得不住飘摇的柳絮一般,厉祁深猛地执起头。

    修长的指尖儿挑高,厉祁深捏了捏乔慕晚有些湿哒哒的下颌。

    “哭什么?说了有自知自明,你现在的反应叫什么?”

    厉祁深退出来自己的手,将泛着点点水渍靡光的指,在头顶灯光的折射下,一晃一晃的呈现在乔慕晚的眼前。

    心里羞耻的厉害,在知道那是什么的时候,她整个人很不多找个地缝钻进去。

    “……厉祁深,你无耻!”

    她也顾不上眼前这个男人是不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被他话语的刺-激,让她羞愤难当,扯开唇的声音里,尽是委屈。

    “无耻吗?我还没真枪实弹就觉得我无耻了,我要是真碰你了……”厉祁深俯首在乔慕晚的耳畔,带着灼热气息的轻动着唇,“你会用什么样的词汇来形容我?”

    带着讪笑意味的话,让乔慕晚心慌的更加厉害,这个男人,分明就是要她出丑!

    “滚开,你别碰我!离我远点儿!”

    闹起了情绪,乔慕晚抵抗的伸出小手去推男人纹丝不动的胸膛。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