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你真的做了?(4千字)

【书名: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 第84章 :你真的做了?(4千字) 作者:秦烟

强烈推荐: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盛世芳华吃在首尔犯罪心理:罪与罚超神当铺活色生枭近身特工     削薄的唇带着吞噬的力量去占-领软-绵-绵的红唇。

    从未有这样一刻,让厉祁深难以自持的想要从一个女人身上获取更多。

    感受到男人灼热的温度,像是熨帖一样滚烫着自己的肌肤,乔慕晚惊慌的神色,跃然眸底。

    伸手绕到乔慕晚的身后,厉祁深锁上病房门的同时,抬手拨-开了她的暗扣。

    从第一次碰这个女人他就应该知道,这个女人就是一个要他命的妖精。

    喉头滑动着,他掌心托着她的柳腰,将她整个人都抬高的抵在门板上。

    “不……”

    滚烫的唇息还在缠-绕着她,连护住她的遮羞布这一刻也形同虚设。

    从来没有被这样粗鲁的对待过,哪怕年南辰有几次想要侵-犯自己,她都能反抗开,这个男人,她完全反抗不开,哪怕伸出手去推她,整个人也都无力的厉害。

    小脚都离开了地方,乔慕晚眼眶中惊厥处无助的泪光,她迷蒙一片的眼睛,看着男人那一张棱角分明的俊脸,心,作痛的厉害。

    本就发烧的她,全身上下都软-绵-绵的,她根本就抵不住这个男人强势的攻势。

    仰高倨傲的下颌,厉祁深绷紧的脸部线条,因为乔慕晚的美好,在一忍再忍。

    终于忍受不住想要再找回两个在一起的悸动,厉祁深修长骨节的手指,技巧熟练又轻而易举的挑开了她牛仔裤的纽扣。

    纽扣崩落,拉锁被拉下的细微声音在空气中浮动开,乔慕晚惊恐的瞪大了迷离的眼。

    “不要!”她阻挠的声音,完全抵不住男人的动作。

    “唔……”漂亮的杏眼半眯了起来,纤细而长卷的睫毛,如同蝴蝶的蝶翼,上上下下的颤抖。

    仰着圆润线条的小下颌,她有些承受不住。

    “呜……厉祁深,你走开,我……我肚子痛!”

    整个人衣衫不整被提高在门板上,羞耻的开着腿,承受着眼前这个衣着整齐的男人的侵犯。

    厉祁深皱着眉,他不过是想试探她一下,没想到自己还没真枪实弹的上阵,这个小女人就这么排斥自己,真难想象,那次和自己要了七次的女人,是不是眼前这个小白兔。

    “呜呜……厉祁深,你走开,我……我真的肚子痛!”

    发烧感冒弄得她昏昏沉沉,她猛地才想到,这几天是她的生理期。

    乔慕晚一张肉紧的小脸,难以隐忍的样子落在厉祁深的眼中,让他下意识的蹙起了眉。

    “还想骗我?”

    被这个女人当枪使的去刺激年南辰,现在还和自己说肚子痛,用这样的办法哄弄自己,厉祁深幽暗眸光的眼底泛起毁天灭地的阴骘。

    “唔……我没有,我……我今天生理期!”

    说着话的同时,厉祁深的指尖儿感受到有液体缓慢流淌而过。

    凛然的眸光,倏地一滞。

    松开这个几乎软成了一滩烂泥的乔慕晚以后,厉祁深才发现,这个女人,真是是生理期。

    ——————————————————————————

    蜷缩成一团的乔慕晚,双臂抱着自己的小身子,像是一个小虾米似的靠在墙边。

    生理期流出的液体,已经打湿了她的底-裤和牛仔裤,她根本就没法儿出去见人。

    忽闪忽闪着一双粲然的大眼睛,眼帘上还挂着泪痕的她,样子狼狈极了。

    门轴“吱——”的一声拧动开,脸色阴沉沉的厉祁深提着从超市买回来的卫生棉、内-裤和一条白裙,身子挺括的出现在了门口那里。

    刚刚去超市买这些东西的时候,厉祁深等于没带脸去。

    且不说一个大男人去女性用品去有多么的尴尬,导购居然还尾随他,不断的问他是要“纯棉的卫生棉,还是网状的卫生棉!”,甚至唧唧歪歪的介绍了好些个牌子给他。

    抬起眼帘看着脸上难看至极的男人,乔慕晚揉了揉眼睛。

    她明明才是被他侵犯的对象,怎么他还一副受了很大委屈的姿态。

    “没有看到适合你的裤子,我买了裙子给你!”

    声音又沉又冷,好像他说一句话,空气都会被凝结成冰。

    说完话,他将手提袋放下后,阴郁着一张脸,出了病房。

    ——————————————————————————

    看着手提袋里各个牌子、各种类型的卫生棉,乔慕晚一时间愣住了,她不过就是个生理期而已,这个男人用得着把能让人叫出来牌子的卫生棉挨个拿一包吗?

    还有他选的底-裤是什么鬼?黑-丝,还镂-空的?

    现在的情况不允许她再挑三拣四,硬着头皮,乔慕晚换上了厉祁深买回来的东西。

    不过好在他买的裙子还算正常,无论从款式、型号,都符合她的身型和喜好。

    拉开病房门走出去,她看到了伟岸身姿的男人,优雅的像是一只鹰,指间夹着烟的倚在墙壁上。

    一直都知道这个男人优雅又让人心悸,甚至是看他一眼都会让人过目不忘,只是他的某些行为,真的很恶劣。

    想到他那么漂亮的手指,刚刚做了那么龌-龊的事情,乔慕晚下意识的并拢着自己的双腿。

    房门被打开,厉祁深侧过眸去看乔慕晚。

    看到穿着缎袖白裙的小女人,他黑曜石般烁而发亮的眸,忍不住多凝视了一眼。

    他一直都觉得这个女人穿裙子比穿牛仔裤更让他心悸,所以刚刚给他买衣服的时候,他完全是有私心的。

    对视上厉祁深一双深邃的眸,乔慕晚不由自主的红了脸,刚刚他碰自己的行为,至今都让她心慌的厉害。

    甚至现在想想两个人之间的行为,她身子都火烧一般的发烫,心尖儿也被涤荡出一种说不清的情愫。

    不想和这个男人说话,但似乎不打声招呼,就把这样离开似乎又有些不礼貌。

    思来想去,不管和这个男人说话或者不说话都有些怪异,想了想,乔慕晚还是决定忽视掉这个男人的存在。

    迈开步子刚走开一步,手腕倏地被拧紧。

    错愕的回头,她一眼就对视上男人一双沉稳中沁透着锋芒的鹰眸。

    “我送你回去。”

    低沉的嗓音落下,本能的反应让乔慕晚开口想要拒绝,却不想不等自己开口,已经被这个强势的男人,牵着手直接拉出了医院。

    ——————————————————————————

    夜色渐晚,炫目的车子剑鱼一般在霓虹灯下穿梭着。

    拉下车窗的车子里,阵阵清凉的晚风灌入车厢内。

    丝丝凉凉的冷意,让感冒没好,身子骨还单薄的乔慕晚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喷嚏。

    “阿嚏!”抬手揉了揉酸涩的鼻子,她还是有些不顺气。

    幽深眸子的目光,从视线前方转移,厉祁深斜瞥了一眼一脸呆萌姿态揉鼻子的小女人。

    “回去记得吃药!”

    薄唇扯出命令的话的同时,厉祁深抬手,将玻璃窗升了上来。

    “嗯!”闷闷的点了点头儿,乔慕晚双手环住自己的小身子。

    看着眼前这个也老大不小的女人,连自己都照顾不要,他伸出长臂,将车后座那里的西装外套拿了过来。

    “披上!”

    不容置疑的命令,像是一道圣旨,让闻声的乔慕晚,乖乖地穿上。

    肩头儿处一暖,她整个人的小身子都好像瞬间被一个小暖炉给包裹住。

    嗅着这件飘着淡淡烟草香气的西装,乔慕晚莫名的心安了下来。

    “到你家还有好一会儿,你要是累了,就睡会儿!”

    “好!”

    这次没有拒绝厉祁深的好意,乔慕晚点头儿应了下来。

    ————————————————————————

    车子驶到舒蔓的公寓楼下,厉祁深伸手轻拍了几下乔慕晚的脸蛋,刚想叫醒这个埋头酣睡的小女人,正巧听到她呜哝软语的说着些什么。

    “唔……我知道,我会好好孝顺他们的,嗯……搭上我的幸福,我也会听他们的话的!”

    睡梦中的乔慕晚好像在和什么人对话,而那个人完全是在以一种命令的口吻给她灌输着思想。

    “嗯,年南辰,你别碰我……别碰我!”

    睡得极度不踏实的小女人,好像又换了一个梦境,嘴巴里振振有词的叫嚣着年南辰。

    边说着,两个小手还胡乱的在半空中扭打着,大有一副和年南辰在打架的姿势。

    睡梦中的乔慕晚,好像是挣脱开了年南辰那个渣男,恹恹的收回了小手,一栽头的倒在车座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睨看这个小女人越发有意思的动作,厉祁深的眸光都不由自主的放出来柔和的眸光。

    又与乔慕晚独处了好一会儿,想到不能让她在车里睡下去,不然会着凉的,他还是捅了捅身旁的小女人。

    在乔慕晚的脸上轻拍了几下,适中的力道,让乔慕晚一阵呜呜囔囔过后,从迷迷瞪瞪的睡梦中清醒了过来。

    半睁的杏眼,在看见眼前这个线条流畅,每一处五官都像是精雕细琢后的男人,她的心脏又漏了一拍。

    “别再睡了,再睡下去,你的感冒别指望好了!”

    说着,厉祁深穿着半挽到小臂处的白衬衫,拉开车门下了车。

    微凉的风丝,凌乱了男人迎空飞舞的墨发。

    随手拿出一支烟,含在薄唇间,吞云吐雾间,融入到夜色中的厉祁深,眉眼更加的深邃,连同五官都深刻的让人移不开目光。

    因为这个小女人感冒的原因,他一直都憋着,没有抽烟,也不知道自己是哪根筋搭错了,能这样大发善心的对这个女人。

    乔慕晚披着厉祁深的外套下了车,拿下肩头上的外套递给厉祁深,她礼貌的说了句:“谢谢。”

    还不等厉祁深伸手去接外套,迎着瑟瑟晚风的乔慕晚,又一次打了一个喷嚏。

    看着乔慕晚自己都顾不过来,还要把衣服给自己,厉祁深挑着眉,眸光冷峻的斜睨了她一眼。

    “明天上班把衣服给我送去!”

    说着,男人径直迈开步子向车子那里走去。

    看着绝尘而去的车子,乔慕晚拍了拍脑门,她没听错吧,厉祁深走之前对自己说的那句话是——让自己记得吃药!

    ————————————————————————

    回到公寓,看到乔慕晚披着一件男人的外套回来,舒蔓立即就像是一头警犬一样凑了上去。

    “嗯,男人的味道……貌似还是极品!”

    本就头疼得不行,舒蔓的话,让她的额角,跟着一突一突的蹦着。

    放下肩头上面的西装,乔慕晚接了一杯水给自己。

    又是感冒、又是发烧,她干涩的喉咙都快要说不出来话了。

    拿着水杯回到了客厅,发现舒蔓还在不停地拿厉祁深的外套,有鼻子、有眼睛的闻着,乔慕晚一阵无语的看着她。

    “不用闻了,再闻也闻不出钱!”

    对乔慕晚的话置若罔闻,舒蔓还是不停地闻来闻去。

    “切,你懂什么?”

    嗅着西装外套上面的味道,舒蔓抬眼的时候,正巧看到了乔慕晚眉眼间,似乎带着某种让她说不清的媚-气。

    “咦?慕小晚,你zuo-ai了?”

    “噗!”

    舒蔓突然说出口的话,让乔慕晚将刚准备喝下的水,一下子就呛了出来。

    “唔……咳咳咳……”

    乔慕晚过于激动的情绪反应,让舒蔓挑高着眉头儿,讪讪的调笑着。

    “怎么?真和男人做了啊?”

    -本章完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相邻的书:疯跑吧!病娇![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情敌辣么可爱[重生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