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逃生吧地道

【书名: 疯跑吧!病娇! 第38章 逃生吧地道 作者:许森然

强烈推荐:超神当铺吃在首尔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大叔,我想嘘嘘!”

    姬雪开始实行自己的逃生大计。

    壮汉狐疑地盯着姬雪,看得她都开始浑身发毛,不会让她在他眼皮子底下解决了吧?

    好在壮汉大叔还是保留一点节操的,他坚决道:“反正马上就要死了,憋着!”

    姬雪表情尽可能扭曲起来,营造出快被小便憋疯的状态:“我憋不住了!你放我下去就两分钟,马上就上来!”

    显然壮汉是有一点扎挣和犹豫的,姬雪又补充:“俗话说人有三急,你说我都快死了,你就让我解决一下吧?”

    毕竟头脑简单,壮汉不耐烦地挥挥手:“快滚下去!再快点滚上来,不然我打断你的腿!”

    姬雪心头暗喜,又用下巴指了指手腕:“您给我松松绑!”

    壮汉骂骂咧咧给她松了绑,姬雪掩饰住内心的紧张和欣喜,跳下马车:“我马上就回来!”

    才怪!

    她跳下马车往一边的小树丛走,一开始步速还很慢,走远几步才开始撒丫子狂奔。

    刚跑一阵,背后传来壮汉粗哑的声音:“小兔崽子!给我站住!”

    姬雪心跳加速,小树丛里没什么路,她东绕西走避免撞上东西,身后还追着一个,简直比神庙逃亡还紧张可怕。

    但是,她忘了自己此时此刻是一个四五岁小孩子的身体,跑步速度这件事情,她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没一会儿,她就累得快趴,只好躲进一棵灌木丛里,捂住嘴巴藏好。

    果然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以及低估了壮汉的体力,他头脑简单不假,可后一句是“四肢发达”啊!

    壮汉在林子里绕来绕去,最后居然站停在姬雪的灌木丛前面。

    她紧张得心脏都快要跳出来,可是壮汉似乎没有发现她,只是下意识一步一步后退,慢慢在靠近她。

    眼看着他下一秒就要才到姬雪的脚,他却突然站住了。

    姬雪呼吸一滞,壮汉骂了一句方言,又抬腿准备离开了。

    松了一口气,姬雪又突然觉得耳边有什么东西痒痒的,转头一看,一只拳头大的黑色蜘蛛吐着丝挂在她耳边。

    仿佛一阵阴风吹过,姬雪汗毛竖立,几乎是下意识地往旁边一闪,离开灌木丛的掩护。

    “原来你在这儿藏着……”壮汉的声音噩耗一般响起。

    逃跑计划,卒。

    不仅卒,壮汉十分粗暴地把她拎上马车,捆得更加严实:“果然不应该相信你,毛还没长齐就满嘴谎话,待会儿就把你活埋!”

    等等!活埋什么鬼?

    姬雪震惊地看向他:“什么活埋?”

    “就是比直接杀了你更难受,让你先生不如死一阵,再慢慢死掉。”壮汉大叔说着露出嗜血的笑容,“本来不这样打算的,谁叫你不听话?”

    “你有没有良心啊?你不怕遭报应吗?长得丑就算了,你还这么变态唔唔唔……”

    壮汉把布条重新封上她的嘴,冷笑:“再没良心,也比不过皇宫里你的那些亲人,他们才是真正害死你的人!”

    到了目的地,马车停了下来,壮汉把姬雪拎起来跳下马车。

    眼前是一片荒芜熟悉的景象,姬雪记得,这是她当时来到这个世界的地方。

    已经提前挖好了坑,壮汉把姬雪抓过去,放手丢进坑里:“安心去投胎吧。”

    要是眼神能够放刀子,姬雪毫不怀疑现在那个男人已经千疮百孔了。

    被铲下的泥土渐渐淹没了她小小的身体,就算是拼命挣扎,也只能是无济于事,她感觉到眼角湿漉漉一片,有泥土粘在脸上,再层层加厚,直到她感觉呼吸困难。

    在死亡线上挣扎,姬雪被束缚住手脚,只能不停地乱蹬乱扭。

    真的就要这样死了吗?

    身边连一个人都没有,死在一个鸟都不知道的世界,且死法如此不体面……

    岂止不甘心,她简直没脸下地狱好吗?

    呼吸变得困难,空气被挤压到接近没有,她难受得不停乱动,脚下猛地一踢,似乎碰到什么,泥土往下塌陷了一块,她用力往哪个地方又蹬了几下,塌陷扩大,她的两条腿竟然都伸进那个塌陷的空间里。

    仿佛溺水之人找到浮板,她整个人都拼命往那边凑过去。

    那里面果然有一片空间,越往里面凑,氧气渐渐多起来,表明顺着里面走,一定会有出口通往外面。

    姬雪坐在地上,只能靠双腿弯曲伸直来挪动,往下是一个斜坡,她借助不了外力,直接顺着地道滑了下去。

    手掌撑在地面摩擦蹭破了皮,她突然灵机一动,把手腕上的绳索接触在地面,靠着摩擦力,绳索被削细,她停下来的时候,手腕上的绳索已经被磨断了。

    她扯掉在脸上的布条,很快解下脚上的绳索,手脚终于恢复自由。

    这个地道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挖出来的,太过狭窄,她没办法站起来,只有跪在地道里往一侧爬。

    黑漆漆一片,没有一点亮光,稀薄的空气里只有她的喘息声。

    不知爬行了多久,她的膝盖和手掌都被磨破,刺痛从神经末梢一路传到全身。

    坐在地道里休息了一会儿,姬雪手捂住自己的脸,很想哭,却又一遍遍告诉自己冷静下来,因为只有自己一个人,流眼泪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没有被活埋,她就应该觉得幸运了。

    只是奇怪的是,为什么在这种危险的情况下,系统一点反应都没有。

    她调出任务栏,里面还保留着很久以前看得页面。

    息影在黑暗里更加明显,她突然发现,凭借着系统的息影,她好像能勉强看清楚地道的路。

    放下对系统的怀疑,她休息一阵之后又开始往地道那边爬。

    从微弱的绿色光线里可以看清楚,这个地道十分逼仄,直径不超过一米,头上的泥土坚硬凝固,表明这个地洞已经保留很久了。

    大概过了十几分钟,眼前出现了两条路,还好有息影的亮光,能看见一个通道还是这么狭窄,而另一个通道明显要大一些。

    她果断选择那个直径大一些的地道,往里面再爬行几步,高度就已经可以让她直立起来行走。

    刚站起来,她差点站不稳,扶住旁边的泥土壁,缓慢开始行走。

    处于不了解的环境,她陷入未知的恐慌,一路这样从地下走过来,不知道那个出口究竟在那里。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水和食物,她要是不能很快找到,不是体力不支累死就是缺乏水分渴死。

    地道仿佛渐渐开始变大,姬雪加快脚步,扶着墙壁的手指却突然感应到不同于泥土的冰冷物质。

    她停下脚步,手指重新摸上那片地方,是一根金属的竖杆。

    顺着杆子的走向摸索,她发现泥土里有很多金属杆,有相同间距,整齐竖行排列。

    她觉得熟悉,一时间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

    放慢脚步一边摸索一边往前走,似乎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

    有点害怕,但更多的是期待,她小心翼翼走过去,没看清眼前是什么东西,脚背上却突然滑过什么凉悠悠的东西。

    她吓得不轻,低头看清是什么东西之后险些没站住

    ——是老鼠。

    当然,一只老鼠并不值得可怕,但她看见的,是无数亮晶晶的小眼睛。

    姬雪不像很多女生,会怕老鼠蟑螂之类的生物,但是突然看到这么多只老鼠在自己脚下,她还是被吓得背后一阵发寒。

    她跺了跺脚,那群老鼠也没有要闪躲的样子,所谓“不知者无畏”大概就是这个意思,没见过人就不感到害怕。

    既然有老鼠,就一定离出口不远了,她脚下发着软,昧着良心催眠自己老鼠是人类的好朋友,不应该感到害怕。

    她走一步,脚下的老鼠就唧唧叫几声,她整颗心都在跟着颤动。

    没走几步,她发现不远处有几个露在外面的金属杆,走近之后才终于发现,大概是一个监狱的隔间。

    这个地方大概是很久之前的地牢,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被废弃了,然后又部分塌陷,导致只有一部分监狱露在外面,形成狭□□仄的地道。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监狱里的几颗头骨显得格外惊心动魄,她扭开头不去看,壮胆地在心里默念阿弥陀佛。

    这个地道仿佛无穷无尽似的,一开始还觉得有出口的姬雪现在也开始渐渐怀疑了,而且她现在觉得很口渴,急需要水分。

    老鼠频繁出没的地方有食物腐烂的味道,她还看到几颗青枣,大概是它们从外面捡回来的。

    虽然觉得恶心,但是一想起一些追求刺激的狂热分子还吃生肉虫子什么的,一下子就说服自己释怀了,蹲下身去捡了几颗青枣,在衣服上擦了擦,试探地放进嘴里。

    青枣味道偏酸,但是水分不少,她吃了几颗,又在原地休息了一会儿,慢慢觉得体力恢复了一些,虽然空气不好,但勉强适应之后,也不觉得头晕了。

    总之,在困境中,才会知道生命原来远比自己想得更加顽强。

    她慢慢冷静下来。

    现在时修还没找到他,就算他能凭借信号追踪找到她,她现在在地底下,也可能会失去信号。

    想来想去,她又把系统的任务栏调出来。

    她记得之前系统有说过在紧急情况下,系统可以提供人性化服务。

    她语音搜索了一下水和面包,系统没有任何反应,搜索铁锹,还是没反应。

    所以现在是系统死了还是其实她死了?

    百无聊赖,她开始搜索各种各样的东西,一边搜一边欲哭无泪。

    没一会儿,系统突然哔哔响起来:

    “系统疑被入侵,请稍后重启。”

    姬雪:“……”

    气得从地上跳起来,姬雪开始往前走,果然靠什么也不如靠己,一到关键时刻,这东西就开始掉链子。

    地下通道,一丁点声音也能被传很远,除了自己的呼吸声脚步声,姬雪突然听到前方有水声传来。

    水,在某些方面就意味着生命,姬雪惊喜地一路小跑过去,没看清脚下,突然一个趔趄,直直栽向前方。

    一瞬间水花四溅,水不停往嘴鼻里钻,她捏住鼻子,另一只手挥动着浮出水面。

    还好之前学过游泳,短暂的溺水之后,她从水底钻出来,双手滑动脚往后蹬,在冰浸入骨的水里蛙泳往前。

    储藏在地下的水冰凉接近零度,看不清这汪水面积到底有多大,她只能一路向前游。

    在之前的生命里,她可以说是过得一帆风顺,尽管有时候还是会有小难过,遇上很多挫折,但在生死面前比较,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她以为在真正的死亡之前,会想念自己的亲人朋友,会觉得绝望和难过。

    可此时此刻,在这个世界,她想起了时修。

    没有太多的伤心和难过,有的,仅仅只是遗憾和愧疚。

    她挂在嘴边的,时修是她的机器人,可是就连她很多时候也分辨不清,这种话说出来究竟是为了证明什么?是要划清界限,还是说服自己。

    说服自己,不要喜欢他。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疯跑吧!病娇!相邻的书:[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