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病娇属性的复苏

【书名: 疯跑吧!病娇! 第25章 病娇属性的复苏 作者:许森然

强烈推荐:犯罪心理:罪与罚盛世芳华君九龄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吃在首尔超神当铺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活色生枭     姬雪走过去想扶起斯诺,时修先她一步。

    他手臂里弹出石墨烯材料的绳状物,绳子伸长,在斯诺的脖子上绕了两圈,在时修的动作下把斯诺狠狠摔到墙头。

    斯诺疼得出不了声,精致的五官被疼痛折磨得有些狰狞,石墨烯长绳陷进他白皙的脖颈,点点血渍浸出。

    姬雪着急得想冲过去,又看向狠戾的始作俑者,大声吼:“你快住手!!”

    时修愣了一下,转头看姬雪,眸光冰凉:“他会伤害你。”

    姬雪冲过去,斯诺已经奄奄一息,想起前些时候的种种,斯诺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帮助她,救她,怎么可能伤害她?

    姬雪在这时候突然涌起一阵不安全感,来自于时修。

    ——他是有独立思想的,并非完全听她指挥,如果他要杀死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是不可控力,没有人可以与之抗衡。

    “你放了她!”姬雪声音提高,“放了斯诺!”

    他没动。

    姬雪看着他,两人在无声中对峙。

    “我在保护你。”他声音缓缓地,要她听清。

    “如果杀掉无辜的人也是在保护我,那我不需要这样的保护。”说话的时候她的手微微的抖,心里那一股气却支撑她完整地说了出来。

    不需要……

    时修沉默无声地看着她,姬雪低下眼去查看斯诺的伤情。

    石墨烯长绳在收回的一瞬间划过姬雪的手掌,隐隐的刺痛,她没管,伸手去把斯诺拉起来,转身时,时修已经不在。

    等把斯诺安顿好,姬雪才发现手掌有一道细细长长的伤口,隐隐有血泛出,虽不是大伤,却痛得打紧,一刺一刺的。

    想起时修眼睛里一瞬间熄灭的光,心里一阵乱,所以他现在……在哪里呢?

    这两天斯诺慢慢恢复好了,时修却还是没见踪影,姬雪这几天都没精打采的,任谁都看得出时修走后她整个人状态都不对了。

    斯诺当然也发现了。

    “小雪,下午我们去外面散心吧!”他婉言约她。

    姬雪没心情:“你身体还没恢复,算了吧!”

    “生病之后去散心有助于病情。”

    姬雪几分不耐:“可是我没心情。”

    “因为时修?”他笑容尽敛,面无表情。

    姬雪没否认,斯诺突然握住她的手:“你喜欢他对不对?”

    姬雪被他几分上火的样子搞得莫名其妙,“你在说什么啊?他是我……”

    话到嘴边,姬雪叹了口气:“哎你就当我喜欢他吧。”

    不然解释起来更难。

    斯诺只觉得从指尖开始,身体都在一点一点变凉,皱眉:“你说过喜欢我的!”

    姬雪诧异地抬头,想起在森林里斯诺亲她那次,她之前确实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是朋友之间的喜欢,现在这样问出来是什么意思啊!

    姬雪急慌慌地抽出手,有些头疼:“我、我喜欢男的。”

    “我是。”他直直地看着她。

    姬雪:“!”

    为了泡她,斯诺居然瞎掰自己的性别?!

    可是老娘眼不瞎啊喂!

    我人是蠢了点也许没错啦,也没到男女不分的级别啊!

    姬雪坐如针毡,起身要走,斯诺叫住她:“那你要怎样才肯相信我?”

    想了想,姬雪站停:“无论你是男是女,我都不会喜欢你,我只是把你当做朋友……”

    话音刚落,背后的斯诺居然笑了:“朋友?”

    他根本不需要所谓的朋友。

    小时候被他认为是朋友的人,都被他父亲杀死了,而现在身边那些“朋友”,看中的,又不过是她的家室。

    他想像普通人那样,拥有光明正大生活的权利,能够和喜欢的人在一起,而现在的一切都乱了。

    在他还没有出生以前,巫师就断言母亲肚子里的他会是女孩,他父亲信心满满地以为族女有望,结果生出来的他却是男孩。

    母亲难产逝世,父亲伤心失望至,赐死了巫师,杀死了产婆。

    一个新生命的诞生并没有给这个大家族增添一点快乐,带来的只有失望,只有死亡。

    在他很小的时候,父亲就从来不抱他,渐渐长大了,他被打扮成女孩的模样,他不喜欢,把穿在身上的裙子撕下来,换来的是父亲的耳光。

    “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女儿,是未来的族女。”他的声音低沉的,字字铿锵,烙在他的心底。

    进入少年时期,他渐渐喜欢上了陪在身边的小女仆,他保护她,宠爱她,最终却害了她,他至今都记得那个场景

    ——她是那么柔弱,像一根没有成熟的芦苇,赤身*绑在祭坛上,雪白的肌肤被绳索勒得深深陷进去,那是他第一次窥见女性身体的秘密,是他最喜欢的女孩。

    他在愤恨父亲的同时也感受到了深深的羞耻,他能感觉到身体里的兽性,他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可耻地产生了性.欲。

    在父亲的一声令下后,几个健壮得可怕的男人冲了上去,黝黑的肌肤,喷张的血脉,映衬着少女娇嫩泛红的肌肤,男人肆无忌惮的手在女孩身上游走,空气里只有野兽般的喘息和少女耻辱的哭声。

    他疯狂地吼叫着,挣扎着,却被父亲死死地拉住:“她已经这么脏了,你还想要吗?”

    眼泪不受控制地涌出来,他感觉到的只有痛,撕裂心脏的痛,少年的悸动在此刻残忍而赤.裸的现实下,化为乌有。

    “你喜欢的任何一个女人,都会是这个下场,你好好看清楚,好好记住!”父亲的声音像是一道符咒,牢牢封住他少年时期所有的萌动和青涩。

    等到父亲离开之后,他像是失去提线的人偶,瘫坐在地上,目光空洞地看着祭坛上的那场旖旎的暴虐。

    重复的动作,重复的叫声,他突然一阵反胃,吐得天旋地转,眼泪湿了满脸。

    几番激情,那群禽兽终于酣足地站起身,临走之前吹着口哨,在她身上浇小便。

    他再也忍不住,冲上去想杀了他们,却被管家死命拦住:“你这样,只会让你父亲更生气,无论是对你还是她,都不会有半点好处!”

    是的,他没有办法抗衡他的父亲,从他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把她从祭坛上抱下来的那一刻,他的手在抖,整个身体都在发抖。

    她好脏,坏掉了。

    眼睛大大地睁着,没有焦点,身体软塌着,他每走一步,她的小腿和脑袋都在随着惯性无力地摇晃着。

    如果不是因为她身体还滚烫着,斯诺真的以为她已经死掉了。

    他给她冲洗,一寸一寸,一遍一遍。

    被蹂.躏过的身体软得一塌糊涂,浊液从下面缓缓涌出。

    他看得愣住了,手像是不受控制,触向那片禁地,她却突然活了过来,拼命挣扎着,尖叫着。

    如当头一棒,他一瞬间清醒,失措地看着她。

    不再是那个笑起来像四月暖阳的少女了,原本清澈的眼眸里只有陌生,恐惧,愤怒,缩在浴缸的角落里,瑟瑟发抖,仿佛不认识他。

    他在那一刻觉得羞耻,觉得恶心。

    他不管不顾地清洗着她,那些青紫的痕迹用毛刷狠狠地刷洗,手伸进她的污秽的地方,不带感情地清洗着。

    直到面上狠狠一痛,她扇了他一巴掌,抵死挣扎。

    “我会把你洗得很干净,乖一点……”他放低了声音安慰,手上的动作却依旧猛烈着。

    少女尖叫着,死命挣扎,踢他。

    他忍无可忍,压住她的腿,两人扑打了一阵,他暴怒地掐住她的脖子,看着她慢慢停止挣扎。

    面如死寂。

    他放开她,无力地坐在她旁边,极淡地现出一个笑意

    ——那样的一个你,和死了有什么差别呢?

    他终于把她变得干干净净,用法术停驻她的容颜,肌肤如透明,青色的血管还隐隐显现。

    在无人发现的小小地下室里,他脱掉她精美的白色连衣裙,无数次抱着她,站在镜子前,抚过她的身体:“你看看你现在,是不是很美?”

    她不再害怕,不再挣扎,不再睁眼。

    是他想象中乖巧安静依赖他的样子。

    ……

    从漫长的回忆里回到现实,斯诺看向姬雪离开的那个转角。

    他从来没有给任何人说过,姬雪有多像以前的小女仆,一样的单纯弱小,一样需要人保护,对他笑起来的时候没有一点防备和虚伪,是他久违了的触动。

    从他第一次在草丛里见到她的时候,他就喜欢上她了。

    他本以为自己不动声色和她待在一起就好,以为她可以渐渐走进他,接纳他。

    可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不切实际的空想,像是一个早就被画上句号的讽刺。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疯跑吧!病娇!相邻的书:[穿书]炮灰逆袭攻略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俺媳妇儿是个蛇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