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番外

【书名: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 第68章 番外 作者:陌碎

强烈推荐: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超神当铺吃在首尔绝色女奴,乱世王妃君九龄盛世芳华犯罪心理:罪与罚活色生枭     在某个特别特别偏僻又荒凉的地界上,有一座连名字都没有的荒山。因为太过偏僻,许多修士也许都没发现有这么一个地方的存在,又或者是发现了也没啥开发的*。

    毕竟只是一座普通的只有一条稀薄灵脉的山,也就放任那些山上的小小的妖灵把这座荒山给盘踞了。这些妖灵在山上修炼的时候还时不时跑到山下的村民家作弄他们,村民都是普通的人类,能忍的就继续住在此地,实在忍受不了就只能离开长久居住的故土外出寻找落脚之所。

    这样的日子直到一个身穿深紫外袍的俊美男子带着一个面容清秀男子来到此地而随之宣布结束,这个男子一来到这座山头就直接把那些个小混混妖灵揍的是满地找牙。用强夺的方式把山契收到他手上,然后还给他们全部下了主仆契约。

    这群毫无还手之力的小妖灵就这么眼泪汪汪的成为了新主人的苦力。

    来到这座荒山的不是谁,正是月前离开仙宗的洛祈和云千岫。洛祈浮在半空中看着这几座山的结构,然后大手一挥,山契跟随着他的意志开始改变。山体开始发生塌陷,然后一个浑然天成的大坑就出现了。

    他从储物戒中拿出一物,随手扔到大坑里,然后发现那物竟然变成了一座气势恢宏的宫殿。剩下的细节处,洛祈用了个把月然后又指挥那一群的妖灵仔细修缮才算完成。

    这一个月,云千岫就待在仙府里默默的修炼御藤诀,等他修为稍微有所进益时恰好洛祈也把外面的事情做完了。只是这么一看可吓了一跳,这哪里还像之前看到的那座荒山,还灵脉稀薄……

    这分明是灵气充盈之地啊,气势恢宏的宫殿被三座高峰围住。这宫殿他也想不太出来什么形容词,也是挺闪瞎眼的,而且放在这深山老林里也不引人注目。

    洛祈揽着他的腰带着他围着宫殿走了一圈,前面是议事的大殿,大殿后面有庭院假山和空地。两边有还没决定用处的空殿,再后面就是他们的寝殿。

    “这座山有一条隐灵脉,若非仔细探查是难以得知的。我现在拿了山契之后,在外围布下禁制,基本上就可以安安静静的躲在这里修炼了。这些都不是重点,来看看我们的卧房,我还在后面凿了一眼活水温泉……我觉得你会喜欢的。”

    瞬间想到某些片段的死宅脸色立刻就红了透彻,事实上他也确实很喜欢温泉,小时候体弱多病的时候家里就有特地为他开凿的药池。

    洛祈的心思远远不止这里,他正是想起云千岫家中的那个药池这才会在寝殿后面也凿了一眼活水温泉。这温泉水直通这座山的灵脉,于修炼而言是大有益处。

    拿到山契之后这座山就正式更名为祈云山,这座宫殿也理所当然更名为祈云宫。洛祈觉得这样的安排很好,可云千岫却觉得处处都不自在,这实在是太招摇了一点。

    修葺宫殿的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洛祈就把一些增强修为的典籍下发给那些定下主仆契约的妖灵,让它们自行领悟,他和云千岫则是在宫殿里潜心修炼。

    洛祈的资质本就极好所以几乎不费什么力气就能远远把云千岫甩开,磕了两年洗灵丹的云千岫好不容易筑基出关的时候简直要感动得泪牛满面。

    他都以为他这辈子没有筑基的希望了,没有先天优势,后天还要多次损伤底子,要不是有洛祈的洗灵丹他真是没什么筑基的希望。

    两年一晃而过,祈云宫和当时并没什么不同,几只一晃一晃的妖兽见他出来都迫不及待的迎上去诉苦,“云大人终于出关!您和祈大人要是再不出关咱们可就要被堵在祈云山出不去了!”

    云千岫有些讶异,“有人来找麻烦?”如果禁制被触动的话,那么用不着等他们诉苦洛祈也能感受到的。

    妖灵们也是满脸苦逼,“是隔壁山头的妖兽,它们纵然不敢闯到禁制附近,但是却把下山的路给堵得严严实实,只要我们出现在禁制外就会被追着不放……”

    其中一只小小的绿色妖灵晃了晃身子,然后在云千岫面前化成一个半身高的绿衣萝莉,萝莉掉着眼泪畏畏缩缩的说道,“都是我不好,前些日子我在山上找木莲花,不小心出了祈云山的地界,然后就被隔壁山头的妖兽看上,说要带我回去当新娘。萝萝不要当妖兽的新娘,云大人你救救萝萝吧……”

    说着又嘤嘤的哭了起来,真是好不可怜。

    云千岫真是听出了一头黑线,那些妖兽的修为定然不算高,要不然不会只敢在禁制外围守株待兔。这些妖灵皆为山上植物所化,除了修炼它们时不时还会出去找找仙草补给自身。

    但是妖兽和妖灵,本质上都是妖修没错,但是好歹一个是食肉系动物一个是植物系的,系别不同如何恋爱啊?而且还是强抢的那种……

    云千岫走在前面说道,“走吧,带我去看看。”

    萝萝小萝莉甩着那一头墨绿的小马尾一蹦一跳拉着云千岫的衣摆跟着后面,其他没有化形的小妖灵也一晃一晃的跟着出去。

    果不其然,在宫殿外面几只自以为躲得很严实的妖兽正虎视眈眈的盯着宫殿的方向,细细看来大多都是狐狸。云千岫顺手抓着其中一只来不及跑掉的狐狸尾巴,把它倒过来拎着问道,“谁让你们来的?”

    小狐狸一开始还宁死不屈,但是尾巴一直被拎在别人手上的滋味可不好,而且没一会它就觉得脑袋充血晕乎乎的了,然后才嚷嚷着开口道,“是我们老大派我们来的,他想娶萝萝,让我们在这里等她出来。”

    萝萝躲在他身后对着狐狸作了一个鬼脸,“哼,萝萝才不喜欢那个大笨蛋!”

    云千岫眯着眼,语调微微扬起,“哦?我可没见过像你们这样追女孩子的,回去告诉你们老大,想强抢这辈子是没门的了,如果真的喜欢萝萝就拿出点诚意出来。”

    说完就把小狐狸一扔任由它撒开四条腿离开了祈云山。

    这件事之后,隔壁山头那窝狐狸果然没有再派狐狸来骚扰。妖灵们终于又过上了在山上撒欢的日子,萝萝倒是因为这件事彻底成为了云千岫的小尾巴。云千岫除了修炼之外,还会整理药圃以及炼药,萝萝都会形影不离的跟在他旁边。帮他整理药圃,炼药的时候帮他看时辰,实在是乖巧得不行。

    根据修为看来,萝萝现在就等同于人类五岁的心智。因他出手相助所以对他产生了依赖心理,这倒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所以过几个月后洛祈也出关的时候就看到云千岫一边忙着整理药圃的同时身后跟着一个绿色衣裳的小萝莉,不管他去哪小萝莉都扯着他的衣摆跟着他走到哪。

    云千岫看到他时便上前关切的问道,“可还顺利?”不过就算不问,单看对方意气风发的模样多少也能猜到,以洛祈的资质这两年的时间必定进益不少。

    洛祈揉了揉他的发顶,笑道,“顺利结丹了。”

    云千岫表示真的羡慕对方那开了挂一样的修炼速度,他现在也就御藤诀还算使得顺手,但远远还不够看。

    “你也不必过于沮丧,修炼之事本就不可一蹴而就,只要你一直陪在我身边那已经足够了。”安慰过后,洛祈才瞟了一眼他身后的小尾巴问道,“这小丫头是怎么回事?”

    洛祈对于小孩子着实无感,而且看着有人一直粘着云千岫他也觉得很不舒服,但是和一个心智不过五岁的小丫头计较实在是太掉价了。于是洛祈的心情自出关以来便是在好不到哪里去,云千岫看在眼里只好去跟萝萝讲道理。

    但是跟一个小丫头讲道理实在不是容易的事情,讲了半天萝萝就总结了一句话,然后就泪眼婆娑的看着他,“萝萝以后都不能跟在云大人身边了是吗?萝萝做错了什么?萝萝会改的……呜呜……”

    然后就嘤嘤的哭了起来。

    云千岫实在没办法,只能在晚上的时候用别的地方补偿洛祈,好让他别总是跟一个小丫头计较。

    洛祈总是看这小萝莉很不顺眼,觉得小孩子这麻烦程度堪比通过一次秘境。但是某一天清晨看到云千岫的模样时,他选择默默的打自己的脸。

    事情是这样的,某一天清晨起来的时候洛祈习惯性的伸手把身旁的人紧了紧,但是对方却猛地挣扎了起来。当下警觉的睁开眼就看到云千岫睁着一双蓄满泪水的眸子又惊又疑的看着他,双手抵着他的胸膛阻止他的动作。

    洛祈坐起身然后把人搂进怀里,温声问道,“千儿?出什么事了,做恶梦了?”云千岫的性子虽然温和但是绝不软弱,事实上他总可以一个人面对许多事情。

    云千岫战战兢兢的用手抵着男人的胸膛,“你是谁?姐姐呢?我要找姐姐!”说完就惊慌失措的挣扎了起来,他的嘴里一直喃喃的喊着‘姐姐’两个字。

    洛祈很直接就沉下脸,他不能确定云千岫现下的情况是单纯的失忆还是……夺舍,若是后者他定是不会轻易放过那个敢对他下手的人。他搂着云千岫的腰,温柔的哄着他,“你还记得你叫什么名字吗?”

    云千岫皱起那道秀气的眉毛,甚是费劲的回想自己的名字,最后他嘟着嘴不满的一拳砸到洛祈的肩上,“宝宝不记得了!但是姐姐一定知道宝宝叫什么名字,你让我去找姐姐好不好?”

    那张可怜兮兮的脸上有着一双惊惶万分的眸子,他不安的打量着周围陌生的事物,还有这个一醒过来就抱着他的男人。

    从未被如此对待的洛祈脸色已经是越来越难看了,他传音让柒去调查祈云山的禁制是否有入侵的迹象,如果没有就从仙府里找找有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过。以及这几日祈云宫这几日所有往来的妖灵、仙草和丹药。

    之后洛祈才重新把注意力放回这个惊惶不安的云千岫身上,他低着头握着对方的手放软了姿态说道,“千儿真的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你说过要一直跟我在一起,这些你全都忘了?”

    也许是看出对方并不会对自己怎么样,所以云千岫鼓着腮帮子,眉头微微蹙起大胆的打量着对方的面容,“我说过吗?可是为什么我都不记得你是谁?不过,你长得真好看!”

    虽然言辞间多了几分天真,但是洛祈依旧能从中看出云千岫的影子。温和的眉眼,甚至连害怕时的神情都有几分相似,唯一能想到的可能性便是他的心智回到了小时候。

    但是记忆中,云千岫并没有姐姐……那他口中的姐姐到底是谁?

    帮他穿好衣服之后,洛祈看着这个眼中完全没有自己身影的云千岫忍不住就把人紧紧的嵌入怀里。他简直一丝一毫都不能忍受云千岫的眼里竟然没有他的存在,他们把彼此当成对方的命,却没想到有一天会变成现在这样。

    隐忍的声音隐藏着连他自己都察觉不到的颤抖,“你怎么能忘了我……千儿……你从来不会用这般陌生的眼神看我……”

    云千岫仰着头,睁着一双无辜的大眼睛任由对方像是抱着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抱着自己。有些犹豫的用手碰了碰洛祈的背,见对方没有理会自己的打算,于是他大胆的抱住对方,像是安慰一般说道,“你不要难过嘛,我陪你玩躲猫猫好不好!”

    说着说着,云千岫的声音听起来低落,他哽着说道,“我还记得姐姐跟我说,爸爸妈妈没有不要我,他们其实在跟我玩躲猫猫。只要宝宝乖乖的,他们就会回来了,可是我找了好久好久都没找到他们。”

    洛祈缓缓的放开他,然后就看到云千岫眼圈红红的,但是却坚持着没掉眼泪。顿时更是心疼得无以复加,“我没有难过,只要你好好的我就不会难过。我的千儿,你明明只要有我就够了。”

    云千岫如今的心智对于洛祈的话实在难理解得很,于是他选择性的忽略掉后面那句,听着前面那句后眉眼弯弯的笑了。

    洛祈就帮着着他穿衣服和洗漱。

    云千岫看着自己身上奇奇怪怪的衣服,以及这明显不属于儿时的身体,一时间也不得不相信洛祈的话。但是他目前的脑袋根本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唯一能相信的也只有这个男人了。

    忙完之后洛祈感觉寝殿外的禁制有所触动,柒和妖灵似乎都在外候着。想着也许是查到线索了,正打算出去的时候感觉到衣摆被轻轻的扯住。回过头就看到云千岫一脸慌张的扯着他的衣摆,“你要去哪?”

    对于云千岫的依赖,洛祈显然是很受用的,他温柔的拉过他的手,轻声说道,“我去外面处理一些事情,你在这里乖乖等我可好?”

    云千岫小幅度的摇摇头,这里的一切对于他而言实在陌生得厉害,他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就是洛祈,对方那态度也温柔得让他放下心防,“不要留我一个人好不好?我保证乖乖的跟着你,不给你惹麻烦!”

    然后一直候在偏殿的柒和几只小妖灵就看到那个向来神情淡漠的强者一反常态的保持一个温和的笑容牵着一个缩着肩膀的青年走了进来。

    因为青年刻意缩着肩膀躲在洛祈身后,所以就连柒都没有第一时间认出那人就是云千岫。但是随后联想了早上传信之事,便大致有了判断。

    早上接到洛祈的命令之后,柒就把整个祈云山的禁制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确实如同洛祈所感知的那样,禁制内外都没有被触动的痕迹。然后就着手去查云千岫这几天接触过的妖灵以及仙草灵药,最后确实在炼丹房内找到些许残存的蛛丝马迹。

    那是一种名为返龄草的东西,这种仙草实际上并没有任何益处也没有太大的坏处,唯一一点便是服用过量的返龄草会迫使人的心智回到五岁的时候。

    只是记忆和心智返回溯到五岁,这个状态会持续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得知并非夺舍之后,洛祈明显松了一口气,随即又觉得十分蹊跷。

    要服食过量的返龄草才会产生效果的话,那么云千岫又为何会吃下那么多的返龄草?根据柒的调查得知,萝萝还亲眼见到他将这种草炼成丹药吃了进去。

    这个目的也只能等到一个月后亲自问过云千岫才可得知了。

    在这期间,云千岫只是默默的坐在洛祈旁边,两只手紧紧的圈着对方的手肘。他们讨论的事情全都关于他,但却不知道他听懂了多少。

    这件事过后,一旁的妖灵也恭恭敬敬的递上一封信件给洛祈,那是早上一只篍鹰送过来的信件。是久久没有消息的谌墨送来的消息,据说不日会登门造访。

    如果云千岫看到这个消息必然会欣喜不已,但如今却只是用着好奇的目光打量着上面陌生的文字。觉得这些文字实在有些无趣,他又把目光放到底下的几只妖灵身上。

    这些妖灵得了洛祈的命令,都保持着一副人类幼童或者是少年的模样,以免吓到云千岫。好几只妖灵在祈云山也待了两年,自然都了解两位主子的行事作风,在洛祈面前都保持着恭敬的态度。

    躲在最边上的一只妖灵大概是新来的,站在最角落还是忍不住瑟瑟发抖,一双通红的双眼紧张兮兮的看着四周。然后就和上边的云千岫对上了目光,只见那位据说也是主子的人睁着一双好奇的目光看着他的方向。

    那边洛祈还在看着信件,妖灵左看右看发现对方看的真是自己,顿时有些惶恐不已。他今天本就是为了壮壮胆子,才跟着其他妖灵一起入了偏殿,没想到就这么狗屎运的被盯上了。

    那边妖灵紧张不安,而云千岫的目光却越发好奇起来,因为那妖灵的面貌和其他人都不一样。他的嘴唇有点像兔子,以及那双通红的眼角也跟兔子很像。

    他们的小动作全被洛祈收在眼底,他挑着眉头扫了那妖灵一眼,然后那妖灵一个激灵就紧张得冒出一双雪白的长耳朵。这让云千岫更加目瞪口呆了,他微微张唇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不觉得一个少年凭空冒出一双兔子耳朵这种事情到底有多奇怪,以他的孩童心理反而是对这妖灵有种莫名的羡慕感和好奇。

    洛祈轻声问了句,“想去看?”

    云千岫眨了眨眼,看了一眼妖灵又看了洛祈那无限宠溺的神情,稍微大胆的点点头。

    洛祈拍了拍他的背,“那便去吧。”

    云千岫在洛祈的包容下,缓缓站了起来朝着妖灵走了过去,走到妖灵面前看到那真真实实的兔耳忍不住伸手去碰。然而对方惊惶得下意识退了一步,于是云千岫又向着他走了一步。

    但是这次却没有再伸手去碰,只是站在原地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眸子看着他,“你叫什么名字?”

    “回大、大人的话,我、我叫瑚、瑚兔……”因为没有遵守洛祈那个要保持人类幼童的形态出现,瑚兔紧张得话都说不利索。他欲哭无泪的在内心哀嚎这,他的胆子本来就小得不行,早知道就不要为了锻炼胆子跟着他们进来了!不知道今晚会不会被洛祈大人做成兔子煲啊嘤……

    “狐兔?”云千岫跟着重复了一遍,然后疑惑的反问道,“那你到底是狐狸还是兔子呀?”

    瑚兔的脸顿时蹭的一下变得通红,他慌慌张张的摆手解释道,“大、大人,瑚是……珊、珊瑚的瑚……不是狐狸的狐……”

    云千岫似懂非懂的点点头,不过很有可能其实是不懂的。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他压根没可能想到眼前这个少年真的是一只兔子精,毕竟以他脑袋里仅有的常识来看,妖怪一类的东西应该只存在于电视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穿书]炮灰逆袭攻略相邻的书:快穿之我的老公是男神一念成瘾,莫少的大牌爱妻校里校外主人是个神经病论神棍的养成丑妃倾城,王爷给我滚远点疯跑吧!病娇!一晚情深,首席总裁太危险影帝联盟穿越大清之明月倾城怎么办!情敌夸我好萌好可爱结婚三年才知道不是当初爱上的那棵树